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灿烈小说吧 关注:56,628贴子:326,915

「P.CHAN YeoL」谋婚【BG 长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旧文精修重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30 17:48
    破壳证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30 17:49
      这里莫颜初 称呼随意
        
      南方姑娘 性格佛系
        
        
      属性:唯九护三 好感郑秀晶 李马克
        
       圈内唯一西皮: 欢颜CP♡温时挽
      ☆☆☆
      此文是很久之前开的旧文,因为一些原因,精修重开。部分设定有小调整,但是大体不变,还是一样的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30 17:57
          ☆Chapter0.1
          
          
          

          午后的阳光明媚的不像话,淡金色的光芒穿过透明的玻璃,折射到瓷白的咖啡杯上,映出杯口袅袅升起的水汽。落地窗外,一只猫儿懒洋洋的靠在郁郁葱葱的灌木丛边晒太阳,长尾巴时不时的摇几下,惬意的很。
          
          
          

          如果没有对面的人,这大概会是一个很美好的午后。宋时茗看着落地窗外默默想着。
          
          
          

          “宋小姐不打算说些什么?”纪悠然看着对面慢悠悠品着咖啡的女人,她精致的面孔带着漫不经心的神色,偏偏天生慵懒的气质让人觉不出有怠慢不妥之意。
          
          
          

          “纪小姐那天晚上不是在场吗?还需要我说什么?”纤细白皙的手指捏着银色的勺子几下搅拌了几下杯子里的咖啡,发出几声清脆悦耳的撞击声。宋时茗轻轻品了一口咖啡,看着纪悠然淡淡一笑,红唇扬起的弧度客套中透着一丝不耐烦。
          
          
          

          就为了在酒店她进错房间和朴灿烈闹绯闻这件破事,怎么一个个还死揪着不放了。外面的媒体就算了,眼前这个纪悠然又是凭什么来质问她的。想装着正牌来打压人,也得看她有没有心情配合着演戏。
          
          
          

          “那只是应付媒体的托词而已,我想宋小姐也是明白的。现在事情发酵了,影响也越来越大了,宋小姐是不是该出面解释一下呢?”纪悠然微微扬起下巴,眼底透露出了轻蔑的神色,全然不知道这幅样子落到宋时茗眼里格外可笑。
          
          
          
          

          “所以呢?”宋时茗微微挑眉,看向纪悠然的眼神淡淡的,不辨喜怒。
          
          
          
          

          “我希望宋小姐主动开发布会解释清楚,毕竟这件事对朴氏的影响有些不太好。我想家大业大的宋家应该犯不着榜上朴氏吧。”纪悠然对宋时茗笑的很是温和,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样子,惺惺作态的样子看得宋时茗顿时没有陪她玩下去的欲/望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纪小姐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谈呢?据我所知,你们纪家和朴氏少有利益往来,朴灿烈似乎也没承认过除了我这个绯闻女友之外的人呢。那你,算什么呢?”宋时茗身体微微向后,双手环胸,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的伪装。看着纪悠然一下子变了脸色,脸上扬起讽刺的淡笑。
          
          
          
          

          “我还有事,就不陪纪小姐了。等你什么时候成了名正言顺的朴夫人,再来跟我谈吧。不过,还是得提醒纪小姐一句,可要抓紧了,不然过几天这朴夫人的位置,谁坐就不一定了。”宋时茗刻意把朴夫人几个字咬的特别清楚,气的纪悠然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哪里还有刚开始盛气凌人的样子。
          
          
          

          宋时茗轻笑一声,顶着纪悠然要吃人的目光,潇洒的离开了。留下纪悠然一个人,气的差点把桌子掀了。
          
          
          

          从咖啡厅出来,顺着小路走到了最近的公园。这个时间段,公园里人很少,只有零星几个晒太阳的老人家。随意找了条长椅坐下,看着姹紫嫣红的花丛,宋时茗又想起纪悠然刚刚那张有如调色盘的脸,忍不住发笑。
          
          
          
          

          她还以为什么厉害角色呢,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虽然她一向是懒得计较低调行事,但不代表什么人都能拿捏她,起码她纪悠然没资格。不过这个朴灿烈烂桃花真多,她才答应和他合作就被人盯上了,以后还不知道又出来什么事呢。
          
          
          
          

          一想起这个人,宋时茗就一阵头疼。那可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借着被自己连累的缘故,拉着她逢场作戏,假装情侣,他以为这是过家家吗!一想到他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她就一肚子气。
          
          
          
          

          “我这可是因为宋小姐遭受的无妄之灾,现在我非但没有怪你,还配合你解决麻烦,宋小姐还有什么不满?”朴灿烈抱臂半倚着大理石柱,神色悠然,一双多情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而且不是宋小姐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房间吗?”
          
          
          
          

          理所当然的质问的语气真是让人火大,可是宋时茗却无法反驳他的话。虽然她是受害者,但这事八九不离十是她表姐金素英干的。为了宋家和金家的颜面她们俩之间的恩怨根本不能明说,所以她只能配合朴灿烈的计划,先把眼下的麻烦解决了。
          
          
          
          

          熟悉的铃声将她从飘远的思绪中拉回来,看着屏幕上闪动的朴灿烈三个打字,宋时茗顿时就想挂了,但是她犹豫几秒还是接通了。
          
          
          
          

          “朴先生找我有事?”
          
          
          
          

          “明天上午九点到朴氏,准备开发布会。”那头的男人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隔着这么远宋时茗都能想象出朴灿烈端正的坐在办公桌前,顶着一副冰山脸在跟她说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30 17:58
          古德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30 17:59
              “我没问题,你搞定吴世勋就行了。”宋时茗干脆利落的答应了,公开关系和吴世勋这个大明星划清界限降低热度,本来就是计划之中的事。
              
              
              
              

              “还有事?”见宋时茗答应之后,没有和之前一样先挂电话,朴灿烈忽然出声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就是想请朴先生处理好自己的桃花,我也是很忙的,没时间处理这些。”听着她有些不满的话语,朴灿烈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我不太懂宋小姐的意思。”
              
              
              
              

              “那就麻烦朴先生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很忙,先挂了。”
              
              
              
              

              说完,宋时茗就先挂了,并没有跟他细说的意思。她现在心情很糟糕,没空跟他啰嗦。
              
              
              
              

              把琐事解决的差不多了,宋时茗带好帽子,在公园门口叫了车去了画室。现在也只有画室和家里才能给她点清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30 17:59
                //
                
                
                

                这边被宋时茗挂了电话的朴灿烈,看着已经黑了屏的手机,微微皱眉,思索着宋时茗口中的桃花是谁。来他办公室看戏的金钟仁看他半天没动静,一脸好奇的主动凑过去。
                
                
                
                

                “我这表姐又给你出了什么难题,让你这么愁眉苦脸的。”
                
                
                
                
                

                朴灿烈放下手机,看到金钟仁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伸手捏了捏眉心。
                
                
                
                
                

                “她说有人借我的名义找她麻烦,让我处理一下。可是我想不出,会有哪个人会假借我的名义去招惹她呢。”
                
                
                
                
                

                闻言金钟仁看着他神秘一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副没正形的样子。
                
                
                
                
                

                “这还不简单,八成是纪悠然。她明里暗里追求你这么久你都没答应,突然被我姐截胡了,现在肯定气炸了,找我姐麻烦去了。”
                
                
                
                
                

                听见纪悠然的名字,朴灿烈的脸色顿时有些不愉。纪悠然是他高中同学,也是吴世勋的青梅竹马。她从高中开始喜欢他,朴灿烈明确拒绝过几次,她也没有放弃。但朴灿烈真正不喜欢她的原因是,她的喜欢,成了他和吴世勋直接的隔阂,以至于他和吴世勋的关系愈发冷淡。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表姐是绝对不会吃亏的。她从小被我们家老爷子当眼珠子疼,一点亏都吃不得,纪悠然对上她,有得受了。”看着朴灿烈一脸凝重的样子,金钟仁觉得他实在是多虑了。凭他这么多年被欺压的经验,纪悠然在宋时茗面前绝对撑不过两个回合。
                
                
                
                
                

                想起之前看见的那个伶牙俐齿的女孩,还有秘书之前查到的资料,朴灿烈也颇为赞同。
                
                
                
                
                

                “确实。你这个表姐不一般。”
                
                
                
                
                

                “那是。”金钟仁有荣与焉的点点头,末了又提醒道朴灿烈。
                
                
                
                
                

                “你们俩的事可得小心点,被老爷子知道了就麻烦了。还有,你查到泄露监控录像的人吗?能拿到你们家酒店监控录像的,一定是内部人员。你小心点,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目的绝对不单纯。”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的。”朴灿烈看着面前的文件袋,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敲扶手,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30 18:00
                  ☆Chapter0.2
                  
                  
                  
                  
                  一大早朴氏楼下就围满了记者,个个扛着长枪短炮,兴奋的讨论着这次绯闻的难得一遇。女主角是冷野金家和宋家的掌上明珠,男主角一个是吴家的小少爷,正当红的影帝吴世勋,另一个是朴氏的继承人,冷野赫赫有名的年轻才俊。这三人碰一块,就是没事他们也能搞点事情出来。这下新闻头条可有着落了。
                  
                  
                  
                  
                  宋时茗一下车就被一群早就等待在门口的记者围住了,周围快门响成一片混合着嘈杂的人声,吵的宋时茗头疼。
                  
                  
                  
                  
                  “稍后记者会回答大家的问题,现在请大家让让。”朴灿烈派出来的助理一边安抚记者一边和两个保安护着宋时茗往里走。刚进大厅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戴着口罩的男人站在电梯门口,看见宋时茗还冲她挥了挥手。
                  
                  
                  
                  
                  “你站这干嘛?”宋时茗按好了电梯,才淡淡的瞥了眼吴世勋。
                  
                  
                  
                  
                  “等你啊,感谢你帮我吸引火力,让我顺利进来了。”虽然他带着口罩,但是光听声音宋时茗就能想到他脸上的表情有多欠扁。
                  
                  
                  
                  
                  “还是我得感谢吴影帝,要不是你和你未来的嫂子,我怎么能感受一夜成名的感觉呢。”宋时茗冷笑一声,先一步走进电梯里。吴世勋歪了歪头,跟着走进去,按亮了顶层的灯。
                  
                  
                  
                  
                  “你消息挺快的,这么快就知道了。”吴世勋摘下口罩看了她一眼,神色有点意外。
                  
                  
                  
                  
                  宋时茗没说话,她才刚回国不久,除了金素英这个从小就跟她不对付的,能这么费心思整她的在冷野找不出第二个了。
                  
                  
                  
                  
                  “那你再猜猜看,她为什么要这么整你呢?”宋时茗懒得理他,站在一边连一个眼神也懒得分给他。吴世勋也没有恼,而是往她身边凑近了几步,低声耳语。
                  
                  
                  
                  
                  
                  “我听说她前段时间和吴亦凡吵架了,因为她在吴亦凡的书房里发现了你和他的合照。”
                  
                  
                  
                  
                  带着温热气息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宋时茗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垂在身侧的手掌微微收紧了些。她抬眸看着吴世勋,心下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你跟她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一些她该知道的事情。”吴世勋冲她微微一笑,落在宋时茗眼里就显得有十足的挑衅意味。
                  
                  
                  
                  
                  
                  宋时茗看着他,眼底都快冒火了,偏偏电梯门开了,她什么也不好做。吴世勋当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极具绅士仪态。
                  
                  
                  
                  
                  
                  “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宋时茗冷眼看着他,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
                  
                  
                  
                  
                  
                  吴世勋看着她轻笑一声,低声道:“你知道我的,看他不舒服,我就开心了。”
                  
                  
                  
                  
                  
                  “现在被金素英一起算计进来你也开心?你等着吧,金素英不是什么好骗的人,这件事还没完呢!”宋时茗简直就要被吴世勋气死了,这么大的人了,做事全凭心情,根本不顾后果。就为了和吴亦凡作对,居然找金素英合作,他当金家的人是吃素的吗?这件事金素英一定有后招,她不可能就这么不痛不痒的闹一出就算了。
                  
                  
                  
                  
                  
                  她恨恨得瞪了眼吴世勋,直接出了电梯,径直走进会客室。
                  
                  
                  
                  
                  
                  因为朴灿烈还在和公关部开会,所以宋时茗和吴世勋两个人在会客室等着。一进门吴世勋就自顾自的玩手机,宋时茗则低头思㤔着,她的好表姐到底酝酿着什么大招,她该如何应对呢?可是面对未知的一切,她根本无计可施。
                  
                  
                  
                  
                  想起吴世勋说的吴亦凡私藏他们的合照,宋时茗心里愈发烦躁。这个男人又在玩什么把戏呢?她微微皱了皱眉,深墨色的眼眸里显露出几分思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30 18:02
                    
                    

                    //
                    
                    
                    
                    

                    朴灿烈进入会客室的时候看着沉默的两人敏锐的察觉了气氛不对。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些,直接把示意助理把准备好的公关稿交给了两人。
                    
                    
                    
                    

                    “这是我和公关部商定的最终方案,你们记好,待会回答问题,就按上面的来。”
                    
                    
                    
                    

                    “嗤,你这公关部经理不错啊,都可以当编剧了。”吴世勋随意翻看了几眼,突然笑着调侃道。
                    
                    
                    
                    

                    朴灿烈没理他,看了一眼宋时茗,恰好对上了她看过来的视线。两个人的目光一瞬间交汇,随即又自然的错开,平静的不起一丝的波澜。
                    
                    
                    
                    

                    宋时茗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大致的解释是说自己和吴世勋是留学时期认识的好友,经过他的介绍和朴灿烈成了情侣。虽然看着是有点怪异,但还是解释的通的。而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朴灿烈的能力确实是不容小觑的。
                    
                    
                    
                    
                    

                    这样想着,目光不由又移到他身上。他今天穿着剪裁合体的纯黑色的手工西服,乌黑刘海被梳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黄金比例五官即使是一个侧颜也是极有杀伤力的。有这样一张好看的脸,还这么年轻有为,宋时茗觉得自己这波也不亏了。
                    
                    
                    
                    
                    

                    之后的发布会进行的很顺利,大部分问题都用朴灿烈准备好的说辞糊弄过去了,但是也不排除有些例外。
                    
                    
                    
                    
                    

                    “宋小姐能不能说一下为什么宴会进行了一半就去找朴总了。两位有结婚的想法吗?”一个戴眼镜男记者突然站起来对着宋时茗提问。这个问题明显是不怀好意,毕竟但是只有他们俩在房间里,特别是朴灿烈还是只穿了浴袍。
                    
                    
                    
                    

                    宋时茗在脑子里思考着对策,还没开口,旁边的朴灿烈就替她回答了。
                    
                    
                    
                    

                    “这个属于私人问题,不便回答,提问继续。”
                    
                    
                    
                    
                    

                    宋时茗侧目看了眼坐他左手边的朴灿烈,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
                    
                    
                    
                    
                    

                    “不需要所有问题都回答。”他微微靠近宋时茗低声提醒了一句就迅速拉开距离坐正,继续回答提问。宋时茗看着他游刃有余的应付记者,一举一动皆体现了他良好的修养,心里多了一丝好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30 18:03
                    你要更多少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30 18:03
                       
                        
                        
                        

                        有了朴灿烈之前的警告。后面的记者就安分了不少,问的问题也有分寸了。就在最后的结束时候,一个女记者突然站起来,话筒对准了宋时茗。
                        
                        
                        
                        

                        “宋小姐知道前几天新股娱乐杂志社破产并被朴总收购的是吗?”
                        
                        
                        
                        
                        
                        

                        新股这名字有些耳熟,宋时茗稍稍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最初报道她和吴世勋绯闻的杂志社。这家杂志社的文章都是捕风捉影,夸大其词,被宋时茗列入头号黑名单。
                        
                        
                        
                        
                        

                        “不知道对于朴总一怒为红颜的做法宋小姐怎么看呢?”
                        
                        
                        
                        

                        宋时茗看了一眼朴灿烈,眼底闪过一丝讶然。她当然不觉得朴灿烈是为了她才收购新股的,只不过她也很好奇这家黑心杂志社怎么得罪这尊大佛的。宋时茗看着眼朴灿烈,眨了眨眼,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
                        
                        
                        

                        “这个就得问朴先生了,你是吃醋了吗?”她的声音不大,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调侃,却让整个会场静了几秒。
                        
                        
                        

                        哟!当众撩汉,这小妮子胆量见长啊。吴世勋戏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以他对朴灿烈的了解,他恐怕不会接这个锅的。
                        
                        
                        
                        
                        

                        朴灿烈沉默的几秒,认真解释道:“只是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维护名誉。当然,我的确不喜欢我未婚妻的名字和别人放在一起见报。”
                        
                        
                        
                        

                        “所以,你要这么认为也没问题。”
                        
                        
                        
                        

                        说完,他对宋时茗微微一笑,好似深山松林间落下的月光,清朗温润,只是笑意不及眼底。
                        
                        
                        
                        

                        这也是个逢场作戏的高手啊。宋时茗心想着,面上却不显半分,仍保持着微笑,配合朴灿烈扮演着情侣的角色。
                        
                        
                        
                        

                        “既然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了。”刚出会场吴世勋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丢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看到吴世勋走了,宋时茗也准备告辞,朴灿烈突然开口留住了她。
                        
                        
                        
                        

                        “宋小姐留下喝杯咖啡吧,正好有些事我们需要谈谈。”
                        
                        
                        
                        

                        宋时茗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跟着朴灿烈去了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在顶层,空间不是很大,经典的黑白配色,看起来整洁舒适,还有一扇采光特别好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半个城市的风景。
                        
                        
                        
                        

                        宋时茗坐在沙发,端起助理送进来的咖啡抿了一口,看着面前的朴灿烈也不拐弯抹角。
                        
                        
                        
                        

                        “朴先生是为了新股的事情找我吧。”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宋时茗才不会相信朴灿烈会为了自己的声誉去搞垮一间小公司。毕竟他们只是见过两面的陌生人,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闻言,朴灿烈轻笑一声。钟仁说的不错,他这个表姐可不是好糊弄的。他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袋递给宋时茗。
                        
                        
                        
                        

                        “这是我和宋小姐合作的诚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30 18:05
                          
                          

                          宋时茗疑惑的接过文件袋打开了,里面是一份文稿,一个U盘还有几张照片。照片是她再国外留学时期和吴亦凡交往的照片还有她和吴世勋见面的照片。文稿的内容就更精彩了,里面详细论述了她和吴氏兄弟的感情纠葛,而发布时间则计划在朴氏发布会之后。
                          
                          
                          
                          

                          宋时茗微微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冷光。金素英真是一出手就把她往死里整啊。这些东西要是流出去了,她可就百口莫辩了。既绝了她和吴亦凡之间的联系,又打压了吴世勋。最后金素英在和吴亦凡出来秀一波恩爱,就能从这件事里干干净净的摘出来。那她这个未来的吴太太就是最大的利益既得者。
                          
                          
                          
                          

                          宋时茗想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一对啊,一个欺骗感情,一个精于算计。可惜,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朴灿烈会卷入其中,还及时阻止了这个计划。这样看来朴灿烈算是她的福星了。
                          
                          
                          
                          

                          “朴先生的诚意我收下了,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好。就是不知道您想我拿出什么样的诚意呢?”宋时茗收下了这份文件,对朴灿烈改观的同时心中又有一丝疑虑。他既然早就拿到了这个文件,他完全可以和她撇清关系,冷眼旁观,为什么还要用这么麻烦的方式搭上自己来帮她呢?这天底下可没有白掉馅饼的事。
                          
                          
                          
                          

                          朴灿烈笑了笑,心想不愧是金家老爷子教出来的人,头脑清楚,什么事一点就通。
                          
                          
                          
                          

                          “我听说金氏想要继续开拓国外的市场,正在国内寻找合作者。正巧朴氏也有意向扩张海外市场,所以想请宋小姐帮个忙。”
                          
                          
                          
                          

                          宋时茗看着手里的文件,一时有些犹豫。生意场上的事她一向是不插手,何况还是金氏的事情。外公虽然疼她,可说到底她也是宋家的人。金家的事情,她还是不好插手的。
                          
                          
                          
                          

                          “这个事情恐怕不是我能左右的。”
                          
                          
                          
                          

                          朴灿烈明白她的疑虑,以宋时茗的身份插手金家的事确实不好,可是他也没那个意思。
                          
                          
                          
                          

                          “宋小姐想多了,我只是想请你做个中间人,搭条线。这样我和吴氏的竞争也多几分胜算。”
                          
                          
                          
                          

                          听他这么一说,宋时茗就明白了,朴灿烈要的不过是借着联姻的幌子,跟吴家竞争这个案子,因为吴亦凡是金素英的未婚夫,有了这层关系,吴家就是个难对付的对手了。
                          
                          
                          
                          

                          “朴先生真是高看我了。”宋时茗笑了笑,心里却有些不舒服,偏偏这场交易她还没办法拒绝。
                          
                          
                          
                          

                          “这件事我会尽量帮你,但最主要还是看朴氏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必定是依实力而定。”
                          
                          
                          
                          

                          朴灿烈点点头,这一点他明白,毕竟做生意,合作伙伴也是很重要的。
                          
                          
                          

                          “这个没问题,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他端起咖啡,冲宋时茗微微示意。俊逸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宋时茗也笑了笑,算是和他达成协议,也端起杯子。
                          
                          
                          

                          “合作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30 18:06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30 18:07
                            0730,朴先生再次上线!


                            #带你,与爱情不期而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30 18:10
                              哈哈哈看到了爱你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30 18:41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30 18:42
                                  之前旧帖的来啦哈哈 才看到换帖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31 05:35
                                      ☆Chapter0.3
                                      
                                      
                                      

                                      出了朴氏,宋时茗的脸色瞬间的沉了下来,金素英这次是真的惹到她了。她站在车外给老宅的管家黎叔打了电话,确认的金素英的位置后,吩咐司机直奔目的地。
                                      
                                      
                                      

                                      从朴氏到管家说的美容会所总共不到十几分钟的车程,宋时茗乘坐的黑色轿车还没停稳,就听见了后面的刹车声。她推开门直接下了,就看见铂金色的法拉利一个漂亮的漂移稳稳地停在星艺高级美容会所门口。
                                      
                                      
                                      

                                      金钟仁降下车窗,胳膊垫着下巴伏在窗口冲宋时茗得意的笑了笑。眼睛弯弯的,眉宇之间尽是灿烂,看的宋时茗的火气不犹降了几分,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你先回去吧。”宋时茗敲了敲车窗让司机走了,自己则向着金钟仁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宋时茗站在车窗旁看着金钟仁,看他顶着凌乱还打着卷的头发就猜到他刚睡醒没多久。
                                      
                                      
                                      

                                      “我刚起床就听见黎叔跟你讲电话,所以就过来了。”金钟仁眯了眯眼,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语气懒洋洋的。
                                      
                                      
                                      

                                      “你找她干嘛?”
                                      
                                      
                                      

                                      “不关你的事,小孩子别管。”宋时茗揉了把金钟仁头上的呆毛。她不想让钟仁知道这件事,一是怕他为难,毕竟金素英也是他表姐,二是怕他说漏嘴了,让老爷子知道,事情闹大了,就难收拾了。
                                      
                                      
                                      
                                      

                                      “我早就成年了好吧!而且我可是特意来给你撑场子的!要是你碰见某人,又被欺负了怎么办?”
                                      
                                      
                                      
                                      

                                      看着他顶着一头乱发不满的瞪着她的样子,顿时勾起宋时茗的恶趣味,又伸手狠狠的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大脑袋。
                                      
                                      
                                      
                                      

                                      “当年要我罩着的小表弟长大了,这么贴心呢。”
                                      
                                      
                                      
                                      

                                      “呀!你真是……”金钟仁缩回脑袋,黑着脸要开车门下车,被宋时茗一把按住了。
                                      
                                      
                                      
                                      

                                      “你别下来了,就在这等着,这事我自己解决。”说完就直接进去,留下金钟仁一个人干瞪眼。
                                      
                                      
                                      
                                      

                                      宋时茗在服务找到金素英的时候,她正在VIP化妆间做造型。一群人围着她,像一个被众星捧月的公主。
                                      
                                      
                                      

                                      “你来干什么?”金素英看到她的出现也不是特别惊讶,只是淡淡的瞥了眼,低头继续翻看手里的图册挑选礼服。
                                      
                                      
                                      
                                      

                                      “你说呢?”宋时茗也不恼,只是半倚着化妆室的门框,手里把玩着小挎包上的流苏。
                                      
                                      
                                      
                                      
                                      

                                      两个人不愧是从小斗到大的对头,两句话的功夫就让安静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屋里的化妆师个个都屏住呼吸小心动作,生怕被抓出来做出气筒。
                                      
                                      
                                      
                                      

                                      “你们先出去吧。”看着化妆师拿腮红刷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金素英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让她们离开了。化妆室里一下子变得空旷,只剩下了她们俩个。
                                      
                                      
                                      
                                      

                                      “你又想怎么样?”金素英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看着宋时茗的眼神有些不耐烦。宋时茗冷冷一勾唇,从包里拿出文稿扔到金素英面前。
                                      
                                      
                                      

                                      “这句话是我该问你的。你想怎么样?”
                                      
                                      
                                      

                                      看着熟悉的文稿还有配图上笑容灿烂的男女,金素英眼底有暗色不停翻滚,手指不自觉的收紧。
                                      
                                      
                                      

                                      “你倒是有本事,这么快攀上的朴灿烈。只是你有证据是我做的吗?”
                                      
                                      
                                      
                                      

                                      半晌,金素英把目光从地上移开,低声笑了,语气里满满的挑衅的意味。
                                      
                                      
                                      
                                      

                                      “对你这种人不用证据,你心里清楚就好。”宋时茗懒得理会她,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趁早收了你的小心思,也别以为这样就能拿捏住我。我和吴亦凡是交往过,但是那时候你们还没订婚,我和吴世勋更是清清白白,你觉得他能任你摆布?”宋时茗单手撑着椅背,微微弯腰凑近金素英,将她眼底的怨恨一览无余。
                                      
                                      
                                      
                                      

                                      “你现在就像一个被丈夫出轨逼疯的女人,你忍受着他的不忠,却向着我发泄,对我怨恨,活脱脱一个胆小鬼。可是,你要知道,你才是第三者。如果没有你,我们也许不会分手。”
                                      
                                      
                                      
                                      
                                      

                                      “你胡说!我才不信你说的。”金素英瞪大着眼,声音突然拔高企图掩盖内心的心虚。是的,心虚。因为她再吴世勋口中听到过同样的话,她是第三者,她是拆散他们的罪魁祸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03 01:16
                                       
                                        

                                        “无所谓你信不信,反正都没意义了。我和他没有关系了,以后也不会有的。”宋时茗往后撤了几步,收回了手。
                                        
                                        
                                        
                                        
                                        

                                        “呵,你这么想,他却不是这样想。你知道吗,如果只是我得不到的话,我可能也就认了,可是偏偏你得到过,你让我怎么甘心!宋时茗,你从小就爱和我争,你为什么总跟我过不去?”
                                        
                                        
                                        
                                        

                                        金素英红着眼,泪水从画着精致妆容的脸颊滚落,看起来有些狼狈。宋时茗看着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忍,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我和他认识是意外,并没有针对你。而且他不是个简单的人,他的心里只有他的商业帝国,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拥有他。他是为了金宋两家的利益接近我的,怎么会有真心呢?提防我,你可真是多虑了。只要你能带给他的利益不变,吴太太这个位置,还是你的。”
                                        
                                        
                                        

                                        金素英似乎没想到宋时茗会和她说这些,看着她久久没有开口,直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想的,阿茗。”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宋时茗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看着面前的金素英她又清晰的认识到这不是梦。她转过身,看见那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门口。
                                        
                                        
                                        
                                        

                                        他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俨然一副商业精英的模样,可是看向她的目光里带着说不出的失望和悲伤。

                                      —— 【本章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03 01:18
                                        #我说爱你,你却不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3 01:24
                                          最近卡文了,因为好久没写的缘故,有些思路要重新整理,所以更得有点慢,会尽量快点的。还请喜欢谋婚的亲故们耐心等待,多多鞭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3 01:26
                                            我靠你几点睡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03 05:26
                                              你学我可爱学我别的学我啥不好,学我熬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03 05:27
                                                我来啦!要早点睡觉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8-03 11:22
                                                  一复到底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前就一直有看谋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03 23:10
                                                     
                                                      
                                                      
                                                      
                                                      宋时茗微微垂眸,不敢同他对视。他眼里的哀伤那么真切,差一点,她就要相信了。吴亦凡就是有这样的能力,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扰乱她的心。当他看着她的时候,专注而温柔的神情,会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那种被万分珍视的感觉她没办法拒绝,无法不动心。可谁又能想到呢?这样美妙的感觉只是一场骗局,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入了戏罢了。
                                                      
                                                      
                                                      
                                                      
                                                      
                                                      
                                                      三个人同时沉默着,房间里的空气尴尬的快要凝固了。在一旁有些不自在的金钟仁挤了进来,尴尬的咳了几声。
                                                      
                                                      
                                                      
                                                      
                                                      
                                                      “今天还挺巧的啊,那个姐,你事情解决了没啊?我们跟人约好的时间快到了。”
                                                      
                                                      
                                                      
                                                      
                                                      
                                                      
                                                      “嗯。”宋时茗低声应了句,回头看了眼脸色苍白的金素英,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悲戚的感觉。她不过也是一个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掉入陷阱的可怜人。
                                                      
                                                      
                                                      
                                                      
                                                      
                                                      
                                                      “该说的我都说过了,剩下的你好自为之吧。”
                                                      
                                                      
                                                      
                                                      
                                                      
                                                     宋时茗退了几步,转身和金钟仁离开了。她微微低着头,垂下眼帘,避开和吴亦凡的任何交流。虽然预想过两人会再次相见,可是这相遇来的太快,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她措手不及。
                                                      
                                                      
                                                      
                                                      
                                                      
                                                      
                                                      她用了一年的时间,游历了很多地方,听了很多故事,尝过很多品种的酒。她用漂泊的疲劳**自己,用许许多多的新奇的事物填补空缺的心,她努力重新习惯孤独让自己不再想他,努力学习着坚强,摆脱对他的依赖。她以为她可以对他心如止水,可是看见他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还是会难过的。
                                                      
                                                      
                                                      
                                                      
                                                      
                                                      可也只是难过罢了,她不后悔离开。因为她有自己的骄傲,她不屑用感情作利益的牺牲品,委屈求全。她可以难过,可以惋惜,可以不甘心,唯独,不会后悔。她就是这么固执的人,决定好的事情就决不回头。
                                                      
                                                      
                                                      
                                                      
                                                      
                                                      
                                                      宋时茗与吴亦凡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却还是没有抓住她。他害怕看见她眼睛里的冷漠,那比愤怒更让他难过。因为那意味着她放弃他了,彻底的放弃了。
                                                      
                                                      
                                                      
                                                      
                                                      
                                                      他的目光落到安静坐在椅子上等待审判的金素英身上,眼底蒙上了一层阴霾。他本来可以拒绝和金素英联姻,可是她能带给她的利益让他犹豫了。他企图找到一个两全的办法,可是他还没找到,他就失去了宋时茗,那个他想用心珍藏的女孩。
                                                      
                                                      
                                                      
                                                      
                                                      
                                                      
                                                      他大步走进去拿起宋时茗留下的文件随意的翻看了几页,捏着页角的手指不自觉攥紧,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可怕的沉默在室内蔓延,金素英垂着头,恐惧不断的蚕食着她的内心。她等待着吴亦凡的质问,等待着他的怒火降临,可是他只是轻轻地将文件放到了她面前,幽幽的叹了一声。
                                                      
                                                      
                                                      
                                                      
                                                      
                                                      “把事情处理好吧,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了。”他微微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看着金素英,一双眸子像是寒冷冬夜里墨色的夜空,深邃而冰冷。
                                                      
                                                      
                                                      
                                                      
                                                      
                                                      “以后别去招惹她了,做好你该做的,毕竟我们之间也只是协议关系而已。”
                                                      
                                                      
                                                      
                                                      
                                                      
                                                      
                                                      “协议关系?”金素英微微闭上眼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是了,她在吴亦凡那里唯一的筹码就是她许诺给他的利益,偏偏她贪心了,奢望他的真心。可是她不甘心,她凭什么会输给宋时茗,她比她更爱他,宋时茗不愿意把感情掺和利益,可是她为了把自己的爱情活生生的做成了一场交易,却还是没有动摇他的心。
                                                      
                                                      
                                                      
                                                      
                                                      
                                                      
                                                      “她就那么好?”
                                                      
                                                      
                                                      
                                                      
                                                      
                                                      
                                                      看着金素英通红的泪眼,吴亦凡有过一瞬间的愧疚,但也只是转瞬即逝。他明确的知道,他心里想要的一切。宋时茗就是他想要的。只要想起来她,心底就会不由自主的泛起柔情,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一丝微笑。
                                                      
                                                      
                                                      
                                                      
                                                      
                                                      
                                                      “对我来说,她是最合适的。”
                                                      
                                                      
                                                      
                                                      
                                                      本章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04 00: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04 04:15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04 04:15
                                                          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04 04:15
                                                            我初加油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8-04 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