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吧 关注:54,831贴子:806,314

【梧桐西院】【原创】云宫之上(古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梧桐西院】【原创】云宫之上(古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1 21:06
    二楼敬世界上最活泼可爱的度娘。
    然后感谢薛洋洋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1 21:06
      炸裂的文笔不要在意(怎么可能不在意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1 21:08
        “这寒山的景,大多数情况四季如冬,”我站在船头,衣衫在凛冽的寒风翻飞乱舞,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雪花,强忍心中快要被冻死的绝望,努力摆出一副翩翩公子坐船赏雪的文人姿态。

        而楚天祁身上披着狐裘——看着让我想扒下来穿上——他在船尾站的笔直,满脸木然的神色,看着亲弟弟在风中瑟瑟发抖也不知道给他披件衣服。

        我楚天禄作为云宫少宫主,楚天祁这挨千刀的家伙的亲生弟弟,目前处于离家出走但被亲哥逮到了的尴尬境界。

        至于这离家出走的原因,不过是向楚天祁申请下山后被拒绝,干脆自己开溜了。
        由于当时的我抱着“我这么一个英俊潇洒丰神俊朗文思敏捷的人怎么可以被关起来”的迷之想法,踏上了离家出走的不归路。

        然而我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没这么冷。

        今儿天气骤变,我本逍遥自在的游山玩水,这么个鹅毛大雪一下,冻的我怀疑人生。

        于是这个时候楚天祁就找上船来了。

        来得如此及时让我怀疑他其实一直盯着我。

        我在雪中僵硬的拧过脖子,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楚天祁的眼睛:“兄长您看这遍天地间皆白玉合成,使人心胆澄澈,甚欲仙去啊。”

        当然楚天祁他不能懂像我这样文人的情感,他的脸色依旧平静。

        尽管没有得到他的回应,但是依旧不阻止我抒发情感,我又僵硬的把头转回去,看着满天雪景,口中念念有词:“风寒……冱而不消,至十日犹故在也,是夜月出,月与雪争烂,坐纸窗下,觉明彻异常……啊……”

        啊,好他.娘的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1 21:11
          暖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1 22:42
            我再次转过头,拼命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顺便以袖掩鼻,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喷嚏,好让楚天祁这个死.直男明白我很冷我超冷我快冷死了这个事实。

            果不其然,他依然不懂。

            但是他抬了抬他那高贵的眉毛。

            虽然很难过,但我楚天禄是什么人,百折不挠越挫越勇,而且心胸宽广,对于楚天祁的直男行为当然会大方的原谅。

            所以我只好直接开口:“兄长,我冷。”

            于是楚天祁这尊佛纡尊降贵的开了口:“还打算跑吗。”

            我肯定不会告诉他他只要把狐裘给我我就马上溜这种够他弄死我的想法:“兄长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离家出走了,兄长我好冷你可以把狐裘给我穿吗。”

            看,多么乖巧,多么懂事,多么自然的请求。

            然而楚天祁并没有理会我,他只是眯了眯眼,然后慢慢朝我走过来。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好事,但是寒冷的威胁让我暂时不想离开这个会给我带来温暖的男人。

            楚天祁在离我一臂远的地方站定,不知道是不是也被冻傻了,这么久都保持着冷漠的表情:“我看你的腿倒是蠢蠢欲动。”

            我立马正色道:“兄长你这么说就过分了。你没有看见我这一颗赤诚的悔过之心吗?”

            楚天祁凉凉的道:“我倒是看见了你一颗跃跃欲试的不安分的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2 12:59
              说罢这阴险玩意儿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腿,把我扛在肩上,另一只手就这么顺势牢牢的摁住我的腰。

              我感觉这是我十六年的人生受到的最大的屈辱,于是在这空旷的地方嚎了一嗓子:“啊啊啊救命啊强抢民男了啊!”

              接着在缓缓传来了回声。配合着晃动的船显得分外尴尬。

              楚天祁充满威胁的声音在身侧响起:“你再试着逃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立马原地怂了,乖乖巧巧的趴在楚天祁肩头,宛如一个累赘而帅气的挂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2 13:01
                我可以礼貌而卑微的求留言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22 13:06
                  当然可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2 14:27
                    好看,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2 14:28
                      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22 15:03
                        楚家作为第一大修仙门派,在我看来是相当不正经,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不干。举个例子,在我亲爱的兄长当上宫主之前,他上天捕过鸟,下河抓过鳖,帮人除过妖,甚至给人接过生。
                        我反正是无法想象我兄长那么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用他那足以迷死万千闺阁少女的脸对着一个临盆的孕妇,然后薄唇启起:“用力。”
                        那个场面光是想象让我毛骨悚然,知道这件事后足足三晚睡不着。
                        当然接生这种事貌似是个谣言,不然稳婆迟早失业了。
                        楚家也和历来所有大门派一样,喜欢找个高耸入云的山头安营扎寨。
                        我素来喜热闹,对这隐世避居般的行为实在不乐意,当然给不出什么好话,依我看,宛若山顶洞人。
                        不过他们可能为了彰显自己的特立独行,没找个什么荒无人烟远离世俗的仙山,云宫所在的山叫见雾山,脚下有个小镇,是回云宫的必经之路。
                        善解人意的楚天祁为了不让我这个不雅的姿势暴露于大庭广众,在靠近小镇的时候仁慈的把我放了下来。
                        然而我脚一着地就直接腿软的跪在了楚天祁面前。
                        楚天祁:“……”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那一脸无辜样——他连船都懒得靠岸,扛着我就使着轻功跳过来了。
                        他明知道我恐高,蹬一次比一次高,吓得我险些当场昏厥,现在看着我跪在他面前也不知道扶一把。
                        楚天祁:“何必行此大礼。”
                        我冷漠的朝他伸出了手。
                        好歹他还不是智.障,这时候还知道把我拉起来。
                        我拍了拍衣服,看着楚天祁解开狐裘,然后递给我。
                        我:“……”现在给我管个屁用。
                        见雾山方圆百里内都有结界,结界里面暖和的很。
                        楚天祁:“拿着。”
                        我翻着白眼接过狐裘,满脸谄媚的凑上去:“好嘞,公主大人这是要起驾回宫?”
                        楚天祁漠然:“……小禄子,你可知私逃出宫的后果?”
                        我一愣,赶忙抓着楚天祁的手,还殷勤的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没关系,我相信公主大人可以帮我全部压下去的。”
                        楚天祁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把手从我爪子里抽了出来,然后道:“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2 17:15
                          然后我可以求点赞吗(得寸进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2 17:40
                            云宫正殿修在山顶之上,周围的六阁众星捧月的绕着正殿而建。六阁由六位阁主,即六位长老分管。宫内弟子分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若是每位阁主的亲传,将来便有望成为下任阁主。

                            平心而论,若不是我在这里扎根了十六年,这六阁的风景还是很值得一赏的。

                            何况月阁有很多漂亮的姑娘,实乃人间仙境。

                            但我他.妈是真没想到,偷着离家出走后果有这么严重。

                            六大长老都轰出来开了个会,关于如何处置我这个准备叛逃云宫的家伙。

                            ……这个罪名是丹阁阁主那老头给我安的。

                            讲真,“阁主”这个词听着比“长老”要好的多。

                            除了灵阁那位常年玩失踪的, 另外五个家伙坐在长桌的两侧,楚天祁坐在正位,我委委屈屈的站在他旁边。
                            “您贵为宫主,更是应该对这种私自出逃的行为严惩,按照宫规处置,在祠堂烙印,废了他全身武功,然后把他逐出云宫。”

                            啧,这个一说话就要置我于死地的老头便是二长老,丹阁阁主。丹阁听着像炼丹的,实际上也的确是炼丹的。只可惜阁主比我还不会说话,我又不是囚犯,怎么管离家出走叫出逃?

                            我站在楚天祁身边不敢动,但是也不碍着我冲着那老玩意儿做出凶狠的表情。

                            “天禄毕竟是少宫主,此等处罚未免太重。”

                            我循着话音感激的望过去,帮我说话的人是仙阁阁主,长的颇有仙气,五官异于多数男子的坚挺,他生的十分秀气,有些病弱之气,倒不负仙阁阁主这个名号。他端着茶,脸上满是温和。

                            月阁阁主作为唯一的女性,压根不参与谈话,满脸的清心寡欲与世无争。我光是看着她的脸我就感觉自己可以参禅。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少宫主!”丹阁的老头恶狠狠的回了过去。

                            一直沉默的墨阁大长老开了口,他的声音与年龄完全不符,在苍老的外表下,却是壮年男人的声音:“宫主有什么话要说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2 19:26
                              除了月阁阁主那位在世观音,其余几位,包括我,一齐默默看向了楚天祁,而这位大爷还在慢悠悠的替自己倒茶,倒完还闭眼抿了一口,然后才开口道:“天禄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品性我自然清楚。”

                              我精神一振,听他这开头,便知道他要维护我了。

                              “而他这次私自下山,不过是闹小孩子脾气,与我置气罢了,我也有一部分责任在里面,毕竟是我管教不严。”

                              “他若有什么事,我定会全部担着,诸位不必担心。”

                              几位长老安静了一会,良久,才有一位开口道:“宫主大人这是要保他了?”

                              楚天祁一挑眉,脸不红心不跳:“正是。”

                              我心中雀跃,恨不得抓着楚天祁亲一口。

                              偏偏丹老头还是不放过我,他又道:“不成。便是要放过他,也得立个规矩,给个处罚。否则上行下效,以后还有人偷溜下山如何处置?”

                              我脸上挂着假笑,在心中慰问二长老的祖宗十八代。

                              楚天祁道:“丹阁阁主所说有理。我日后定会严加管教天禄,今日之事,也会给他相应的惩罚。”

                              所谓相应的惩罚,依照宫规,得去去刑堂领四十戒棍才能完事。

                              我心中的对楚天祁的感激荡然无存。我就知道这王.八.蛋.不会帮人帮到底。

                              等到长老们各自离开,我哭丧着脸抓住楚天祁的衣袖:“兄长,戒棍那玩意儿那么粗,我这般细皮嫩肉承受不住啊。”

                              楚天祁再次毫不给脸的把衣袖扯出:“你自己作的死,哭着也给我挨完。

                              于是他真他.娘的让我哭着挨完了。

                              哭的梨花带雨,以至于执刑的两位小兄弟都不好意思下手。

                              其中一个尴尬的举着棍子,扭头看着楚天祁:“呃……宫主……您看少宫主哭的如此之惨,要不咱还是别打了吧......”

                              另外一个也跟着点了点头。

                              而楚天祁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看了看我满是泪痕的脸,丢下了一句话:“看来是打的还不够狠,还有劲哭。”

                              然后两位小兄弟在有阎王监刑的情况下,不得不加重了力气。

                              木杖破风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臀腿处都是火辣辣的疼。

                              操.你.妈,楚天祁你肯定娶不到老婆。我在心中恶毒的诅咒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2 19:36
                                对不起 是我不配拥有点赞/落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2 19:46
                                  很不错啊~猝防不及地卡拍~~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2 19:55
                                    没有留言没有粉丝而且没有赞
                                    咱们楼主一个个死的都很快(押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2 23:46
                                      我醒来的时候,楚天祁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太师椅上削苹果。

                                      我趴在床上看着他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拿着刀在苹果周围有规律的转动,苹果皮从刀下划出,很薄,而且很完整。

                                      楚天祁这活阎罗是个削苹果的好手。

                                      我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发现楚天祁还是有点良心,知道削苹果给我吃。

                                      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口一口吃完。

                                      ……还是太年轻,太容易感动。

                                      他似乎都没发现我醒了,直到吃完一个才看过来,我便抬着如同饿狼的幽幽双眼与他对视。

                                      “……兄长早。”

                                      楚天祁收拾好苹果皮,语气平静:“不早了。”

                                      “四十戒棍能打成这样,现在已是到了午时了。”

                                      我觉得楚天祁这语气里充满了讽刺。

                                      于是我十分不满的哼了一声。

                                      “可还疼?”

                                      “……您要不也感受一下?”

                                      楚天祁幸灾乐祸:“活该。”

                                      楚天祁这人做的太不像话,气的我想爬起来锤他,然而稍微一动身后便宛如撕裂般的痛,我又龇牙咧嘴的趴了回去。

                                      楚天祁颇有趣味看着我这惨样,欣赏够了,才道:“我给你上药。”

                                      “不用了,”我翻了个白眼,“上药这种小事怎么能麻烦您。”

                                      楚天祁不理会我,直接一撩我衣衫的下摆,干脆的的拽下了我的裤子。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耍的一手好流氓。

                                      我把脸埋进枕头里,藏起发红的耳尖。

                                      他看着我身后的伤痕,挖下一块药膏轻轻在伤痕处揉着,语气里似乎有些愉快:“打这么狠。”

                                      我咬牙一字一顿的道:“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闭上了嘴享受着楚天祁的上药服务,还不忘思考如何不带脏字的骂他。

                                      即使我有心不理他,但是我的肚子对我好几天未进食的行为十分怨恨,发出了抗议。

                                      我当机立断,冷战什么的在肚子饿面前都是扯.蛋:“……兄长我饿了。”

                                      楚天祁微微一笑:“忍着。”

                                      我很绝望,决定采取撒娇战术:“兄长我好饿,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活该。”

                                      “兄长您忍心看着您的亲弟弟在您面前饿死吗。”

                                      “忍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2 23:54
                                        刚刚开始的原因,写的很好,慢慢人就多了,喜欢弟弟和哥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3 00:06
                                          “我要是死在你手上了,你怎么和九泉之下的爹娘交代啊。”

                                          听我这话,楚天祁思考了一会,满脸浪费粮食的惋惜,把处理好的苹果皮递给了我。

                                          我险些当场暴毙。

                                          然后我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兄长我想吃肉。”
                                          “……你自己从身上割下来。”
                                          “兄长你看我已是瘦的皮包骨了,哪有肉割啊。”这是实话,我明明身材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3 12:35
                                            ……楚天祁和我僵持了一会,最终败下阵来,还是让我如愿以偿了。

                                            我抱着个鸡腿啃的满脸酱汁,楚天祁十分嫌弃,他递了块帕子给我:“几辈子没吃过肉了?”

                                            我大人有大量,看在他喂饱了份上没有计较他的嘴欠。

                                            吃完我一抹嘴,认真的看着楚天祁。

                                            楚天祁:“?”

                                            我:“感谢兄长哺育之恩。”

                                            楚天祁冷漠:“我可没有哺育过你。”

                                            我摆了摆手:“何必在意这些细节。”

                                            楚天祁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你想下山吗?”

                                            我眼睛一亮,立刻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向他。

                                            “我交与你一件事,若是办的好,以后我便允许你下山,如何?”

                                            我尚未细想楚天祁这个恶趣味的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不安好心的药,一口答应了下来。

                                            一脚踏进楚天祁挖的坑里。

                                            “……兄长为何派我去瘟疫肆虐之地。”

                                            “因为云宫上下没有人比你更懂医术。”楚天祁满脸正经,说的真有那回事一样。

                                            但我听着很受用。

                                            “何况得了瘟疫而死的人死相极其凄惨,全身皮肤溃烂,甚至看得见白骨。”楚天祁悠悠的补了一句。

                                            “……”恐怕这才是真正原因吧。

                                            我笑着盯着楚天祁看。他保持严肃干咳了两声,递给了我两支传信烟花:“若是有突发情况,你便放这个传信烟花,明日出发时我会派人同你一道。”

                                            我接过烟花:“刚打完人就让人去干苦力活……”

                                            楚天祁选择性失聪,留给我一个帅气的背影。

                                            ……
                                            我百无聊赖的走在石阶上,完全没有一点去助人的自觉。
                                            所谓的同行连发丝都没有看见。
                                            我严重怀疑楚天祁这人欺骗成性。
                                            该死的百级天阶,走了这么久没到头。
                                            我一扬衣袍,找了个没长青苔的台阶坐下,这天阶听着气派,不过刚好够两个人肩并肩走的宽度,还布满青苔。若说与普通山道的区别,不过是周围雾气奇浓,还有灵性,只有行人周身一米内才看得见东西。这便是见雾山得名之由。
                                            我手肘支在膝上,歪着脑袋撑着头,从怀里掏出了支竹笛。
                                            我用袖子擦了擦,放在嘴边吹了支小曲儿。
                                            体会了什么叫作千山鸟飞绝。
                                            我气急败坏,险些把竹笛丢出去,转念一想这是楚天祁在我十六年人生中送的最像样的一个礼物,还是气呼呼的塞回了衣中。
                                            这山林野鸟定是不懂欣赏真正高雅的音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3 17:48
                                              我正愤恨的想着若是让我逮到了那群鸟我该红烧还是烧烤还是油炸还是清炖还是油焖,身后忽然传来鞋跟落地的轻响,我猛地一回头,看见那浓雾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虽然我向来对云宫没有好评语,但它的结界绝不是摆设,既然能出现在这里,必是云宫之人。
                                              一双桃粉色的绣花鞋出现在我的视线,紧接着从浓雾中走出一个少女。
                                              精致上挑的杏眼此时因笑而显得眼波涟涟,唇角向上挑起,脸上不施粉黛,略带些婴儿肥,看着年龄不大。容貌虽不是上好,却十分灵动。
                                              她梳着垂挂髻,头绳上别了两个白色的小毛球,随意的垂在耳旁,淡粉的衣衫衬托着她肌理雪白。
                                              这姑娘看起来竟该死的甜美。
                                              她鼓了鼓脸颊,跳到我前面三阶楼梯的地方,凑近了看我,我几乎能感受到她的鼻息扫在我脸上,长睫毛上下扑闪个不停。
                                              我保证我全程一直摆着张高冷脸。
                                              绝对没有脸红,绝对。
                                              她看了我一会,像楚天祁一样挑了挑眉毛,转而站立露出了一个微笑:“在下林月苏。幸会,少宫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3 20:39
                                                前排占位,楼主加油写的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3 20:55
                                                  锵锵!
                                                  一个浓墨重彩的出场呢。
                                                  各位来猜猜苏苏是干什么的怎么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23 21:32
                                                    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写长评
                                                    长评名《鲜衣怒马》
                                                    文章开头以第一人物视角打开,足见楼主的文字功底和逻辑思维,而且还是相当的大胆。
                                                    纵观全文,画风诙谐而不失底蕴,
                                                    吸引我看下去的是开头几段中,“我”和楚天祁的两句对话“你没有看见我这一颗赤城的悔过之心吗?”“我倒是看见了你一颗跃跃欲试不安分的心。”两句展现了“我”的开朗雅痞,带着丝丝迷人的‘坏’气,也展现出了楚天祁隐藏的闷骚属性,这也是楼主文笔的魅力所在,读起来趣味横生,是段很好的解压文字,还具有一定的引人思考的伏笔。
                                                    接着看下去,楚天祁将狐裘递给“我”时对这个兄长外冷内热的性格更添了几分喜爱,另外提一下,两人的对话实在是妙啊,文字精练,读起来让人有阅读的快乐。
                                                    再下来就是楚天祁护短了,这种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急切护弟的人设很吸粉,两字“正是”我这想说,霸气侧漏!
                                                    这一情节也向我们表达了,“我”(天禄)因为性格不羁,被几位迂腐传统的老掌门阁主所不喜,同时也因少宫主的身份遭嫉,楚天祁护弟属性展露无遗,将出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以理服人又对弟弟施以惩戒,私以为,楚天祁也气愤弟弟的行为,干脆丢到刑堂打戒棍,同时也是为了服众不可不罚,免得落人口实。
                                                    接下来“剥苹果”情节有趣的很,楚天祁很乐于看弟弟吃瘪的委屈样儿,但欣赏够了后“我给你上药”“忍着”等言语也表现了这个哥哥对弟弟的疼爱,但后面几句“忍心”“你自己从身上割下来”让我不得不臣服于他的冷幽默,和楼主的文字表现力。
                                                    最后楚天祁还是为弟弟找来了鸡腿,那一句“我可没有哺育过你”我嗅到一点点兄长对弟弟的愧疚和一些自责,看到弟弟狼吞虎咽的样子他肯定心疼过一瞬间的吧。然后就是楚天祁派了任务给“我”,竹笛那段,也表达了“我”对楚天祁这个哥哥的爱。
                                                    再说说“我”,我看来“我”是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爱哥哥的,金句层出不穷,让人眼前一亮。
                                                    还有楼主的提问,首先我觉得苏苏是听到笛声而来吧,竹笛是楚天祁送给“我”的,苏苏会不会与楚天祁有些故事,而这段“我”的表现有些爱情懵懂的样子呢,顺手表白可爱的天禄。
                                                    整篇到此就结束了,楼主对兄弟二人的描写很棒呢,细致入微,楼主对于动作外貌语言描写很是精通,足见其文字功底,景物描写不多,大部分是侧面描写,但声音衬景也不错呢,比颗心给楼主。
                                                    再者发挥下媣媣话唠的本性,写这篇长评也是我的一个尝试,好像从没有正儿八经的写个长评呢,第一篇长评献给楼主,一是楼主文笔精简优美,文风诙谐,潜力无穷,而且古风兄弟像楼主这样文风的很少,更显独树一帜。二是看到楼主每次更文后稀缺的评论和点赞,不禁有些心酸和伤感媣媣起步时也很困难,每天只有一点点的点击率,或许因为一个点赞都要努力更文,所以非常能理解楼主的苦恼,相信中终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楼主加油。说的有点多,有点跑题,可能是媣媣最近文思匮乏,懒癌发作吧,看到好的作品就会有些羡慕之感,有些害怕被粉丝逮到我不更文写长评~
                                                    不过楼主要加油哦,相信你一定可以点击飙升,点赞无数,留下我的爪印为证~
                                                    (最后一点点,期待楼主写古风正剧文,现在这种很少,楼主文笔其实很合适呢,希望可以和我交流交流,互相帮助,长评对文文理解不当之处请楼主随时指出,文笔一般由心而感,深鞠一躬。)
                                                    ――赠POCKY酱《云宫之上》
                                                    虞兮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23 22:14
                                                      日常勾搭新鲜楼主(小声点别被我小老弟抓到),楼主怎么称呼? 自我介绍下,本人刚中考完学生党兼宅女,无良楼主兼卑微评论楼主,小字媣媣,偶尔被人称一声美人,希望可以得到楼楼的翻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23 22:24
                                                        我也是拥有长评的人了!(叉会儿腰)
                                                        每一条评论于我都是天使在凡间的痕迹啊嘤嘤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24 00:47
                                                          听她一语道破我的身份,我便猜到了是谁:“你也要去温汤郡么?”
                                                          她歪头打了个响指,嗓音清脆悦耳:“没错!”抬手间衣袖下滑,露出半截藕臂,手上带了个玉镯子,我一时竟觉得十分眼熟。
                                                          她一步跨到我坐的那个台阶,在间隔不过一拳的距离处坐下:“我听宫主说你已出宫将近两柱香的时刻了,怎的才到这儿?”
                                                          我:“……”
                                                          我微笑:“委婉一点说是我走的慢。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该如何走。”
                                                          林月苏沉默了一会,似乎是不敢相信我能在自己的地盘迷失方向。
                                                          她道:“你没下过山么。”
                                                          我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准确的说,有一次。只不过没走这百级天阶。”
                                                          林月苏好奇:“那你是怎么下山的。”
                                                          我道:“秘密。”
                                                          ……难不成我要告诉她我是走到了悬崖边因为恐高头脑眩晕直接掉下去因为下面有条河而且河上正好有渔民我才得救的吗。
                                                          ……所以我七天的离家出走的花了三天躺在床上冷静。
                                                          这种事告诉楚天祁他绝对每天都可以挑个良辰吉时来嘲讽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24 00:51
                                                            哈哈哈,我可以笑弟弟一个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7-24 0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