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历史吧 关注:948贴子:16,787

【翻译】鹅羽的诅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星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17 00:29
    雷族
    族长:麀星——浅黄褐色与白色相间的母猫,琥珀色眼睛
    副族长:松心——棕红色绿眼睛公猫
    巫医:云莓——年纪很大的长毛白色母猫,黄眼睛
    武士
    咕哝脚——琥珀眼睛的棕色公猫
    云雀鸣——浅绿色眼睛的玳瑁色母猫
    鸦尾——蓝眼睛黑色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暴爪
    风飞——灰色的斑纹公猫,浅绿色眼睛
    所指导的学徒是捷爪
    兔跃——棕色黄眼睛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蝰蛇爪
    松鼠须——棕色斑纹母猫,琥珀色眼睛
    所指导的学徒是岩爪
    冬青皮——黑色绿眼睛母猫(突然发现黑猫绿眼睛的母猫都叫冬青233)
    所指导的学徒是小爪
    雨毛——缀有斑纹的黄白相间的母猫,琥珀色眼睛
    鹿跃——灰色斑纹公猫,琥珀色眼睛(本来想叫麚跃的,但是这字我自己看着都晕,还是算了吧)
    小步——黑白相间的蓝眼睛公猫
    烁鼻——深黄色白口鼻的猫
    猫后
    雏菊趾——黄眼睛的灰白色母猫(小月,银灰色皮毛浅黄色眼睛的母猫;小鹅,蓝眼睛灰色斑纹公猫的母亲)
    闲歌——棕色母猫(小罂粟,深红色皮毛,琥珀色大眼睛,浓密尾巴的母猫;小鹭,黄眼睛深棕色虎斑公猫和小兔,毛发厚重的棕色公猫的母亲)
    学徒
    暴爪——蓝灰色蓝眼睛公猫
    蝰蛇爪——斑驳的棕色公猫,黄眼睛
    捷爪——白色虎斑母猫,黄眼睛
    小爪——耳朵很小的灰色公猫
    岩爪——银色蓝眼睛公猫
    长老
    雾皮——灰色厚毛母猫,绿眼睛
    荨麻风——年长的姜黄色公猫
    (这位应该就是帮过枫荫的那个雷族学徒,看来距离枫荫复仇已经很久了)
    影族
    族长:犬星——棕白相间的公猫
    副族长:雪松皮——深灰色白肚皮的公猫
    巫医:红蓟——深黄色母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圣爪(长胡须的白毛母猫)
    风族
    族长:石楠星——粉红色与灰色皮毛的母猫,蓝眼睛(这毛色……)
    副族长:金雀足——灰色虎斑公猫
    巫医:葱掌——深棕色黄眼睛公猫
    所指导的学徒是鹰爪(深棕色斑纹公猫,黄眼睛)
    武士
    黎明条——浅金色奶油色条纹虎斑猫
    河族
    族长:田鼠星——棕色虎斑公猫
    副族长:半足——灰色厚毛公猫
    巫医:回声吻——年长的黑白相间的母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17 00:41
      这个猫物表里bug不少,首先第一部里年纪最大的是一只眼(白眼)在这里没出现,小耳都当学徒了,白眼不应该毫无踪迹。还有害死月花的风族巫医鹰心,按照设定应该是武士半路出家当的巫医,但是这里冒出了一个鹰爪,前后矛盾,不过猫武士里这种bug多了去了,艾琳们不走心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8-17 00:45
        第一章
        “虎族族长伸出了爪子,刺进了他身下那只猫那光滑且带有斑点的喉咙里。他抬起那华美且带有黑色条纹的头,怒视着站立在森林边缘的武士们:‘这是我的森林!’他咆哮着,‘再靠近一步,我会把你们族长骨头上的毛撕下来!’”
        小鹅呜咽了一声,将鼻子埋进了他厚厚的灰色尾巴下面。年长的母猫用口鼻推了推他,“别害怕,小家伙,”她呼噜道,“只是个故事罢了。”
        “但是虎族太恐怖了!”小鹅说道,他的声音被毛发所包裹。
        “小鹅,你在哪儿?快出来!”
        小鹅愁容满面的抬起头,“是我妈妈。”他嘟囔着。
        “今天天气很好!你应该待在外面,不要在巢穴里发霉了!”
        年长的母猫用鼻子摩挲了下她的头顶,“去吧,小调皮。”她说,“我们晚些再讲完这个故事。”
        “但我现在就想听!”小鹅哀嚎着,“等我成了武士,遇到了虎族族长怎么办?我需要知道怎么和他打!”
        “那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我保证。现在去找你妈妈吧。她说的对,今天是个好天气。”母猫用她胖胖的棕色爪子把他捅了出去,小鹅跌跌撞撞的爬出了窝,十分不情愿。
        他钻过荆棘丛,然后在阳光明媚的空地上眨了眨眼睛。环绕着空地的黑莓丛因最近的大雨而闪闪发亮,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树叶味道以及温暖的新鲜猎物的味道,小鹅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走向了新鲜猎物堆。但是在他迈步之前,一个湿漉漉,麻扎扎的苔藓球砸到了他的后腿上。
        “啊!”他咕噜的一声,摔倒了。
        一只灰白色的母猫蹦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噢,小鹅”她说,“你没事吧?”
        “他当然没事。”一只银灰色的小母猫轻蔑的说。她步履强健的跑了过来,腿上覆盖着绒毛,“不是吗?”
        小鹅抬起头。“是的,我很好,小月。”他气喘吁吁地说,“我没看到苔藓球飞过来,仅此而已。”
        小月用前爪捅了捅他:“起来,我要玩!”
        一只深红色大眼睛幼崽蹦了起来,把苔藓球丢的远远的:“来吧,小月!我打赌你抓不着!”
        小鹅的手足打了个转,追着滚动的球跑过了空地。小罂粟紧随其后,她那长腿可以让她轻松赶上。一抹深棕色的毛发闪过,是她兄弟小鹭冲过去与他们会合。三只幼崽手忙脚乱的摔在了一起,苔藓球则继续滚动着,直到撞上了新鲜猎物堆。
        看着他们,小鹅瑟缩了一下。他的妈妈舔着他头顶的毛。“你应该多多参与的,”她催促道,“你不会受伤的。”
        小鹅抬头看着她:“真的吗?然而为什么小兔又进了云莓的巢穴? 他是倒在了半棵树下了吗?还是被黑莓扎了?”
        雏菊趾摇了摇头:“他把刺扎进鼻子里了,他太笨了因为他还没长大。”
        小鹅低头看着他毛茸茸的小爪子。“我不想永远这么点儿,”他嘟囔着,“要是我永远也长不了武士那么大怎么办。”
        “我不是那个意思。”雏菊趾说道,她的话被入口处金雀花丛的颤动打断了,几只猫冲了进来。
        打头的是一只叶绿色眼睛的玳瑁母猫,她丢下了她的收获——一只丰满的鸽子——在新鲜猎物堆上,并跑向雏菊趾。“你会喜欢这个的,”她说,“猎物几乎是掉进我们的爪子里的。”
        有那么一刻雏菊趾有些渴望。“也许得是下个月,云雀鸣,”她回答道,“我要先让小家伙们断奶。”
        紧跟着云雀鸣穿过通道的黑色公猫也加入了他们。一只红松鼠在他口中晃荡着,他把松鼠丢在地上,用尾巴尖摩擦着雏菊趾的侧腹。“我给你抓了这个。”他呼噜着。
        “谢谢你,鸦尾。”雏菊趾说道,眼睛亮了起来。
        猎物堆的另一头传来一声喘息,小鹅看到一个宽肩膀的灰毛学徒正盯着他:“喔,小鹅,真是你吗?你的形状跟个苔藓似的。”
        在这只猫跑过来对着他闻来闻去的时候,小鹅叹了口气。“我这几天就没见你出来过!”公猫继续道,“看啊,鸦尾,你儿子在阳光下不会被晒化啦!
        黑色公猫弹了弹耳朵:“够了,暴爪。去看看长老是否需要吃点什么。”
        小月跑了过来,她那又短又秃的尾巴直指天空。“暴爪!看这里!我在练习你教给我的动作!”她蹲了下去,扭动着后臀,然后向前扑去。她的耳朵放平了,然后她缩起嘴唇露出小小的尖牙。“超凶,嗳?”她四脚着地,气喘吁吁地说。
        暴爪点了点头:“你真吓着我了!你想帮我给长老们送新鲜猎物吗?然后我可以教你另一个战斗动作。”
        “好啊!”小月蹦了起来,黄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鸦尾对着暴爪眯起了眼睛。“你是学徒,”他提醒道,“不要让幼崽替你履行职责。”
        “但我想帮忙!”小月抗议道,“我希望等我成为学徒的时候,暴爪能当我老师。”
        “他当然不会,”小鹅说道,“他那会儿刚当上武士。”
        “也许吧,但是他会成为雷族最棒的武士!”小月真诚地断言道,“甚至比麀星还棒!”
        暴爪动了动爪子。“来吧,小月。”他喃喃的说,“我们去把长老们喂饱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17 14: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7 15:50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7 16:34
              dd。看来暴尾和月花是从小就开始撒狗粮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7 19:52
                结局?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7 20:40
                  嗷,我来惹~
                  顶一顶(^з^)-☆
                  感觉鹅羽小时候好可爱啊(/ω\)怎么感觉他怂怂的喵(///▽///)
                  你瞅瞅斑叶和炭毛小时候,都快皮上天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8-18 08:53
                    小鹅看着他们从猎物堆上捡了一只黑鸟,并将其拖向长老巢穴,两只老猫正坐在外面,让阳光温暖皮毛。小月的眼睛因为努力拉扯沉重的鸟而突出。小鹅在看到他们差点儿被一只苗条的白毛猫撞倒的时候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但是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躲开了他而公猫则继续往前走,消失在了金雀花通道里。
                    巡逻队的另外两只猫:鹿跃和她的学徒蝰蛇爪把他们的猎物放在猎物堆上。蝰蛇爪冲着小鹅弹了弹尾巴,“来尝尝这个老鼠吧!我自己抓的。”他自豪地补充道。
                    小鹅跑了过去,闻了闻那个棕色毛发,一动不动还有余温的尸体。它很大,几乎和他一样大。它的鼻子有点皱,露出来长长的牙,它的爪子弯成了一个紧紧的圈。小鹅退缩了,他和母亲和小月一起分享过新鲜猎物,但是他更喜欢奶。吃新鲜猎物让他下颚痛。
                    “你不想来点吗?”蝰蛇爪问,听起来很失望。
                    小鹅叼住老鼠的一只前腿,开始把它从猎物堆上丢下去。在他的后爪在沙地上乱蹬的时候,他狠狠地摔到了一边。一只毛发凌乱的姜黄色身影笼罩在了他面前。
                    “小心,荨麻风!”蝰蛇爪喊道,“这有很多的猎物。”
                    荨麻风把他那布满眼翳的眼睛转向学徒:“什么?你在讲话吗?”他弹了弹耳朵,然后一团令人作呕的东西落在了小鹅头上。
                    “嘿!”小鹅抗议道,“放下!那是我的老鼠!”他摇着头,一颗浑身老鼠胆汁的跳蚤掉在了地上。
                    老猫低下头闻了闻他:“你不知道武士守则吗?长老和幼崽先吃!”
                    “我就是个幼崽!”小鹅说道。
                    “然而你需要学会尊重你的长老,”荨麻风咆哮着,他把一只爪子放在老鼠身上,“让我安静的吃会儿吧。”
                    小鹅走开了,他的毛因为愤怒而蓬松着。但是他知道这比和雷族最老的猫挑松鼠强——也许是四个族群里最老的猫。小鹅怀疑等到四棵大橡树结不出橡子的时候,荨麻风也还活着。他的尾巴直指向天空,想着他妈妈给他描述的山谷:四周都是陡峭的斜坡,高大的橡树俯视着万物。等到小鹅一满六个月,他就会成为学徒,可以在每一个满月之夜参加森林大会并与其他族群的猫相见。小鹅不确定是否有听起来的那么有趣,雷族的猫就多的让他警觉了。
                    小鹅走回育婴室,绕了个弯躲开正在与刺搏斗的小鹭和小罂粟。他们的手足,小兔,在看着,一片巨大的叶子粘在他刺痛的鼻子上。“加油,小罂粟!”他欢呼道,听起来好像脑子里塞了一团香薇。
                    就在小鹅即将钻进育婴室的时候,雏菊趾阻止了他。“和我在外面待着。”她催促道,“老在里面不好,你不想和你的姐妹去玩吗?”她冲着小月点点头,后者正在暴爪身边潜行穿过空地。她吐出舌尖,压低身子,集中精力模仿着暴爪鬼祟的动作。两位成年武士半隐藏在黑莓丛的阴影下,看着他们。
                    小鹅蜷缩进他母亲温暖的腹毛里。“我宁愿和你在一起,”他说,“这里有太多的猫了。”
                    雏菊趾咕噜了一声:“比平常少多了!这是你的族猫,小鹅。这些猫会喂养你,保护你,训练你,直到你准备好与他们共同巡逻。他们总会照顾你的。”
                    “暴爪就不会!”小鹅咆哮道,“他会试着杀我的。”
                    在他身边,雏菊趾僵住了:“别这么说!暴爪也会照料你的,就像你所以的族猫一样。”
                    小鹅倔强地摇了摇头,一些画面在他的脑海中聚集,清楚的就像在发生在他眼前一般。“有獾,”他坚持道,“而暴爪会把我独自丢在那里与之打斗。”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雏菊趾斥责道,“停吧!你甚至还没见过獾!”
                    “我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小鹅争辩道,“很大,有着长长的,有斑点的脸。他们黑白相间,和喜鹊一样,但是身上的条纹像虎族。他们易怒且凶猛,而且吃幼崽!”
                    雏菊趾用尾巴环住他:“你会努力训练并且成为一位强壮的武士的,对吗?然后你就可以独自打跑一只獾了。同时我希望你别去听长老们的故事了,他们会给你填入一些鼠脑子的观念的。”
                    小鹅在妈妈的肚子上靠得更近了,在他的脑海里他看到了巨大的黑白生物笼罩着他,露出黄色的牙,口水从牙齿间流淌出来。“我会很害怕的,”他喃喃自语道,“暴爪是雷族最可怕的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8-18 12:24
                      dd,怂怂的鹅羽好可爱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8 12:37
                        哈哈哈鹅羽太可爱了,但是长大后把月花给烦死了啊哈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8-18 13:30
                          第二章
                          小鹅蹲在香薇丛里,大气也不敢出。他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追踪者在品尝空气中的气味。
                          “我知道你在这儿!”一个声音响起。小鹅紧张起来,准备往香薇丛的更深处钻,但是随着树叶咔嚓咔嚓的响,一张棕红色条纹脸出现在他面前,发出了胜利的嚎叫。
                          “找到你啦!”小罂粟宣布道。她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光,“藏的不错,小鹅。云莓的草药的气味真的可以隐藏你的。”
                          小鹅跟着她走出香薇丛,甩掉身上的叶子碎片。一个尖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们这些幼崽还要在我巢穴附近玩捉迷藏?我告诉过你们不要把这些香薇丛都压平,它们可以挡住气流!”
                          小罂粟转了转眼珠:“云莓又发脾气了,我打赌她小时候从来都不玩。”
                          小鹅点点头:“过去可能不允许玩。”
                          “嘿,你找到他了!”小鹭从学徒巢穴外面那半棵树那里喊道,全体学徒都去巡逻了,而今天天气太阴了,对于长老们来说外面不能晒太阳,所以空地上只有幼崽们自己。
                          小月从树桩上跳了下来,“该你来找我们了,小鹅!”她喊道,“不准偷看!”
                          小鹅站在半棵树底下,面对着粗糙的褐色树皮,闭上眼睛。他依次伸缩着趾头,让爪子尖短暂地扎进地里。在他测试完爪子的时候,他睁开眼并转过了身。空地上空荡荡的,除了闲歌——雏菊趾的室友——正卷着一团脏兮兮的铺垫从育婴室出来。
                          “他们看起来决心找一个最好的藏身之处!”她对着小鹅呼噜道,“好运!”
                          小鹅首先跑进了育婴室,感觉双腿沉重起来,肩膀皮毛下的肌肉在收缩。再过两个月他就会成为学徒了,他等不急要学习捕猎和战斗了,这样他就能成为他父亲鸦尾那样的伟大武士。但他不想像他姐妹小月那样和暴爪学东西。每当她看着那个妄自尊大的学徒的时候,眼睛里都有星星。不,小鹅想和雷族最好的武士们学习,像鸦尾甚至是麀星自己。
                          他安静地溜进育婴室,环视四周。里面黑乎乎的,而且有霉味,充斥着奶和毛发的气息。雏菊趾去参加巡逻队了,里面没有猫后,整个巢穴看起来更大了。小鹅把口鼻探进了一堆铺垫里,没有任何迹象他的同伴在那里。他转身回到了空地上,然后他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从高岩后面传过来,就在麀星巢穴入口过去一点。小鹅紧紧盯着那里,张开嘴探测着空气。微风带来一股微弱的,熟悉的味道。他坚定地向前走去,扒开环绕着岩石下面的尖锐的藤蔓。
                          小兔和小罂粟冲着他眨着眼睛。“太快了!”小兔说道,“我以为你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
                          “我听到你们的动静了。”小鹅答道。
                          小罂粟满脸怒容。“都是小兔,”她抱怨道。
                          “我坐到荨麻上了!”
                          小鹅弹了弹尾巴:“在半棵树那里等着,我去找其他猫。”
                          他站在麀星巢穴外面,盯着空地四周,注意着摇动过快的树丛或是在树叶间反光的浅色皮毛。小兔和小罂粟走到半棵树那里并挨着躺下。
                          “嗨!”一声低唤吸引了小鹅的注意。一只年轻的黑白相间的公猫在武士巢穴的阴影里,正示意他过去,“你在找两只幼崽吗?”
                          小鹅点了点头。
                          “深棕色公猫去了长老巢穴后面。”公猫说,“然后我想另一只进了那丛香薇。”
                          小鹅的毛竖了起来,如果云莓抓到小月在她巢穴附近,那他们都会有大麻烦的!“谢谢!”他对着黑白猫说道。他蹦到长老巢穴那里并钻到了后面,眯起了眼睛这样就不会被刺扎了。他几乎没注意到小鹭,后者正蹲在一丛蓟下面,让自己不被看见。
                          “小心!”小鹭抗议道,蠕动着钻了出来。
                          “对不起。”小鹅很骄傲,“至少我找到你了!去半棵树那加入他们吧,我得去找小月。”
                          他转过身,这并不容易——在这狭小且多刺的地方,然后跌跌撞撞的回到了空地上。他可以看到香薇在岩石旁摇摆着,护卫着巫医巢穴。小鹅希望他可以在云莓之前找到小月,他跑过通道,钻进了浓密的香薇丛里,脑袋伸进浅绿色的茎叶之间
                          “小月,你在吗?”
                          没有回答。小鹅叹了口气,钻了进去。巫医巢穴附近被这或新鲜或干燥的草药气味覆盖,不可能从中找出任何其他味道。但是他注意到了潮湿的地面上的小爪印,以及一些香薇茎上的压痕,好像不久以前有什么东西刚刚经过。他跟着这股踪迹,注意到了绿色植物中显眼的浅灰色毛发。
                          “我看到你了,小月!”他轻声说道。
                          随着一声恼怒的嘶吼,他的姐妹转头面向他。
                          “来吧,在云莓发现我们之前。”小鹅催促道。他转身开始钻过香薇丛,就像被刚才的动静所暗示了一样,云莓的头从巢穴里探了出来
                          “捷爪,是你吗?”老猫说道。
                          小鹅躲开了,把小月从最后一团茎叶里推了出去了,到了空地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8-18 16:12
                            “我不敢相信你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小月嚎叫着。
                            “他找我们也都很快,”小鹭说道,眼睛眯着,“我打赌他作弊了。”
                            “我没有!”小鹅抗议道。他的毛滚烫滚烫的,他又没向黑白猫寻求帮助!等到他们找的时候也可能有其他猫告诉他们他的藏身之处啊。
                            “你肯定有,”小罂粟坚持道,“除了我们藏的地方外,你都没去别的地方找。”
                            “我说了我听到了小兔的动静!”
                            “我不相信你!”小罂粟嘶吼道,“我再也不想和你玩了!”
                            “我也是,”小鹭怒气冲冲地说,他故意转身背对着小鹅,“来吧,我们去玩点别的,不带他。”
                            小月给了小鹅一个歉意的目光,“看起来就像你作弊了。”她低声说。
                            小鹅的耳朵放平了:“我也不想和你们玩了。”他大踏步的走回了育婴室。也许他该去找长老,让他们多讲几个有关豹族和虎族的故事。那是真正的冒险,不像捉迷藏这种愚蠢的游戏。
                            树丛沙沙作响,巡逻队穿过了金雀花通道。小鹅坐在巢穴旁的阴影里,看着那些长腿的强壮武士鱼贯而入,云莓钻出香薇丛,与他们碰面。
                            “边界上都还好吗?风飞?”她询问灰色虎斑武士,后者正嗅闻着猎物堆。
                            风飞点了点头,“两脚兽领地和新月时的四棵树一样安静,”他评论道,“那些猫在两个月以前被赶走以后,就连个鼻子也不敢伸过来了!”他抬起头,环视着空地:“捷爪回来了吗?我想带她去和兔跃和蝰蛇爪一起做战斗训练。”
                            云莓眯起眼睛:“我以为她偶遇到了你并加入巡逻队了。她走后我就没看到她。”
                            “不,她没加入我们,我还以为你让她去取紫草叶,而且直接回来了。”风飞说道。
                            一只深黄色白口鼻的猫跑到他们面前:“你们在说捷爪吗?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可担心的,烁鼻。”风飞说道,“捷爪采草药花了比我们想象的要长的时间,仅此而已。”
                            烁鼻原地打转:“她在我们之前出去的,她肯定出事了!”
                            风飞用他的尾巴尖碰了碰她的臀部:“她很好,她现在几乎是一个武士了,而且她也足够聪明,照顾得好自己。就像她母亲一样。”他补充道。
                            但是姜黄色母猫没有被安慰到,“我们必须找到她!要是她碰到狐狸怎么办?”她看着高岩下面的巢穴,“麀星回来了吗?”
                            云莓摇了摇头:“你们是最先回来的巡逻队,这里除了幼崽和长老,谁都不在。”
                            另一支巡逻队回来了,是从一次不错的捕猎中获得奖赏的时候了。在他们把他们的猎获放在猎物堆的时候,烁鼻问他们:“你们有谁在森林里见过捷爪吗?“
                            雏菊趾用尾巴卷起猎物堆上的一只松鼠。“连根胡须都没看到,”她说,“我想她去采草药了。”
                            “她去了,但是还没回来。”风飞解释道,“我确定她很好……”
                            “你不能确定!”烁鼻嘶吼着,“捷爪太年轻了,不能自己在外面。”
                            “我们会回去找她的,”鸦尾说道,他走过来站到了烁鼻旁边,巡逻队里的其他武士也纷纷点头。
                            雏菊趾跑向幼崽,他们正瞪大眼睛看着。“来,进育婴室。”她说道,“我想要你们待在育婴室,直到我回来。”她引导着他们经过小鹅面前,用尾巴把他也扫了过去,“你也是,小家伙。”
                            “但是我们可以帮着找捷爪!”小月抗议着,在雏菊趾把他们推进巢穴的时候。
                            “当然不行!”雏菊趾说道,“一个学徒丢了就够糟的了。我们不久就会回来的。”她转身跑开,然后小鹅听到了武士们穿过金雀花的巨大动静。他们爬上山谷,消失在树林里,脚步声渐渐远去。
                            小兔在苔藓上一通乱爬,“我们完全可以帮忙!”他抱怨道,“我几乎和学徒一样大!”
                            小鹭点了点头:“就像玩捉迷藏一样。”
                            “除非我们不作弊。”小兔说道,瞪着小鹅。
                            小鹅没心情反击他,在其他猫在巢穴的远处玩蚂蚁的时候,他溜出了黑莓丛。 空地上空无一猫,除了正在入口附近打盹的云莓;还有躲在高岩下,帮过小鹅找室友的黑白猫。
                            小鹅朝他跑去:“你是学徒,对吧。”他问道。
                            公猫停止舔他的胸毛,抬起头:“是的。”
                            “你为什么不去找捷爪?你能去找她吗?求你了。”
                            黑白猫看起来很不确定:“我不觉得我能自己出去。”他说。
                            一只棕色条纹的长尾巴武士走了过来。“嘿!”黑白猫叫道,“一个学徒丢了!”
                            武士停下来脚步,琥珀色的眼睛注视着小鹅:“哪一个?”
                            “捷爪。”小鹅答道,“她有着白色的斑纹毛发和黄眼睛,你见过她吗?”
                            “很小,带着草药?”棕色公猫说道。
                            小鹅点了点头:“就是她!”
                            武士转身走开了。“噢,是的,我看见她了。”他呼噜道,“她就在太阳石后面,芦苇丛中。”
                            小鹅在后面喊他,但是阳光很刺眼,他看不见武士去了哪儿。空地里被其他的巡逻队填满,当云莓醒来并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山谷里回荡起警觉的叫声。
                            小鹅朝武士跑去,深吸了口气。他停下脚步,尽力拉伸让自己显得高一些:“我知道捷爪在哪里!”他脱口而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8-18 17:42
                              鸽翅的前辈上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8-18 17: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8 18:17
                                  第三章
                                  几颗脑袋转过来面对着他。
                                  “她在太阳石那边的芦苇丛里。”小鹅继续说道。
                                  云雀鸣支棱起了耳朵,在她身旁,冬青皮看起来有些怀疑。“你甚至没出过营地,”她说道,“你怎么知道太阳石旁边有芦苇的?”
                                  小鹅把爪子按进坚硬的地上:“一位武士告诉我捷爪在那里的。”
                                  “哪位武士?”云雀鸣向四周看了看,问道。
                                  “我……我不知道,”小鹅承认道,“他现在不在这了。”
                                  兔跃转了转眼珠:“想象力真丰富。”
                                  “我没撒谎!”小鹅坚持道,沮丧地刨着地面。
                                  云雀鸣紧紧地盯着他,然后她抬起头。“我们需要检查整个领地,”她指出,“所以我们还不如从太阳石开始。咕哝脚,冬青皮,你们要和我一起吗?”
                                  “因为一只幼崽说的话?”冬青皮说道,“我不这么想,麀星和松心就要回来了,我等他们组织搜寻队。”
                                  “我跟你一起,”咕哝脚说着走到了云雀鸣身边,他瞥了一眼小鹅,“对于幼崽来说,编故事是个有趣的事情。你觉得呢?”
                                  云雀鸣点了点头,她转身冲进了金雀花通道,强健的棕色公猫紧随其后。在树丛停止颤动之前,更多的猫出现在了空地里。这支巡逻队是麀星和松心带队的,雷族族长听到捷爪的事情后脸都黑了。冬青皮告诉她已经有猫出去搜寻了。
                                  麀星转向她的副族长:“听起来好像蛇岩以及雷鬼路边界都被我们的搜寻队覆盖了。我要你带巡逻队去伐木区以及两脚兽领地沿线。”
                                  松心低下了头:“我们马上就去。”他晃了晃尾巴,召集离他最近的三位武士,然后带着他们跑步穿过了隧道。
                                  几乎是立刻,烁鼻,鸦尾和他们的巡逻队回到了空地上。他们的尾巴耷拉着,烁鼻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们找了蛇岩的每一处才回来的,”她喃喃地说,“但是没有她的任何踪迹。”
                                  麀星用她奶油色的尾巴拂着烁鼻的侧腹,“武士们已经分散到了整个森林里去了,”她说,“我们会找到捷爪的,我保证。”
                                  突然间,树丛劈里啪啦一阵暴响,一只小小的,湿漉漉的家伙跌跌撞撞地从金雀花通道出来了,身上还在滴着绿色的烂泥。
                                  “捷爪!”烁鼻尖叫一声,扑向她的女儿。
                                  云雀鸣出现在了捷爪身后,她玳瑁色的皮毛上挂满了亮晶晶的河苔。“她很好,只是被卡住了,”武士报告道,“咕哝脚和我以为根本没法把她从芦苇丛里弄出来了。”
                                  咕哝脚加入了他们,他身上的毛竖着。一片芦苇贴在他耳朵后面。
                                  “我伤了腿,”捷爪呜咽着,“我追着一只青蛙,然后我被缠住了。我想河水会把我吞没的!”
                                  “你现在安全了,我的宝贝,”烁鼻呼噜着,她抬起头凝视着云雀鸣和咕哝脚,“谢谢你们,你们救了她的命!”
                                  云雀鸣用尾巴围住自己:“小鹅才是你们该感谢的,是他告诉我们捷爪去哪的。”
                                  烁鼻的头歪向一边:“你是怎么知道的?以及为什么你不立刻告诉我们?”
                                  “一位武士告诉我的,”小鹅说道,“一只深棕色公猫。”
                                  “你确认那不是松鼠须?”鸦尾说道。
                                  小鹅摇了摇头:“不!我分得清公猫和母猫的区别。”
                                  松心盯着他,看起来很严厉:“雷族没有另一位棕毛武士了,小鹅。谁告诉你捷爪在那的?”
                                  小鹅环视四周,希望那只琥珀眼睛的武士能出现在阴影里:“我告诉你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
                                  雏菊趾让她姐妹独自舔掉捷爪毛上的泥,走过来站在松心旁边。“你必须说实话,”她说,“你自己出过营地吗?你是怎么知道捷爪在哪儿的?”
                                  “不!”小鹅吼道,“我说的就是实话!”
                                  一股微弱的草药香飘来,云莓来了。“我不觉得我们需要对这点事小题大做,”她粗声粗气的说,“捷爪回来了,这是最重要的。雏菊趾,去帮烁鼻,在我去看捷爪的腿之前把她弄干净,小鹅,你跟我来。”
                                  待在这只白色老猫身边让小鹅感觉自己很渺小,小鹅跟着她来到了麀星身前。族长疑惑的看着他们:“出什么事了吗?云莓?”
                                  “我不确定,”她承认道,“小鹅,我要你描述那只告诉你捷爪在哪儿的猫。你能记起来的任何特征都要说,从鼻子到脚掌。”
                                  “然后你不会对我发火吗?”小鹅试探道。
                                  云莓摇了摇头。
                                  小鹅闭上眼开始描述那只棕毛武士:“他有着长腿,但是没有你高,麀星。他的毛没有云莓厚,还有他的条纹真的很暗,几乎是黑色了。比松鼠须的暗。”他睁开了眼睛,看着两位年长的猫。
                                  麀星盯着云莓:“他肯定弄错了,”她低声说道。
                                  云莓耸了耸肩:“你可以这么想。”
                                  “你认为这是个迹象吗?”麀星质疑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8-19 09: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9 20:1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8-19 21:39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云莓说道,她弹了弹尾巴,“我要和他说话。”
                                        麀星点了点头:“我想你应该这样。”她走开加入了其他猫。
                                        云莓低头看着小鹅:“你看到的那只猫,有谁之前和你描述过他吗?”
                                        小鹅摇了摇头。
                                        “他没告诉你名字吗?”
                                        “没有!”小鹅开始感觉到了挫败感,为什么是谁告诉的他捷爪在哪那么重要?只要学徒被找到了不就行了。
                                        云莓注视着整个空地:“这里有谁你不知道名字吗?”
                                        小鹅耸了耸肩,他会因为不知道他每一位族猫的名字而惹上麻烦吗?他们有这么多!
                                        “如果你不知道也无妨,”云莓温柔地催促着,好像她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鹅对着太阳眯起眼睛:“嗯……黑白猫在高岩那里梳洗,我想他是个学徒,一位长老在讲一个很棒的故事,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她总来育婴室看我。她有着棕色的毛和绿色的眼睛。还有,荨麻风身边总有一只猫,我之前从没见过她。”
                                        在他身边,云莓看起来有些紧张:“告诉我有关她的事情。”她低声说。
                                        小鹅想知道云莓是不是瞎了:“她有着橘色的毛发,白色肚皮和四只白爪子。她看他的眼神好像他是一只幼崽!”他打趣的呼噜了一声,想象着暴躁的老猫在育婴室里的样子。(你以后一样)
                                        云莓推了推小鹅的肩膀:“我们去问问荨麻风她的名字。”她拔腿穿过空地,小鹅跟在她身旁,想着怎么和那只姜黄色的猫讲话才能更礼貌些。
                                        进入巢穴时,云莓嘶了一声:“让我来说。”然后她提高声音,“你好,荨麻风,你看起来挺舒服的。告诉我,你认识一只浅橘色,白肚子白爪子的母猫吗?”
                                        荨麻风脊柱上的毛竖了起来:“那是我母亲,晨羽,”他吼道,“你为什么打听她?她在星族和你说话了?”
                                        “星族?”小鹅大叫起来,“但是她真的——”
                                        云莓用尾巴堵住小鹅的嘴:“她让我告诉你她在看着你,荨麻风,就这样。”
                                        老猫哼了一声,把下巴放在爪子上:“我确认,是个不错的想法。”他嘟囔着闭上了黏糊糊的眼睛。
                                        云莓领着小鹅穿过空地去她的巢穴,小鹅一路上蹦蹦跳跳的。他们穿过了柔软的绿色香薇丛,进入了宽阔石板下面的巢穴。
                                        云莓坐了下来,尾巴环住爪子。“你现在可以说了。”她喷了一口气。
                                        “什么?”小鹅说道,“橘色母猫整天待在荨麻风身边!为什么他看不见她?”
                                        “因为她已经死了。”云莓答道,黄色的目光注视着小鹅,“她很多年前就死了,在我来到雷族之前。”她在沙地上动了动瘦骨嶙峋的腰部,“棕色条纹公猫告诉你的捷爪的位置?我想那是蜂尾,他是我来这里时的雷族副族长,他曾是一位伟大的武士,明智且友善。”
                                        “他……曾是!”小鹅重复着,“你的意思是他也死了?”
                                        云莓点了点头:“而你描述的另外两只猫,黑白色的学徒和棕色长老,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肯定生活在很久以前的雷族,只有你能看到他们,别人不行。”
                                        “这不公平!”小鹅呜咽着,“为什么我能看见所有去世的猫?”
                                        “我不知道。”云莓承认道,“星族没有告诉我。”她转动着爪下的一片苔藓直到其碎掉。“你有了一个很棒的天赋,小鹅。”她温柔地说,“但是没有谁能教导你,你必须自己承担,你明白吗?”
                                        小鹅的头倒向另一侧:“但是他们可能想要知道他们的祖先就在这里,在营地里!”
                                        云莓眼中燃烧起熊熊怒火:“不会那样的!”她怒吼道,“武士们会怀疑任何不在武士守则内的东西——最好让一切都在他们接受的范围内!”
                                        小鹅突然想起母亲给他讲过的有关云莓的故事:她是怎么样在雷族巫医乌翅被谋杀后从河族过来的。雷族一开始不欢迎她吗?即使他们需要一个新巫医?
                                        云莓站起身,在她的洞穴里担忧地溜达着。“你不得不来做我的学徒。”她说着把他从思考中拉回现实。
                                        小鹅哽住了喉咙,那不是他计划要的!他要成为鸦尾那样的伟大武士!
                                        “希望星族能指引我训练你运用你的天赋,”云莓继续说道。她停下脚步,注视着他:“你怎么想,小鹅?你愿意成为一位巫医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8-21 14:56
                                          来顶顶
                                          原来雷族也缺过巫医啊(⊙ω⊙)
                                          其实我有点想笑(///▽///)
                                          有人见过这张图喵(>^ω^<)(我在微信阅读上看到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8-21 18:03
                                            第四章
                                            麀星站在高岩顶上,她那奶油色的皮毛如同蓝天上的白云一般。“我以星族的名义,给予你们武士名号,”她宣布道,“捷爪,从现在开始,你会被叫做捷风。星族以你的勇气和自学能力为荣,欢迎你成为一名真正的雷族武士。”
                                            白色条纹母猫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在她身旁,整个族群爆发出了欢呼声:“暴尾!蝰蛇牙!捷风!”
                                            小月也在欢呼,但是小鹅蹲在她身边,忧虑的说不出话来。武士们开始围着空地散开,叽叽喳喳的聊天声就像一窝子鸟填满了山谷。
                                            “等等!”麀星在高岩上让他们安静下来,“我还有一个仪式要举行,我们中要有新学徒了。”
                                            武士们回来重新坐在了高岩下,迷惑的低语着。“没有满六个月的幼崽,不是吗?”小鹅听到小步问烁鼻。
                                            “不,我想闲歌的孩子下个月就能当学徒了。”姜黄色母猫回答道。
                                            在最靠近育婴室的猫之间,小鹅看到闲歌向他母亲投去了一个怀疑的目光,雏菊趾则转移了视线,什么也没说。小鹅想知道他母亲是否为他这么快就成了学徒而不开心。她害怕打破武士守则吗?没事的,我有天赋。小鹅把他的小爪子刺进地里,为他得向母亲保密而沮丧。
                                            在他身边,小月伸着脖子盯着小鹭和他的手足。“决对不会!”她尖叫着,“谁要成学徒了?小鹭什么都没和我说!”
                                            “小鹅,上前来!”麀星的声音穿过空地。
                                            一切都因为震惊而安静下来了,小鹅跌跌撞撞的走向族长,在高岩下站定。麀星优雅地从高岩上跳跃而下,在向族群讲话之前用下颚碰了碰小鹅的头顶。“云莓会把小鹅训练成巫医,”她宣布道,“小鹅,从今往后,直到你获得完整的巫医名号之前,你被称为鹅爪。你的导师是云莓,我希望她能对你倾囊相授。”
                                            鹅爪的感到了族长喷到他耳朵上的热气,然后她舔了舔他的头。“好运,小家伙。”她低声说道,鹅爪感到他肚子里的结拧的更紧了。在他身后,说话声爆裂般的响起,他的头低的更低了些 ,眼睛紧紧地闭着。
                                            “怎么回事?他只有四个月大!”
                                            “他太小了,不能当巫医。”
                                            “我要是受伤了,可不想让他来照顾我。”
                                            此时一个之前一直没发声的声音响起,很轻但是比其他的都要刺耳,这铿锵有力的声音让别的猫都安静了下来:“作为你们的巫医,我要你们在所有事情上信任我,”云莓冷静地说道,“我保证,这样是正确的。”
                                            “是星族让你这样做的吗?”一个声音质疑道,鹅爪意识到是雨毛。
                                            沉默了片刻后,云莓说话了:“是的,我们的祖先给鹅爪选了一条特别的路。我必须做点什么,帮助他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鹅爪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令他欣慰的是,有一些猫开始呼喊他的名字:“鹅爪!鹅爪!”他感激地向云雀鸣,咕哝脚,还有他的妹妹小月点了点头。但是其他的幼崽则都在瞪着他,新晋武士暴尾更是缩起嘴唇露出了大黄牙。
                                            可怕的獾的幻像出现了,那黑白色的嘴脸发出暴躁的咆哮声,这一切在鹅爪心中久久回荡着。
                                            麀星消失在了巢穴里,松心则开始组织巡逻队,空气中的紧张气氛渐渐消失了,鹅爪的呼吸也平稳了些。另有几只猫冲他点了点头,不是他认得的面孔。鹅爪想知道是否他们也是逝去的猫,他试着和他们说话,但是这并不容易。他非常肯定他认出荨麻风的母亲就在长老巢穴入口,而棕色条纹公猫正在和她谈论着捷爪。
                                            荨麻风从他身边经过,闻起来有老鼠胆汁和咀嚼的草药的味道。“别去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主意。”他咆哮着说,“四个月的幼崽当学徒?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种事。”
                                            鹅爪怒视着他,但是小月从他的另一侧钻了出来低声说:“别听他的,就是被虱子咬的有点暴戾罢了。”
                                            鹅爪转身面对他的姐妹,毛因为尴尬而滚烫。“不好意思。”他冲口而出,“我知道,我在你之前成了学徒,这很不公平。”
                                            小月挥了挥尾巴制止了他,“我为你自豪。”她说道,“为什么不呢?你要成为巫医了!”
                                            “但是……但是你不想我吗?”鹅爪强迫自己说道,“我现在要睡在云莓的巢穴里了。”
                                            小月看着经过他身边四处乱转的武士们。“我没事。”她心烦意乱地说,“你觉得我该去和暴尾说话吗?或者他会觉得我是个没用的幼崽而他已经完全是个武士了。”
                                            鹅爪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暴尾正和风飞和松鼠须说话,炫耀着他在测评中抓到的那只鸽子有多大。鹅爪耸耸肩:“如果你想听他是多么伟大,那我确认他会爱和你说话的。”他低声说道。
                                            小月已经小跑的穿过空地,来到武士们跟前了。鹅爪感到他四周的空气在旋转,云莓正在她巢穴入口看着他,鹅爪意识到她在等他。他拔腿朝着香薇丛的缝隙走去,那感觉就像他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里,无路可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8-22 13:47
                                              楼主怎么最近没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29 08:30
                                                鹅爪注视着正准备吞噬他的,令人眼花缭乱的黑暗。皮毛上每一根毛发都矗立了起来,在微风中荡起涟漪,扫过岩石。一个大大的白色身影矗立在他身前,带来了远古的气息。
                                                “鹅爪,跟上。”云莓咕哝着,“月亮不久就要升起了。”说着她转身钻进了向下的隧道。
                                                鹅爪向后最后瞥了一眼:群山环绕着他。在回升到风族暴露的高沼地之前,雷鬼路在下面化为一条模糊不清的灰色细线。在更远的一边,则是沉睡着雷族的浓密,黑暗的树林。这一切都对半月时分巫医悠长的旅行及其聚会一无所知。鹅爪的脚掌因长途跋涉而伤痕累累,心里也因为一路上所见所闻而无法平静:不仅仅是雷鬼路,住着闹哄哄的狗的农场和巨大而茂盛的田地,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猫——他的伙伴们都不认识的猫。
                                                一只骨瘦如柴的灰色公猫倒在了他的爪下,那里是风族边界;在雷鬼路附近的篱笆那里,一只迷路的幼崽哭嚎着找妈妈。鹅爪试着和他们两个说话,但是他们透过他直直向前看去,好像他们看不见他一般。那意味着这些还没发生吗?他想知道他看见的那些幻象是否会在未来发生,他不由打了个寒颤,追上了云莓。
                                                有三只猫在母亲嘴看着鹅爪,他们的皮毛模糊暗淡,他可以透过他们看到后面的岩石。他们鼓励地冲他点点头,鹅爪打起精神进入了隧道,他觉得他们身后的肯定是星族猫。在那遥远的地下,黑暗中传来巫医们的动静,他们待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有影族的红蓟和圣爪,风族的葱掌和鹰爪以及河族的回声吻。
                                                鹅爪深吸了一口气好像他掉进了冰冷的河水中一般,然后进了隧道。温暖阴沉的夜晚之后是寒冷的石块,这让他大吃一惊。“没事的,跟紧我。”云莓在前方低声说道。鹅爪紧紧地贴着她毛绒绒的后腿,大口呼吸着熟悉的草药气息。就这样他们不断地向下走去。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鹅爪才看到他老师的轮廓在一片模糊苍白之中显现而出。隧道开阔成了一块岩洞,几乎为一块巨大的,闪闪发光的岩石所彻底填满。那可比高岩大多了,几乎和巨岩一般大,鹅爪在前往这里的路上在四棵树见过。
                                                “我仍旧认为他太年轻了,不能来这里。”回声吻低声说道,她在洞穴远端的石头地面上卧了下来,“四个月?他应该在她母亲怀里吃奶。”鹅爪知道她是云莓还在河族时的老师,这位年长的巫医看起来认为她依然可以支使雷族巫医。
                                                “如果云莓相信他现在可以接受训练了,那么我们有什么可争辩的?”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是风族的葱掌,他在这次旅程中对鹅爪很好,帮着他挤过多刺的篱笆以及安慰他那些大叫的狗是无法靠近的。
                                                “为什么我就要等到六个月才能当学徒?”鹰爪嘟囔着,“星族没给你有关我的征兆吗?”
                                                葱掌在黑暗中叹了口气,“你成为我的学徒是因为那对你很合适,”他回答道,“现在安静下来,闭上眼睛。确保你的口鼻碰上了月亮石,记住了。”
                                                云莓推了推鹅爪,后者不安地向前蹭去直到他的鼻子刮到坚硬的岩石上。他合上了眼睛,又睁开了。
                                                “云莓?”他呼吸着。
                                                “怎么了?”
                                                “我们会看到星族,对吗?”
                                                “是的,你必须非常平静的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但是我随时都能看到他们啊,不是吗?在营地,在路上。我打赌我现在往四周看的话,还能看到他们。”
                                                云莓叹了口气,“你还没见过最重要的星族猫呢,你来月亮石就是为此。”
                                                鹅爪翻了个身看着他的老师:“你怎么知道的?我又没告诉你我我看到的所有猫的名字。假如我根本就不需要做这些呢?我已经可以当巫医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9-09 15:23
                                                  “你就当了我七八天的学徒。你认得草药吗?怎么治疗病症?如果猫后生孩子了要怎么做?不,你现在肯定是当不了巫医的。”云莓说道,她将脸颊放在了前爪上,“把你鼻子挨着月亮石,睡吧。”
                                                  “你们俩能安静点吗?”回声吻嘶吼着。
                                                  “对不起。”云莓嘟囔着,她向前倾去,将那宽大扁平的口鼻按在石头上。
                                                  鹅爪躺了下来,他的鼻子感觉越来越冷了,他身边的猫则都进入了梦乡。他听着他们缓慢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感觉到空气变得安静了下来。他叹了口气,石头太不舒服了,睡不着,脚掌也因为走的太久而刺痛不已。他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在他面前,月光穿过洞顶的裂缝倾泻在水晶上,发出耀眼的光芒。鹅爪看得到周围熟睡的猫的轮廓,红蓟的学徒,圣爪在睡梦中悸动,她雪白的毛发和岩石一般闪亮。鹅爪叹了口气,这太无聊了,他很冷而且一点都不困。他想知道如果他回去隧道会惹多大的麻烦。
                                                  “鹅爪,鹅爪!”
                                                  鹅爪僵住了,有谁在低语,是有学徒醒来了吗?
                                                  “鹅爪!”
                                                  一双闪闪亮亮的眼睛在月亮石旁的阴影中出现了,好像绿色的星星。又有两个圆球出现了,眨动着,之后就越来越多,直到鹅爪被他们环绕,他们都注视着他,并向他移动而去。一团团移动着的皮毛在月光下由灰扑扑变得银光闪闪。
                                                  “我们一直在等你,鹅爪!”一只说道。
                                                  “很久了。”另一只嘶叫着。
                                                  “现在你一定要听好了,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告诉你。”
                                                  鹅爪向后推了一步,摊平了耳朵。“等等,你们太多了……你们一次能派一个出来说吗?求你们了。”
                                                  一只黑猫站到了他身前:“雷族正面临末日!”
                                                  “将有一只猫,生来如火!”
                                                  “谁也不能信任,即使是你的族猫。太多的心变化无常了。”
                                                  “当心条纹面和尖利齿!”
                                                  鹅爪沿着边缘缓缓移动到隧道。“停下来!”他乞求着,“你们吓到我了!”他望着巫医们,他们依旧沉迷在星族的梦里。但是现在环绕着他的猫是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到他的梦里等他?
                                                  “如此多的水,比之前任何猫见过的都要多……”
                                                  “你将在意外之地找到朋友,倾听午夜之言。”
                                                  “湖水将为兄弟之血染红!”
                                                  鹅爪拔腿跑向隧道的入口,随着一声尖叫,他转身沿着陡峭的岩石跑上去。
                                                  “影族将升于尔等之上!”
                                                  “豹与虎将飨与尔等尸骸上!”
                                                  “血河洗去族群所知的一切……”
                                                  鹅爪忽略掉脚掌上的疼痛,在他沿着隧道向上逃的时候。他的胡须已经可以感受到轻柔的空气,不久之后他就可以冲出去了,他的侧腹起伏着,大口的喘着气。他跌跌撞撞的停在了一堆石头旁边,任由寂静的夜晚将他浸透。星族猫还在隧道里,这里只有他自己。
                                                  “鹅爪!你在干嘛?”
                                                  鹅爪转身,云莓站在隧道入口处瞪着他:“仪式完成前你不能走!我还要在星族前给我的学徒起名字,过来,其他猫都等着呢。”
                                                  “星族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鹅爪气喘吁吁地说,“他们都来找我,是全部,还带了好多预言。我没听他们说完,我好害怕呀,他们告诉我会有很多可怕的事情发生!”他大叫着打断了她。
                                                  云莓走上前,将她的肩膀在他身上顶了顶。“没事的,冷静。我们会想出办法来控制那些幻象的。”
                                                  鹅爪狂暴地盯着母猫:“他们不是幻象!那些猫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身边所有的!”
                                                  “所以你才要想办法忽视他们,”云莓说道,“成为巫医要学习比和星族交流更多的东西。草药和治疗方法都是要学的,还有发现征兆。其他猫会看着你为成为巫医而准备的,这是他们所期待的。记住,没有谁必须了解你的……你的天赋。”她勉强地说出了最后一个词。
                                                  这不是一样恩赐,鹅爪想。我不想让这些猫围着我!我不想当巫医!我只想当武士!他抬起头,凝视着斑驳星光的天空。
                                                  星族啊,去和其他猫交流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9-09 17:06
                                                    如果这群猫真是星族猫而不是黑森林假扮的化,那真是敌在星族了,哪有上来就吓唬小朋友的。你看,玩砸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9-09 17:07
                                                      第五章
                                                      “紫草,金盏花,琉璃苣,卷耳……”
                                                      “不,不。这个才是卷耳,这是锦葵。母猫伸出来了一只圆鼓鼓的棕色爪子,拍了拍叶片,“再来。”
                                                      “我不想干了!”鹅爪扑通一下坐在了石头上,石头被阳光晒的暖烘烘的,他抬起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唯一的声音便是那河水流过太阳石,不时被水老鼠跳进水中的响动打断。“太热了,我什么都记不住。给我讲一个豹族的故事吧,梨鼻,求你了。”
                                                      “你不是幼崽了,鹅爪!如果你现在不学草药知识,就不要当巫医!现在,告诉我这是什么以及其作用。”
                                                      鹅爪盯着这团挂在梨鼻爪子上的绿叶,它看起来像紫草,只是比紫草更多毛。是山萝卜吗?不,比山萝卜更细,颜色也更深。“艾菊,治咳嗽的?”他猜测道。
                                                      梨鼻摇了摇头:“不,这是治呕吐的蓍草。不过艾菊治咳嗽是对的。”
                                                      “看吧,我想我的大脑子已经乱了。我啥也记不住了!”鹅爪坚持道。
                                                      “你在和谁说话?”轻柔的脚步声在鹅爪身后的石头上响起,鹅爪转过身。月爪正看着他,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呃……没谁。”鹅爪结结巴巴地说,他飞快地站起身搅乱了那堆树叶。
                                                      月爪走过来研究着那些草药:“哇,它们看起来都差不多嘛。”
                                                      “可不是嘛。”鹅爪叹了口气。
                                                      “你确认这里没人吗?”月爪环视四周,逼问道。
                                                      “嗯……你看到谁了吗?”鹅爪质疑道。
                                                      “没有,但是……”你的天赋必须保密!云莓的声音在他心里回荡着。鹅爪叹息着:“有时候我喜欢自言自语,仅此而已。如果我大声说出来的话,能记得更牢些。”
                                                      “真是不可理喻。”月爪的蓝眼睛凝视着他,“云莓就不这样。”
                                                      “我又不是云莓。”鹅爪反驳道。
                                                      “月爪!你在哪?”
                                                      鹅爪注意到一个深灰色的身影从太阳石远端的芦苇丛里穿行而来。一个影像浮现在他心里:锐利的脸庞,黑白条纹的毛发乱糟糟的纠缠在一起。他努力把它挤了出去。“暴尾在找你。”他对姐妹说道,“你最好过去。”
                                                      月爪已经蹿过了岩石:“来吧!”她尖叫着。
                                                      “任何猫都会觉得他是你的老师!”鹅爪说道,“你对他的感觉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月爪。那会让他头更大的。”
                                                      银灰色母猫站住了,她转身面向他。“至少暴尾是正常的。”她反驳说,“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这么与众不同呢?”她迅速地转了回去,消失在香薇丛间。
                                                      鹅爪暴躁地把草药扫成一堆。
                                                      “嘿!别给它们混一起去!”梨鼻反对道,“现在是绿叶季,但是每一片叶子都值得被节约下来。”
                                                      “我会多摘一些来的。”鹅爪厉声说道。
                                                      “如果你记不住它们的样子的话就别去了。”梨鼻揶揄道,她的腔调很温和,“听着,我知道在你的同巢猫准备当武士的时候你却要当巫医是怎样的体验,那感觉就像他们从不会理解你的行为。但是没什么比忠于族群更重要,不是草药的名字,不是治疗伤口。这包括你所有族猫,尤其是在你成为巫医的时候。”
                                                      “如果他们不像对待泼皮猫那样对我,那保持忠诚还容易些,”鹅爪抱怨道,“也许我应该接受我永远也没有朋友这个事实,因为我走的路和他们大大的不同。”
                                                      梨鼻哼了一声:“鹅爪,有时候我觉得你使你的路比它需要的更加不同。等你和我一般大的时候,你会意识到:所有的猫——幼崽,学徒,族长,长老——他们毛发下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如果你在他们受伤生病的时候治好他们,你的族猫就会信任你,理解你,把你当作其中的一员。现在,把这些草药带回营地吧,然后再检查检查荨麻风的虱子。我可不觉得你昨天给他用了足够的老鼠胆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9-10 17:36
                                                        嗷,来顶顶(^з^)-☆
                                                        鹅羽牛皮啊……咋看到的都是几十年后的预言啊(⊙ω⊙)
                                                        还有鹰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六个月就当巫医学徒了???为什么我记得他当过武士学徒啊???否则他咋就把月花鲨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9-13 10:31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13 11:05
                                                            云莓刚开始想成为巫医学徒还是武士学徒呀?本以为想当武士的只有斑叶和她往后的巫医(叶池除外)如果羽须刚开始也想当武士就神作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9-13 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