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吧 关注:43,944贴子:322,934
  • 11回复贴,共1
看到各位大佬都在写长篇,我也来水一水,中篇第一小节捉虫+和谐工作总算完工了。一时上头写作的后果就是大量的捉虫。。。总之各位大佬看着玩玩就好,如果能赐教更是感激不尽。


回复
1楼2019-09-06 19:53
    瘟疫爆发五天前 王云飞 WYFIA游戏公司项目总监
    不得不承认,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在这座城市中,当夜幕降临时比其他任何时候更能触发这种奇妙的感觉。霓虹灯在我们头顶闪烁,一辆辆汽车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行人全部行色匆匆。在此时,此地,我们可以明显地体会到城市似乎具有生命的搏动,这种搏动不会因为夜晚时间的流逝而减弱。一直到阳光从高楼幢幢阴影中现身,这一搏动似乎减弱了,消逝了,但是它依然存在。耐心等待着下一个夜晚。
    我坐在出租车打着瞌睡,一个急刹车险些把我甩出去。
    我连忙稳住身子:“怎么了?什么情况?”
    “到了,先生。”司机说。
    “这是50元,不用找了。”我下了车,深吸了一口夜晚的冷冰冰的空气,向路对面的住宅楼走去。司机准备发动汽车,我又转回去,敲了敲车窗:“师傅,麻烦您等我一会儿,我就来。”
    楼下停着好几辆治安用车辆,车顶上的红蓝灯光闪得人心发慌。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我还是走上楼去。门开着,但门框上横拉着一条黄色胶带,不让人进去。我从门口望进去,几个治安管理人员在里面忙忙碌碌。
    我说:“请问……”没人搭理我。我提高了一些音量:“喂!”他们还是没有搭理我,各忙各的没有反应。我用手在门上用力敲了敲,他们才注意到我。一个治安管理人员向我走过来说:“您干什么?”
    “发生了什么?”我问。
    那个治安管理人员挑了挑眉毛,说:“这户租客死了。”
    一阵让人不快的沉默之后,他反问我:“您和他是什么关系?”
    “同事,那么他的死因是?”
    他耸了耸肩,说:“我无可奉告,请离现场远一点,别扰乱我们工作。”我停了一小会,决定下楼去。这时他捏住了我的肩膀:“这位先生,请不要离开。我们希望您能和我们走一趟。”

    这当然只是日常生活中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每天都有各种人,在各种地方,因为各种原因而死去,我们对此无能为力。死去的人是负责我们公司的审查员,他人工审核我们新开发的各种软件。当然,我们也可以把测试版本上传到审核官网上让机器来进行评价,但这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款游戏如果想要通过审核,就必须回避一些敏感要素,而这些要素恰恰是游戏能够卖出去的关键。在雇佣了专业人士来进行测试审核后得到许可要容易的多,一方面他们更加有经验,比审核机器更有人情味,另一方面,这是可以肯定的,收买一个人比收买一台机器要容易得多。
    现在麻烦的是,他死了。如果我们不能按期交上作品的话。我们将不得不交付一大笔违约金。我们已经惨淡经营了很久,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完蛋了。我想我还是给秦先生打个电话。
    “喂,是秦先生吗?”电话接通后,我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说:“我刚才去了马瑜家……”
    “他怎么说?”秦先生打断了我,“他已经审核完了那款游戏对吗?他说怎么样?”
    “他死了。”
    一阵沉默,过了很长时间,那边才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离合同上约定的日期还有多长时间?”
    我打开文件夹翻出那份文档,就着黄澄澄的路灯的光看了一眼。
    “三天。”我说。
    “来不及重新请人来进行审核了。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他停了下咽了一口口水,“一条是照付违约金,并宣布破产,另一条是……”他又咽了一口口水,“由你自己测试然后直接上传平台。”
    “那帮审查员不会答应的。”我说。
    “不答应是以后的事。先把眼下这关过去。”
    “平台那帮人要是不收怎么办?”
    “那就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收,我们就宣布破产。给那些顾客的延迟发售补偿他们得自己赔。我们一个子儿也没有,他们难不成还真想把我们送到号子里。除了我们,没有人愿意给他们20%的折扣,外加每部作品30%的抽成。许可的事儿,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和审查部门交涉。”
    “可是……”我还想说点什么。他挂了电话,再打就只有嘟嘟嘟的忙音。我脱下外套,晚风吹在我身上,冷冰冰的,我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一身汗。


    收起回复
    2楼2019-09-06 20:00
      后续等改好了会陆续发上来我真的不想再改自己的渣作品了。。。自己都看不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06 20:04
        脉络挺清晰的,故事悬念也有,不过有些语句需要再加斟酌。


        比如这两句。



        这种搏动不会因为夜晚时间的流逝而减弱——夜晚时间


        我坐在出租车打着瞌睡,一个急刹车险些把我甩出去——我坐在出租车打着瞌睡


        收起回复
        4楼2019-09-06 20:07
          写的太好了,我完全没有这个水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07 21:18
            建议改好后直接SFW,退稿了再发到贴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7 22:06
              瘟疫爆发五天前 唐国刚 明珠小区保安
              现在是下午两点,我正在小区里巡逻。
              阳光温暖地洒在发黄的草坪上,今天是这个城市少有的没有阴霾的好天气。这附近没有什么人。我忽然听到咯咯的笑声,然后有一个小孩子从树丛中钻出来,笑着跑开去。真是美好的一天。
              我听到了一阵嗡嗡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是一架无人机,刚刚从一幢住宅楼的窗边缓缓降下来,从我的头顶上方掠过。小区内部是不允许这种东西飞行的。我小跑着跟上那台无人机,想找到是谁在操作这玩意儿。
              那架机器一直向前飞着,直到它飞到一排灌木的上方。它开始下落,最后消失了在灌木丛的后面。我绕过树丛,看到一个金发的人正蹲在那里,正在一台笔记本电脑上输入什么。
              “你在干什么?”我喊道。他看见了我,立刻麻利地收拾好电脑,抱起无人机,准备逃跑。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了回来:“这里不允许无人机飞行,你知道吗?”
              他转过脸,高鼻梁蓝眼睛,原来是一个外国人。
              “对不起。”他用蹩脚的中文说道,转身就准备走。
              “慢着!”我夺过他怀里抱着的无人机,将一条机械臂扳起来,指着上面那个东西说:”这好像是一台摄相机吧。你都拍了些什么,?”
              “这是个人隐私。”他含糊地说。
              “那么,”我掏出了手机,“你是要让我看看你到底拍了些什么东西?还是我来叫治安人员?”他犹豫了一会,将笔记本电脑从包里掏出来,交给我。我打开他的电脑,那是些女子洗澡的图片,近距离拍摄的内衣裤,还有一些其它的龌龊的东西。
              “我必须报告了。”我说。
              在治安局里,我作为主要证人供述了那个外国人所干的龌龊事,然后就站在旁边想看看他怎么为自己辩护。
              一位治安管理员指着他的电脑:“你为什么要拍这些东西?”
              “等我到法庭上,一定要起诉你们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他嘴里嘟哝着。
              那位治安管理员没有理睬他,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要拍这些东西?”
              “这是为了帮助维护你们社会的稳定。”他说,“如果一个人在家策划犯罪,你们如何能够预见呢,我需要通过拍照来观察这些人在家中的行动。如果有可疑情况的话,我就会报警。难道你不觉得在犯罪萌芽之前就扼杀它是一件很好的行为吗?“”
              我笑了,警察也忍不住笑了,不过他立刻恢复了严肃的表情,说,:“请不要岔开话题,如果你想要监视犯罪分子的话,用不着拍这么多内衣裤和女人。”
              “这是个人的情趣品味的问题。你们怎么可以如此明目张胆地侵犯一个人的隐私权。”
              “嗯,似乎是你先侵犯了我们国家多个公民的隐私权。”
              “那是为了你们社会的稳定。我是一个热爱这个国家的人。虽然我不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但我仍想为他的安定和繁荣出一份力。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一个好心肠的人。哦,你们这些人真是太残忍,太野蛮了。我对这个国家真失望!”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不知道这场闹剧会持续多久。于是我问旁边一位陪同的治安管理员我可不可以走了。
              “是的。”他说,“如果还需要您,我们会给您打电话的。”

              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了,太阳像一个血红的苹果一样挂在天边。我坐在值班室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这时候我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站起来,打开了门,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门口,喘得直不起腰来。
              “帮帮我!”他用力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挣脱了他的一双像钳子一样的手:“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我觉得我同事可能出事了!”他说,“帮帮我,只有你们物业有他的屋子的钥匙。我们得赶快了!”
              “慢着,慢着,”我说,“物业的钥匙可不是随便能什么人的都用的,请出示你的身份证。如果真的有紧急情况,联系治安人员会更稳妥一些。”
              “请相信我!”他叫道,“等治安人员来了可能就来不及了!”
              我看着他那张因为紧张而充血发红的脸,决定相信他。
              我和他一起跑上楼,到了那个人所说的同事的门口。我感觉很不对劲,门后传出来“呼噜呼噜”的声音。我掏出了钥匙:“开门吧。”
              他往后退两步:“不,你来开。”
              我脊背上有点冒汗,这不是因为害怕。我说:“他不是你的同事吗?应该由你来去确认他的情况。”
              我把钥匙硬塞给他,不想他却把钥匙丢在地上吼叫道:“你们物业是干什么的,啊?你们不是应该为我们服务吗?现在叫你开个门怎么这么难呢?快点开就是了!”
              说实在的,我现在真想给他的脸颊一边来上一拳,让他滚下楼去。这个怂包。但我还是捡起了钥匙,将它插到锁孔里,我的手有点抖,插了好几次才插进去。
              “呼噜呼噜”的声音越发地响了。我转动钥匙,“锵”的一声响。锁开了。我准备拉开门,结果门却嘭地一下弹开了,门边撞上了我的额头,我向后踉跄地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一个面目狰狞的人从门里扑出来压在我身上,龇着牙想咬我的喉咙,我用胳膊抵住他的脖子,想要叫那个家伙帮帮忙,却看见他正在向楼下跑去。
              “救命!”我喊道。


              回复
              7楼2019-09-12 00:2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