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美男吧 关注:18,767贴子:195,305

停笔很久了,今天有又开始码文了,希望大家喜欢,支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停笔很久了,今天有又开始码文了,希望大家喜欢,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0 21:00
    落花无然
    主人公:欧阳然,洛落
    本人喜欢虐一虐,思路随写随改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0 21:02
      有喜欢的吗,@我一下,我发文上来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0 21:03
        作者:夕颜(逗逗)
        又是一年花叶落,又是这个阴雨绵绵的季节,洛落的心情和此时的天气一样,细雨绵绵。拖着行李走出安检口,便撞进了一个帅哥的怀里,“小姑娘,刚出安检就投怀送抱呀?”略显轻浮的声音在洛落的耳边响起。洛落下意识的向后躲去“抱歉,抱歉”连声道歉。“洛落!”秦昊吃惊的叫道。洛落慌乱的抬起头“秦叔叔!”洛落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激动的抓着秦昊的胳膊高兴的蹦了起来。“真的是你,洛落,回国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呀,你欧阳叔叔知道吗?”秦昊温柔的看着洛落,细声问道。“他有必要知道吗?他巴不得我永远不要回来。”洛落略显生气的说道。“洛落,不可以这么说欧阳,他为了你-----”“能不能不提他?”洛落生气的说道“秦总,张总的飞机晚点了,您看------”一旁的助理提醒道,做秦总的助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浪荡不羁的秦总这么真诚的对待一个女孩子。“小李,你在这等张总,我还有事。记得把他安全的送到酒店。记得给公司打电话要车” 说完拉起洛落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向停车场走去。
        “洛落,回家吧!”秦昊问道“不回家,还能去哪,要不去你那?”洛落调皮的说道。“我可不敢收留你,这要是让欧阳知道了,我带你去我那,他还不扒了我的皮。”“你怎么那么怕他”洛落嘟囔着。“不是怕,你那欧阳叔叔我可惹不起,气急了再给你晕过去,我可是不想去医院看着他”“医院?”洛落不解的看着秦昊。“没什么了,送你回家。张妈都想你了,总是不停的念叨你”秦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打岔道。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庭院前,这是洛落父母留下的院落,院落仿照着江南水乡的庭院而建。只因为洛落的母亲喜欢江南。站在院落前,洛落失神的望着自己的家,五年的时间,自己终于回来了。“别站在这淋雨了,快进去吧。”秦昊拥着洛落向里走去。“秦先生,您来了”张妈打开门,毕恭毕敬的说道。“张妈。”洛落轻声的叫道“小姐,是您吗?真的是您吗?”张妈拉着洛落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张妈,是我,我回来了。”洛落拥着张妈,落下了激动的泪水。“别在这站着呀?这还下着雨呢。”秦昊拍了拍洛落的肩膀。“你看我,只顾着高兴了,快进来。”张妈拉着洛落的手往里走。“张妈。欧阳在家?”秦昊望着门口的鞋子问道。“哦!先生有些不舒服,老岳刚刚送他回来。吃过药在楼上休息呢。”张妈回答道。“也是,这样的天气,又够他受的。”秦昊说道。“是啊。先生一定是难受的紧了,不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让老岳送他回来。”张妈回答着“我上去看看他。”秦昊说着换了鞋子向楼上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0 21:06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0 21:25
            谢谢,我一定会努力,明天继续发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0 23:19
              可以艾特吗,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1 00:46
                听着张妈和秦昊的对话,洛落心中升起一团迷雾,他的身体一向很好的,怎么会生病,听秦昊的意思,好像这已经是见惯不怪的事情了,洛落不安的望向楼上。“小姐,您的房间先生要求每天都打扫,床品都是新换过的,你休息一下,我一会给您做您最爱吃的西湖醋鱼。”张妈拉着洛落边说边向她的房间走去,安顿好洛落的行李,张妈便急着去厨房做饭了。洛落环视着自己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拉开衣柜,柜子里挂满了衣服,都是挂着标签的新衣服,奇怪的是每款衣服都有好几个号码。
                秦昊推开欧阳的房门,看着欧阳紧锁着眉头躺在床上,床头上药瓶散落着,看着欧阳然睡的很熟,秦昊把床头的药品整理了一下,重新为他接了杯水,起身离开了。“张妈。”下楼的秦昊叫着。“秦先生。”“张妈,我看欧阳睡的挺踏实,没有叫醒他,记得把大夫开的驱寒的汤药给他熬上,这天气够他受的,另外,他和洛落相处的时候,您拦着点洛落,这孩子对欧阳的误会太深了,我怕她再伤了欧阳。关于他的身体,我想他肯定是不想让洛落知道,否则,当年也不会------”秦昊细细地叮嘱着。“放心吧,秦先生,我都懂,我会照顾好先生和小姐的,其实看得出小姐还是很在乎先生的,只是先生始终认为自己是小姐的叔叔,两个孩子都够苦的。”张妈无奈的说道。“那辛苦您了,我先回公司了,欧阳醒了让他安心在家休息吧。也好好陪陪洛落,我就不和洛落打招呼了,先走了。”张妈送走了秦昊,看着楼上无奈的摇摇头。回了厨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1 06:30
                  @轩轩宝宝😘 @左海有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1 06:32
                    来啦,早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1 08:25
                      来啦!Y(^_^)Y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21 10:42
                        洛落简单的拾了一下,便出了房门,经过熟悉的房间,洛落站在那里,他知道这一墙之隔就是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欧阳然,虽然自己称他为叔叔,可他也真真的只比自己大8岁,虽然自己曾经恨极了这个霸占了洛氏集团的人 ,可是当听说这个人身体不是很好的时候,自己又是那么的担心和不安,洛落犹豫了许久还是收回了已经伸到了门前的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去了厨房。
                        “张妈,我来帮您吧”洛落走进厨房,“哎呦,这怎么好,这儿不是您来的地方,小心烟气熏着您。”张妈念叨着。“没事的张妈,在国外我也经常一个人做饭的,这些事情我都熟,只不过这鱼还是做不出您的味道”洛落撒娇着说道。“回家了,以后张妈天天给你做。先生总是让备着鱼,说也许您那一天回来了,要吃鱼,没得买。这回真用上。”张妈自言自语的说道。洛落手上的动作一顿,他每天都让厨房备着新鲜的鱼只为得自己回家的时候能吃上鱼。想到这,洛落眼底不禁湿润了。“看,把你熏着了不是,快放下,我来吧”张妈抢过洛落手里的菜说道。“没事,张妈”洛落慌乱的擦着眼泪,指着温在灶上的砂锅,打岔道“这是熬得什么汤呀?好浓的药气”“这是给先生驱寒的汤药,先生的腰上本就有伤,前些年也不知道是淋了雨还是怎么了,受了很重的寒气,又没有好好的调养,这不落下了这么个病根,一到这样的阴雨天,先生的腰就疼的受不了,大把大把的吃止疼药,这孩子就是能忍,不论多疼,也不见他吭一声。哎!”张妈边做着手里的活,边说着。洛落呆呆的看着砂锅,“欧阳,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21 15:27
                          欧阳然这一觉睡得异常的踏实,出奇的没有做梦。竟然一觉睡到了晚上。许是药物起了作用,腰上也不那么疼了,看着床边收拾整齐的药瓶,和满杯的水。欧阳起身走出了房门。看着餐桌上摆放好的菜,欧阳突然有了食欲。“张妈,今天的晚餐怎么这么丰盛呀。还做了西湖醋鱼。”说着拉出凳子,缓慢地坐下,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欧阳然的额头便渗出了许多汗珠。看着欧阳紧皱着眉头,一手扶着餐桌,一手掐在腰上,缓缓地坐下,洛落的眼泪早已经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张妈手里端着驱寒的汤药,递给了洛落。洛落接过药碗,站在那里却没有勇气向前走。“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呀,要是丫头在家,这盘子鱼肯定连骨头都不剩。这么好的菜怎么不给上筷子呀”欧阳说着慢慢地转过身子。却看见早已经泪流满面的洛落。“丫,丫头”他惊讶的唤着洛落。想起身,尝试了一下,没有硬撑,他怕洛落发现自的异样。“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过来坐。”洛落迅速的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端着药来到餐桌前,既然欧阳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就当做自己不知道吧。“今天的下午的飞机,出了机场就见到了秦叔叔,是他送我回来的。张妈说您在休息,就没打扰您”洛落把手里的药碗放在了欧阳面前柔声的说道:“张妈说你---您身体受过寒气,这样的天气就难受的紧,先把药喝了吧。驱驱寒气吧”说着坐在欧阳的身边。“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欧阳看着洛落说道“我一个人习惯了,这些事我也做得来”洛落不动声色的回答着。欧阳没有再说话,餐厅里安静的吓人.“你”“你”两个人同时发生又都同时止住。“你还是先把药喝了吧,一会凉了会失了药效的”洛落说道。“哦”欧阳应着,把药喝了进去“咳!咳!呕.……”许是喝的太急了,欧阳咳了起来,还有点恶心。“欧阳叔叔”洛落紧张的起身为欧阳顺着后背。“我,咳,我没事”欧阳拍着洛落的手说道,“你看你这刚回来,就让你沾了一身的药气,我这没事,老毛病了”“你才多大,还不到40岁,怎么就老毛病了,难道你不懂的照顾自己吗”洛落坐下来生气的说道。“我……”“先生,您的粥熬好了”张妈把熬得烂烂的粥放在了欧阳面前“张妈,这-----”看着欧阳面前的粥,洛落不解的问道。“哦,这个药虽然驱寒,可是也伤胃,所以每次用这个药,张妈都会给我弄点清粥小菜的。”欧阳解释道“张妈,来一起吃吧”张妈也知道欧阳不想让洛落知道自己的身体,所以就不在说下去了。“我还是等老岳一起吃吧,小姐刚回来,你们好好聊聊天。”说完退出了餐厅。“老岳?是岳伯伯吗?你不是把他给辞退了吗?”洛落看着欧阳。“庭园里,农庄里的老人都在,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带你去看看,他们都挺想你的”欧阳柔声说道。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吃着饭,没有在说话,其实欧阳想问“丫头,你在那边过得好吗?离开国内你就断了和这边的一切联系,我想尽了办法也联系不上你。这么多年你到底有没有记得我。”洛落想问“老人们都在,那当初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得身体又是何时变得如此糟糕,腰伤,胃病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秦叔叔说您为了我做了很多,可我只看到了你的决绝。欧阳,我在你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位置。”两个人默默地吃完了饭。


                          回复
                          15楼2019-08-21 16:08
                            我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21 18: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22 09:24
                                开了新坑,期待关注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22 09:24
                                  这里呢,催更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22 12:44
                                    晚饭过后,欧阳去了书房处理公司的问题。洛落回了房间,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书,可是脑子里都是欧阳那清瘦了很多的面庞,洛落心里五味杂陈,当初他剥夺了自己在洛氏集团的权利,逼走了庭院里,农庄里,集团里的老人,逼着自己出国留学。本以为他会在国内过得很好,也许也结了婚,可是,为什么这个家里找不到任何女人生活的痕迹,而他自己也是那么的憔悴。而老人们似乎也都还在。想到这,洛落起身下了楼。
                                    “小姐,您要出去?”张妈从外边进来迎头碰到洛落“没有,您这是?”洛落看着张妈拿着咖啡问道。“秦先生来看先生了,两个人在花园里,我送两杯咖啡过去。”“张妈,不是说他用了药,胃会不舒服吗,换杯热茶吧。”洛落看着外边穿着单薄的欧阳,随手拿起了沙发上的毛毯和外套,向花园走去。
                                    “欧阳,BC集团的张总今天已经到了利州,我已经和他碰过面了,他的秘书透露,艾瑞集团也在和他们联络,张总可能也会见一见他们。”“那要在他们见面之前把咱们得底牌想办法透给他,这次一定要让他上套,我要让他永无翻身的机会”欧阳的眼底充满憎恨。“秦叔叔您来了怎么也不叫我一声”洛落走近他们,细声说道。洛落很自然的把手中的外套披在了欧阳身上,“张妈说您身上的寒气重,以后出门多穿一点。”说完又蹲下来把毛毯盖在了欧阳的腿上。“这个季节了天气本来就凉,又下了雨湿气更重,虽然已经在用药了,平日里多注意一些总是好的。”说完起身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谢谢”欧阳拉了拉腿上的毯子说道。“欧阳,洛落说的不错,你呀还是平时多注意点为好,你那腰疼起来,可是太吓人”说完根本不管欧阳瞪着自己的眼神转向洛落“这回好,你回来了,他也不用因为惦记你睡不着觉,没事总出去瞎转悠了,家里也多个人照顾他,张妈的话他总是不听,每次都得把自己折腾到医院去住上几天,你说那医院……”“秦昊”欧阳打断了他的说话。“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吗”秦昊求饶式的说道“秦叔叔,现在又是谁再照顾你呀?”洛落打趣的问道“我这不需要人照顾,再有,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叔叔,叔叔的,把我和欧阳都叫老了,我们才比你大8岁。你都出落成这么标志的大姑娘了,以后还是叫哥哥吧。”秦昊没正行的说道。“大几岁,辈分也不能乱。”欧阳冲着秦昊喝道。洛落听了欧阳的话一愣,随即收了脸上的笑容“秦叔叔,欧阳叔叔你们接着聊,我这做晚辈的就不打扰了”洛落起身,特意把“晚辈”加重了说道。“秦叔叔再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哎,小姐,您的咖啡”张妈端着咖啡迎上来说道。“都给我的欧阳叔叔喝了吧,难受死他算了”洛落气嘟嘟的说道。


                                    回复
                                    20楼2019-08-22 16:30
                                      “这是怎么了?”张妈放下咖啡问道“欧阳,你看你,这是干嘛,洛落已经是大姑娘了,你们之间也只差了8岁,她对你的心思……”“秦昊!”“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欧阳端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这是什么?张妈,这……”“先生,您在饭桌上说,您喝这个药伤胃,小姐就记住了,刚刚知道我要给您送咖啡,赶忙让我换成暖胃热茶给你,怕您喝了咖啡胃不舒服。”“你看看,欧阳呀,你说你……哎!”秦昊无奈的摇摇头。欧阳看着眼前的热茶,又摸着身上的衣被,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可是,他现在已经这样了,自己的身体到底能熬多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给洛落一个未来。怎么忍心去耽误他一辈子。想到这,他不禁闭上眼睛,手早已在身下握成了拳头。张妈摇摇头退了下来。秦昊喝着咖啡不再说话。
                                      欧阳然和秦昊在花园里聊到很晚,房间里的洛落看着很憔悴的欧阳,心里说不出的酸楚。终究,自己在他欧阳然眼里还是孩子,还是那个应该叫他叔叔的小丫头。送走了秦昊,欧阳然走上了楼,刚刚虽然在花园里洛落为他披上了衣被,可终究是老毛病了,坐久了,天又阴凉。腰上还是有些疼。他还是坚持着来到洛落的门前,今天已经和秦昊交代好了公司的很多事情,接下来他想好好陪陪洛落,他扣响了洛落房门“洛落,我可以进来吗?”“我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欧阳叔叔。”洛落特意把“欧阳叔叔”四个字加重了来说。欧阳一愣,随后调整了一下自己“洛落,我,叔叔想和你聊一聊,你看……。”洛落起身打开房门,自顾自地爬回床上,窝在被窝里,不想去看欧阳然。“洛落,明天想去哪逛逛?我,叔叔请了假可以好好陪你,这么多年,利州有很多的变化。也新增加了很多景点……”欧阳坐在洛落的床前自顾自的说着。“要不,叔叔带你去,带你去,庄……园……看看……叔叔伯伯们”洛落把自己缩在被窝里,不想出来,“您随便安排吧,您是叔叔,我只能听您的,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也是这样。”洛落根本没有察觉到欧阳然的不适,冷嘲热讽的说道。欧阳先是一愣,随后落寞的说道“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明天,明天我来安排。”说完踉跄着起身慢慢地向门口挪去。回到房间,欧阳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任凭腰上愈演愈烈的疼痛袭来,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清醒,不让自己去胡思乱想,不让自己坠入这段感情。就这样挨过了一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23 10:05
                                        来啦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23 12:05
                                          第二天清晨,洛落很早便起了床,昨天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尽然睡着了,搞的今天顶着两个肿眼泡,简单的修饰了一下,还好还能见人,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洛落不禁在心里感叹化妆的重要性。收拾妥当,开门下楼,经过欧阳的房间,他的房门是打开着的,洛落快步走下楼梯,只见餐桌旁没有人,“小姐,你醒了,先生在花园里看报纸呢。”张妈提醒着。“谁说我找他了”洛落脸一下红了起来,径直走向餐桌,路过窗子眼睛还是不自觉的向花园望去,张妈一个人偷偷地笑着。花园里的人怎么那么不自觉,深秋的天,又下了几场雨,早上异常的冷,这人就穿了件单衣,尽然坐在外边看报纸。一会再难受一定不理他。洛落心想着坐在了餐桌旁狠狠地咬着面包。花园里的欧阳看上去是在看报纸,其实是怕洛落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以前只有张妈,老岳在家,他可以毫不掩饰,疼痛时可以躺在床上不动,可现在洛落回来了,他不想让她担心,更不想让自己狼狈地出现在她面前。昨晚折腾了一夜,今天吃了双倍的止疼药,还是隐约有些痛感,希望能瞒过洛落。许久也不见欧阳回来,洛落坐不住了,扔下手里的面包,起身向门口走去,张妈拦住她,“小姐,这是先生的药,还有衣服。”“谁说我要去看他了”洛落难为情的说着。“你不去看他,你帮张妈走一趟。湿气寒气这么重的天气,先生难免不舒服”“那我就帮你送过去”说着洛落接过药和衣服“哦。对了,张妈,我昨天嘱咐您熬的山楂熬好了吗?”洛落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熬好了,我这就去端一碗来”说着张妈快步进了厨房。“这个东西,能解苦,喝完药来上一颗,先生就不会那么难受了。”“我才不是……”“不是,不是,我们洛落是给自己解馋的,便宜先生了”张妈打趣道。洛落红着脸像花园走去。


                                          回复
                                          23楼2019-08-23 17:23
                                            逐渐变甜,然后在虐一虐


                                            回复
                                            24楼2019-08-23 17:24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23 18:28
                                                还有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24 13:38
                                                  还有吗,,期待下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25 08:11
                                                    心疼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5 23:59
                                                      好看的!楼楼一定要写下去,太对我胃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26 23:13
                                                        才发现。发重了,重新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27 06:21
                                                          越靠近欧阳然,洛落越生气,走了这么几步自己就已经感觉到冷了,也不知道他在这坐了多久了。他尽然还在喝咖啡,虽然他没有看到欧阳然像秦昊和张妈说的那样发病,可是他们的描述也让自己觉得欧阳然的身体真是糟糕透了。这么不爱惜自己,真的是要气死她了。洛落快速走到他身旁,没好气地放下手里的药,也不顾欧阳差异的眼神。边为他披上衣服边大声说道“大清早的在这接露水呀!湿气寒气这么重,你不怕老毛病犯了,我看你的寒气痛怕是装出来的吧,博取张妈和老岳的同情吧”说完就要坐下来。欧阳一把抓住她“丫头,这么坐会着凉的。”说着起身把自己身下的垫子放在了洛落的椅子上。“你刚从国外回来,还不适应咱们这的天气,别着凉了”欧阳慢条斯理的说道“还说我,你呢,你就适应了”洛落一屁股坐在垫子上恶狠狠的说道“我,习惯了,再说,一到这样的季节,张妈他们都会在花园里给我备着垫子的。”欧阳然不以为然的说道。随手又拿起来咖啡,刚要放进嘴里洛落一把抢了过来“不许喝了。喝药”说完把药推到了欧阳然的面前。欧阳然愣愣地看着洛落。“看什么,没见过呀”洛落生气地说道。欧阳然笑了笑,端起了桌上的药碗,一饮而尽。虽然已经极力在压制药液带来的恶心感,还是忍不住干呕了几声。洛落急忙起身,半跪在他身前,替他一下下的顺着。“我没事了,快起来,地上凉”欧阳抓住洛落的手,把她拉了起来。见他好一点了,洛落拿起旁边的山楂羹。“我让张妈熬了些山楂羹,你吃一口压压药气”,欧阳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汤匙。“我,还是我自己来吧?”“欧阳叔叔,我是不是连照顾你的资格都没有了?”洛落委屈地说道,欧阳然先是一愣,随后放下了拿着汤匙的手,洛落没在说什么,舀起一匙送进了欧阳的嘴里。虽然欧阳着实是不想吃任何东西,可是还是顺从的吃了一口,别说,还真的挺管用,恶心的感觉好了很多。洛落起身把衣服为欧阳一点点地披好,“昨天你不是问我今天想去哪吗?”洛落柔声说道“是呀,想去哪,叔叔今天都陪着你”“我想去农庄里看看叔叔伯伯们”“好!一会吃过早饭我就带你去”欧阳收拾着桌上的报纸说道。“不,不用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是阴雨天,秦叔叔和张妈都说一到阴雨天,你,您就不舒服,我还是让岳伯伯送我过去吧,您好好在家休息一下。”洛落低头说着。“你不是说我的寒气痛是装出来的吗?”欧阳打趣这说。“那不是刚刚生气的……气话吗”洛落提高了声贝急忙解释道“我没有那么娇气,张妈和秦昊说的也夸张了点,没关系的。说好了,我陪着你,怎么可以食言呢”“说准了,那咱们去吃早饭吧!”洛落兴奋的抓着欧阳的胳膊说道。“好,那咱们去吃饭”欧阳借着洛落的力站起来,由着洛落拉扯着自己向餐厅走去。虽然餐桌上的早餐很丰富,可是欧阳依然吃着清粥小菜,有张妈先前的解释,洛落也没有再追问。自顾自的吃着中式早餐。整理完毕后,洛落看见欧阳已经坐在了车后“不是说,你带我去吗。怎么又劳烦岳伯伯了”洛落看着坐在后坐的欧阳问道“小姐,张妈也让我去农庄弄点新鲜的回来,我也算是搭个顺风车吧”老岳解释道。“哦!”“怎么,嫌我老岳碍眼了!”老岳打趣道“你说什么呢,岳伯伯!人家可是我的叔叔”洛落把叔叔二字还重点的强调了一翻。欧阳看着眼前这个依然活泼的小丫头,心里暗暗地高兴,也很庆幸这五年没有改变她太多。可也只有洛落知道,此时的自己不是真实的自己,五年前那个能哭能闹的小丫头已经被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了。现在的自己沉着,冷静,尽然欧阳有太多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那就陪着他演下去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27 06:2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8-27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