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吧 关注:154,152贴子:4,655,093
  • 46回复贴,共1

【天下太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好汉懂刑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看了河北大学韩田鹿教授在央视法律讲堂(文史版)讲的“法说水浒”节目,从古今法律角度品评《水浒传》中的一些人物和故事,别有一番趣味。基于此,网上又看了一些类似的解读文章,感觉比一些枯燥的解读和评点要有趣很多,而且也能学到了一些古代的法律知识。故而当一回搬运工,聊聊水浒中一些好汉经历的事件如果用北宋的法律该如何正确处理。贴中的解读大部分出自“法说水浒”以及张未然的“水浒公案”系列文章,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看,各楼就不再单独注明出处了。
铁牛金句镇楼


回复
1楼2019-09-11 16:37
    一、杨雄篇(衍生回目:巧云昼战报恩寺,杨雄夜杀裴如海)
    错误示范:蓟州两院押狱杨雄的妻子潘巧云是个二婚妇女,背着杨雄与和尚裴如海乱搞,却被杨雄义弟石秀发觉,在告知杨雄却被潘巧云诬陷后,石秀智杀裴如海,让杨雄把潘巧云赚到翠屏山对证,在得知事实后,杨雄杀&死了妻子潘巧云,与石秀、时迁一同投奔梁山。
    正确做法:蓟州两院押狱杨雄的妻子潘巧云是个二婚妇女,背着杨雄与和尚裴如海乱搞,却被杨雄义弟石秀发觉,在告知杨雄后,杨雄装作不知情,骗过潘巧云后趁夜里埋伏在家中将前来与潘巧云相会的裴如海杀&死,并名正言顺地将潘巧云休掉,从此杨雄的智勇义烈之名盖满蓟州。
    涨姿势:杨雄作为大宋国家司法人员,当是熟悉相关法律的。面对妻子潘巧云“出轨”裴如海,杨雄可以利用当时的法律规定,既报仇又保全名声,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据《宋刑统·贼盗律》“夜入人家”条记载:“诸夜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若知非侵犯而杀伤者,减斗杀伤二等。其已就拘执而杀伤者,各以斗杀伤论,至死者加役流。”夜间无事,擅自进入他人之家,属于较为严重的违法行为。在此情况下,户主把擅自闯入者杀&死,不予犯罪论处。如果户主事先知道擅入者并非侵犯,比如迷路误入、或醉酒昏迷、乃至妇女、老小、疾患等根本不具有侵犯能力,而将其殴伤或致死,此种情况须承担相应的责任。那么,问题在于,像杨雄这种情况,在预先知道裴如海前来偷情而将其杀&死,是否要承担责任呢?答案是否定的。“夜入人家”条之下,又有“设问”:“设问:外人来奸,主人原已知情,夜入而杀,也可以勿论吗?回答:律设听杀规定,为防侵犯歹徒,假如原知奸情,终归法所不容,但是夜间擅入人家,理或难辨,即使知其所犯,仍不失为罪人。如果杀&死而加罪,是会助长侵暴行为,立即杀许,理应适用。况且律定知非侵犯而杀伤者,还减斗杀伤二等,即使明知是侵犯而杀,依律自当勿论。”由此,杨雄在预先知道潘巧云和裴如海的奸情后,提早准备,故意等裴如海夜入自己家中时趁机杀之,是不会被追究责任的。之后再按照“七出”的规定,合理合法地将淫&乱的潘巧云休掉,如此,在当时的舆论环境里,杨雄的行为堪称为壮举,既雪了耻,又保全了“好汉”的名誉,又在法律的庇护下全身而退,成为最后的赢家。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19-09-11 16:39
      二、杨志篇(衍生回目:逢乖运黄河陷花石,明法纪杨志复官职)
      错误示范: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殿司制使官杨志,因徽宗要盖万岁山,奉命去太湖边搬运花石纲,不想船行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不能回京赴任,因此逃去他处避难,后被赦了罪,收了一担儿钱物,准备通过走后门官复原职,最终失败。
      正确做法: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殿司制使官杨志,因徽宗要盖万岁山,奉命去太湖边搬运花石纲,不想船行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但仍与其他人一同回京赴任,却并未受到处罚,仍然担任殿司制使官。
      涨姿势:据《宋刑统·杂律》“官船私载物”条记载:“诸船人行船,茹船、泄漏、安标宿止不如法,若船筏应回避而不回避者,笞五十;以故损失官私财物者,坐赃论,减五等……卒遇风浪者勿论。”也就是说因为风浪等不可抗力导致官私财物损失的,是不会受到处罚的。而相反的,杨志不回京赴任,反而“逃去他处避难”,恰恰触犯了法律。据《宋刑统·职制律》“出使不返制命”条记载:“诸受制出使,不返制命,辄干他事者,徒一年半。”杨志因为私自弃官在逃,按照大宋法律规定,起码要判有期徒刑一年半。而在对待杨志的问题上,高俅其实处理得非常恰当。杨志本打算通过行贿的方式,来买通高俅,官复原职。然而,高俅却否决了的请求。遇事脱逃,行贿长官,杨志的行为已经表明,他不具有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应该具备的责任感,缺乏对自身公职起码的尊重和真诚,确属“难以委用”。因此从法律角度来看,高俅在处置杨志的问题上合理合法。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19-09-11 16:40
        武松篇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1 16:57
          还有这节目呢,得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1 17:28
            三、武松篇


            收起回复
            7楼2019-09-11 19:31
              四、宋江篇
              小说描写:宋江杀&了阎婆惜潜逃后,接到父亲假死的信回到宋家村,被郓城县都头赵得、赵能抓获,后解上济州听断。济州府尹看了申解情由,赦前恩宥之事,已成减罪,把宋江脊杖二十,刺配江州牢城。
              涨姿势:《水浒传》中宋江对自己杀&死阎婆惜的行为做了一番说明:“不合于前年秋间,典赡到阎婆惜为妾。为因不良,一时恃酒诤论斗殴,致被误&杀身死。一向避罪在逃。今蒙缉捕到官,取勘前情。所供甘罪无词。”宋江强调自己是误&杀,但我们都知道,其实宋江是为了掩盖私通晁盖之事在情急之下杀死阎婆惜的,属于故杀。那么宋代法律对于故杀如何处置?据《宋刑统·斗讼律》“斗殴故殴故杀”条:“诸斗殴杀&人者绞,以刃及故杀&人者斩。”显然宋江是要处以斩刑的,但这中间还有别的因素要考虑。首先阎婆惜不是宋江的正室妻子,而算是买来的妾。根据《宋刑统·斗讼律》“夫妻妾媵相殴并杀”条:“诸殴伤妻者,减犯人二等。死者以凡人论。殴妾折伤以上,减妻二等……”可知,杀&妻者与杀&人同等定罪,杀妾则减轻二等处罚。因此,宋江的判决应该在斩刑的基础上,“减二等”作判决,其结果应该是处流刑三千里。其次,我们还要考虑另外一个影响判决的因素,即赦免。《水浒传》第三十五回,宋太公明确对宋江道:“近闻朝廷册立皇太子,已降一道赦书,应有民间犯了大罪,尽减一等科断。”因此,宋江的最终判决应在流刑三千里的基础上再减一等,应该是流刑二千五百里,按照宋代的折杖法,应该转换为“杖十八,配役一年”的处罚。我们看到,济州府尹也的确参考了这一因素,在确定宋江的法律责任时,他“看了申解情由,赦前恩宥之事,已成减罪”,由此,就该案而言,济州府尹的判决结果,大致是合乎北宋法律的。而从判决结果看,办案人员并没有受人情因素的影响,而是以“故杀”的罪名判决宋江的,而非“误杀”,因此作出的判决较为公正。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8楼2019-09-11 20:04
                郓哥的帖子都真的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1 20:24
                  杨雄只是个刽子手,懂什么法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2 13:27
                    宋朝地方官判案其实并不会严格按照宋刑统来,其一是宋刑统过于复杂,历代皇帝补充的敕、令太多;其二则是宋朝文官的特权太大,即便不按照宋刑统进行审判,也不会被追究太大的责任。比如说宋刑统中已经没有了砍手砍脚的肉刑,但实际执法中,地方官员对逃避兵役者和逃兵进行砍手砍脚的肉刑却屡见不鲜。宋真宗时期,大臣钱易上书要求严禁这些非法的刑罚,但最终那些施行的官员也没有多少被追究了责任。


                    所以啊,李逵说的“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不只是反映了水浒世界里北宋的状况,也是现实中北宋的真实写照啊。


                    收起回复
                    11楼2019-09-12 21:13
                      涨知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18 06:42
                        柴进篇也已经播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20 01:1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