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18,494贴子:62,190

第两百二十话 手中所握之物是为觉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回复
1楼2019-08-25 13:09
    紫电般的光辉,在战场上描绘出一条线。那条线伴随着令人厌恶的声音将敌兵的脖子折断。
    与此同时,右臂有一种摩擦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强行挥动的缘故吧,有几条筋被撕裂的感觉。
    尽管如此,还是尽可能保证呼吸的平静,竖起剑身。宛如要与涌上来的波浪为敌似的,敌兵一边大喊大叫着一边向这边跑来。
    饶了我吧。这种招待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喘着气让紫电再度奔腾。剑身触碰到的铁盔发出轰鸣声,从顶点裂开。
    身体状况好得出奇。挥舞着剑的手臂描绘出完全不像自己能做到的纤细的轨道。过去的时候无法挥出的一闪,现在每次挥动手臂的时候都会映在瞳孔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心脏有力地跳动着。甚至连怀疑都产生了——眼前的事情真的是我所能办到的吗?
    怎么说好呢?至今为止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完成的事情,现在已经用手搭在了上面——确实有那样的感觉。心脏再次强烈地跳动。
    尽管如此,敌阵还是很遥远。
    一边勒紧马的缰绳,一边向前看。还看不到敌人的本阵,面前只有成群结队的敌人。敌兵都举枪观望着这边的情况,大概是在窥探适合突击的间隙吧。
    在气势汹汹地挥剑之后的间隙,马蹄停住的间隙。那是任何人都一定会捕捉到的,趁那些机会用枪剔出肉来,敌兵以那为目标举起盾牌和枪,窥视着这边的情况。
    状况不太妙啊。
    不管现在多么顺利,只要继续行动的话,当然会气喘吁吁,内脏会像被勒紧了一样诉说着痛感。虽说骑着马,但却是在战场上奔驰,仅凭这一点就足够消磨体力和精力了。到敌兵忍不住为止一直重复突击实在是太勉强了。


    回复
    2楼2019-08-25 13:09
      如果不是像卡丽娅那样全身都是胆的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从这一点来看她无疑是特别的。
      因此,为了得到周围援助的话,不作为小部队突击会比较好?
      “不会掉下来吧,芙拉朵?”
      一边看着在视野边缘摇曳的黑发,一边这样问道。从背后传来洋溢着笑意的声音,看来是没什么问题。
      “当然不会啊。什么呀,你觉得我是那么麻烦的女人吗?”
      虽然说法略有不满,但声音却并非如此。这大概是芙拉朵式的笑话吧,同时,也是暗号。
      像要抱住我的肩膀似的,芙拉朵的手伸长了。其指尖上无疑凝聚着魔力的色彩。被凝结起来的魔力块没有波动,只是安静地待在芙拉朵的指尖。膨胀前一瞬的寂静,就在那里。
      听到了周围敌兵喘息的声音,本应向这边跑来的脚步此刻有点畏缩。是从那位少女纤细的手指上感到了威胁么?
      芙拉朵平静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
      “——天盖于此处颠覆。”
      说话的同时,挥动了指尖。
      瞬间,世界扭曲了。难以想象的暴风,突然出现在那里,在战场上奔驰。卷起树木,吞没士兵,把鸟儿击倒到地上。那里有明确的自然的暴威。
      但是,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暴威完全没有向我方靠近的迹象,只是单纯地吞噬敌军。本应身着重型装备的人,像纸一样被弹飞,被抛到空中。落地估计难逃一死,不过若能顺利击中敌兵就赚大了。


      回复
      3楼2019-08-25 13:09
        和以前的感觉没有丝毫不同,记得是叫做战场魔术吗?其构造我也不太明白。不过记得以前听她提起过,好像是扭曲世界的边界,和其他的地方连接在一起什么的。
        老实说,我觉得那太荒唐了,但近距离见过的话就不得不信了。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那和本只是稍微做点锦上添花的工作的魔术大有不同。
        “能将敌人全部击倒的话就太爽了。”
        看到那过分的情景,不由得露出苦笑。明明我拼命地挥剑才砍下几名敌兵的头颅…一看到这个魔术就觉得自己的努力毫无意义。
        是听到了那句话吗?将身体贴在我背上的芙拉朵说:
        “不行啊,不行。魔力不够了,并且体力也不支了。所以——嗯,让我稍微休息一下。”
        “哦哦,请好好休息吧。”
        身体前倾得更加厉害,挂在我的背上,芙拉朵纤细的手臂缠在我的腹部。那声音给人一种相当劳累的感觉。
        最开始进行突击的时候,还有现在。两次魔术的使用似乎消耗了她相当多的体力,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笼罩战场规模的魔术,本来就超越了魔术的领域。即使是在过去,我也从来没听说过除芙拉朵以外的人可以使用这种魔术。
        考虑到体力的极限,能依靠芙拉朵的次数也不多了吧?不能让她白白消耗气力了。
        那么,在公主休息的时候,就由我来推动棋局吧。


        回复
        4楼2019-08-25 13:09
          在芙拉朵的魔术面前,敌人的重装步兵已经开始恐慌了——受损的部队不计其数,毫无办法地看着战友被抛到空中,然后被猛地地砸向地面的情景,应该深深地印在他们的瞳孔里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剑举到天上。
          “敌人已经崩溃了,机不可失。突击!”
          部队中的士兵们,像呼应我的声音一样地发出粗暴的吼叫声冲向敌军。
          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像话。统帅把麾下的士兵逼入死地什么的。
          即便如此。如果说这是必要的话,如果说必须有谁来挥剑的话,就由我来握住剑柄吧。并非是对谁感到愧疚。
          而是因为自己比谁都更要焦急的心。
          率领士兵切入菲洛斯兵团的深处。已经变成了单纯握住盾和枪的木偶的他们,在芙拉朵的魔术面前,战斗的意志已经大打折扣了吧?怀着斗志冲到这里来的士兵很少。
          这样一来,意志一度受到挫败的这些家伙,不可能在同一座战场上再一次直起身来。只需要再有一个契机,菲洛斯的士兵们就会逃跑吧。
          转动眼珠,环视四周。哪里?在哪里?身为队长的人,在哪里?在混乱的战场中拼命地寻找着。现在敌兵一片混乱,但是,在我方进行突击时,还是会有两、三人死亡。虽说是轻微的损伤,但率领的本就是小部队,像现在这样反复突击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支撑住的。
          到处乱转的眼珠,在看到某个地点时猛地睁大。
          ——有了,就是那个。那个附有鸟的尾羽的头盔。
          佩戴头盔的人的周边,比其他地方有序得多。那是其听到了指挥官的声音的证据。
          得到这样认知的同时,驱赶着胯下的马。芙拉朵和我两个人共乘的马,怎么也谈不上脚力很足。即便如此,迫近那位为了整顿混乱的士兵而止住马蹄的队长是足够的。
          像要跳出去一样,从马背上探出身子。紫电的光辉在空中掠过。




          回复
          5楼2019-08-25 13:10
            安被背刺了诶


            收起回复
            6楼2019-08-25 13:14
              安在自己的主场领便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5 14: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5 17:34
                  汉化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5 19:53
                    安啦....背刺死不了,你看現在那個女角真的領便當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6 00: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6 08: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6 09:27
                          芙拉朵牛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26 12: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27 11: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27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