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吧 关注:62,430贴子:664,331

«大将军宠妻日常»贺龄音 武铮 全文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将军宠妻日常»贺龄音 武铮 全文阅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31 13:39
    要的扣5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31 13:39
      +胃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31 13:39
        z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31 13:40
          z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31 13:40
            z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31 13:40
              秒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31 13:40
                而方才下去查看情况的纪嬷嬷正在一片刀光剑影中抱头乱窜,因为慌张而找不着北。
                  
                  “嬷嬷,快上马车!”贺龄音不会驾车,只好伏在车窗上,焦急地朝纪嬷嬷大喊,提醒她马车方向。
                  
                  “贺三,回去驾车,带她们先走!”贺叔大喝一声。
                  
                  这时候,马儿不知被谁往马肚上划了一剑,因为吃痛而拔足狂奔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31 13:42
                  贺龄音顿时被摔回车内。
                    
                    “救、救命……”她被摔得七荤八素的。
                    
                    吃痛的马儿奔得极快,车内颠簸得不行,贺龄音数次尝试起身,都以摔倒告终。
                    
                    在这片颠簸混沌中,她忽然注意到了还没来得及交给纪嬷嬷的路线图。
                    
                    因为刚才的混乱,她竟没注意到路线图已经从她手中脱出,此时因为马儿飞奔而带来的疾风,快要飘出窗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31 13:42
                    贺龄音一惊,连忙拼了全身的劲儿扑了过去,将路线图够了回来,一把揣进怀里。
                      
                      她也因此又摔到了地上,摔得膝盖发疼。
                      
                      “呜……”贺龄音悲泣了起来,终于决定不挣扎了,乖乖贴着地,尽量蜷缩起身子,以免被摔上摔下。
                      
                      她一贯娇养在家,何曾遇到过这种情况,方才一连串事件发生得太突然,她还未回神,现下回过神来了,心里登时害怕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31 13:42
                      这马儿不知奔向何方,也不知何时停下……谁来救救她?
                        
                        还有贺叔、纪嬷嬷他们,眼下可安好?
                        
                        在一片颠簸磕碰中,贺龄音渐渐红了眼圈。
                        
                        ……今日恐怕就是她的死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31 13:43
                        忽然,凌空传来一串“唰唰”之声!
                          
                          贺龄音不由自主地向声音方向望去,便惊诧地看到一侧的车帘已经变成了碎片,窗扇也不知所踪。
                          
                          她所坐的马车宽敞,窗子也大,窗扇全部打开就跟车门差不多了。平时为了方便看向窗外,因此窗扇总是开着一半,帘子倒是全拉上的。
                          
                          此时帘子也没了,便全然敞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31 13:43
                          透过敞开的车窗看向外面,四周尽是高大的树木,目之所及皆笼着一层灰白的薄雾,看上去诡异极了。
                            
                            而在这一片薄雾林里,竟有一个高大精壮的男人执着剑骑着马追在她的马车后面……
                            
                            贺龄音登时吓得心口直跳。
                            
                            因为隔着薄雾,所以她看不清这个男人的样貌,但是她可以确定,这人绝不是她贺府之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31 13:43
                            难道是劫匪?
                              
                              这念头一出,贺龄音立刻打了个寒颤。
                              
                              这时,男人已经追平了马车,在毫无阻隔的车窗外朝她道:“手给我!”
                              
                              一双骨节分明,看着厚实有力的大手朝她伸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31 13:43
                              贺龄音害怕得浑身抖了起来,在生死面前,那些男女授受不亲的繁文缛节自然可以尽数抛开,但眼下的问题是……如果他是劫匪,那么自己伸出手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那她宁可被马车拖去不可预知的地方……
                                
                                “你、你是谁?”因此,她不但没有伸手,反而缩着脑袋,战战兢兢地询问男人的身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31 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