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舞吧 关注:27,857贴子:653,436

【转载】主甜带点小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转载】主甜带点小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20 11:55
    楔子(一)
    少年扬起手的剑,直指少女的胸膛,他说:“小舞,若有来世,我定不会放手。”罢了,他猛的把剑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三哥!”少女惊呼一声,冲向前去,一把将少年抱住。“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少女冰凉的泪水滴在少年苍白的脸颊,是那么无助。
    “因为,我永远是你的三哥啊。不要哭,等我。下一世,我还要做你的三哥。”少年抬起手,抚摸着少女绝美的脸庞,湛蓝色的眼眸里全是不舍。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黯淡无光的眼眸又变得澄澈,明亮。他问“小舞,你爱我吗?”少女此时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她不说话,只是不停地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20 11:55
      锲子(二)
      在她点头的那一刻,少年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纯粹。他的身体在她的怀中化作点点荧光,飞向远方。
      树下,只剩少女一人。她哭的撕心裂肺,却再没了曾经少年的轻声安慰。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的泪止住了。她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哥,我来陪你了。”她捡起少年用过的那把剑,缓缓地刺进自己的胸膛。那一刻,少女眼中的悲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爱恋与温柔。
      暮雪天历520年,天界三皇子唐三陨
      暮雪仙历520年,仙界长公主箫舞殉情自杀
      他们的故事明艳照人,也哀婉凄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20 11:56
        第一章
        天斗帝国大街上
        “我叫箫舞,不小心伤了公子,若公子索要赔偿的话,可以来丞相府找我。”,箫舞说道。“不必了,只是一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少年终于睁开了眼,蔚蓝色的眼眸和他那头干净利落的深蓝色长发交映生辉。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少年的眼底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悲伤。
        “那好吧,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吧?”箫舞说道。“唐三,我叫唐三”少年答道。“唐三?”唐舞桐重复了一遍他的话,随即惊讶地说“你竟然和三皇子同名!”唐三笑着点了点头,附和道“嗯,同名。”
        天斗帝国三皇子——唐三,虽不为皇帝亲生儿子,却因天赋出众受封为三皇子。他年仅二十多岁就成就封号。据说见过这为三皇子的人少之又少,要不是他无心皇位且宗族反对将帝国传给异姓人,不然早就封太子了。或许整个大陆上能与之媲美的就只有丞相府的大小姐——箫舞了。
        这位丞相之女也是实至名归的天之骄子,比三皇子少了一岁,要是真算起来二者是同岁成就封号。世人都说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封号“千手”一个封号“柔骨”,据说这两个人的家里想过撮合二人,只可惜这三皇子不近女色,性取向至今是个谜。
        箫舞告别了唐三,现在她心里正纳闷儿着呢——为什么在见到这个少年的时候我总感觉很熟悉呢?还特别踏实。但她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个让她感到熟悉的少年正在梧桐树下暗自神伤,他喃喃道“小舞,你怎么能忘了我呢?”唐三痛苦的闭上了眼,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20 11:56
          第二章
          告别了唐三之后,箫舞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她的耳朵动了动,紧接着,她笑了。是谁这么不长眼?敢派人跟踪她,当她九阶封的实力是吃药物吃出来的吗?
          箫舞加快了速度,绕了几条街。走到一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小舞姐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呢!一想到这,箫舞就有些抑制不住的小激动。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她淡淡的开口。“柔骨斗罗好生厉害,不愧是史莱克七怪之一。”在暗处的几个刺客对箫舞发现他们毫不吃惊,显然是有备而来。
          “废话少说,要动手赶快的,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狂妄的话从箫舞嘴里说出。不过,没有任何一个刺客敢忽略它,因为——她柔骨斗罗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为首的那名刺客率先动手了,他腾空而起,象征着九阶实力的九个魂环在他身后交替闪烁。看着老大出手了,其他的刺客也不愿坐以待毙,纷纷释放出自己的魂环。
          “不错,九个人中竟有七个都是九阶强者,剩下的两个也是八阶魂斗罗级别的强者。这些人为了杀我也是下了血本了啊。”箫舞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0 11:56
            一名刺客见箫舞还没反应,以为她是害怕了,大笑两声,向箫舞冲了过去。见敌人动手了,箫舞也不敢怠慢,九个异于色的魂环出现了。她一边思考着,一边应对着这九个刺客
            同时面对七个九十级强者,再加上两个八十级的,就算她这种史莱克学院培养出来的精英,当代史莱克七怪之一,也有些吃力。
            突然,九个刺客聚在一起,按棱形战队排列好,是准备出杀招了。见此情形,箫舞不惊反笑,紧接着双手向上托,开始蓄力。少倾,一名封号斗罗级别的级刺客冲上,箫舞轻轻一跃,跳到那名刺客的肩头上,双腿夹住他的头,腰弓发动,一气呵成地将那名刺客扔向他的同伴。
            刺客像是早有准备似的,迅速分散开来,直冲向箫舞,亏得箫舞反应快,迅速瞬移开来,不然就不只是手臂被划破这么简单了。
            那刺客头见箫舞的手臂被划伤,一抹精光在眼底闪过,大呵一声“撤!”只是眨眼间,一群刺客便没了踪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0 11:57
              第三章
              箫舞起先还疑惑,为什么那群人就这样走了呢?现在不是杀了自己的好机会吗?难不成是良心发现了吗?但是,下一瞬间她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匕首上有毒!
              纵使她是天纵奇才,但她终究还是年岁尚小。箫舞闷哼一声,鲜血“哇”的一下吐了出来。无力感遍布着她的全身,一股倦意漫上的心头,手臂上的伤口周围萦绕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就连不断涌出的鲜血也变成了黑色。
              她的额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受伤的手臂也不住的颤抖。终于箫舞坚持不住了,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这时,一个深蓝色的身影飞快的冲了过来,眼疾手快的接住了箫舞,把她抱在怀里。“小舞!小舞!”唐三止不住的喊着。但此时箫舞已经完全昏迷了,对于外界的一切浑然不知。看着箫舞紧皱的眉头,唐三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心疼,还有杀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20 11:57
                唐三先给箫舞把了把脉,然后毫不犹豫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血液喂了一些在她嘴里。做完这些,唐三把箫舞打横抱起,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在丞相府的大门。
                他毫不客气的踹开了大门,大声喊到:“萧丞相,快给本王过来!”其实迎面走来一个极其壮硕的男子,当他看到唐三抱着箫舞走进来的时候明显吃了一惊,急忙跑到唐三面前,随即喊到“三皇子,我叫箫二明,(不要吐嘈这名字 )是小舞的哥哥,小舞她这是怎了?!”“没有时间解释了,快带我去她的房间!”单刀直入的话又让二明吃了一惊,但看着这三皇子着急的模样和小舞痛苦的表情,马上带着唐三去了小舞的房间。
                唐三小心翼翼的把箫舞放到床上上,检查了箫舞的身体状况,不禁骂道:“该死,这毒好生厉害,除非解药,否则连我都不能强行攻破?”“什么!小舞中毒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二明惊讶道。唐三拉上被子给箫舞盖好后,转身对二明说“照顾好她,我一会儿就回来。”说罢,就急匆匆的走了。
                “哎,三皇子,你倒是说清楚啊!”唐三走了,留下箫二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20 11:57
                  第四章
                  唐三换掉了之前的一身长袍,穿了一身玄色的劲装,相比之前的温润如玉,他换上劲装后给人的感觉是更想是一个修罗。(反差巨大)
                  五分钟后……
                  “你,你要干什么?”定安侯府的小厮看着唐三,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叫定安侯给本王gun出来。”冰冷的声音响起。“你是谁,我们侯爷岂是你想见就见的?”府内传来一个极其尖细的女声,唐三抬头一看,语气冰冷的说:“哼!”唐三不再说话,寒霄剑出现在他手中。手起剑落。门口的小厮倒地不起。
                  “我再说一遍,叫定安侯给本王。gun出来。”唐三似乎已经没了耐心。
                  “我,我们侯爷不在。”定安侯夫人显然是被吓坏了,说话都开始颤抖。
                  唐三冷笑一声,抬脚走进了定安侯府,下一秒,定安侯夫人人头落地,死不瞑目。连他怎么走进来的都不知道。眨眼间,唐三就出现在了大殿。
                  “嘀嗒,嘀嗒。”殷红的鲜血顺着冰蓝色寒霄剑滴落,看上去是那样的刺眼。“解药。”薄唇轻启,毫无温度的两个字从唐三的口中吐出。(就卡在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20 11:58
                    “解药?三皇子怕是弄错了吧,老夫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给你下过毒。”定安侯诧异的说。
                    这时,一个丫鬟走进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退下了。定安侯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唐三,问到“三殿下这是干什么?!我定安侯府可是与殿下有过节?”
                    “过节?哼,本皇子倒是问问你,丞相之女箫舞可是与你定安侯府有过节?”唐三冷声问到。
                    听了他的话,定安侯眼珠一转,明知故问“她曾伤了我定安侯府的世子,死不足惜!如今中毒,也算是便宜她了!”
                    唐三听了他的话,双拳紧握,拿着剑的那只手更是因为用力而指尖泛白,“你的意思是我的小舞不如你定安世子的金贵是吧!”
                    “她伤了本侯的世子就该偿命!”定安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的女人就算是血洗了你整个定安侯府那都是你们活该!”唐三几乎是怒吼着说出这句话的。
                    当他最后一个音落地的同时,寒霄剑就已经架在了定安侯的脖子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20 11:58
                      “三皇子别激动啊,解药你不想要了?”定安侯笑了笑,说道。
                      唐三闻言,收回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寒霄剑。见唐三收回了剑,定安侯的眼底闪过一抹几乎不可察觉的算计。“我猜的果然没错,唐三果然是在意箫舞的,那个战无不胜的千手斗罗的唐三有了软肋啦,哈哈!”安定侯不禁为自己的“聪明”在心里暗笑几声。
                      “解药。”还是只有冰冷的两个字,在唐三说话时寒霄剑又一次指向了定安侯。看他的态度,明显是不准备把解药给唐三的。这定安侯怕是要造反。
                      “没有,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出解药。”看了看抵在自己喉咙的剑,定安侯缓缓的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但只你杀了我,箫舞可就真的没救了。”
                      “你找死!”唐三怒喝一声,寒霄剑向前奋力一刺……
                      定安侯到死都不相信唐三会杀他,他不是紧张箫舞吗?那按理来说不应该啊。他不知道,唐三是拥有两世记忆的人啊!
                      最终,他血洗了整个定安侯府。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解药,那这个世界上就只有相思断红肠可以救箫舞了。
                      第二天,大陆上就传出了天斗帝国权倾朝野的定安侯因恶意伤害皇子被杀,满门被屠株连九族,只要身上带有安定侯血脉的人,在大陆上永世不得为官的消息。
                      这,就是伤害了箫舞的代价。无论是谁,只要伤害了箫舞,就算倾其所有,唐三也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20 11:58
                        别人伤了我,我定加倍奉还;
                        但若伤了你,我定叫他生不如死!
                        ——by 唐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20 11:59
                          花美,但不如你美。如果,有人折了你的翅膀,我定毁了他的天堂!
                          ——by 唐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20 11:59
                            第六章
                            丞相府。
                            “三皇子,你终于回来了!小舞到底怎么了?你快来看看!”二明看到唐三回来了,赶快迎上去。唐三一个箭步冲进了箫舞的房间。箫舞倾城绝色的脸因为疼痛而紧皱着,唐三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眼中的心疼都快要溢出来,他赶快把玉瓶里的药拿出来,给箫舞服下。见她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来了,唐三才叫上二明出去。
                            外面下不知不觉的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二明,小舞之前是不是有过什么暗疾导致失忆的?”唐三深蓝色的眸中充满忧伤,缓缓说到。
                            “没有吧,小舞一直在我们的细心呵护下长大的,很少生病。”二明听到唐三这话有些惊讶,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
                            箫舞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俊美不凡的少年趴在她的床头睡着,那少年有着一张极其俊俏的脸庞,似乎还有些眼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但那少年眼下的黑眼圈很严重,应该是很多天没好好休息了。
                            唐三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抬起头,对着她柔声到“醒了?饿不饿?”嗯?他是唐三!这是小舞的第一反应,紧接着就是一声尖叫“啊!!!”唐三笑了笑“小舞,还能叫的出来,看来恢复的不错嘛。”“小舞?你是三皇子唐三?”小舞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一脸警惕的看着唐三。
                            还记得当初史莱克学院选拔史莱克七怪的时候,她压根儿就没见过其他六怪。当时选拔的时候,名额其实只有六个。还有一个是内定的,那个人就是唐三,他当时连选拔都没有参加,小舞没见过他也不足为奇。虽然之后他们有办过聚会,但她为了不让墨辰逸误会,都一一推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20 12:00
                              “嗯。你直接可以叫我三哥,反正我比你大一岁”看着小舞的动作,唐三笑了笑。
                              “好。看你这一身血,上午是你救了我吧。”小舞本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性格,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唐三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现在唐三的身上充满了戾气,杀戮,但小舞心里想的却还是都想说给他听。
                              “三哥,你和上午我误伤的那位公子好像啊。”看着她还有精力可自己说话,唐三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快换身衣服吧,上午看到你时,衣服上就满是鲜血。我和二明两个大男生也不好给你换衣服的。”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还很贴心的把门关上了。听了他的话,小舞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怎么听他说这话这么自然呢?不管了不管了,先换衣服要紧。趁着唐舞桐换衣服的时间,唐三也把自己那身沾满血的黑色劲装换回了他一贯爱穿的蔚蓝色长袍。
                              小舞出来时,感觉自己又看到了上午那个令自己心安的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一声“哥”脱口而出。“嗯?怎么了?”唐三感觉小舞似乎在叫他,一下子回过神来,望着她。
                              “啊,不好意思,因为我都是直接叫二明他们哥的,有点条件反射。原来你就是上午那个人啊!”小舞惊呼到。
                              “没事,我也喜欢你直接叫我哥。不过小没良心的,你上午才把我踩了,现在就把我忘了?”唐三笑到。
                              “啊?真的是你啊?我就说怎么可能这么巧会有人和三皇子重名。”听到他的话,小舞笑了。原来这位三皇子和外界传闻说的一点儿都不一样。三皇子明明很好相处,很温柔的,一点儿也不像是他们说的地狱修罗,恶魔撒旦,浑身都是戾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20 12:01
                                因格式错误,所以重新开了这个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0 12:01
                                  再@一下原作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20 12:02
                                    @长安等君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0 12: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0 12:02
                                        有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0 12:02
                                          有人就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0 12:0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0 12:25
                                              有人吗?有人就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0 20:57
                                                (PS:那位原作者不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20 20:58
                                                  我来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0 22:06
                                                    才发现重开了,所以一直没来。不好意思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0 22: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0 23:2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1 08:11
                                                          求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1 08:18
                                                            “对了,这次我找你是有正事的。全大陆高级学院斗魂大赛还有半年就要开始了。我们作为当代史莱克七怪,这一次是要代表学院参赛的。”唐三收起了刚才嘻嘻哈哈的神态,严肃地说:“小舞,你作为史莱克七怪之一,参赛是必然的。但是,你之前却一直缺席我们的训练,就连聚会也不参加,和大家缺少合作,没有默契。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听到他的话,小舞不禁沉默了。确实,唐三说的都是实话,之前不管是训练还是聚会,她确实一次都没有去过。
                                                            小舞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说实话“我不想让我喜欢的人误会。”她说话的时候脑袋是垂下去的,所以她看不到她说这句话时唐三眼里那深深的悲伤。
                                                            “误会?!小舞,你知不知道一个真正喜欢你的人,你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一次史莱克的训练他都能误会,那么,你看人的眼光还有待提高。”唐三说这句话时,提高了音调,心都在滴血。
                                                            他唐三宠在心尖上的人什么时候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关心别人怎么想的。墨辰逸是吗?我记住了。
                                                            “听二明说你今天去和他告白了?”唐三挑了挑眉,明知故问。‘箫二明!’小舞在心底里把箫二明骂了千万遍。女孩子家主动表白本来就够丢人的了,更何况她表白还没成功。
                                                            “是,不过没成功。”语气有一点失落。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戴雨浩说这些,而且说的时候还有一丝心虚。明明两人才认识不到半天时间,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21 0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