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吧 关注:1,127,253贴子:8,443,181
  • 21回复贴,共1

自己写的散文随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南方子》
  安居南方,养一梯稻田,这是我现在的打算。之所以有这个打算,是因为我生在南方,躲在了南方。
  童年的所有玩法里,我喜欢捉鸟。捉鸟就得养鸟,养鸟就得捉虫。对于我来说,捉虫是个难活。翻开田埂上的湿草丛,盯上一只正在赶路的蟋蟀,然后迅速地给它盖上一个“天”,这个“天”叫手掌了。手不能全伸开来盖,要稍微弯曲,弄成一个大勺子的形状。捉虫,记得下手不能鲁莽,不能畏缩,还要顾及捉虫人的心里想法。有人天生是杀手,有人天生是怕虫子的,也有人天生不杀生。不过,他们都是要养鸟的。鸟的或肥或瘦,得看捉虫人的捉虫技术如何了。
  我第一次捉蟋蟀时用的是两根手指,新手都这样,以为两根手指完全可以夹住那一丁点儿大的蟋蟀。这种捉虫的手法实在糟糕难看,蟋蟀没有捉到,笑话倒是捉到了不少。整个夏天过去了,我的鸟越来越见瘦。我的捉虫技术是同伴中的高手教的,名师也出劣徒。我也没有灰心,继续养着鸟。
  深秋里,蟋蟀是难捉的。草丛枯腐,那颜色与蟋蟀的颜色差不了多少。翻开塌着身子的草群时,根本分不清草根底下那小坨灰黑色形状的东西是什么,分不清那到底是烂草块,还是蹲住不动的蟋蟀。这种情况在夏天也常见,不过,那不是烂草块和蟋蟀,而是绿草丛和绿蚂蚱,入眼一片绿,哪里的绿草有绿蚂蚱,哪里的绿蚂蚱站在绿草上?想要捉到绿蚂蚱,得走到绿草丛里,惊出正在午睡的绿蚂蚱。即使在那样难以捉虫的季节,我们照样拎着个戳满针洞的矿泉水瓶子往田边跑,偶尔还遇上小溪和牛群。小溪岸边的草丛里也有蟋蟀的踪迹,在小溪里捉蟋蟀是个怪活,整个人贴着溪岸行走,头一直朝岸边歪着。这行为可怪,想法更可怪,为了几只蟋蟀踏溪犯险,小溪四周是常有蛇的。我倒是幸运,去小溪里捉蟋蟀时没有遇见过蛇,不过,放蛇的人倒是遇到很多。有那么一次,我记忆较深的一次。刚下溪不久,前方队伍就有人尖叫。后面的人不知情况,只听得一声“蛇”,众人立刻弃溪而去。那场景啊!只能说,水面甚是浑浊。慌乱之中易出糗,这糗并不像衣冠不整那样寻常易见,这糗有点臭,一定是有人踩到了某物。牛屎绝对是乡村屎里的霸王,它可以吞没你的整只脚,能让你真实的感受到你踩到某物了。在乡下,牛屎底下藏有一只神秘的东西――一种带甲壳的黑色虫子。撬开牛屎,顺着牛屎洞就能挖到它。因为藏在牛屎底下,所以得名牛屎虫。但在我们的土话里,我们叫它虫牛屎。土话里,还有很多这样的叫法。例如:青菜不叫青菜,叫菜青;白菜不叫白菜,叫菜白。
  天近黄昏,会有人跑过那条窄窄斜斜的小土路的。到时候,谁瓶子里的响声越响,谁捉到的虫子就越多。
  这个冬天,我的鸟飞不回它的南方了,因为它没有活过这个秋天。我要养鸟,为什么不会捉虫呢,不会捉虫,为什么不放走鸟呢,不放走鸟,为什么不养好鸟呢?我不会捉蟋蟀。两根手指悄悄地靠近蟋蟀的背后,瞄好距离,一种不惊扰的距离。悄悄地靠近,迅猛地下手。蟋蟀还是逃了!我明明捏住了它的身体,夹住了它的手脚,捉住它了。难道是我心慈手软了?不,是我感觉到手指上奔来一股跳动,是挣扎的力气。我的确“心慈手软”了。
  今夜,月下黑山时,去一趟南方可好?去田埂上捉一只正在赶路的蟋蟀,再一次感受那种逃脱的挣扎。
  今天早晨,我要开着窗,看着山,数着云,听着城,说着天,等风雨垂青。我的圈子很小,看到的世界很窄。我一定是被什么古怪的力量封闭住了,这力量会不会是口井呢?而我就是那只井下之蛙。今天早上,我出井了,与人碰面,匆匆一瞥。也许我们会知道对方的名字。也许我们会攀谈一小会儿,他们问什么我说什么,我还不太会说话。我清楚自己还是个孩子,不过,我也懂得有时候人的不得已会碰到人的不得已,我尽量管住我的不得已。许是这样管自己管久了,连碰到别人的不得已都不知道,不知道那样的事情竟能算是不得已。我想我一定是懂得“牛屎虫”是什么而不懂“虫牛屎”是什么的那种人。把这样的我放在人群中,我会缩住脖子的。人来世上就是要当世上人的,我这样安慰自己。当世上人需要一个过程,我还年轻,路还长,我这样哄骗我自己。其实我是怕了。
  我还年轻。年轻是个好东西,但还是个坏东西。所以,心里常常会狂妄地想着趁还年轻,可以做些“坏事”,不顾人心和后果。也许因为还年轻,根本不懂得什么可怪的人心和可怕的后果。可恨的是,到头来的一切遗憾都被“年轻”这个词原谅了。也许因为仗着还年轻,可以忽略一些可怪的人心和可怕的后果。可恶的是,年轻帮年轻的人应付了些什么?年轻的人没有显得那么精明入世,一切都被年轻扛住了。后来终于发现年轻老了,比年轻的人老得还快。我想是因为年轻要教会年轻的人一些东西,所以它自然要比年轻的人长大一点。
  去南方的火车票已经躺在衣兜里,我就要坐上火车。
  我坐在火车里,火车坐在地面上,地面坐在宇宙里。我是不是在宇宙里的某个南方赶路呢?这样算来的话,在世界手上,我也是一只蟋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9 00:57
    末段升华的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9 11:19
      未完待续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9 12:19
          这个冬天,我一定赶上了去南方的火车。一曲惆怅的芦笙小调从灰色田野的尽头传来,“南方的南方是南方,南方的姑娘是姑娘……”
          火车是个奇怪的东西,它有邪术。明知它要去向何处,还要问它说:“你要带我去那儿吗?”这种时候,越是靠近美梦,越是害怕噩梦半路杀来。人的一生仿佛都在梦里跳跃。跳出梦国,或者蹲在梦国。跳不出,蹲不住。就在这两者之间晃来晃去。也就在难得坐下来歇一歇时,突然地发现梦会醒,美梦醒了,才察觉是噩梦在到处作祟;噩梦醒了,才觉悟到这一切只是倔强的开始。
          南方,白雾里站着高耸的石群,那石群上还立着一个玉米桔堆。在那明亮的雪光里,太阳来得不那么明显,树梢顶上,它懒懒的由树枝尖插着,一群看着不大的阳光围在树下,给了树根细细的暖阳。桔杆堆上也围着一圈圈的暖阳,细小的雪粒慢慢炸裂,雪开始融化了。记忆里,南方的雪早停了,停在了上个冬天。
          我旁坐有个姑娘,是个南方姑娘吗?我们聊起南方时,她才肯抬起头,嘴里还有嗡嗡的声音。她在说话,我也听见了。“世界好纷扰,我要成为他的傻姑娘。”她很小心的把惆怅剥开,半梦半醒的眼珠子盯住随风晃动的窗帘。我猜她在感叹一方志向都用作了后来回头的手段,她恨自己的回头。我猜中了她那悲剧的恨,恨世事无常,恨时间易逝。我也大胆地猜着她那喜剧般的爱,爱一个人的好,爱一个地方的活。世界纷扰,总有个地方称得上是心上的岸,这“岸”已经纷纷扰扰惯了,所以它才深知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应该还没有见识过很大的纷扰。此时,脑子里面只有儿时的我在晃悠。我小时候一定见到过美梦。在野墙上、古洞附近,我一定得到了部分美梦。
          南方村庄的老旧房屋是泥糊的墙,炊烟染的尘世味。老人们说墙是用黄泥糊的,黄泥里混有烂石子和碎瓷片。我猜那泥墙里面装的一定是过去,因为墙上的老鼠洞和燕子窝都已经空空。该老去的终究还是会老去,纷扰一定随着时代的年纪而变得老成,对于我们这种世界上的新人来说,纷扰只能自杀,我们才能成活。纷扰到底有多老?它是如此的会杀心,杀死年轻的心。我打算去“老”字里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纷扰的年纪。
          老旧的泥巴房子后面有一堵石墙,若是哪堵石墙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青苔,那它一定是活久了,身下藏着众多的神秘。我玩过石墙上的很多神秘,唯一跟“老”字有很深的牵扯的是一种长相极其丑陋的果子。果子生的是毛毛虫的样子,一身的泥巴颜色。要是把它当成墨来磨,会磨出白色的粘稠物,就像一坨白色的棉花糖粘住石块,黏稠得紧。其实,我见过真正的“磨墨”,石磨磨豆浆。一个老妪站在石磨旁,我只记得她站在那里,不记得她古老的动作了。味道的记忆里,总有一碗豆花的香气挥之不去。我跟着老妪走上台阶,她提着装豆浆的木桶进了屋。生火,洗锅,煮豆浆,熬豆花。我没吃上那碗豆花,因为她说石磨这个东西很少有了,机器做成的东西就是粗,小孩子嘴嫩,不喜欢粗粗的豆花。等我到了南方,一定要跑到老妪那里,求她煮一锅用石磨磨出来的豆花,吃完我就跑,继续过着背井离乡的生活。若是人事不再,我就告诉她我能回来。这算纷扰吗?一个忧伤的纷扰。石墨和拥有石墨的人都老了,我得到的纷扰会是老的吗?不,对于我来说,我才刚刚得到它,它是新生的。但是,对于世界来说,它是老的,因为世界出生在我前头。
          我在山外,想念山里的纷扰。山里有一个传说已久的石洞,这是一个恐怖的纷扰。同伴们指着它说:“这是一个抗日战争时期的洞,村里当过兵的老人们说里面有日本鬼子。”他们还说洞里有尸体、有枪,有炸弹。请原谅我的害怕。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洞里的任何东西。我凭着想象的本事爬进了洞里。我爬进洞里,里面的人活了,我死了。这石洞也成了我的纷扰,能让我害怕的一种纷扰。山里的恐怖传说终究是山里的,它小得只被一群山围住。山外的恐怖故事终究比山大,它是包围着山的。由于好奇,我决定走到山外,去见识山外的纷扰。山外有一个流传千古的好人,我被这个好人骗了,上了他的车,给了他一些东西。人们总是被这个好人绑架,然后被撕票。我听说过这个好人,他叫中华传统美德。等我回到南方,就将这个好人葬在南方。这个山外的纷扰,在我这里,它是年纪轻轻的就死了。
          我会回到南方的。那里一定有一个南方墓,墓里的人是我的人生启蒙老师。小时候,我常常跪在他坟前,问他人和尘世之间的纷扰。“人到底是怎么入的世,世又是怎么装了这么多人,人是怎么出的世,世又是怎么放的人?”假如他能听见我说话,那我就说话。假如着假如着,假如久了,就当真了。他反问我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与你听说的世界不那么一样?”我点头,他狂笑不止。“人出生到这个世上,世先装人,人再装世。人会变,世当然也会变。等轮到世界装你的时候,你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人最后一次的“放世”是死亡。人先放世,世再放人,等轮到你放世的时候,你还是觉得哪里不一样。人辞世,世何尝不辞人呢?”
          等这次山外冒险过后,我一定要回到南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9 12:29
          等这次山外冒险过后,我一定要回到南方。一人一墓一雪桃,我见到他了。跟他说起山外的纷扰,有幸见到人的变和世的变。他想也不想的就****姑娘。我哭了,我哭南方的不懂我。他生气地说:“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自寻死路!”我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那是因为在我这个年纪,我就是想看看那“虎”长什么样子。我刚入世时,他有说过一句话,“上虎山莫杀虎,去鹤林莫斩鹤。”我歪着脑袋,调皮地说:“上虎山不杀虎,万一我遇到虎了呢?去鹤林不斩鹤,万一鹤遇到我了呢?可能我会因为一时之善而放过鹤,但虎不会有一时之善来放过我。”他折下一枝冬雪压过的桃枝打了我,呵斥说:“你都知道怎么放过鹤了,还不知道怎么放过虎吗?”
            我会回到南方,吃上一顿老妪的手工豆花。当然,关于那个石洞的事情,我还是选择神秘。毕竟,我已经过了可以见到洞里神秘的年纪。无论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在我这里,它永远装着枪和炸弹,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我会回到南方,背上我的山中纷扰去山外挖山外纷扰。也许有一天,我会带上山外纷扰来山里拜访山里的纷扰。到那时候,我一定会说:“长见识了吧!”这样的我,一定是为纷扰活成了纷扰。不过幸好,我心上的岸叫南方。如此说来,南方已成为我的心舟,我只好志在四方。
            我一定会回到南方,但不是在这个冬天。人来世上为了成为什么的什么,那么这些什么的什么总在人去的时候成为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9 12:3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21 10:18
              前部有点鲁迅的感觉。转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21 16:15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22 09:17
                  我在南方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22 09:18
                    好美的散文,我呢准备写一个北方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25 11:26
                      欣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9-29 04:53
                        你出版了?怎么发表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9-29 11:52
                          暖贴~


                          回复
                          84楼2019-09-29 12:08
                            转折处较为生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9-10-01 07:05
                              我曾幻想我去了远方,却在现实里不停地迷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9-10-02 22:51
                                基本没看, 给个好评。 加油!!!


                                回复
                                87楼2019-10-03 00:58
                                  挺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9-10-04 23:53
                                    挺好的,想起了鲁迅的百草园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9-10-04 23:58
                                      写的真好,你可以适当扩展自己的交际圈,我创建了一个贴吧,图书宝鉴,有关于鉴赏图书的一个贴吧,大家感兴趣的话,希望能关注一下,吧主在这里感激不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9-10-10 10:19
                                        可以交流下。
                                        我知道
                                        你如今的大脑像是老人迟缓的腿脚
                                        已无力划出脑力激荡的浪涛

                                        我知道
                                        你虽然承认愿意变得更好
                                        却无法承认自己不好

                                        我知道
                                        你的脸上有过自信的微笑
                                        那时总希望得到批评和指导

                                        我知道
                                        你已失去勇气不再寻找
                                        是那么害怕意见和苦药

                                        我知道
                                        你曾经被他气得怒火中烧
                                        却还是用尽力气把他拥抱

                                        我知道
                                        你曾经那么渴望一起变老
                                        而现在是这么的害怕衰老

                                        我知道啊,我知道
                                        莽莽青山苍穹高
                                        滔滔绿波烟雨遥

                                        白衣虽少年,快步轻马却心地厚道
                                        红裙几多娇,风力霜剑却情意难消

                                        却难料呀,却难料......
                                        嗡嗡蝇虫生热闹
                                        徐徐清风徒寂寥

                                        白衣曾年少,红尘俗世里头尽求饶
                                        红裙曾多娇,声色犬马面前卖风骚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在婚礼上见过最真的谎言
                                        你在病房里听过最真的祈祷

                                        可是啊
                                        想念的泪也曾流落你的眼角
                                        你也曾情比金坚如静默石桥
                                        你也曾肝胆豪情如夕阳晚照
                                        你也曾跌跌撞撞从未被打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9-10-12 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