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微小说吧 关注:66,891贴子:481,052
  • 23回复贴,共1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微小说】短篇小小说,不定期更新。
♡一生一世一双人♡甜宠♡
〖禁止抄袭,禁止未经允许转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27 22:08
    文笔不好,请多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27 22:10
      第一篇《晨暮连溪:绝世宠妃》
      cp:君暮连♡许晨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27 22:12

        高山之上,一女子遗世独立,星眸皓齿,一身白衣飘然若仙,不施粉黛依旧美得不可方物。

        此时,她正目视前方,蓦然勾唇一下。

        “可算找着你了。” 语毕,从高山之上一跃而下,抓住藤蔓,脚踩碎石,转瞬已到山崖之下。几番折腾,许晨溪手上已抓着一只躁动的小猪。

        “我让你还跑,知道厉害了吧。”少女眉眼弯弯,得意洋洋。

        她不知道的是,她刚才的一举一动都映入了山崖上一男子的眼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27 22:16

          “什么,我不同意。”凭什么,一道圣旨就决定了我的一生。

          赐婚暮王,爱嫁谁嫁。

          恼怒的许晨溪一气之下夺门而出。

          大街上熙熙攘攘,一身男装扮相的许晨溪悠哉悠哉地走着,时不时调戏一下路过的良家妇女。

          可好事不成双,坏事倒成了双。

          世界如此之小,上午的赐婚对象,下午就打了个照面。还真真是打了个……面。

          许晨溪嘿嘿笑道:“手误,手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君暮连黑了脸,这小女人,不教训一下怕是不行啊。

          “你好大的胆子。”

          冰冷冷的话语让许晨溪一个哆嗦,嘟囔道:“谁知王爷大道不走,非要从天而降,我这也是正当防卫。”说着说着就有底气地挺起了腰。

          所以说,一切都是他的错。许晨溪自顾自地点起了头。

          “许、晨、溪。”宽大的身躯罩着许晨溪瘦小的身躯,君暮连步步逼近,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紧盯着她。

          许晨溪哆哆嗦嗦地开口:“有话好好说,君子动手不动口,啊不对,动口不动手。”

          “不对啊,你看清楚了,谁是许晨溪,本公子是男的,不是你那什么……什么。”她明明是男子扮相,他怎么会认得出她,而且就算在之前的宫宴中见过一面,她还没自恋到让他一眼记住。

          君暮连看着她,眼中流连着她看不懂的光彩。

          他将她圈在墙角,俊眉轻挑,“许尚书家的大小姐,竟有穿男装的癖好。”

          “你管我。”好吧,她其实真正想说的是你是我什么人,干你什么事,但想想目前她好似是他的未婚妻,便硬生生换了个说法。

          他轻勾起她的下巴,眉眼含笑,“你是我的王妃,自然得顾及暮王府的颜面,要让外人知道暮王妃喜欢男装……”

          “嫌我给你丢脸,那你重新找个王妃啊,我可不会介意的哦。”许晨溪得意地建议道,她可巴不得取消婚约呢,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本王的王妃非你不可,你逃不掉的。”君暮连认真的话语令许晨溪一愣。他的眼神太过炽热,炽热到她有些迷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27 22:18

            此后,君暮连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尚书府他出入得那叫一个自由,美曰其名看望未来王妃,弄得尚书府上上下下天天心惊胆战。后来他总算不白天来了,不过却是晚上翻墙进来,许晨溪就纳闷了,一个王爷怎就天天有时间呢。

            一次翻,二次翻,气得许晨溪从此晚上锁门窗。

            一天晚上,某王爷照常翻到许晨溪的院落,却吃了个闭门羹。

            没办法,只能……

            “溪儿,快开门。”某爷无奈地叫道。

            “溪儿,外面天凉。”

            “溪儿,你说许尚书现在有没有睡呢,我要不去找他下一盘棋。”

            “吱呀。”君暮连看着一条门缝里许晨溪哀怨的眼神,脸上浮出一抹笑意。

            可恶、卑鄙、无耻。许晨溪那个怨啊。

            君暮连推门而入,一个旋身,将许晨溪禁锢在门上。

            他独有的气息将她紧紧包裹,俊脸靠近,邪魅的笑容迷了她的眼,一时间,许晨溪有些痴了,天下竟有如此好看的人。

            君暮连对她的痴迷很是受用。

            “婚期将近,王妃不如先叫一声夫君听听。”

            回过神的许晨溪暗自气恼。不过,一星期后就是婚期了,她看着他的眼眸,想从中看出点什么,但是,那一眼的宠溺是从何而来。若说他对她有真情,她是不信的,他和她也不过是一道圣旨的捆绑。只是,现在,他的眼神里有太多她看不懂的东西。

            聪明如他读懂了她眼中的情绪,他放缓身子,不容她逃离地迫使她与他对视。

            “溪儿,看着我,和我成亲吧。”

            皎洁的月色自窗外铺洒进来,房间内一片寂静 。

            见她迟迟未有回应,君暮连有些慌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动情,也许也是最后一个。他本是个无情之人,一旦动情,不死不休。

            “你我之间陛下赐婚,圣旨我不会违抗。”言下之意,不存在我愿不愿意,这都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就只是这样吗。”君暮连垂下眼帘,颇像一个受伤的小孩。

            许晨溪欲言又止,她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不愿承认,她已经喜欢上了他。

            最终,君暮连只留下一句“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之后的晚上,他也再也没有出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28 12:32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28 20:44

                直到成亲的前一天晚上,他出现了,一如既往地翻墙而入。

                待走到她的门口时,他犹豫了。

                门突然从里被打开,日思夜想的面庞就出现在了面前,君暮连猝不及防地一楞。

                许晨溪也楞在了当场,就这样面面相觑,谁也不开口。

                一阵寒风吹过,许晨溪身子颤了颤。

                君暮连看着她单薄的衣裳蹙起了眉。他脱下自己的外袍罩着许晨溪的身上。

                许晨溪也不扭捏,任由他将自己裹住。

                “以后,别穿这么少来开门。”会着凉,我也会担心。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

                “莫之,是你吧。”她问得肯定,那个把自己从黑熊手里救出的少年,那个不苟言笑的少年,那个对自己说会来找她的少年。她一直不知,却在他脱下衣袍的那一刻,他腰间的玉佩让她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君暮连楞了片刻,随即点头:“是我。”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皎月慕星辰的意思了吧。”

                “星辰似你,皎月似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29 12:19
                  十岁那年,许晨溪跟随师傅下山历练,不小心在森林迷了路,学艺不精的她,还被一只黑熊追得狼狈。

                  那少年意气风发,年纪不高,却有着超乎年纪的气势,他与黑熊搏斗,受了伤,却一声不吭,仿佛身上的流的血并不是他的。许晨溪担心他,一直默默跟着他。

                  她为他疗伤,他抵制,她就霸王硬上弓。

                  渐渐地,他终于不再躲避她。

                  月空之下,点点繁星点缀,他们躺地夜谈,尽管大多数是许晨溪在说,她眉飞色舞地描述着她与师傅历练看到的一事一物,她问他名字,他告知他叫莫之,之后再也不愿多说。

                  一星期后,他们总算走出了那片森林,临别之时,他赠了她五个字“皎月慕星辰”。

                  他说,待再相见时,他会告诉她这五个字的意思。

                  他说,等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29 12:27

                    那日那场盛世婚礼,一个月后,依然是茶楼内人们茶余饭谈。

                    且不说暮王一掷千金为暮王妃打造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世婚礼,光是他在婚礼上许诺此生只娶一人,就让京城无数妙龄少女心碎了。

                    话说,二人成亲之后,暮王宠暮王妃宠得人尽皆知,暮王还专门给暮王妃买了一座大宅子,有事无事都到那里住上一住。

                    二人回门之时,有路人目称看见暮王居然扶着暮王妃下马车,人人敬佩的暮王啊,居然还低头为暮王妃整理衣裙,简直颠覆了路人对暮王高大形象的想象。

                    “据暮王府内部人员说,几日前,有一丫鬟妄想爬上暮王的床,被暮王发现后毫不留情打算立斩,还是暮王妃菩萨心肠才只是赶出了暮王府。你说说,暮王妃人美心善,哪是那个丫鬟能比,要我说呀,暮王娶了暮王妃才是修了八辈子福了。”

                    一浓眉大眼,身宽体壮的男子站在桌子上滔滔不绝地讲述着。

                    下面随即有人附和道:“就是啊,我曾有幸在目睹了暮王妃的容颜,说仙女下凡也不为过啊。”

                    “还有还有,你们知道吗,我听说暮王之前不近女色,如今却独宠暮王妃一人,你们说说,这暮王妃莫不是狐狸精转世。”

                    很快这说话的人就被大伙连打带骂地轰了出去。

                    “谁敢说暮王妃的不是,我打得他爹娘都不认。”

                    “就是就是,简直不怕死,要是被暮王听到了,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就是,暮王非把他扒得连皮也不剩。”

                    楼上某一装潢富丽的包间内,许晨溪听着下面人的话语,忍俊不禁,用眼神示意旁边已经因“狐狸精”三字一出而黑了脸的君暮连。

                    看看,你在他们心中多么暴力。

                    看着面前得意的小女人,君暮连一把把她抱入怀中。与此同时深深地记住了那个敢说他女人是狐狸精的人。

                    “王妃觉得呢?”又是这该死的性感磁性的声音。

                    许晨溪立马狗腿道:“他们不了解王爷,王爷可温柔了,一点也不暴力。”尤其是在某些时候。许晨溪笑眯眯地想着。

                    不过……许晨溪眼神幽怨起来,抱怨道:“都怪你,现在我想低调一点都不行了。”

                    君暮连不明所以,“跟着我,为何要低调。”

                    好吧,你赢了。

                    从此许晨溪在高调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30 11:5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30 22:00

                        中元佳节,夜幕之下处处星光闪闪。

                        许晨溪一袭粉色广袖长裙,微微扎起的头发用一根白色发带固定,更显得灵动俏皮。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牵挂着前不久就被宣入宫的君暮连。

                        荷花池畔,河灯点缀。宛如一颗颗的繁星落入池中,璀璨明亮。阑珊的灯光映照在许晨溪的脸上,仿佛度了一层金光,让她原本白皙的脸上,更加的明艳动人。

                        她将一盏河灯放入池中,不一会儿,就隐没在了众多河灯之中。

                        她刚要起身,就感觉到有人从背后将她环住。熟悉的气息环绕着她,她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君暮连将她整个抱起,轻功施展,停落在了一旁的房屋之上。

                        君暮连伏在她的耳边,气吐幽兰:“你刚刚祈了什么愿?”

                        他的气息吞吐在她的耳畔,让许晨溪一阵羞赧。

                        许晨溪故作神秘道:“愿望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君暮连轻笑,似三月的春风,一盏盏的花灯都不及他璨然一笑来的明艳。

                        “溪儿可有想我?”他深情的眼眸凝视着她,仿佛这世间只有她一人。

                        人人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到了许晨溪这,一息不见,却恍如隔年。

                        她灵动的眸子与他对视,轻点了点头。

                        君暮连眉眼含笑,俨然很满意她的答复。君暮连低下头,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对她的思念。

                        唇瓣相依,柔软的触感牵动着君暮连的心。他渴求着更多,一点又一点的深入。若说刚开始只是蜻蜓点水,那么如今便是狂风暴雨。

                        直到许晨溪受不住他的热情,伸手推他,他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

                        许晨溪脸上一阵绯红,看着屋下的人来人往,也不知是否有人注意到这屋顶之上。

                        她嗔怪地看了旁边的罪魁祸首一眼,看他笑得满面春风,毫不在意。试问这天下,谁不知许晨溪是他的妃。

                        天空突然光芒一片,原本漆黑的夜空,一盏盏华灯初上。与繁星一起,构成夜空中最美的光景。

                        下面喧闹的人群此刻都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天空。一朵朵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夺目的光芒让下面的人面露喜色,也让许晨溪的心柔和一片。

                        一盏华灯之上,几个飘逸的大字悬挂在夜空之上。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他柔和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若问他,此生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他一定会回答,是她。是她让他原本黑暗的世界有了亮光,是她让他原本冰封的心感受到了温暖。她是他的珍宝,是他愿意用一生去呵护的唯一。

                        漫天花火,不及她的一瞥一笑。

                        “我赠你的满天流萤,可还喜欢?”

                        墨发迎风飘扬,点点星光照射在他俊美的侧颜。轮廓分明的五官,此刻是一片柔和之色。

                        许晨溪可谓惊喜万分,原来他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想要看满天流萤。

                        许晨溪埋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突然觉得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也是好的。

                        “我很喜欢,谢谢你。”

                        对于她的投怀送抱,君暮连自然乐得其见。他收紧环在她腰间的手,佳人在怀,温存多久都不够。他将她抱起,直接飞回了暮王府。

                        罗纱帐下,君暮连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嘴角扬起幸福的弧度。

                        “王爷。”门外传来侍卫青墨的声音。

                        他替她掖了掖被角,轻柔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随后起身走向门外。

                        青墨将一盏河灯交到了他的手上,“这是王妃的河灯。”

                        君暮连看着河灯上那几个清秀的字体,目露深情。

                        看来他和溪儿还真是心有灵犀。

                        只见河灯之上写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06 12:32
                          【小剧场】

                          许晨溪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傅终于出现了,对于许晨溪的师傅,君暮连自是十分敬重的,他一来,便迎为了座上宾。

                          紫舜〖许晨溪师傅〗:“小子,你拐走了我最得意的徒弟,这事怎么算?”

                          许晨溪在一旁直汗颜:师傅呀,是谁以前天天说后悔收了我这个徒弟的。

                          君暮连:“前辈有话不妨直说。”

                          紫舜:“哈哈哈,暮王果然如传言一样聪慧过人,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了我这个徒弟啊,我煞费苦心、不辞劳苦、千辛万苦,含辛茹苦、苦不堪言,如今家徒四壁、风餐露宿,你说说,我容易吗我。”(说着作势抹了抹虚无的眼泪。)

                          许晨溪:……(师傅啊,你能装得再像一点吗?不知是谁的地窖里满满的金银财宝,你这么装穷真的好吗。还有啊,是谁美曰其名历练我,一句话就把我丢到森林里就是几天几夜的。)

                          君暮连:“溪儿过往多谢前辈照顾,如今溪儿是我的妻,我定会护她一世无忧,还请前辈放心。几日前南疆送来了贡品,价值足以购下一城,父王将其赏赐于我,前辈若不介意,我便将其赠与前辈,就当是迟来的嫁妆。”

                          紫舜(双目放光):“不介意,不介意。好女婿,乖女婿,晨溪真是嫁了个好夫婿啊。”

                          许晨溪:“……”(师傅,能不财迷了吗?)

                          紫舜(笑眯眯):“你别说,最近啊,手头是有点紧,女婿深知我心,不知女婿可否孝敬孝敬我老人家?”

                          君暮连:“当然。”

                          紫舜(大笑):“爽快,爽快。就喜欢你这一点。”

                          许晨溪:“师傅,前不久我可看见琴雅阿姨了哦。”(师傅别的都好,就是财迷这点,实在让人无奈¬_¬`)

                          紫舜:“什么⊙∀⊙?徒弟啊,可别告诉你琴雅阿姨我来过啊。不行不行,我得赶快走了。好女婿,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啊。”

                          紫舜人飞一般离去,声音还飘荡在上空。

                          君暮连(不解):“溪儿何时见过琴雅神医。”

                          许晨溪:“师傅平生最怕的一个人,就是琴雅阿姨了。”

                          君暮连:“这是为何?”

                          许晨溪:“就是有一次师傅英雄救美救了琴雅阿姨,从此琴雅阿姨就赖上师傅啦。”

                          君暮连(沉思):“我当初难道不算英雄救美吗?怎么不见你赖上我?”

                          许晨溪:“……”

                          君暮连:“不过现在我赖上你也是一样。”

                          许晨溪:“暮连。”

                          君暮连:“嗯。”

                          许晨溪:“我怎么发现你最近越来越会说情话了呢。”

                          君暮连:“只对你一人说。”



                          —————————————————————————————



                          吾本无心,却愿为你义无反顾。吾本无情,却一次次为你心动。 ——君暮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12 23:27
                            小梦:瞧一瞧,看一看,木有人吗?T﹏T没人看,没动力。
                            许晨溪:莫哭莫哭,有我在呢。
                            君暮连:溪儿,你把我放哪了。





                            s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17 15: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25 13:37
                                写得挺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2-01 23:39
                                  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2-05 22:30
                                    可以转载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2-06 21:5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2-28 21:41
                                        (八)
                                        冬去春来,一年一度的宫宴,达官贵族的千金们可谓下了大功夫,鲜艳华贵的衣裳,绚丽夺目的头饰,艳丽的妆容。说是宫宴,其实变相的是她们的相亲大会,她们都想在宴会上大放异彩,被哪个皇子看中,然后一飞冲天。

                                        当然,形象俊逸的君暮连无疑是这次宴会女孩们的头号对象。尽管他已有一个正妃,并在之前宣告过此生只娶一人,但男人嘛哪个不喜新厌旧,各府千金们信心满满,带着拿下暮王的目标,在宫宴上可是费尽心思,只是,她们忘了,暮王岂是她们可以招惹的。

                                        许晨溪刚刚吃下君暮连剥好的橘子,猝不及防地就听到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她抬眼望去,舞台上,萧巧嫣看着君暮连,目光不难看出爱意,许晨溪了然,敢情是有人向自己宣战了。

                                        萧巧嫣刚刚跳完一舞,她有意无意地目光流连在君暮连身上,可是,他却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反而一直在帮许晨溪剥橘子皮,这让萧巧嫣傲然的自信心受到了打击。

                                        “早闻暮王妃跳舞了得,不知可否跟巧嫣比上一比。”她自幼学舞,她一直有自信,论跳舞没人能超过她。

                                        “我为何要跟你比。”许晨溪似笑非笑,别人让她跳她就跳,岂不是很没面子。

                                        君暮连蹙眉,目光总算是放在了萧巧嫣的身上,这让萧巧嫣更是来了劲,她挺了挺腰,大声说道:“众所周知,暮王文武双全,领兵打仗更是从无败仗,身为他的王妃,想必暮王妃也应有过人之处。”

                                        她爱慕暮王多年,却被不知什么时候窜出的许晨溪接了胡,她自是不甘,在她看来,许晨溪不过空有一副外表,还配不上暮王。

                                        四周的人都把目光投向许晨溪,萧巧嫣爱慕君暮连早就人尽皆知,此番宣战,众人的八卦之火熊熊燃起,纷纷猜测许晨溪会如何应对。

                                        许晨溪知道,这是在逼她必须上场。她没有再看向她,反而把目光落在君暮连身上。

                                        “王爷,臣妾若无德无能,王爷可是要休了臣妾?”她的眼睛扑闪扑闪,颇有些勾引的意味。

                                        君暮连呆楞了片刻,溪儿从前可不会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这倒是意外之喜。

                                        “溪儿在我心里无人能及,谁都无法强迫你做任何事。”话音刚落,危险的目光冷冷扫向萧巧嫣。

                                        萧巧嫣颤了颤,咬了咬下唇,又不甘就此打住,她等了他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他对另外女人的维护。

                                        “暮王妃莫不是怕了,哦,我倒是忘了,听闻暮王妃早年流落民间,是巧嫣考虑不周,揭了王妃的短,还请王妃见谅。”萧巧嫣故作突然想起的模样,一席话不仅证实了许晨溪只是空有其表,还一副忏悔的模样展现了自己的善解人意。

                                        许晨溪嗤笑一声,这可是你自找的。

                                        一曲剑舞,似九天之凤入云霄,又似万军踏破阳关道。

                                        君暮连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围绕着台上的佳人,只是四周那些痴迷的目光令他不爽。

                                        一舞毕,掌声似雷鸣般袭来。胜负已见分晓。

                                        “这……这怎么可能。”萧巧嫣自认舞技第一,可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跳出,许晨溪那般气势恢宏的剑舞。

                                        御花园内,君暮连牵着许晨溪漫步在花丛之中。

                                        许晨溪有些莫名,他这又是生的哪门子气?自她跳完舞下来,他便拉着她来到这,可路上却一句话也没说。

                                        他突然停下转身抱住她。气息吞吐在她的耳边:“溪儿,好想把你藏起来。”

                                        他凝视着她的双眸,认真道:“以后你只用跳给我看,其他任何人都看不得。”

                                        许晨溪噗嗤一笑,敢情是他占有欲上来了。她不愿一直活在他的羽翼之下,今日这般不过是为了告知天下,只有她才配站在他身边。

                                        “好,好,以后我都只跳给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不可以。你所有的一切,都只属于我,而我,属于你。”他吻上她的唇瓣,动情地描绘她的唇形。

                                        “嘶。”许晨溪感觉脖子一痛。

                                        “我的专属印记。”君暮连从她的脖颈处抬起头来,看着那一排牙印邪魅一笑。

                                        “你……”他咬了她,许晨溪自然要反攻。许晨溪咬在他脖子上的力度可不轻,君暮连却一直笑着,就像一只等待受虐的小猫。

                                        看着自己的作品,许晨溪高昂着头,得意道:“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唔……”铺天盖地的吻袭来,令许晨溪有些承受不住。

                                        “我一直是你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20-01-15 15: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20-01-16 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