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吧 关注:35,714贴子:472,683
  • 2回复贴,共1

【猫鼠原创】脊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中秋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4 23:13
    枯叶于静默中坠入浑浊的水塘,雨丝在黑暗中追随着南侠客的衣角。

    初秋的雨凉而细密,轻轻滴落在金戈之声中。

    展昭右手巨阙,左手剑鞘,在黑夜中鹞子似的辗转腾挪,蓝衫隐没在黑色里,只时而闪现纷飞的衣袂。

    展昭突围的势头在雨中不减,围攻的人却也越来越多。心中苦笑,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啊。

    手中巨阙横扫,挡住面前两人的合力一击,旋即左踏半步,只一矮身,躲过身后又一人一刀砍来的偷袭。右手不停,朝先前那两人的方向一扫,正拦在腰上,只见血光一闪,一人毙命,一人垂死。

    剑锋却是不停,借势转过身来,剑势上挑,直从偷袭者的腋下劈上了脸侧,鲜血向展昭布满血丝的瞳仁倾洒而来,最后滴落在脸颊,和着雨水缓缓流下。

    面前的尸体蓦地倒下,只剩尸体体上原本以为即将偷袭得手的狰狞笑容尽忠职守的绽开着。

    尸体一具具的堆积,展昭的眉毛越皱越紧。

    身上的血口越来越多,敌人虽不再加多,却一个个找死似的往剑尖上擅,从刚才起,便困得他无法再前进一步。

    这摆明了是脱延时间,一定还有后招!

    就在展昭思量眼前情况之时,有前方突然出现一片冲天火光,光亮从不远处射出,刹那间仿佛照亮了半个黑夜——雷火箭。

    身边的人全数暴起,拼尽全力缠住展昭,不让他逃脱。

    不惧离弦之箭,只欲同归于尽。

    展昭的行动顿时受限,燃烧着的箭矢在黑暗中却越发显眼,将展昭漆黑的眼睛点亮,烧成了琥珀色。

    火焰来势汹汹,在瞳孔中越放越大。

    漫天火舌飞舞,爆炸声四起,将周围的黑暗与展昭一同埋葬。





    雨水滴荡,击起芦苇荡里的层层涟漪。

    芦苇在细雨中轻松晃动,往日的雾气不在,白茫茫的芦花清晰可见。

    一处水面上的殷红也分外显眼。

    白锦堂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死,死在陷空岛门前。白玉堂从来没有想过大哥会死,死在他眼前。

    这是白玉堂第一次来陷空岛。总听大哥说起陷空的其他四鼠,总听大哥说岛上秋蟹的肥鲈鱼的美,总听大哥说起芦苇荡里白茫茫的芦花。

    所以,白玉堂第一次来到了陷空岛,和大哥一起,却止步于门前。

    半大的孩子满身血污,跪在尸体前的水塘里,这便是卢方第一次见到白玉堂的景象。

    白玉堂只伏在白锦堂的尸体上,从眼角划过的不知是雨还是泪。

    四周围死一般的沉寂,偷袭者的尸体还在水里打着旋儿。

    遍地狼藉,满地尸体。

    清风剑客纵使武艺高强,但奈何对手显然密谋已久,精心策划,目的就是要他性命。

    不幸中的万幸,白锦堂拼死保下了白玉堂的性命。在消灭所有敌人之后,在鲜血流尽之前,看到了白玉堂最后一眼。

    白玉堂的眼眸里闪着道道寒光,仿佛要刺破水幕。他的视线移向偷袭者的尸体,又移向站在一旁良久的卢方。

    “他们……应该斩草除根。”

    白玉堂听见他用连自己都陌生的声音说道。声音里与年纪极不相符的狠厉与寒意让卢方心惊。

    只见白玉堂的脸上没有表情,他在风雨中站起,脊背挺的笔直。

    白茫茫的芦花正轻轻地晃。



    在爆炸的火光中,一个红色的人影裹挟着炙热的气流冲向外围,冲向弓箭手的阵地。

    百步之遥,不过瞬息。

    “展……展昭!”有人惊叫。

    只见那红影竞是浑身鲜血的展昭,并朝他们疾驰而来。

    金戈之声再起,却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展昭一身血衣,宛如杀神,敌人尽数倒下。

    展昭以巨阙撑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强忍着伤痛,勉强站立在雨幕中。

    他亦油尽灯枯——死里逃生,能有几回?



    “呵。”展昭嗤笑一声。

    “江湖……武林……正派?”

    白玉堂只不眉的咧起嘴角。

    二人在雨中放声大笑。

    下一秒,二人直挺挺地倒下了。



    细雨在鲜血中溅起点点涟漪。





    ——中秋贺文,中秋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14 23:14
      刀子真好吃!


      回复
      3楼2019-09-16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