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吧 关注:1,127,172贴子:8,443,570
  • 4回复贴,共1

【光也】《太宰治全集》试译《惊愕之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太宰治全集》试译《惊愕之事》

赌弓*时,战战兢兢瞄准许久,射出的箭,却偏得远,飞到别处去了。*

我听过这样一件事。
某烟店有过一位娇小可爱的姑娘。某个男人下决心为了这位姑娘戒酒。姑娘听到男人这个决心,低头小声说,“我好高兴。”似乎很感动。“你相信我的意志够强吧?”男人的声音也是认真的。姑娘没说话,点了点头。像是信了。
男人的意志不强。之后第三天,就喝上酒。日暮时分,男人踉跄站到了烟店前。
小声说“对不起”,稍微低头。觉得真抱歉。姑娘笑了。
“今后再也不喝了。”
“什么?”姑娘天真地笑了。
“原谅我吧。”
“不要啊,你怎么模仿人家醉酒。”
男人的酒一下子醒了。“谢谢。我再也不喝了。”
“请不要拿我寻开心。”
“不,我,我真的喝酒了啊。”
男人再一次凝视姑娘的眼睛。
“因为”,姑娘用纯洁的笑脸笑回应道。“你发过誓了。不可能喝的。请不要在这里演戏了。”
姑娘根本没怀疑过他。
男人是电影演员,冈田时彦*先生。前几年去世了,他是个朴实的人。“那种难过的事,我可没有过,”我平静地追述,端庄地啜了一口红茶。

我还听过这样一件事。
无论散步多久都不够的,就是没有人影的夜路。女人感觉奄奄一息,好几次弯起身子。然而,大学生依旧双手插在雨衣的口袋,快速地走着。女人用自己圆润柔软的肩头蹭着那位大学生耸起的肩,紧跟他的身后。
大学生脑子好使。他察知女人发情。边走边耳语。
“呐,沿这条道笔直走,我们在第三个邮箱那里接吻吧。”
女人僵直身体。
一者。女人快要死了。
二者。喘不过来气了。
三者。大学生还是大步往前走。女人紧跟他后面,咕哝着,“只好去死了”,似乎觉得自己身子像抹布一样。
这女人是我的画家朋友雇的女模特。那位朋友苦笑说,她把花衣哧溜一脱,护身袋就在脖子上晃悠悠地倒挂着。

我还听过这样一件事。
某个男人甚是注重仪容。连鼻涕,都用双手的小指斜夹着擤。讲究——自己和旁人都承认。这个男人,因为某项微妙的罪名,被投入监牢。即使坐牢,他也注重仪容。他左肺有点微恙。
检察官好像认为他的病很重,可以不予起诉。他看穿了这点。一天,他被叫出去审问。检察官眼朝下看着几案上的医师诊断书。
“你肺不好了?”
男人突然呛咳起来。咳咳咳地猛咳三声,这是真咳。然而,后来又,咳咳地轻咳两声,但那明显是装咳。仪容整洁的他,咳嗽完,虚弱地抬起头。
“是真的么,”检察官似能面的清秀面庞,冷笑起来。
男人感觉比起被要求判处五年徒刑还要痛苦。男人的罪名是婚姻诈骗。由于不起诉,他不久便出狱了,然而,男人还是会优雅地感叹,一想起那时检察官的笑,连五年后的今天都坐立不安。男人的名字至今有点名气了,在这里不特意写明。

冷然列举三种脆弱、惊愕的人世之姿,那么,那样的乃公自身是怎样的呢?这是那个新人竞赛“幻灯街市”的,瞿麦、文殊兰、山茶等微微的招手与不变的早春,明知短篇小说集的下一篇命运难料,但想得三合浊酒,觉得笔比百贯的杖还沉重,无声无息,总算六张稿纸,明显这是个寡廉鲜耻的市井鬻文之徒,不管惊愕,还是惭愧,独自一人就感觉像个大家,然而,谁也不当我是大家,何其可悲。一笑。

注释
* 日本平安時代,宫廷年中行事之一。在射礼翌朝(正月18日),天皇观赏的近卫府和兵卫府近侍在工场殿比试弓技的仪式。胜者获得赌物,败者课以罚酒。
* 与标题皆引自《枕草子》的一〇二段“あさましきもの”。
* 冈田 时彦(おかだ ときひこ,本名高桥英一,1903(明治36)年2月18日 - 1934(昭和9)年1月16日),日本大正至昭和初期的演员。无声电影时代的帅哥演员代表。


回复
1楼2019-08-06 14:04
    应该是人间失格里面的句子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9-18 08:58
      不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8 11:4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