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吧 关注:38,447贴子:287,075

【原创】战火连绵,民不聊生,七派伫立,奇术四现,江问只是个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战火连绵,民不聊生,七派伫立,奇术四现,江问只是个走江人,不求大富大贵,只求避灾躲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3 20:38
     之前有一个大国想要整治别处的土匪强盗,结果派出去的兵将还没到达地方,就在半途因为踏入了两个小国的斗争,从而全军覆灭,因此除了特别大的要事以外,他们也不愿意随意出兵。
      老人走江多年,心知这土匪之患,所以提前将泥土附在身上与脸上,如同迷路的叫花子,包裹也弄得满是窟窿,让别人一看就知道包里没啥好东西。
      当然二人几天前就这样,结果还是被一伙贼子袭击,按照他们的意思,除非你光着腚,否则就是窝藏宝贝。
      “师傅,你说这些土匪抢东西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杀人呢。留人性命不也挺好的。”
      孩童趁口已经开了,所以继续问道,不然走了一会儿后,又得跟尘土谈心。
      “你跟为师走江这么多年,还不明白吗?”
      老人沉思半响才叹了口气答道,他知道孩童问这句话并不为了抱怨土匪恶行,而是又想到了自己的出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3 20:38
       孩童是老人十几年前捡到的,那时老人独自走江,已见识广阔疆土为目标,虽贫苦,但也乐哉。
        不过用他的话来说,走江人不过是自己自我安慰起的名号而已,因为那时候战乱比现在还大,大国之间日日拼斗,平民百姓虽然没有抱怨,但心里早就麻木了。
        老人的父母就是在战乱中殒命的,一家子六七人最后只剩他一人苟活,虽然刚开始一两年他仍旧压着痛苦拼命谋生,但是两年过去老人突然开窍,心想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主动出去,走它个千山万水。
        转眼十几年过去,老人走江已有多许,直到一日他暂住于一个村庄,本想缓存体力次日离开,却没想到夜里村庄遇袭,全村人都没能幸免。
        土匪席卷了村里的钱财与女人后,又放起大火毁尸灭迹,老人因为从小与乱世打交道,所以格外敏感,提前从店家的小道逃走,这才逃得此劫。
        但当他再次返回查看时,却无意间听到一处盖棚里传来的哭声,寻声而至后,他扒开棚子,这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有一个婴儿。
        而这个刚满一岁的光腚娃娃,便是多年后一直跟随他的小徒弟,江问。
        “师傅,假如土匪没有来到我的村子,你说我会成为什么样呢。”
        江问努力回想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但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毕竟那时太小,所以可以说从他记事以来,就已经跟着师傅走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3 20:38
          “你想那些有什么用,能管你吃还是管你住?”
          老人责怪地说道,他不想江问一直这样跟个孩子一般,即便他才年仅14。
          “师傅我错了,您别生气。”
          江问心知自己会惹着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但还是忍不住犯错,当然他这也不是第一次被骂,毕竟在这人性卑微的世界中,幻想能够起到很大的安慰。
          老人也知道一提到村庄之事,江问就会胡思乱想,所以没有宽言相慰,反而故意打压他的内心,因为他想让江问尽早成熟。自己年岁已经快到60了,或许今天还在,但明天可能就成灰了。
          闲聊一会儿后,师徒二人便将注意力集中在赶路上,他们原本想去往北边的一座小城,听说里面有一个集市要开,都是四面八方的商人过来买卖,于是也想过去分一杯羹。
          结果就在前天突然传来消息,那座小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一下子封城,别说外来人进去,就连里面的人想出来也很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3 20:39
           无奈之下二人只能径直走,在前方大概三天的路程,也有另外一个地方,只不过那里不能用小城来形容,而且说实话,老人也不想去那个是非多的地方。
            “徒儿,你知道青城山是什么地方吗。”
            见江问闭口不言,想必也是被身世影响了心情,老人终是不忍,便开口问道。
            “知道啊!咱们之前不是听人说过嘛,那里可是道士们的重地!什么掌教真人的,还有法术!师傅,咱们要去那里吗?”
            江问还是孩童之心,被师傅稍微一钓,就上钩了。
            “没错,本来为师也不想去那里的,但……也罢,青城山乃齐阳国的重地,不仅是四道之首,是七大派之首,不论实力还是威望都是独一无二的。”老人见江问来了兴趣,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泼冷水。“并且这些日子听说,好像还以青城山为聚地,举行了一场很大的法会,似乎是叫……你看为师这记性,哦对,四道圣会,也不知道这些牛鼻子道士哪来的学识起这么一个名字。”
            “哦!那师傅,我们能去参加那个法会吗?”
            江问自小就接触这些江湖之事,相比那兵家争斗,他更喜欢这些颇有神秘的稀奇门派之事。
            当然,早在这之前,他也听过关于青城山的传闻,毕竟一百年多前就有此山存在,只是乱世中谁也不得安宁,那个时候青城山好像也受到战争的波及,直到四五十年前,才真正展现其样貌和实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3 20:39
              “开什么玩笑,法会都是那些道人参加的,你要去了,字都不会写,人家不得一脚给你踹出来。”
              老人满是嫌弃,他不是嫌弃江问的好奇之心,而是嫌弃那些道人,可能像他们这种随波逐流,处处为家的无根野草,永远也不会羡慕日日打坐衣冠得体的道家人士。
              “师傅我会写字。”
              江问不知道老人的想法,所以只是为自己反驳。
              “唉,徒儿,你记住,只有厌倦了这残忍的乱世,才会真正地在一个地方扎根。如若没有,就算你找到了比青城山好上几百倍的地方,也决不会安然待着。”
              老人轻声说道。
              “那师傅您,是还没有厌倦吗?”
              江问问道。
              “嗯?哈哈……你这个小家伙,是啊,为师还没有厌倦,哪有这么快就厌倦了呢?只是……假设,假设你厌倦了,真的会有一个地方让你扎根安去吗。”
              老人开怀大笑,随即大手用力的拍着江问那瘦小的肩膀,然而未等江问疼的龇牙,他又放了下去,独自陷入了沉寂之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13 20:39
                几个时辰过去,随着一阵尘风刮过,远处逐渐出现了一团影子,虽然此时已是黄昏天,但对于走江多年的二人来说,一看便知那团影子应当是客栈。
                因为国与国之间的不断战乱,导致一些处于中间的村庄不断遭受牵连,所以常有平民心生退意拼命远离,而长途跋涉自然也需要休息,因此有实力的人就会在途中开馆子设露宿,虽然这些客栈饭馆随时都会被土匪袭击,但他们也并非没有准备,不仅聘请了守卫,也将财宝埋于地下。
                同样,这些客栈饭馆的收费,也如同黑店,否则也不会冒着风险在这里接客,先不说住宿,单是要上几个馒头,都要贵的很。
                不过那些能够离开故地的人,也都是一些家境富裕之人,为的是寻找一处安宁没有灾祸的地方,继而再次续家立业,所以不怪世道险恶,只能怪人心不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3 20:39
                  言归正传,江问此时就看到不远处有那么一支离乡队伍,虽然人不算多,主人仆子加起来才20人,守卫都不到五个,但其马车上的货物却到人数的一半。
                  江问听过师傅教导,似这些离乡队伍,马车上拉载的货物,只有十分之一是仆人的,其余的都是主子家的东西,换句话说,也就是其家产。
                  “师傅,他们好像也要去那个客栈。”
                  江问低声说道,他虽是道明那支队伍的前行方向,但实际上也是自己想去远处的客栈休息,所以才刻意“提醒”师傅。
                  “嗯,想必那是附近村庄或小城的人家,因为受不了战乱,才冒着风险再寻出路的。”
                  老人虽是这般说道,但也没有继续表意,他知道江问连续在路上已经六七天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客栈,肯定想进去歇息,他其实也有些疲惫。
                  只是这些客栈也并非都是和谐之地,毕竟处于这战土之中,没有稳固的保护,他们只能靠着自己去抵挡那些危害和意外,因此久而久之也有些自我为王,一旦看你好欺负,不扒下几层皮是不可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3 20:39
                    江问见师傅没有继续说话,只好再次打量那支队伍,其他人他不细看,但唯独马车上的一个小胖子吸引住了他,因为那个小胖可能是这家主人的长子,不仅身着华丽,手里还拿着一堆吃的。
                    江问心想,蛮荒赶路若是都像此人一样招摇,必被那些土匪扒皮挫骨,恨不得将你脑袋里藏的金子挖出来,你说没有也不行。
                    不过,想归想,终究还是自己走自己的路,江问叹了口气,不再继续分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3 20:40
                    客栈不算太大,单看其守卫只有六名,便知道里面没有太深的水,估计平时都是靠着贿赂土匪安身的,否则在这战火夹击之处,仅仅六个人,就算是通有武艺者,也难保其主人的安全。
                      自古以来贼人向来是以多欺少,每次行动都不会少于四五十人,所以他们能够震慑人心的也并非是一个两个高手的存在,而是如同狼群一样,知道利用丰厚的人力去压迫平民。
                      老人自然看穿了这一切,心想虽然这种客栈不会主动胁迫客人多交银两,但也是因为他们自身都难保,才选择本本分分做生意的。所以趁江问还在那里打量客栈的外貌时,他便思量到底该不该在这里留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13 20:40
                        “来人啊,把马车带到后面去,丁武,孙深,还有吴强,你们三个跟着一块。”
                        远处传来声音,正是那支离乡队伍中的家主所言。
                        他们似乎也是舟车劳顿了几天,再加上随时都可能会被土匪袭击弄得提心吊胆,因此每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爹,我们多休息两天行不行。”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江问百般鄙视的小胖子,估计他可能是第一次这样奔波,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紧张和不安后,眼下竟然看到一个有人守卫的客栈,自然想多加珍惜这个机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13 20:40
                          “开什么玩笑!我们之所以在这里过夜,是因为越到前面越容易被那些该死的贼人袭击,所以才会停歇养足精神,怎是为了刻意享福而如此?过完这个晚上,明天继续赶路,不到流阳城绝不会放松任何警惕。”
                          家主终究是考虑全面,即便自己的儿子满脸委屈和奢望,也仍旧没有因为一己私利而忽略所有人的安危。
                          而他所说的流阳城,也正是那齐阳国的要地,作为经济往来的源口,流阳城的检查制度不会太过严格,一般外国的平民和商人都可以从这里直接进城。
                          之所以如此松懈,也是因为国与国之间的斗争越发激烈,如果不迅速扩大自己的势力,终究会像大鱼吞小鱼一样被吞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13 20:41
                          经济乃一国之本,没有钱就不会有兵将为你卖力,更不会有成千上万的民众在那里维护你或者这个地方,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如此,因此只有稳住了国资,就能稳住人心,而人心都稳住了,其他的就都是小问题了。
                            “唉,估计这家客栈还算良心,应该花不了多少钱,住上一晚也罢。”
                            许久,老人缓缓说道,虽听上去是自言自语,实则也是故意说给那江问听,免得他气愤人家小胖都能进去歇息,自己还得苦苦赶路。
                            “太好了,就一晚!”
                            江问立马回头,激动地差点要蹦了起来。
                            于是等到那富家队伍进去客栈后,师徒二人也慢步跟了进去,一到里面,发现客栈果然不大,一楼的桌子仅有四桌,除去桌椅酒桶等杂物以外,剩下的就是一截通往二楼的楼梯。
                            虽然店不是太大,但师徒二人却满是知足,不同的是,江问是因为沉浸在夜里不用再跟尘土荒草作伴,而老人,则是验证了自己之前的所想,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今夜或许能安稳的入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13 20:41
                             “七派,为皇朝之下,百姓之上的稀者之所,他们既能凭借自己的本事比拼国士,也能自成家业唯我独尊,不用求助任何人。”
                              老人沉声叙述,语气严肃而又神秘,引得那江问还没听多少就激动的不行。
                              “其中,以青城山为首,往下分别是普济山、元阳山、六道山、仙剑门、教羽门,和先佛寺。而青城、元阳、六道和普济,也被称为四道。”
                              酒水已经上来,于是老人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拿起酒给自己倒了一碗,又小喝一口后,才继续讲述。
                              “自古以来最不缺那些奇能人士,无论是兵将也好,还是国师也好,多多少少自身都会一些天地之术,不然也不会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为师虽然不注重这些,但江湖之事入耳难消,尤其是近几年总有异事变动,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灾祸……”
                              馒头小菜也跟着上来,老人将其推到江问面前,自己只拿过一个馒头,与酒下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13 20:41
                              “那师傅,这七派谁最厉害?是青城吗?”
                                江问没有察觉老人对这乱世的忧虑,而是顺着自己的兴趣继续问道。
                                “不是,青城山之所以乃七派和四道之首,是因为其威望度极高,他们每年都会施舍青城山附近近百里的平民,然后也会让有实力的弟子出去斩妖除魔,留下青城名号,其实力其实与六道普济和元阳差不多,甚至不能称为第一,它之所以能在江湖中美言留名,只能说是众人供养起来的罢了。”
                                老人如实说道,早在几年前他就知道青城山的名望并非当之无愧,只是平民百姓议论出来的,就像聊家常一样,或许这个村儿说六道山好,明天便有两个村儿说六道山好。
                                久而久之传闻飞起,知名度也就起来了。而六道山只要别做坏自己名声的事儿,再稍微顺水推舟,多做广法,不用几年就会像青城山一样人人皆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3 20:41
                                “师傅,您的意思是?”
                                  江问早已经吃完,他是在等老人起身,再一块离开。
                                  “这家客栈的位置其实很好,周边贼人一般不会刻意来这里,所以守卫颇少并无大碍,只是那支队伍……不知是从哪里赶来,有本事的不到十个,虽然现在还很平静,可不难保证身后有眼睛。”
                                  老人自言自语,眉头微皱,酒水已经喝完,他却心生走意。
                                  距离流阳城大概还有几天的路程,期间是越靠近城门危险越大,土匪知道这条路是商民必经之路,所以刻意在中间拦截。对此流阳城也没有做出相应的措施,因为他们害怕派出去的兵将会卷入其他小城间的斗争,所以只能任由贼人放肆。
                                  而这帮贼人也不傻,知道如此后便变本加厉,还没等商民靠近就直接拦下,即便前面安然无恙通过,到得后面也终究是一样的结果。
                                  而刚刚这支队伍人力较少,货物又如此繁多,之所以能走到现在无非是因为家主的谨慎,可这一帆风顺未免有些太过诡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13 20:42
                                  “师傅,咱就住一晚。”
                                    江问善于观察,他看出了老人的纠结,虽然不知道其真正忧虑之事,但也看得出这客栈过夜怕是要有变动。
                                    “唉……好吧,天色已晚,也没法再动了,走吧,上楼歇息去吧。”
                                    老人终究是爱徒心切,只得放弃心中所想,不过说是天色已晚,其实对他来说都一样。只是因为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验证疑惑而已,没准是因为土匪忙于去抢夺其他人,所以才一直没有功夫盯着这里。
                                    “太好了!”
                                    江问以为自己说服了师傅,便一下从椅子蹦起,接着走到楼梯示意上楼。
                                    “唉……”
                                    老人没有多言,只能缓步上了楼梯。
                                    进到房后,二人便将床铺拆开分为两份,要说几年前二人还可以一起睡,但现在江问已经跟正常少年差不多了,说他是孩童也是因为其心性简单稚嫩,加上从小就四处奔波营养不良,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小,实际上已是少年时期。
                                    所以江问只能睡在地上,不过这也让他无比的知足,因为这样至少他不用担心蚊虫和沙粒,以及身体周围没有依靠物的担心和忧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3 20:43
                                    数日奔波让江问躺下不到五分钟,就悄然进入了梦乡,就连其师傅让他去检查房门都没有听到。
                                      无奈之下老人只好起身亲自检查,身居在外不得不处处防备,这是他多年来的经验。否则一觉醒来全身都让人扒光,还谈什么走南闯北。
                                      只是等老人从床上起来后,才发现其他客人也都早早入睡,客栈内外毫无动静,未免显得有些太过沉寂。
                                      虽然外面还是有人连夜看守的,但是老人心里仍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谈不上具体是什么,只是一直在萦绕心头。
                                      于是站立许久后,他还是决定要出去看一看,老人行走夜路多年,别的没有得到,但这无灯行路却是了得,只见他轻轻把门关上,回头望了江问一眼后,便独自一人下了楼梯。
                                      客栈仅有六人守卫,这六人也并非常人,看那架势和其姿态想必也是武家优士,但再厉害的独狼到了草原上,也得害怕群羊的踩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3 20:46
                                      因此老人也没管自己的步伐声有多大,迅速进入房间后就把熟睡中的江问拽醒,不过显然后者还处于迷茫的状态,虽然被老人拽了起来,但接着又跟坨烂泥一样倒了下去。
                                        “傻孩子,快起来,那帮土匪早就盯着我们了!”
                                        老人气急败坏,但不是因为江问,而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像先前所想离开这里。
                                        这里的土匪一般都是隔几天才会洗劫一次赶路的商民,他们不会天天抢夺,也不会长时间没有动静,毕竟事后要整理这些胜利品,然后还得享受一番,算来算去时间差不多是三至四天。
                                        然而自从师徒二人来到这一片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有八天之久……
                                        当然就算加上他俩上次被洗劫,也无非是减去两天时间,主要是这期间一路顺畅,什么危险也没有,未免有些太过诡异,而且最令老人不安的是,这次又被土匪盯上,或许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那支富家队伍和这个客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13 20:46
                                          “什么土匪?师傅,又有贼人吗?”
                                          江问硬是被老人拽了半天才彻底清醒。
                                          “别废话了,那帮贼人肯定事先探查过我们的情况,他们知道抢掠一家客栈并不容易,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动静,但是眼下他们肯定查清楚了这个客栈的底细……”
                                          老人自言自语,他在仔细分析此时的处境,虽然楼下还是一点响声都没有,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安全的,因为土匪袭击不会有任何预兆,一旦他们拿着刀剑冲进来,你就只有等死。
                                          至于为何土匪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冲进来抢掠,老人估计是这帮贼人想一石二鸟,之前也说过这家客栈本身算一个财宝要地,店家多年来买卖的收益都是跟客栈绑在一起的,除了藏在地下就是那棚屋之处,根本不会长途跋涉运到安全的城里,因此只要是长居这附近的人,都能知道其几分底细。
                                          但是如此一来,客栈的武人至少得有二十几个才行,否则别说是那人数极多的贼人,单单几个修行有成的江湖浪士,也能随随便便破了这家客栈的大门。
                                          老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店家不愿意多请武人保护自己,哪怕再多上五人,或许都有一分希望。
                                          而现在呢,别的不说,师徒二人反正是彻底成了牢中牛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13 20:47
                                            “咚……”
                                            然而还没等师徒二人想出有效的办法,楼下突然传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好像石头掉落在地板上一样,过后还跟着几声余音。
                                            “快,找布捂着嘴。”
                                            老人听到响动后迅速做出反应,土匪没有鲁莽冲进客栈,而是扔了气弹将众人堵在客栈里面,或许他们打算将客栈里的人困住,然后再一一追杀。
                                            江问此时也已经清醒,听到师傅这样说后,立马抓起一旁的布袋狠狠撕下一角,但刚刚拿到嘴边发现撕下来的太小,继而又回去撕下一块更大的。
                                            “什么人!为何拿着兵器!”
                                            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听上去似乎是那客栈守卫发出,但是接下来并无他人答应,仿佛是那守卫自语一般,只是旁人可能这样认为,不代表真相就是如此。
                                            “他们打起来了,快,去楼梯一旁的角落守着,等那贼人上来之后我们再偷着下去,记住,一楼酒桶边上有一个暗门,找到它!”
                                            老人走江多年,早已经练就了各种技艺,虽然上不了台面,但也略有独特,其中,最让他自豪的除了在夜里视路以外,就是那隔墙听声。而就在刚刚那守卫高声询问后,一阵急促的打斗声就响了起来,细听之下都有刀剑碰撞的响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13 20:47
                                            同时这也表明,土匪并没有潜行进来,原因可能是他们在查清楚客栈的底细后,知道客栈里的人已经是困兽,于是就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入,直接解决那几名守卫。
                                              “爹,发生了什么?”
                                              江问本想打开房门查看情况,但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于是扭头查看,发现是那富家小胖子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其父亲和母亲。
                                              虽然现在还没有太大的响动证明客栈已经落入危险,但看那富家家主一直没有动弹,估计也是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心里似乎还是有些疑惑和不确定,所以没有立马行动,但接着屋外突然一声惨叫传来,吓得其往后退了一步后,他才彻底相信自己的判断,立马大声呼唤其随从到来,然后又将夫人和儿子推到屋里去。
                                              因为土匪的目标是守卫客栈的六个武人,只有除掉了这些人才能掌控客栈,因此战斗都是在屋外,屋里的人可以说还有一些时间。
                                              为此江问便在心里纠结,要不要也跟那些富人说,或许能一起脱逃,结果还没等他想上几秒,就被师傅一把拉着走向了楼梯口。
                                              此时客栈里面无比昏暗,土匪又都集中在与客栈守卫搏斗中,师徒二人趁机跑到楼梯口后,突然就消失了踪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13 20:47
                                                但是仔细一看后,才发现二人并非凭空消失,而是因为楼梯口那儿竟然有一个多出来的小暗口,可能是建造时工匠尺寸没算清楚,这才不得不多出来的,虽然白日里看着特别别扭,放东西都放不了多少,但实际上能躲进去一大一小两个人。
                                                “师傅,这个布没有沾水,好使吗。“
                                                江问此时已经闻到空气中的异味,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刺鼻,但仍旧发出一丝苦味。
                                                “贼人的东西都是抢来的,钱财虽有,但真正的好东西是没有的,这几枚气弹显然只是劣品,你别用力呼吸就行。”
                                                老人尽可能的低伏身子,暗口不是那种正正方方的,稍微一动都会被其棱角碰到。
                                                “那咱们为什么不从窗户跳下去?”
                                                江问虽是紧张得很,但也因为有师傅在旁边不是太害怕,所以小声问道。
                                                “傻徒弟,咱能想到的贼人都能想到,我估计刚等你跳下去,就有一堆拿着弓箭的人射你!”
                                                老人后悔万分,不知道责骂了自己多少遍,如果他听从自己的猜想,哪会像现在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13 20:48
                                                而且眼下别的不需要担心,唯一让老人忧虑的就是那些土匪会不会突然碰巧打算上这里面走上一走,如若没有,那师徒二人就能趁他们进屋搜刮时悄悄下楼,毕竟后门就在下了楼梯转身的酒桶旁,只要他们不会碰到在后门看守的土匪,就能立马脱逃出去。
                                                  另外此时客栈无灯,对师徒二人还有很大的掩盖,哪怕贼人刻意守在一楼的桌椅附近,也未必能看到身形矮小的二人。唯一担心的就是运气不好,有那么一个贼人发现了楼梯口不对,如果是那样……接下来的情形老人不敢想象。
                                                  “师傅,咱们能活下去吗……”
                                                  江问死死的握着老人的手,身体抖的跟受惊的公鸡一样,他虽然从小就跟老人四处闯荡,不仅经历了很多孩子没经历过的苦难,连死人都见过好几次,可也没有像今天这般害怕绝望。
                                                  老人没有回话,只是紧握着江问的手,他知道今日是九死一生,也是自己走江几十年为数不多的险况,如果真能顺利逃出去的话,哪怕只有一人,他也愿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13 20:48
                                                   “爹我们要去哪!”
                                                    可能是屋外的打斗声越来越大,那富家家主见自己的随从一直没来,便拉着妻小从房里跑了出来。
                                                    “这里待不了,与其任人宰割,不如主动出去。”
                                                    家主虽看上去已有年岁50多,与江问的师傅不差上下,但其心智却强于一般人,他们之所以从房间里出来,也是并没有选择那简单的跳窗逃难,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因为土匪别的不认,至少像那衣着不凡的小胖子是一看就准。
                                                    “师傅……”
                                                    江问没有多言,但他的意思已经表明。
                                                    “救不得,也没法救。”
                                                    老人叹了口气,虽然徒弟想让他帮助那伙富人,但他自身都难保,何谈别人呢。
                                                    江问知道师傅已经决定,所以便没有继续,确实像现在这种情况,能保住自己都算命好,只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哈哈哈,这个鬼地方爷早就想要了,今天终于能拿下,而且还是双份儿的。”
                                                    就在二人闭口不言时,突然一阵硕大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嗓门之大都传到了二楼,想必这正是那土匪头子所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13 20:48
                                                    为此老人估计,客栈已经失守了,六个武人或许也是尸首分离,他还记得那富家家主来时,似乎也有几个护卫护着,但眼下连影子都没见着,估计也是一开始就被解决了。
                                                      “别说话,等会儿无论听到什么也别动。”
                                                      老人低声说道。
                                                      江问点点头,别说是师傅不让他说话,就是让他说,他也因为嘴巴发麻说不出来一个字儿。
                                                      “你们去马棚,别忘了看看草里面有没有藏东西,然后你们这些人去二楼,记住杀完人后搜搜床底和被子里面,爷就在这里等着,刚刚那六个汉子有些本事,爷得歇歇……”
                                                      土匪头子迅速安排手下,接着便没了动静,估计真是刚才搏斗中受了些伤,不然也不会特意去说出来。
                                                      “他们上来了。”
                                                      老人握紧了江问的手,他并没有因为土匪上来而害怕,而是担心刚才那伙富人,他们本来要出去的,结果听到楼下那粗犷的声音后,又立马返回了屋里。
                                                      虽然这些贼人行事之法人人皆知,但老人还是不愿意去想那富家家人接下来的结果,毕竟生杀之事乃极恶,就算自己能忍受的住,旁边的江问也未必能受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13 20:48
                                                      “老三你去第一间和第二间,老二负责中间俩,我去最里面那个。”
                                                        贼人已经上来,听得出只有三个人,而且关系还很亲,他们站在楼梯口分工,丝毫没有注意到后方阴暗处还有一块地方。
                                                        为此躲在里面的师徒二人不禁感到欣喜,只要三人离开这里,他俩就能悄悄下楼。
                                                        不过师徒二人虽然幸运,其他人就未必了,因为一开始只有老人和江问察觉到了不对,接着就是那富家三人,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灾祸悄然来临,还在房里熟睡,接着等那土匪头子在楼下大声说话后,屋里的人才彻底被惊动,只是他们早点出来多好,非得等到那三个贼人上来后才出来。
                                                        这不,被称为老三的贼人还没打开门,那门就自己开了。
                                                        “你是……啊!”
                                                        开门的是一个青年,因为其声音很是稚嫩,所以不难推测他的年岁,但是此人还没有把话说完整,就听见噗通一声,接着屋子里就传来其家属的惨叫声,老人闻此只能默默地摇了摇头,暗叹这贼人下手真是果断。
                                                        接着那老二也来到了中间的房间前,只是里面一直没有人出来,他便没有停顿,一脚将门踹开,大概过了有两分钟,屋里才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想必此人应该是躲在床底之下,待那贼人搜寻一番后,才被发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9-13 20:49
                                                        “再叫就杀了你!给爷老实待着!”
                                                          贼人似是用什么捆住了那女子一般,将其摔到地上后,便没有继续看管,而是又返回将那屋里重新翻弄了一遍,大概几分钟过去,这才出来再次狠骂那女子一下,接着才继续走向旁边的房间。
                                                          “大,大哥饶命,小弟只是出来寻亲的,这,这里有几兩银子,请大哥收下。”
                                                          然而没等老二踹门,屋里的人竟然主动走了出来,本来以为此人是想鱼死网破,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来与其商谈的,弄得那贼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嗯,这是全部的了?”
                                                          贼人收下了银子,还真没有立马杀掉此人。
                                                          “是,是,是的大哥,请您放过小弟吧。”
                                                          屋里的人似乎是被吓得不轻,就这几个字硬是说了半天,但可以听出他也为自己的机灵而欢喜,证明这个方法是可行的。
                                                          “行,你蹲下。”
                                                          奇怪的是贼人收下钱后,并没有立马让此人逃走,反而口出怪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13 20:49
                                                            “啊?好,蹲下,蹲下……”
                                                            虽然听不明白土匪到底要干嘛,但此人还是照做,心想钱财都给了,肯定没事。
                                                            只是就在此人蹲下后,那贼人竟然举起砍刀,毫不犹豫地朝其头颅斩了下去,由于此人是蹲着的,所以脑袋如球滚了有几秒后,身子才倒下。
                                                            “哈哈哈,大哥三弟快看,这蠢人死时真是可笑!”
                                                            贼人大笑起来,一脚将那无头尸体踢到一边,接着便走进其房间开始搜寻。
                                                            “唉,他们现在最近的离我们也只有一个房间之远,等他彻底进去第二个房间后,就行动。”
                                                            老人低声说道,刚才的事情他都听到了,但也不仅仅是他听到了,旁边的江问也是一下不漏,虽然看不清徒儿此时的表情,但从其身子抖动的程度来看,估计是马上要被吓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9-13 20:49
                                                            若是各位嫌太慢,可以直接去17k小说网搜《五玄录》
                                                            那里比较多,贴吧这里也会跟着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9-13 20:5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