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小说吧 关注:65,636贴子:1,131,508

「玺在鹤心」『原创』尘冤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包括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1 14:43
    工藤新一的男友、回忆伤亡、眼眸﹔.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感谢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1 14:43
      笔名桃北♡
      圈名宋杳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1 14:44
        《尘冤录》
          
        000.
          
          “嗒,嗒,嗒。”
          
          女子脚步声在空旷的大楼里环绕,现在是午夜一点一刻钟。整栋楼里只剩她一人了,她也不想加班到这么晚。
          
          “见鬼,我怎么就忘带钥匙了呢。”女子埋怨自己到,明明都走到车库了,结果却发现没带钥匙,多跑了一趟办公楼。
          
          平时还不觉得,这大楼怎么这么诡异。楼梯口的声控灯,明明一点声音都没有,却忽明忽暗的,闪来闪去,白炽灯的光晃得女子心惊胆战,心里老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嘶...”走廊尽头的通风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风从小小的窗口争先恐后的钻进来,女子搓了搓自己胳膊,该死,电梯怎么还没来。
          
          她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叮”电梯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骨碌骨碌的滚出来一个球,女子顺着视线看过去,那哪里是球,分明是一颗人头!
         
          抬头看向电梯里,没有头的站立着的尸体,尸体脖颈断裂处还真在往外面涌出血液,四周全是溅射的血迹。
          
          “啊!!!”女子尖叫着往后爬,仿佛那尸体会扑过来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1 14:46
          《尘冤录》
            
            ∇001.
            
            青城市中心某写字楼内发生血案,尸体被发现于电梯内。
            
            死者,邓筱笑,女,25岁,公司文员。
            
            “于凌晨一点左右被发现,报案人马桉俏,是楼下公司的,有点惊吓过度。”实习警官王俊凯给晚来了一会的易烊千玺介绍到现场状况。
            
            易烊千玺翻着手里的档案带,轻轻点点头:“好,你把报案人带到车里安抚下情绪,顺便了解更多线索。”
            
            易烊千玺到达案发现场时陈棈已经开始检查尸体了。
            
            在陈棈旁边蹲下,查看着尸体,“怎么样陈法医,有什么发现没?”
            
            陈棈摇摇头,“不好说。”
            
            站起身后让法医助理余途将尸体送回局里进行尸检。
            
            案发现场位于二十一楼,由于维修,整栋楼两部电梯,只有这一部能用,监控系统也因为维修,整栋楼除了一楼大厅的其他监控设备都关闭了。
            
            根据现场勘察,血液溅射在电梯壁,像是被活生生的将头部扯拽下来,电梯轿厢顶部的通风口有金属摩擦的痕迹,四壁上血迹由东南角呈放射状喷射,直对的轿厢顶上有血液喷射的痕迹。
            
            痕检科科长林适在现场没有提取到有效指纹 ,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轿厢顶部通风口的痕迹。
            
            易烊千玺做好措施后进入警戒线内,一边戴着口罩一边超电梯走去,很浓的血腥味,“林科,有什么发现没?”
            
            林适摇摇头,“没什么重要的线索,但是这个通风口上的摩擦痕迹很值得注意。”
            
            易烊千玺爬上轿厢内临时搭的梯子,观察着通风口边缘的痕迹,手指摩擦着金属刮痕的粗糙,“林科,你觉得……这像不像有什么重物在这上面上吊过的痕迹?”
            
            “上吊?你是指凶手可能是通过通风口来吊死死者的?”林适停下手里正在采集的指纹,抬头看着易烊千玺。
            
            “不排除这种可能,这个电梯井道可以进去的么?”易烊千玺将手指穿过通风口,费劲的去摸了摸通风口上方的铁皮,白手套上都是混合了灰尘的暗红色血痂,应该是尸体颈动脉喷射血液时透过通风口弄上去的。
            
            勘察环境的实习警官王俊凯捏着鼻子,踮着脚一蹦一跳的跳过来,生怕碰倒了痕检科立的标识牌,“报告易警官,我刚刚从电梯维修工人那里了解到这个电梯是可以进入井道的,从底坑到机房都是有井梯的。”
            
            易烊千玺听罢从梯子上面下来,“走,去井道看看,林科你这边提取完了就来井道看看。”
            
            “欸好。”
            
            易烊千玺注意到王俊凯进入警戒区后就一直捏着鼻子,“怎么,闻不惯这里的味道?你以后做刑警天天都得和这些打交道。”
            
            王俊凯笑嘻嘻的走在前面,给易烊千玺带路,“不是的,易警官,我只是最近有点鼻炎。噢就是这里,那个维修工说只有这里能进入井道,下面就底坑。”
            
            王俊凯指着地下停车场A区的一扇门,门的旁边就是电梯,易烊千玺探了个头进去看了看,目测距离底坑有三米左右,下面全是交替排列的电线。
            
            易烊千玺不敢轻易下去,他觉得还是等林适那边完了后在进去。
            
            “老陈,录影记录设备准备完毕。”
            “死者邓筱笑第一次尸检,由主任法医师陈棈。”
            “法医助理余途共同完成尸检。”
            
            尸体似是死不瞑目,眼球因为尸僵而凸起,眼里似乎尽是惊恐。陈棈在心里为死者哀悼。
            
            余途协助陈棈将尸体翻了过来,背部朝上,肩胛骨处有紫色痕迹,“余途,手术刀。”陈棈划开肩胛骨,发现紫色痕迹并非尸斑,而是由于重击形成的皮下出血,死后血液缺乏动力,逐渐渗入形成。
            
            “死者后背部发现大面积淤青,属于生前伤。”
            
            尸温十七摄氏度,与林适提供的现场温度相同,尸体脚底和小腿下半部形成尸斑,因为尸体痉挛,尸体一直保持着被发现时的模样。
            
            “死者脚底部形成大量紫红色尸斑,死后由于尸体痉挛,保持站立,其他部位没有形成尸斑,证明死者死后没有被移动过。”
            
            余途做着记录,开口到:“根据尸检,死者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十分左右。”
            
            陈棈拿着手术刀的手一顿,面色凝重到:“今天接到报案电话是凌晨一点二十。”
            
            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十分左右,报案时间是一点二十……根据报案者的口述,她从车库到办公室再到取完钥匙等待电梯时是一点十五,她从车库到办公室只能乘坐这一部电梯,在报案者到达楼层后,有人在楼上按了电梯按钮,电梯上升,再次下降就是报案人发现尸体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1 14:47
            死亡时间是凌晨一点十分左右,报案时间是一点二十……根据报案者的口述,她从车库到办公室再到取完钥匙等待电梯时是一点十五,她从车库到办公室只能乘坐这一部电梯,在报案者到达楼层后,有人在楼上按了电梯按钮,电梯上升,再次下降就是报案人发现尸体 。
              
              那么凶手的作案时间就是在报案人出了电梯后再到等待电梯这中间的这几分钟内,但是凶手是如何在几分钟内快速的将死者尸首分离呢?
              
              “欸喂,易烊千玺你在哪呢?我在一楼琢磨半天也没找到你。”林适在案发现场取好证后准备去井道找易烊千玺汇合,在一楼找遍了也没见到他们人,举着手机在一楼大厅环顾着。
              
              井道里面十分阴暗潮湿,空气里面全是潮湿的霉味,易烊千玺和林适下到底坑,考虑到林适是女生,便多叫了王俊凯下来。
              
              “王俊凯,你把你从维修工人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全部给我讲一下。”林适蹲在地上查看着是否有可疑脚印 。
              
              这个井道有一百米深,到达顶部的机房只有两种两条路,一是从底坑爬井梯到机房,二是从天台进入机房,但是需要特定的钥匙,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在电梯总负责人那里,一把在机房里藏着。
              
              易烊千玺为了获得更多的线索,决定选择第一条路,从井梯爬上去。
              
              “林科,你发现没有,血/腥味越来越大了。”易烊千玺皱着眉头,时不时往下看了看林适。
              
              林适停下来,气喘吁吁的说到:“根据我们……我们爬的阶数,我们大概已经到十八楼了,井道是密闭的空气不流通,那个电梯应该就是第一现场,血也透过通风口溅到井道了,闻到味道也……也很正常,味道越大越能证明我们离气源处也就是现场更近……欸我不行了,我好累。”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1 14: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1 15:1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1 18:4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2 11:38
                    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2 11:46
                      《尘冤录》
                        
                        ∇002.[上]
                        
                        王俊凯很悲惨,就在一分钟前,他沦落成了帮林适背工具箱的地步。
                        
                        三人通过井梯到达了电梯所在的二十一楼,“我能踩上去么,林科?”易烊千玺一只脚试探性的在电梯轿厢顶上跺了跺脚。
                        
                        易烊千玺蹲在轿厢顶,盯着通风口若有所思,“林科,你说咱们一路爬上来,怎么什么指纹都找不到呢?”
                        
                        “现在是个小学生都知道作案要带手套,你还想找指纹。”王俊凯和林适对视一眼,林适憋着笑使劲点头。
                        
                        易烊千玺吃了瘪,不再做声专心勘察现场。
                        
                        “易烊千玺!快快快,你过来看!”林适蹲在轿厢的一角,手中的镊子夹着一根铁丝,“易烊千玺你看,这根铁丝上有血迹,目测的话十三厘米左右,然后你看这个铁丝的切面,参差不齐,明显是受外力被崩断的。”
                        
                        易烊千玺夹着铁丝观察着,他联想到了电梯通风口的磨痕,“这节铁丝肯定不止这么长,肯定有别的部分,再仔细找找。”
                        
                        几经周折,三人分别在底坑、电梯铁皮的夹缝中找到了三节铁丝,大致拼起来有两米。
                        
                        “镊子。”
                        
                        陈棈用镊子拨拉着颈部的创口,皮肤表层切面整齐,创口周围呈淤紫色,说明死者生前脖颈曾遭受重力压急,躯体解剖时肺部也没有出现机械窒息死的肺水肿,眼球睑结膜下也没有出血点。
                        
                        死者并非死于机械性窒息。
                        
                        颈部肌肉的切面参差不齐,证明死者头颅不是被凶手砍下的,跟像是被硬扯下来的。
                       
                        皮肤表层切面整齐,而内部的肌肉却参差不齐,距观察,这两种形态几乎是同一时间形成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陈棈触摸着死者颈部的创口,“嘶。”在后颈处摸到了什么硬物,直接将手套刮破划伤了陈棈的手指。
                        
                        似乎伤的不轻,陈棈的手指血流不止。
                        
                        余途给陈棈找来了消毒酒精,让陈棈先处理伤口。陈棈用镊子夹出了罪魁祸首,一根嵌在肉里的铁丝,“余途,你待会把这个送去痕检科。”
                        
                        “好勒。”
                       
                        陈棈站在器具台前消毒,她始终想不明白那个创口的两种形态是怎么同时形成的。
                        
                        陈棈盯着手指上的伤口发呆,手指被刮掉了一小块肉,手指表层的皮肤组织创口相对整齐,被刮扯下来吊着的肉摇摇欲坠。
                        
                        陈棈联想到了什么。
                        
                        铁丝!她怎么忘了那根铁丝呢,那根铁丝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肉里,如果说在压强足够大的情况下,铁丝会压迫皮肤从而划伤皮肤!
                        
                        假设凶手用一根铁丝勒着死者的脖子,死者无法挣脱铁丝,铁丝勒破皮肤,那时死者还活着,所以铁丝所勒处出现淤青的生活反应,而后凶手用某种方法拽下死者的头颅。
                        
                        那么凶手是怎么拽下死者头颅的呢?陈棈赶紧将自己的设想告诉了还在现场勘察的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也将在现场发现的铁丝告诉了陈棈。
                        
                        “千玺你听我说,铁丝可能不止这么长,你们在找找看……我在死者脖颈的创口发现了铁丝,死者脖子上创口的两种形态有一种就有可能是铁丝造成的……”
                       
                        等等,创口的两种形态……他们几乎是同时行程的,切面是铁丝造成的话,那个头颅也就是铁丝拽下的!死者是在30楼工作,被发现是在21楼,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十分左右,被发现也不过一点十五分,作案时间就在那五分钟内。
                        
                        电梯属于密封,凶手绝对不可能在轿厢内作案,那只有一个可能……
                        
                        “千玺,你们去顶楼的机房看看,说不定那里有剩余的铁丝。”
                        
                        “好。”易烊千玺挂了电话后,边伯贤气喘吁吁的从井梯上面往下爬到电梯顶,“易……易警官,上面机房的支撑杆上缠着好长的铁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2 12:34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2 16:10
                          这个文我好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8-22 21:20
                            这张封面终于用上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在e说发这篇文结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23 14:14
                              宝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28 22:31
                                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29 12: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29 16:17
                                    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29 18:11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29 18:11
                                        ddd太棒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05 13:02
                                          我来了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07 17:04
                                            《尘冤录》
                                              
                                              ∇003.
                                              
                                              易烊千玺配合林适将铁丝轻轻解下装入证物带后,又仔仔细细将井道排查了一遍,觉得没有纰漏的地方了,由于没有机房的钥匙,他们不能从机房离开,便又从原路线到达底坑。
                                              
                                              回到警局易烊千玺就直奔法医办公室,大声嚷嚷着,“陈棈!陈棈!”丝毫不介意这是别人的办公室,拖开办公椅鲤鱼打挺般躺下去,双眸慵懒的扫了扫桌面,拿起桌子上的瓷杯就喝。
                                              
                                              陈棈在解剖室给尸体进行缝合,不得不说邓筱笑是个非常标志的美人,身材管理非常好,解剖的时候在体内几乎没有多余的油脂。她生前一定很爱生活。陈棈有些许替她惋惜,凶手和她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对她采用这么残忍的行凶手法。
                                              
                                              缝合完成,陈棈和余途对尸体鞠了一躬,将尸体推入冷藏箱,等待家属认领。余途留下来整理解剖室,陈棈神情略带疲惫,捏着鼻根回到办公室准备整理一下尸检报告。
                                              
                                              入眼的就是易烊千玺歪头靠在办公椅上,双眸闭着,好似睡着般。
                                              
                                              “千玺?”陈棈轻唤一声,眼前的男人没有反应,大概真的睡着了吧,凌晨就出警了,他应该很累。
                                              
                                              陈棈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轻轻给易烊千玺搭上,在桌子上把平板电脑抱起,转身时发现易烊千玺正在盯着她,目光灼灼。
                                              
                                              陈棈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欲走之时易烊千玺伸手将陈棈拽回来,突然的拉扯陈棈来不及作出反应,跌在了易烊千玺的身上。
                                              
                                              陈棈整个人都坐在易烊千玺身上,动作好不暧昧,易烊千玺滚烫的呼吸洒在她的耳廓,陈棈被刺激得浑身一激灵,耳朵本就是她的敏感地带。陈棈欲从他身上离开,易烊千玺伸手揽住了她的腰,陈棈挣脱不开。易烊千玺也愈发大胆,发现了陈棈通红的耳垂,便故意朝陈棈的耳垂吹气,惹得陈棈又是一激灵,转身想打易烊千玺。
                                              
                                              办公室的突然被闯开,余途拿着绷带和碘酒站在门口直愣愣盯着办公椅上的两人。
                                              
                                              面色潮红、衣服凌乱,还坐在易队身上,易队的手横在陈棈的腰上,好像还含着陈棈的耳垂……余途憋了半天,缓缓吐出俩词:“卧.槽.”。
                                              
                                              两人猛地朝门看去,陈棈的脸一下子爆红,羞耻的将脸别过去埋在易烊千玺的胸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07 17:04
                                              《尘冤录》久违的更新啦♡
                                                
                                              小甜甜哦今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07 17:05
                                                小甜甜我要嗑糖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07 17:19
                                                  我不配拥有姓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07 17:25
                                                    刺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07 17:50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07 19:42
                                                        刺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07 20:32
                                                          抓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07 23:29
                                                            貌似来晚了⊙V⊙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09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