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妙吧 关注:11,048贴子:543,485
一楼上香!


回复
1楼2019-08-15 10:58
    二楼占窝!


    回复
    2楼2019-08-15 10:58
      本文是《少年总督》、《忘忧花》和《加勒比传奇》后续,《金百合》系列最后一篇。前面埋下的很多坑都要填一填了,同时也会布满各种彩蛋。这些彩蛋会关系着最终的真相,当然不理会它们也没有什么影响。


      回复
      3楼2019-08-15 11:01
        占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5 11:56
          嗷嗷,终于盼到了


          收起回复
          6楼2019-08-15 14:29
            dddd终于盼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5 16:45
              怎么被百度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6 09:36
                前情提要(加勒比传奇)
                1、苏兰特的语调依然是带着悦耳的愉悦,他红色的眸子放肆地看着莫西亚伯爵身后的黑衣人,“相对于切实的利益而言,这些繁文缛节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都不是在查理大帝和亚瑟王时代啦,您说是不是呢,罗彻斯特公爵大人?”
                2、“……我从来就不为他而活。”卡妙喃喃地说:“我能给予他的,也就只有那把刺向他心脏的匕首而已……”
                3、阿布罗狄撑起伞,拿出地图在舵盘上展开,“我们被飓风向西吹了大约150至200海里。如今,我们大约在这里。”他在地图上指一指,“‘维纳斯’号受损太重,我们必须立即靠岸,因此我们要去最近的港口。”
                “那里是……”
                “苏里南,卡宴港。”
                4、“他叫维尔基埃船长,不过我听到阿布罗狄叫他……米罗……”
                卡妙两条好看的眉终于绞在了一起。


                回复
                10楼2019-08-16 10:32
                  5、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舞动着雪白的双臂,两条腿在宽大的裙摆间若隐若现,加上迷人的微笑和摄人心魄的眼神,引得整条街,不是整个港口,整个自由岛都在狂热地喊一个名字:
                  “弗莱娅!弗莱娅!弗莱娅!……”
                  6、“传说?”卡妙又皱了一下眉,今天听到的传说可真不少。
                  “那里,据说是通往那个人的住所的地方。”
                  7、“只要在海上,他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只要他想,他可以战胜任何人。虽然是夸张了些……”
                  “不,蒂诺西,一点也不夸张。只要相信它就行了。即便不是神,加隆上将也完全可以称为半神了。”
                  8、珍妮缓缓地将剑放下,歪着头若有所思。她看着阿布罗狄年轻的脸,心头一阵疑惑。他们已经是很多年的对手,那么眼前这名传说中的海盗船长岂不是与加隆·洛西上将是同一代人。她想到两个人同样看上去很年轻的脸,不禁打了个寒噤。从他服役开始,加隆就已经是远洋舰队的上将了,这么多年来,他的容貌一直没有改变过,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她知道,这位上将先生的年龄,至少在四十岁以上。那么阿布罗狄……她再次疑惑地望了一眼那张堪与天地争辉的脸,难道……也是如此吗?


                  回复
                  11楼2019-08-16 10:33
                    9、卡妙的身体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他微笑着,带着诀别的意味:“我要走了,米罗,对不起,不能,带着你……”
                    “卡妙!”他伸手去拉,但却只抓到一把空气——他的手从卡妙的身体中穿了过去,“不,不……不要!卡妙!!!”
                    卡妙依旧在微笑,“回去吧,米罗,听话……”
                    10、“我是说,叔叔,你的晋封其实只是一张废纸,没有任何实际上的意义。而关系到萨里埃家族兴亡荣辱的时间,即将到来!”
                    艾亚哥斯副主教黑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两丛熊熊燃烧的火光。
                    11、“这里是死灵安息的地方,而我,是这里的守墓人魔铃·艾尔。”伴随着她的话语的,是不徐不缓的脚步声,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高台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隔着朦胧的雾气,人们隐约看到那个女人一身劲装,红色的头发与腰间长长的红绦带一起随风飘摇。
                    12、艾俄洛斯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北欧,是他的根基,而西欧,他负责打理你赋予他的权力,中欧已是他的囊中之物,并且正在向东欧渗透,除了米伊美的势力范围南欧之外,他几乎控制了整个欧洲。这些年来,他苦压复仇的欲望隐忍行事,就是因为他效忠的主人——你的存在啊,卡妙!”


                    回复
                    12楼2019-08-16 10:33
                      13、“阿布罗狄?阿布罗狄!”米罗认出了压在他身上的人,他大喊着他的名字,眼睛里贮满了泪水,透出愤恨的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呀?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不是在他身边?!”他开始奋力挣扎,眼泪滴到了溅血的地板,“明明……我在乎的只有他!只有他!可是魔鬼迷住了我的心窍……不,不是……我以为离开他会过得更好……上帝呀!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让我明白……***的为什么会跟你们在这里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一只脚踹开了压住他腿的人,右肘直击到阿布罗狄受伤的肩头,疼得阿布罗狄眼前一黑,被掀到地上。
                      14、阿布罗狄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他们,眼前的情形却让他惊呆了:
                      这是一条通往外界的水晶通道,夕阳的余晖从通道尽头涌进来,将长廊映射得玲珑剔透金碧辉煌,而在通道距离密室一半的地方有一道岔路,透过水晶墙壁可以看到,这条岔路的尽头,是一座关在巨大水晶宫里的金币山。金光与阳光交相辉映,照亮了整个山头。
                      15、“如果无敌舰队能够保持中立直到战争结束,你们就可以见到完好无损的布恩迪亚提督了。我以我军人的荣誉保证,我们说到做到。”
                      艾尔扎克终于放下手中的刀叉,仅剩的一只眼睛咄咄逼人地望着他对面的人,“这样我们就可以忘记布恩迪亚舰队全军覆没的仇恨了,克修拉·菲奥里纳提督?”
                      16、米诺斯笑出声来,“荷兰和西印度公司关我们什么事呢,阿路贝里希?作为商人,我只知道对我有好处就足够了。”


                      回复
                      13楼2019-08-16 10:33
                        17、“我是指……”艾俄洛斯向天空一指,“我好像见您在玩一只鸟儿。那只鸟真漂亮,是您养的吗?”
                        “啊,您,是指那只鸽子?哈哈,那是我们家的信鸽……”法里路也抬头望着信鸽消失的地方。
                        “信鸽?那么,它现在去送信了?”
                        18、“无所谓,真的无所谓了!”他捧住卡妙的脸,要将他的每一个细节铭刻在内心最深处,“只要你活着,别的都无所谓了,你讨厌我,赶走我,甚至杀了我,这都无所谓,只要你活着,好好地活下去……让我在有生之年,能够和你看到同一片天空,呼吸同一个世界的空气……”内心压抑的刻骨铭心的伤痛从眼底浮现了出来,和着目光中无限的爱恋,他低下头去吻了吻爱人紧闭的双眸,“你可以剥夺我的生命,但是,卡妙,你无法剥夺我爱你的权利!”
                        19、奥路菲耸耸肩,无奈地笑了一下,不过还是很绅士地走上前将自己的外套解下来披在衣衫凌乱的女仆身上,然后托起她的手,印下轻轻的一吻,“你还记得我吗,勒盖小姐?”他湛蓝色的眸子里闪耀着温柔的光辉。
                        20、“再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米罗在朦胧中想,他将头埋进卡妙的颈窝,再无顾忌地吸着那梦幻的味道,他听到爱人用温柔而动听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保重,米罗!永远爱你!”
                        他看到卡妙那张英俊的脸上带着世上最美丽的微笑,他看到风吹乱了那石青色的刘海儿,他看到火星在他身边飞舞,他看到那张脸离开越来越远……


                        回复
                        14楼2019-08-16 10:34
                          以上,是昨天的。


                          回复
                          15楼2019-08-16 10:34
                            dddd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6 11:12
                              坐等今天的份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6 11:37
                                楔子
                                黑色的潮水冲击着礁石,吸足了水的乌云在海面上低低地压下。风,在云与海之间肆虐。不时贯穿于云层的红色闪电,伴随着隆隆的咆哮坠入大洋的深处。空气中弥漫着阴冷潮湿的气息。
                                一只穿着长筒靴的脚踏上了礁石。由于常年在恶劣环境中使用,这只靴子磨损严重,已经看不出它本来的颜色。在它的上面是一件长长的防水斗篷,遮住了主人那高大的身材,却遮不住他那随风乱舞的凌乱的长发。
                                在这种恶劣天气出现在大西洋中这一丛危险的礁石上的是一位看上去还很年轻的男子,他有着一双深蓝紫色的眼睛和一张苍白的脸,他的身上有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沧桑感,而那一双眸子也因为有着某种执着的欲望而在这种昏暗的天气显得异乎寻常的明亮。
                                他站在礁石上向四周一望,很容易看到在他面前那一圈不规则的礁石中央那艘外形奇特的“船”:其实这不能算一只真正的船,那只是一座建造在漂浮的木板上的小木屋,因为周围礁石的阻挡而暂时没有漂走。而当潮水没过礁石时,它就会随波逐流而去了。在愤怒的大西洋中央出现这样简陋构造的小木船是一个奇迹,而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小木屋中居然还透出了些许的光明,似乎仍有人居住在这里面。


                                回复
                                18楼2019-08-16 15:43
                                  年轻人的脚踏上了木板。木板在咆哮着的海水中起起伏伏,年轻人也跟着它一起上上下下。但他没有停下脚步,长年的海上生活已经使得他对于这些习以为常。他走到木门旁,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幢外表毫不起眼的房子,然后抬起右手扣了扣门。
                                  “请问,‘海上占卜师’先生在吗?”他问,声音清晰而有力地穿透海浪,虽然带着一丝疲惫,却仍掩不住那声音透出磁性的质感。
                                  “异乡人,”掩着的木门那边传出一个缥缈的声音:“你找占卜师先生有事么?”
                                  “来寻找传说中的占卜师,还能有什么事吗?”
                                  “那么,你知道规矩吗?”
                                  年轻人从斗篷底下取出一只鼓鼓的钱袋。
                                  一只硕大的羚羊角从开了一条缝的门处伸了出来。他将钱袋挂在羚羊角上,锐利的目光迅速瞥了一眼屋内,可惜光线太暗,他什么也没看到。
                                  门又关上了,连那个缥缈的声音也消失不见了。


                                  回复
                                  19楼2019-08-16 15:43
                                    他耐心地等着。
                                    瓢泼的大雨浇了下来,伴随着拳头大的冰雹。尽管穿着防水的斗篷,但逼人的寒气依旧伴随着冷雨灌进了他的衣裳。然而对于这一切,他仿佛丝毫没有感受到,依旧耐心地等着。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样,只有天地间寒冷的冰与水与他融为一体,带走他身上最后的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木门终于“吱呀”一声敞开了。
                                    他抬起头,愣了一下,才仿佛下定决心一样走了进去。
                                    屋内是出乎意料的宽敞,四根烛台立在房间的四角,而一杯圣水放在房屋的中间,在圣水中央,有一个悬浮的球,散发出浅蓝色明亮而温柔的光芒,靠墙的一边放着几张小长桌,上面散乱地扔着一些仪表和占卜用具,另一侧的墙上,则挂着鱼头骨、羚羊角、孔雀尾羽等东西。正对他的是一张矮脚桌,桌子后有一坐一站的两个人:站着的人穿一身红色垂地的祭司长袍,金红色的头发被高高束起,脸遮没在一张华丽的羽毛面具中;而坐在地上的人,则是全身笼罩在一件黑色的大斗篷中,斗篷的帽子很深,使得他的脸深陷在阴影之中。
                                    门,在他身后缓缓关闭,将寒冷的冰雨与咆哮的海水隔在另外一个世界。令人惊异的是,在这个神秘而有些许温暖的小屋里,甚至感觉不到波浪的起伏与隆隆的雷电。只有角落里的沙漏发出细微的响声。


                                    回复
                                    20楼2019-08-16 15:44
                                      米罗将滴着水的斗篷脱下放在门边,露出了他的一身猎装。他从容地向披着斗篷的人鞠了一躬,“传说中的‘海上占卜师’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
                                      “年轻人,你想要什么?”一个嘶哑难听的声音从黑色斗篷下传出来,米罗甚至无法辨别他究竟是男是女。
                                      他恭敬地弯了一下腰,“占卜师先生,我要找一个人……”
                                      那堆黑斗篷动了动,从中伸出一只手。那是怎样的一只手呵,五根手指因为受到创伤或是疾病而变得嶙峋怪异,附在上面的皮肤被一层黑色的痂所覆盖,手背上的一些痂脱落下来,露出了下面或苍白或鲜红的疤痕。
                                      米罗有些震惊地看着那只手,胃里感到一阵翻涌,他忙按照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他们一侧的小烛台下方的方桌上放着一副塔罗牌。他会意地走过去,摒除杂念,开始洗牌。而后,从中抽出一张,看向占卜师。


                                      回复
                                      21楼2019-08-16 15:44
                                        一旁的传话人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取走了那张牌和其他的大阿卡那牌,双手递给占卜师。
                                        “正位的死神,”占卜师翻过牌看了一眼,继续用那难听的声音平静无波地说:“意味着事件的结束,与过去的告别。年轻人,你找的那个人,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么,我还能不能找到他?”米罗向前踏上一步,目光中的绝望不但没有消掉其中的光芒,反而使其愈烧愈旺,“无论怎么样,无论用什么方式,即使是死亡……”
                                        占卜师轻轻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抹开他面前的牌,从中抽出了一张,“逆位的命运之轮。年轻人,你们已经去了不同的世界,因此无论你做什么,哪怕是死亡,你们的命运之线都不会再有交集……”
                                        他的话被突然指向他的乌黑的枪口所打断。


                                        回复
                                        22楼2019-08-16 15:45
                                          一旁的传话者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占卜师先生,”米罗微微低下头颅,让刘海儿的阴影遮住他的眼睛的光芒,“在这之前,我曾是个天主教徒。但是我的主不能拯救我……我来到这里,是因为在海上一直都有一个传言……您可以为可怜的迷途羔羊们指点迷津……”
                                          占卜师又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无波,像一潭死水,“那么想必你也知道那个仪式?”
                                          “签约么?”米罗的唇边露出一个凄美的微笑,“只要能够达到我的目的。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灵魂和生命,请尽管拿去!”
                                          “年轻人,我奉劝你一句:时间会让你后悔!”
                                          “没有他的时间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占卜师点点头。传话者打开一卷羊皮卷递到米罗面前。
                                          米罗咬破手指,在上面签上了他的名字。


                                          回复
                                          23楼2019-08-16 15:45
                                            “现在,”占卜师又说:“请拿起你右边的罗盘。”说完他站了起来。
                                            米罗有些惊讶,“海上占卜师”的身形几乎跟自己一样挺拔高大。
                                            占卜师没有理他,将手放在了房间中央那个散发着蓝白色光芒的球体上,“宝藏……庄园……宫殿,……还有……女人……”他喃喃地说。
                                            米罗重复了一遍。
                                            “现在,年轻人,”占卜师转过身来看着他,“你的罗盘说了什么?”
                                            他低下头,看到罗盘的指针和表盘都在飞快地旋转,然后逐渐地越来越慢,直到停止。
                                            “东方,”占卜者嘶哑的声音说:“是的,大西洋的东方。这就是你的方向。”
                                            米罗的手中,罗盘的指针正压在东方的刻度线上。


                                            回复
                                            24楼2019-08-16 15:46
                                              抽了哪一楼?


                                              收起回复
                                              25楼2019-08-16 15:47
                                                占卜师:年轻人,你要付出代价,你将向魔鬼交出你的灵魂,如果你在xx年之内不能找到他并让他娶你为夫,你将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砰!”米罗吹了吹冒着烟的黑洞洞的枪口说了句“放屁。”
                                                全剧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6 16:24
                                                  阁下在暗示那一堆黑色斗篷助理是妙妙啊,(唉……我怎么看到谁都能想到卡妙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8-16 23:06
                                                    米罗好有钱啊(楼主:剧情需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8-16 23:07
                                                      上部 · 风云际会


                                                      回复
                                                      29楼2019-08-17 10:15
                                                        第一章 加尼米德宝藏
                                                        水汽自海面上蒸腾而起,慢慢地汇聚成飘浮在水面上的团团白雾。下弦月已经沉了下去, 点点的星光在雾气弥漫的上空若隐若现。
                                                        伴随着一阵水声,一个巨大而雄伟的龙骨劈开了雾气,随即黑魆魆的巨大船身也逐渐显现出来。一支海军编队在夜色的掩护下安静而快速地前进着。位于纵队中间的巨舰,有着一个傲视大洋的龙头形状的龙骨,和高出普通战舰整整一层的船舱。在它的侧身,醒目地写着它的名字——“海飞龙”号。
                                                        主帅的指挥室里,——不同于甲板上的繁忙——昏黄的灯光下,一坐一站两个人。坐着的那人有着深邃的五官和一张年轻却带着沧桑的脸,张扬的海蓝色长发从椅背一直垂到地上。他一只手撑着下巴,眼睛闭着,仿佛已经睡着。而另一名军人在他身边站得笔直,一只手托着他的帽子,古铜色的肤色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大,一头白色的长发在身后松松地扎成马尾。他目光有些散漫地看着墙壁上的航海图。
                                                        墙壁上的钟表滴答作响,偶尔有甲板上的呼声渗透进来,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回音。
                                                        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他们身边响起,船身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坐着的男子紧闭的双眸倏地睁开。
                                                        接着,第二声、第三声爆炸声传来。
                                                        “报,报告!”一名水手气喘吁吁地敲开了指挥室的门:“有不明船只向我方攻击!”
                                                        站着的男人看了他的长官一眼,问:“对方共有几艘战舰?在什么方位?”
                                                        “对方在海雾里,看不清。但攻击我方的炮弹来自‘海飞龙’号左前方半海里处。”
                                                        “**!这么近的距离前方舰艇都没有发现吗?”
                                                        “对,对不起,长官!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是的,长官!”
                                                        又一枚炮弹近距离炸裂开来,船体再次摇晃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仍旧坐在椅子上的蓝发男人,无奈地下达了命令:“传令下去!立即迎敌!”
                                                        “是!”
                                                        “长官……”他欲言又止。
                                                        海蓝色长发的男人抬眸看了他一眼。
                                                        “您觉得,是他吗?”他尽量放缓自己的声音。
                                                        “是的。”对方毫不迟疑地回答。
                                                        “那么……”男人的目光中突然露出杀气,“元帅,要击沉他吗?”
                                                        元帅看着他,“不。克修拉,”他站起来走到另一侧的墙壁前,伸出手指抚摸着墙上的佩剑,“传令下去,绕到海雾里,避开他。”
                                                        “可是元帅,”被称作“克修拉”的男人踏上前一步,目光中流露出愤怒和不满,“恕我直言,这不是您一个人和他之间的私事。无论之前在阿卡里亚斯炮轰法国人的总督府,还是现在被他偷袭,都不是您的个人行为,而是我们整个远洋舰队的!”
                                                        “不,克修拉。”年轻的元帅回答,声音柔和却坚定,“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他所针对的也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但是已经有士兵在袭击中受伤了。”
                                                        “我会对这些事情负责。而且,等手上的事告一段落我会亲自和他了断的。但是,克修拉……”他转过身看着他手下的提督那张古铜色刚毅的脸,“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不要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
                                                        “……是。”


                                                        回复
                                                        30楼2019-08-17 10:15
                                                          隆少:真是一刻不让爷消停,来人,统统给我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8-17 10:46
                                                            偷袭加隆的是他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17 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