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酉本吧 关注:802贴子:1,153
  • 2回复贴,共1

癸酉本:“宝玉不读书”之文化叩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引子】潘重规先生只看到半部《红楼梦》,就指出这是“反清复明”之作,这已经让所谓“曹学”难望项背。但相较之下,《癸酉本石头记》的读者们实实在在的几乎看到了全本《红楼梦》,然而在思想见地上,却少有人突破潘重规先生的眼光局限,依然只看到了“反清复明”,甚至于书中不是“反清复明”的内容,也要往上生搬硬靠,也要硬解释成“反清复明”,种种怪相着实是令人瞠目结舌、哑然失笑。
如此盲从跟风,最令人遗憾的后果,还是掩盖曲解了原书中的许多最重要情节,以及作者的最重要思想,真可谓是到底没能解开作者的“其中味”!
之前本人已有些许重读红楼后28回之文,此文就再说一说同样最重要、却总被曲解的另一个情节:“宝玉不读书”。
【再说“宝玉不读书”】:
宝玉不读书,是贾宝玉的重要思想性格,然而这也难逃某些人片面的“反清复明”性质的解读与绑架。这些人认为,宝玉不读书是隐喻“不仕清的气节”。这既是出于他们可敬的民族信念,也是出于他们淡漠、无知的文化意识,真是让人难以评价。宝玉不读书的最真实、最深刻意义,就是宝玉自己所言:“我早说过八股文贻害不浅”!是的,宝玉不读书,就是在反八股文。反八股文,意义已经实然重大!不但清末民国的知识分子对此有着强烈认识,明末救亡思想家顾炎武就已经在极为强烈的批判八股文:
“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才,有甚于咸阳之郊所坑者四百六十余人也。”——顾炎武《日知录卷十六》


顾炎武像
某些人认识不足,或许会疑问:《红楼梦癸酉本》是明亡之际,作者提八股文何益?
实际上八股文,是最重要的文化思想问题,涉及到人的人生根本问题,也就根本上是存亡问题。《红楼梦癸酉本》作者在明亡之际,偏偏写下宝玉在“反八股”与“救天下”之间的思想挣扎,乃至最后写出了在“悬崖撒手”与“大仁大义”之间的巨大鸿沟,真可谓一大文化叩问、一大文化悬案、一大欲求超脱之心路。这非但不是“不重要”,还要过度解释成“气节”;反而是尤其难得、尤其可贵的如椽巨笔!这正是作者在“人生的绝望”与“天下的绝望”之间苦苦寻求答案的真知灼见!!
宝玉对黛玉是,“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宝玉对宝钗是,“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这既是宝玉的“知己观”,更是宝玉的“文化观”、“存亡观”。这是在“大仁大义”与“国贼禄鬼”之间的信仰发现。《红楼梦癸酉本》反思明亡,但究竟何以能为文学?它不但情节为奇,思想立意更是天下之奇。这一切,来自于历史,实高于历史,岂可不说!难以尽诉。
之前曾赞慕颦卿,如今再重说玉兄。恐某些“历史影射解读”将作者痴心埋没,不得不扫雪相拾,但求现世以无瑕。


回复
1楼2019-08-27 18:27
    高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0-03 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