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传说吧 关注:144,051贴子:10,327,771

[同人文]雕刻春天 隐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春天,所有对你的渴望都在热烈的滋长。
人设-高冷文艺房客隐X傲娇纯情房主弗
(Gloria坚定走文艺路线,第一人称弗雷视角,两个人表面身份是两个艺术爱好者,实际背景水深,包括童年经历,这个我也会好好设定.)
#浪漫传说##隐弗##文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6 20:26
    此文已登记至884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06 20:28
      ———————❦———————
      ——春天,所有对你的渴望都在热烈的滋长。
      背景:70年代欧洲小镇
      人物:高冷文艺房客隐X傲娇纯情房主弗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6 20:31
        Now ,开启一个播放列队
        (别看我我在码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06 20:41
          第一卷.故地重游
            
          序章.
            1974年,初春。
            
          I国北部的冬天称不上寒冷,在酷热难耐的夏日来临之前,我暂且称这一时段为“春”,就好像在为长长的黑白默片增添些人为的色彩和声音,好让暗淡的时光有些盼头。
            
            家族生意兴旺不断,这一时节,老仆人贝格维尔帮助我离开华纳的管辖区,让我得以有机会独自守着I国北部这块记忆里的地方。我希望它如同我赋予的名字一般依旧闪耀——精灵国度,艾尔夫海姆。
            
            同时,这也让我在干枯的日子里与那个人重逢。
            
          ——我想,这注定是生命中难以忘怀的春天。
          (第二次发文也有很多话想说,长篇写起来不易,包括现在执着于伏笔,文字里总会是不是为后文铺路,这样读起来更有意思√,这里Gloria Laurant,当然也可以称呼笔名 赵铭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6 20:59
            中考之前发过一部隐弗长篇,现在也算是圆一下寒假的愿望,毕竟那时候局势危机(嗯你们懂的)不过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背阴》是一部衍生类的长篇,现已完结,主要讲述隐弗如何在魔王与荣耀的夹缝之间生存的故事,从各自角度说起,这个也挺放心的,所以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6024976597?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3.8.1&st=1565096383&unique=356F49DE6297479C4B098E75CB5F9C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6 21:03
              ————————❦———————
              01.  
                也正是在清晨,我懒散的趴在二层窗台,摆弄着那把称不上锋利的雕刻刀,已经陪伴我雕刻生涯几年的“老伙计”。
                
                它曾经的刀刃大概早已钝化,不然摸上去怎么会没有曾经那鲜明的触感,我想我知道了,雕刻刀对于我来讲(即使只有我一人如此认为),是个鲜活的生命。
                
                岁月无声,它只是在恍惚而过的季节里老去了。
                
                冬,真的是没有交到一丝好运的季节。
                
                我在盼望着,精灵国度的春天,他终会拯救这个深渊边摇摇欲坠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06 21:04
                  时间过了不久,沿着砖石路远远而来的白色人影猛地跃入我的视线。
                  
                  他驻足凝望林木深处时,我大概正探究的盯着他,直到他像有所觉察般转身。
                  
                  对于当时的状态,事后想来也不知所措,冥冥之中一阵狂喜,好像见了阔别多年的友人。
                  
                  看他径直走向艾尔夫海姆,我快步下楼,走到门口才发现手中还握着“老伙计”。
                  
                  他礼貌的随手关上门。
                  “你好。”与我见面的第一句话,淡淡的没有过多感情融入。
                  
                  他看上去与我年龄相仿,样貌相当清俊,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迷人的贵族气质。
                  
                  “早上好,我是艾尔夫海姆的弗雷。”
                  
                  沉默半晌。
                  
                  “呃,我是说,其实,通过艾尔夫海姆,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的名字。”
                  
                  他好像没怎么注意到。
                  “该隐,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声线带着迷人的磁性,可我过分敏感的注意到了别的。
                  
                  该隐,他叫该隐。
                  
                  我乘机悄悄观察着他。我总习惯用父亲那样的态度在心里默默审视别人。
                  
                  即使可能远道而来,衣装也洁净得一尘不染,简约的浅色衬衫,领/口的纽扣也系得一丝/不苟,微微凌/乱的银白卷发,殷红眸子总是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这些玄妙的元素最终塑造了一种高冷文艺的气息。
                  
                  “精灵国度,这里的环境很完美,我住下了。”他朝我莞尔。
                  
                  我有些错愕,心底些许期待。我终于给艾尔夫海姆“旅店”这个名字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使,在我的精灵国度,只有两个真正的房间。
                  
                  他的身上没有过多的行李,脸上也看不出旅途的疲惫,让我对他产生了疑惑。我带领他上楼,穿过走廊,也经过那扇时常开放的窗户。
                  
                  我们不约而同停下脚步。
                  
                  “……”
                  他接过了钥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6 21:06
                  我来了!!
                  对你的文超级期待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06 21:42
                    隐弗文感觉也已经很少见了呢qwq!
                    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06 23:18
                      顶顶


                      回复
                      11楼2019-08-06 23:26
                        顶顶!


                        回复
                        12楼2019-08-06 23:31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8-07 09:27
                            dd


                            回复
                            14楼2019-08-07 19:02
                              啊啊啊啊啊被文风吸引进来(◍˃̶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07 23:13
                                Zella的歌是真的好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8 08:15
                                    “直走尽头是浴室,餐厅在楼下,三餐旅店提供。午饭嘛,不是很要紧,我猜你现在没有那方面的需求,”我偷偷瞄着他那身干净衬衫,“浴/室倒是可以随时使用。”
                                    他看样子对后半句很是在意。
                                    “多谢提醒。”他很识时务的转身进了房间。
                                    这个人,明明就很有意思。
                                    
                                  ———————❦———————
                                  (01补充了一点,见到文艺分割线君tbc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8 15:56
                                    ———————❦———————
                                    02
                                      我回到了对面自己的房间,拿了《消失的地平线》来读,透过那本口袋书籍本身,看到了康维是沉稳与淡漠,绵延雪峰之外神秘的世外桃源……
                                      
                                      虽然不是香格里拉,但是我也想给艾尔夫海姆一个世外桃源的称呼。
                                      
                                      直到下午,我注意到他的房间依旧没有动静。走廊尽头的浴/室在初春稚嫩阳光的沐/浴下散发着诱/人的清凉气息,我扭过头,转而靠近他的房门。
                                      
                                      屏息凝神静静聆听一番,毫无动静。
                                      
                                      我想起他对于衣装的严重强迫,对于那后半句的在意,突然间觉得很好笑。
                                      
                                      所以,晚餐时,一定要借机问出他的来历。
                                      ———————————————
                                        
                                      宁静的厨房,窗纱掩盖的草木摇曳生姿,将黑灰的树影投在光滑的墙壁与荡漾的窗纱之上。
                                      
                                      如同独自一人的那些日子,准备晚餐的时光总是自己度过。
                                      
                                      明明在位于N城的房子里有贝格维尔的人负责照料日常生活,可那样就要承担父亲派下的重任。当然,我很钦佩父亲的能力,他是一个威严的长者,可我却总觉得他很陌生。
                                      
                                      父亲和我的关系,一定不会更近了。
                                      
                                      忽地传来什么人下楼梯的细微动静。
                                      
                                      “弗雷,晚上好。”银发的青年站在洒满落日辉光的台阶前,带着沐/浴过后的慵懒的鼻音。
                                      
                                      我没想到他会主动来找我。
                                      
                                      “晚上好,看来晚餐做得很是时候,”我朝他一笑,不冷不淡的解释,“毕竟这是在淡季,所以我只需要给你一个客人做饭。”
                                      
                                      该隐看样子听出了这话的意思,他会发现艾尔夫海姆只有两个房间吗?我抱着玩笑的心态想着。
                                      
                                      “我深感荣幸,并且正在想只有两个人在艾尔夫海姆应该怎样相处。”
                                      
                                      我看着这家伙报复般勾起的嘴角,恨恨咬牙,但只好作罢。
                                      
                                      他还没有开动,我揣测他在想什么(毕竟我当时才不知道他对于樱桃的执念)。
                                      
                                      我双手懒散的揣在口袋里,倚着墙不冷不热道:“该隐,真希望我的厨艺可以令你满意。”
                                      
                                      说罢我望了望餐桌上的晚餐,蔬菜沙拉,烧好的四季豆和土豆、切片吐司、牛奶芙朗。说真的我也不清楚他偏好哪些口味,老实说,有种滋生于内心深处的期待,我真的太希望能通过厨艺和他处好关系。
                                      
                                      “以我的标准来看,这已经很完美了。”
                                      
                                      心下动容了。
                                      
                                      “既然这样,我可以知道你来到镇上的目的吗?”我追问着。
                                      
                                      “你希望得到什么答案,来旅游或是度假?”他应对得很是熟练。
                                      
                                      “嗯……如果真是这样,我很乐意帮你介绍和带路。”
                                      这也不妨是个接近他的机会。
                                      
                                      “对了,你平时一个人做些什么呢?”

                                      没想到他也会问我。
                                      
                                      “烘焙或是雕刻都算是爱好。”
                                      
                                      在平淡的吐出这句时,我明显觉察到他的关注。
                                      
                                      “雕刻,方便和我说说吗?”
                                      
                                      难不成他也会对此感兴趣?镇子上Libra雕塑馆常年游客屈指可数得少,我都要相信终究没有人爱好它了。
                                      
                                      不过,我有些介意和别人谈起过去,我对雕刻的兴趣真的来源于一些隐藏在时光深处的秘密。
                                      
                                      “该隐,假如你真的喜欢,咱们晚上可以到离这不远的雕塑馆看看。”
                                      
                                      他同意了。
                                      
                                      我差点激动得忘乎所以。
                                      
                                      晚餐接近尾声,他蹙眉盯着盘中的牛奶芙朗无言良久。
                                      
                                      “我记得刚才说过,这顿晚餐很完美,不过,下次再做芙朗的时候,记得用樱桃酱,我猜也有果酱芙朗吧。”
                                      
                                      我收回之前不成熟的想法。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08 15:58
                                      噢糟糕,Gloria Laurant 强迫症居然弄出个bug,开头“康维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08 15:5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08 18:35
                                          dd


                                          收起回复
                                          22楼2019-08-08 19:37
                                            顶顶顶
                                            我改名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8-08 20:36
                                              顶顶


                                              收起回复
                                              24楼2019-08-08 23:33
                                                顶顶


                                                收起回复
                                                25楼2019-08-09 16:59
                                                  我伪更x
                                                  米娜桑觉得佛系更新能接受吗(一脸笑嘻嘻(♡˙︶˙♡)
                                                  然后就是这个我打算添加注释了,包括一些私设啥的需要作下解释~
                                                  本来是打算到旅店阁楼找雕像的,结果因为剧情需要改为到雕塑馆了(暴露一下我前期还想设定成博物馆约/会呢哼)
                                                  我太话唠了是不然后就是我沉迷这个女人无法自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0 22:42
                                                    ———————❦———————
                                                    03.
                                                      在傍晚的微风携裹着不知名的花香,带起丝丝凉意,镇上的傍晚如记忆里一般迷人。我关闭店门,拿上旅店应急的电筒和他往雕塑馆去。
                                                      
                                                      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借着昏黄的光线,我注意到他换上了一件带有红色条纹装饰的T恤,加上微卷的浅色头发,早晨还不容抗拒的高冷气质被削弱几分,带着平易近人的意思。
                                                      
                                                      我看上去若无其事的打量他,诚实的说,我可能有点亦步亦趋的跟着了。
                                                      
                                                      在复杂的相处过程中,我实在太小心翼翼了,以至于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对我来讲成了不小的成就。
                                                      
                                                      况且,我还不知道他何时会离开。
                                                      
                                                      旅店街灯的光亮渐渐消失,四周已经黑下来了,我打开电筒照着前路,砖石路坑坑洼洼在脚下延伸我回想起雕塑馆的藏品,又该如何聪明的找到引发他兴趣的话题呢?
                                                      
                                                      六十年代初,比安奇选址I国北部的镇上建立Libra雕塑馆,那时我大约五六岁,贝格维尔总在闲暇之时带我到那度过珍贵的童年时光。
                                                      
                                                      比安奇(AdamoBianchi),是我所熟知的雕塑家中生平最为陌生的一位,包括他的名字是否真实,也在我的怀疑范围之内。
                                                      
                                                      他的经历或许更为神秘:唯有众所周知的一点,他并不年长,艺术造诣当然不浅。后来,他来到镇上住下,并动用自己的积蓄建造雕塑馆Libra。
                                                      
                                                      里面大多是他个人的作品,只有少量由他的好友捐赠。
                                                      
                                                      他还住在镇上的时候,雕塑馆的游客便少得可怜。我在华纳管辖区那几年,他便踪迹不明,从那以后,再没人进入神秘的Libra,如今的雕塑馆早已埋没于茫茫的时间尘埃之中。
                                                      
                                                      我想到比安奇先生留给世界最后的叹息,心中不免多了几分忧愁,在夜莺凄清神秘的悲歌中,带领该隐走向路边那栋很久无人到访的房屋。
                                                      
                                                      “该隐,Libra就是这么冷清的地方。”心中掀不起一丝波澜。
                                                      
                                                      我缓慢掏出贝格维尔给我的钥匙,开启时间深处的那间房屋。
                                                      
                                                      电筒打亮的部分发出刺眼的白光,馆内的样子与记忆中重合。中央是一幅悬挂的油画,画布上色彩印象主义❧ⅰ风格的森林。我并没有过分注意过它,继而回头看了看该隐。
                                                      
                                                      他借着电筒的光亮若有所思的盯着它,仿佛从中看出些许端倪。
                                                      
                                                      是被遗忘在角落的小教堂❧ⅱ吗?脑中闪过一丝念头。
                                                      
                                                      “该隐,你发现了什么?”
                                                      
                                                      他注意到了我,又似乎在组织话语,“弗雷,能告诉我你对于这幅画的了解吗?”
                                                      
                                                      我用电筒打着油画上方的墙壁,柔和几分的光亮流泄下来。
                                                      
                                                      “在1960年雕塑馆建成时,比安奇完成了《伊甸的森林》,他的灵感源于I国北部的森林。”
                                                      
                                                      他陷入长久的沉默。
                                                      
                                                      很庆幸我注意到了,我没有再继续。
                                                       
                                                    ——————
                                                      ⅰ关于“印象主义”设定:个人感觉印象派作品属于我这样的门外汉可以欣赏的范围之列,以及追求光和色彩的本质,多以生活见闻与自然景色为对象,自认为放在此处更为合理。
                                                      ⅱ小教堂:由比安奇创建的收容机构,具体内容可以通过隐弗的反应猜猜看,顺便再想想比安奇是谁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11 14:3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11 14:39
                                                         ———————❦———————  
                                                        04.  
                                                          我们继续行进,馆内大多是人物雕塑,石雕,服饰与身体的线条格外细腻。我已经在想象比安奇先生精雕细琢时的神态。

                                                          其中有的轮廓并不清晰,像是早期不太成熟的作品。走马观花一一掠过,绕过墙角洁白的多立克柱,最终,我在那座由黑色薄布包裹的神秘雕像❧ⅰ前停下脚步。
                                                          
                                                          那是十四年前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中的《折翼天使》,如今都被尘埃封住,我不禁在心中苦笑。
                                                          
                                                          正要揭开黑布,“啧”该隐明显蹙眉,我想起了他的洁癖(不过他表面并不承认),在他那句“不完美的弗雷”话音未落时,我已经动作完毕。
                                                          
                                                          赫然是已经有些陈旧的石雕,看样子是由白色雪花石雕琢。
                                                          
                                                          主体是蜷缩的天使,被手抱住的双腿以一种自然的方式垂下,右足尖点地,是独属于孩童的轻盈。
                                                          
                                                          不尽人意的是,右/翼折断的状态磨灭了生机,直观的给人以汹涌而来的哀伤气息。
                                                          
                                                          不过,凡艺术品都可以积极与焕发生命力的辩证视角看待,就是如此不平衡又残缺的姿态,可以看做是经受打击后的颓唐,或者说,是哀伤过后积蓄的力量。
                                                          
                                                          该隐淡淡的声音传来,像是经受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洗礼:
                                                          
                                                          “弗雷,你允许我谈及对比安奇先生的认识吗?”
                                                          
                                                          他清俊的面貌在光亮之中引人瞩目,没想到让更我为之震撼的,却是他即将说出的话语:
                                                          
                                                          “虽然比安奇先生与我素未谋面,但他曾说过的语句被我铭记:雕刻可以将所有美好的事物永久留存于世❧ⅱ。他想用他的艺术造诣与创造精神给世界以永远的平衡。”
                                                          
                                                          “该隐,可你我都知道,这只是他的愿景罢了。”
                                                          
                                                          该隐没说话,拿过我手中的黑色薄布,极其认真的遮住《折翼天使》,看不出一丝人为揭开过的痕迹。
                                                          
                                                          是啊,我们都知道比安奇先生的愿景那么难以实现,以至于Libra所代表的平衡成了希冀,不过,我明白他的意思。
                                                          
                                                          为什么《折翼天使》的姿态并不完美,他的不平衡造就他的美感,这是夹缝间生长的想对平衡,是比安奇先生追求的平衡。
                                                          
                                                          那么,我相信,真正的平衡即为不平衡。
                                                          
                                                          回去的路熟悉了不少,我惊讶于晚间散步竟能遇上知己,这个春天过得如此有意义。
                                                          
                                                          脑中灵光一现,我问他:“你觉得比安奇先生的内心世界是什么颜色的?”
                                                          
                                                          “Bianchi❧ⅲ,”他念出这个单词,“一定是无瑕的纯白。”
                                                          
                                                        ————————
                                                          ⅰ黑色薄布包裹的雕像:去听前面那个播放列队里的2曲《天使の彫像》,然后你会发现这是一首前奏跪,然后如SH深似海23333 
                                                          ⅱ美好的事物永久留存于世:这句话有没有似曾相识,我jio是在映射隐殿的句子x
                                                          ⅲBianch:意语姓氏,有白发的意思(这个具体不太了解),所以可以猜猜他是谁了,并且暴露故事背景地点了ww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11 15:49
                                                          嗯,加油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11 23:39
                                                            我来了,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1 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