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92,164贴子:36,778,856
  • 15回复贴,共1

【原创】《公主的骑士》(西幻)by十二鱼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十二鱼酱


作话:第一次写西幻,源于一张很喜欢的漫画,是老套的故事,希望能碰撞出暖暖的新意……


(小声哔哔:以文会友,有喜欢的朋友,进来坐坐,多多交流呀!)


图/来源于网络,侵删!


下楼蹭图+文题


回复
1楼2019-07-21 04:27




    回复
    2楼2019-07-21 04:31
      【文题】


      她是一个王国的公主,也是已经落败的王国的公主。
      父亲体弱多病,母亲去向不明,长姐出嫁,国王无子……
      岌岌可危的王位,王国中的乞丐都知道,老国王去世的那一天,她的下场必定悲戚。
      父亲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必须要将这个最疼爱、宝贝的小女儿嫁出去。
      可是,她的心,却已经另有所属……


      他是母亲的侍卫。最终会成为她的侍卫。
      母亲从街边捡回那个少年的时候,他尚且年幼,他保不住他的王后,
      所以——他必须保住他的公主!


      回复
      3楼2019-07-21 04:36
        》》》01、


        身为雾朝王国的希罗公主还需要上山采野果?
        希罗却一点都不在乎,她把长长的银白色头发编织成一条大麻花,盘在脑袋上。
        “今天一定采一大筐野果给菲戈奶奶看看!”
        小小的希罗有大大的梦想。
        当宫廷后花园里的赤红艳阳花怒开的时候,阿切丽母亲会回来。
        母亲已经离开有四年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树林里有树叶晃动的声音。
        希罗毫不慌张。她与森林里的每种小动物都是好朋友!
        麋鹿呀,大灰兔,嗡嗡嗡的蜂群,最凶的是猫秃鹰,老是停在树干上冷冷的盯着她。
        “呀——”
        一声惨叫,地上躺着好几头麋鹿的尸体,还有幼年小鹿的。
        附近经常会有猎人。
        以前看到猎人猎杀麋鹿小希罗会哭。
        但现在不会了!菲戈奶奶告诉她,人的生命比动物更重要。
        所以那些猎人是生活所迫而已。
        猎人的家里也有猎人小宝宝。
        可是什么人,非要屠杀无辜的鹿群呢?
        小希罗非常的不开心,循着鹿群的尸体,摇摇摆摆的跟了过去。


        哼!坏人,一定要抓到你们!


        在推开一大片树叶后,小小的希罗从山坡上咕噜咕噜的滚了下去。
        痛——
        她咬着牙忍了一忍。
        远处有马蹄声靠近。一定是坏人来了!
        小小的希罗一点都不怕,她是公主,她的父亲是雾朝的国王,她的姐姐是邻国爱弥王国的王后!
        坏人们,统统都……
        看到骑在马上的人后希罗愣了一会儿。
        这个人她是认识的,是切尔诺男爵,是父亲的外侄子,是自己的远房表哥。
        “为什么要杀它们!”
        希罗公主咆哮起来。
        “知道鹿妈妈哺育一头小鹿有多辛苦吗?!它们……它们好不容易才活那么大……它们……”
        话未说完,眼泪已经先不争气的冒了出来。
        她用手背很粗鲁的擦了一把眼泪,奶凶奶凶的紧盯着自己已经成年的表哥。
        “你,下来!”她指着马上的男子。
        男爵被她的气势惊了一下……
        下一秒钟往她的身后一看。好呀,小公主,又一个人偷溜出来了吧?
        切尔诺对国王已经不满很久了。
        国王为了给那些饥饿的难民分发土地,居然剥夺了原本属于贵族的领土。
        如此愚蠢、不堪、冒傻气的国王,杀他都嫌脏了自己的爵位!


        “正好呀,小公主,跟我走吧!”
        “喂……喂……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被冲过来的切尔诺一把捞了起来,扔在了马背上。
        “放开我!**呀……回去晚了,菲戈奶奶会生气的……”
        “切!谁理你。”
        “我,我要告诉父亲,让父亲惩罚你。”
        “省省吧,他这个病秧子。要不是他,我们怎么会沦落到都找不到地方打猎?”
        “……痛!肚子痛……”
        “痛吧,你活该。”
        “母亲……母后!”
        “哼——你老娘已经被你狠心的老爹烧死很久了,骨灰都不知道飘散到哪片土地上去了……”
        “魔鬼!你是魔鬼!你撒谎,你骗人!你会下地狱的……”
        “呵,至少地狱还有一块属于我的领地。像我这样高贵的一族,去哪里都比留在你老爹的这片废墟上强。”
        “塞文——塞文救我!塞文——”
        “闭嘴!那个刽子手正在广场上替你老爹训练猩红卫军呢。”
        “塞文——”
        啪!让你叫,让你不闭嘴!


        雾朝王国主城的广场上。
        穿着一身黑铁盔甲的暗骑士长忽然脑海中电光火石——公主!
        王后的希罗小公主!


        回复
        4楼2019-07-21 04:38
          》》》02、


          小希罗后脑上挨了结结实实一巴掌。
          又气又痛,泪珠子打转。
          但是她很用力的憋回去,不哭,不哭,才不要为了坏人哭哭!


          切尔诺把她丢在一栋废弃的城堡前。
          这是哪里?看起来好诡异,阴森森的……
          小希罗在心里嘀咕着。


          突然两个人高马大的武士走了出来。
          “切尔诺男爵,你比约定的时间……咦?这个小丫头是谁?”
          切尔诺跳下了马背,抓了抓头。
          “她是老国王的小女儿……”
          武士中的一个一下子暴躁起来。
          “你居然还把你们国家的公主带了过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别大呼小叫的。只是顺路遇见而已。她的姐姐出嫁了,现在全国就剩下这么一个公主而已。”
          “你到底想干什么,男爵?”
          “我了解那个老头子,他一定会给这个小丫头找到一个听话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将来就是本国的新国王。”
          “你想当国王?哈哈哈,别笑掉头了……”
          “不——我想让你们的主人,成为这个国王。”
          “……”


          一骑黑色战马在森林间飞奔。
          战马上骑着一身黑铁铠甲的战士。
          他是雾朝王国猩红卫军的首领,塞文骑士。
          他本来是一个流浪的孤儿。
          不知道父母是谁,不知道来自哪里。
          从记忆起始,他就在流浪。
          无数次在死亡边缘徘徊挣扎。
          直到遇见了阿切丽王后。
          她将他带入了宫廷,给他吃,给他穿,教他打架。
          阿切丽王后是个女战士,但是她从来不教授她的女儿们。
          她说过:女孩子是那么的柔软,如果并非万不得已,我并不希望她们拿起刀剑。


          塞文经常穿着厚重的铠甲。
          头盔覆盖住整个脸部。
          因为他本身并没有强壮,彪悍的身躯。
          天生的单薄的架子骨,阴柔的长相并不能掩盖掉他凶悍的血性。
          他是一个战士,他必定是一个优秀的战士。


          我的公主,你在哪里?
          万众之神啊,请求你庇佑我的公主,我愿为此赴汤蹈火,服下地狱疣。


          回复
          5楼2019-07-21 15:50
            dd,有的地方写的不错哦!


            收起回复
            6楼2019-07-21 16:07
              》》》03、


              小希罗看着走在前头的是高大的切尔诺男爵。
              身后压着两个大块头武士。
              他们走走停停,因为她的步子太小了,根本跟不上前面的切尔诺。


              但是她很激灵的眼珠子乱转。
              切尔诺载着她纵马跑了半天,却是在绕圈子。
              就是为了让她迷路。
              可是我们希罗小公举方向感就是天生的好。
              这里离开她失踪的树林不远。
              如果菲戈奶奶派人来找她,不会错过的。


              主要是,这里,还是父王的领土。


              只要脚脚还踏在父王的领土上,小希罗就什么都不怕!


              她有父王。她有菲戈奶奶。
              她有她的骑士,塞文。
              无论她去了哪里,塞文一定能够找到她。


              更小的时候她经常在宫廷里捉迷藏,吓唬菲戈奶奶。
              奶奶一生气就把猩红卫军的首领叫了过来。
              塞文的脚步从来没有迟疑过,就能准确的把她抓出来。
              然后把她顶在肩膀上,是她最喜欢的骑高高。
              骑在塞文的肩膀上比骑在马背上更安全。
              她可以腾出两根短小的胳臂手舞足蹈。
              塞文永远都不会让她摔下来的。


              她一直想要拔下塞文的头盔。
              那个头盔好碍事,她都看不到塞文的脸了。
              塞文明明有一双好看的淡绿色的眼睛。
              他笑起来的时候好温柔,比阿切丽母亲更温柔。


              可是自从塞文加入猩红卫军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褪下过笨重的头盔了。
              如果猩红卫军可以不穿铠甲,该多好……


              回复
              7楼2019-07-21 17:46
                》》》04、


                站在台阶上的男子瘦小,一头银色长发。
                夹杂了几缕金色的发丝。


                希罗将自己的小拳头塞进了嘴里……
                “卡曼哥哥?”
                布里卡曼,是雾朝附属国云起的小王子。
                小的时候寄养在雾朝的宫廷里。
                与姐姐菲利亚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当菲利亚得知自己要嫁给爱弥王国的老国王时,已经返回云起的卡曼偷偷潜入过宫廷。
                提出要带着菲利亚逃走。
                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希罗毫不犹豫的打碎了自己的小龙罐罐。
                金色的钱币撒了一地。
                菲利亚一个一个的捡了起来。
                塞回小希罗手臂中。
                姐姐说:我不能逃,我逃走了,将来就是小希罗要嫁给老国王了。
                我不能……


                卡曼哭嚎了一阵,流着泪离开了。
                那以后小希罗就再也没见到过卡曼哥哥。


                “小希罗。”
                “卡曼哥哥。”
                “小希罗喜欢卡曼哥哥吗?”
                她的两根食指交缠着扭动了一会儿。
                “喜欢……因为卡曼哥哥是姐夫啊。”


                银发男子眼眸中闪过一丝神伤。
                “不可能了……我再也不会是小希罗的姐夫了……”
                他突然认真起来。
                “所以小希罗,将来愿意嫁给卡曼哥哥吗,成为我的新娘?”
                啊?!!!
                可是,可是……
                哪里不对劲呢。


                “卡曼,你是不是疯了!”
                切尔诺怒吼一声,冲过来就推开了卡曼。
                “我怎么疯了?这丫头,以后是女王啊……”
                切尔诺冷笑一声。
                “哼!你以为老头子会把最宝贝的女儿嫁给你?别闹笑话了,他连不怎么喜欢的大女儿都不舍得施舍给你……”
                “闭嘴!!!”
                “恼羞成怒了?你们云起就是一群不成器的杂碎!父亲怎么会看中了和你们合作……”


                在门口守着的武士突然急匆匆跑了过来。
                “小王子,有人来了!”
                “什么人?”
                “黑色铁骑……”
                切尔诺扶额沉吟。
                “够快的啊。那个刽子手。”


                回复
                8楼2019-07-21 20:34
                  》》》05、


                  切尔诺并没有计划到自己半路上会遇见小希罗。
                  把她虏劫来也没有做什么深一步的打算。
                  纯粹出于对老国王的厌恶。
                  而且他很笃定就算老国外知道了,也不能真拿他怎么办。


                  但现在作为猩红卫军的首领追过来就麻烦了。
                  猩红卫军是雾朝皇家守卫军团。
                  等同于老国王豢养的私人杀手。
                  所以他才会称塞文为刽子手。
                  有史以来传下的惯例,猩红卫军为了保护皇室,是可以随时杀人的。
                  只要有一位皇室成员愿意为杀人的卫军团员作担保。


                  宫廷里的人都知道,塞文等于是老王后留下的半个养子。
                  当年老国王迫于贵族阶层的压力活活烧死了老王后。
                  大火熊熊燃起的时候,只有那个黑发少年扑了上去。
                  他扑在火苗上,火苗甚至烧着了他的头发。
                  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拼命用自己的身体扑打火苗。
                  当时的卫军首领将他抱了起来。
                  他一口咬断了首领的手指……


                  把他劝退的仅仅是老王后的一句话。
                  塞文啊,我需要你活着,你活着,替我照顾好我的女儿。
                  拜托你了,我的骑士……以后你就是守卫我孩子的骑士!


                  切尔诺一手撑住额头来回的踱步。
                  眼角瞄见小公举居然蹑手蹑脚的试图逃出城堡的大厅……
                  死小鬼!狡猾的小野兔!


                  “卡曼,你带上她先走。我留下来对付这个猩红首领。”
                  “为什么?”
                  “你是不是智障!!猩红守卫只有保护皇室的时候才能够杀人。我是男爵,身份上碾压他。只要别被他找到借口,分分钟我都能抽他百八十鞭。”
                  小希罗一听就知道不好了。
                  这个可恶的切尔诺男爵又要欺负塞文了!
                  从塞文来到宫廷以后就经常受到这群纨绔子弟的欺压。
                  经常一身的伤痕却在母后的面前依然遮遮掩掩。


                  小希罗一咬牙,冲鸭!!!
                  然而就在扑到门口的一刹那,被人拦腰捞了起来。
                  “切,哈哈哈……这个小公主是不是傻的,以为靠那两条小短腿就能跑出去?”
                  切尔诺一把揪住她后勃颈的衣服,一把将她摔在了地上。


                  呜哇——疼疼疼!
                  可是小希罗坚强的爬了起来,通红了一双眸子,晶亮晶亮的,像是能喷火……


                  回复
                  9楼2019-07-21 20:54
                    》》》06、


                    塞文是凭着本能在树林里随意的寻找。
                    当他看到满地的麋鹿尸体时,随即意识到有什么发生了。
                    忽然想起来附近有一栋废弃的城堡,心里暗暗紧张起来。


                    切尔曼将快要喷火的小希罗一把捡了起来。
                    扔到卡曼怀里。
                    “别想着将来娶了这个小丫头就是新王!我有一个更好的建议,保证能够让你的父亲成为国王……”
                    “是什么?”
                    “现在没功夫啰嗦这些。不能让那个刽子手发现她。你们两个,带上云起的小王子赶紧走。”
                    两个武士冲了进来,一人一边推搡着卡曼从城堡的小道绕了出去。


                    小希罗趁着没人瞧着她的时候,一狠心咬破了手指。
                    随手将脖子上挂着的母亲留下的项链一手抓了下来,往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一抛。


                    塞文——塞文——你必须要找到我呀!


                    回复
                    10楼2019-07-21 21:09
                      黑色的铁骑与棕红的骏马相遇。
                      头盔下没有人看得见骑士的表情。
                      切尔诺男爵拦在了废弃的城堡门前,猩红卫军的首领止步不前。


                      “塞文,不在广场好好替老国王训练士兵,瞎逛什么呢?”
                      “森林里的鹿是你猎杀的?”
                      切尔诺哧了一声。
                      真是一对好主仆,问出来的话都如出一辙。
                      “怎么,现在作为贵族连狩猎都要经过你们卫军的首肯吗。”


                      塞文一纵缰绳,正准备离开。
                      忽然座下黑驹扬蹄踏空……怎么回事?
                      塞文的目光警惕的盯向了城堡半开的大门。


                      里面有人?
                      目光再次回到切尔诺身上。
                      他是从里面出来的?


                      “你在看什么!”切尔诺恼羞成怒。
                      他知道再不掩藏会露马脚。
                      于是扬起手中皮鞭就朝对方挥去。
                      塞文在半空中接住了皮鞭的末梢。
                      “见到过希罗公主没有?”
                      “切,笑话!公主不在宫廷里待着,难道会野出来玩?”


                      塞文策马向前,切尔诺纵马来挡。
                      塞文却哗然从背后抽出了黑铁长剑。
                      切尔诺犹豫了。
                      面前的不再说过去的流浪少年了。
                      他是猩红卫军的首领,他是老王国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个年轻的卫军首领,要比任何人都机敏、戒备。
                      只身对搏之中,切尔诺自诩没有任何的胜算。


                      塞文直接骑着马冲进了大厅。
                      黑驹在地面上一顿嗅找。在某个角落停了下来。


                      铠甲骑士捡起了沾染了血色的项链。
                      就算透过严丝合缝的头盔,切尔诺也感受到强烈的肃杀之气。


                      “小公主,希罗公主,在哪里。”


                      切尔诺若无其事的抚了抚下颚。
                      “刚才打猎的时候,看到云起的武士几人驰马穿过……”


                      “云起么?”
                      长剑一挥,大厅一角的支柱断成两截……
                      剑锋豁然一收,返回剑鞘。


                      小公主,我的小公主,等着我!
                      我来带你回家。


                      黑色骑士消失之后切尔诺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看来要动这位小公主,比预想中要困难的多。


                      回复
                      11楼2019-07-21 22:27
                        》》》


                        听到马蹄声追上来的时候,两个武士机敏的往树林后一躲。
                        只剩下卡曼手里提着小希罗。
                        小希罗不满意的挣扎了一下,眼神恨恨的盯着他。
                        “别这么看我,小希罗。我是你卡曼哥哥呀。”
                        “哼!”
                        “小的时候,我跟你姐姐……”
                        “别提小时候,叛徒!”
                        “你说什么!”
                        卡曼也愤怒起来。
                        死丫头,不知道死活是不是?


                        “塞文——”小希罗扯起嗓子喊了一声。
                        她也不过是随便吼吼的。
                        就跟每次摔倒了就会喊母亲。
                        显然母亲也不会来到她的身边。


                        黑驹猛地冲出来,在他们面前扬起前蹄的时候。
                        卡曼一声惊呼。
                        小希罗却果断甩开卡曼揪住她的手。
                        撒开小腿丫子飞跑向黑驹。
                        “黑焰!黑焰!黑焰!快带我走……去找塞文!”
                        她认得黑驹,且相信黑驹也认得她。
                        此刻马背上并没有人,难道是黑驹循声自己找来了?


                        回复
                        12楼2019-07-22 14:55
                          》》》


                          黑骑士一下子把两个武士从草丛里扔了出来。
                          双方拔剑相向。


                          “放肆!吾乃云起小王子卡曼,我是来贵国进贡的……”
                          话没说完,就有块小石头噗——砸到了他的脚边。
                          所有人跟着小石头的抛物线起点望去……
                          雾朝的希罗小公举正一手抱住马腿,显然是身形太小爬不上去了。
                          一手正在地上摸索。
                          哈!又找到了一块,这次不会再扔歪了!
                          噗——砸到了卡曼的马靴上。
                          嗯……可恶呀!又砸歪了,继续!


                          “希罗公主……”黑骑士背对着她,轻轻的唤了一声。


                          “放心,我没受伤……你先对付坏人!”
                          语气里带着委屈的哭腔,用力的把每个字都说的很大声。
                          塞文要以一打三,也不知道那个讨人厌的表哥会不会追回来。
                          她不要她的黑骑士分心。


                          但是立马又跟了一句,“以吾之名,我是雾朝的希罗公主,这群歹徒要伤害我。雾朝王国的猩红卫军啊,请保护我,不惜取汝之鲜血!”


                          卡曼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
                          小公主,那个糯糯的小公主,要杀他了??


                          其实小小的希罗并不懂得那句话背后真正的意义。
                          但是她知道,只有自己说出这句话,才能免除猩红卫军的一切顾虑。
                          他们才是真正的所向披靡的。
                          她不希望她的黑骑士受伤。


                          回复
                          13楼2019-07-22 15:05
                            》》》


                            看着卡曼带着两个武士落荒而逃。
                            塞文提着的心算放了下来。
                            他并不畏惧他们,一个人他就可以打败十个人。
                            但是他并不希望在小公主的面前大开杀戒。
                            她是老国王最小的女儿,是王后致死都要在保护的女儿。
                            他也希望,她可以平平安安的,无忧无虑的长大。


                            战争。背叛。阴暗。诡诈。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晚一点,离她再远一些吧。


                            “塞文……”她哭着跑了上去,抱住了黑骑士的一条腿。
                            “我的小公主你怎么了,受伤了么,为什么哭呀?”
                            “塞文……塞文……”
                            他的心被人揪着似的一疼。
                            这个小丫头呀。
                            “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
                            “怎么会呢。我是猩红卫军,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国王和你。”
                            “那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公主了呢?”
                            “不会的。”
                            “就是会!”
                            “那我还是会保护你……”
                            “塞文……我会乖,会听话!我就是……就是出来采野果,告诉菲戈奶奶,我是有用的人……呜哇……”
                            “好好好!我回去告诉菲戈祭司,我们的小公主,是整个王国中最有用的人?”
                            “嗯!”
                            “那别哭啦?”
                            “呜哇……好吓人……他们好凶……他们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以为他们要绑架我了呢……”
                            塞文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骑上了黑焰。
                            希望,她永远那么小小只,永远都可以在他的保护中,无忧无虑。


                            回复
                            14楼2019-07-23 16:49
                              本文原稿已出,特此申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7-25 11:2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