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吧 关注:1,260,856贴子:5,026,382
  • 11回复贴,共1

利玛窦一手炮制了四百年前明末王恭厂爆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王恭厂爆炸死伤的官员里头,中高级官僚并不多,但是,工部尚书、侍郎却均赫然在列。
这个细节对事件起因及后果均有相当关键的提示作用。
高级技工人员大匠匠头及底层技术员工熟练杂役,死掉的有名姓的数量几千,合家皆死无名姓者不知多少。一些生产工序从匠头到底下杂役全死光,只有个别人(某位吴二?)种种机缘(或另有别情?)苟活。熟练生产人员百不存一,连中高级技术人员也一时皆尽。不然,轮不到耶教背景的编外军火专家孙元化等人闪亮粉墨登场(三顺王们反叛背后,真相如何?联系到清廷早期火器头目平南王裂土封疆于耶教基本盘广东,以及耶教在清代军火专家戴梓被杀案中的作用,难道不发人深省么?)。
说王恭厂爆炸造成明代火药火器生产体系崩溃,丝毫不是夸张。
万历三十三年的军火爆炸,地库储备一时皆尽,死的匠役不过数十百余,已对此后的军事战争产生重大影响。何况王恭厂爆炸这种小型核爆能级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5 03:08
    西晋洛阳武库大火是佛图澄等人所为吗?
    五胡乱华时最有名和尚佛图澄(公元232一348年)有则故事值得注意。
    虽然他的活动年代(据说他公元310年到耄耋之年才来中原)及主要经历,与洛阳武库之事有诸多不合之处,但武库大火(公元295年)时他六十多岁,正当人生盛年。(他活了一百一十几岁)
    《高僧传》中记述:一次,佛图澄曾与石虎共同坐在襄国(邢台)中堂之上,谈论经法。佛图澄忽然吃惊地说:“变!变!幽州发生了火灾。”随即取酒向幽州方向喷洒。过了很久,佛图澄笑着对石虎说:“现在幽州的火灾已经救灭。”
    石虎觉得奇异,不太相信,就派遣使者前往幽州验证。使者回来对石虎说:“那一日火从四大城门烧起,火势猛烈。忽然从南方飘来一层黑云,既而天降大雨,将火扑灭。雨中还能闻到酒气。”
    他九十多岁时还能随手灭火于千里之外,六十多岁传法多年的他在千里之外就不能放烟花?
    特意用酒(信不信当时就是没有净水?信不信他还很是从容地"过了很久"才笑告石虎自己确实很牛?),这一番操作还真地很有技巧。(用酒而不用水灭火,是什么神操作?这欲盖弥彰的蛇足马脚漏洞是否太大了些?)
    首先,对天气状况有所把握。其次,能布局大城四城门纵火。再次,能渗透宫廷内外。
    尤其是能轻松自如地周密布局数百里外大城纵火这种大阵仗,确实值得注意。令人怀疑这是一帮有过类似更大纵火案经验的熟手,幽州这一场戏,不过是照葫芦画瓢精益求精后的牛刀小式。
    为了展示自己千里之外洒酒救火的神通,不惜在大城四门纵火,佛图澄与麻原彰晃\本拉登之类,区别很大么?
    秃头们的套路,那时候就这么胆大残忍而又精致了么?推销卖拐的人生真如戏,效果全凭演技。
    当然,必有痕迹。
    让人严重怀疑洛阳武库大火,也许就是这帮秃头团队第一次试验酒水灭火的大型宗教表演时,玩脱了。对风雨天气的气候掌握不准确,对纵火的規模掌控不准确,……于是,失控了。
    当然,更可能是抓住了找准了晋代中原武力的最大弱点,蓄谋已久,就此一举点燃了大乱之世的爆炸点,开启了五胡乱华佛门登台的乱世大门。
    洛阳武库大火无论是秃头们的一盘开启乱世的大棋,还是一场操作失误了的千里施法"救火"戏,事后,当然都不能公之于众。相反,只能尽力抹掉秃头们的痕迹。以至于佛图澄第一次来洛阳准备大搞佛教基建工程时,都七十八岁高龄了。
    佛教在此后大举传入中国,汉人不但武力军备已为胡人所制,连信仰也受其控制。数百年间,大量资源被用于造佛寺佛像石窟印制佛经,动辄数十百万计男女不事生产也不繁衍。从晋到宋\明,五六百年里,长期战乱动荡。这还是有三武灭佛情况下,不然,中华恐怕真地是遍地腥膻的地上佛国了。
    佛图澄用酒灭火(信不信当时真地就是还没有农夫山泉?只有石虎爱喝的烈酒二锅头?),然后很从容地"过了很久"再喜告石虎: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本大师是不是确实牛到爆!?
    严重怀疑写《高僧传》里这则记录的人,真地是有意在高级黑佛图澄这货。
    敦煌莫高窟323窟有壁画记载这件事。几天前考察敦煌时不知是否有留意到?
    这就算是随手破了一千七百二十四年前的特大纵火案了么?
    附:《高僧传》原文
    澄又尝与虎共升中堂。澄忽惊曰:"变!变!幽州当火灾。"乃取酒洒之。久而笑曰:"救已得矣。"虎遣验幽州,云:"尔日,火从四门起。西南有黑云来,骤雨灭之。雨亦颇有酒气。"
    是不是很平常的高僧大德妙法如神故事?
    佛图澄是传法中土第一人。(虽然从汉明帝建白马寺就开始引入佛教,但近三百年里,佛教其实毫无进展)。
    佛图澄又是选择什么时机来中土传法呢?五胡乱华中原沦丧之际。
    他主要选择谁来传法呢?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统治者,比传闻中的桀纣都更离谱的野兽石虎。(当然,石虎除了野蛮残暴,另一个特点就是智商似乎不高,容易被忽悠)
    他到乱世中土在恶魔级暴君治下传法,效果如何呢?四个字,如鱼得水。佛门在中国以惊人的席卷之势迅速崛起。
    按照晚近的另一个外来宗教耶酥教登陆传播中国模式与过程推演,难以想象佛图澄此前沒有精心准备。难以想象他是从天而降,天上忽然掉下这位高僧大德到乱世中原来势如破竹地让佛教强势崛起。
    耶教:为何我们遇到的是康麻子这种货色?秃头们却能喜提到石虎那种极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5 03:10
      敦煌莫高窟323窟佛图澄洒酒灭火神功录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5 03:11
        1,西晋洛阳武库大火与明末天启王恭厂大爆炸,都是古代历史上胡人入主中原最直接军事原因。
        其后果相当于古代版核毁灭之后,大家同时退回石器时代水准。军事战争技术大倒退,战争野蛮程度则上升。而这种情况下,落后野蛮战胜先进文明才成为可能。
        汉代对外战争频仍,军事优势明显。汉末乃至三国,内斗战乱不止,但汉人军事装备水平及战争技术仍然很高。
        西晋洛阳武库大火,则是毁灭性的打击。后果远超过秦始皇销兵与天启王恭厂爆炸。
        汉末瘟疫+战乱,乱成那样,汉人自己打得狗脑子都出来了,洛阳长安都烧过了,天下人口十存一二,匈奴鲜卑西羌南蛮山越仍然打不过只能乖乖做舔狗。
        因为汉人军备仍在,百战之兵仍然有对周边的军事优势。
        但西晋武库大火之后,大家都回到木器石器战争了,汉人军事优势终于彻底丧失了。
        晋末动辄数万十数万大军与胡人一战即溃,根源是中央武库装备毁灭后,只有地方武库装备的少数精锐拉起拼凑的庞杂乌合之众,根本无战斗力。
        从前研究这个时代的历史军事,大多把注意力放在司马衷何不食肉靡外戚干政贾南风胡作非为,八王之乱,等等政治失误制度政策失误上,而忽视了这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影响与意义。
        这一时期及随后数百年的战争之所以特别野蛮残酷,无他,军事战争技术大倒退,大家都回到了石器木器时代打战争,谁越野蛮谁才更可能最终胜利。
        2,历史真相都在细节中,对比起八王之乱,空前绝后的洛阳武库大火事件就是一件具体的细节。
        而对于洛阳武库大火来说,张华这个人物以及其它历史人物的反常也是更具体的细节。
        汉未与三国,战乱迁都烧宫纵火烧城平毁城池乃至叛乱争夺武库都屡有发生,但汉人武备始终保存着。
        偏偏是西晋一统后,八王之乱早期,天下整体尚太平时,忽然发生这一场史上绝无仅有的武库大火(如果不是一千三百年后的王恭厂大爆炸现场效果更眩目的话)。
        而其后续影响之巨大,远超当时人们想象。
        客观上来说,八王之乱之所以一发不可收拾,直至五胡乱华延续几百年,都与洛阳武库大火后造成的军事形势格局有重大关联。
        而五胡乱华之后,佛教才真正昌盛起来了。
        原本汉人儒学独尊+本土道教,佛教很难立足广传。五胡乱华之后,佛教借助胡人政权力量一举登上舞台。避乱江东的偏安南朝也找佛教求安慰。
        追根溯源,公元295年洛阳武库这场大火,不仅重创了汉民族军事经济政治,也改写了文化文明版图与进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5 03:11
          3,这场大火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又究竟是谁主为之?或暗推之?
          按谁得利谁嫌疑最大,谁反常谁可疑等范式去推断,不少以前末进入视野的人物、势力,恐怕都得重新审视考量。
          比如张华在这起事件前后的诸多反常,比如佛教势力在这起事件前后各场合的表现。
          4,秦始皇收天下兵铸为铜人,元朝收天下铁,老百姓几户共用一把菜刀,西晋统一后收天下兵器入武库。
          长期战乱后建立的这三大统一王朝,统一后都采取了极端武器管制措施。然而,就是这种政策背景下,反而是一旦条件成熟,散乱无组织的民众立刻就能遍地烽火蚁賊蜂拥而起。最终都成功推翻。
          中国历史上唯二成功的秦末元末两次农民起义,都是如此。
          而汉晋时代的五胡,在当时更都是比汉族农民更低等的奴隶阶级。他们一旦反叛,也成功反杀。
          五胡乱华撇开民族矛盾背景,与秦末六国遗存贵族游侠小吏们带头起义,其实没什么区别。秦失其鹿六国群雄共逐,晋失其鹿五胡共逐。
          极端武器管制之下,民众与政权之间力量悬殊更大。手持利器的统治者横征暴敛更普遍更深入更无所故忌随心所欲,腐化堕落也更迅速更惊人
          于是,一旦条件成熟,反抗也更普遍更激烈更摧枯拉朽。
          5,《资治通鉴卷八十二》:“冬,十月,武库火,焚累代之宝及二百万人器械。十二月,丙戌,新作武库,大调兵器。”
          这个记录更夸张,可装备二百万人的军器全灭。这可比二百多万件军器数量更惊人。
          大火不仅烧毁了收缴上来武器战具,也同时烧毁了历代累积的武器和文物,在这之后再也不见有“大黄”、“连弩车”、“襦铠”这样的东西。
          武库大火后,西晋边军在与西羌作战时,就由此前常胜,迅速转为因装备供应不足而越来越不利,屡败。
          这种军备不足的影响,是此后中国境内相当长时期都是普遍地大范围存在地。
          甚至到了前秦苻坚打淝水之战时,几十万军队打起仗来,斩俘万计的战役,战后胜利方统计所得军备战果,常常不过数百具装备。
          一些军事行动,封官划地给人给粮给钱都还行,但器械军备,常常是明确记载无有,带队将帅自己去想办法。
          "乃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给千人禀(粮米),布三千匹,不给铠仗,使自招募。″
          什么都可以给,就是明白记载着没有军器可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5 03:11
            6,八王之乱之所以能愈演愈烈阿猫阿狗都上洛,军事上根源也在于中枢武库大火后力量空虚。哪个王爷手里有个一两万地方武力,招十万八万乌合之众就敢上场。
            司马炎不是傻子,他儿子司马衷才是痴呆。司马炎分封诸王时,也预防着不能强枝弱干尾大不掉来地。只是没想到洛阳武库一把火,中枢武备便成空。远枝旁系阿猫阿狗,也都敢带着几千人就上洛\勤王\靖难清君侧。
            当年,司马懿用几百千余家丁死士抢了曹魏洛阳武库,就能搞定政变,扫除其它地方不服军头。
            后来,又不知是谁一把火烧了晋朝洛阳武库,就开启天下大乱,最终演成五胡乱华几百年大变局。
            司马家天下,可谓得之于洛阳武库,也失之于洛阳武库。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7,西晋洛阳武库大火,中枢武力空虚,八王之乱愈演愈烈直至五胡乱华,从此事件后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几百年的这一系列直接间接事变里,直接间接最大获利者,佛教可说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
            与此类似,明未王恭厂\安民厂爆炸事件后,大明军备彻底停摆,明清攻防形势彻底易手,最终明亡清兴。这一系列事件后续发展过程里,西洋耶教也成了较明显间接获利方。它们终于从散布珠江流域\立足布点于南直隶\不为官方认可的早期阶段,发展到进入北京,为部分上层官僚士绅接受,直至进入宫廷影响帝国中心决策人物。
            依靠红夷大炮之威,它们在中国彻底站住了脚。
            王恭厂爆炸,天灾乎?人祸乎?背后有耶稣教徒伸黑手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5 03:12
              8,对佛教而言,胡主中原还是汉人主宰天下都无区别,是否有利于佛教传播才是重要关键。
              同样,对西洋耶教而言,是鞑靼主宰中国还是大明国继续统治也无区别,关键只在于何者更有利于传播主的福音。
              从技术上来说,他们分别干下这两件影响改写中国数百年历史进程的偶然事件,在当时都是具有操作可行性地。
              西晋武库大火后,从大黄弩连弩车等重要武备不再见于史书来看,当时很可能连武器工坊、工匠、工具、技术图纸之类都一并烧掉了。换言之,军工后勤体系也崩溃了。
              明末王恭厂安民厂炸后,同样不仅军备军储一扫而空,生产体系也基本毁灭。
              明清若一直有王恭厂完好无缺,还会看重红夷炮不得不容许引进耶教吗?
              刘渊+石勒:大师,此武库实乃天下万民受罪之根由也!
              某狂信徒和尚组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9,更远了说,从春秋战国时代乃至夏商周三代,整个中原武备始终都是强于周边蛮夷。哪怕是春秋战国\王莽之乱\东汉末大乱,周边蛮夷始终无能为力。
              洛阳武库大火之后,局势才彻底改变。
              洛阳武库大火,甚至可说是华夏文明史上千年末有之大变局的关键环节。
              同样,王恭厂爆炸之前,汉唐宋明对外交往都是中华上国之姿,地理大发现也改变不了这个局面。
              王恭厂爆炸后,中国火器军事生产体系崩溃,这才是中国军事技术彻底落后于西方的根由。 王恭厂损失的不仅是武器弹药,而是整个生产体系。借机取明而代之的满清更是以落后野蛮代替先进文明,又把骑射为业的八旗精骑当作根本,才造成中国从此彻底落后西方。
              同样,将王恭厂爆炸看作是中国千年末有之变局源头,也并不为过。
              两次大事变,都是让胡人骑射从被压制状态按地摩擦后又满血复活。让中国科技树彻底歪向胡骑。两次大事变后,两大胡教洋夷教也才借机打破儒家独尊与宋明理学一统天下局面,立住了脚开始传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5 03:12
                王恭厂爆炸之前,明军有萨尔浒大败以及在辽东战场的屡败、大量府镇州县丢失,是什么性质呢?
                与宋代方腊初起时席卷东南几十个府州县性质大体等同。与万历三大征每次都是先吃一场大败,丢掉州县军镇性质大体等同。
                在当时多数人的认知中,这只是叛逆反贼初起时攻势旺盛而地方军队朽烂防守不力屡见叛降的基本套路操作。朝廷真正重视起来后,正规大军一到,随时扑灭。
                严格来说,杨镐\熊廷弼\孙承宗直至袁崇焕,主要都是依赖蓟辽辽东军镇越来越有限的原有力量,文臣宦官带粮草军需督阵就地征兵调将。 真正举国调兵遣将,洪承畴松山之役才是。
                战略上而言,直至崇祯早中期,大明对辽东建虏仍是攻剿战略,是三年五年还是更多几年才平辽的问题。
                如果没有王恭厂爆炸,明朝中枢不是经历史上罕见的七年换四帝\内阁走马灯换人\决策中枢乱套,按正常操作,上述多数人认知也并没有错误。
                无论是盛壮年的泰昌帝还是青少年的天启帝,但凡多活几年而不是即位一个月、七年就死,王恭厂不爆炸,军备充足的明军退到战线已不是过长的宁锦战场,打出一场消耗战乃至歼灭战,遏止住建虏上升扩张势头,稳住辽东乃至逐步削平建虏收复辽东,都不是难以想象。
                王恭厂爆炸带来的军备军储一扫光严峻后果,从军事技术上客观上就让这种操作可行性落空。
                决策中枢因为七年换四帝彻底大乱套,又从政治上使得明廷的辽东战略一锅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5 03:12
                  上述观点与几则说明文字颇有装备决定论的倾向。
                  分析一场战斗、战役乃至战争,装备决定论的观察,总是会显得偏颇\片面。
                  但装备决定论也有量变与质变的区别,质变性质的洛阳武库大火式的装备决定论,也有成立的价值与意义。
                  洛阳武库大火前后,中国的军事战争形态规模作战方式、装备技术水平、汉胡整体军事力量格局,都有根本性改变。是中国千年末有之变局。
                  这样的武器装备突发事件,就不能如通常情形,视作一个战术性质的变量因子,而是质变性质的战略性质的巨变因素。
                  王恭厂爆炸如果考虑到明代军火生产体系的破坏乃至瘫痪崩溃,同样不可以等闲变量视之,而是战略格局性质的。
                  当然,其声势虽更惊人,但在性质权重上,其质变程度远不及洛阳武库大火来得严重。
                  这种论点为什么不被大多数史书史家接受而是相反,两次特大偶发事变,一个被尽量淡化到无形,一个被变成各种玄幻色彩历史之迷?
                  何故?
                  说到底,历史发展如果是这种偶然事件在起着重大作用,那各种大儒硕德砖家哲人(折磨人)们不辞辛苦去总结历史经验、规律,还有什么意义?
                  不同程度各类历史决定论岂非建在沙塔之上?
                  归根到底,这种偶然事件竟成决定环节的破事,实在让习惯了读史可以知兴替,惯于将分析人事政治得失作为重头戏码的史学家也好,普通人也好,实在难以接受。
                  一颗小行星乱晃了那么一丢丢玩脱了轨,地球文明就得重启。
                  这叫什么事儿?
                  网络小说《诡三国》里设计了一段李儒贾诩对话,反思王莽篡汉的桥段情节。用了这么一个观点:
                  西汉末年王莽为了篡汉建立大新朝儒家理想国,他把各种内圣外王之道都运用到了极致。然而,却碰上四十二万正规武装大军围剿二万农夫的战役时,天降大陨石,一夜之间四十二万大军全灭的破事。
                  这种意外,让大儒硕德们怎么去总结历史经验?
                  所以,象洛阳武库大火I王恭厂爆炸这种事,真地只能淡化直至狠不得抺掉。
                  王莽派出的那四十二万大军一夜全灭,这种事也只能玄幻处理了。没道理可讲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5 03:13
                    徐光启天启五年时已做到侍郎了吧?孙元化也已经是五品四品中高级官僚了吧?
                    徐光启的人生经历很有意思。
                    万历三十一年之前屡试不第,然后,在焦竑\李贽介绍下认识了第一批从珠江流域北上立足南直隶的天主教徒利玛窦。从此,他的人生开始一路高飞。如果不是王恭厂爆炸后明亡清兴,他的历史地位将更高。
                    三百年后林则徐魏源挣下的历史功业名声恐怕都得被他一人提前承包。
                    检查这一时期耶教的踪跡与焦竑李贽徐光启孙元化等人的人生道路。真地思之不寒而栗。
                    谁是棋手,谁为棋子?一目了然,惊心动魄。
                    历次胡主中国,才带来胡教兴盛。
                    五胡乱华→佛教广传
                    蒙元席卷→回教立足
                    满清兴起→耶教入宫
                    佛屠城,尼玛逗,倘若忘,烂坏人
                    徐光启
                    利玛窦玉照背景里与手中持的太阳,是标记王恭厂爆炸的丰功伟业么?这可真地尼玛一点也不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5 03:14
                      尼玛逗,
                      佛屠城!
                      倘若忘,
                      烂坏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25 03: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07 2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