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671,348贴子:30,717,497

【原创】虐+爽,酒鬼闷骚谋士攻X钢铁直男皇子受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虐+爽,酒鬼闷骚谋士攻X钢铁直男皇子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19 15:48
    书名:谋士在上
    作者:酒徒
    不可告人的意图:晋江发布前试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8-19 15:49
      九子夺嫡,腥风血雨,唯有一人身在局中,却又独善其身,因为他想要的始终都不是这江山,而是……一个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19 15:58
        有人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8-19 15:58
          来人啊来人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19 15: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19 15: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8-19 15:5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8-19 16:00
                  ……
                  眼下,亦是寒冬腊月,漫天飞雪依旧,洛城的街也如十年前的御湖一样,一片死寂,只有一家客栈聚集了些喝茶听书的人。
                  唯有这一点,与十年前不同,最起码,那客栈中是有暖炉,有热酒,有人气儿的。
                  十年了,当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
                  “小二,再来壶醉生!”
                  此话一出,客栈中的人便都瞧了过去,这醉生酒如其名,酒劲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这位公子却喝了一壶又一壶,着实有些骇人听闻,那公子一桌的酒气都盖过了众人的茶香,虽不难闻,可却也醉人。
                  但人家一早就给足了银子,客栈老板开门做生意,客人要,自然便只能给,同时也暗赞这位金主的酒量惊人,想着日后若是多多光顾,该多好呀。
                  客栈之内,酒香飘飘,那独饮的公子似乎确实有些醉了,撑着头双眼微眯,唇边挂着笑,那笑,当真是迷人,就连隔桌的有夫之妇都快坐不住了,却也都不知道这翩翩公子为何而笑,竟笑的甚是耐人寻味。
                  其实苏正青也确实有些醉了,不过他要的就是醉,不然待会等的人来了,他怕会管不住自己的嘴……更管不住自己。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放肆痛饮,话说回来,整整十年没碰酒了,这闻名已久的烈酒醉生,他可得喝个够本!
                  那边,有主的妇人不敢动,那无主的自然没什么顾虑,只见一女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来到苏正青身边坐下,一双玉手如同水蛇一般游走到他的胸口,看的别桌的客人都低骂出了声。
                  那女子见苏正青双眼虽迷离,却对她的存在无动于衷,眼中浮现了一丝寒光,不过却稍纵即逝,转而不甘寂寞似的娇声道:
                  “公子,你醉了,不如奴家扶您……”
                  就在这时,客栈大门被推开,外面的风雪一拥而入,冲散了客栈中的暖气与暧昧,十多个人陆续走入,为首的那男子剑眉星目,一身的贵气,一看便不是寻常人,小二机灵的很,赶忙迎上去招呼。
                  “客官,您是打尖儿呢?还是住店啊?”
                  为首的男子并不言语,只是他身边护卫利落的掏出了金元宝,吩咐小二儿安排上好的厢房就饭菜。
                  而自从这些人进来后,苏正青的目光就从未离开过那为首男子。
                  他等的人,等了整整十年的人……终于来了!
                  “公子…识得他们?”
                  女子神色古怪的问,可苏正青却并不作答,而是起身向男子那桌走去,他这一靠近,随男子一起来的护卫们都露出了警惕的神色,手也放在了剑柄上,似乎只要眼前这酒鬼一有异动,他们就会把他大卸八块。
                  而对这些凌厉的目光,苏正青却视若无睹,继续一步一步的向男子走去,长袍被风雪吹起,宛如潇洒的画中仙。
                  客栈中的人这下都安静了,说书的也停了下来,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苏正青,心想这公子应该是醉彻底了,竟赶招惹这些看着就不好惹的主。
                  “大胆!退下!”
                  为首的护卫厉声呵斥,见苏正青依旧不停,其他护卫便一拥而上,本以为会是场恶战,却不料苏正青根本没有反抗,老老实实的被摁在了地上,那样子狼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8-19 16:03
                    这世上真正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的,只有曲承宣自己和他死去的母后!
                    苏正青似乎对曲承宣的反应很满意:
                    “殿下,您不需要纠结于苏某是谁,苏某不过就是一个志向远大,想辅佐一代君王的谋士而已,苏某说的这些,只是提前做的功课。”
                    苏正青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曲承宣无法从他眼中看出半点虚假,自古以来,皇家身侧就没有缺过谋士的身影。
                    这些谋士就是双刃剑,用对了,便能所向披靡,若是错用,便会死无葬身之地,这点,曲承宣心知肚明,他并不排斥谋士,可……
                    “殿下为什么要怀疑苏某呢?”苏正青无奈,直言道:
                    “您现在都沦落到发配宾川了,还担心失去什么吗?命吗?殿下早年曾带兵出征,早就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不是吗?是在邹邺皇城呆了太久,让殿下失了战场之上的果断?”
                    “……”
                    似乎是觉得有礼,曲承宣的语气也渐渐温和了些,不似之前那般咄咄逼人,只是语气依旧有些冰冷。
                    “你说你想辅佐一代君王,可五个皇子里,不管辅佐谁都比辅佐本王要强,你为什么选择本王?”
                    “嗯……”苏正青敲了敲眉心“如果我说…苏某喜欢男子,贪图上了殿下的美色,殿下,信吗?”
                    曲承宣的脸色明显变了变,就连一旁的林安都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剑柄上,似乎只要曲承宣一抬手,他就会把自己的剑奉上,让他的主子手刃苏正青。
                    短短不到一刻钟,苏正青可当真是把自己的脖子往那刀刃上磨了再磨,可他却好似并不理会这些,只是见曲承宣并没有拔出自己那宝贝佩剑的意思,便打起了哈哈。
                    “哈哈哈……玩笑,玩笑而已!别生气嘛!”苏正青笑着,丝毫不顾曲承宣脸色有多难看,只觉得自己心情舒爽了不少。
                    曲承宣不言,抓起佩剑,径直向楼上走去,不过很快便驻足,沉声询问:
                    “还不知苏公子高姓大名。”
                    苏正青神色微微一变,突的起身,双臂一拱,朗声道:
                    “在下,苏正青。”
                    闻言,林安先是一惊,随后神情复杂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身侧之人,随后又愤恨的哼了一声,竟白了苏正青一眼。
                    林安的这一举一动,曲承宣尽收眼底,暗自记下,随后淡淡的应了声“好”,便上了楼,苏正青见后苦笑,知道之前得到的消息不假,曲承宣当年大病了一场,险象环生,他,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苏正青苦笑,仰头灌了口酒,回头看向林安,正欲开口,却见他嫌弃似得哼了一声,便要跟着曲承宣上楼,苏正青也不管对方为什么不待见他,一把抓住了林安。
                    林安有些不悦,正要拔剑吓唬苏正青,却见苏正青指着那之前缠着他的女子,说:
                    “把那娘们抓到我房间来。”
                    林安神色不善“你!请自重!”
                    “什么自重不自重的,我说那娘们是太子的人,你信吗?”
                    说罢,苏正青就喝着他的百日醉上了楼,林安不动声色的看向那媚态横生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8-19 16:05
                      女子,本不愿听那酒鬼的,但却又怕错放了对曲承宣不利的人,于是只得走上前去,冷着脸对那女子说:
                      “姑娘,苏公子请您楼上一叙。”
                      “哦?”那女子美目流转“奴家可是正经人家的姑娘,这天也暗了,去男子房里,怕是不妥吧?”
                      别看林安长得白白净净,是个俊俏的公子哥,实际上却是个货真价实的莽夫,他可没那闲心和人绕弯子,于是便语气生硬的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那女子讪讪一笑,站起了身,只是在转身的瞬间目光一凌,手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两把匕首。
                      林安身为曲承宣的护卫,警惕性自然是一流,尤其是在皇城之外,自然是时时刻刻都小心着,所以在女子手中多出匕首的瞬间,便也出了手。
                      一时间,客栈之内乱作一团,其他客人四处逃窜,小二儿和老板也躲了起来,连头也不敢冒。
                      林安的身手自然是了得的,可那女子却也不差,只是寡不敌众,终还是被俘了,倒不是林安欺负女人,只是事关曲承宣安危,他不得不谨慎万分!
                      今夜,无月,风雪漫天,注定也是许多人的不眠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8-19 16:06
                        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8-19 16:14
                          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8-19 16:16
                            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8-19 16:20
                              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8-19 16:34
                                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8-19 16:48
                                  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8-19 16:49
                                    没人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8-19 20:17
                                      好凄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8-19 21:37
                                        不容易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8-19 21:41
                                          若凝脂,凹凸有致,只可惜苏某不喜欢女人,不然今晚除了审问你,貌似还能做些别的。”
                                          “你!”那女子早已没了之前的媚态,一脸的贞洁,扯着嗓子怒吼“苏正青,你敢动老娘,老娘就活剐了你!”
                                          苏正青翻了个白眼“你吼什么,我都说我不喜欢女人了,不会碰你的。”
                                          “你不喜欢女人?”女子一愣,满脸的不敢置信“你喜欢男人!”
                                          “废话,这世上就两种人,我不喜欢女人,自然就喜欢男人了!”
                                          “你…你!”女子语塞,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看来师兄嘴上还是有把门的,竟没说出我的癖好,果然师门之情还是有些可信的!”
                                          上一秒,苏正青还笑眯眯的说着话,下一秒,他就云淡风轻的把匕首插在了女子的手掌,眉眼依旧带笑,只是说话的口气,却让人汗毛耸立。
                                          “说吧,广阳华现在在哪?”
                                          女子脸色煞白,额头见汗,可神情却不变,艰难的吐出了三个字。
                                          “不知道。”
                                          “你这小脸刮了真的挺可惜,姑娘,你可别逼我做坏事。”
                                          说着,苏正青将插在女子手掌的匕首缓缓往外拔,一边拔还一边说:
                                          “姑娘,你应该知道吧?我是广阳华的师弟,所以他的嗜好,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了,你这么忠心于我那师兄,应该是出于爱慕吧?可惜我那师兄…也不爱女人。”
                                          “他……”
                                          “对,他和我一样,也不爱女人,所以才会对这般尤物的你无动于衷。”苏正青脸上依旧带着笑“本来呢,你是可以凭着这张脸一直待在他身边的,可这脸若是毁了……”
                                          匕首已经从女子手掌完全抽离,刀刃贴近女子的脸,血染上了那白芷的皮肤,异常醒目。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出卖他的!”女子坚定的说。
                                          苏正青的动作一滞,随后将匕首一扔,站起了身:
                                          “真好,师兄能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当真不负此生。”
                                          “你…什么意思…”
                                          “我果然还是下不去手啊,你这样娇滴滴的小娘子,不该这么早香消玉殒。”说罢,苏正青回身解开了女子身上的绳子“你走吧。”
                                          “你要放我走?”
                                          苏正青耸耸肩“不然呢?广阳华是我的师兄,他让你来找我,不过是想找我叙旧,我现在有事去不了,你就帮我给他带句话吧。”
                                          女子捂着手上的伤呆呆的看着苏正青,却完全看不透他。
                                          不消片刻,苏正青就写好了一张字条,交给了那女子,女子翻窗离开,落地后环视了许久,直到确定不会有人跟踪后,才离开。
                                          只是在她离开后不久,林安就跟了上去,苏正青靠在窗边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脸上浮现了一丝戏谑:
                                          “师兄,我可没有耍花样,是阿宣不信我,才派人跟踪你的人的。”
                                          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是曲承宣,苏正青不慌反倒一喜,整理了下衣服心情颇好的打开了门。
                                          曲承宣一进来便看到了苏正青床边的血迹,故作惊恐的问: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9-08-20 17:40
                                            “苏公子,这……”
                                            “我没问出什么,被她逃走了。”说着,苏正青摆出了一副很自责的样子。
                                            曲承宣神色不变,关切的问:
                                            “那公子可有伤到?”
                                            “并未,只是可惜,少了线索,看来下次抓住人还是该交由殿下审问,苏某一介书生,还是别凑这样的热闹为好。”
                                            “这样也好。”曲承宣顺势坐下,并未有离去之意。
                                            苏正青自然知道曲承宣这是在监视他,却只是笑了笑,为曲承宣倒了杯茶。
                                            说起来…十年未见,他真是巴不得曲承宣能就这么坐着,哪怕不说话……也好。
                                            十年真的很漫长,可却似乎只是对苏正青自己而言,曲承宣并不记得当年的是非曲直,对‘苏正青’这三个字的看法,也不过与他人无异了。
                                            没错,他便是苏正青,那个风光一时后,便被已叛国之名诛杀的苏正青,他‘死’过很多次,也‘活’了很多次,却从未像此刻一样真正活过,现在的他虽也是满身的枷锁,却也有不一样的轻松,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他是苏正青,也……不再是苏正青了。
                                            另一边,林安已经跟着那女子走出老远,最后,那女子停在了一处断崖前,而那断崖之上,正站着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
                                            “主人。”那女子恭敬的把苏正青写的字条双手奉上。
                                            广阳华神色微变,小心翼翼的取过那字条,同时也闻到了女子身上,那独属于自家师弟的酒香,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不过却也没立刻做出什么情绪失控的事,只是展开一看。
                                            只见上面画着一朵菊花,广阳华轻笑,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竟有几分宠溺。
                                            女子自然也看到了那字条上的菊花,眉头微皱,似是有些想不通,更看不明白广阳华为何这般表情,
                                            “他跟你都说过什么?你,一字不落的说于我听听。”广阳华声音极轻,要不是林安耳力惊人,根本听不到。
                                            女子不敢有所隐瞒,将苏正青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讲给广阳华听,自然,林安也听的清清楚楚。
                                            作为一个成熟的皇子护卫,他知道自己不该有太多多余的感情,可在听到苏正青说自己和那广阳华都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林安决定回去后也一字不落的把自己所闻告诉他的殿下,让他的殿下听听,那自称是谋士的酒鬼,是多么的不着调!
                                            而广阳华听完全部后,却依旧是淡淡一笑,可下一秒,却做出了让林安意想不到的事,他……他居然直接杀了那个女子!手起刀落,没有半点留情!
                                            就算是常年刀口舔血的林安,也无法接受广阳华这样的行为,更无法理解这上一刻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杀死了身边的人。
                                            不过林安并没有时间细想,因为广阳华已经转过了身,他只能撤退。
                                            天地间,风雪交加,广阳华站在断崖便紧紧的抓着那张画着菊花的小小字条,微微叹息。
                                            “竟然不知廉耻的说自己喜欢男人!苏正青,你可真是好胆识!最好,别被我抓住!”
                                            正在这时,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单膝跪地,对广阳华恭敬道:
                                            “主人,太子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眼下三皇子身边现在只有林安一个高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9-08-20 17:41
                                              这次必定万无一失。”
                                              广阳华神色一变,竟露出惊慌之色“让他们立刻停手!”
                                              “是……啊?主人。”
                                              “停手!立刻给我停手!谁都不许轻举妄动。”
                                              那手下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恭敬的称了声“是!”
                                              “等等。”广阳华不动声色的将那张字条放在胸口“你带几个人去保护正青,要是太子的人敢轻举妄动,杀无赦!”
                                              “是!”
                                              那人走后,广阳华看了眼倒在雪地里已经凉透了的女子,决然离开,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苏正青喜欢男人,因为能喜欢苏正青的男人,只能是他广阳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9-08-20 17:41
                                                每次更新都很粗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9-08-20 17:41
                                                  第三章 引狼
                                                  对于曲承宣这种习武之人而言,一晚不休息自然没甚大事,可对苏正青这种身子已提前步入老年期的小老头来说就不同了……
                                                  昨儿个,曲承宣真真儿的是如苏正青所愿,和他坐了一夜,两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常年在邹邺不得远足的曲承宣听苏正青讲了许多有趣的事,不过两人并没有因此去除距离感,毕竟那些都是不痛不痒的话题。
                                                  苏正青并没有,也并不打算以苏正青的身份与曲承宣丈人,毕竟时过境迁,一切都变了,他更没有对自己的名字做出任何解释,而曲承宣,竟然也未曾问起,甚至连旁敲侧击也没有。
                                                  也难怪,成大事者,必不会急于一时。
                                                  第二天曲承宣早早就起了程,往宾川一带赶,一夜未合眼的苏正青哪里经得住马儿的颠簸,晃着晃着就睡着了,还差点从马上摔下来,曲承宣也不是什么心狠之人,无奈之下只得买了马车让苏正青休息。
                                                  眼下这位苏公子,竟比曲承宣这皇子还精贵了。
                                                  直到晌午,苏正青才意犹未尽的从梦中苏醒,把曲承宣叫到车里,说是要商量要事,林安一听就变了脸,昨晚他从广阳华那里听到的污秽之言,并未告诉曲承宣,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更怕污了他家殿下的耳,现在想想,还是该一五一十的说了,让曲承宣有所提防。
                                                  只要一想起昨晚所闻,林安就牙根痒痒,那酒鬼用着‘苏正青’的名儿,尽做些没正形的事,当真是可恶!苏正青当年就算是以叛国罪名被处死,可也是多少人放在心里的楷模榜样啊!怎能如此被糟蹋!
                                                  可现在为时已晚,林安眼巴巴的看着曲承宣上了马车,悔的肠子都青了,可又不敢贸然靠近马车,只得不近不远的看着。
                                                  习武之人不畏寒,所以曲承宣也没觉得雪后寒冷,上了马车看到缩成一团的苏正青还纳闷,于是出声询问:
                                                  “公子觉得冷?”
                                                  苏正青吸了吸鼻子,点头,那样子,颇有几分可怜没人爱的意思。
                                                  “那…那……”曲承宣环视四周,也没找到什么能驱寒的东西。
                                                  “殿下既然不冷,披着氅也是浪费,不如给苏某用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9-08-20 20:06
                                                    苏正青之所言,毫不客气,曲承宣一愣,他虽在母后殡天后就有意收敛锋芒,不再盛宠,但也没人敢这么大大咧咧的从他这要东西,这,还是头一次。
                                                    见曲承宣一直未说话,苏正青郁闷似得撇撇嘴“怎的?殿下不愿意?”
                                                    “公子用得着便拿去。”说着,曲承宣扯下了氅。
                                                    苏正青将自己缩在大氅里,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再加上那大氅上熟悉的龙涎香,苏正青只觉得缺觉的不快都消失了。
                                                    “不知苏公子请本王上来,是有何事商议?可是那宾川一带的命案之事?”
                                                    曲承宣不称‘先生’只称‘公子’,说明他还未真的接纳苏正青这个谋士,苏正青虽知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可也难免坏了心情,缩了缩身子,撩开帘子想故意转移话题,兜兜圈子,让曲承宣急一急。
                                                    然而就是这一举动,苏正青看到了那白雪之中微微一动的人,那人也是一身白,在这冰天雪地的很难发现,显然是想隐匿于雪见伺机而动,林安等人一直面对着皑皑白雪,自然难以发现,苏正青始终在马车里,分辨起来倒是容易些。
                                                    苏正青心知来人是太子派来取曲承宣性命的,原本温和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杀伐的冷意,可是还不等他做出反应,一直利箭就直直射了过来,显然是那人看到了苏正青身上曲承宣的大氅,误打误撞有了攻击目标!
                                                    利箭速度极快,苏正青根本无法躲闪,林安他们已经发现了异动,却也来不及补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利箭向马车射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苏正青马上要被射个对串的时候,身子突然被一股巨力拉过,那利箭从苏正青胸前划过,划出了好长一条血痕,马车外顿时厮杀作一团。
                                                    “别出去!”苏正青不顾伤势,一把抓住了曲承宣。
                                                    “本王可做不来缩头王八!”
                                                    说着,曲承宣撩开帘子下了马车,苏正青看着空荡荡的手掌笑了笑,也难怪,曲承宣是打过仗的人,可不是养尊处优,等着被人保护的窝囊皇子,也不像他,是个早已不能习武的病秧子。
                                                    此时,马车外已经乱成一片,不停有人被割断喉管,血溅五步,那猩红的颜色落在雪上,十分显眼。
                                                    不过这厮杀中的却不只是太子和曲承宣的人,还有广阳华派来保护苏正青的人,那些人始终护着马车,不让任何人靠近,也不主动加入厮杀,目的极其明显,只是保护马车里的苏正青,这让太子和曲承宣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哪路人马。
                                                    苏正青走出马车拧眉看着厮杀中的人,这次太子派来的人不少,看来也是急了,毕竟宾川县快到了,曲承宣一旦与宾川官员碰了面,太子就没了下手的机会,而这一路走来,太子也消耗了曲承宣不少人,就凭曲承宣现在的仨瓜俩枣,根本不可能是太子的对手,被一锅端就是迟早的事。
                                                    同时,苏正青也明白,师兄派来的人是不可能当真帮曲承宣去对付太子的人的,他现在必须找到其他帮手,来帮曲承宣!
                                                    在看到苏正青跳下马车,翻身上马往雪林里跑时,林安冷冷一笑,并未理会,只是一心护着曲承宣。
                                                    大氅在雪间穿梭,广阳华派来的人不近不远的跟着,苏正青也不理会他们,只是闷头驱马前行,胸前的伤早已将衣衫浸透,不过也正合他意。
                                                    他早已有了打算,这里前后几百里渺无人烟,属于无人区,通常这种地方就是狼的天下,就算没有狼,也会有其他的野兽,不然绝不会无人居住!
                                                    而血腥气,就是最好的诱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9-08-20 20:07
                                                      苏正青正是想召来那些野兽,让它们成为曲承宣的帮手,反正曲承宣这边马匹充足,跑得快,那些太子的人不可能骑着马潜伏,他们跑不过曲承宣的人,自然就会成为野兽的食物!
                                                      “嗷呜……”
                                                      一声听在其他人耳中不寒而栗的狼嚎,听在苏正青耳中却如同天籁之音,他胯下的马儿停了下来,不安的踱步,苏正青微微喘息,苍白的唇间喷出热气,他眯着眼看着不远处,那缓缓走出了狼!
                                                      那狼竟与寻常的狼不同,脖子上还带着一条银链子,苏正青微微皱起了眉,他从未听说过狼还有被驯服的。
                                                      转眼间,数不清的狼从皑皑白雪中悄然而来,广阳华派来的人立刻现身,把苏正青团团护住。
                                                      “刷”的一声,苏正青抽出了身边之人腰间的剑,沉声道:
                                                      “退下!”
                                                      “苏公子,您不要乱来,主人……”
                                                      “乱来?我苏正青什么时候做过乱来的事,退下!别坏我的事!”
                                                      闻听此言,几人面面相觑,最终只得退下,苏正青看着那些狼,眼中满是挑衅,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那些狼就被他激怒,这下马儿是真的感觉到了危险,在苏正青拉动缰绳的瞬间,马儿掉头就跑!
                                                      动物逃命的本能,让马儿奋力狂奔,那可真叫个快,名副其实的脱缰野马!把广阳华的人远远的甩开了!
                                                      由于太过颠簸,苏正青肩上的大氅掉落,寒意包裹了他的身体,他回头看了眼被狼群践踏的大氅,眼中满是心疼,却也知道孰轻孰重,并未做出糊涂事。
                                                      很快,苏正青便看到了曲承宣等人,他紧抱着马脖子,刚想说话,却被冷风狠狠一顶,猛咳了起来,向马下摔去,被狼群纠缠的曲承宣也并未看到他。
                                                      那些狼群被血腥味刺激,更加的疯狂,向尸体与人扑去,当然苏正青也未能幸免,他被一匹狼狠狠的咬住的腿,拖拽了老远。
                                                      苏正青不得不承认,这次……他真的乱来了,没有缜密的思虑,就付诸了行动,只因为……怕来不及救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9-08-20 20:07
                                                        第四章 秋庭
                                                        “殿下,快上马!”林安一把抓住了曲承宣的手,把他拉上了马,马儿疾驰,很快就甩开了狼群和太子的人。
                                                        这时,曲承宣勒住了缰绳,环视着周围所剩无几的护卫,却并未看到他的谋士,苏正青。
                                                        “殿下是在找那个苏正青吗?他早就跑了。”林安不屑的说,他并不是埋怨苏正青,只是看不起这种临阵脱逃的小人。
                                                        “他绝不是那样的人。”曲承宣语气笃定,随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低吼一声,调转马头往回跑。
                                                        他知,那狼群出现的蹊跷。
                                                        而此时,苏正青已经被那匹狼拖拽到了角落,看来这狼是想安静进食,苏正青在剧痛中昏厥,又从剧痛中醒来,看着白茫茫的天空,半天才回过神来,竟然笑了,那是一种怀念,又狠厉的笑。
                                                        狼的低吼令人头皮发麻,苏正青听了却并不慌乱,而是眼神一凌,眼疾手快的抓起了不远处,不知是谁掉落的剑,向狼头用力一挥,动作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那匹狼似是没想到口中的‘食物’会反抗,竟没反应过来,被削去了一只耳朵,疼的低吼,苏正青脸上被溅了几滴狼血,更添了一份狠劲。
                                                        “狼崽子想吃小爷的肉,呵,你也不怕塞牙,书生打扮就以为小爷是柔弱书生?谁还没耍过剑啊!”
                                                        说着,苏正青耍了几个剑花,就是差点扭了手腕…苏正青尴尬着埋怨是因为这破剑不是他当年的佩剑,齐天。
                                                        那狼吃过苦头,自然多了几分防备,呜咽着不上前,似乎是知道苏正青腿上受了重伤,耗不起。
                                                        事实上,苏正青也确实耗不起,他现在就是和柔弱书生,身子本来就不好,现在又是着凉又是受伤,头脑早就不清醒了,不过就是凭着一份对生的执着。
                                                        不远处的打斗声越来越小,太子的人死的死跑的跑,那些狼失去了攻击目标,自然就注意到了苏正青,它们把他团团围住。
                                                        那只没了耳朵的狼看起来十分得意,它看着苏正青,就像是在看着徒劳挣扎的羔羊。
                                                        苏正青撑着站起来,苍白的脸色与脸上的血迹形成鲜明的对比,尽管是在这样令人绝望的境地中,他似乎也没有半点惶恐,有的……只有一丝淡淡的不甘。
                                                        “嗷呜~”
                                                        随着一声狼嚎,那只没了耳朵的狼扑了上去,其他的狼并没有动,似乎是想让这一人一狼公平厮杀。
                                                        狼有利爪与钢牙,苏正青也有长剑,狼无法近他的身,反倒被划了好几道伤口。
                                                        可狼这种生灵,本就是聪明的,它意识到了关键所在,便不再一味的扑苏正青的身体,而是转而盯上了他握剑的手。
                                                        狼的速度很快,苏正青眼前阵阵发黑,根本跟不上它的速度,一个晃神,便被狼咬住了手臂,剑脱手,猩红的鲜血喷洒在雪地上,狰狞无比。
                                                        苏正青无力倒地,依旧不放弃的用另一只手抵着狼的脖子,他还在挣扎,也好像是在等,可到底在等什么,他也不知道。
                                                        是曲承宣吗?一个身份尊贵的皇子,一个已经成熟了许多的皇子,会来救一个敌友不明的……谋士吗?他还是觉得自己等这些狼的主人出现比较靠谱。
                                                        狼的口水不停滴落,苏正青的眼神越来越冷,就在他心中唯一的期望即将泯灭的时候,扑在他身上的狼突然呜咽一声,身子一歪倒在了一边。
                                                        苏正青已经没有了坐起来的力气,他只是听到周围突然乱了起来,随后身子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扶了起来。
                                                        “苏公子!”
                                                        曲承宣神情复杂,但更多的是震惊,他不敢想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是怎么和狼斗的,苏正青浑身是血,青色的袍子已经被染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我……”苏正青声音沙哑“还以为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子又跑了呢。”
                                                        说完,苏正青就晕了过去,而在晕过去的刹那,他隐约看到了那狼身上的银剑。
                                                        那是……他当年的佩剑齐天!也是现在,曲承宣的佩剑!他就说嘛,感觉那般熟悉……
                                                        现在这把剑换了主人,换了剑鞘,想必也没人记得它的名字了,他…也再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8楼2019-08-21 17:40
                                                          不出它了……
                                                          不过也罢,此剑,也算是他的灭门仇人了。
                                                          曲承宣看着昏死过去的曲承宣,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了母后死在自己怀里的样子,一时竟沉浸在了过往的悲痛中不可自拔了。
                                                          还有那声……‘又’,又是何意。
                                                          狼是很聪明的,地上的尸体已经足够他们裹腹了,它们本该离开的,可同伴死于曲承宣剑下,它们自然得报仇,叫声也变得更加凶狠了。
                                                          林安退到曲承宣身边,也看到了苏正青的样子,心中不免觉得惭愧,感觉自己误会了人家,折回来救苏正青这样的人,即便为之而死,他也不后悔!只是……
                                                          “殿下,您……”
                                                          “别说了。”曲承宣将苏正青放平,从那匹已经凉了的狼后背拔出了剑“今日,吾等本是在劫难逃,若不是苏公子,太子的人早就取走了本王的项上人头,往日征战沙场,万千敌人你我都无所畏惧,今日不过是几个**,怕什么!”
                                                          “是!誓死追随殿下!”
                                                          这声音响彻雪林,传了老远。
                                                          就在这时,林间传来了阵阵银铃声,听到这银铃的声音,那些狼就好像得到了主人的命令一般,竟聚在了那已经凉了的狼尸身边,只是威胁般的低吼,不再有动作。
                                                          不多时,一红色身影出现在雪林间,那是位少女,眼角有一滴泪痣,多了几分悲凉,她旁若无人的来到狼尸旁,将它还未来得及闭上的眼睛合上,冷声问:
                                                          “是谁杀了钧雪?”
                                                          “是我。”
                                                          曲承宣理直气壮的承认,那少女看向他,同时也看到了他身后的苏正青,微微叹息:
                                                          “也罢,看来是钧雪先伤了你的朋友。”
                                                          曲承宣拱了拱手“多谢姑娘体谅。”
                                                          “可你的朋友没死,而我的钧雪却死了。”
                                                          林安怒了“**和人能比吗?”
                                                          闻听此言,那少女的眼神瞬间变冷,林安也不示弱,拔剑就要上,却被曲承宣制止了。
                                                          “苏公子安危重要。”
                                                          “可是殿……是,殿下!”
                                                          林安退下后,曲承宣对那少女拱了拱手,温言道:
                                                          “姑娘,是你的朋友先冲出来伤人,我们才动手的,失手杀了你的朋友,是在下的不对,姑娘想要怎样的补偿尽管说,但在此之前,望姑娘救救我的朋友。”
                                                          “我为什么要救你的朋友?”少女问的认真,并不像是在故意刁难。
                                                          “姑娘,你的朋友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活过来,而我的朋友还未死,你救了我的朋友,便救了一条人命,佛家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或许因此,你的朋友来世可投身于富贵人家。”
                                                          “来……世。”
                                                          那少女喃喃这两个字,拧眉沉思了片刻,似乎是真的信以为真了,点了点头,抱起了狼尸向雪林走去,曲承宣眼神一亮,亲自抱起了苏正青,跟着少女进了雪林。
                                                          穿过雪林,曲承宣便看到了一处茅屋,隔得老远他就闻到了一股药香,心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9-08-21 17:41
                                                            一喜,直到找对了人,苏正青有救了!
                                                            这时,一白发老翁低着头从茅屋里走了出来“丫头,狼崽子们找……哎?这些是什么人?”
                                                            “杀了钧……”
                                                            少女这介绍让曲承宣皱起了眉,他赶忙抢先一步,自我介绍道:
                                                            “老先生,我们是路过的赶路人,被姑娘养的狼群袭击了,我的朋友……”
                                                            “丫头养的崽子可不会随便袭击人。”
                                                            说着,老翁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走过来,垫着脚看了眼曲承宣怀里出气多,进气少的苏正青,眼神突然一变,俯下身在苏正青伤口闻了闻,欣喜若狂的道:
                                                            “快!快把这小子扔我屋里,娘嘞,这么多年了,总算让我老头子逮着一个身中秋庭剧毒的人!”
                                                            闻听此言,曲承宣惊讶的看向怀里的苏正青,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母后是因何而死,秋庭这剧毒,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19-08-21 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