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赤红之瞳吧 关注:230,928贴子:4,853,065

【同人】星球大战:赤色之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斩赤红之瞳&星球大战 的同人文,先前发的文贴被百度吞了,头一个资料贴因为涉及剧透也删了。原文名叫【斩·星球大战!战火浮生】经过仔细斟酌后改名【星球大战:赤色之瞳】因为赤瞳是女主,剧情时间设定在【星战5帝国反击战】霍斯战役半年前和【斩瞳】艾斯德斯刚刚镇压完北方异民族后。男主就是【星球大战】人气反派达斯·维德。本人学生党一枚,学业较为繁重,但在开坑尽量保持在每周一更,恳请贴吧众吧友的谅解、帮助和建议。
男主与女王镇楼


——理智与情感,你选则哪一个?


回复
1楼2019-08-21 09:56




    回复
    2楼2019-08-21 09:58



      回复
      4楼2019-08-21 10:01
        序章:


        【执行者】号星际无畏舰在一群【帝王级】歼星舰的簇拥下,如同一支出征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在星际间飞驰,她是夸特动力船坞的骄傲之作,肩负着【银河帝国】镇压反叛军的任务。执行者号的舰桥内,达斯·维德,这位银河系最令人闻风丧胆的西斯尊主,此刻正透过舰桥的窗户,监督着窗外TIE战机的操练。达斯·维德的身后,一大群工作人员、技师、队长、少尉、和元帅们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距离银河帝国终极兵器——【死星】被反叛军催毁已经过去几个年头了,由于死星被毁,皇帝陛下对达斯·维德大为失望,并命令其去执行了一大堆危险而又困难重重的任务。作为对维德失败的惩罚,皇帝任命其为同样身为死星幸存者的卡西欧·塔格的下属,并与赛洛博士合作,使用赛洛博士创造的特异改造人一同为塔格效力,仅管维德对塔格十分不信任,但还是按照其命令去处理了一群海盗和反叛军间谍。


        达斯·维德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一支绝对忠诚的私兵来武装自己,于是他找到了一位出色的考古学家兼机器人技师——阿芙拉博士,二人来到吉奥诺西斯星并找到了【分离主义】遗留下来的机器加工厂。这里的一切唤醒了维德作为安纳金时期的记忆,包括他与帕德梅和欧比旺身陷斗兽场,并最终被梅斯·温杜率领的绝地武士团全体成员拯救,同时也是导致了【克隆战争】的第一战。以及他经历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失败,即与【分离主义】头目——杜库伯爵的光剑对决并被对方砍去右手的惨痛经历。在这所废弃的工厂内,维德和阿芙拉博士发现了残存的【吉奥诺西斯女皇】,维德毫不费力的斩杀了她,凭借遗留在这座废弃的工厂内的设备,阿芙拉博士为达斯·维德打造了杀手机器人0-0-0和BT1并建立了一支机器人突击部队。


        就在达斯·维德努力重获皇帝对他的信任的这段时间内,维德从未停止过对那位神秘的反叛军【X翼】战机飞行员的搜寻,那个单枪匹马就催毁了帝国终极兵器——死星的原力敏感者。对达斯·维德而言,死星的被毁不仅让他失去了皇帝对他的信任和他在帝国中的地位,同时也夺去他的挚友——高级星区总督大莫夫·威尔霍夫·塔金的生命。


        在维德寻找那名飞行员期间,维德甚至回到了那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会回到的那颗行星,那个给了他一个奴隶身份的童年,那个让他失去母亲,并且第一次向原力黑暗面曲服,从而屠杀了一群塔斯肯人的沙漠星球——塔图因。


        他去那里的目的是完成死星被毁后,皇帝交代他的第一个任务,即与赫特人贾巴的会见,通过贾巴,维德结识了银河系最卓越的赏金猎人——波巴·费特。达斯·维德付给波巴·费特一大笔佣金,让他替自己去寻找那名神秘的飞行员,而波巴·费特最终给维德带回了一个姓氏——【天行者】。


        维德愤怒了,他想起自己曾经预知帕德梅死于难产,而皇帝告诉他帕德梅被他一怒之下杀死的悲痛记忆。维德愤怒的原力震碎了歼星舰舰桥的玻璃,他发誓要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死星的被毁使得皇帝帕尔帕廷萌生了再造一颗更强大,更具破坏力的死星的想法,为了这个目的,帝国加紧了对矿业星球——舒·托伦的压榨(该星球盛产稀有金属和矿物,是建造死星的重要原料),不堪帝国高压政策下的舒·托伦贵族和矿主们终于发动了对拥有帝国背景的该星球女皇——特莉奥斯的叛乱。应塔格的要求,赛洛博士与达斯·维德一同被派去镇压,在此期间,出于对功名和权力的争夺的目的,赛洛与以鲁比克斯男爵为首的叛军暗中合作,并设局试图谋害达斯·维德。结果阴谋被维德挫败。期间维德与赛洛博士的双胞胎改造人发生了决斗,交战中哥哥莫雷特·阿斯塔特突然背叛了妹妹艾奥琳·阿斯塔特并将其推入了岩浆!维德趁莫雷特离去时救起了垂死挣扎的艾奥琳,并且得到了艾奥琳的忆芯片,其中详细的记录了赛洛博士反叛的全过程。掌握了赛洛博士“叛变”证据的达斯·维德因此重拾了皇帝对他的信任和自己在帝国的地位,并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新旗舰——执行者号星际无畏舰。此刻他正率领着银河帝国最强大的舰队—【死亡分舰队】开始对散落在银河系内各地的叛乱份子逐个进行剿灭。


        回复
        5楼2019-08-21 10:06



          舰队有条不絮的航行着,很快进入了这次任务的目标星球【霍斯】星运行的轨道。在同名星系的众行星中,霍斯是一颗危险的星球,一个被许多卫星包围的冰雪世界,该星球表面地狱般的严寒对于任何没有足够防寒措施的人或生物来说都是致命的。仅管如此,霍斯仍是较少数生物的家园,包括冰川虫、万帕冰兽和汤汤兽。没有人知道这些生物是怎样在这样一个寒冷的环境下存活的,但即便是这些生物也不敢在霍斯的夜晚离开避寒的巢穴。


          然而,有一件事是达斯·维德最清楚的。那就是,霍斯星是反叛军藏匿的理想地点。


          “呵呵,那些肮脏的反叛军以为能躲得过我吗?他们的那点儿小技俩在【原力】面前一文不值!”达斯·维德注视着运行在轨道上的霍斯星心想。接着他转过身去呼召自己的一名精明强干的下属:“皮耶特!”


          “是!”一位身着深绿色军装的军官应声来到西斯尊主的面前向他报到。


          “一切都准备就序了吗?”达斯·维德向皮耶特问道。


          “都准备好了,现在只剩下您的命令了。”皮耶特回答。


          “非常好!”达斯·维德十分满意,他接着对皮耶特说:“现在马上召集各舰的舰长和指挥官到会议室开会,我有一些更重要的事先去处理,在此之前,由你负责舰桥!”


          “遵命!”皮耶特回答。


          达斯·维德连看都不多看皮耶特一眼,转身就朝舰桥外走去,一路上遇到的士兵和军官们惊惶的向两边散去,为西斯尊主让开一条道。达斯·维德视而不见,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歼星舰的下层。


          达斯·维德穿过错综复杂的舰上走廊,来到了一部偏辟的电梯前。他按动按钮,过了一会儿,电梯的门打开了,西斯尊主走了进去,按下了通往第八层的按键。


          电梯不紧不慢的运行着,很快抵达了目的楼层,电梯的门打开了,西斯尊主走进了这个神秘的楼层。


          达斯·维德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整个楼层一片寂静,与歼星舰上的其他房间不同,这里从上到下都是以独特的古典西洋式风格装修的。地板上铺了一层灰白色的大理石瓷砖,墙壁糊上了米白色的墙纸,天花板被一层棕色实木皮覆盖住,就连电灯也是西洋式风格的壁灯,让人有一种进入了游轮上的头等舱的感觉。昏暗的灯光使得歼星舰的这一层更具神秘感。没有其他人来过歼星舰的这一层,这里是属于私人的区域。


          电梯的正对面就是一条狭长的走廊,达斯·维德沿着这条走廊一直向前走,终于在走廊尽头的一扇双扇金属门前停了下来,这扇门同样刷上了西洋式风格的花边,与走廊的装潢搭配的恰到好处,只是在门的右侧多了一个布满按钮的金属键盘,建盘上的一颗圆型按钮,正散发着如同西斯人使用的光剑剑刃一般的红色光芒。达斯·维德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那个按钮,随着一声“滴”的响声,金属制的大门应声打开,西斯尊主走进了这个诡异的房间。


          回复
          6楼2019-08-21 10:12
            房间很大,与走廊一样是西洋式风格的装潢,正中心的地板上用不同形状的蓝色和棕色瓷砖铺成了一个带锯齿的圆形图案,右侧的墙壁旁整齐的摆放着一排长方形书架,书架上摆满了航海日志,以及各种记载了旧共和国历史的书籍跟文献,还有西斯帝国时期的多位西斯尊主的生平和不同朝代的介绍,甚至还有整整一书架的《创世论》。房间的右上角摆放了一张L形大沙发,并有配套的脚垫和茶几。房间的左下角安装了一台连接了光网的超级计算机,可以不间断的朝银河系内收发信号。电脑右侧又有一扇双扇门,门后就是通往卧室、厨房、修行室和办公室的走廊。门右侧的墙角处安置了一台全息投影仪,可以将一幅立体的银河系星空图完整的投射出来,最后在房间的正中心放置了一张巨大的长方形餐桌,桌子的尺寸足以召开一场小规模的会议了。


            然而,这个房间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并不是房间内的陈设,而是聚集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房间左侧的书架旁站着一个有着一头金色长发,长相和安纳金天行者有几分相似的青年男子,那人身穿一件白色细麻布制成的风衣,头上还插了一支白色的羽毛,此刻正在使节机器人的帮助下,阅读一本名为《旧共和国编年史》的书。他的名字叫兰。房间左上角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那姑娘身着一套军绿色的制服,似乎是警员出身,棕色的长发在身后扎成了单马尾。然而她的双手却是一对机器义肢,不过她本人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悠闲的拿着一束狗尾草,在逗一只似乎是她的宠物的外型酷似R2机器人的黑白双色小狗,她的名字叫赛琉·尤比基塔斯。右侧的电脑前坐着一位戴着眼镜,胡子拉渣的成年男子,那人一副科学家的打扮,举止时分怪异,凌乱不堪的黑色头发上已经渗出了缕缕银丝,此刻正用一只手像女人一样托着自己的脸颊,认真的研究着电脑显示屏上关于克隆人技术的相关资料,他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时尚。房间正中间的桌子前坐着两男一女,那女孩是这群人中最年轻的一个,娇小的身材几乎无法让人把她与杀手联系来,但那确实是她的身份。少女留着黑色的短发,有着白皙的皮肤和黑曜石一般的眼瞳,此刻正含着一小块曲奇饼干,小心翼翼的用一根末端带有白色绒球的木棒擦拭着一把与银河系格格不入的金属武土刀。那把刀的刀刃散发着黑色的光芒,长方型的刀柄上印了一长串古怪的符文。少女的名字正如她的眼瞳一般,叫黑瞳。少女的对面坐着一位短发青年,那人身穿一套宝蓝色外套,拉链上刻有一枚船锚的图案,皮肤晒的黝黑发亮,可见他是在海边长大的。那人的目光一直都集中在那个叫黑瞳的少女上,手中的杯子里,浸泡着一些海带状物质的热水正散发出海鲜特有的味道,他的名字叫威尔。最后一位是坐在威尔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那人可以说是这群人中最怪异的一个了。他光着膀子,一身健壮的肌肉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和战争带来的累累伤痕,而他的头则被一条古怪的白色头套覆盖住,只有在眼睛和嘴的位置安装了几个如同防毒面具一般的网眼,使他能够呼吸和看见东西。那人一直沉默不语,只是低着头在看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他和一对母女的合影,那女孩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样子。那些是他的家人。那男人的名字叫波鲁斯。


            这些人无论从长相还是穿着上都与帝国的军队毫不相干,而且从他们的言行举止来看,这些人也并非赏金猎人之流,那么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收起回复
            7楼2019-08-21 10:13
              这些人无论从长相还是穿着上都与帝国的军队毫不相干,而且从他们的言行举止来看,这些人也并非赏金猎人之流,那么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眼前的情景,达斯·维德一言不发,只是用他那双机械般的眼睛在这群人中东张西望,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哦, 维德大人!”威尔是第一个觉察到达斯维德的到来的,因此他主动站起来问候眼前的西斯尊主。


              “你们的队长呢? ”达斯·维德并不理会威尔的问候,只是粗鲁的用手指着他问道。


              “咦?对啊,刚才还在呢!”威尔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达斯·维德一起左顾右看,寻找着他们的头儿。这时,房间里顿时变的鸦雀无声。因为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西斯尊主的到来。


              听了威尔的回答,达斯·维德一言不发,但他并没有收回指着威尔的那只手,而是慢慢的用那只手做出了一个抓取的动作。


              就在这时,“咻!”的一声,一道寒光出现在达斯·维德的左肩处,那是一- 支由冰制成的细剑,此刻正架在西斯尊主的脖子上,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从西斯尊主的身后传来:“即使是在最安全的地方也不可掉意轻心啊,维-德-大-人!”


              “将-军。”达斯·维德一字一句的回答,看样子他很清楚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是谁,“缺乏注意力的集中程度而导致分心,是我们在平时的训练中最需要注意避免的,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这些吧。”


              “啊!艾斯德斯队长!”威尔吓的慌忙后退,黑瞳也本能的握住了放在桌上的那把武士刀的刀柄。只见达斯·维德的身后,站着一位年龄在25岁左右的美丽女子,那女人身穿一身白色的军服,完全是一个军官应有的打扮。湖蓝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披散在身后, 配合着同样颜色的眉毛和比普通人略长一点的眼睫毛,再加上如同凯伯水晶一般的蓝色眼瞳,在昏暗的走廊中散发出绝地武士光剑剑刃般的光芒。那女子有着如同冰雪般皎洁的白色皮肤,全身都透漏着一种高冷而又优雅的气息,一双白色的高跟长筒靴更能突显其女王般的风范,帽子的正中间配有一颗四角尖锐的十字型标志,而最独特的是她胸口出的一枚外型奇特的刺青。她就是艾斯德斯,拥有操纵冰的能力的女将军,同时也是房间内的这群【狩人】部队成员的队长,此刻正用一种仿佛是饥饿的猛兽盯着眼前垂死挣扎的猎物一般的眼神盯着面前的西斯尊主。


              “这是对你上次在【帝都】与我的对决中中途退场以及,弄断我的佩剑的惩罚!”艾斯德斯庄重的说。


              “如果那是我的剑,那你早已经死了! ”达斯·维德回答。说着,他轻轻的搓了搓抬起的那只手的手指。艾斯德斯顿时觉的有一只无型的手在揉搓她的两腮跟下巴。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艾斯德斯慢慢的放下了握住冰剑的那只手,并把脸转向了一边。“非常好。”达斯维德转过身,用手指着艾斯德斯说,“现在马上跟我去会议室接见参与此次行动的其他将领,这可是你在银河系的处女战!它关系到你的前途以及你的国家的未来,希望你能认真对待!”


              “我明白了,维德大人。“艾斯德斯回答,她的语气瞬间从寒冰变成了天鹅绒一般。说着,她转过身和达斯维德一同朝电梯走去。二人进入电梯,达斯·维德按下了会议室所在楼层的按键,电梯开始了上升。电梯内,艾斯德斯和达斯·维德都沉默不言,看着电梯闪光的数字键不断的变化,达斯·维德的思绪不禁回到了六个月前。


              回复
              8楼2019-08-21 10:13
                第一章:爱的星空


                六个月前的一个晚上…


                距离塔兹米加入【夜袭】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经历了与腐败的帝都警备队队长欧茄和杀人狂斩首赞克等战斗后,年轻的【夜袭】新人塔兹米也逐渐老练了起来。随着训练的深入,塔兹米的实力已经与成为一名合格的【帝具使】越来越近了。但是,自从听说了【夜袭】的首领娜津塔关于帝具的介绍,得知没有任何一种帝具能使死去的人复活以及自己的这种想法会成为弱点被敌人利用,在一个凄凉的夜晚,塔兹米怀着一颗失落的心再一次来到了 他曾经的两个同伴——莎悠和家康的坟前,那两个被堕落的帝都贵族揉躏致死的乡村少年少女,此时正静静的沉睡在这样一个偏辟的角落,只剩下坟头的两块不起眼的椭圆形墓碑石向人证明着他们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果然…已经是永远的别离了吗…”塔兹米流着泪说,“明明早该放弃的...我...”这时,少年的身后传来了喊声:“塔兹米,你还没睡啊!”


                塔兹米扭头—看,是【夜袭】的成员希尔正向他走来。“本来还以为可以让他们再活过来…就算希望再藐茫也...”塔兹米说不下去了。


                “塔兹米…”希尔温柔的走上前来,跪在塔兹米的身后,并一把将他揽入怀中。“想哭的话就尽情哭吧。”希尔温柔的说着,“我会为你保密的。”
                “希尔…”塔兹米流着泪说,“身为上司还这么天真,这样真的好吗?”塔兹米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什么不好的。”希尔回答。


                回复
                9楼2019-08-21 10:14
                  艾特吧友 @宇佐木泠07 @血虎之殇 @超2黑正 @你鹏大爷6 @呵呵打ccc @林慕茜奶奶
                  另外声明:本人不属于任何类似女王党、玛茵党、塔艾党、塔赤、塔玛之类的团体本人写文比较现实,一般不会顾及个人情感,什么样的角色该死,什么样的角色不该死,该死的角色什么时候死,以及怎么样一种死法,都有一定的原则。望广大吧友遵重


                  收起回复
                  15楼2019-08-21 11:01
                    收起回复
                    17楼2019-08-21 11:04
                      @E可及失散 @犯法鱼


                      回复
                      18楼2019-08-21 11:06
                        惊了,星战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21 13:51
                          求切妹不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21 14:25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21 14:46




                              回复
                              27楼2019-08-21 21:43
                                “啊…”不知是因为看了这么美的夜景,还是由于在场的气氛,塔兹米心中的悲伤终于被吹散了。“塔兹米。”这时赤瞳来话了,“你以前也很喜欢像这样欣赏夜景吗?”“嗯,是啊。”塔兹米回答,那时候还是和莎悠跟家康一起。”


                                “哎!我说你,干吗又提人家过去的事!人家心情才刚好那么一点!你…”玛茵不高兴的埋冤赤瞳。


                                “刚才是谁说塔兹米不适合当【夜袭】的?”赤瞳反唇相叽。“呃…”玛茵满脸通红的嘣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塔兹米听赛没听,只是注视着眼前的银河系。“哎,赤瞳你说,死去的人会不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塔兹米突然问赤瞳。“这我哪儿知道啊?”赤瞳回答,“作为一名杀手,从前我曾经斩杀过无数的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每当我夜里入睡时,总是习惯性的仰望天空,可在我的记忆里,天上的星星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总是那样多。”赤瞳也进入了回忆。


                                “说到过去,留在记忆里的尽是些痛苦。”希尔说,“不过,也有快乐的时候。”说着,希尔想起了以前的朋友,以及加入【夜袭】后和大家的快乐时光。“嗯,是啊。”塔兹米赞同道,此时,他仿佛又看到,莎悠和家康站在通往帝都的路口处向他招手。


                                “玛茵有没有过快乐的回忆呢?”塔兹米突然问起玛茵来,因为玛茵曾跟他说过自己是异民族混血,因此在童年的时候饱受歧视跟欺凌。


                                “我当然有!”玛茵毫不示弱,“如果不是看了这银河系我也不会想起来,那是死去多年的母亲经常给我讲的一个故事的前半部分。”


                                “是什么故事?”听了玛茵的回答,在场的所有人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了。“咳哼,咳哼。”玛茵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凝视着眼前的银河系说:“故事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在那片银河系的中心,繁星环绕的光辉中存在着一个如同天堂一般的神奇国度。



                                这个国家的保卫者是一群如同天使般的战士,他们各个身怀绝技,有着凡人无法达到的奇异能力。战士们都以温柔,善良,正直,爱好和平,同情弱者而著称,战士们使用的武器不是【帝具】什么的,而是一种剑刃会散发出像彩虹一般五颜六色的光芒的剑。这个国家的科技十分强大,强大到可以让凡人驾着光在星际间旅行,国家在这群战士的守护下安定又繁荣得运行着……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玛茵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回复
                                30楼2019-08-21 21:54
                                  听了玛茵讲的故事,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惊叹。“是吗?真令人向望啊!”塔兹米听的两眼放光,“哎~你说,要是我们能有那些战士的力量,不就能很轻易的改变这个腐朽黑暗的帝国了?”


                                  “你太天真了吧!这只是传说而已。”玛茵不高兴的对塔兹米说。


                                  “你又傲娇了,其实说实话,你小时候肯定不止一次希望能有一群这样的战士来改变这个国家对吗?”希尔问玛茵。


                                  “才不呢!”玛茵回答,“等你听了这个故事的后半部分就不这么认为了。”


                                  “哦,是吗?那后面故事又是怎样讲的?”赤瞳问。“唉~”玛茵的神色突然变的愁苦起来,“故事的后半部分,我很不喜欢。”


                                  “噢,是什么剧情呢?”塔兹米好奇的问,但赤瞳沉默了,因为她大概已经猜出了接下来会发生的。


                                  玛茵说:“后来,这群战士中的一伙人因为过分沉迷于他们的力量而堕落了,他们开始变的贪婪、自私、诡诈、和邪恶,并不断的拉拢其他战士加入他们的行列,开始了对这个国家的反叛。”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玛茵接着说:“该国家和剩余的战士们无法容忍这帮家伙的为所欲为,终于,战争爆发了!”


                                  “啊!”听了玛茵所讲的,塔兹米顿时变得忧伤了起来。“漫长而又残酷的战争,使得这个光明的国家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变的满目疮痍。而这一切的始作佣者最终被国家和有良知的战士们打败,即而被冠以叛国的罪名遭到放逐。”听到这儿,塔兹米、希尔、和赤瞳暂时松了口气。“这样就结束了是吗?”塔兹米问。


                                  “根本没有!”玛茵说,“阴差阳错下,在流放这伙堕落战士的地方生活着一群那个国家从未察觉到的异民族,这些异民族有着和那群战士们相同的能力。为了复仇,这伙被流放的堕落战士于是和这群异民族勾结起来,建立起了一个残暴的帝国,并重新与那个光明的国度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回复
                                  31楼2019-08-21 22:09
                                    “唉~”听完了玛茵所讲的故事,在场所有的人都叹了一口气,似乎对这个故事的结局深感失望。“幸好这只是个传说。”塔兹米声音低沉的说,“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不知道又会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战乱所害。”这时,希尔突然关切的问玛茵:“玛茵,请问你对你的父母还有别的印象吗?”


                                    “记不太清楚了…”玛茵回答:“自我记事起就一直被一位个头很矮的老人扶养,他是个在普特拉小有名气的钟表匠。”说着,玛茵把目光再一次投向银河系的外环,突然,她伸出右手,用食指指着中环西侧的一颗星星说: “看!那就是杰达。 ”


                                    “杰达?”赤瞳一听愣住了。“没错,我的母亲一直就是这么称呼那颗星星的。”玛茵说,“在我的记忆里,唯一所能想起关于我母亲的,就是一到夏天的晚上,她都会望眼欲穿的注视着杰达,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啊哈 ~”玛茵说到这儿打了一个哈欠,“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了!我要回去睡了,晚安,希尔、赤瞳。”玛茵又恢复了她那尖刻的说话语气,说完,她大摇大摆的朝【夜袭】的基地走去。“晚安,玛茵。”塔兹米、希尔和赤瞳异口同声的回答。


                                    “唉,想不到玛茵竟然会有这样的经历。”待玛茵走后,希尔不禁开始对她同情了起来。“嗯。”赤瞳也表示认同,现今的世代如此的黑暗,堕落,人民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再继续坐视不管,那么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沦为像她们那样的牺牲品。想到这儿,赤瞳站起身来,准备返回自己的房间。“晚安,希尔、塔兹米,记得早点休息。”赤瞳临走前向剩余的两个队友关照道。“晚安,赤瞳! ”塔兹米和希尔回答。


                                    待赤瞳走后,希尔再一次把塔兹米揽入自己的怀中。塔兹米先是一愣,马上明白了希尔此举的用意,“谢谢你,希尔。”塔兹米凝视着银河系外环的一颗星星,温柔的对希尔回答。“不,我才应该感谢你。”希尔也注视着塔兹米眼睛所看的那颗星心想,“多亏了你,我又找到了一个能帮上忙的事!”


                                    然而,希尔和塔兹米压根没有也不可能看到,他们眼前的那颗行星上所发生的事。


                                    回复
                                    32楼2019-08-21 22:10
                                      靠近银河系外环的某颗行星附近…


                                      一艘白色的【帝王级】歼星舰,此时正在银河系的边缘巡弋。与此同时,一个不起眼的小型救生舱似的物体,正缓慢的朝着这艘歼星舰的左侧靠近…


                                      舰桥内…


                                      “报告舰长,探测器探测到一个救生舱,舱内有一个生命体,没有携带武器。”一名操作员看着电脑显示屏上的数据向一位身穿深绿色制服的军官报告。


                                      “打开舱门,命令士兵就位!”那名军官吩咐道,看样子他对即将发生的事已经心知肚明。


                                      格纳库内…


                                      这颗救生舱在格纳库的正中心停稳,数十名身穿白甲的【帝国冲锋队】队员将救生舱层层包围,用手中的爆能步枪对准了眼前的这个救生舱。


                                      随着一阵“吱啦~”的声响,救生舱的门慢慢的开启了,舱内坐着一个身穿橘黄色太空服的中年汉子,那人精神恍惚,脸上写满了惊骇和恐惧,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把手举起来!慢慢的走出来!!”冲锋队的队长用枪指着那人命令道。


                                      那个人像是听话,缓慢的走出了救生舱,但他并没有按冲锋队队长的吩咐把手举起来,而是摇摇晃晃,如同一个喝多了酒的醉汉一般朝冲锋队队员们走来。那人离开救生舱后,几名士兵马上去对救生舱进行了一番检查。


                                      当那人走近时,冲锋队队长终于听懂了他不停念叨着的话:“…死神来啦!死神来啦!!…”


                                      说着,那人突然一下子趴在了队长面前,一动也不动了…


                                      看着眼前的情景,冲锋队队长马上示意其他人后退,自己则慢慢走上前去,小心的搜了搜这个人的外衣,在确保无事后,队长将这个人翻过身来,才发现他已经断气了…


                                      凭着过往的经验,队长二话不说,迅速的扯开了这个人的外套。“全体后退!”队长喊道,说完他马上拿起枪退到了安全地带。


                                      “这是个什么玩艺儿?”舰桥内,先前的那名操作员看着电脑显示屏上显示的那个人腹部的一枚外型奇特的刺青问舰长。


                                      “这是一颗炸弹!”舰长回答。可是他们等了很久,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格纳库内,冲锋队拿出了一些仪器对那人的尸体进行了扫描,结果一无所获。


                                      “也许是一枚哑弹。”舰长用手搓着下巴说,“对救生舱的检查做的怎样了?”


                                      “没有任何可疑迹象。”那名操作员看着屏幕上的数据回答。


                                      “同样的手段不能重复使用!”舰长认真的说,“马上将尸体隔离准备做进一步检查!”


                                      “是!”操作员回答。应舰长的吩咐,那具尸体和救生舱被一同搬入一间密封舱内,负责搬运的人员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卫生就离开了。当密封舱的门关闭后,那具尸体上开始鼓起了一个个肉瘤似的包……


                                      这一晚,赤瞳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侵袭了她的全身,赤瞳感觉到自己被恐惧、愤怒、和黑暗所包围。没过多久,一个毛骨悚然的,如同混合了某种机械声音的危险种的呼吸声传入了赤瞳的耳中:“呼~嗙!呼~嗙!…”


                                      “谁!”赤瞳惊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可当她环顾四周,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咦?”赤瞳莫名其妙,“也许是自己听错了。”她心想,马上又躺了下来,可赤瞳闭上眼睛没多久,那股压迫感又来了。


                                      “呃~”赤瞳眉头紧皱,牙关咬紧,汗水大颗大颗的从头上流下来,沾湿了枕头。不久,那恐怖的呼吸声又传来了:“呼~嗙!呼~嗙!…”这一回,赤瞳颤抖着睁开眼睛,却赫然发现自已身处于一个如同地狱一般的火山区!脚下的黑曜岩在高温的炙烤下不断的震动,似乎虽时都有可能断裂,周围高耸的火山将熔岩和火焰从地底喷射出来,形成了壮观的岩浆瀑布。天空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黑云,而在她的正前方不远处就是一条宽阔的岩浆大河,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呼息声,此刻正从岩浆河的正上方传来……赤瞳惊呆了,不敢相信的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岩浆河的上方,一团黑色的火山灰构成的烟雾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身高两米,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和黑灰色相间的肩甲的人,长长的黑色斗篷飘扬在那个人的身后。从那人的身材上看,赤瞳判断出他是男性,那个人的胸口处有一个布满按钮的方形键盘,赤瞳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但最让赤瞳感到不安的,是那人戴的头盔。头盔的外形让赤瞳想起了那些曾经与她战斗过的帝国【燃烧部队】,面罩上的两颗毫无生气的机械般的眼睛所释放出的杀气足以令士气高涨的战士瞬间丧失斗智!而那如同混合了某种机械声音的危险种的呼吸声,正是从那双眼睛下方的一个布满栅栏的三角形通气口发出的。赤瞳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从他的身上,赤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愤怒、黑暗、憎恶、和痛苦。“你…你是谁?”赤瞳向那个人发问。


                                      突然,赤瞳惊醒了,发现此时天已经大亮,而在【夜袭】的基地外,传来了塔兹米和布莱德一起训练的声音。“原来是个梦! ”赤瞳终于明白了,然后她坐起身来,用右手托着自己的额头,再一次回想起昨晚在梦中遇到的那个人。作为一名杀手,做噩梦对于赤瞳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在梦中,赤瞳经常撞见那些死在她刀下的人,他们有的浑身鲜血,有的身体支离破碎,还有的用手提着被赤瞳砍下的首级,来向赤瞳控诉她向他们的所作所为,总之那些人的相貌都惨不忍睹。赤瞳对这一切早就习惯了,她向来都不把这些梦当回事,但这一次却不同,赤瞳觉的这一回做的梦是关乎她个人的,她感到梦里的这个人似乎是在呼唤她。”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身在何处,我都会找到你。”赤瞳心想,“为什么你会让我感到如此不安?我... 会帮助你的!”接着,赤瞳跳下床,穿上衣服,装备上她的帝具【一击必杀——村雨】向【夜袭】基地的正门走去。


                                      收起回复
                                      33楼2019-08-21 22:12
                                        请问楼主切妹何时出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21 22:33
                                          这么黑的一坨是男主,然后要啪我肤白貌美的女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8-22 12: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8-22 17:5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8-22 18: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8-22 21:13
                                                  @玻璃杯里水晶24 @电饭煲384


                                                  回复
                                                  39楼2019-08-23 00:43
                                                    这这这都能同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9-08-23 13:28
                                                      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8-23 13:4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8-23 20:41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8-23 20:42
                                                            gk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8-24 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