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鸳帐幕吧 关注:2贴子:111
  • 3回复贴,共1

【宗敏 × 舒祺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交好:
宗敏出门赏景,突闻“呀”的一声,寻声看去,见秀女裙摆被旁延伸的树枝所刮,面上慌乱不已。宗敏寻思能帮便帮上一把,便让婢女去解围,秀女很是感激,随着宗敏的婢女来了宗敏的面前,然衣裙终还是有所毁坏,见秀女过于狼狈,便又让婢女去寻了件衣裳。两人交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8 22:41
    宗敏
    .
    雨气寂寥,鸟啼声冽,宗敏方才从掌事的嬷嬷那头回神,只看着她嘴皮子一张一合,说得无非是宫里头忌讳,早便也恹恹去了,好歹也是正经的待选秀女,姿态不妥被人瞧去,反倒麻烦得紧,指不定背后还要如何诟病她,宗敏愈发端直了身。
    闻那嬷嬷一声散了,宗敏绷直的身儿一松,心中的几千宕石,也落下了。她生来便是娴静模样,瞧阖室莺莺燕燕都三两成群,可在她这处却显得冷清。宗敏捏了捏攥在手心的绢帕,反倒出了门,合计待在一处也不见得会得了什么,她入宫时便知宫里景致不凡,外头的景可莫要错过了。
    宗敏顺着蜿蜒的宫道,青草野花一路漫延至了墙角,她像是被乱花迷了眼,好歹是生来淡定的,眼见逐渐道路偏离,脚步却也逐渐变缓。她低头瞧了踏着的鹅卵石,怎般也不会走岔的,倒也渐渐胆大了开来。见远处宫宇磅礴高耸,远远瞧着才知便要出了储秀宫,顿了顿,才折身回走。
    “这宫殿却也是大的。”
    她绕过一丛极艳丽的蔷薇,瞧着娇艳的花蕊如是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8 22:41
      舒祺毓

      家世不显容貌亦不出彩,此番入宫别于他想,但求无过免得牵连家族罢,规矩站在后排,细听嬷嬷讲宫中规矩,不敢怠慢,唯恐疏忽片刻日后难以挽回
      长站许久,身子颇有些僵硬,揪揪衣角强忍住没动,好在又讲会儿便散了,余光在秀女中扫两圈,无相熟手帕交也不多停留,移步离开
      独自在小道上漫步,误入林中为之迷醉,桃红柳绿郁郁葱葱的,府中之时不许外出,从未见过如此景致,不禁靠近抬起柔荑在花上轻抚过,唇角上扬弧度愈加明显,上前两步耳边却传来阵撕裂声,转头便瞧见衣服被树枝划破,还有部分依旧挂着,不免慌乱起来,使劲跺跺脚
      “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8 22:41
        宗敏
        .
        蔷薇尚还缀着雨珠愈发娇艳,鸟语盈耳,淡淡幽香扑鼻,宗敏伸手去探那花蕊,纤长的浓睫下,琉璃一般的眸子带着笑意,凭般多了一丝温婉。尚未沉溺花香鸟语,突然闻一声,若水讶然,回身,稳了重心,捏着衣裙的络子,流苏下垂,抬头去望。
        那人方在身后数十步,瞧不太真切,只知是个春日烟波般的美人儿。心里了然,约莫是同她一般出门寻路看花的秀女。了然之后又是一阵疑惑,这声“呀”又是为的那般。
        宗敏松了手中的花,一时花枝摇曳。透过花枝,见那人儿动作微滞,宗敏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起步还尚未靠近那人,便先见着那被枝蔓勾起的裙衫。怎般也是自己遇了这事,袖手旁观是被诟病的多,瞧身侧侍候的春榕立着,便差她上前相助。
        春榕先是行了一礼,便躬身观察那裙摆,上好的丝线缝制的衣裳这便要坏了,倒是可惜得很。春榕左右寻思,这般也是不太行的,还是小心翼翼地解了纠缠的丝线,才松开了来。
        春榕眉头微皱,自己还是不太灵活:
        “奴婢愚笨,多有得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8 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