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18,481贴子:62,064

第两百三十话 大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回复
1楼2019-09-04 13:06
    在士兵,血液,人骨组成的漩涡中,刚迈出脚步就看到身旁士兵的头颅远离脖子而去,向前一步、再向前一步,每前进一步都会有人死去。这里就是那样最恶的地狱。
    所以呢?看到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向着这边靠近的时候,我好像感到了安心?
    看来我没做错。至少,我的所作所为出乎老爷子的意料。
    因为,如果全都在那个老爷子预料之中的话,他是绝对不会亲自露面的。只会在我们无法触及的什么地方皱起眉头罢了。
    但是,现在他出现在了战场的前线,这是战场上的状况超出老爷子预期的证据。太棒了。
    在被鲜血沾染的视线中,我张开嘴。感受到肺部正剧烈地跳动。
    “老爷子。脖子已经用好酒洗过了吗?”
    “尽说蠢话,我只会用酒洗肠胃。”
    马蹄声响起,大圣堂军让出一条通道,老爷子——敌将理查德现身了。灰色的铠甲在黄昏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闪亮。
    说实话,我还以为你到最后都不会露面呢。现在可算是把你拖出来了,接下来只要翻过这堵墙就好了。微微张开蜷缩的腿,眯起眼睛。
    “我会坚持到底的——理查德,不可能永远跪在你的熏陶之前。”
    没错,如果一直坚持老爷子的教导,我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只能在地上爬着,羡慕地看着某人。
    既然如此,就必须超越。只剩这一条路了。


    回复
    2楼2019-09-04 13:06
      把剑横在肩上,右脚向前伸。敌人还在马上,这边的剑不太容易够着。但是,还是有应对办法的。
      必须在这里杀掉理查德。将领的头颅掉下,仅此而已就可以让士兵的士气大幅度削减。顺利的话,说不定伏兵也会丧失其机能。如果纹章教想要迎接胜利,那么伏兵是绝对绕不开的一道坎,所以,有必要在这里让理查德的心脏停止运作。
      周围的大圣堂士兵们还软弱地架着枪的现在,应该就是杀死理查德的最好机会。
      在膝盖中积蓄力量,调整呼吸。脚后跟像被扯断了似的痛感涌来,我尽量抑制住那快要泄漏出来的痛苦的声音,狠狠地盯着他,计算着飞扑过去需要的时间。
      理查德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了,那副表情中好像蕴含着几分忧愁?
      “道路不再相交了吗?路易斯?”
      那并非是理查德平时很轻的,总是带有玩笑意味的声音。他那庄严而流畅的声音,大概是作为将军、作为被任命的大圣堂中人的声音吧。是我第一次听到的声音和语调。
      周围的空气变得紧张起来。“那就没有办法了”理查德继续说着。
      “——大罪人路易斯。以大教堂任命的十二代勇者理查德•帕米莉斯之名——你为大恶,你的罪孽已无法抹去。”
      理查德那沉闷的声音在周边响起。
      “士兵啊。正义与神的教诲就在我等剑下。毫不畏惧地去讨伐邪恶吧,证明我们是绝对的正义!”


      收起回复
      3楼2019-09-04 13:07
        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不妙,不是什么好的展开。倒不如说,糟糕。
        在理查德大声的号令下,大圣堂士兵的眼睛中,恢复了对信仰的热情。握住枪和战斧的手,不再像刚才那样软弱,意志变得坚定。
        然后,只要一句话,只要理查德下达命令,毫无疑问,大圣堂的士兵们即使舍弃生命也会向我们猛扑过来。现在他们还定在原地,只是因为他们之前被下令后撤。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如果现在周围的敌兵凭着这股气势挺起枪,突击部队的数十人一瞬间就会死光。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当然,我自己也是。
        向紧紧握住剑的双手注入力量,小声地对周围的士兵说。
        “请把生命托付给我,给我五秒的时间。”
        这就和让他们去死是一样的意思,就像是让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争取时间一样。真是任性,甚至让我产生了自我厌恶的话语。即使现在有人从背后用枪捅我,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甚至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好像完全被我的话语吞噬了一样,他们点了点头,举起长枪和剑来。无论是谁,身上都满是伤痕和污秽,包括我在内,没有一个人完整无损。
        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大家,包括我在内都甘心舍弃自己的生命呢?怎么也搞不明白。
        静静地调整呼吸。瞄准敌兵冲向这边的前一刻,理查德张大了嘴。
        “就在这里以人类的身份死去吧,路易斯——全军,取下大恶路易斯的首级。”
        士兵的咆哮和蛮声响彻战场。像是想加入他们似的,腿脚不住地抽动。但我的眼睛只捕捉着自己的老师,理查德一人。


        回复
        4楼2019-09-04 13:07
          在纹章教本阵的大帐篷中,圣女玛蒂娅压制住颤抖的指尖,张开嘴唇。眼前的传令兵已经疲惫不堪,眼看就要跪下了。
          “辛苦了,你应该好好休息,不允许回到前线——给他些水和吃的。”
          一边说着,一边命令眼中还寄宿着战场的疯狂的少年兵去休息。如果放任他不管的话,会举着那双痉挛的手再度回到战场的。
          看到少年兵和侍奉在一旁的士兵们离开了大帐篷,玛蒂娅牙齿不断碰撞的响声终于响起。仿佛脊背被点燃了般的感觉,使玛蒂娅的全身都在发烫。
          ——嗯,我早该知道的,因为你就是那样的人。
          少年兵带来的情报——简单地说明了前线的状况,传达了路易斯从现在开始打算去做怎样的事。真的只是、真的只是在单纯地传达状况,对这边的要求提也不提。这使玛蒂娅的心底燃起怒火。
          若是到了危难关头,向我求助不就行了吗?路易斯的态度简直就是在说:我自己来想办法。不是说过多少学会了依赖他人吗?还是说,除这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玛蒂娅心中浮现的不光是愤怒、愤慨等感情。惋惜和自我反省也从嘴中渗出。


          回复
          5楼2019-09-04 13:07
            考虑到他,考虑到路易斯的性质,我当然知道让他去最前线的话会发生什么。倘若发生危险,他一定会豁出性命的。我当然知道会有这种风险。
            尽管如此,对不得不将他置于前线的事实的惋惜使玛蒂娅的瞳孔变得扭曲。如果自己作为圣女更加成熟,竭尽全力的话,就不会给他太大的负担了吧?如果自己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就没有必要使他陷进危险之中了吧?
            啊,真是可惜。这一切都是自己力量不足所导致的,真的是太可惜了。
            而且,灼烧着玛蒂娅内心的,还有一股自我反省的念头。
            ——而且,我好像太宠他了?竟然允许了他一个人陷进死地的任性。
            玛蒂娅在路易斯奔赴战场时已经细致地做过吩咐了。特别是,绝对不要采取会失去生命的行动,如果断定是鲁莽的行动,撤退的选项一定要记在心里,这句话应该说过很多次。一边握着那双手,一边注视着那双眼睛,好几次好几次地说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违背了与自己的约定。玛蒂娅在心中为路易斯的安危感到焦躁的同时,难以言明的热度也在熏烤着内心,那似乎连玛蒂娅自己都无法处理。
            “安,果然我还是应该出现在战场上,把马带到这来。”
            决不能去战场,受到周围人这样强烈的反对,身处帐篷中的纹章教的心脏,圣女玛蒂娅。
            她那熟悉的声音响彻纹章教阵地。


            回复
            6楼2019-09-04 13: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4 13: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4 13: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04 13:37


                    回复
                    11楼2019-09-04 13: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04 14: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9-04 15: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04 15:23
                            战场形势已经在老爷子的预料中,那么唯一胜利办法就是狙击统帅、制造群龙无首的局面了


                            收起回复
                            15楼2019-09-04 15: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9-04 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