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18,481贴子:62,066

第二百三十三话 圣女的英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回复
1楼2019-09-08 13:45
    穿过人潮——大圣堂的军队,跑向纹章教本阵。
    背朝敌人进行活动,果然不容易啊。精神疲惫,大脑像熟了似的动摇着,连自己到底是不是安然无恙的都搞不清楚了。
    所谓从敌阵撤退,往往就是这样,死的时候都感觉和做梦一样。老实说,撤退并不是我所期望的。
    但是,这一次就算了,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了。
    敌人的伏兵已经暴露了,不可能再从腹部对我军造成威胁,之后就是单纯靠士兵之间的正面交锋来决出胜负了,再加上敌将理查德•帕米莉斯也受了重伤,指挥肯定会受影响。
    那么,能赢,很有可能赢。作为敌人,害怕的只有一个人,只有我的老师。
    “这样真的好吗?路易斯大人。”
    在一旁,气喘吁吁的士兵嘟哝着。士兵紧接着又补充说:应该能带回敌将心脏的吧?与其说是怀疑,倒不如说是坦率的提出疑问一样的话语。
    我大幅度点了点头做出回应。
    当然,那时当然能取走里理查德•帕米莉斯的头颅,只要把宝剑笔直地挥下去,老爷子的生命应该就结束了。那时,我无疑握住了老爷子的命脉。
    但是,我深知,如果那样做的话会发生什么。
    正因为将军理查德•帕米莉斯受了伤,所以当时大圣堂的士兵们才会动摇,正因为将军受了伤,士兵们才搞不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是应该进攻敌人呢,还是应该保护受伤的将领撤退?
    军人并不能由自己做出判断,所谓军队,原本就是建立在一切遵循长官指示的基础上的,军队如果由每个士兵随心所欲地进行行动就乱套了。


    回复
    2楼2019-09-08 13:45
      如果想要培养出能够自己做出判断并行动的优秀人才,那会需要相当多的金钱和时间吧?
      然后,至少大圣堂的士兵还没有那种水平,在迷茫中不能主动向前迈进。
      但是,士兵们之所以没有迈出脚步,是因为心中的迷惘。如果,如果我在那里取下理查德•帕米莉斯的头颅,他们就不会感到困惑了,在心中只会有一股沸腾起来的怒火。
      那样的话,我和一起进行突击的士兵们全部都会死吧。那种死法是正确的,即使我的嘴被撕裂了都说不出口。
      人当然会死,但那种毫无意义的窝囊的死法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所以,我坚信,没有砍下理查德•帕米莉斯的头颅,是正确的选择。
      而且,还有一个理由,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没有砍下老爷子头颅的理由。
      那是多么伤感,但在他人听来跟笑话一样的理由。
      过去,一场巨大的灾难袭击了世界。不论身份、贫富,所有人都会死,所有人都会为之叹息,无一幸免。
      老爷子,理查德•帕米莉斯也一样。被大灾害吞没,把命送掉了。而且实在是不像样的死法。
      ――最后的最后。在异形的魔兽们蜂拥而至的时候,因为保护我这种愚蠢的事,老爷子死了。


      回复
      3楼2019-09-08 13:45
        那,已经是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可能知道的事情了,包括他本人都不可能知道。那虽然确实是过去发生了的事情,但这次恐怕不会再发生了吧?
        眯起眼睛,老爷子好像在临终时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不单是因为曾经被救过,所以今天没有取走老爷子的生命,除那之外还有种种缘由。从小到大,我和老头子之间的因缘,三言两语可讲不清楚。
        总之,现在的心情无论如何都绝对不算坏。偶尔因这种事情感伤感伤也不错。
        不断地奔跑,奔跑。当感到脚抽筋的疼痛时,总算看到了纹章教本军的旗帜,此时已经有许多士兵走散、脱队、死亡了。
        之前在一旁对着我说话的士兵,以及那个想让我帮他出人头地的士兵,不知不觉中都不见了。
        所有人都受了伤,嘛,所有人都平安无事地赶回大本营这种事情,在战场这个地狱里是不可能发生的。
        脚的大拇指有一种肿胀的感觉,用沙哑的声音对剩下的士兵说:
        “和本军会合后,你们退到后卫去。虽然战场上需要人手,但还是有少数人进入后卫的余地吧。就说是我的命令好了。”


        回复
        4楼2019-09-08 13:45
          跟随我的士兵们决不能说是充满生气。所有人都疲惫不堪,甚至连身上到底哪里没受伤都弄不清楚了。
          即便如此,活着回来的意志仍在士兵们的瞳孔中闪耀着。一位士兵说:“一起活着回去吧?”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那样做。回到伽罗亚玛利亚的房间喝上等的酒,和伍德和她的妹妹一起吃好吃的东西也不错。那一定会很幸福吧。
          但是,怎么可能呢,我不是士兵,而是指挥官。还取得了英雄之名。
          那么,我不可能就此撤退。随心所欲地把人拖入死地,结果一遇到危险就退到后方躲起来,不知羞耻也要有个限度。那样的事谁做得出来?
          动了动干涸的嘴唇,发出声音。
          “还差得远呢,手和脚都还能动。我没有撤退的道理。”
          这样说着,微微挥了挥手。左肩上的伤口向全身传递着麻木般的疼痛。
          在我的话语让士兵抿住嘴的时候,周围有阻断了战场上狂暴的声音的谁的话语响起。
          “——不,你已经没有必要出去了。请退到后卫去,路易斯。”
          响亮的声音笔直地贯穿了战场。那是本不可能存在于前线的人的声音。
          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不止是我,可以说周围的士兵都对她的身影感到了惊讶。


          回复
          5楼2019-09-08 13:46
            再一次,她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
            “你们干的很好,我为有你们这样的同伴感到自豪。”
            在马上,向周围展现出慈爱的笑容、灿烂的双眸的那副身姿。
            圣女玛蒂娅,只能是她,不能是其他的任何人。作为纹章教的心脏,可以说是信仰的象征。
            因此,谁都会说:不应该出现在会因偶然事件而死亡的战场。那么,为什么玛蒂娅会在这里?
            “路易斯。你有想说的话吧,而我也有想对你说的话。但是……”
            瞬间压低声音,声音变得坚硬,马蒂亚面向我这样说到,朝向这边的强烈的视线,简直象诉诸着不满一样。
            明明重创了敌将才回来的,圣女大人有什么好不满的?不从正面接住玛蒂娅的视线,轻轻歪着头回应。
            玛蒂娅看着我的那副样子,叹了口气,说:
            “但是,先只说一句——恩,不愧是我的剑,不愧是我的英雄。”
            玛蒂娅直面这边,脸上浮现出美丽的笑容。脸颊上附上晚霞的暗红色,仿佛闪耀着光芒。
            什么啊…这么一本正经地当面夸奖别人。这不是会害人害羞吗?
            “如您所愿,圣女大人。”
            因此,轻轻地说出这句话后耸了耸肩。就像是夹着尾巴逃跑一样的话语。
            玛蒂娅脸上微微浮现出苦笑,接着,又用在周围回响强有力的声音说:
            “——大家,让我见见你们的英姿吧!敌人已然崩溃,道路已被拓宽!”


            回复
            6楼2019-09-08 13:46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08 13:50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8 13: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8 13:59
                    圣女又偷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08 14:04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08 14:07
                        来了来了


                        回复
                        12楼2019-09-08 14:13
                          留点面子,回家再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08 14:15
                            圣女偷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08 14: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08 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