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吧 关注:2,303贴子:146,487
  • 33回复贴,共1

【篡史真相】李建成的外战“黑历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李二金句:“突厥所以敢倾国而来,直抵郊甸者,以我国内有难,朕新即位,谓我不能抗御故也。”——最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敌人,突厥人自是最清楚谁能抗御他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1 23:00
    李世民出发去打王世充,李建成就留下来防御突厥。突厥人年年南侵,到了武德四年,跟他们搭伙一起又杀又抢打唐朝的除了朔方梁师都,还有反叛的数万稽胡部落。稽胡人的地盘距离长安最近,为害尤甚。早在大业十三年秋,唐朝就“掠定雕阴、弘化、延安等郡”,但是这三郡稽胡,在第二年春李建成带着十余万大军东征洛阳时就大规模叛乱,并且是气势汹汹直奔长安。四月稽胡竟南下到达距东渭桥仅只一步的富平才被将军王师仁赶跑。但是没过多久,五万稽胡又聚集在京兆郡北端的宜君县准备南下抄掠,是窦轨和马三宝督军死战才打退对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1 23:06
      这次稽胡中最大的一支刘仚成携数万众再次反叛为害,史载建成奉旨率师征讨,军至鄜州,遭遇刘仚成军,“击,大破之,斩首数百级,虏获千余人。”建成假装释放数十个部落酋长,还给他们封了官爵,让他们回本部落去招降,最后连刘仚成和稽胡大帅都要来投降了。建成觉得胡兵太多,怕他们生变,就打算把他们全部杀掉。于是扬言要增设州县安置他们,让稽胡人带着工具来筑城的地方集合,却暗地集结军队把他们都抓了起来。刘仚成听说出了变故就逃到梁师都那里去了,李建成于是杀了降胡六千多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1 23:11
        唐书上关于李建成出征的记载往往都是一笔带过,唯独伐稽胡记载得如此详尽,就是为了表现李建成有多么阴险狡诈残暴不仁。其实这里边有很多疑点,首先一千俘虏里就有数十个酋长很荒谬。据《北史》“其渠帅颇识文字”,渠帅是有文化的部落酋长,三五十俘虏里就有一名酋帅,稽胡部落有这么高的文化普及率实在不合常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1 23:17
          关于李建成“杀降六千”这段黑历史的真伪,蔓莲莲曾从以下几个方面做过详尽的分析:
          一、动机
          1. 高祖的旨意
          2. 李建成的本意
          二、经过
          1. 敌帅是否诚意来降
          三、结果
          1. 敌帅的结果
          2. 稽胡余部的反应
          下面就详细分析一下:
          一、动机
          “杀降”指的应是在敌方有诚意投降,在主帅的带领下降众确实缴械了之后,在没有反叛行为的情况下,受降方无故屠杀降者的行为。这种事不是一般战争发展的必然步骤或结果,所以它必须有其原因,多为受降方的主观意愿所造成,那么我们就来看看,作为受降方的最高统治者及统帅,也就是李渊及建成,他们是否有这方面的主观意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1 23:31
            1. 高祖的旨意
            高祖李渊并未亲临现场,但他作为唐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他的旨意必须得到执行和尊重,他的旨意也在相关的诏书里写得很清楚。
            《令太子建成统军诏》
            稽胡部类,居近北边,习恶之徒,未悉从化。潜窜山谷,窃怀首鼠,寇抄居民,侵扰亭堠。可令太子建成总统诸军,以时致讨。分命骁勇,方轨齐驱,跨谷弥山,穷其巢穴。元恶大憝,即就诛夷,驱掠之民,复其本业。行军节度期会进止者,委建成处分。
            在上述诏书里,他先是命建成“跨谷弥山,穷其巢穴“,然后是”元恶大憝,即就诛夷“。也就是因为该处稽胡生活在山谷之间,地形复杂,极易藏躲,所以高祖特意要求建成遍寻山间,将敌方的巢穴彻底铲除,不要有漏网之鱼。在铲除了敌方的巢穴后,将敌之主帅就地正法。这里面无一字提到要将对方进行灭族式处理。”穷其巢穴“不过是要求将敌方的根据地连根拔起,让他们今后无以为凭再”潜窜山谷,寇抄居民“。既然如此,建成有什么必要非要在对方投降后还尽杀其二十岁以上的人呢?至少在高祖这里,他没有领到这样的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1 23:32
              2. 李建成的本意
              建成有什么理由要杀降呢?
              在《新唐书》中的说法是“畏其众”。既然是害怕对方人数多,那就应该是对方的兵力远多过己,否则已经缴械的降众并没有多强的战斗力,那么稽胡到底来了多少人降,建成当时手上又有多少兵呢?诏曰“太子建成总统诸军”,当时唐朝除了悉兵围攻洛阳,还在武牢与窦建德对峙,连江淮军都调过去了,太子手下兵力应该不多,然而太子除了本部,还有受其节制的延州总管段德操(段孝先之子)和前来助战的封州割据张长逊,完全有能力控制六千降卒,那有什么理由说建成会“畏其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1 23:35
                二、经过
                是否”杀降“,取决于当时敌方是否诚意投降。如果诚意投降,主帅必须放弃抵抗,放下武器,解除防备,将自己交由对方处置,这才叫有诚意的投降。他也可以事先与对方谈好一定条件再投降,但必须先将自己交由对方处置,至于是否遵守谈判条件,那要看受降方在受降之后的诚信度了。如果主帅连武器都不放下,不将自己无防备地交出的话,这在冷兵器时代还叫什么投降?
                那么刘屳成是这样做的吗?他要是这样做了,根据高祖昭告天下的旨意“元恶大憝,即就诛夷”,也根据建成的作战风格,西河之战就地诛高德儒,河北之战洺州诛刘黑闼,他是肯定活不了了,他明知道自己活不了他能来投降吗?他不是真降,他的部众能真降吗?没有真降,又何来的杀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1 23:35
                  三、结果
                  判断是否是杀降,可以看两个结果:
                  1. 敌帅的结果。
                  我们上面已经说清楚了,在此不赘。
                  2. 逃掉的稽胡部众后来对唐朝的反应。
                  唐朝的裴行俭曾说“但恐杀降之后,无复来者”。他是建成以后的军事家,但他的这句话是常理。
                  那么那些跟随刘屳成跑掉的部众后来对唐朝的态度如何呢?
                  《旧唐书 卷五十六 列传第六》:时稽胡大帅刘屳成率众降师都,师都信谗杀之,于是群情疑惧,多叛师都来降。
                  刘屳成被梁师都杀后,群情疑惧,难道是梁师都自己的亲信部下因为一个外人被杀而疑惧,还是刘屳成所率之众疑惧?后者多半有之,他们叛师都后来降唐,如果此前建成曾无故杀降的话,刘屳成的部下还会回头来降唐吗?
                  如果李建成真是无故杀降的大魔头,那他一年之后在河北战场故伎重演宣称降者赦罪,应该“众不信”才对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1 23:36
                    李建成到底是“杀降”,还是“杀诈降”?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杀降不太道德,杀诈降那说明主帅多智谋、处变机敏、杀伐果决。
                    鉴于新唐书、资治通鉴的史料基础多来源于正史,也就是被李世民改过的史书,所以其言不可尽信。
                    这件事应该是发生过的,但其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那就要在字里行间细细揣摩了。
                    建成才获/斩千余稽胡,这和后面的二十岁以上的六千余人来比只是约六分之一,而且“稽胡酋帥刘屳成部落数万”(资治通鉴第一百八十八卷),怎么才被建成抓了千余人,主帅刘屳成就来投降了?就算有几十个酋帥被封了官放回来也不至于吧。在那乱世里,当官哪有自己当大王舒服,本就不是安分的人。当时建成统多少兵不清楚,以史书中说“畏其众”来说,有可能当时建成手下的兵将确实不太多,刘屳成难道不会是想了一个诈降的主意,故意派人跟建成谈判,说我愿意带着部落来降,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让二十岁以上的青壮年来帮唐军筑城?刘屳成的计策也许是让上万的主力军在假装缴械时趁唐军不备,冲而杀之。建成也想到了这一节,所以预设伏兵,一发现敌人的异动就果断斩杀。这种可能性是不是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1 23:37
                      再有一点,特别可疑的是,既然史书中记录建成是杀降,那怎么会跑了刘屳成?在《令太子建成统军诏》中还特别提到“元恶大憝,即就诛夷“,高祖是特别要求把刘屳成之流就地处决了的,如果建成是杀降,会不把刘屳成杀了再杀其他人吗?从这方面来看,刘屳成是诈降的可能性更大,正因为他不是真心投降,所以他早已事先安排好退路,或者在“投降”时就没出面,那“屳成与它大帅降”就明明是虚言了,既然主帅都没投降,那还是真投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1 23:39
                        另外,史书称太子建成为阴杀胡兵假意筑城,但是关于战后安置问题,史料中是可以找到线索的。
                        《新唐书地理志一》延州条:“丰林,中。武德四年侨置云州及云中、榆林、龙泉三县”。
                        武德四年唐朝在丰林县侨置云州及云中、榆林、龙泉三县。所谓侨置就是异地安置沦陷区的战争移民,这即是太子曾经安置稽胡降众的证据。其地有城大斌,“大斌者,取稽胡怀化、文武杂半之义。”太子建成讨稽胡也是恩威并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1 23:42
                          李建成出征的目的向来不是仅仅打败、打跑敌人了事,他的目标是消弭战争永保一方安定,使百姓从此能够安居乐业。
                          杀诈降是为了震慑那部分仍心存反抗的胡人部落,其余妥善安置。既然太子有能力将久为边害的数万稽胡部落连根拔起,移居到朝廷圈定的区域,使其再无袭扰劫掠唐朝百姓的条件,那还有何必要做更多无谓的杀戮呢?在中国历史上从此再无稽胡之乱就是太子建成历史功绩的最好证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1 23:43
                            楚子曰:止戈为武。只懂杀人的匹夫,有什么资格以“武”论之?拿隋末唐初第一悍贼刘黑闼为例,李二打完刘黑闼马上去突厥搬兵重整旗鼓,李建成打完刘黑闼后悔当初自己没有留在家里锄菜,打跑敌人和打服敌人有天壤之别完全是两种境界。王者的荣耀不是骨髅台,“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李二这种屠城好杀、苛政害民、四处寻衅、穷兵黩武、引狼入室、劳民伤财的二货也配个“武”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1 23:43
                              《窦师干墓志》记载武德四年太子建成北巡“扫平圁洛”。圁洛之间西靠黄河之曲,世为北方游牧民族杂居之地。武德四年建成率军北讨,将洛水圁水之间的部落反叛彻底扫平,并将长期盘踞该地首鼠两端的丰州割据张长逊带回朝,廓清了自五原至神木长城以南的地界,跨域鄜州、延州、绥州、银州等地。对比武德初韦云起上书描述的情形,“京邑初平,物情未附。鼠窃狗盗,犹为国忧。盩厔司竹,余氛未殄;蓝田、谷口,群盗实多。朝夕伺间,极为国害。虽京城之内,每夜贼发。北有师都,连结胡寇,斯乃国家腹心之疾也。”可知武德前期,建成一步步地剪除了国家的心腹之患,使内难消弭、后顾无忧,唐朝方始有余力窥兵函、洛而一举定天下。“四月皇太子讨张长逊回班师帝於玄武门宴劳将士赐帛各有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1 23:44
                                史书中的李建成不仅杀降,而且虐降。据新唐书本传,“(建成)尝循行北边,遇贼四百出降,悉馘其耳纵之。”李建成又是出关内道去迎战北边的突厥,打得对方剩了四百人出来投降,全部割掉耳朵让他们逃回去。——真是惨无人道。全不怕“匈虏一败,或当惧而修德,结怨于我,为患不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1 23:49
                                  再看人家李二,对“连年杀中国人,动以千万计”的突厥人每每都是以“恩意抚之” ,并盟约“急难相救”,“与可汗誓不相负” ,如遇“其国大雪,平地数尺,羊马皆死,人大饥”,李二还要“反养如子”,并且质问那些对“积恶之凶虏”无情无义者:“岂有亲与之和,利其灾祸而乘危迫险以灭之耶?”李二对突厥人表白“我实无愧”,足见其与胡虏真乃香火情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1 23:54
                                    有些人真的是越了解就越惋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2 12:27
                                      鲜卑龟唐压根就是个奇葩朝代,京师六陷天子九逃,克城之日土地归唐粮帛子女皆归回纥引异族来屠杀本国国民,大野世民更是给突厥当儿子冒充汉人之后,就是不认自己的鲜卑祖宗,绝世奇葩大野世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6 11:57
                                        陈寅恪考证李世民与突厥人“急难相救”的香火之盟之后认为:“则太宗与突利结香火之盟,即用此突厥之法也。故突厥可视太宗为其共一部落之人,是太宗虽为中国人,亦同时为突厥人矣!其与突厥之关系,密切至此,深可惊讶者也。 ……可见太宗在当时被目为挟突厥以自重之人。”
                                        雷红艳对陈寅恪、李树桐等人的考证进行梳理之后在《武德年间的唐突关系与玄武门之变的爆发》中进一步揭露:“李世民的退敌妙计无非是赠送突厥大量金帛,但事实证明这种手段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人怀疑李世民是在慷国家之慨谋求个人私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6 12:44
                                          太子确实能打,不过没以少胜多的记录,应该也不可能有。李渊不太可能刻意要把他这个宝贝太子培养成战神去让他经常以少打多。在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人数,后勤,装备等),我不觉得他能干的过斛律光,段韶,慕容恪,韦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9 11:58
                                            (续上)
                                              `《册府元龟》卷九百八十五○外臣部•征讨第四说,在这场战争中刘旻不过斩了刘屳成军二百级,其余就全都投降唐了。刘屳成只好只身出逃。
                                              `这应该是在梁师都哪儿,稽胡们过得很不好,至少缺乏粮食,到了秋收时节,刘屳成不得不率众寇掠。可是他已经人心丧尽,众心向唐。所以遇到刘旻攻击,没有斗志,很快土崩瓦解了。
                                              `跟着刘仚成奔突厥的人能够自己回来,或者遇到战争趁机回来。说明皇太子对稽胡并不苛,应该非常宽待。谁如果不想呆在他安排修筑的城邑里,要走就可以走,走了以后,愿意回来就可以再来。即使跟着刘屳成叛逃的,只要回来照样接纳。他的诚意,加上看到留下来的人得到了正常安生的生活,也就回来不想走了。
                                              `这些人回来以后如何处置呢?没有答案!没有答案就是答案。那就是皇太子安置稽胡是真诚的,所以稽胡即使跑了的也会回来,回来后就安置在皇太子所设的城邑里。
                                              `《旧唐•建成传》所说的“建成以胡兵尚众,恐有变,将尽杀之。……阴勒兵士,皆执之。”完全是谎言!一会儿说稽胡兵少,一会儿又说太子害怕稽胡兵多,也不怕自相矛盾。
                                              `甚至还有梁师都部属的汉人跟着回来。刘仚成奔梁师都不但没增强梁师都的力量,反而使他更加势蹙了,不得不汲汲地求突厥入寇了。
                                              `真可谓一石两鸟!
                                              `太子只是杀了少数叛乱的稽胡,其余人得到了安置后,完成任务回来了。还把张长逊带了回来。
                                              `如此计算,太子安辑的稽胡男女老幼加在一起,应该有十几万,他们的城邑哪儿呢?
                                              `在《旧唐书》中找不到影子。这就是鬼!
                                              `《新唐•地理志》说:
                                              `
                                              `  武德二年招慰稽胡置基州;又安抚使段德操表置义门县,以义门置南平州。三年析绥州之城平置魏平县。四年废南平州,省义门、魏平。五年更基州曰北基州。贞观八年州废,来属。……延水,中下。本安民,武德二年析延川置,以县置西和州,并置修文、桑原二县。贞观二年州废,省修文、桑原入安民,隶北基州。州废,来属。
                                              `
                                              `可是我们搜索遍《旧唐书》,《资治通鉴》,《全唐文》、《唐会要》、《册府元龟》以及《新唐》其他部分,没有一处说到武德二年段德操和稽胡曾经作战。这样,武德二年段德操设基州安置稽胡的事,就很可疑了。
                                              `《旧唐•地理志》没有招慰稽胡置基州,倒有贞观年间北基州消息。
                                              `
                                              `延水 武德二年,分延川县置西和州,领安人、修文、桑原三县。贞观二年,废西和州,以修文、桑原并入安人,属北基州。八年,废北基州入延川。二十三年,改为弘风县。神龙元年,改为延水
                                              `
                                              `可见《新唐》也不是空穴来风。
                                              `——这里有鬼!为了掩盖某个历史真相,《旧唐》根本删除了基州(北基州)的来龙去脉。但在说到废州县时,又不经意地提到了北基州的存在,及其地理位置。《新唐书•地理志》补了基州。但对于安抚稽胡的事仍然不祥,在《高祖本纪》《太子建成传》和关于稽胡的其他记载中都没有消息。
                                              `不过,查《360百科延川县》得到了一些资料。原来稽胡确实安置在该县,当时确实称之为基州、北基州。


                                              

                                              `
                                              `(大业)十三年(617)二月,朔方郡大豪族、鹰杨郎将梁师都举兵反隋,占据甘泉以北地区,随后自立梁国,自称皇帝,本境归梁国辖。梁国在今延川县城设立文州。梁国存在12年,文州存在不足1年。
                                              `唐代,全国设道、州、县。武德二年(619)九月初,唐将段德操出奇制胜攻克文州,【后、或者武德四年】为安抚稽胡族人增置州县,改文州为基州;分出文州东南部置西和州,辖安民、修文、桑园3县;分出文州西北部置南平州,辖义门、城平2县。武德四年(612)废南平州与义门县归基州辖。次年改为北基州。六年(623),绥州侨设于今延川县城,次年迁往魏平县。贞观二年(628)废西和州,修文、桑园2县并入安民县,隶属北基州。同时为避帝王李世民名讳,改安民县为安人县。八年(634)废北基州,复置延川县,与安人县并属关内道延州辖。二十二年(648),安人县改称弘风县。神龙元年(705)改弘风县为延水县。
                                              `
                                              `原来段德操在武德二年,并不是战稽胡,而是战梁师都,夺取了他设的文州,这个伪文州存在不到一年,所以难以寻觅。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个记载也是有毛病的。战梁师都夺取伪文州是一回事,安置稽胡到这个伪文州,并且改称基州是另一回事。时间上自然前者在前,后者在后。
                                              `唐和梁师都的战争非常残酷,人口大为耗减,又有突厥作祟。自然条件又差。一般来说,梁师都打败了,就会尽自己的力量把尽可能多的人口迁往他的巢穴。唐打赢了有两种情况。如果可以守,安辑梁师都弃下的人民,加强防守,改州县名。如果不可守,也把人口迁走,成了无人区,州废。当时的陕北战争,许多州县就此而废。也只有成了无人区以后,才能够用来安置稽胡。——这就是说安置稽胡未必就是武德二年。
                                              `武德四年倒确实大大扩大了基州。这次扩大应该就是太子建成安置稽胡所需。也就是说,太子看到这块地方空了下来,成了无人区,就把稽胡安置在这儿。
                                              `——稽胡确实安置在梁师都的伪文州里,并且改称为基州,但不是段德昌安置的,也不在武德二年。所以要做这个改动,正是为了抹杀太子的功劳。上面引文只要在“为安抚稽胡族人增置州县,改文州为基州;”之前加个时间,如“后”或“武德四年”,就全通了。
                                              `延川县有一条清涧河流过,在黄土高坡上也不算坏地方。比吕梁山区和其他没河流的地方应该好一些。
                                              `太子安辑的稽胡男女老幼十几万人,这个地方完全容纳得下。
                                              `不过在陕北这儿安置了稽胡以后,只要从此能够安居乐业,虽然不会很富裕,足以温饱。如果每个稽胡壮男分给一百亩土地,每年得到3000斤粮食是有把握的。当然条件是,生活必须稳定,突厥不能犯,梁师都不能扰,贪酷官吏不能插手。也正是如此,太子要组织他们修建城邑作为防御工事。
                                              `总之太子的政策,对稽胡人民是有诱惑力的。而对唐来说,这儿出了一个稽胡聚居区,等于给梁师都和突厥树立了一个军事上的障碍。对于被迫跟着刘屳成逃到梁师都的稽胡人,这儿又是一个好归宿,可以纷纷逃回来。甚至梁师都统治下的汉族人民也纷纷思念和平稳定的生活,不断逃亡,使得梁师都日暮途穷。
                                              `这确实是一箭几雕的好办法。事实证明太子是非常成功的。
                                              `《新唐•地理志》又说:
                                              `
                                              `武德七年徙治魏平城,取“稽胡怀化,文武杂半”以名。
                                              `
                                              `太子安辑稽胡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不是一味地屠杀和镇压,当然也绝对不是诈杀。我们看到的就是“文武杂半”。
                                              `仅仅三年稽胡归心,不但逃往梁师都的稽胡人纷纷逃回来,而且可以想象,在这个乱世,处于陕北干旱地区和吕梁山区的稽胡人来说——他们因为战争,已经人口大减,零零星星地分布在广袤的地域,勉强度日。看到清涧河边有这样一个好地方,也纷纷汇聚拢来。以至有十几万稽胡过着温饱安定的生活。
                                              `毫无疑问,稽胡人民一定非常拥护皇太子李建成。李世民一定又犯妒了。
                                              `这绝对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世外桃源。可是无论是《旧唐书•地理志》还是《新唐书•地理志》,我们居然没能找到这样一个地方。
                                              `贞观八年居然还把北基州撤销了。按理十几万人的州是不应该撤销的。尤其在干旱贫瘠的陕北,地处黄河支流,战争中非常残破,北基州应该是一颗耀目的明星。可是突然明星不见了。
                                              `当初稽胡所在的北基州,其土地分属绥州和延州。
                                              `贞观十三年人口统计。绥州只有户三千一百六十三,口一万六千一百二十九。延州只有户九千三百四,口一万四千一百七十六。这两个州合计才12467户,30305人,每户才2.43人,相当残破。
                                              `十几万稽胡到哪儿去了?
                                              `即使稽胡原本真的只有男女老少几万人,太子真的对他们实行了种族灭绝,那么还有几万妇女儿童,以及二十岁以下青年男子,他们到哪儿去了呢?
                                              `是不是太子采取了什么措施,把他们连妇女儿童也都剿灭了?
                                              `——这根本不可能,四月份太子就离开了那儿。太子从接受任务到回京城,不过花了82天。从时间上来说,他就不可能一个一个山坡山沟搜索剿灭遍。武德七年还“稽胡怀化,文武杂半”的北基州,突然几乎成了无人区。十几万人蒸发了!他们到哪儿去了呢?
                                              `李世民为什么要取消北基州呢?——这说明贞观八年以前,北基州的人口已经基本不存在了。
                                              `看来真的有人对稽胡实行了种族灭绝。
                                              `如果确实有这样的种族灭绝,那么只能是贞观四年灭突厥以后。或许在史书上应该加上一句“贞观四年某月某日,某某人率军过北基州,屠之。”即使如此,还不能不归罪于太子,谁让他把他们聚居到这样一块土地上的?谁都知道,聚集的人群易被屠。谁叫他让他们如此地拥护自己的,谁不知道太子是李世民最最仇视的敌人?都该杀!
                                              `而且确实自此以后稽胡这个民族就几乎不存在了。唐高宗末期,曾有稽胡人白铁余在原来的基州谋反,地点正是清涧河流域,人数很少。以后唐还征用了一些稽胡人当兵,数量很少,再以后就完全无声无息了。这些只能说是稽胡族的余波。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地?
                                              `许绍搞了一个世外桃源,收容了几十万的难民,被李靖给搞得十不存一了?
                                              `说到底即使生活在桃花源中,也不能缺了心眼,被人家剿了。
                                              `不过,基州的农业似乎还很不错。陈子昂在说河西缺粮时,说:“然则河西之命,今并悬於基州矣,此机一失,深足忧危。”《新唐书•五行》又有“景龙元年,基州鼠害稼”。尽管基州早已经撤销,说到粮食,人们还不得不提基州,可能应该称之为“前基州”。谁在居住?前基州人口是怎样被换种的?现在延川县居住的是什么民族?——几乎全是汉族。看来不是民族同化来的。而是稽胡被灭族后,迁移来的汉族。到一块已经开发好的现成土地来,当然很吸引人。
                                              `李世民为了谴责太子,给他加上个奸诈杀人的罪名,结果他自己成了最大的种族灭绝嫌疑犯。


                                            回复
                                            27楼2019-10-15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