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长流吧 关注:16,598贴子:319,609
  • 17回复贴,共1

【原创】执念这是一个短篇小故事,一段关于错过的爱情其实我的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执念
这是一个短篇小故事,一段关于错过的爱情


其实我的心里早就有了你,只是不愿承认罢了一个拼命去追,一个努力去逃
他进一步,他退十步
偏偏有些情就是逃不开,偏偏有些爱就是错过了
1v1
结局be(暂定)
图片是典狱司里的句子,自己截的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1 12:24
    文案
    沈曦静静地看着躺在身旁的那人,凤眼琼鼻,丰神俊朗,不自觉地想抬手去描绘他的容颜,却偏偏硬是半路折了回来。明明甜的发腻的心里,不知怎的,泛起了几分苦涩。
    这份情,原只是年少轻狂的不甘心,却不知何时,化作了丢不下抛不开的执念。这份爱,有如蚀骨的毒药,偏要把他吞噬干净,让他消散于世间……
    攻:陈暮 受:沈曦
    结局be(暂定)
    放假了,之前的那个彼岸花想不出来了(我都忘记我要写什么了)但闲不住,就又开了个坑,尽量日更,欢迎入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1 12:26
      第一章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颐王府
      书房内,昏暗的烛光映着不甚清楚的文字,桌前坐着的,是当朝颐王陈暮。
      寂静的夜晚,除去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的翻书声,屋内安静至极。尽管如此,陈暮的心里仍是十分烦躁。胡乱地掀了几页书,却是一行字也看不下去。索性丢下书,端起一旁的茶盏,轻抿。皱了皱眉,茶已经凉透了。
      放下手中已经凉透的茶盏,陈暮心中越发烦躁起来。往常自己看书时,沈曦总会讨好地绕在他身边,夏天打扇,冬日送汤,磨墨递茶,擦汗点香……尽管徐暮并不喜欢看书时身边有人围着,但好在那人至少安静,渐渐的,竟也习惯起来……
      沈曦是当朝左相,权倾天下,位极人臣,却偏偏在平定西部叛乱班师回朝后,向皇上讨了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赏儿——他要嫁给当朝颐王陈暮。皇上在他交出来大半朝权之后,终是把自己的兄弟给“卖”了。
      圣旨下达,三日之后,二人成婚。
      尽管陈暮对这门婚事是一百个不愿意,但圣旨已下,他就算是去金銮殿上撒泼打滚也无可挽回,之好受着。于是,那个陌生的左相就成了陈暮的枕边人。
      婚后,陈暮对他虽说是亲密不起来,却也没有太过冷落,始终保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但沈曦偏偏喜欢黏在他,陈暮每每想要发作,却顾忌着那人的身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忍让了。偏偏沈曦似乎知道陈暮的底线在哪,虽是一次又一次的犯忌,却能让他不得不顾忌忍让。
      二人如此这般竟是过了三年,倒也相安无事。
      近日,江南水患频发,皇上前前后后派来十六位官员,派发的赈灾银两不计其数,偏偏水患没有半点好转。皇上无奈,只好派卸职许久的左相沈曦前去赈灾……
      想到先前的那十六位官员仅回来了三位,剩下的十三位在江南不知所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陈暮的心里越发烦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1 12:39
        楼楼的小唠嗑:
        攻受的名字一如既往的让人头疼,原本定的是受叫陈曦,却突然想起原先有个同学重名了,别扭,就改了陶曦,后来码字的时候经常忘记受姓什么,于是就改了沈曦。攻的名字想和受对应,叫×暮,原本想叫邹暮,却在打字时经常打成邹忌,就改了叫徐暮,读了读,突然发现徐暮和畜牧音相近,最终改成了陈暮,我果然是起名废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1 12:39
          哇塞塞,雪儿写文真有特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6 10: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6 10:33
              第二章
              陈暮百无聊赖的掀着书页,指尖轻轻划过墨迹,在字里行间穿梭,终是停在了曦字上——“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明明是与人八竿子打不着的古文,却偏偏让他忆起了那人。
              许是夜深了,陈暮略有些困乏,便合了书,伏在书案上,支左臂撑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色越发浓厚,竟遮住了明月,园中的桂树映着晚风,枝桠微动。
              “咚咚咚咚”敲门声徐徐响起,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惊醒了屋中浅眠的陈暮。
              听到敲门声,陈暮下意识的唤沈曦开门,却猛然发现自己正伏在书桌上,而那人,还远在江南,尚未归来。懊恼于自己对那人的依赖,却是别无他法,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方才清醒些,起身前去开门。
              解下门栓,推开门,昏暗的夜色里,是那道熟悉的身影。陈暮情难自禁的唤了那人的名字:“沈曦?”
              沈曦向前迈了一步,走出桂树的阴影,一双艳丽的桃花眸望着那人,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嘴角噙着三分笑意,眉眼微弯,一如往昔。
              回过神来的陈暮不自觉地打量着眼前人:“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嘴上虽是这么说,心里却落下了一块石头,连日思念担忧的那人终是回来了。沈曦浅浅一笑:“事情办完了,自然就先回来,毕竟王爷这可离不开我呢”陈暮皱了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沈曦截住了话头“先进屋吧,外面风大”沈曦低头去牵对方的手,却被陈暮习惯性地躲开了,沈曦眸色一暗,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将手收回,背在身后。陈暮微微一愣,却只是转身关上了门。
              “这次的事情可还好办?”
              “江南水患年年都有,历朝历代都是一样的法子,说不上难于不难”沈曦拿着剪刀,将烛芯剪短一些,端的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圣上觉得我既已放权,这朝堂上的事情不必掺和,便允我先一步回来了”
              陈暮点了点头,沈曦放下剪刀,端起桌案上的茶盏,皱了皱眉:“下人怎的如此不上心,这茶已经凉透了也不知道换一杯”陈暮冷笑:“我这贴身的丫鬟小厮都被你赶的赶,罚的罚,哪还有人敢管我这个主子的茶凉热与否”沈曦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既已是王爷的夫人,这贴身之事自然该是我来管,王爷稍等,我去换杯茶来”
              陈暮淡淡地说:“不必,本王可不敢劳左相大人伺候”言下之意,便是否认了沈曦自认的夫人的身份,沈曦苦笑:“圣上既已赐婚,王爷再怎么不承认,我依旧是你的夫人”陈暮拍案而起:“圣上赐的是王妃,而非本王的夫人。沈曦,你到底想怎样?”当年的赐婚,是陈暮心里的一根刺,并不是因为他已喜欢上谁,而是他最不喜被人逼迫。
              “我说我什么都不想要王爷信吗?”沈曦轻轻地回答,没有恼怒,没有自哀,语气之中,无波无澜。陈暮烦闷地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沈曦端起刚刚发下的茶盏,凑在嘴边,唇尖轻轻舔了舔杯壁,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味道。浅抿,苦涩的滋味慢慢在唇尖晕开,久久不散。赐婚之事就像横在他们两个之间的海,舟渡不去,干涸不了,永远提醒着二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沈曦一人强求的。
              良久,沈曦走出房门,站在园中,静静地望着那棵桂树,这是他强逼着下人种的,他想让陈暮的生活中,到处都有自己的影子。
              明月不知何时摆脱了乌云的囚笼,皎洁的月光撒向大地,婆娑的树影中,似乎少了些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6 14:12
                是不是有些太明显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6 14:13
                  第三章
                  次日正午。
                  夏日的阳光炙烤着地面,树叶绿得发黑,园中接连不断的蝉鸣更是惹人生厌。
                  书房
                  陈暮伏在书案上,提笔练字。笔尖有若游龙,于纸上穿梭遨游,洁白的宣纸托着清晰的墨迹,一笔落下,苍劲有力的字迹浮于眼前。
                  “吱呀”沈曦推开了房门,端着茶盏进了屋内。
                  “王爷歇歇再练吧”沈曦将茶盏递给陈暮,笑着接过了笔,放在笔架上。“等等”陈暮阻拦道:“素闻左相的字是极好的,不知本王可否有幸一睹?”难得陈暮有这等好兴致,沈曦怎会不应?便拿起笔,蘸了墨,随手写道: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沈曦徐徐写完,方才后悔,二人之间方才有些缓和,自己却随手写了这句子,怕是……这般想着,手下便想涂掉重写,抬首不经意间却看到身旁人不知何时已沉下了的脸色。罢了,沈曦苦笑,自己与陈暮的关系一直以来,便是如此,如今又何必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果然,不待沈曦放下笔,陈暮这厢便开了腔:“左相又何必写这酸诗,左右本王不懂,知又何妨?不知又怎样?”沈曦放下了笔,无奈地笑着:“知与不知,却是无妨,王爷不是相思之人,自然不知相思之苦”陈暮闻言,戏谑道:“左相既是喜欢悲情,本王送左相一句诗如何?”说罢,也不待回音,陈暮便提笔写道: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陈暮放下笔,抬首瞧着那人的神情,大有几分作弄的意味。沈曦看到诗句,呼吸一滞,这人果然对自己厌恶至极,明明眼睛发涩,偏偏还是咬着下唇做着笑的样子。陈暮恶劣地看着沈曦难过却偏要装作不在意,心里莫名地开心,却不知怎的,被那笑意中流露出的七分苦涩扰乱了心,泛起了不知名的情绪——似乎是,心疼?偏偏还不愿承认,便不耐烦地让沈曦去传膳。
                  沈曦收了那张纸,转身去小厨房传膳。
                  陈暮端起桌上的茶盏,轻抿,茶叶的清香扑鼻而来,虽略有不习惯却并不惹人厌,清新自然。咽下茶水,清淡的茶香萦绕在舌尖,打着旋,绕着圈,粘人的紧。陈暮不禁轻笑出声,沈曦泡的茶,如他的性子一模一样,强势,淡然,占有欲强,对外清冷,对自己这所谓的深爱之人却粘的紧……略有些,可爱?
                  似是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陈暮连忙放下了茶盏,又迅速地向窗外瞧了一眼——沈曦去传膳了,还未回来……幸好。
                  若是让那人知道自己喜欢上他了,指不定又要变本加厉地怎么盯着自己了……等等,喜欢上他了?!
                  陈暮微微一愣,自己今天到底再想什么?不过就是作弄了那人一番,自己以往也不是没做过,当时看着那人可怜兮兮的桃花眸,虽有些小小地愧疚,却绝对没有这般心疼,至于这茶,自己以往是天天都喝,甚至向沈曦抱怨过茶的味道不习惯,可偏偏如今喝了,竟生了喜欢的感觉,这未免有些不同寻常……似乎自从沈曦回来以后,自己就对他心软了不少……可是说起喜欢,这真的算得上吗?话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从未涉及过情爱的陈暮,略有些茫然与不解,所幸沈曦还未回来,索性垂眸,细细深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30 01:10
                    有人看明天更,没人看改日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30 10:45
                      收藏了!!这么好的文笔不多见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30 16:18
                        第四章
                        喜欢?
                        喜欢!
                        何为喜欢?!
                        陈暮皱了皱眉,终是百思不得解——若是喜欢,怎的偏偏喜欢欺负那人,直把他折腾的眼泛泪光才肯罢休;但若是不喜欢,又为何心里时常为那人涌起与平素不同的情绪,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默许那人触犯自己的底线……
                        陈暮烦躁地拿起折扇,缓缓展开,轻摇,都过去大半个时辰了,那人怎么还没回来?不耐烦继续等下去,便想去寻那人。
                        推开门,燥热的空气扑面而来,又被猛然闯入视线的阳光恍了神,忽然忆起那人体弱,这么大的太阳,又这么久没回来,莫不是中了暑。想起那个消瘦的背影,陈暮心中更是着急,便加快了步子,向小厨房赶去。
                        小厨房
                        屋里很安静,空无一人。陈暮的心猛的一沉,急忙去几个通往小厨房的路上仔细寻找。
                        阳光越发耀眼,陈暮却越来越急。整个王府都找了一遍,却依旧没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陈暮只觉得心里似乎空了一块,难受的紧,却什么办法也没有,时隔多年,他又一次体会到无能为力的感觉——上一次还是圣上赐婚。陈暮眼睛微眯,那人已交了政权,不会是政敌,那么只会是沈曦自己离开的,那人孤儿出生,性子清冷,不喜热闹,并无挚友,是何原因使他出府?莫不是因为诗句的事生自己的气了?陈暮摸了摸鼻子,以往也经常欺负作弄那人,这次虽说写的那诗句含义过于无情了些,但也应该,不会吧……
                        这念头一旦生出,便按耐不住继续去想,自己是不是过分了?那人一腔深情,自己却不予回应,这么多年来,莫不是心寒了,不想继续纠缠了?陈暮皱了皱眉,明明安慰自己,那人走了与自己何干,却偏偏心里越发难受,只要想到那人走了,再不要自己了,再没有人会缠着他,心就像被人硬生生刨了一块去,失落,痛苦……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原来失去那人真的那么容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01 00:13
                          首先,这篇文以后会虐的,现在的宠都是伏笔,我很清楚的记得这文是be,等虐的朋友不要着急
                          其次,陈暮不渣,陈暮不是渣攻,陈暮一点都不渣,好吧可能有一点 但这篇文主要表现得是天意弄人(好像有点小剧透 )
                          最后,我埋了很多伏笔,可能有些拙劣,反正最后你们不要太意外,不要说太生硬
                          注:第五章我码好了,评论超过三条就发(一个人刷三条不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01 00:15
                            没人算了,第五章,给看文评论的朋友们
                            第五章
                            陈暮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突然明白,也许这便是喜欢,会担心那人,会害怕他出事,会因为他的离去而失魂落魄……
                            如果,如果这次沈曦还愿意回来,自己一定会试着对他好点,试着接受他,试着回应他的爱,试着慢慢学着去喜欢他,去……爱他。
                            墨玥苑(沈曦的住处)
                            夜色不知何时笼罩了院子,陈暮静静地坐在床边,心却越发的沉了下去——那人还未归来。
                            除了新婚之夜,陈暮从未在这歇过,一直都是睡在书房。如今,他却偏偏就是想呆在这儿,他甚至固执地觉得,屋中还残留着那人的余温。他感觉自己很奇怪,之前是自己被那人黏着时还觉得不自在,如今那人走了,自己却又十分不舍,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明明之前还不在乎——只是有些想念;明明之前还很厌烦那人的粘人——只是有些窃喜;明明……好吧,他承认,自己可能早就喜欢上那人了,只是扭着不肯承认……
                            “咚咚咚咚”敲门声兀的响起,陈暮急忙去开门,月色洒在院中,婆娑的树影衬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令陈暮红了眼眶,许是过于欣喜,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地站着。沈曦微弯唇角,抬手抚上了那人微红的眼角,轻轻摩擦,深情淡然,一如往昔……
                            陈暮笑了,是以往沈曦从未见过的笑,七分温柔,三分释然,很是好看。沈曦愣了愣,却被陈暮捉住了如玉的纤手。
                            “手怎么这么凉?”陈暮不悦地皱了皱眉,明明是三伏天,自己热了一身汗,那人的手却是冰凉,都赶得上屋中降暑的冰块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然叫个御医来看看?”知道那人体虚,唯恐有什么病症,越发担心。
                            “没,没事,都这么晚了,就不要劳烦御医了,我们先进屋吧。”沈曦被陈暮握住手时惊了一下,随后又因着那人的关心而受宠若惊,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心里如吃了蜜一般,晕着淡淡的清甜。
                            看着眼前人受宠若惊的样子,略有些心疼,不过是一句关心的话罢了,怎么就这么高兴,自己以往竟对那人冷漠到了连关心都没有的地步吗?陈暮一边检讨着自己的罪行,一边再三确认眼前人并没有什么伤痛,便拉着那人进了屋。
                            屋门轻轻地关上,并没有人发现,明亮的月光少映了些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01 23:54
                              第六章
                              屋内,昏暗的烛光勉强映出二人的身影。陈暮端起桌上的茶盏—索性还是温的,递与那人,沈曦眉眼微弯,笑着接了过来,轻抿,温热的茶水涌进喉中,微甜。
                              “陈暮,我……”沈曦无奈的低下了头,的确,他自己也不知该如何为自己的失踪做解释。陈暮释然一笑,轻扯着那人的手,令其坐在身旁的椅子上:“不必解释,我信你。”沈曦微微一愣,猛然抬头,却撞入了一双饱含浓情的眼眸,二人四目相对,久久移不开。
                              渐渐的,沈曦的眼中泛起了泪花,后抑制不住,索性扑入陈暮怀中,底底地抽泣,陈暮略有些无奈—怎的这欺负也哭,安慰也哭了?却还是一手拦着那人的肩,一手抱着那人的腰,缓缓低头,用脸颊轻轻摩擦着怀中人额顶的青丝。
                              良久,那呜咽声终是停止,却还剩了浅浅地抽泣声。陈暮又笑了,底底地调侃着怀中那人:“哭包”沈曦缓缓地从陈暮怀中抬起了头,眼角泛着微微的红,嘴唇轻抿,好不委屈。
                              “为,为什么,今天,对我,这么好”声音带着哭过后特有的软松与沙哑。陈暮轻轻摩砺着那人脸上的泪痕:“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对你像今天一样好,不,要比今天还好。”说着,将那人打横抱起,走向床榻,将那人放下:“夜深了,睡吧。”见那人还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腰,陈暮无奈地笑了:“我陪你一起睡。”腰上的手总算松了些,陈暮顺势躺下,二人相拥而眠,一夜无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0 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