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游戏世界女主...吧 关注:631贴子:749
  • 33回复贴,共1
打鐵趁熱,不然又要開始拖延

另外雖然性別為女,但是妹妹好可愛╮(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08 18:11
    機翻+腦補
    因為之前的章節把さん翻譯成同學,但是覺得”桑”比較習慣。


    收起回复
    2楼2019-08-08 18:13
      抵达现场,赶上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8 18:15
        被錦木叫出來的是中庭的東屋。櫻花學園的庭院如其名,散佈著壯麗的櫻花樹,其間還配置了因應四季的樹木和花壇,如果是天氣晴朗的午休時間,就會成為吃便當的熱門景點。

        在放學後有點冷的現在,除了等著我的她以外沒有其他人影。

        “對不起我遲到了”

        “別在意。但是……現在還在工作中途嗎?”

        錦木桑好像一邊讀著參考書一邊等著。我看見她將劃了很多紅線的書闔起。為了和她面對面,我坐在了對面的長椅上。

        “工作結束之前,天就黑了。讓我稍微放鬆了一些。…所以不能說太久……”

        “沒關係。不用花那麼長的時間。……單刀直入地說,是胡桃澤嘉穗的事”

        錦木桑這樣說了。那個表情很平靜,無法讀取感情。剛才在樓梯上的事,看樣子好像是救了胡桃澤。她有著強烈的正義感,也許是因為她給人像個大姊的氣概(姉禦肌),所以對栂她們的做法不能接受罷了。

        “葛城桑的話,她的事,妳是怎麼想的呢?”

        探索般的視線。雖然猶豫了一會兒,但是我還是決定說出真心話。

        “…我不討厭。雖然覺得做的事還是很幼稚,是個讓人為難的孩子,但是是想隻手引導她的程度”

        “這樣啊……。說實話我不喜歡”

        錦木桑果斷的說法讓人不由得苦笑。雖然說討厭,但是她的表情卻很平靜。

        “……那孩子,今天來向我道歉了”

        “誒?!……一個人嗎??!”

        前幾天,雖然說過要稍微考慮一下,但是沒想到那個孩子會自己做出那樣的行動。我本來以為在此之前,她或許會先來找篠谷他們一起商量呢,我還讓篠谷在她來了之後告訴我一聲…。

        “不是,會計的……加賀谷君也陪伴來的,帶著男人是不是在開玩笑呢?這樣讓他們吃了閉門羹”

        “啊,那是…說不定加賀谷少年多管閒事的可能性很高呢……”

        那個蘑菇,之後再用彈額頭(Decopin)說教吧。

        “…雖然我也想是不是那樣,但是那樣的話,我覺得應該拒絕他的陪伴”

        “那是……也許是那樣……”

        胡桃澤現在去哪裡都和加賀谷在一起,直截了當的說,現在的她除了加賀谷以外沒有親密的朋友了。

        去年的事件以前,在胡桃澤的周圍自報姓名朋友的人有很多。雖然似乎都是男的,但是女生也很多。去年事件之後,他們因為胡桃澤與事件有關的不正當使用空教室一事接受了學校方面的調查。結果,胡桃澤背負了所有的責任,然後他們就離開了胡桃澤的樣子。

        胡桃澤曾經說過,最初是受朋友的拜託,但是這一部分也是因為全體人員異口同聲地回答了是胡桃澤自己使用的,所以判斷為胡桃澤的單獨犯罪行為。在這之後,不想被捲入關聯的人也一點點與她保持距離,在進入高等部的時候周圍變得誰都不在了。

        在高中部被排除學生會幹事後,在1年級之間她的名聲再度下降,猜測和謠言四起,外部入學的學生也不敢接近胡桃澤。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對唯一的夥伴——加賀谷的依賴或許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封閉在那裡的話,胡桃澤好不容易睜開的眼睛又閉起來也是沒辦法的事。即使現在的情況很嚴峻,但她也必須一個人去看一次世界。自己認為是夥伴的真面目,自以為是敵人而傷害了他人的真面目,不是通過其他人的篩選,而是通過自己的眼睛去看的話,她不這麼做的話是無法真正地反省的。


        回复
        4楼2019-08-08 18:27
          “能不能再稍微用長遠的眼光等一下呢?我想那孩子一定會再來找妳的。…這次會是一個人”

          “…對胡桃澤的評價真高呢。……雖然很對不起葛城桑,但是不管來多少次,我的回答都不會改變”

          “……”

          “……我知道那孩子現在處於什麼樣的狀況了。但是,要說能否原諒的話,不可能。如果那孩子不支持橡他們的話,就不會發生那種事,我和由美子也不會帶著這樣的東西了”

          錦木桑悄悄地從制服上面壓住側腹。據說因為加害者家屬為了面子和堵住嘴支付了高額的治療費而變的相當淡了,不過,那裡被藥燒燙的痕跡還殘留著。

          “每次洗澡、換衣服的時候,我都會看到他們的笑聲,心情就會變得很糟糕。那些傢伙,那些保護他們的家人,幫助他們的前書記和胡桃澤,希望他們大家都能嘗到同樣的痛苦。不,倒不如用這雙手來讓他們品嘗。想讓那白色的皮膚同樣被燒爛……”

          “錦木桑”

          對著暗沉的聲音,我不由得發出了聲。雖然不認為她會付諸實踐,但她的聲音裏卻充滿了真心的憤怒和憎惡。像是對我的聲音吃了一驚地返回的錦木先生苦笑著。

          “…不用擔心,我真的不想做點什麼。…但是現在看到那個孩子的臉的話就會想起來…。葛城桑,請跟加賀谷君說,希望她儘量不要靠近學生會室周圍”

          “那是……因為像剛才那樣的事情會發生嗎?”

          “雖然也有那個原因……不,單純只是不想看到她的臉而已,這樣想也沒關係。如果再不經意地接近的話,真的可能會報復回去,請這樣轉告他”

          像是轉移話題的說法,我感到違和感。感覺錦木桑並不像嘴上說的那麼恨胡桃澤,但她頑固地拒絕她的理由是什麼呢?

          “妳……想要守護什麼?

          “……葛城桑,如果把看到的東西全部伸出手的話,總有一天會沉溺在這份沉重之中喔”

          一瞬間,可以看到錦木桑眼中如同憤怒的感情在動搖。我覺得這不是對胡桃澤,而是朝向我,使我一下子感到了不知所措。

          “那麼,對不起耽誤了時間。我覺得篠谷會長現在一定很焦躁不安,還是回去比較好喔”

          錦木桑比尋找那個意圖更早站起來,背對著我。我覺得她的背部像是在拒絕進一步的追究,所以沒能發出聲音。

          “那麼,葛城桑,明天見。”

          “嗯……嗯…。明天見”

          就這樣暫時直到看不到錦木桑離去的身影為止,我一直坐在那裡。

          “……已經可以出來了喔”

          一打招呼,稍微遠離長椅的植物搖晃著,看到胡桃澤站了起來。膝蓋周圍被泥弄髒了。

          “妳不是回去了嗎?”

          “車子……桑在等著……然後從停車場看到妳向這邊走去……”

          “悄悄跟在後面偷聽?這不是不禮貌的舉止嗎?大小姐”

          “好,好吵啊!我以為妳是在偷懶,所以才去提醒妳注意的!……然後……錦木前輩也在……”

          “所以不能出去了,呢”

          胡桃澤用快要哭了的臉點頭。謝罪被錦木拒絕,剛才栂她們的做法,現在已經聽到了吧,錦木桑說的話…。至今為止,她被過度保護的監護人遮住雙眼,面對本該看見的東西,感受到了她的內心動搖不已。

          “……受傷了……太過分了……”

          “聽說接受了相當好的治療,所以變得很淡,但是即使這樣也會留下痕跡。如果皮膚的溫度上升的話,顏色看上去會比較濃…”

          在女性肌膚上留下傷痕,是多麼讓人痛苦,胡桃澤也應該知道這一點。因為這個原因,她被取消了最初的婚約。

          “……要怎麼做才能補償呢……嗚……”

          胡桃澤的大眼滴滴答答地落下了眼淚。我暫時默默地註視著她。因為這個淚水是她真正意義上意識到罪惡的證明。我想現在胡桃澤應該好好地接受,並且哭泣。


          回复
          5楼2019-08-08 18:28
            沙發,謝謝春大的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8 19:14
              過了一段時間,終於停止哭泣的胡桃澤,用手帕擦了紅著的眼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桑他,不要對他說。不然他一定又會產生奇怪的想法”

              “是吧。那個孩子好像誤以為妳是個走路搖搖晃晃的幼子呢”

              “這麼嚴重……大概……我認為沒有……可能是這樣吧”

              關於加賀谷少年的空忙,之後就將它作為直接指導吧…。

              “…那麼?今後怎麼辦呢?妳的謝罪被拒絕,今後希望連學生會也不要靠近,即使想要補償,接觸的道路也被關閉了喔?”

              胡桃澤陷入沉默的思考。現在在這裡馬上給出答案也許很難吧。而且我也快到時間了。

              “嘛,稍微冷靜一下頭腦,一個人想想吧。不要依賴加賀谷少年和妳的父親,一個人、去看、去聽、去思考,然後做出答案。”

              “就,就算妳不說,我一個人也沒關係!”

              “這可不一樣啊”

              我的話讓胡桃澤突然歪了頭。

              “妳剛剛不是說讓我一個人想嘛!”

              “一個人必須要考慮的事情,和即使是一個人也毫不在乎是不一樣的。雖然妳應該一個人思考妳所做的事該如何反省和補償,但是不能忘記在妳的身邊有誰的那份珍貴。因為身邊有誰在所以能夠忍耐,也有可以努力的時候”

              所以,希望盡可能不借助到加賀谷,希望能貫徹在她旁邊注視的立場,不過,加賀谷還是無法忍耐地伸出手吧…。

              “妳並不是一個人,以後也會遇見更多的人。與只依靠妳的頭銜、家世、容貌的朋友不同,真正意義上能夠平等交往的對象。然後,給予自己支持,自己也想給予對方支持的重要的人”

              “妳呢……有嗎?相互支持的對象”

              “……有啊”

              胡桃澤稍微移開視線,看起來很難說出口地嘟噥著。

              “…那是……也許……侑……”

              “是妹妹啊”

              “…誒?”

              “我妹妹。因為今年進了櫻花讀書,所以和妳同年級。她很可愛哦—?***因為實在是可愛過頭了,搞得我含在嘴裡都怕化了,捧在手上都怕碎了”
              (***依照藍大的建議改成較常用的說法,此句原意為<不如說即使把妹妹放到眼睛裏也不疼?不不、就算會疼我也很高興>,在日本的諺語中有一種形容是疼愛到即使放到眼睛裡也不覺得疼。)

              “……那是什麼啊?”

              因為我的話,臉上浮現出胡桃澤冷漠的表情。明明是真心話地說。

              “當然,還有很多人對我來說都是支持我的,我也希望能夠支持大家。順便說一下,想支持的人裡面,妳也在哦?”

              “哈?!為什麼啊!我是妳的敵人吧!?”

              “我沒想過什麼敵人。只覺得是個成績不好的笨蛋後輩”

              “妳這不是在表揚喔!”

              “能被表揚的地方還很少呢。如果妳是被表揚的孩子,我會好好撫摸妳的頭喔”

              “不需要啦!!”

              開始汪汪地亂吠的胡桃澤到剛才為止的悲壯感消失了。這樣的話,一定沒問題了吧。

              “那麼,今天已經很晚了,快回家吧。因為加賀谷君還有工作,跟司機說一聲就先回家吧”

              “已經這個時間了!?妳不是還在工作途中嗎?!不要給侑李前輩添麻煩喔!!”

              “啊,現在一定是暴風雪狀態呢。那我回去了,妳能一個人回停車場嗎?別再繞道偷聽,直接回家吧?”

              “我知道啦!是說,我不是說不是偷聽嗎!!”

              臉色通紅的胡桃澤用力推著我的後背,然後我離開了那裡。


              回复
              7楼2019-08-08 19:15
                回到學生會室後,由於回來晚了,從篠谷那裏感到了安定的厭惡,但是因為心情不錯,所以回嘴也只有平時的一半的抑制著。取而代之的是,對加賀谷認真地進行了彈額頭和說教。

                “你暫時禁止出現在與胡桃澤有關聯的事前面。對方既不是嬰兒也不是你的孩子”

                “但是,前輩……”

                “作為代替,她來找你商量,或者拜託的時候,要認真地考慮一下。現在這樣就足夠了”

                “……能和我商量……嗎?”

                加賀谷露出不安的表情。事件的事沒有從她那裏知道,他也是一樣被蒙著眼睛。

                “如果你想被依賴的話,你自己不好好自立是不行的喔。不要總是以胡桃澤為中心去考慮,要用自己的眼睛和意志去好好地觀察事物”

                這樣說著我把蘑菇頭攪拌得亂七八糟,加賀谷少年扭動著身體反抗起來。

                “不要這樣!前輩才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待呢!”

                “那是,因為現在的你還是個孩子嘛。如果希望對方採取相應的待遇,那就要努力成長呢”

                “咕……不久之後我一定會做給妳看的!”

                “哈哈哈,加賀谷君真是討厭輸呢。要趕上葛城桑可不容易啊~”

                梧桐君也一起開始玩弄加賀谷少年。臉紅發怒的加賀谷少年就像一隻倒立著毛呼氣的貓一樣有趣。只有書記的香川桑,不知該停止還是該如何是好的,心情非常緊張。

                “各位,資料讓木田川老師確認了一下,好像沒有什麼不完備,今天就先這樣吧。請收拾好……妳在幹什麼?”

                從職員室那裏回來的篠谷,對在嬉戲的我們投了極冷的視線。怎麼說,好像是覺得可愛的後輩被欺負了……我們只是進行了一點點的交流…。

                篠谷對加賀谷是不是太過保護了?我想稍微戲弄他來增加他的耐性,與加賀谷少年精神性的增長是相連的喲?


                回复
                8楼2019-08-08 19:18
                  啧,手机坏掉了没赶上直播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9-08-08 20:39
                    那天的回家的時候,不知為何被篠谷埋伏了。

                    “你在做什麼?篠谷會長”

                    “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回去也晚了。我送妳回去,請上車”

                    “送的話香川桑……”

                    “她的話搭自己家裡的車回去了。在幹部中徒步上學的就只有妳。梧桐君是騎自行車上學的”

                    徒步走路上學是因為距離是可以徒步的。有一次,我被澤渡的豪華轎車接送過一次,但是在我家前面的路上,沒有那麼長的大車可以掉頭的空間。雖然想拒絕,但是意外的是篠谷家的車是小型的國產車。據說篠谷的父母很喜歡燃料消耗優良、善於轉小彎的汽車,平時外出時使用的似乎是國產車。

                    “……我之前也說過,但是完全沒有必要送我……?”

                    “……我以前也說過,妳討厭我接送妳嗎?

                    我討厭……當然以前也沒有說過。這次也不能說。就算是模式性地逃跑,開車也能直接跟上來,太麻煩了,沒辦法,只好接受你的邀請。

                    “…就算你送我回家,我妹妹也未必會再出來哦?”

                    至少先釘上釘子(做好心理準備)。希望你不要認為這樣就可以多次看到桃香在房間的姿態。今天用郵件告訴桃香會晚點到家,約好了在屋子等,應該沒問題吧。大概。

                    “是啊。今天能悠閒點談話就好了”

                    “不,所以我說不會讓你見面了……”

                    對擅自說著什麼事的粘著王子小聲悄悄地吐槽。幸好沒有被聽到。

                    像是在護衛女性的手勢似的,被帶到後部的座位,旁邊坐著篠谷。對肩膀快要碰到的距離稍微有些困惑。出發之後經過數十秒無言,篠谷先開口。

                    “…妳認識那個叫小林檎宇的一年級學生嗎?感覺你們很親近呢”

                    “小林君……你是說他跟我很親近嗎?那是…因為在入學典禮上幫助迷路的小貓,差點遲到了,所以只帶他到新生的導遊那裡去”

                    “僅僅如此是不是太親近了呢?……用名字叫著”

                    原以為已經結束了的話題又回來了。不由得半瞇著眼瞪過去。

                    “關於名字,不管對小林君說多少遍,都叫我'姐姐',所以這是妥協之後的結果。並非出於本意。是說我想本來就沒有被篠谷會長這麼說的道理……? ”

                    “……如果有道理的話說出來也沒關係嗎?”

                    “有的話,請。但是現在沒有吧?”

                    我冷淡地反駁了,篠穀不知為何地,臉上露出不甘的表情別過臉去。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拘泥於名字。只是,如果那麼固執地想稱呼的話,作為我來說也固執地不想被稱呼。

                    “……如果不能用名字稱呼你的話,就只能叫妹妹'桃香'了呢……”

                    被喃喃自語的篠谷的話語嚇了一跳。篠谷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叫桃香的名字嗎!

                    “桃香連以前和會長一起玩的事都不記得了,突然被素不相識的人叫到名字會很混亂的!是說本來叫她桃香的必要性什麼的不是沒有嗎!!沒事請不要叫人家的妹妹名字!”

                    “不一定沒有吧?說不定今後會變得更親密”

                    一邊浮起意味深長的笑容一邊說,在腦海裏桃香和這傢伙的戀愛事件的畫面用幻燈片放映著。“桃香桑”變成“桃香”,甜蜜的叫聲逐漸變成包含了瘋狂和愛憎的聲音,愛憐地抱住像壞掉的人偶一樣的桃香的悲劇結局在腦內被再生了。

                    “不行!不能原諒!如果和桃香發生一些多餘的事,即使篠谷會長也不能原諒!!”

                    “姐妹雙方都用'葛城桑'無法區別吧?如果你討厭被叫到名字的話,就只能稱呼妹妹的名字不是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請稱呼我的名字!因為我和篠谷會長交往的時間很長了呢!!”

                    說了之後,發現自己的失言,但是太遲了。眼前浮現出假紳士極好的笑容。

                    “是啊,果然稱呼不怎麼親近的妹妹名字會讓人覺得不好意思。在這一點上,我和妳是同一個學生會的幹事們。在呼籲互相合作的體制上,親密的行動也很重要吧?真梨香桑”

                    雖然勉勉強強加上了“桑”,但被奇妙的色氣聲呼喚,腦子都快要沸騰了。可惡,真的只有聲音才是我喜歡的!令—人—火—大—!!

                    “…話說回來,真梨香桑,關於小林君的話題我再說一遍……真梨香桑?妳在聽嗎?真梨香桑”

                    “……請不要只顧著一直喊我的名字。…小林君怎麼了嗎?

                    以半吊子的心情回答。

                    “他好像知道妳家的位置,妳記得曾經告訴過他嗎?”

                    “當然沒有?就算知道……我覺得不可能”

                    “但是,今天研修會結束後,在接送與不送的話題時不是說了嗎,'那附近晚上很危險'。為什麼宿舍生的他對這一帶的情況很瞭解呢?

                    “不知道?或許是離老家很近,或者出去走走過……?”

                    我剛說完就驚覺。篠谷點了點頭。

                    “即使知道這附近晚上路燈很少,公園裏很黑暗,也不可能知道妳家在這附近。”

                    也就是說,小林知道我住在這附近,而且還知道這一帶的治安夜裡不太好。

                    “在家附近見過他……?”

                    “不可能。…那麼華麗的裝束、體格、頭髮的顏色和臉的人,見了面一般不會忘記”

                    然後,篠谷並不知道,小林的實家是有”*ヤ(ya) ”字的職業的家系。沒有親密交往的機會。
                    *ヤクザ: 指幫派組織

                    “嗯……他說的那些話會不會只是偶然或是一種客套話的措辭呢?平時就會跟那孩子說些適當的話……”

                    “…像這樣樂觀的態度會讓人更加擔心”


                    回复
                    10楼2019-08-08 20:49
                      確實很奇怪,但也不能僅僅如此就懷疑小林。雖然是接近妹妹的害蟲候補,但只要不接近妹妹的話就不是壞傢伙。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告訴他不用在意時,手突然被抓住,從近處被凝視著。

                      “也許之前也說過,妳對我的信任還不夠嗎?這樣擔心妳的事,對妳來說也是麻煩嗎?”

                      被近距離的凝視,即使再覺得不好,心臟還是會跳動。帥哥的近距離畫面對心臟不好。我移開視線,悄悄地用身體將探出身子般地靠近的篠谷推回去。

                      “我之前也說過,會長…我信賴著篠谷君,作為會長很優秀,我也很尊敬。只是……不想太被深入私人生活呢…”

                      說實話希望你不要接近我的妹妹…。後半部的真心話在喉嚨的深處,正要回復他的言辭時,將他推回去的手也被抓住,並且更加地被追逼。背碰到了後座的門。

                      “…我比妳想的要死心眼得多”

                      '我很充分地知道你的死心眼'的真心話也在喉嚨深處嚥下了。太近了太近了。你在說什麼?如果關於桃香的事,希望你早點兒丟掉那個死心眼的想法。

                      “這次的事情,我考慮了很多。…真梨香,我……”

                      在狹窄的車廂內被逼得走投無路,當兩人的距離都快要接近為零時,才發現車子已經開到了家門口。不知不覺停下了。

                      “姐姐!!”

                      大概是聽到了汽車的聲音吧,看到桃香從門口飛奔出來,頭腦一下子變冷靜了。注意到的時候,我推開篠谷,從車裏出來。

                      桃香穿著房間裡寬敞舒適的連帽棉衣與荷葉裙,加上護腿褲這樣的打扮。將纖細且奢華的腿的線條勾勒出來。就像為了將桃香從篠谷的眼裡藏起來,我立刻飛奔了過去。

                      “桃香,不是說過在房間裡等我的嗎?”

                      今天也不想把無止境地散播著可愛的我的妹妹曝曬在男人的眼裡,讓她注意一點的時候,為何反過來被生氣了的被桃香看著。

                      “姐姐,如果妳要被接送回家的話,一定要好好告訴我。家門前停著一輛不知道的車,而且裡面沒有人出來,肯定會很在意吧?”

                      好像幾分鐘前就到家門口了。本來就沒什麼長距離,但是因為談得很投機,沒有註意到。

                      “會長……那個,篠谷前輩,也謝謝你送我姐姐回家”

                      桃香隔著我的肩膀向篠谷打招呼。也許是心理作用吧,明明是笑臉,卻看起來有點生氣…?

                      “不,哪裡哪裡,好像在家門口談話的太融洽,讓妳擔心了。”

                      “關於工作的話題,雖然覺得很辛苦……因為不能被附近的人誤解,下次請注意哦?”

                      也許是出於心理作用,桃香對篠谷的態度似乎很冷淡…?哎呀,不過那樣就萬萬歲了…??

                      一邊疑問著一邊回頭看,與篠谷視線相合了。想起剛才為止的奇妙氣氛,臉稍微熱了起來。剛才篠谷的樣子明顯很奇怪,沒事吧?

                      “…那麼真梨香桑,今天辛苦了。明天也請多多指教。

                      雖然覺得篠谷的話讓胳膊上的桃香顫抖,但因為是一瞬間的事情,所以可能是心理作用吧。現在不管怎樣,最重要的是不要讓篠谷看到妹妹可愛的便衣模樣。

                      “是的,篠谷會長也辛苦了。謝謝你今天送我回家”

                      說完就對篠谷散發出快回去的光線,說起來篠谷意外地沒有再對桃香挑撥就回去了。

                      “?怎麼了那傢伙…??”

                      “……姐姐”

                      不知為何,手臂中的我的天使用比平時更低的聲音呼喚著我。我低下頭,看見最美麗的花朵也顯得黯然失色的笑臉,與特大的青筋標誌一起抬頭仰望我……咦?

                      “為、什、麼、突然被篠谷前輩叫名字了呢?”

                      “…誒?但是之前送我的時候也是……”

                      “那個時候跟我說話同樣是用葛城,所以是為了區別這個稱呼吧?現在對姐姐的叫法,總覺得很親近!”

                      桃香臉蛋鼓得圓乎乎的,緊緊抱住我的天使真是太可愛了,好像要升天了。嗯…這難道是吃醋嗎…?這樣的話,她是在為哪邊吃醋呢…?

                      “關於名字,那是為了和桃香區別開來,沒辦法只好請他那樣叫了。…桃香,想被他叫名字嗎?”

                      “不是的,我對篠谷前輩不是很瞭解,如果被叫到名字的話會很困擾,但是對姐姐的事還是保持葛城的狀態就好了的說。用姓氏來稱呼誰什麼的,馬上就能知道了”

                      是這樣嗎?不過,我如果在被叫了葛城的話似乎哪個都會回答。我正感到困惑的時候,桃香更加緊緊地抱住了我。說實話有點痛苦。但是感覺很幸福。

                      “姐姐沒注意到也沒關係。…不,還是稍微注意一下警戒一下比較好吧?”

                      “……桃香桑…?妳在說什麼呢…??”
                      (這裡姐姐用了敬語XDD)

                      “是說,我只能叫姐姐,其他人卻能叫姐姐的名字,感覺太狡猾了……”

                      “桃、桃香桑,腰好像就要被折斷了---。”

                      不知道為什麼一邊勒緊我的腰一邊嘟噥著的天使,小心翼翼地打招呼後,突然放開了。沒想到在現代社會能體會到女性系緊緊身內衣的痛苦。

                      “話說回來,妳剛剛好像在嘟噥什麼……”

                      “什麼都沒有喔。姐姐。比起那個,今天要煮姐姐喜歡的白身魚喔”

                      雖然覺得被巧妙地敷衍了,但是她的笑容可愛讓人心曠神怡,嘛啊,算了。就這樣,我被桃香牽著手進了家門口。


                      回复
                      11楼2019-08-08 20:49
                        第八章完


                        ====================
                        抱歉剛剛帶家裡的貓貓去看醫生,
                        更新的有點慢,請各位如果看到有問題的地方還請多指教~
                        還有妹妹桑黑化了啊!果然乙女遊戲裡的角色就算是原主角也會黑化嗎XDDDD


                        回复
                        12楼2019-08-08 20:52
                          翻得好快啊~~~~~~~~~感謝!!!!!!!!


                          看到被霸凌的受害者蠻心疼的...........揪心啊~~~~~~~~~~
                          嘉穗明明自己也受過傷,卻成為加害者的共犯...........
                          希望嘉穗有所成長............




                          篠谷進攻啦~~~~~~~~~~~實在太帥啦
                          求推倒~~~~~~~~~~~
                          姊控的桃香也好萌!!!!!!!!!!!


                          回复
                          13楼2019-08-08 21:56
                            看似精明的真梨香,某些地方卻很單純
                            看起來呆呆的桃香,某些地方聰明的多


                            這對反差萌姊妹太棒了


                            要是沒有篠谷我就推百合姊妹啦~~~~~~~~~~~~~
                            (不過後面津南見戲份也不少......)


                            收起回复
                            15楼2019-08-08 22:09
                              我不管!姐姐就是桃香的,不接受任何反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9 07:16
                                真是奇怪,同样是粘着系,男性就觉得会令人反感,但是妹妹的话就会觉得没关系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9 10:07
                                  女主差点被强暴为什么不恨她们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09 15:04
                                    最近一直爆肝翻譯(?辛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0 01:26
                                      来了来了,感谢翻译最近翻译的速度好快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0 06:19
                                        謝謝翻譯也謝謝校正的大大們!
                                        妹妹跟筱谷都好香!!
                                        好想知道妹妹視角,也好想知道筱谷為何是喜歡姐姐而不是妹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0 12:33
                                          我也想看妹妹視角!但是後面貌似沒有⋯會長的話是因為被姊姊救了一命(衝擊比較大的關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8-10 14:15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0 21:37
                                              感谢大大!!这对姐妹也太好了,姐姐赶紧和妹妹在一起吧【暴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11 12:50
                                                姊妹是妹控,妹妹是姊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8-11 13:42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1 22:08
                                                    辛苦了 ,萌新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15 00:26
                                                      姐妹快点在一起啊啊,希望最后是姐妹在一起,别来其他和男主在一起的路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16 01:15
                                                        感謝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8-16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