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r吧 关注:29,842贴子:813,656
  • 7回复贴,共1

【我190719-中篇】說不出的愛(taeny)[角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190719-中篇】說不出的愛(taeny)[角膜]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19 20:01
    「泰妍..我很想他..」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挽着那个滑着手机的人的左手,眼睛轻闭着,把头倚着她那单薄瘦削却很可靠的肩膀,那是她最好的朋友,泰妍。
    金泰妍爱上的,是个无敌大直女,那个对男性喜爱到达疯狂程度的人。一开始听到她跟男人交往,心会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到现在却变得麻木了,甚至想她快点交到下一任,这样黄美英才能走出上一任渣男带给她的阴霾。
    黄美英虽然很想要男友,但以她那挑剔和完美主义的性格,那个像她上一仼般,那麽接近完美的男人应该很难会再出现。
    「泰妍呀,我想亲亲你。」抬头看一看她那拥有精致脸蛋的好朋友,是谁也想亲亲这大美女,想像以前一样,把这木头弄得脸红耳热。
    「不可以..」泰妍脸上无丝毫波澜地説着,对於泰妍的拒绝,她很失望,不知从何时起,泰妍就对她的各种挑逗都无反应了。
    但她很清楚泰妍对她还是很关心的,不过已经成为了朋友那样的关心了。
    保持距离,是泰妍和所有人都会做的事,在她生命中没有那种会让她很上心的人,曾经她也以为黄美英可以是例外,让她一点一点地多於朋友靠近自己,可是她发现,跟她愈亲密,自己就会愈受伤。
    所以现在,泰妍不再让美英亲自己,拥抱不可超过一分鈡,牵手也只是轻轻带过了就算。
    「好了,该回家了。掰」泰妍看一下手表,明天还有几个大手术要做,把自己披在美英身上的西装大衣拿回穿上,对看起来有点落寞的美英微笑了一下,示意她也赶快上楼。
    这是美英楼下的公园,她才不赶着上楼。
    毕业之後她都没几次能见到金泰妍,泰妍是医生,她是国际模特儿,大家都很忙,是因为最近自己最近跟渣男分手了,才有原因跟泰妍约见面,唉,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明明每天都黏在一起的。
    美英突然有一股冲动,想抱住面前这个要离开的人。
    没有想太多,立刻从椅子上起来,走到和她身高差不多的人面前,瘦细的手穿过大衣里面环住她的腰,紧紧地抱住,把头埋在她胸膛上吸取熟悉的气味。
    泰妍的眉头蹙了一下,然後又立刻隐藏自己的情绪,变回了那原来的表情。
    「该放开了。」心里默想了60秒,淡然的开口道。
    其实她心里是多想回抱她,不仅仅是因为她可爱迷人,还有那对她暗地里的眷恋。
    十年过去,她心底对她的那份爱意还是未能完全减退。
    光是嗅到她发尾的香气..再多一秒,她都怕自己会按耐不住。
    「我不管我不管!我现在很冷,这次要抱久一点,最好...你来我家抱着我睡...」美英性感的声音,诱人的气息在泰妍耳边不停回荡。
    泰妍轻轻倒抽了一口气,视线一直向外面看,美英则相反,灼热的视线一直的紧紧盯着面前她。
    之後,泰妍将口袋里的暖暖包拿了出来,放到美英手中,望了她一眼,低头浅笑,跨腿大步大步的走了。
    还是那个爱拒绝人的金泰妍...
    美英突然很伤感,低下头,长发遮去她半张精致的脸,里面藏着受伤又委屈的表情,因为下着雪,只穿热裤的她走回家的路上腿都要麻掉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19 20:04
      充满消毒药水气息的空间,这是帝国医院的手术室,能进帝国医院的都是上流社会人士,这次泰妍的患者是一名患有中期胰脏癌的高官。
      在泰妍面无表情地专注在手术期间,助理又突然把手机递到她面前。
      「金医生,又有电话来了..」
      乍看一眼,又是黄美英..
      这次她把电话接了,她比电话内的人先一步开口
      「听好,我在做手术,三小时内不要再打给我。」泰妍好听的声音显得有点低沉,美英听得出泰妍有点生气了的,所以她也不想再找金泰妍发脾气了。
      「嗯..好的..我不会再打给你了..」
      收线了..只剩下断缐的声音
      泰妍曈孔不经意地扩张,电话里头虚弱的声线和丝丝呼吸声,难道美英出事了吗?
      她此时只能告诉自己要冷静,除此之外没有其选择。
      原本要三小时的手术,在泰妍的加速下一个半小时内就完成了。
      完成最後的埋缐后,泰妍也来不及问候手术室的同僚们和病人家属就快脱去手套面罩穿上西装外套,马上离开了手术室。
      「金医生这麽着急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呢~」大家都十分同意,无论是多麽紧急事故,泰妍都总会从容地处理着一切。
      「你所打的电话暂时未能接通..」
      一边急步走一边打给美英,随着分秒过去泰妍变得愈来愈焦急..如果美英真的出事了她一定会很後悔愧疚,她最讨厌这样的自己..
      最後赶到停车坪,驾车到美英住处期间都不知道冲了多少次红灯..
      警衞看着这个穿着一身手术衣的人,也看呆了..
      「请开门给我。」泰妍摆着副开门给她是理所当然的样子,警卫看她是医护人员,在搞不清楚情况之下就给她进去了。
      大门的密码锁应该没变,凭着记忆,开启了那道门。
      一进去,看不见那人的踪影,只见凌乱的大厅中那些药丸散布在地上,还有一些未喝完的红酒 ..
      蹲了下来,看看这些药瓶,减肥药丶安眠药,这个女人,是想去死吗?...
      还是不露声色的样子,但眉头蹙了蹙,步入有点距离的卧室,粉红色大床还是空无一人..
      内心已经开始忐忑不安
      突然听到有水声,看着远处那洗手间,便立刻跑了进去。
      冷静自若的脸,眼睛瞬间瞪大,变成了一副受惊的模样。
      面前这个场景让她理智线瞬间断掉,一向压抑着的情绪此刻爆发,她心爱的女人倒卧在血泊中,脆弱的手腕血流不止。
      「美英..美英..」喃喃地道着她的名字,金泰妍觉得自己好像个傻子,但她控制不了自己。
      眼睛直直的瞪着面无血色的美英,漂亮又娇贵的她,现在竟然受了这样的苦,她接受不了..
      蹲了下来的泰妍把她抱起,让她坐起来,她的头现在轻轻地放在了泰妍的颈窝上。
      还有她血流如注的手腕,有点发抖的手拿起来看,然後後很快地拿手巾帮她去止血。
      此时泰妍的眼眶已经溢着没能流下的涙水,她没有再惊慌,一边止血,一边心痛地看着自己怀中的人。
      以前美英在街上被路人撞倒了一下,虽然表面不在乎的,但其实她都生气得想杀了那个人..
      冷静了之後,泰妍本来想把美英送去医院,但走到门口脚步走停止了,有些恍惚。
      她是明星模特儿,如果闹出什麽新闻那会很麻烦。
      思前想後,泰妍决定了不把她送到医院,由自己亲自料理她,她有这个信心。
      从医院那了血包和工具箱,美英的房间瞬间变成了像医院那样的病床。
      一直这样弄到夜晚,美英的情况在变得稳定。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还是那麽漂亮动人,泰妍安心地笑了。
      但想起来,为什麽美英要自杀,是因为那个男人吗?
      一想到是因为这种狗屁原因而自杀,金泰妍对她的温柔顿时消失不见,喜怒不形於色的脸比起平常变得有点可怕,清澈的双眼也因生气变得冷冽微红。
      为什麽我要为她做这麽多?她的心都不在我身上!
      这种念头又出现了,心头一紧,拿起大包小包凖备逃走时,突然听到有一丝微弱的声音在唤着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19 20:06
        卡一下h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7-19 20:07
          繼續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21 01:35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21 08:49
              「泰妍...泰妍...」美英柔弱的唤道,疲惫的看着那人的背影。
              但泰妍此刻却有点负气,不理美英便走出了门口。
              「泰妍..嗯..哎!...」原本头也不回的她听见了美英那痛苦的呻吟也赶快走到待了好几小时的位置。
              原来美英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时,手腕的伤口裂开了。
              泰妍着急地把她的手拿了起来仔细地看着,把渗血的绷带立刻脱下换掉。
              美英就这样一声不发的看着泰妍那麽温柔细心地照顾着自己,她很心动,又感动但又很抱歉..
              「泰妍..对不起..」咬唇低头,像个犯错的小孩看着面前的人。
              「不,是我做得不好。」有点斩钉截铁地説,直接鲜明,就是泰妍的説话习惯..
              听到之後美英却没有安心,像泰妍这样的性格,一定会将所有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觉得自己弄成这样是她的错。
              仔细地包紥着,到最後一下上钉,手离开的时候,美英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泰妍..嘤..」此时眼涙突然如缺崼般汹涌流下,用手挡住自己的眼,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不舍。
              泰妍不想直视她,也不想回话。
              由小至大,她都是付出的那一方;美英的生日,为了买礼物给她,她那时还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学生,也一天打三份工,到那天送给她想要的名牌礼物。
              她无怨无求,一心只想那个叫做黄美英的人幸福,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看起来什麽也不在乎的金泰妍,在黄美英身上花了多少心思,她又知道吗?
              泰妍从来也不稀罕美英知道,但美英也不是个粗心的人,很多事情她也知道的。
              这一次,她很想去问,最後一次。
              「这麽多年来,妳有喜欢我吗?我再问一次,这次是认真的..」美英认真的凝望着那个背对自己的人,时间回到学生时代。
              高中时期的午休时,黄美英突然跑到在看书的金泰妍面前,整个人跳到她面前跨坐在她大腿上,把她抱紧紧的。
              泰妍瞬间害羞了起来,其他人还在看着真的特别尴尬。
              「你为什麽喜欢又不説出来,为什麽呀?!」美英把整个脸贴近泰妍质问着她,泰妍整个人有点恍神,完全不知道怎麽应对。
              「我问你呀?为什麽你喜欢我又不说?...」美英受不了,愈问愈急都变成哭腔了..
              「我什麽时候喜欢过你,神经病。」泰妍觉得被人看着很丢脸,於是出於本能地否认。
              美英不发一言地盯着脸都红透的泰妍,心想这人真的嘴硬,有点生气地盯着她,却又觉得她很可爱於是又没辄地大叫一声然後紧抱着她。
              「那美英喜欢泰妍吗?..」一旁的朋友问着
              美英微笑,她微微点头..
              「嗯..」她傻傻地说着,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她喜欢泰妍,很喜欢。
              「我不喜欢..」泰妍觉得美英一定是在闹,她明明已经有喜欢的男生了,於是便怯怯地说着。
              听到答案后,美英还是选择再抱泰妍多一回儿,然後微笑着回到自己的座位..
              原来那个时候,美英是在认真问自己吗?..
              还是自己会错意了?但她的记忆中就只有那一次。
              她不知道怎样回答,她不晓得真心是怎麽样的...
              「金泰妍,转过身来看看我,回答我..」美英哭
              问着她,无辜的双眼睁得大大的,泰妍真的不敢直接跟她对上眼。
              「你觉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又是这种轻描淡写的答案,又是那目空一切的眼神。
              美英带涙的看着她,悲伤地笑了起来..
              「你以为自己是菩萨吗?金泰妍,你每次都否认,以为我是笨蛋吗?搞这麽多去照顾我这个去了医院就会死的人,如果不喜欢我为什麽要这麽对我!」美英几乎有点绝望地道着,她不想知这个人又要搬出什麽借口,这种不说出你猜我猜的游戏,美英已经玩够了,她很累。
              泰妍没想到,美英竟能看穿这件事。
              或许她轻看了十年的朋友可以有多了解彼此。
              「你突然发什麽神经,一切都只是你想多了!」説出违心话的她其实也很难受,但她此刻早已回复理智,之後也便准备踏出这门口离开。
              但在她离开之际,突然有一股力量拉住她手臂。
              泰妍沉默地看着那个弱不禁风的人,此刻,她们终於对上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7-22 00:00
                「好..我知道答案了,泰妍。不过,我们今晚不如就玩玩吧..」美英水汪汪的眼睛让她整个心软掉,脑袋一片空白之时美英的脸突然靠近了自己,未来得闪开,四片唇瓣已经贴在一起。
                这十年来,有过千次冲动想做的事,美英就这麽突然做出来。
                美英搂住了泰妍的颈,不停地往她的唇乱亲乱撞,泰妍就不停躲着,她的吻就落她脸上不同的地方..
                泰妍不停地推开她,美英就不知那来的力气把她拉回来..
                「啊!放手!黄美英!..」从泰妍脸上,美英看到了她对自己的厌恶,可是她才不在乎,反正泰妍不喜欢她,又何必在乎。
                「求求你..不要推开我..求你了..嗯?..我爱你..」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能把泰妍乱动的身体安定好,把她推到墙壁上,用手固定她的头让她跟自己接吻..
                我爱你?...
                这一句话彻底打入泰妍的心房,错愕地看着面前这个深情地吻着她的人,泪线神经不受控制的被触发了。
                突然感受到脸上有一片湿意,应该是泰妍哭了,暂时离开她的嘴唇,睁眼看着涙眼盈盈的她,那鲜有脆弱的一面,自己也不知不觉地流下眼泪来。
                泰妍终於不反抗,美英又再一次亲上那被她亲得红肿的小嘴,大胆地把舌头伸进去包裹着泰妍的舌头与之缠绵,泰妍回应着,与它辗转,吸吮回吻着。
                「嗯..」
                空气中充满着那些令人想入非非的吮吻声丶喘气声。
                暂时离开一下,夜光下看见彼此嘴唇都留下了彼此的痕迹,然後不发一言看着彼此。
                泰妍觉得美英好像唱醉酒般,那绯红的脸颊,还有那沉醉灼热的眼神,却不知道美英又再一次沉沦在她自己那深遂的眼神中了。
                美英再度主动地在她脸上落下细碎的吻,泰妍轻抱着她,安抚着有点失控的她。
                她的吻慢从泰妍的下巴沿下到她的颈窝,充满着泰妍最多荷尔蒙的地方。
                美英沉醉地吸吮啃咬着泰妍的颈部,就像小孩子吃着世上最美好的食物般,又不舍得但又很想吞下肚,这泰妍浓烈的香气来源处,压抑了好久的欲望此刻终於可以被填满。
                看着美英如此沉迷於自己的颈部,又不时咬咬她的血管,又痛又痒的感觉造成一种可怕的快感。
                泰妍被迫近墙壁抵着的,手也不知道放哪𥚃..但昏暗周围变得模糊,颈窝上那湿热像热流般传遍整个身体,有种被呑噬的感觉。
                直到颈上弄出一块块紫斑,她才不舍得地离开那诱人地带,然後回归到泰妍的视线范围。
                美英对她勾起了一抹媚惑的微笑,彷佛告诉她好戏还在後头。
                一起这十年间,泰妍见过可爱的,阳光的,任性的美英..
                但这种美英,她一次都没见过..为什麽美英会有这样的变化而她却不知?..
                她突然把那温热的一块碰近自己耳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7-22 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