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18,472贴子:61,972

第两百三十二话 漫长的路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回复
1楼2019-09-06 12:50
    路途遥远,道路曲折,已经连兽道都谈不上了,有时甚至直接断绝,尽管如此,道路仍在那里。
    头晕目眩,浑浑噩噩走过的路程。虽然是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但还是很让我吃惊。如果这是什么节目的话,肯定不会有观众来看这样一个愚蠢的演员的。
    喉咙干涸,手脚疲惫。然后,现在,我确实就在那条路的尽头。
    ——五秒过去了。周围失去了战场特有的喧嚣,只剩时间停止似的寂静。
    左肩,不、左半身都变得麻木了。血液像是追求自由似的从身体里涌出,向四周飞散,弄脏了天空。已经因战场上的各种气味失去功效的鼻子抽动着。
    双眼不住地痉挛,积存于肺部深处的空气,一口气从嘴中流出。瞬间,整只左臂都感到疼痛。
    让我的左肩,让肉层断裂的,理查德•帕米莉斯的黑剑闪耀着。止不住的血潮,狂暴地从肩头涌出,简直就是临终时的景象。这么过分的样子,简直无法接受这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不过,即便如此,一定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吧。
    本来的话,那把黑剑放出的一击,应该会刺穿我的心脏,肌肉的抵抗像没有一样,肩骨什么的会轻易折断,应该会切开我的半身才对。
    对手是理查德•帕米莉斯,我阴险毒辣的老师。那种程度的事,一定会如呼吸般轻松做到。所以,之所以不能实现,是因为有无法做到的理由。
    在红黑色的视野中,紫电闪闪发亮,仿佛在炫耀自己的身姿。
    宝剑、刻有英雄杀手字样的剑,撕裂了理查德•帕米莉斯的肠子。好像完全切开了他的左腹似的。
    血块从理查德•帕米莉斯的侧腹上滚落,发出了令人厌恶的声响。我眯起眼睛。
    “这还是第一次用剑碰到老爷子吧?真是相当遥远的路程啊。”
    一边吐出从嘴里溢出的血液,一边说到。不可思议的是,左肩明明被重创了,身体却还能动,也没有力量从四肢中流失的迹象,岂止如此,甚至觉得更有活力了。


    回复
    2楼2019-09-06 12:51
      眼前那张刻着深深的皱纹的脸斜视着我,以与年龄相称的速度缓缓开口。
      “——精灵的诅咒,还有魔力的术式吗?走在愚蠢的道路上啊。”
      理查德•帕米莉斯的这句话指的是什么,我搞不太清楚。但在某种程度上我能够理解。
      一般来说,人类的身体无论注入怎样坚定地意志,再如何竭尽全力,如果受到能威胁到生命的一击,肉体就会在那个场合变得僵硬。
      就算是赌上性命发誓定要斩杀的敌人,如果自己的身体受到严重的威胁,手脚就会**,思考和意志都会被吹跑,当然会无法继续攻击。
      事实上,本应挖出我的心脏的理查德•帕米莉斯的一击,也因为受到了宝剑的斩击而变成击中了我的肩膀。
      明明如此。但我在左肩受到黑剑的强击后,仍向理查德•帕米莉斯挥出了剑,岂止如此,现在,本应失去力量的左手仍紧握着宝剑。
      很明显,有什么不对劲。像是世界之理崩塌了一样。
      原来如此,如果说这是精灵的诅咒,是魔力的术式的话,也许确实是那样。毕竟我不能说完全没有那样的体验。
      瞳孔变得僵硬,感受着从嘴角垂下的血液,强行移动身体,拔出宝剑,有一种讨厌的感觉在手边蔓延。同时,理查德•帕米莉斯也从我的肩上抽出了黑剑。
      双方的血再次飞散,污染了大地。眼前那满是皱纹的嘴唇,呻吟着。


      回复
      3楼2019-09-06 12:51
        周围被奇妙的寂静笼罩着。无论是大圣堂士兵还是纹章教士兵,都吞咽着唾液,眨着眼睛的样子。
        “你对我有恩,我会让你死得很轻松的。”
        不顾流着血的左肩,以右手举起剑说道。
        理查德•帕米莉斯应该已经没有挥动黑剑的余力了。尽管他还保持着强韧的肉体,但毫无疑问——他已经年老了。只是在战场上挥动剑,体力就会削减。
        而且,腹部也撕裂了。越是用力,身体就越是疼痛,已经不可能再自由行动了。因此,只要用剑贯穿他的头部就全部结束了。
        尽管如此,他却露出一副狡猾却丝毫不显疲惫的样子,冷笑着说:
        “你啊,还有那家伙,为什么到我门下来的家伙尽是些笨蛋啊。一点美学的碎片都没能掌握呢。”
        一边用手按住肚子,一边吐出话来。一瞬间,想到这句话的意义,我的面部扭曲了。
        下一个瞬间。之前周围失去的蛮声,突然从敌军本阵响起。毫无疑问,那是聚集在一起的士兵们开始突击的信号。那就是军队的脉动,而且那道声音满溢着生气,肯定是一批生力军。
        现在这种时候,发出这种声音的士兵,不可能是本军。
        伏兵。虽然不知道此时指挥大圣堂军的是谁,但那人选择了让伏兵冒头,目的应该是把理查德•帕米莉斯救出这种窘境。


        回复
        4楼2019-09-06 12:51
          但是,怎么可能?
          我和理查德•帕米莉斯之间的攻防应该是在瞬间完成的。我不认为这个世上存在不只是瞬间察觉到那个状况,还能立刻做出投入伏兵这种决断的人。
          除了眼前的老将军以外,还有能像这样调动士兵的人存在吗?这样一想,还是觉得只是偶然投下伏兵比较好,不然也太吓人了。
          像是被伏兵的怒吼所影响,呆呆地看着我与理查德•帕米莉斯之间攻防的双方士兵们重新取回了时间。
          但是,现在,敌方士兵还产生了因将军负伤而产生的动摇。我方达到了目的,现在可以去和本军汇合了。
          面对手持黑剑弯着身子的老师,我眯着眼睛。一瞬间,思绪纷飞。嘴角扭曲着说道:
          “这次是我赢了,老爷子——”
          仿佛是以前在酒馆中交谈时的口吻。
          “是我让给你的,臭小鬼。”
          这样说着。“伤口应该很疼吧,”理查德,不,老爷子把腰间的酒扔给了我。我轻轻耸了耸肩,说了声谢谢。
          然后,我的声音响彻战场。
          ——目的已经达成,去与本军会合,好好活下去。


          回复
          5楼2019-09-06 12:52
            为大佬顶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6 13:11
              老父亲还是顶啊,我以为都必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06 13:20
                汉化牛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6 13: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6 13:57
                    莫名感觉有点温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9-06 16:08
                      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06 19:29
                        老爷子不吃便当啊,那以后肯定要投过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9-06 23: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07 11:13
                            老爷子竟然没领便当!?看来这场仗还要打很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07 13:07
                              剛剛才互刺了一刀 下一刻又丟了瓶酒給對方 真的是相愛相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07 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