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日记吧 关注:11,430贴子:191,893

【短文贴】黑白,浅窗向,不定时更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主要是黑白姐妹和浅窗向吧,其他没准哪天一时兴起就写了呢。现在已经写完了楔子和浅窗向短文,正在拼命琢磨黑白。所有人物的性格都是按我对他们的理解来写的,所以可能……嗯你们懂的。镇楼图来自网络,初次来到这边写文,平时喜欢写一些百合文什么的,入坑了梦日记就想来这边试水,文笔渣,轻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0 16:50
    当然如果各位有什么好点子,都可以跟我说。什么cp都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0 16:51
      文章标题就叫,如果我呼唤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0 16:52
        如果我呼唤你
        【主题曲:《镇命歌》】
        楔子:
        放下最后一样物品:交通信号灯。窗子抬起头,仰望着漆黑的天空。她红色的鬓发挡住了她微闭的双眼,唯有几行泪,缓缓从其中滑落,坠向地面。她坐在她二十四个道具前,忍不住,伸出手轻抚着带着她去过所有地方的自行车,车铃虽然已经有些脏了,但它的响声依旧清脆。
        都结束了吧。
        窗子起身,走向通往现实世界的大门。她的手触碰到门把手时,她却又迟疑了。
        她擦干泪,忍不住在十二扇门前,徘徊。她曾最喜欢戴着围巾和帽子,在雪地里奔跑,变成雪的孩子。她曾玩坏了浅濑姐姐的灯,被变成Uboa的浅濑姐姐粗鲁地锁进了柜子里。她曾在血色迷宫中,找到了另一个她自己。她曾在森林里,救助了一只小青蛙。她曾梦见自己变成女巫,爬上公寓顶楼,骑着扫帚飞上天宇,却一个不小心从扫帚上摔下来,导致她从现实中的床上掉了下去。她曾……她曾……
        她曾把梦世界当成是自己的梦魇,她曾拼命地想要逃脱这里。可是,到了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其实深爱着梦世界,甚至永远都不想回到现实中去了。
        可是,事到如今,她已经别无选择。她现在,必须和梦世界道别了。
        人们常说,分别,是为了更美好的相遇。可是,窗子这一去,还会再回来吗?不会了吧。
        越走,心就越痛。窗子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已泪流满面。她在这里得到了友情,体验到了被人保护的感觉,从别人口中听到了她曾梦寐以求的话:“窗子!你好厉害!”因为哭泣,她的视线无比模糊,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
        窗子靠在雪世界深蓝色的大门上,泣不成声。
        她几次想要推门进去,最后看一次浅濑姐姐,雪女姐姐,还有那个在暴雪里徘徊的鸟人小姐。可是她没有那个勇气。她明白,她一定会在她们身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转身,缓缓走向了现实之门。
        从现实的床上苏醒,她发现自己的枕头已经湿了。
        她尝试再爬上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已经……再也无法回到那个荒唐却又温馨的梦世界了吧。荒唐?不,对于窗子来说,现实比梦境更加荒唐。
        她的阳台,依旧铺满阳光。窗子靠在栏杆上向下眺望,今天的东京市,依旧宁静。
        只不过,这宁静从不属于她附窗子罢了,过去不属于,现在不属于,未来也不会属于的。她突然想起,她曾坐在空中庭园的边缘,和那几位大叔一起,静静地凝视过这东京市。她缓缓爬上石阶,张开了她的双臂。
        微风轻抚她的面庞,红色的碎发随风飘舞。阳光在她的红发上,反射着暗红色的光芒。她的裙摆在风中飞舞,她的泪,被风带向远方。她不曾尝试打开她卧室的门,因为,她不愿融入这肮脏的社会,她不屑与那些志不同道不合的世人来往。
        梦,总有醒的那天。
        她,生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的信仰和世人完全不同,又何谈融入这里呢?强制让她进入社会,与杀了她又有何区别?
        泪水,再次潸然而下。只不过这次,她的嘴角勾起一抹不知名的微笑。
        她轻盈地跃入空中,阳光,洒在她的身体上,她像一只在阳光中飞舞的红色蝴蝶,无比绚丽。她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她附窗子,也曾拥有过最华丽的瞬间。她的泪飞上天宇,她的笑容却充满了嘲讽与戏谑,就让这些世人在这肮脏的世界上沉沦吧!她附窗子,要先走一步了。
        她坠落的闷响,使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两个红色水母,从人行道上走来,站在她的尸体旁,静静地凝视着她。
        附窗子,如果,还有来生,请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天堂,一定会接纳你这个天使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0 16:53
          如果我呼唤你(浅窗):捕梦网
          粉色的天空,将洁白的雪染成淡淡的粉色。浅濑伫立在微冷的粉色海洋中,望着每天窗子来的方向。
          曾经,窗子每天都会从那个方向来。可是,浅濑都已经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了,她为何还没看到窗子那瘦小的身影?
          越等,就越烦躁。烦躁使她想起她们的曾经。
          她喜欢窗子,那个总是哄她开心的小女孩儿。她戴着的围巾和帽子,是窗子从方块世界里找到并送给她的。窗子当时是这样说的:“姐姐一个人住在这么冷的地方,不会孤独吗?姐姐冷的时候就戴上这个,看着它们,就像看见我一样。”然而,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围巾和帽子,是窗子从方块世界的守卫——围巾子小姐那里抢来的。
          浅濑的手泡在那海水中,已经泡得起了褶皱。她曾为窗子做了个捕梦网,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做得不是很漂亮,但是窗子似乎很喜欢,笑着接受了。浅濑也是听Uboa说的捕梦网的故事,据说,将捕梦网放在床边,美梦就会从小网钻进去,而噩梦则会被拦在外面。有了捕梦网,窗子就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神奇的是,窗子得到浅濑送的捕梦网后,从现实中醒来,她发现她的手中竟然真的握着一个捕梦网。
          断断续续的回忆,从浅濑的记忆中涌现。
          窗子其实是个调皮的孩子,她曾经并不知道黑暗会使浅濑压抑不住身体中的Uboa,就反复地开关浅濑家的灯。结果后来灯好像坏了,熄灭后怎么也打不开了。她回头,借着台灯的灯光,她看到浅濑姐姐的身体完全变成黑色,之后她就被狂躁的Uboa关进了柜子里,怎么也出不来了。最后还是恢复了心智的浅濑将受惊的窗子放出来的。这件事,吓得窗子几天都没敢来找浅濑玩。
          想到这,浅濑的脸上竟露出了罕见的微笑。
          突然,地面异常的震动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一个不稳倒在水中。浅滩一向风平浪静,偶尔会下暴风雪,可从来都不会地震。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浅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地震很快就停止了。天空中,一只奇怪的生物正朝着浅濑飞来。那是个鸟人,她落在浅濑面前:“雪女大人有令,雪世界所有的生物,现在立即前往空中庭园!”
          “为什么?”浅濑还没有等来窗子,万一一会儿窗子来到浅滩,找不到她怎么办?
          “不只是雪世界的生物,全世界的所有生物都必须赶快前往空中庭园避难!梦世界马上就要毁灭了!只有空中庭园才是暂时安全的!”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地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0 16:53
            “你去吧,不用管我了。”浅濑甩开鸟人的手。
            “不行!这是雪女大人的命令!而且现在的浅滩非常危险!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我不走。”浅濑淡淡地,用她蔚蓝的眼眸瞥一眼鸟人。
            “为什么?你会死在这里的!”
            “窗子还没有来,我不能离开。”
            “……”鸟人沉默了些许。原来,还真有这样一个人,在毫无希望地等待着窗子的归来。殊不知,窗子永远都不会来了,永远都不会了。
            “梦世界之所以会毁灭,就是因为……窗子已经死了!她已经自杀了!!”尽管这个真相很残酷,可她必须将这件事告诉浅濑。
            “你说什么?”浅濑浅黄色的鬓发下,闪烁着震惊的目光。
            “窗子已经死了!她不会再回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她说过她会来的!!她说过的!!”重心不稳,浅濑再次倒在粉色的水中,泪水不知何时已爬满面庞。
            “不管你再怎么不信,这都是真的。所以,请跟我走吧,浅濑小姐。”鸟人向着浅濑伸出一只手。
            “你在骗我……不可能的……不可能……”虽然哀伤,虽然她早就已经泪流满面,可她的语气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若是不看她的表情,鸟人无法从她的语气中听出她已经哭了。
            “请您节哀。”
            曾经那个哄她开心,让她笑的女孩儿,竟然因为抑郁而自杀了。
            “您走吧,不用管我。”浅濑缓缓起身,转身离开了。
            见浅濑的去意已决,鸟人便不再阻拦。原来,这世上还真有那么*****,愿意在随时可能丧命的环境中,等待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看着浅濑渐渐模糊的身影,鸟人的心,被不知名的感觉填满,痛心?悲哀?或许都有吧。
            “真的不打算去空中庭园了吗?去了那里,说不定……”耳畔响起Uboa的声音。
            “窗子还没有来。”浅濑的脸上扯出苦涩的笑容。
            “她已经不会再来了。”
            “她会来的!!”
            浅濑的身影消失在了鸟人的视线中,鸟人长叹一声,飞回雪女身边:“现在雪世界只剩您一人了,雪女大人,可以放心离开了。”
            雪女的双眼露出猩红的光芒,她还在拼命地用能力修复雪世界:“再等等。”
            “没用的!雪世界已经快要撑不住了!”鸟人急了,拉着雪女的袖子。
            “你先走吧,往北方飞,很快就能到空中庭园了。”雪女淡淡地,推开鸟人。
            “可是大人您……”
            雪女的脸色很差,看样子,她的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雪女咳嗽着,一口蓝色的鲜血将她的和服染成蓝色。
            “雪女大人!!快跟我走吧!别管这里了!”
            “……”雪女抬起一只手,狂风暴起,将鸟人卷上天宇,飞向北方。
            “妾身……要与雪世界共存亡!”
            “雪女大人!!!”鸟人看到,随着雪女的一声凄惨的尖叫,雪女被暴雪掩埋,地面随之塌陷,雪女的身体坠入极寒深渊。
            浅濑躺在床上,枕旁,放着个和窗子的一模一样的捕梦网。
            “捕梦网会将人的噩梦挡在外面,使人只做美梦……”哽咽了片刻。
            “可是我的梦里……她已不在了啊……”
            浅濑闭上双眼,就在她睡着的那一刻,她的家,变成了一座废墟。
            浅濑希望,在自己的梦里,还能见到那个她深爱着的,笑着的窗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0 16:54
              主要讲的都是窗子去世后,梦世界里的事吧,都以回忆为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0 16:54
                Monoe和Monoko的都已经想了两天了……怎么也想不出来……啊啊啊神啊佛啊蛀牙啊救救孩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0 16:5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0 17:16
                    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0 17:44
                      2020-05-27 09:06 广告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0 17:49
                        难得有人写同人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0 19:00
                          我居然刷了一下午的乔碧萝视频……我想说的是,晴子姐姐真好看啊不是,我还写了番外,看情况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0 19:00
                            沙雕番外:
                            一、报警的围巾子
                            黑白世界的警察局内,值班的Monoko和Monoe打着哈欠,此时已是深夜。
                            看守黑白世界大门的围巾子突然冲进来,坐在桌前。Monoko和Monoe看着这慌慌张张的小姐,都赶紧凑过来:“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的吗?”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围巾子还在喘着粗气,应该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我们可是警察,怎么会害怕呢?尽管说吧。”Monoe微笑一下,示意围巾子冷静下来,Monoko在旁边做着笔录。
                            “我今天本来在方块世界好好的,结果附窗子突然跑过来让我给她传送,我就给她传送了。之后她……她把我的衣服扒了之后抢走了!!”围巾子情绪激动起来,拍着桌子。
                            “您先别激动,围巾子小姐。”Monoe试图安抚激动的围巾子,二人这才发现,小姐的帽子和围巾不见了。
                            “附窗子?附窗子是谁啊?”Monoko挠着头问Monoe。
                            “附窗子!附窗子你们不认识吗?就是那个长头发跑得很快的附窗子啊!那天光线有点暗,我好心给她传送她还扒我衣服!说是要给那个深红配军绿的叫浅濑的人穿上!你们说她过不过分!?啊对,她的胸不大!还会变成雪人来贿赂我!”围巾子快要叫出来了。
                            “变成雪人……噢,我想起来了。”Monoko用她的好几只手在本上画着。
                            “还有,她的声音很可爱。”
                            “是这样吗?”Monoko将自己画的雪女给围巾子看。
                            “不是,她穿着短裙!不是和服!”
                            “这样?”Monoko又画了个鸟人。
                            “不是这样的,她扎了两根辫子还跑得特别快!”
                            “那就是这样。”Monoko将鸟人改成了八倍移速双马尾的鸡大婶。
                            “哎呀她是这里的造物主啊!附窗子!附窗子不认识吗?梦日记有没有玩过啊!?附窗子!穿粉色衣服总爱打瞌睡的橘里橘气的小女生!明白了吗!?”
                            “明白了,您继续说,她怎么欺负你的?”Monoe安抚着快要站起来打人的围巾子。
                            “她把我衣服抢走之后就跑到黑白世界里去了!你们知道她跑得有多快吗?我传送都追不上她!她还嬉皮笑脸地说以后再给我买十套!你们说她过不过分!?”
                            “噗……”Monoko捂着嘴开始笑。
                            “你笑什么?”围巾子不满地瞪着Monoko。
                            “我想起一些……高兴的事情。”Monoko强忍着笑。
                            “什么高兴的事?”围巾子有些生气了。
                            “我要结婚了。”Monoko笑起没完,Monoe也开始忍不住笑。
                            “你又笑什么?”
                            “我……我也要结婚了……哈哈哈哈……”两人开始一起笑。
                            “…………你们两个结婚?你们不是姐妹吗?!”
                            “是的哈哈哈哈……”笑声越来越放肆。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围巾子一掌拍在桌子上。
                            “嘿嘿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围巾子快气疯了。
                            “哈哈哈哈啊那个哈哈咱们言归正传哈哈哈哈……您刚才说的那个附窗子哈哈哈哈……她漂亮吗?”Monoe掐着自己的大腿,极力忍着笑。
                            “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她欺负我!你们不管管吗?她的眼睛……像一条缝,笑起来弯弯的,她的头发是红色的,像牛肉面……就是很少见的……很可爱的那种!”
                            “噗哼哼哈哈哈……”Monoko又开始笑。
                            “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我要让姐姐给我生个女儿……”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围巾子一掌拍在桌子上,手都麻了。
                            “围巾子小姐,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绝对不会轻易地笑……哈哈哈……除非是真的忍不住。”三秒严肃的Monoko捂住她笑得下巴快要掉下来的嘴巴。
                            “不如这样,您先回方块世界等消息,我们一有附窗子的信息就会立即通知您。”Monoko站起身,强装严肃地伸出她其中一只右手想要和围巾子握手。“好!你们快点把她抓起来!多带几个警察!她跑得特别快!抓住她之后判她个二百五十年!”围巾子转身离开,压根没理Monoko的手。
                            一关上门,就听见Monoe和Monoko声如洪钟的狂笑。
                            围巾子打开门,只见二人瞬间严肃:“围巾子小姐,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Monoe一脸严肃地看着围巾子。围巾子冷着脸砸上门,结果又是二人震耳欲聋的笑声。
                            再次打开门,又恢复严肃的二人异口同声道:“难道您想要喜糖?”
                            “谁要你们的破糖。”围巾子重重地砸上门表示自己的愤怒,结果门夹住了她的裙角。气急败坏的她将裙角硬拽出来,在二人的笑声中,消失在了黑白世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0 19:02
                              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0 19:20
                                我大概知道这个番外是个什么梗了
                                美人鱼(小声bb)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0 20:5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0 20:51
                                    你的梦中,我已不在
                                    忽然想到小说标题差点泪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0 23:05
                                      十分感谢。帮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0 23:15
                                        从关注走过来凑热闹 童少文笔渣?我怎么不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1 00:30
                                          如果我呼唤你(火星君):机械之心
                                          笑声留不住欢乐,眼泪带不走痛苦。
                                          他的红眼中尽是尘土,他的泪水依旧悲凉。
                                          他已经在这里,哭泣了不知多少年。可是,无人知道他的存在,无人明白他的悲哀。多少个春秋,他独自在这里流泪,期许有那样一个人,能带着早已被改造成怪物的他离开这荒芜的地底。
                                          他早已忘却了外面的样子,早已忘记了阳光的存在。自从实验室爆炸之后,他就一直在这里,饱尝孤独与绝望的悲哀。因为被改造,他靠着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永远存活着。
                                          活着?不,是没有死。
                                          连着两次的地震告诉他,他的时间不多了,他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
                                          当年,那个红发少女从上面走下来,站在他脚边,抹去他的泪。那时,他觉得,她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子。
                                          “你怎么哭了?”她问。
                                          他的声带已经被切除,他无法发出他本来的声音,只能靠早已生锈的发声器发出像钢琴一样的叫声。他的叫声无比悲哀,女孩儿坐在他的脚边,静静地陪着他。
                                          委屈与感动从他的心底涌出,他的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他多想弯下腰,用他冰冷的躯体抱住这个可爱的女孩儿,尽管他没有手臂。
                                          他从不知道那女孩子姓甚名谁,只记得,她的衣服上有灰白相间的格子图案,她微闭的双眼里,总是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他对阳光,又有了新的定义。
                                          那个时候,那个女孩儿偶尔会来到他这里,把她画的奇奇怪怪的画给他看。她说,这是外面的世界。他印象比较深的一幅画,就是一对姐妹在相拥着,姐姐的长发披散着,妹妹的双马尾上,还长了一只手。姐妹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他讨厌他自己,他总是想,如果他能离开这里,和女孩儿一起看外面的世界,该多好。
                                          地震使一些灰尘落在他身上,一种不好的想法涌上心头,他总觉得,她不会再来了。他试着发出声音,证明他的存在,可他只能发出钢琴的声音。他也想要咆哮,想要嘶喊,想要宣泄自己的情绪。
                                          除了窗子之外,没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自然就没人告诉他去空中庭园避难的消息。落了一层灰的待机了的仪器上,红色的小灯依旧发着微弱的红光。火星的地面塌陷,他被压在下面,却依旧是那个姿势,像丰碑一样伫立在废墟下。
                                          他闭上他的红眼,最后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如果,还有来生的话。
                                          他希望,能再遇上那个,给他带来过快乐,阳光,色彩的可爱女孩儿。
                                          他希望,他能用他最深情的人类的声音,亲口对她说一声,谢谢。
                                          他永远闭上了双眼,和这孤独的火星一起,毁灭,陨落。
                                          当时,孤独的窗子,是他唯一的支柱。可是他忘了,生而孤独的人,注定永远孤独。自他被关在这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他悲哀的一生。
                                          如果还有来生的话,希望你,也不要再哭泣了。如果还有来生的话,希望你,能用你自己的双臂,拥抱这个世界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1 09:27
                                            我算过了,如果每个NPC都能写一篇文章的话,那我能水多少短文啊?啊不对,我能写多少短文啊?这个账……怎么算怎么都合适2333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1 09:2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11 19:1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11 21:30
                                                  童少,是你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12 22:5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13 12:12
                                                      如果我呼唤你(雪眠):冰封的心
                                                      在漆黑而冰冷的深渊中,雪女渐渐下落着。她闭上双眼,她的深蓝色长发渐渐结冰了。她最终,还是和雪世界一同埋葬了啊。
                                                      好冷,她的心,也是如此。
                                                      回忆,回到了她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
                                                      她仿佛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她的意识告诉她,她是雪女,为守护雪世界而生。
                                                      雪世界是那样宁静和谐,她每天在这里巡视着,守护着每一个生物的安全。那个善良的鸟人总是会送她几个果子,尽管她也不怎么吃。她偶尔会去浅滩,看看那个不爱说话的浅濑。
                                                      那天,她救助了一个被突然倒塌的雪屋压倒的孩子,经过她的治疗后,那个孩子恢复了健康。那孩子名叫睡觉子,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可爱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自从雪女救了她之后,她就天天跟在雪女的屁股后面,寸步不离。
                                                      当时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你回家去吧,外面随时可能下暴风雪,太危险了。”雪女示意那孩子回去。
                                                      那孩子摇头,咬着指甲,眼巴巴地看着雪女。
                                                      “真的不行,你不能一直跟着妾身。”雪女叹口气,将那孩子抱起来,抱进鸟人家里,还让鸟人送她回家。那次,是她们第一次拥抱。
                                                      走了没多远,雪女一回头,却见鸟人一脸无奈地牵着睡觉子的小手跟在后面:“雪女大人,这孩子离了您就会哭闹,我也没有办法……”
                                                      雪女叹了口气:“把孩子交给妾身吧,谢谢你。”鸟人飞走后,雪女蹲下来,和睡觉子平视着:“你真的,想一直跟着妾身吗?”
                                                      睡觉子好像很开心,点了点头。
                                                      “那好吧,保护大家很辛苦的,你可不准喊累哦。”雪女抚去孩子头发上的雪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3 12:31
                                                        之后,睡觉子就光明正大地跟在雪女身边了,她拿着根冰做的棍子,奶气的脸上满是严肃,像个小士兵一样,在雪世界中巡逻。
                                                        雪女发现,自从这个小家伙儿来了之后,她枯燥乏味的生活,变得有趣了起来。
                                                        本来,浅濑从不和她说话。那天,她带着睡觉子拜访浅濑时,浅濑依旧是那副高冷的样子。可浅濑这冷冰冰的气势却惹恼了睡觉子,睡觉子直接用她的棍子打向浅濑,要不是有雪女拦着,可能睡觉子就得被浅濑变成的Uboa关进小黑屋里了吧。
                                                        不过,从那之后,浅濑对她的态度有了转变。雪女再来,她起码会点头,道一声早安。
                                                        雪女撞在冰冷的谷底,她嘴角蓝色的鲜血已经结了冰。她还记得,她当时被雪中突然出现的怪物咬住,睡觉子为了救她,险些丧命。
                                                        她还记得,当时睡觉子的身体,十分的冰冷……她坐在雪屋中,将睡觉子抱进怀里,用她的体温使那孩子尽量温暖起来。正常人的体温是36摄氏度,可雪女只有30摄氏度。没有办法,她只能不断地喂她喝热牛奶,有少许牛奶从睡觉子的嘴角流出,当时的心痛,现在似乎还能隐约感觉到。
                                                        同时也是那次,她低头,第一次,亲吻了那孩子的嘴唇。她的眼角带着泪,一次次在睡觉子耳畔呢喃:“妾身求求你……快醒来……”
                                                        从那时起,她才明白,她雪女,竟然会喜欢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她雪女,尽管有着神奇的法力,但也有许多事,是她无法做到的。看着那孩子在她怀里缓缓睁开双眼,对她牵强地笑,还颤抖着,伸出手抹去她眼角的泪:“姐姐……乖……不哭……”
                                                        在那孩子怀里,她第一次,泣不成声:“醒来了就好……醒来了就好……”
                                                        雪女的身体变得十分冰冷,甚至已经无法再动了。她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吧。听说,人在极度寒冷的时候,就会产生幻觉。她看到睡觉子,趴在她身上,安静地睡着,呼吸声依旧那样均匀。
                                                        想要伸出手最后拥抱一次那心爱的孩子,却怎么也动不了。雪女蓝色的泪,还在流淌着。
                                                        她记得,自从睡觉子受了那次伤之后,就变得不再活泼了。本来,她总是喜欢缠着雪女,踮起脚尖抱雪女纤细的腰,让雪女摸她的头。可是,那次变故之后,睡觉子就开始做什么事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且很轻易就会睡着。
                                                        雪女发现,那怪物爪子里的毒液,正在侵蚀着睡觉子的身体。如果她早点发现那孩子的异常的话,说不定还能救她一命。可是,当她发现时,睡觉子已经病入膏肓,再无挽回之地。
                                                        再这样下去,睡觉子会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13 12:32
                                                          睡觉子又趴在雪女的手边睡着了,看着睡觉子的睡颜,雪女的心,仿佛被钝刀狠狠刺入着。她轻拍睡觉子的背,唤醒她。
                                                          睡觉子揉着眼睛,有些诧异地看着雪女。今天的姐姐,有些奇怪呢。
                                                          雪女将那孩子抱在怀里,好紧,好紧。
                                                          “姐姐……?”睡觉子很明显不明白雪女的心情。
                                                          “对不起……妾身对不起你……”忍不住,按着那孩子的头,缓缓吻上她冰凉而柔软的唇。
                                                          起初,那孩子有些抗拒,小手不断抓挠着雪女的和服,渐渐地,她也臣服下来。微热的小舌交织着,两人的唇瓣摩擦着,雪女第一次,这样放纵自我。舌吻过后,雪女望着那孩子棕色的眼眸:“妾身,爱你。”语气温柔,却又坚定。
                                                          睡觉子还小,不明白雪女这一切示爱代表了什么。她只是觉得,和雪女相拥、舌吻的时候,很有安全感与归属感罢了。
                                                          在睡觉子睡着之后,雪女含着泪,指尖变成浅蓝色。她深蓝色的长发随着她的气息波动着,浅蓝色的指尖触及睡觉子心脏的位置,雪女将睡觉子的生命冻结住了。
                                                          睡觉子将永远沉睡,永远以沉睡的方式活下去。她不会再成长,不会自然死亡。
                                                          雪女温柔地将她沉睡的公主抱进雪屋中,她在她身旁,坐了好久好久。
                                                          她曾被附窗子的猫叫声吸引,她看到,窗子变成猫女的样子,试图唤醒沉睡的睡觉子。可是睡觉子的心早已被冰封,怎么可能会醒过来呢?
                                                          虽然对附窗子的性格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在睡觉子面前,她还是对窗子保持着警惕。如果窗子敢做出伤害睡觉子的事,雪女就会跟这个附窗子拼上她的性命。
                                                          窗子最终还是自讨没趣地去了浅滩,雪女坐在睡觉子身旁,轻吻她的脸颊。“妾身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一直,保护着你。”她坚信自己所说的话,睡觉子是可以听见的。
                                                          雪女接到雪世界即将毁灭的消息时,她便第一时间用法力将睡觉子传送去了空中庭园。可她自己,却选择将自己埋葬在雪世界,与雪世界共同永眠。
                                                          她生,就是为了雪世界而生的。雪世界不在了,她还有什么苟活下去的理由和意义?
                                                          想到这里,雪女的眼里闪烁着笑意。
                                                          身上的睡觉子缓缓睁开双眼,温柔地,吻住再也无法动弹的雪女。
                                                          这是真正的睡觉子吗?她不清楚。
                                                          但是她,看到睡觉子趴在她的耳畔,对她说:“姐姐,我也爱你。”
                                                          雪女在一片温暖中,永远闭上了双眼。
                                                          …………
                                                          鸟人含着泪,飞向空中庭园。雪女不止是她的守护神,还是她的知心朋友。她眼睁睁地看着雪女被暴雪吞噬,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与世隔绝的空中庭园,依旧是那副安宁的模样。她看到熟悉的睡觉子,心中一暖。雪世界只剩下她和睡觉子两个幸存者了。浅濑,雪女,她们都为了守护自己的信仰,选择了死亡。
                                                          她走到睡觉子身旁,轻抚她的脸颊。却发现,她的脸颊格外冰冷。睡觉子僵直着倒在草地中,早已没了生命迹象。
                                                          睡觉子是感受到了雪女的呼唤,去陪雪女了吗……想到这,两行泪,从鸟人的脸颊滑落。
                                                          原来,雪女真的和睡觉子死在一起了啊……雪女最后看到的睡觉子,并不是幻象。但愿,遥远而美丽的天堂,没有暴雪,没有雪怪,让这对恋人在其中永远安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13 12:33
                                                            没错我就是魔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雪女和睡觉子组c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13 1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