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吧 关注:123,656贴子:3,140,237
  • 15回复贴,共1

『爵迹TOP长文[《黎明挽歌》原著续写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阿漠的点图楼点的和自己指绘的封面镇


回复
1楼2019-09-01 10:20
    是大约两年前刚入坑最上头的时候写在纸上的了,决定改一改发出来
    不算非常标准的原著向啦,接旧版爵二,但是新版里有的设定比如三音一线会用到,但还是接的旧版所以部分剧情会和新版矛盾(顺便说一下我逻辑很差欢迎指出啊)
    无明确cp向(也可以理解为杂食向啦),有原创角色
    当时对人物理解不深,现在也没法大改所以可能ooc
    ***想过给每个人一个明确结局,所以为了把故事圆回来前期有主要角色领盒饭注意
    ***欢迎毒评!!!很菜所以非常喜欢被提建议!


    回复
    2楼2019-09-01 11:34
      哦对说一下是不定时更新
      把自己儿子女儿的图放一下

      i


      回复
      3楼2019-09-01 12:04
        第一章 再会
        【三年前】
        【西之亚斯兰帝国.雷恩海域.永生岛残骸】
        当漆拉涉足这片岛屿残骸时,距离那场摧毁永生岛的战役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很难相信这座岛屿在西流尔身死后居然还能保留下四分之一的碎石露出水面。也很难相信在经历了如此剧烈的魂力波动后,岛中央的闯入者居然还留有一丝气息。
        漆拉感应着正下方的魂力,故人仍在沉睡,感应不到任何一丝波动。
        他不禁露出无奈的苦笑,尽管依然不太明白吉尔伽美什为什么最后舍弃了逃离【囚禁之地】的机会,不过他愿意相信他一回。
        漆拉踏上一块露出水面的巨石,凝望着岛中央沉睡这的银尘。他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原先是8浅银色的长袍却已被白色草丝撕扯破烂,几乎完全染上了干涸的血迹。
        漆拉缓步走到他身边,叹了口气。好吧,或许他之前的推测都错了,他从未想过魂术世界新一次变革会来的如此之快。即将到来的时代,注定无人能够幸免。
        金色魂力在碎石间流淌,在银尘身边交织成光门。
        穿行与黑夜与白昼见的隐者,终究重新站在惨白色的曙光间。
        【西之亚斯兰帝国.帝都格兰尔特.心脏地底】
        几乎完全封闭的空间中弥漫着伤口腐烂的恶臭以及鲜血的腥甜,混合出一种令人作呕的气味。
        莲泉在冰冷的石质地板上醒来。只觉得头有些晕眩,耳中传来间断的蜂鸣,除此之外,她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连简单的擦伤也早已愈合。
        墙角燃着快要熄灭的烛火,照亮墙上一小片浮雕花纹。她发觉自己身处心脏地底,看不见阳光,自然也无法判断时间。她不清楚距离修川地藏将自己带离尤图尔遗迹究竟过了多久,银尘是否成功唤醒吉尔伽美什,也无从得知
        莲泉试着使用简单的魂术,却发现自己体内根本没有可供使用的魂力,身边的黄金魂雾也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使她打开了房门,也绝不可能在整个心脏地底的白银使者监控下逃离。
        依靠着的墙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动,莲泉把手贴在墙壁上。却惊恐地发现墙那边感应不到任何一丝魂力,就好像墙那边的人早已丧失所有灵魂回路,亦或者,早于死去。
        “鬼山莲泉?”她听见有人在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声音嘶哑而含糊,带着难以掩饰的倦意。贴到墙边,发现声音源自墙角一个手掌大小的破洞。凑近望去却只看到一片黑暗,一股更浓烈的血腥味铺面而来。
        “我是神音”,莲泉一愣,难以相信几天前挥舞长鞭追杀自己的二度使徒,竟也和自己落得同等地步。
        神音的手从破洞里伸出来,“你和我不一样的,很快就会有人来带走你,然后,然后……”
        莲泉隐约觉得她似乎知道些什么,握住她的手。神音原白皙光滑的手背布满了细小狭长的伤口,皮肤似乎沿着某种纹路裂开,一次又一次开裂流血
        冰冷的宝石落入莲泉手心,沾染了依然温热的血迹。
        莲泉认出那串蓝宝石制成的手链。她不太明白神音为什么要把这串手链交给她。神音的手很快就缩了回去。莲泉还想再问些什么,墙的另一边却再无一丝声响。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嘈杂的足音,混杂着打斗碰撞的声响。随后,坚硬的石门表面突然凝结出冰层,随着魂力汹涌,石门应声而碎。炸裂成无数透着寒气的碎块。
        神音的话应验了,下一个瞬间,漆拉的手轻搭在莲泉肩头。
        空气里绽开巨大的的弦音,两人的身影化为一闪而过的金色光芒,消失不见。
        【西之亚斯兰帝国.隐山宫】
        神音和霓虹毫无征兆地失踪了。
        特蕾雅起先只以为白银祭司下达了紧急红讯,直到 三天后,她才惊觉自己再也感知不到霓虹的魂力,两人间的灵犀早已被斩断。
        鬼山缝魂,西流尔,霓虹,神音……
        从永生岛的海战起,甚至更早,亚斯兰的王爵使徒已开始一个接一个悄然消失,在棋盘上留下一片片骇人的空白。
        白银祭司已开始行动,即使比她预想的要早一些,特蕾雅却并不为之恐惧,甚是,有一丝兴奋。
        她预感到,即将到来的浩劫不再是简单的小小漩涡,而是一场巨大的,足矣翻天覆地的海啸。届时,无人能幸免于难。










        回复
        5楼2019-09-01 12:09

          第二章 年少
          【西之亚斯兰帝国.帝都格兰尔特.心脏】
          格兰尔特又下了一场雨。
          麒零趴在雕刻花纹的窗沿边,看着窗外的雨点敲打在玻璃窗上,随后慢慢滑落,汇在窗框下方,很快便模糊了窗外的景色。
          幽花轻声走到他身边,她早已换下了使徒的衣服,特质的长裙拖到脚踝。柔软绸缎绣成的袖口盖在手背上,总有些不习惯。但想到总有一天要适应,还是抑制住了把袖子拉上去的愿望。
          “麒零,”直到幽花叫他的名字,少年才回神来,“家族里很快就会把我们接回去了”
          “嗯”麒零轻声应着,依然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你说…等我们回了雷恩,银尘会在那里找我吗?”
          少年的声音很轻,甚至像是在自言自语。幽花没有回音,目光却不由自主的低垂了下来。
          傍晚,载着两人的马车抵达雷恩。
          落日的余辉在郡王府高大的城堡上投下暖黄色的光芒,周围的建筑与之相比都显得极为渺小,只能在影子里仰视墙面上雕刻的巨鹰纹饰。却也因此,这座雷恩城中仅有的华美建筑独自耸立,有了几分拒人千里的淡漠感。
          “那……那我回驿站了,说不定银尘还在那里等我呢”
          “如果你没有找到他怎么办”
          “那我就换个地方继续找,他是我的王爵啊,总有一天会找到他的。”少年清澈的双眸在余晖下闪着光,他强行向幽花挤出一个微笑,目光却有几分藏不住的倦意。他显然忘了自己已成为新任七度王爵,银尘此刻生死未卜的事实。
          幽花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她看着麒零转过身,同自己挥手作别,随后一步一步缓缓走远。
          麒零的影子被拖的很长,幽花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楚,有这么一瞬间,她好像真的在他身上看到七度王爵的影子。
          曾经无忧无虑的少年,终将被黑暗侵染。
          ——无人幸免,无人可依,他们身不由己。
          【西之亚斯兰帝国.雷恩城.郡王府】
          深夜的雷恩城寂静地令人感到陌生,特别是从郡王府这样的高处俯望,曾经喧闹的街市此刻没有一盏灯火亮起。在这样的无月之夜,黯淡的天光在每一条街道上投下层层叠叠的阴影,交汇成模糊的深色色块。
          除了遥远的海边传来有规律的涛声,雷恩城里几乎没有一点声响。用有些夸张的语言描述,这几乎像是一座死城。
          无边黑暗里突然亮起一盏灯,仅有的光芒来自郡王府高处的窗洞。
          幽花并没有睡着,她趴在窗边,望着满城暮色。心里突然有些空落落的,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自己向侍女询问父母的下落,却被告知自己永远也不可能见到他们的时候。
          房间被翻的有些凌乱,架子被随意推到在一边,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物品散落在地上。若是在平时,幽花定会第一时间叫仆人来收拾。但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或许再也不会回来。
          墙角立着半人高的皮箱,塞满了一些必备的东西。
          幽花最后转过身,最后一次环视这间陪伴自己十六年的房间。她记得这里的每一块墙上的雕刻花纹,角落里香笼中的香料萦绕着淡淡的香气,那是她最喜欢的雪灵花气息。
          她望着那些熟悉的陈设出神,脚步不由地停下了,但最终还是转身踏上了窗棂。
          对家族的反感早已大过一切,永生岛一战后,家族内大多数成员都支持依附于白银祭司。她是曾经的六度使徒,反叛王爵西流尔的女儿。若不是未能找到合适的理由,幽花甚至相信他们会义无反顾地把自己的尸首交给白银祭司。
          郡王府的高墙上突然凭空生长出几根冰棱,金发的少女踏着它晶莹的锋芒,快速跃下高塔。束发的缎带被风吹落,她金色的头发被疾风吹扬,她穿着素白色的戎装,如同一朵生长于黑夜的花蕾,孱弱的花瓣在风中悄然绽放。
          她不想再涉足什么权利纷争,她清楚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去与长夜抗争。她所期望的仅仅只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足以让她静候黎明。
          少女站在高处俯望,此刻房屋的影子同黑夜化为一体,她孤独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黑暗里看不见前路,亦看不见归途。
          白色的身影无声地落地。等到几小时后,女侍看到空无一人的凌乱房间时,尊贵的雷恩城郡主天束幽花早已消失在错综复杂的街巷中。
          【西之亚斯兰帝国,路德西亚镇】
          在亚斯兰偌大的国土上,坐落于深渊回廊的路德西亚的小镇并称不上出名。仅有的旅人也是为了去深渊回廊外部捕捉魂兽而匆匆路过。但这并不影响镇上的人们安逸平静地生活。一个在地图上几乎只能看到名字的小镇,便靠着自给自足建立山峦绿林中。
          同福泽不同,路德西亚镇与魂术界仍有联系。一小部分人觉醒了魂力,学会使用一些简单的魂术。
          ——雨洛便是这极小部分中的一员。
          如果此时有人从高处俯望,定会看到穿着围裙的少女踩着屋脊处凹凸不平的砖块,手里抱着沾了油渍的纸袋,避开人们的视线在屋顶飞奔。
          脚下的房间传来厨师愤怒的低吼。
          雨洛是镇上厨师的学徒,她较早觉醒了魂力,平日里也会跟着学些简单的魂术。她并不算天赋秉异,充其量也就和镇上以往那些魂术师一样,每天就在厨房里打打下手,兴致来了就用魂术把水桶里的水一下子结成冰花,然后看着它一点点融化。
          她跑到镇西边的破屋旁,那里早就聚集了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孩子。雨洛把纸袋放在地上,一股新出炉的面包香气瞬间弥漫开
          “我说,你们再让我帮忙偷面包,要找个人帮我掩护啊”雨洛说着,坐到他们中间。
          ——雨洛很少思考未来,她一直以为自己会这样长大,继承厨师的小店。又或者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魂术师,离开小镇,去到亚斯兰的其他地方游历,亲眼见到那些她当时向往过的城镇。

          【西之亚斯兰帝国.深渊回廊】
          “莲泉,我们要用鲜血擦拭荣耀,永远效忠于白银祭司”
          ——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如今,究竟何为使命?何为荣耀?
          即使隔着大半个深渊回廊,依然能听到震耳欲聋的咆哮低吼。巨大的黑色阴影笼罩在颤抖的地面上,那是无数魂兽庞大的身躯投下的影子。
          这是路德西亚经历过的最大一场魂兽暴动。 原先几缕微弱的魂力,如今完全没在魂雾的漩涡中。
          莲泉把手贴在木屋的玻璃上,这并不是她见过最大的一场魂兽暴动,自使徒时期起,她早已能在杂乱无章的魂力中保持镇定。
          她感知着暴动魂兽的规模数量,如果现在赶过去,兴许还来得及……
          “莲泉,”漆拉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你已经不是五度王爵了。”
          漆拉的目光平静,似乎对这样的事情漠不关心。语气里没有太强的否定,立场却早已鲜明。
          莲泉这才想起自己早已不是名义上的王爵,不再需要永远心怀天下,孑然济世。
          ——那这样又谈何荣耀?谈何使命?
          她最后做出了决定,漆拉目送她离开,没有阻拦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身份无关”
          【西之亚斯兰帝国.路德西亚镇】
          漆拉没有到达过这座小镇,无法利用棋子直接传送。亲眼见到路德西亚镇时,才发现情况比她预想的要严峻的多。
          入口的木牌路标碎裂成几块,莲泉望着面前比自己高出三倍的巨型魂兽, 蹙禁了眉。
          莲泉的瞳孔里闪过金色的光芒,金色刻纹自她脚下向镇内蜿蜒,驱兽之阵的光芒渐渐覆盖了满目疮痍的小镇。莲泉控制着几十头暴动魂兽,镇内传出沉重的脚步声,地面再次开始颤抖。
          随后,无数头双眸闪着金色光芒的高等级魂兽嘶吼 着冲出镇内,从莲泉身边掠过,庞大的身影再次没入参天巨树间。
          无形的魂力汇成疾风,近处的树木枝叶无不喧哗作响。
          莲泉站在扬起的尘土间,衣袍翻飞涌起,声色漠然,手臂上暴涨的金色刻纹在混浊的空气里汇成刺眼的金光。
          等到最后一只魂兽躲进深渊回廊,原先汹涌的魂力重归平静,莲泉才收回驱兽之阵,抬起头。
          ——她果然还是来晚了。
          街道两旁的房屋无一例外倒塌成了土石的碎块。一些残垣断壁上依然残留着魂兽留下的痕迹。
          几名魂术师的尸体倒在地上,四周零散着破碎的冰棱,此刻渐渐消融于鲜血中。
          莲泉沿着街道望里走,随处可见那些几米高的冰刺洞穿曾经坚固的房顶砖墙。所有魂兽离开后,这里显得极为寂静,她听不到任何呼救或是呻吟。一整座路德西亚镇内似乎只剩下她的足音。
          ——或许,这里早已无人幸存。
          很快这种想法就被推翻了,一缕微弱的魂力被莲泉捕捉,有人活下来了。
          莲泉在破碎的砖瓦间向着那一缕魂力的方向奔跑, 她感觉这缕魂力正在飞速消散,几乎弱不可闻了。
          当她走进倒塌了一半的房屋,拉开墙角快被长着利爪的魂兽抓破了的柜门,看到了蜷缩在柜子里,失去意识奄奄一息的雨洛。
          她的右臂自手肘至手腕被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殷红的血迹染红了粗布的衣襟。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除此之外,她的身上竟没有任何细小的伤口。
          莲泉这才发现,她右臂的血肉隐约透着几缕金色的刻纹,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魂力缓缓愈合着伤口。
          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出于本能利用最后一丝残存的魂力仍能愈合伤口。这在没有永生回路的魂术师中,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个绝无仅有的奇迹。
          莲泉望着她禁闭的双眸,蹙禁了眉。
          【西之亚斯兰帝国.深渊回廊】
          漆拉早就料到莲泉会前往路德西亚,以她的性格,绝不会放任一场规模如此巨大的魂兽暴动不顾。但此刻,她做出的决定还是让他感到意外。
          他看了看莲泉抱着的少女,“她是谁”
          “我的使徒”





          回复
          6楼2019-09-01 12:10
            先把码好的正文发上来


            回复
            7楼2019-09-01 12: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1 14:32
                写不错,想问一下主角是谁,我是比较喜欢主角麒零的,看正版估计是等不到了。同人也没见几个写麒零的,更别说他的结局了。无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1 20:49
                  我只想知道银尘还会活过来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01 21:57
                    想看吉漆cp和银零银cp求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9-01 22:09
                      哇哦新坑 加油~


                      回复
                      12楼2019-09-02 10:09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04 09:45
                          大大继续,别弃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9-09-14 12:14
                            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17 21:33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20 01: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27 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