机器猫吧 关注:387,400贴子:9,372,695
  • 53回复贴,共1

【中篇文】【灰色悲剧向】悉茗零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嘛,吸取之前的教训,把想说的话放到一楼来说吧,就不喂度娘了,反正度娘吞我的贴子已经吃得差不多惹(溜
.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八月份我说的多要素的文吗?对,就是这篇,前期各种欢脱元素一个都不少,到了后期就开始变成正经严肃的传统文学。
.
总之这篇文就是一个灰色调的舞台剧吧,前期明亮欢脱的表象,到了后期,就开始显露出它灰暗的本质。
.
事实上,光从标题就能察觉出一点东西来。悉茗花,喜阴厌阳,恰好符合悲剧主人公的性格特点;同时,悉茗别称六月雪,暗示了悲剧的导火索——冤案。同时,整个标题看似唯美,但它却暗示了主人公的悲剧命运
.
再说下去就要剧透了吧……不说了,留点白给你们幻想去吧


回复
1楼2019-09-28 12:03
    一看这封面我就知道肯定有刀子orz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9-28 14:40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29 10:0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08 10:25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2 16:25
            第一章:含苞欲放


            回复
            8楼2019-10-12 16:27
              1

              六月一个平常的下午,棉花状的白云零零星星的点缀在一碧如洗的蓝天上。和风阵阵,不时吹起几团剥离了树干的花瓣。慵懒的阳光撒向了人间大地,其中一束透过玻璃落地窗落在一户人家的实木地板上,在房间里反射出看起来颇不真实的晕光。

              随着卫生间停止的水声,一个米黄色的机器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身上随意的套着一件白色T恤,手中拿着一个圆柱形的喷壶。他神情恍惚地在反射的晕光中站了一会,接着又想起了什么,朝着阴暗的客厅走去,带着宠爱的神情,将喷壶里的液体均匀的喷洒在了客厅茶几上的一盆盆栽上面。

              有了丰富的滋养,盆栽仿佛活了过来,深绿色的叶子沾上了星星点点的水珠,颇为水嫩,而上面零星点缀着的纯白色的五瓣花则又白了几分,看上去更为圣洁。

              “喂,靖靖!是我呀!你有本事不出门,你有本事开门啊!”

              伴随着沉闷的敲门声,门外模糊的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要我给你黑人牙膏让你向你的瑜伽老叔求婚吗!”

              这么高喊着,米黄色的机器猫将喷壶放在了透明的玻璃茶几上,几步跑过了客厅,娴熟的打开了雕木大门。门外,一个浅灰色的机器猫斜背着一个黑色的挎包站在那里,海蓝色的双瞳充满了重逢老友的喜悦。

              “诺诺怎么了?上次管子求婚法没成功,所以又来找我要牙膏来了?”米黄色机器猫斜靠在自家大门的门框上,眯着眼睛问道。

              “没有的事情,求婚成功了,我们私奔去亚特兰蒂斯看人鱼抹着黄油跳裸 舞呢,羡慕吧?”浅灰色机器猫用不屑的口吻说道,“可惜后来我发觉那个瑜伽老叔是双性恋,对我不专一,所以我逃回来了,来找我的靖靖~你说对吧,哆啦靖?”

              “哇,听到世界上有人愿意给我管子,我真的……特别感动。”名为哆啦靖的机器猫假装抹了抹眼泪,“所以,诺维奇你现在来,是打算给我几根管子?”

              “本来是打算给你1314根管子来表达我对你的爱意的,后来我发现我太穷了,就抹了个零,给你准备了三根~”不顾身上随风飘动的白色实验袍,诺维奇从铃铛里掏出一个扎的严严实实的塑料袋,然后打开塑料袋,从湿润的袋子里取出来一个白色的花环,“喏,就是这个。”

              “我的天哪,乌鸦越来越像写字台了。”哆啦靖接过花环,神情惊讶,“但是我一直都搞不清楚这只乌鸦是什么品种的?”

              “要是我的话,我会更关心写字台究竟是不是宜家的产品。”诺维奇笑着说道,“喜欢吗?这个花环是用你最喜欢的悉茗花做成的。”

              “噢,那个,我比开颅的大脑喜欢开塞露那样还要喜欢你送我的花环。”哆啦靖的话语里尽显嘲讽的色彩,却依然掩饰不住他黑色眼眸里的喜悦,“我家没有宜家的写字台,但是有一个宜家产的玻璃茶几,我把花环放在他的盆景兄弟旁边,他们在佛伦洛萨吃起司馅饼的外祖父一定会很开心的。”

              “哦,让我猜猜,你家的宜家玻璃茶几的玻璃花纹是不是一点五维的分型自相似?”诺维奇扶了扶自己脸上的黑框眼镜,“事实上,我觉得一点三维的分形维数是最理想的。”

              “哈,你猜错了,黑框眼镜啄木鸟。”哆啦靖嘲笑道,“那上面的分形图案全部都是二点五维的,我个人非常喜欢上面的波浪卷花纹,那让我想起了我帮忙凑合的第二十三个花季少女。想进来欣赏一下它上面的细节吗?”

              “不了,我就是顺路过来给你送个东西,然后就得赶回去。”诺维奇苦笑道,“实验室显微镜的物镜被摔碎了,我奉命去买几个新的回去,顺便——”

              “——前往完全是反方向的郊区,然后像花枝招展去洗澡的豪猪一样把花采来给我做花环?”哆啦靖从花环上掰下来一片叶子,“你的脑子被陕西陈醋炖过后果然变灵光了。”

              “就是这样,多亏你,我还过了一把采花大盗的瘾呢。就是伪装穿的女装让我想起日全食那天裸奔的油腻男子。”诺维奇把塑料袋塞回了自己的铃铛里边,重新背好自己的斜挎包,“那么,我走了。你们继续在这个大房子里过没羞没臊的单身汉生活吧。”说着,他转身走下了屋外的台阶。

              “也希望你们实验室继续正常运作,能够早日见到你们的试管生下一批可爱的小宝宝!!”等确定诺维奇已经听不见他的声音后,他关上了门。

              哆啦靖转过身去,怀里小心翼翼的抱着那个乳白色的花环,看向茶几上的那盆花,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个主意。他从大门的位置一路小跑到茶几旁边,把花环轻轻地放在盆景上,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脖子上正戴着花环的年轻男子。


              收起回复
              9楼2019-10-12 16: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2 16: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2 16: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12 16:2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12 18:26
                        更新大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10-12 22:37
                          为……为什么……我……我……会被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13 07: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13 08:51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20 15:46
                                第一节再添上一个尾巴(逃
                                ----------------------------------------分割线----------------------------------------------
                                半小时后,人去楼空,房子再次归于寂静。实木地板反射的晕光,淡淡的笼罩在玻璃茶几上的盆景和花环上,给这洁白的精灵添上了一抹浅浅的圣洁。

                                突然,晕光消失了,盆景和花环再次归隐于客厅的黑暗之中,一同藏身于黑暗的,还有花环的一片叶子上,那一颗颗半透明的白色虫卵,在深绿色的叶子映衬下煞是好看。


                                回复
                                19楼2019-10-20 15: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0-20 18:22
                                    2
                                    ……

                                    句阜这小子,可以说是撞上桃花运了。

                                    隔着一条走道,哆啦靖用充满怨念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句阜,而对方则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而在句阜旁边,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妹子。

                                    妹子啊!!坐飞机这种无聊的活动上有个妹子做同坐,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再反观一下自己的同坐。啊,是一只可,爱,的,机,器,猫,耶,而且还和自己同性,更他妈奇妙的是这位机器猫先生穿着怪异,而且翘着二郎腿,嘴巴里悠闲地哼着一首小曲,一看就非常容易相处呢。

                                    ……

                                    “喂,句阜,句阜?”隔着一条走道,哆啦靖低声呼唤着对面的汉子。而对方没有说话,这时把头偏向了他,做出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咱俩换个位子,行不?”

                                    对方听见这话,依然没有回答,面无表情,慢慢地举起左手,给他比了一个中指。

                                    尼 玛。

                                    哆啦靖一把扯掉自己位子上的安全带,扑到了句阜的位子旁边低声道:“爸爸,咱俩换个座位。”

                                    “不换。”

                                    “真不换?”

                                    “真不换。”

                                    “行。”哆啦靖咬着牙说完这句话,然后把目光移向句阜旁边的妹子,犹豫了一番,终于启齿道:“那个,这位小姐?”

                                    “有什么事吗?”

                                    这个妹子转过头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栗色头发,蓝的惊人的瞳孔盯着哆啦靖,里面充满着疑惑。

                                    “那个,小姐,我——”

                                    “别叫我小姐,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这个妹子微微一笑,从口腔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的名字是依诺娃·希力瓦夏,叫我依诺娃就行了。”

                                    妹子果然是一种美好的生物呢……刚刚依诺娃冲他笑的时候,哆啦靖突然感觉春风拂来,在他心中的那一片湖中荡起阵阵波纹。要是他是人类的话,说不定就已经向这个妹子表白了呢?

                                    “依诺娃,不好意思,可是请问一下,咱俩能换个位子吗?”

                                    “我——”

                                    “这位先生,请您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您这样很不安全。谢谢您的配合。”

                                    依诺娃刚刚要回答他,一个空姐就走了过来,轻声对他提醒道。

                                    ……

                                    坐回座位、系好安全带后,哆啦靖向空姐保持着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等确定自己处于空姐的视线范围之外后,他向句阜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然后掏出手机,打开了和诺维奇的WhatsApp聊天窗口。

                                    妈 的你定的什么座位,非要在飞机上把我俩隔开?而且对方刚好和妹子坐在一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呵呵哒。

                                    正当他要向对方发送一连串嘲讽微笑emoji时,他又顿住了。想起上次诺维奇做出集腻甜、齁咸和浓酸于一身的黑暗料理时,自己好像也笑话了他半天,还不小心搞得对方的一个同事因为食物中毒直接进了医院。

                                    彼此彼此啦,就当这次是我还你的好了。

                                    想到这里,哆啦靖微微一笑,放下了手机,调整为飞行模式。

                                    接下来的旅程应该会相当无趣的吧?本来还打算和句阜坐在一起打打嘴炮,现在只能……

                                    哆啦靖扭头看了看同座的机器猫,而对方则戴着入耳式耳机,脸上一副“莫挨老子”的神情,以捉摸不定的眼神盯着机窗外边。

                                    ……和对方聊天看起来是不可能了,还是做个安安静静听音乐的萌喵子吧——这么想着,哆啦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iPod和一副耳机线,正准备开启美妙的纯音乐之旅时,走道另一边的对话意外的飘进了他的耳朵里。

                                    “那个……大哥,我刚刚都看见了哦。”

                                    “你……你你你看见了什么?”

                                    呵,句阜这个糙汉还是一如既往的怕生呢。

                                    “你刚刚向那个机器猫比了一个中指哦,你们关系是不是特别差呀?”

                                    “啊……是呢,我们的关系的确一般般。你看他刚刚也对我比了一个粗鲁的手势。”说完,句阜咳了一声,“还有也请不要叫我大哥……我也有名字的。尾句阜。”

                                    似乎比起听音乐,偷听两人的谈话要有意思的多哦?正好作为机器猫,自己的听力也比正常人类要灵敏得多。恶趣味盎然的哆啦靖改变了主意,重又收起了iPod和耳机线,眼睛漫不经心的看着位于自己左方的机窗外,耳朵则机敏地捕捉着一旁传过来的每一丝话语。

                                    “嗯?尾句阜?就是那个敢于挑战亚马逊森林的国际冒险家尾句阜么?”

                                    “啊?你居然知道我?”

                                    “句阜先生虽然不在冒险圈子外知名,但是我还是听说过你的。你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强壮许多。”

                                    “那你……”

                                    “其实我也是冒险爱好者啦。对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你直称我的名字吗?”

                                    “依诺娃小姐,你的思维跳跃的有点大,我不是很能跟得上……”

                                    “因为最近几天坐从东京飞往北海道的飞机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北海道的两项活动的。一项是日本官方野外生存竞技挑战赛,官方简称OFSC,另一项是文化展览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句阜先生是去北海道参加OFSC的吧?。”

                                    “对的,我和那边那个……我是说我就是去北海道参加OFSC的。那你呢?你不会也……?”

                                    “刚刚有人说漏嘴咯~”

                                    “诶?不,我——”

                                    “句阜先生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刚刚在机场大家都注意到了,你们要是关系真的特别一般,也不会像神经病那样一起发疯了。”

                                    “那个——”

                                    “而且圈内关于你的照片,有很多都有那边那个机器猫在里边,比起关系平平,你们更算得上是铁搭档才对的吧?至于羞于承认这样的关系的你,是直男。我猜的没错吧?”

                                    “……依诺娃女士,你要知道,直男是不太能接受你这么说话的。”


                                    回复
                                    21楼2019-10-21 22:40
                                      “是因为被揭穿了吗?哈哈。作为道歉,我来回答你我刚刚问你的那个问题。”

                                      “那么你也是去参加OFSC的吗?”

                                      “嗯……算是吧。但其实我也想去文展逛逛。听说那里有很多文化交融的新鲜东西。逛完我就去OFSC。就是因为咱们下飞机后大部分时间都抱着一个目的,所以我才会让你直呼我的大名。我们——是同志了。”

                                      “……”顿了一下,句阜又开口道:“依诺娃你是一个人吗?”

                                      “对啊。”

                                      “?!回答的这么爽快的吗?”

                                      “……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怕我知道你是一个人后趁你势单力薄,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你拉到一个阴暗的角落——”

                                      “要是句阜先生真的会这么做的话,也不至于母胎solo到现在了。而且我相信句阜先生的为人的。”

                                      话题似乎开始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这么听下去好像也没意思,哆啦靖决定就此打住。想到之前依诺娃提到这架飞机上大多数旅客都抱着两个相同的目的,哆啦靖不觉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同座。

                                      说不定他是去参加文展的呢?

                                      之前的自己并没做足功课,听到北海道有个OFSC就匆匆的上了飞机,对文展这方面的事情还一无所知,现在飞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飞,想上网查资料在空中却完全没有信号。现在好像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碰碰运气吧?说不定可以从他嘴里得知一些信息。

                                      “兄弟?”哆啦靖试着叫了对方一声,同时拍了拍对方的肩部。然后,他换来了对方的转头和一个不屑的白眼。

                                      ???

                                      “大哥?”哆啦靖不知道在自己是怎么想的,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对方还带得好好的耳机就出现在了自己手中,而对方则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嘿嘿嘿,大哥,那个……”哆啦靖一脸陪笑,把耳机双手奉还给了对方,“你看你这耳机,高级!音质肯定不错,所以我刚刚……”

                                      “就抢过去鉴定了一下。”对方淡淡的说道,一把把耳机收到口袋里,灰色的双瞳移向机窗外,再没有看他一眼,“一副耳机就算了,再有下次我就不客气了。”

                                      “……那个,大哥?”

                                      “……”

                                      “大哥?”

                                      “干嘛啊?!!”

                                      “你看,飞机起飞了。”哆啦靖神经质般的指向机窗外边,“你看那朵云,像不像一碗方便面?”

                                      “说吧,我听着。”对方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无奈的盯着他,“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没事啊哈哈哈哈。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你看飞机长途,多无聊啊。”

                                      “哦,现在想着要找我了,刚刚找别人的时候不是还嫌弃我来着?”

                                      ……原来对方是在介意之前和句阜商量换座位的事情吗?

                                      “啊哈哈哈,我这不是看你帅气英俊,气量非凡,所以又坐回来,打算和您这种大佬探讨一下哲学之道吗?哈哈哈哈哈哈。”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一回。”对方给哆啦靖展示了自以为帅气的侧颜,对哆啦靖伸出了一只手:“哆啦克里斯。”

                                      “哆啦靖。”哆啦靖长舒了一口气,“还真担心你不会搭理我呢。”

                                      “只是想着你能把屁放完,好让我清静些。”哆啦克里斯双手枕在脑袋后面,舒服的靠在椅背上,“说吧,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是说了吗,飞机旅途太无聊,想找个人聊天解解闷啊。”哆啦靖带着歉意,笑着挠了挠头,“其实刚刚……我想换座位的那个人是我基友来着。”

                                      “这样啊,你们俩一起的吗?”

                                      “对啊,北海道有个OFSC,我俩想去挑战一下。你呢?不会是一个人吧?”

                                      “一个人,去那边见一个朋友。”克里斯简短地说道,“我其实是去北海道看文化展览会的,我那个朋友就在那里工作。”

                                      “文化展览会吗?”哆啦靖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距离OFSC还有几天时间……好像机票买早了。”

                                      “可是你要是等下一班飞机的话,就错过OFSC了。”克里斯得意地说道,“反正北海道这几天也没别的的好玩的,和我去文展逛逛呗。”

                                      “……”

                                      在和蜜汁自信的的机器猫聊了一会后,哆啦靖才总算得知了有关文化展览会的相关信息。

                                      文化展览会。

                                      这是日本政府在北海道于6月15日至6月30日这半个月举办的活动。简单来说,就是集合了日、美、英、法、德等国、体现了这些国家文化的物质的展览,其内容从服饰、饮食到宗教、交通,几乎无所不包。而且由于还会展出一些比较机密的军方科技,展会不免吸引了一些特殊的客人到来。至于为什么在日本本国的文化展览会会展出外国的文化展品,官方的解释是“促进国际友好交流”、“增强日本文化自信”,但是比起官方解释,大家私底下更愿意相信,这件事和即将到来的十周年国家阅兵有关。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政府监管得当,不要再发生像上次彩云祭的那种闹剧了啊。”

                                      正当哆啦靖还沉浸在对于文展的幻想泡泡里时,克里斯突然毫无来由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而理所当然的,哆啦靖也并没有听见。

                                      ……



                                      “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 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

                                      在一片迷糊之中,空姐温柔的广播声传进了哆啦靖的耳朵里。

                                      “啊……爸爸,我要吃蓝莓酱……”

                                      “哥们醒醒。”耳边传来了克里斯的提醒声。

                                      “啥?”哆啦靖迷糊着问道,“姐姐你有面包吗?”

                                      “别睡了,飞机着陆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9-10-21 22: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21 2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21 22:4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21 22:44
                                              楼主真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21 23:2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0-22 08:13
                                                  彩云祭那次是出了什么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0-22 14:49
                                                    很多劇透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22 15:52
                                                      镇楼图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22 19: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22 21:47
                                                          @千玄绿豆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1-01 20:52
                                                            @乐观的付然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1-17 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