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黑吧 关注:111,766贴子:1,691,049

回复:【原创】玉箫微暖 (将军赤×伶人黑)【重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大加油(ง •̀_•́)ง,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7-21 21:57
    来顶帖!!!【发现欠了好多还没有看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7-21 22:00
      阿晨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7-21 22:27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9-07-21 23:29
          大大,加油(ღ˘︶˘ღ)。文很好看❥(ゝ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9-07-22 05:59
            来新楼了,阿晨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9-07-22 10:2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9-07-22 12: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9-07-22 21:54
                  更新 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7-23 08:54
                    敲好看!!!吹爆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7-23 14:2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9-07-24 00:27
                        求更!很好看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9-07-24 08:19
                          哇,我追过来了,希望还记得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9-07-25 22:02
                            来晚啦,暖贴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9-07-26 02:43
                              OK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7楼2019-07-26 10:48
                                谢谢艾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9-07-26 16:16
                                  更更更到转变的黑子 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9楼2019-07-29 00:30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9-07-29 05:3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9-07-30 00:02
                                        dd
                                        总感觉好久没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3楼2019-08-03 14:32
                                          楼楼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9-08-03 15:30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8-04 03:01
                                              推个定位x时差换了却依然是夜猫子的阿晨,在此奉上跨越大西洋的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9-08-04 06:09
                                                贰拾叁·聚首同欢

                                                时值日晚,山腰上的战场总算打扫收尾。合二为一的两支军队重整状态,跋涉到山顶,在细长的山脊上扎了一排营帐。
                                                夕阳逐渐深邃的间隙,一团团火炊然然而升。将士们掏出酒水、添着柴火,将新得的肉粮和着野菜一并扔进锅里,拌上许久不进的海盐,正是好好庆祝一番的架势。
                                                煮肉的香味循着灯火,悠悠地飘进了众多营帐中最大的那间。

                                                “——咦,好香啊。”
                                                “紫原,乖乖呆着,别吵吵。”
                                                “我能出去嘛?”
                                                “呆着别跑。”
                                                “唉,好麻烦啊......”

                                                那军帐中,重聚的四位将领正陪着他们的上将安然地谈笑着。

                                                “哎!还好绿间和紫原赶回来了!不然今天大家就全交代在这了。”
                                                青峰如释重负地抹了把干干的额头,不小心碰到缠着绷带的伤口,疼得他倒吸凉气。
                                                一旁手臂上缠着绷带的黄濑不耐地剜他一眼:“还不是你这愣头青啥也不管就会往前冲。”
                                                “啥?当时那状况没人吸引兵力怎么跑啊?”青峰匪夷所思地瞥着自己的黄毛发小:“你怕不是脑子坏了吧?”
                                                “那你看你吸引走了没?最后还不是差点被一锅端...而且我这——你怎么解释?”黄濑气呼呼地抬起包得鼓鼓囊囊的右臂,对着青峰左右摇晃:“你冲动不要紧,倒差点没把我一条胳膊搭进去。”
                                                “——我啥时候跟你说让你跟我冲出来了......”青峰无语又生气地瞪着黄濑。
                                                “说句难听的,你来不来都没什么区别!”
                                                “你!”黄濑抬起右臂就朝青峰砸过去,看样子好像真的生气了。“不知好歹!”
                                                “诶诶诶。”正给赤司把着脉的绿间赶紧撒开手,上前拦住,却见青黄二将又快打起来了,只得无奈地隔在他俩之间。

                                                “唉,你们俩。刚给包扎好的,别让我再包一次,行吗?”

                                                披着外氅靠坐在床上的赤司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紫原木了吧唧地蹲在一边,顺着帐幔的缝隙十分憧憬地朝外张望。

                                                “哇——紫原!你的口水滴到我鞋上了!”
                                                “——没有吧......”
                                                “哈哈哈哈哈哈小紫原,哈哈哈哈快给他送出去吧我看他快饿疯了!”
                                                被吵得太阳穴突突地疼,又看赤司一脸乐在其中的样子。绿间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继续干他的事情。
                                                “辛苦你了,绿间。”赤司忍俊不禁地望着一脸认真的绿间。
                                                “承受着这么嘈杂的氛围,确实有点辛苦。”绿间嫌弃地瞥了一眼地上正拌着嘴的小娃娃们,回身在一个精致的箱子里寻出个瓶子,将里面的药粉倒出来一些兑在水里搅匀,递给赤司。
                                                “有点苦。”
                                                “无妨,我又不是孩子。”赤司接过盛着药的碗,直接仰头灌下,望着他最安静省事的部下浅浅一笑。
                                                “味道还不赖。”
                                                挑了挑眉毛,绿间接过那瓷碗,转头一边在自己的箱子里寻找着别的药剂,一边数落着吵个没完的那两人。
                                                “青峰黄濑。我跟紫原几日不在,你们就搞得如此狼狈——差点无法自保。可见你们最近的惫懒不是一点半点。我刚听说,你们在一个镇子上居然拉着将军进青楼?将军不说你们,你们岂是真要翻天不可?”
                                                “切,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青峰不屑地撇过头去,话语里尽是不耐:“左右都是人,还不能有点七情六欲了。”
                                                “这次险些让将军送命,回了皇城,我自要罚你们两个。”绿间懒得抬头,继续整理他精致的箱子。
                                                “好了好了...你们别这么,凶,好吗?呃.......”黄濑在一旁心虚地摸着耳垂上的小耳环,为难地打圆场:“你们这么吵,将军也不好将养啊......”
                                                “刚刚你俩带着紫原闹腾的时候怎么不嫌吵?”绿间白了黄濑一眼:“你也是,黄濑。虽然在我们当中你资历最浅,但看你机敏灵活头脑聪慧,赤司甚至破例给了你二级指挥官的权限——谁知关键时刻不仅没做出正确的选择,反倒跟着青峰一起去送死。”
                                                黄濑百口莫辩,只得再一次委屈巴巴。
                                                一旁的青峰忍不住撇头哼了一声。
                                                “你丫。”


                                                回复
                                                97楼2019-08-04 06:10
                                                  贰拾肆·友人

                                                  日暮,天地渐暗。炊烟袅袅时,如闻雁归声。

                                                  “黑子。你守了我大半日,帐子里憋闷,出去走走吧。”
                                                  那蓝发的少年又细细打量了赤司一番,屈膝半跪行礼,末了恭敬地退出帐子。
                                                  “黑子他什么都挺好,就是有点古板。”青峰如是评价着。
                                                  “还有点沉默。”黄濑笑嘻嘻地接话。
                                                  “比你俩好,”绿间推推空空的鼻梁,“起码不烦人。”

                                                  也不知是不是这几日风餐露宿的缘故,帐外的风竟没有前几日那么令人寒战,倒是难得地透着沁凉。
                                                  恬适地望着渐渐升起的圆月,黑子迈步向外走去。
                                                  找个没人的地方,吹吹箫罢。很久很久都没吹过那玉箫,也不知自己的技艺有否生疏——

                                                  就在他若有所思之时,忽然一阵风扑面而来。
                                                  不知从何冲出个呆头小子。两个人迎面,撞了个正着。
                                                  黑子一晃神,冷不丁被揭倒在地。
                                                  “——诶!诶呦!”
                                                  那毛头小子吃痛地扶着额头,呲牙咧嘴地喊疼。
                                                  “嘶...”揉了揉钝痛的额角,黑子见对方也摔了一跤,下意识摸了摸别在身后的箫鞘,赶忙站起来去扶他。
                                                  “你...你没事吧?”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听黑子这样一关切,那少年模样的士兵不好意思地自己从地上蹦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刚昂起头准备道谢时,看到黑子清秀的面孔也是一时愣住了。

                                                  “你是——黑子哲也吗?”

                                                  “...我是,”被问得一头雾水,黑子木木地点点头:“小兄弟,请问你——”
                                                  “啊!你果然是赤司将军身边的那位奇兵啊!”那少年忽然兴奋了起来,蹭地从地上腾起来。
                                                  “没事没事,我不用扶。撞那一下不打紧!诶,是不是把你撞疼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没看路......”
                                                  “...没,没事。”黑子顶着三条黑线勉强笑笑。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从站变成了坐,话语间渐渐地少了分拘谨。
                                                  “——这样啊。你是一月生,我是十一月生,我比你大了两个月,你应该叫我兄长呢。”
                                                  “我...才不要随便认别人叫兄长。”
                                                  “哈哈哈黑子君好没趣啊~”
                                                  “......是你太活泼了。”
                                                  虽然只刚刚相识,黑子却没来由地觉得跟这位黑发鹰眼的少年很是处得来。

                                                  “我啊,叫高尾和成。一直跟着绿间中将,负责帮他勘探敌情,有时候也帮他指挥军队——不过其实,就是个望风的闲职啦。”那少年笑眼弯弯,语气里透着他单纯朴实的性子。
                                                  “黑子,我之前没在军中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吧?”
                                                  黑子点点头。
                                                  “嗯...看你跟将军走得很近,你是他最近新任命的副将吗?”那黑发的少年摸着下巴询问道。
                                                  “——副将?”黑子疑惑地歪头望着他。
                                                  “就是附属于主将的小跟班。像我,就是绿间中将的副将。”高尾兴致勃勃地介绍着:“虽然我武功半吊子得很,但小聪明是有的。”
                                                  “那你很厉害啊。”
                                                  “没有没有!我总被吐槽吊儿郎当呢......”那黑发的少年嘿嘿地挠挠头:“不过,比起黄濑少将,嗯...我被吐槽得少一些哈。”
                                                  黑子尴尬地笑笑。

                                                  吐槽的少大概是懒得理吧......

                                                  高尾望着若有所思的黑子,询问地望着他。
                                                  “黑子,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话呢。”
                                                  “诶,是说副将的事情吗...”兀地回过神来,黑子有些窘迫地挠挠腮:“我,我是将军在行军路上临时征招的...副将那样的职位,我这样的新兵哪里能......”
                                                  “谁说的,之前在战场上我都看到了。”高尾眉眼弯弯,笑容十分友好:“你很厉害啊!”
                                                  被如此直白地夸奖,黑子冷不丁脸颊微红。
                                                  “哈哈哈~黑子君,你真的好有趣。”高尾高兴地向他伸出一只手。
                                                  “很高兴认识你。”


                                                  回复
                                                  99楼2019-08-04 06:11
                                                    贰拾伍·战争远去,适逢恬淡静好。

                                                    三位少将已然饿了吧唧地找炊事兵吃晚餐去了。安静的帐内,独留绿间一人陪着赤司。
                                                    依旧靠着床沿。赤司披着暖洋洋的毛氅,面前的木桌上摆着一壶刚沏的热茶。
                                                    “那孩子似乎跟高尾玩得不错。”对坐的绿间捧着小小的茶杯,细细品着那淡淡的茶香。
                                                    “你这副将的性情朴实又开朗,能跟黑子作伴自然再好不过了。”赤司捏起壶把,在自己的杯中添了茶水,神情安然:“况且他们年龄也相仿,自然玩得来一些。”
                                                    “快别扯,好像你我比高尾年长很多岁一样。”绿间讪笑。
                                                    “一岁也是大。”赤司挑眉,反手捏着杯沿小口地抿着茶,嘴角浅浅一弯。
                                                    “何况我比人家大一岁,你比人家大得又不止一岁。”
                                                    绿间无语,朝他直翻白眼。
                                                    赤司惬意地笑笑。
                                                    两人又缓缓斟上茶。

                                                    “说来,那个少年。”绿间将有些炙手的茶杯搁在桌上。
                                                    “他是你在那个小镇遇到的?”
                                                    “嗯,”赤司点点头,又小口地呷着茶,“算是缘分使然,竟不知道那平常小镇藏着这样天赋异禀的人。”
                                                    “确实。战场上,他简直是底牌一般的存在。”绿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过我觉得你这爱才心切有点过度了吧?如此舍命护他,要是我跟紫原没及时赶到,你这不丢性命也得落下些毛病。”
                                                    “战场上的事,谁又说得准呢。”赤司捏着茶杯,淡淡叹了口气。“况且就说护着黑子那件事。我身上有精密的护甲,那浑人的炸弹也并未直接扔到我身上——左右我不过是替黑子顶了一波气浪而已。”
                                                    “一波气浪?你觉得一波气浪能如此重伤你的五脏六腑吗?”
                                                    赤司默默无语。
                                                    “逞强有什么好。”绿间无奈地摇摇头:“你不是神,你也是人。”

                                                    “——黑子为了发挥出他最大的优势,极尽轻装。”赤司小口地喝着茶,一双温热的红眸对上绿间的视线:“除去要害部位,他身上没有任何护甲。你觉得那巨大的爆炸直冲着他而去,让他硬生生受那一击,还能有命?”
                                                    “所以你就用你这军中上将的命去赌?”
                                                    赤司摇摇头。
                                                    “事发突然,我们谁都来不及反应。况且我若不护他,他就算身法再好也躲不开的。”
                                                    绿间望着他赤发的上司。

                                                    总觉得他变了,却又没变。
                                                    没变的,是他认定了就一做到底的执拗;而变了的——
                                                    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绿发的将领微微垂下眼睑,语气里带着一丝抱怨。
                                                    “好好好,由着你。谁让你官衔比我高。”
                                                    对面的赤发将军冲着他淡淡一笑。
                                                    “你还笑。”绿间心里的火苗噌地又窜上来一小撮。
                                                    “不过下次——不,没有下次。你赶紧好好督促黑子精进吧。虽然是全队的杀手锏,但不能因为他赌上整个队伍的性命。”
                                                    赤司见他如此,便点点头。
                                                    “嗯,我知道。”

                                                    “说来,他身板是真的单薄,不像是这个年纪的男子该有的体量。估计他身体不是很好,左右看来不是练硬武功的料子。刺客的身法招数就许他练着,至于内功,如若他身板一直厚不起来,就别勉强他练了,我瞧着他会吃不消。”
                                                    “嗯。”赤司见他又认真起来,打着哈哈笑话他:“你瞅你,口嫌体正。明明刚刚还在嫌弃人家,现在又关心得紧,刀子嘴豆腐心。”
                                                    “什么?我是在操心你好吗。”绿间一脸黑线:“你这是怎么了?被黄濑传染了还是被青峰带跑了?说话越来越不正经。”
                                                    “人不是总得进步的嘛。”赤司表情惬意地给自己斟茶。“对了,有一事我正盘算着。”
                                                    “嗯,你说。”

                                                    “这趟巡察围剿了不少的蛮夷,也夺回了几座城池,回了王城,我想陛下应该会赐予恩典。我到时便向陛下举荐黑子,并求一份殊荣给他,让他直接留在我身边封为副将。日后也好照应他。”
                                                    绿间闻言挑眉:“这种破格升迁也就你敢求。换别人还不得好好揣摩揣摩——不过自然是好的。有你这样的上司,估计黑子心下都乐疯了吧。”
                                                    “黑子怎么想我不知道,”赤司望向微微晃动的门帐,嘴角一挑:“你那副将倒是先一步跟着欢喜了。”
                                                    “噗——”绿间险些被喝进去的那口茶呛到。
                                                    “你怎么听到的?我都没注意。”
                                                    “射手的缺陷。”赤司耸耸肩:“不然我也不用派紫原天天给你当保镖了。”
                                                    绿间烦躁地揉揉太阳穴。

                                                    “高尾,你能不能别带着那小子在外头偷听了?”


                                                    回复
                                                    100楼2019-08-04 06:11

                                                      门外一阵混乱的响动。片刻后,一坨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带着乒乒乓乓的铠甲碰撞声,呜呜哇哇地摔了进来。
                                                      “嘿嘿,中将...你别生气......”
                                                      绿间气呼呼地扭过头去,懒得看这个给自己丢人的副将。
                                                      这间隙,黑子撩开帐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蹲下把高尾从狗啃泥的状态扶起,随后安静地站在一边,低垂的水蓝眸子里闪着淡淡的雀跃。
                                                      “诶呦,黑子!你还不赶紧跟将军谢个恩啥的?”高尾站在一旁捂着自个儿膝盖一个劲给黑子使眼色。
                                                      “——啊,是。”
                                                      向赤司递去一个感激的神情。黑子蓝发一扬、屈膝半跪,诚恳地向两位将军行标准的军礼。

                                                      “黑子哲也,谢过将军与中将提点之恩。”

                                                      绿间托着下巴挑眉。“小子,这得寸进尺的功夫跟高尾学得还真快。”
                                                      “我觉得黑子就是跟谁学谁啊。原先少言寡语的,跟黄濑混熟了以后话倒变多了不少。”赤司和颜悦色地望着那军礼严整的蓝发少年:“怎么,这殊荣还不知能否求下来,就已经要谢恩了?”
                                                      “将军您军功显著,陛下哪有不肯的呀~”随黑子一同行了军礼,高尾笑嘻嘻地抬头望着自己的顶头上司,露出尖尖的小虎牙:“黑子君若能成为您的副将,我俩彼此军中也有个照应啊。”
                                                      “你得了吧。还不是你自己整日里闲得慌,想找个人陪你一起疯?”绿间翻了个白眼:“黑子可比你有礼,你别给人家带坏了。”
                                                      “是是,中将您说得对!”
                                                      黑子低头拘着军礼,嘴角弯弯笑得很暖。

                                                      眼见如此融洽的场景,赤司与绿间互看一眼。
                                                      得。玩得来的人,部下也能扎一堆儿玩。往后这军中,又热闹着了。
                                                      不过,谁又不是这样在军中与同袍相遇并慢慢建立信任与默契的呢。
                                                      望着黑子暖暖的笑颜,赤司欣慰地如是想着。


                                                      趁着众人酣畅淋漓地痛饮之时,夜色深了。
                                                      是该让赤司休息了。绿间起身,再次推了推空空的鼻梁,朝高尾瞥了一眼。
                                                      高尾嘿嘿两声,再次行了军礼,高高兴兴地跑出去了。
                                                      赤司冲黑子点了点头。
                                                      “高尾人很不错,和他好好相处。”
                                                      “是”黑子温和地笑笑:“将军,您好好休息。”
                                                      “嗯。”

                                                      “诶,黑子君居然会吹箫啊。你带箫了吗?吹给我听呗!”
                                                      “不...不行,最近我生疏了很多.......”
                                                      “无妨啊。我从小生在平民家中,丝竹之声都没怎么听过呢。”
                                                      “别...夜深了,不能吵到将士们休息。”
                                                      “好吧......”

                                                      “对了高尾君。为什么绿间中将总是会...摸一摸鼻梁?”
                                                      “因为——占卜啊。”
                                                      “......占卜?”
                                                      “他明天,可能会有其他的怪癖,之前还让我在小镇上给他买过干香菇。”
                                                      “啊?”
                                                      “哈哈哈哈!是真的干香菇呢。”


                                                      回复
                                                      101楼2019-08-04 06:12
                                                        好了好了打架也打够了,我写打戏也写吐了,准备日常向咯。(等一下这明明是个设定相当微妙的赤黑文啊为什么写了这么多打架文?)本来想谈恋爱为主打架为辅...结果到现在恋爱都没谈上?
                                                        别急。恋爱,会有的。虐过之后,会很甜的。
                                                        咳咳,不扯了说点该说的。虽然有些晚,但还是,高高兴兴地用明快的剧情迎接《玉箫微暖》的申精成功~非常感谢各位大佬的认可以及所有小伙伴的支持!阿晨超级开心的~
                                                        为了对得起精华贴的名号,往后会一直认认真真写下去、努力回应大家期待的~希望能一直和大家在一起聊我们喜欢的赤黑哦~
                                                        总之,感谢与喜欢赤黑的你们相遇,感谢你们喜欢我写的赤黑,感谢~无以言表


                                                        回复
                                                        102楼2019-08-04 06:15
                                                          门外一阵混乱的响动。片刻后,一坨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带着乒乒乓乓的铠甲碰撞声,呜呜哇哇地摔了进来。
                                                          “嘿嘿,中将...你别生气......”
                                                          绿间气呼呼地扭过头去,懒得看这个给自己丢人的副将。
                                                          这间隙,黑子撩开帐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蹲下把高尾从狗啃泥的状态扶起,随后安静地站在一边,低垂的水蓝眸子里闪着淡淡的雀跃。
                                                          “诶呦,黑子!你还不赶紧跟将军谢个恩啥的?”高尾站在一旁捂着自个儿膝盖一个劲给黑子使眼色。
                                                          “——啊,是。”
                                                          向赤司递去一个感激的神情。黑子蓝发一扬、屈膝半跪,诚恳地向两位将军行标准的军礼。

                                                          “黑子哲也,谢过将军与中将提点之恩。”

                                                          绿间托着下巴挑眉。“小子,这得寸进尺的功夫跟高尾学得还真快。”
                                                          “我觉得黑子就是跟谁学谁啊。原先少言寡语的,跟黄濑混熟了以后话倒变多了不少。”赤司和颜悦色地望着那军礼严整的蓝发少年:“怎么,这殊荣还不知能否求下来,就已经要谢恩了?”
                                                          “将军您军功显著,陛下哪有不肯的呀~”随黑子一同行了军礼,高尾笑嘻嘻地抬头望着自己的顶头上司,露出尖尖的小虎牙:“黑子君若能成为您的副将,我俩彼此军中也有个照应啊。”
                                                          “你得了吧。还不是你自己整日里闲得慌,想找个人陪你一起疯?”绿间翻了个白眼:“黑子可比你有礼,你别给人家带坏了。”
                                                          “是是,中将您说得对!”
                                                          黑子低头拘着军礼,嘴角弯弯笑得很暖。

                                                          眼见如此融洽的场景,赤司与绿间互看一眼。
                                                          得。玩得来的人,部下也能扎一堆儿玩。往后这军中,又热闹着了。
                                                          不过,谁又不是这样在军中与同袍相遇并慢慢建立信任与默契的呢。
                                                          望着黑子暖暖的笑颜,赤司欣慰地如是想着。


                                                          趁着众人酣畅淋漓地痛饮之时,夜色深了。
                                                          是该让赤司休息了。绿间起身,再次推了推空空的鼻梁,朝高尾瞥了一眼。
                                                          高尾嘿嘿两声,再次行了军礼,高高兴兴地跑出去了。
                                                          赤司冲黑子点了点头。
                                                          “高尾人很不错,和他好好相处。”
                                                          “是”黑子温和地笑笑:“将军,您好好休息。”
                                                          “嗯。”

                                                          “诶,黑子君居然会吹箫啊。你带箫了吗?吹给我听呗!”
                                                          “不...不行,最近我生疏了很多.......”
                                                          “无妨啊。我从小生在平民家中,丝竹之声都没怎么听过呢。”
                                                          “别...夜深了,不能吵到将士们休息。”
                                                          “好吧......”

                                                          “对了高尾君。为什么绿间中将总是会...摸一摸鼻梁?”
                                                          “因为——占卜啊。”
                                                          “......占卜?”
                                                          “他明天,可能会有其他的怪癖,之前还让我在小镇上给他买过干香菇。”
                                                          “啊?”
                                                          “哈哈哈哈!是真的干香菇呢。”



                                                          收起回复
                                                          103楼2019-08-04 06:33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9-08-04 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