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一双翅膀吧 关注:1,174贴子:12,475
  • 44回复贴,共1

【续文】结局之后的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完结局想继续往下写一些情节,文笔不好,应该也不会写太长,只是想给自己圆一个完整一点的结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14 13:44
    -
    龙天羽在冷立威入狱前一天,带他,还有湘湘,念之,九歌一起去了母亲的坟前。说好了找到大哥要带他去见见母亲的,不能食言。
    龙天羽低着头,对着墓碑上母亲的名字念道:“娘,我找到哥了,我今天把他带来了。”
    冷立威跪在坟前,郑重的磕了几个头:“娘,我来晚了。”话说完,他抬起头,只是跪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碑上已经刻上了他的名字——孝子:冷立威。他看着那一行字,感到前所未有的愧意。不知道是在对不起谁,母亲,天羽,或者是自己。
    大家都沉默着,气氛一时有些压抑。湘湘清了清嗓子,笑道:“大家不要这么闷嘛。”她转身,将站在后面的林九歌和冷念之拉到前面来:“娘,你看,大哥成亲了,大嫂都有孩子了,二哥也快了,今天大嫂和二嫂都来看你了,娘,你开不开心。”她一手挽着九歌,一手拉着念之:“娘,大嫂叫冷念之,二嫂叫林九歌,都是正经人家的大小姐,温柔漂亮又有学识,咱们家真有福气,是不是。”
    念之朝墓碑深深鞠了一躬:“娘,等我和立威的孩子出生了,我带他来看您。”
    到底还没和龙天羽结婚,九歌有些不好意思,但也落落大方的鞠了躬:“伯母,现在叫娘,到底还是早了些,所以我就先叫伯母了,您放心,我和天羽会好好的。”她看了龙天羽一眼,有些不自在。这样的话,她还没对龙天羽说过。龙天羽也看向她,嘴角有浅浅的笑容。
    冷立威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也没说什么,只是嘴角含着一丝笑意,很欣慰的样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8-14 13:47
      -
      第二日早晨,龙天羽把冷立威从警局的羁押所带出来。即便是带着冰冷的镣铐,他的气色却比前几天好了不少。龙天羽颇有些意外:“你看起来倒像是个没事人似的。”
      冷立威笑了笑:“若是我愁眉苦脸的,念之和湘湘,还有你,心里都不会好受吧。”他叹了一口气:“既然要分开了,为什么不开心点?。”
      龙天羽拍了拍冷立威的肩膀,兄弟二人对视一眼,不再说什么。
      警局门口,冷念之和龙湘湘已经等了许久,见到他们出来,神情都有些许复杂。
      龙天羽看了念之一眼,便很自觉的和湘湘站到了一旁,将时间和空间都留给冷立威和冷念之。
      念之缓缓的走到冷立威身前,冷立威刚想说什么,便被念之打断:“我只送你到这里,不会陪你到监狱门口。”冷立威看进她的眼睛,看到她决绝的眼神,和眼底的泪:“我要说的也是这个,我也不希望让你看见我进监狱的场景。”
      念之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崩落了,眼泪便倾泻出来,止也止不住,她死死的攥住冷立威的衣领,带着哭腔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会等你。一直等。”
      冷立威轻轻的叹了口气,很温柔,很温柔的说:“好。”
      他说,“我想抱抱你,可我戴着手铐,不方便。”念之抬起头看他,上前了一步,将两人的距离又拉进了些,而后,轻轻的抱住了他。
      念之的头埋在他的肩膀处,她听见他的声音在说:“对不起。照顾好自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8-14 13:48
        加油!还有吗?希望大哥没事!和念之能幸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14 13:53
          写的很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9-08-14 16:4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4 19:29
              写的真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14 20:21
                快更,催更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4 20:25
                  -
                  坐在去监狱的车上,龙天羽在驾驶座,双手把控着方向盘,眼睛很专注的看着道路:“去了监狱,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监狱不比外面,那里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你,,,万事小心。”
                  冷立威笑了笑:“我身手不差。”
                  龙天羽斜了他一眼:“在监狱里,少打架斗殴,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来。念之,以后还有你们的孩子,都在等你。”
                  冷立威收了笑容,正色道:“我知道。”
                  坐在后座的湘湘赞同的点了点头,复而又说:“大哥,你不要主动惹事就好,不过如果有人欺负你,你也不要一味忍让,要懂得反击才行。我听说,监狱里的人都欺软怕硬。”这话还是林九歌告诉她的,监狱的生存法则。
                  他点头应了,顿了顿,又对龙天羽说:“还没谢谢你呢。”
                  “谢什么?”
                  “谢你留住了我的这条命。”龙天羽已经帮他上诉,冷立威的死刑改判为二十年有期徒刑。
                  “不用谢我,谢你自己尚未泯灭的良知吧。我没有为你徇私枉法,从罗伯特手里救下我,以及揭发冷世南的罪行,都是你自己做的。若非如此,法院怎么会减刑。”说罢,龙天羽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冷硬,便道:“你腿不好,监狱医疗条件差,念之给你备下了药,你自己也多注意着点。”
                  冷立威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对我还有隔阂,不过没关系,血浓于水,我们还是兄弟。”
                  “当然,我们永远都是亲兄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8-15 12:04
                    -
                    到了监狱大门口,三人都下了车。冷立威抬头看了看天,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却不刺眼,几只鸟追逐打闹着从云中穿过掠过天空,一派祥和的景象。他回过神来看着监狱沉重的大门,脸上第一次有了迷路的表情。
                    湘湘猛地抱住了冷立威,说:“大哥,我好想哭,我们一家人才刚刚团聚,又要分离,可是我不敢哭,我不想让你看见我哭,我们今天要开开心心的,是不是?”
                    冷立威摸了摸湘湘的头:“湘湘可以哭,没关系,没关系。”
                    湘湘抹了抹眼泪,松开冷立威:“哥哥一定也有话要跟你说。”
                    龙天羽从来就不擅长于表达,此刻,也只有三言两语:“我还是那句话,照顾好自己,念之在等你。”他顿了顿,又添上一句:“我和湘湘也在等你。”
                    冷立威笑开了:“帮我和弟妹说一声,之前的事,抱歉。”
                    龙天羽犹豫了一下:“我会帮你把话带到,但我不保证九歌会原谅你。”
                    “我明白,”他点头:“结婚的时候,别忘了给我一张喜帖。”
                    “一定。”
                    “还有,替我照顾好念之,拜托了。”
                    龙天羽字正腔圆的说了:“我们都会照顾她的。”
                    时间到了,监狱的警察围上来,要将冷立威压走。他朝龙天羽和龙湘湘挥了挥手,最后望了一眼天空,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监狱。
                    监狱的大门缓缓合上,龙湘湘抱着龙天羽的手臂泣不成声,龙天羽只是一直注视着那扇门,眼中满是痛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8-15 12:0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5 13:04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8-15 13:09
                          觉得楼楼写的文很有感染力,而且文笔也很成熟,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5 17:02
                            文笔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5 17:28
                              大哥还活着!可是二十年太久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8-15 18:54
                                -
                                龙天羽回到警局,九歌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喝茶,见到他回来,她便起身去迎:“你回来了,路上没出什么意外吧?”
                                龙天羽摇了摇头,有些疲惫的样子。
                                说实话,林九歌对于冷立威这个人,是不大喜欢的。因为他曾经助纣为虐,参与害死了她的父亲;因为他几次三番想杀自己;更因为他的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可是没办法讨厌他,因为他是龙天羽的哥哥,因为至少,他对家人很好。
                                “你坐下休息会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龙天羽点了点头,绕到办公桌后坐下,林九歌坐在他旁边,想和他说几句话,却对上他的眼神,叫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奇怪:“怎么了?”
                                龙天羽垂下眼睑,思虑一番,还是开了口:“冷立威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说,向你道歉。”
                                他有些紧张的望向林九歌,却见她有些疑惑的神情,道:“就为这个?”
                                龙天羽点点头,林九歌一下笑开了:“你这么严肃,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吓我一跳。这么紧张干什么?”
                                “因为我怕。”龙天羽有些不自在:“你从来都是个爱恨分明的人,我怕我说这样的话,你会不高兴。”
                                “嗯……”林九歌作出一副思索的样子:“我知道,我父亲的死他只是帮凶,没有他也有别人,所以我对他,说不上恨,只是他三番四次想要我的命,让我有些恼怒。”她悄悄注意着龙天羽的脸色,见他慢慢的低下了头,有些尴尬的样子,便继续道“不过,他是你和湘湘的大哥,念之的丈夫,我便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也该稍稍放下成见。所以,你放心就是了。”
                                龙天羽有些惊讶的看着九歌,似是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半晌,回过神来,表情便轻松了许多:“那就好。多谢。”
                                “你老是对我这么客气做什么?”林九歌嘟囔了一句。龙天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林九歌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道:“好了,我要回武馆了,待会还要去纺织厂看看,萧临风三天之后就要去法国,有些事还需要交接一下。”
                                “去法国?” 龙天羽不解:“好端端的,他去法国干什么?”
                                “他说想去打拼一番事业,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也不应该留他。”
                                “他有这份事业心是好事。” 龙天羽点了点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今天一定很累了,警局还有那么多事要你处理,不必送我了。”龙天羽听她说的坚决,知道反驳没用,只能点了点头:“好吧,我让警局的兄弟送你,路上注意安全。”
                                林九歌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他:“三天后,你会和我一起去送萧临风吧?”
                                “当然会。”
                                “龙局长这么忙,要提前空出时间来才行。”林九歌笑了笑,局长两个字里没有一点局长的意思,尽是笑意调侃。她朝龙天羽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警局。
                                龙天羽看着她清瘦的背影,脚步欢快,很开心的样子,便也笑了,一笑,瞬间想起她刚刚的笑容,总觉得和那条项链里,自己画的笑容,越来越相似。他想,等忙完这阵子,也该筹备一下婚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8-17 12:59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7 14:28
                                    减刑太突兀了吧,我认为最多减到无期,毕竟毒品实验害死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8-17 14:39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7 22:04
                                        有没有兴趣加入剧情讨论群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8-20 22: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8-20 22: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8-20 22:1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20-03-05 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