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642,205贴子:30,527,767

【原创】战无不胜(特警/甜)楼主新人一枚,最近特别喜欢特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战无不胜(特警/甜)
楼主新人一枚,最近特别喜欢特警,所以想开个坑。长篇文。比较佛系,不定期更文。
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7 15:07
    主要人物
    攻:言以轩 22
    入部队三年,放弃美国一流学校考入警校,毕业后直接进入武警,成绩优秀,作风优良,并因捣了一个重要犯罪团伙的窝而赫赫有名。
    受:安子皓
    18未及...
    再追随偶像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7 15:10
      看过文的小可爱的记得留爪,你们的支持是楼楼更文的动力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17 15:11
        第二章 抉择(下)
          “真不知道张局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搞这样一个新政策,他倒好直接放手给我们了,看起来像是给我们安排一个任务,给了一条往上爬的路,谁不知道就是因为权势,贪财畏权”说话的是顾宁,他是和言以轩同一批进来的人,刚好分到一起,也是特警队的两个传奇人物。
          他说话的对象正是言以轩,言以轩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的样子,对这个老铁的话不置可否。
          “诶,战神,你能不能说句话,能不能不要每次搞得都好像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样!”战神是别人称呼的,但是
          “嗯,你说的没错”
          “……”
          “算了算了,跟你说了也没用。真不知道你当初刚进来时候的嚣张跋扈劲哪里去了”
          “老了”
          嗯,25岁,老你个头,有本事退伍别动弹啊!啊呸!当然顾宁只能心里排扁一下了
          其实,言以轩很明白这个突然而来的政策是怎么回事,突然被任命为总教练,他也明白。现在的社会,有钱什么不能干。多少富人家里都有一个败家子,为了让他们有地方看管改正,还能不掉面子的或许这里最合适。就算当不了一级特警,去混个特警证也是可以的。
          这个时候,谁当总教练谁就是替罪羊,但偏偏言以轩还真的是狂妄惯了,他还真不怕。既然不能赶他们走,那就逼他们自己走。
          不得不说,言以轩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狠。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去接受。好好摆宴,吃不吃得下,那就得看他们本事了”言以轩起身拍了拍衣服,看了看顾宁,邪魅一笑,要不是顾宁是个大直男,估计得沦陷。
          话说到这份上,凭着几年的默契,顾宁就懂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啧啧,可怜这群大少爷了,碰上了言以轩这个大魔头”说罢,跳下桌子,跟着言以轩去会宴!
          
          此刻,安子皓正和门口守卫的特警进行争论,原因是他的发色。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是混血,偏偏头发是金黄色,他又留了长发,所以显的更加浪荡不羁,以至于…
          “特警队对仪容仪态要求也很严格,你留着这头黄色头发是准备来打架的么?这可不是你们随意惹事的地方”还没进特警队的大门,就被拦在门口,也是极其尴尬了。
          “警官,我这是天生的,没染…”
          “有证据么?”
          安子皓沉默,这算是故意为难么…身边一个一个的都有家长来送,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家,只有他是自己一个人还被拦下,这不得不惹人注目。安子皓不知道该怎么去辩解…
          “要不就去染成黑色,要不就直接走”说话的人面不改色,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听软话的人。
          染不是不可以,但是安子皓就是别扭不过去这个劲,钻了牛角尖。他退出去,在马路边上拿出烟盒,打火,吸吐,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让他更加有了痞帅的气息。
          
          “把烟掐了”突然一句低沉的声音,让安子皓好奇的抬头。
          “嘭,嘭,嘭”安子皓好像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言以轩,那个他仰慕三年视为信仰的人正直直的看着他,不,是盯着他的烟。
          安子皓迟钝了一会立马反应过来,手足无措的想掐烟,却突然忘记了怎么掐,直到烟灰掉到手上,他才机灵了一下,弯下身在石子上捻灭,扔到了垃圾桶。然后站起来像小学生听训一般的站在言以轩面前,低着头,被烫到的手也顾不上疼,捏着衣角,全然没有刚才的潇洒模样。
          言以轩心里有点好笑,自己看起来那么可怕么?至于吓成这个样子。
          “来报道的?”
          “是”
          “家人呢”
          “没”
          “怎么不进去”
          “我…不,不让我进…”没让言以轩挤牙膏就说到“因…因为发色…但是,但是我真的是天生的…没…没染”说罢,又低下头。
          真是够腼腆的,还有点可爱。言以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为了掩饰尴尬说道:进去吧,最后能不能留下跟这个也无关,有实力怎么都行。说罢,就转身走了。
          安子皓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和偶像的见面会是如此尴尬,他揪了揪头发,很无奈的填写了入队表,然后进去,随着大部队开始体检。
          体检的人不是很多,算来算去,这次报名的人差不多只有不到100人。竞争对手少对于安子皓来说是好事,所以,他对于体检的过程都很满意。
          所有人被拉进一个群,等着体检结果就可以。
            检查结果是在五天后出来的,群里发了一个表。标记绿色的是体检通过的,未标记黑色的则是体检不合格的。有一些原因是可以通过治疗治好的,所以在下达这个文件后,警官也直接下达:这是初次体检的结果,未合格的原因都有标注,给一个星期后进行二次体检,这段时间身体有什么问题的可以选择弥补。最后的录取结果以复检后的结果为准。
          安子皓打开文件,一个个往下划着,直到看到自己的名字,眼色暗了一下,然后又往左滑,点到体检结果那一栏:肺部有感染,患有胃肠炎。肺不好大多是因为吸烟,他可以戒掉,可是这个胃…他眼色又暗了暗,一个星期根本不可能治好,更何况是胃肠炎…
          安子皓很烦躁,甚至有点生气。三年来自己一个人照顾自己,吃的粗糙,有时候饿了忍忍就忍过去了,他嗜辣,所以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忌口什么的…他没有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17 15:12
          安子皓很烦躁,甚至有点生气。三年来自己一个人照顾自己,吃的粗糙,有时候饿了忍忍就忍过去了,他嗜辣,所以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忌口什么的…他没有家人,没有人照顾他,凭什么要求他有一个完好无损的胃!
            像是一根导火索一样,他发疯了去摔所有可以摔的东西,他很累,他也只是个孩子,为什么什么事都要轮到他头上,让他独自承担…
            他大口的呼吸着,试图缓解自己躁动的情绪,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动肝火了。高中为了保护自己,特意的把自己搞成一个不良少年。打的架也是数不胜数,却从来不是因为生气,而现在……
            他跌落在沙发上,粗暴的擦了擦汗水,好似有眼泪却被他直接抹掉,还未来得及留下来…他在想办法,他不可以放弃,已经做好了选择,怎么能轻易放弃呢?更何况…安子皓突然惊醒,他想起报道那天他和言以轩的见面,他莫名就是觉得很温暖,像是言以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一样,他不能放弃。可是该怎么办呢…他盯着天花板,渐渐的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一个星期后,复检如约而至。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安子皓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面色从容…
            三天后,最后的体检结果出来了,他的名字带着绿色的标记。但是他好像并不意外,像是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一样。他起身开始收拾自己最后的东西,一个星期后,他就要正式成为新训生了。
            这不是结束,这是新的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17 15:12
            楼楼,我貌似好像是第一个进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17 20:18
              第三章 初训(一)
                这一次的正式报道来的人便比上次少了许多。每个人分配好了宿舍六个人一间,并发放训练服。现在每个人整齐划一的穿着这军训服,还真是有了当兵的气息。
                “嘘——”外面吹了集合哨,可能是刚来,每个人都有着无数的好奇心,自然而来也是听从命令,每个人小跑着去集合地点,面上还都带着笑颜。
                “五分钟时间,按高矮个排好。每排10个人,共五排!快——!”这一阵吼真是让人配合着教官们的好嗓音啊。声音刚结束,这群新生像一群小鸡一样,不大的地方,不多的人,硬生生的挤来挤去。
                言以轩揉了揉耳朵,有点不满
                “顾教官,你是打算把我的耳朵震聋,然后谋权篡位吗?”
                “嘿,就你有嘴是吧?不说话能憋死么?你行你来指挥”
                “不不不,还是你来,你来,我不行,我菜”
                这两人一天不拌嘴就不正常,简直了。
                言以轩在这边笑着,感觉到一阵炙热的目光,转头便与安子皓来了场对视,不过这对视不超过一秒,因为安子皓怂,直接低了头。他个子不算高也不算矮,178,在里面算是中等,他便直接站了个中间位置,等着别人自己靠。然后他就一直看着那两教官,准确的说只有言以轩,完全移不开视线,要不是偷看被发现,他还能多看一会。
                言以轩看着那因为低头而微微翘起的小辫,心生好笑…这人还是那么怕他,真不知道自己干了啥…
                “嘘——”“五分钟到”放眼望去,虽然站的歪七劣八,但是至少大轮廓是对的,没关系,时间有的是,慢慢来。
                “接下来,我说几点要求:一,不管干什么都要喊报告,就算你是要撒尿也得喊”这不露情面的话一说出来,下面就一阵哄笑。连言以轩都没忍住,没脸没皮。
                “笑什么!让你们笑了吗?”顾宁突然大吼,从第一排指着一个新生,面带严肃
                “你,重复,我刚才第一条是什么”
                “您说,不管干什么都要喊报告”
                “答话为什么不喊报告”
                “报告,对不起,您刚才说的是不管干什么都要喊报告”
                “嗯,孺子可教也,但是!你们刚才笑喊了吗?”
                鸦雀无声…
                “刚说完的话就当耳旁风是吧,所有人,趴下,30个俯卧撑!”
                杀鸡儆猴这一招可用的真是巧到好处,上来就是一个下马威,虽说里面很多人都面露不愿,甚至有带着怒气的,但是刚来谁都不清楚这教官的由来,自然也不敢放肆。
                安子皓倒是没有怨言,本来就是他们的错,直接俯身下去,开始做,其他人看了有第一个引导者,就算心里不愿意,也跟着做,毕竟谁都不愿意做出头的。
                顾宁看着他们一起一伏,在队伍里左转转右转转,正好走到安子皓那里时,安子皓起身做完了,恢复站立姿势。
                “你这一头黄毛怎么回事?要浪回家浪去”
                顾宁这一喊,所有人的目光直接聚集到他这里,包括言以轩,又或者,言以轩的目光自始至终一直盯着他。
                “报告教官,我这,是天生的…”说完可能觉得又要被骂又小声跟了句“没,没骗您…”顾宁刚要再说话,就被言以轩打断。
                他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队伍前列,拍了拍手
                “行了,继续。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了,言以轩,你们训练的总指挥。哦对,刚刚罚你们的顾宁教官也是你们的顶头上司”安子皓感激的看了一眼,这算是帮自己解围吧。战神真好~
                “你们这里面可能是有些人是出身好了点,有权有势,但是!在这里,你们要明白,你们就是一群菜鸟,这里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不是你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我知道你们不服,允许,年少轻狂嘛,打一架就行,当然前提是,你得打的过我”说完,还不屑的一挑眉。
                “刚才顾教官说了一个要求,你们犯了一次,以后再犯自动翻倍惩罚。其余要求我就不一一说了,新生册都有,自己看,当然如果你不识字,可以来找我,我念给你听”要不说言以轩是个狠人,从来不明着说你不好,总是三言两语让你自己醒悟,还束手无策。可偏偏安子皓觉得这样的战神真帅…
                “接下来说说游戏规则:初训时间定为两个月,这两个月时间会对你们进行各方面的训练,并采用积分制进行排名,一月结束后进行一轮刷人,排名后五的out,初训结束后同样刷去五人。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觉得累,苦。忍不了了可以直接选择退出游戏。去那里,将你们的训练服叠好放好走人就可”说着,手指了指那个有五十个小柜子的铁架。每一个小柜上面一个名字和一张证件照。真是设备齐全啊…
                “现在,给你们半小时进行最后的通讯。半小时后,所有电子设备没收,游戏就该开始了”
                匆匆忙忙拿出手机,大多数人都是打给父母,有的在说这里条件不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有哭的。安子皓不知道该打给谁,他滑了滑通讯录,停在叶老师那里,点开,发送信息:老师,我会坚持下来的!谢谢!然后就关机,呼了一口气,坐在一块空地上一直呆愣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17 20:40
                言以轩看到了他,在所有人都争分夺秒把要说的话说完,要打的电话打完时,只有这个小辫在这里安之若素,没有任何焦虑,也没有打过一通电话。看样子跟父母的关系不是很好,确实,也不像是富家子弟。否则怎么会报到那天自己一人前来。
                  言以轩步伐沉稳走向前“不跟家人告别吗?”
                  安子皓猛的睁开眼睛,心脏又开始跳,这声音他太熟悉了,简直不要太熟悉。直接站起来,军姿站好,目视…目视鞋子…
                  言以轩没忍住笑了一声“你怎么这么怕我?我有凶过你吗?”这一声笑发出来,让安子皓的耳朵开始变红,不断的升温…
                  “报,报告…没有”
                  “嗯?没有什么?”
                  “没,没有怕您,没被凶”安子皓结结巴巴的说出来后开始懊恼,自己这说了些什么,丢死人了。
                  言以轩觉得自己在待下去这人要着火“好了,放松一点,至于吓成这个样吗?问你呢?怎么没打电话?
                  “报告,没,没什么好打的”安子皓保持军姿继续答话。
                  言以轩没再多问。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言教官,谢谢你”
                  言以轩回头看了他一眼,安子皓解释道“刚才,顾教官…”言以轩不置可否,点了点头,走了…
                  安子皓心里却好像放了烟花一样灿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17 20:41
                  我看完啦!楼楼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17 22:23
                    等待楼楼继续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18 00:03
                      第四章 初训(二)
                        半个小时后,所有人的手机都自行上交。安子皓走过去的时候还没忘记偷偷的望一眼偶像,近距离的观看那迷人的轮廓,像是吃了糖一样开心的嘴角上扬。
                        
                        “军姿,是一个军人的基础,我相信你们都经历过学生时期的军训,学的第一个动作便是站军姿。军姿讲究“三收,三挺,一睁,一顶”。挺的是:颈,胸,腿;收的是:下颌、腹、臀;睁的是你的眼睛,顶的是你的头......”
                        听着顾宁在这里有板有眼的说着,他觉得他不做一个说书先生真的是可惜,放眼望去这群新兵蛋子,还,真没几个再听的…不过,小黄毛还蛮认真的,有趣。
                        顾宁叨叨了快20分钟,好不容易叨叨完,让人以为要歇一口气时,“现在,两小时军姿,准备!”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让人呆愣,一上来就两小时,之前学生时期,最长也就半小时。
                        刚说完,就哀嚎不断,纷纷吐槽还都是小声嘀咕,“恭喜你们,为你们又多争取了一小时,再磨蹭,我不介意,再加半小时,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你们说呢?”
                        冷不丁的为自己多争取了半小时,任谁也是怨气往肚子里咽,哪敢造次。
                        “嘘——计时开始!”一声哨下,所有人摆出了自认为是军姿的正确姿势。
                        七月份,曝晒的季节。
                        顾宁手里拿了一根小棍,在队伍里走来走去,是不是敲打着,纠正他们的姿势。言以轩可没这个耐心。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该午睡了…
                        他想了想,起身,进屋。不一会,出来,手里多了点东西。
                        他撑起了大太阳伞,安放好了躺椅,随便带了个夹扇,好不惬意,整个特警队也就他言以轩干的出来了。
                        顾宁走过来踢了他一脚,你怎么这么嘚瑟啊!
                        言以轩转了转身,不理。找了一个更合适的姿势,躺下眯着。
                        才半个小时,安子皓就开始疯狂冒汗,额头上不停地往下滑,有时候滑到眼睛里还瑟,又不能用手擦,真是痛苦。顾宁走到他面前是,点了点他的腹部,他立刻明白收腹。又点了点他的胸,他又立马挺直。
                        每个人心里都有小九九,每次顾宁一过来,就会立马端正姿态,一走就偷偷的自我放松。安子皓也不例外,即使他特别想做好,但是真的是太累了,太磨人了。他现在手心里都是汗,里面的背心已经贴到胸前背后,黏的他很不舒服。他偷偷的在裤子上蹭了蹭,没被发现,心里窃喜。可能是因为一次偷腥成功后,心里便有点痒,再弄一次应该也不会被发现,果真在手心汗又满了的时候,他又蹭了蹭,使手保持干燥。不过,每次他偷偷做小动作,心里总是扑通扑通的狂跳,毕竟不是什么正当行为。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有人喊报告说要上厕所,顾宁到底没有心狠到不让他们上厕所。但是有一个人去了,自然会有人效仿,以此偷懒。
                        连安子皓都能看出来,有的人是故意的,就是借机想休息。但偏偏顾宁什么也没说。差不多有十个去上过后。
                        “自己的器官都控制不住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刚才上厕所的,结束后加练半小时!”言以轩话少,但庆幸的是他话少,只要他一开口,必定不是什么好事。明明人是软软的躺着的,说出来的话却硬的不行。
                        那些人听了,自然不服。其中有一个一看就是年少轻狂的小子,昂着脸冲着言以轩的方向喊到
                        “凭什么?我们是来这里当特警的,不是让你们来欺负的,你们算什么,老子打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言以轩惊讶了一下,似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敢跟他抗声了,不错,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队里有了出头人,下面自是会有人附和。安子皓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个依旧躺着的人,可是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来缓解,他不能让那个人那样对他的偶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18 11:46
                        正在安子皓犹豫着想说话时
                          言以轩起身,拍了拍衣服,整了整帽子,好像所有一切尽在把握之中一样地一步一步沉稳的迈着步子。
                          走到那个人面前,停下。不知道为什么,安子皓觉得言以轩好像带着一股气场,让人…不由自主的颤栗的气场。
                          言以轩停了一会,看了看眼前这个叫嚣的小子,嗯,不认识,长的还丑。然后手直接揪着他的领子,和他面对面的注视,那小子疯狂挣扎,却丝毫没什么用处。眼看着就要碰到他的脸,言以轩突然歪了一下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着他的耳朵说
                          “因为,你很菜!”
                          说完便撒开手,拍了拍手,似是嫌弃他脏一样。
                          都是青春期的小子,怎能不叛逆。被撒开的一瞬间没站稳,向后跌在地上。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他。丢脸!
                          他嘴里不知道骂了句什么,直接起身,轮着拳头就上去。
                          安子皓情急之下没有思索的就喊了一句“言教官小心!”喊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怕不是脑子秀逗了,人家是当了好几年,捣过毒窝的特警,还会被偷么…他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然后就听那面传来痛呼。他在看过去,发现那个小子已经被压制,胳膊被别在身后,疼的面目狰狞。
                          “等你什么时候能打过我了,再来跟我叫嚣,现在,滚出特警,丢人现眼的东西”
                          说着,松开他,面朝着队伍。
                          “怎么,你们也想跟他一样?”一群人拨浪鼓一样摇着头。言以轩笑了一秒后就到
                          “由于你们打扰了我大好的午休时光,我决定惩罚你们一下。加练半小时。结束后每人50个俯卧撑!现在!继续站!”
                          一声吼过来,没有人敢说话,默默承受着,继续恢复军姿。
                          顾宁去处理那个小子,他就自然的担当起了检察官的任务。他拿着小棍在手里敲着,看到不对的,不多说,直接一棍带着风下去。让人突然觉得顾教官真的是温柔多了。言以轩在队伍里一圈一圈走着,棍在手上一下一下地,不响,却莫名的让人心慌。现在加上那场闹剧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不知道太阳是不是故意折磨,好像所有光都集中给了他们这些人,刺晒让人眼前发黑,有一两个已经经不住倒地了。体质太弱的,或许会直接被辞队。
                          安子皓心里默默安慰自己是在承受偶像曾经承受的,一定要坚持住,才能和他并肩作战。他就那样默念着给自己加油鼓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18 11:46
                          楼楼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18 14:20
                            好看哦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7-18 14:49
                              第五章 初训(三)
                                在偶像面前自然是收了点小心思,专注的保持军姿。安子皓感觉结束后,自己的衣服一定可以扭出水来。言以轩在队伍乱逛着,刚好走到他面前时停了下来。盯着安子皓…
                                本来安子皓还能强行维持着军姿,突然被偶像盯着,让他开始不自在,不由自主的又挺了挺胸,他感受到自己的腿现在在发抖中,一方面是累的,更多的是因为吓的…手心不断地溢出汗,言以轩抱臂打量着他,安子皓一时间慌了神,没忍住蹭了蹭裤腿,企图将汗抹掉来缓解紧张。
                                “啪”手背上传来刺痛。他一抬眼和言以轩对视了一秒就立刻收回,因为他看到眼神里有不满。那一棍便是教训他乱动。他羞愧不已,暗骂自己没用。把手紧紧贴在裤缝,再没敢乱动。
                                虽说被加练了半小时,但很快温度渐低,时间就到了,只不过在他们看来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难熬罢了。
                                “嘘——放松五分钟”
                                这声哨仿佛天籁之音,所有人卸下防备,直接瘫坐在地上,捶捶胳膊腿。酸痛感狂袭…
                                “放松结束,别忘了你们的惩罚。5点30准时在这里集合。也就是说你们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包括晚饭”
                                虽然累但不行,但依旧挣扎着起来做俯卧撑,早做完了就可以回去躺着了。刚刚还颓废成一滩烂泥的人儿都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起一伏,异常利索。
                                言以轩摸了摸肚子,有点饿,该解决一下,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抬头看了看那个小黄毛,正在认真的接受惩罚,走过去棱角分明的手还有一道红痕,啧,真是不经打,这么瘦怕不是营养不良。
                                安子皓早就注意到自己旁边有人站着,他以为是在监督他,于是不敢马虎,极其标准的做完才起身。
                                “报告,言教官,我,我做完了”
                                言以轩点了点头。
                                突然陷入一阵尴尬…安子皓在纠结,自己是该走还是不走啊……
                                好歹,言以轩没让他尴尬很长时间
                                “刚才,是你在队伍里喊的?”
                                安子皓呆愣的“啊”
                                “言、教、官、小、心”言以轩一顿一字的说出口,手指还点着,好像前面有张纸,上面写了这五个字一样…
                                “啊…额…是,我我我,对不起教官,我忘记喊报告了,我接受惩罚。”安子皓憋着脸通红,然后就要弯下腰去做俯卧撑准备。
                                言以轩伸手抓住了他肩膀抬着。
                                “没说要罚你,急什么。我还第一次看见请罚的”
                                安子皓低着头,不做声。言以轩都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被自己吓哭了…啧,没劲。
                                “行了,收拾收拾去吃饭吧”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顺便说了句“皮肤这么敏感,自己备好药,擦擦”然后就向食堂走过去。
                                这是在…关心我么???
                                我的偶像 是在关心我吗???
                                是的吧,他没说让别人擦药…
                                对的,是的!!!!
                                啊啊啊啊啊我被偶像关心了!
                                要是言以轩现在转头,看到的就是一个春心荡漾的小人正色眯眯的盯着他,一脸蜜…
                              晚训得主要任务还是军姿。白天的困难是曝晒,晚上的困难则是蚊虫,7月份,刚刚好蚊虫泛滥的季节。她们训练的地方是一个封闭区,所谓封闭不是因为将整个训练营密闭,而是,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远离市中心,远离特警中心的地方,像是一个新区,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今晚,言以轩并没有出现。只有顾宁一个人在监督他们的训练。黑漆漆的本来是看不清什么,偏偏顾宁像是在黑夜里长了眼睛一样,照样一抓一个准。
                                安子皓每次要忍不住想动,手上就好像着了魔一样地痛,真不知道他是真的皮肤嫩,还是心思细…
                                再想起偶像对自己的关心,被他不停的放大放大,足足坚持到结束。连在宿舍躺着还是一脸微笑。
                                陵溪是安子皓的上铺,上床时一度怀疑那人是在做春梦,一脸淫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18 19:30
                                楼楼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18 23:19
                                  加油哦!


                                  收起回复
                                  18楼2019-07-19 20:21
                                    一级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19 22:23
                                      楼楼这几天练车中...一开始有提过哦~是不定期更文...所以这几天的文会偏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20 20:49
                                         
                                          夏天天亮的早,在这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大吊扇,八人间一个宿舍,感觉氧气都不太够用。燥热让人难以入睡,偏偏集合哨声就是这么巧合的吹起。安子皓看了看表…5点…费力的睁开眼睛,顶着疲惫的身体穿上衣服迅速整理着。现在这个点,言以轩必然是起不来的,他可是有“老赖”称号的人。顾宁跟他却完全相反。早起早睡的最好代言人了。
                                          “快快快——”顾宁一边吹着哨子一边轰赶着这群简直不能看的黑眼圈人类。
                                          集合完毕
                                          “所有人,向后转!”
                                          “跑步走!”
                                        一圈…两圈…七圈…400米的跑道,跑着跑着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难熬的是没有明确说跑多少,一切都是未知数,没有盼头。安子皓高中的时候体育不是很差但是也算不上好。偏偏长跑是他最大的一个短板。这七圈跑下来,就开始面色发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十圈了4000米了,安子皓感觉自己嗓子好像被堵住一般开始喘不动气,有种溺水的感觉,心跳开始疯狂加速,他拼命的吸取着氧气,但好像并不够用,直到眼前开始出现重影…他迷迷糊糊听到陵溪在喊他的名字,好像有很多人在晃着他,胳膊,腿,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他好像看到了言教官正朝着他跑过来,他用尽力气弯了弯嘴角,昏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20 20:50
                                          就一点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0 20:51
                                            沙发


                                            收起回复
                                            23楼2019-07-20 23:00
                                              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0 23:00
                                                楼楼,棒棒哒"o((>ω< ))o"


                                                回复
                                                25楼2019-07-20 23:01
                                                  滴滴滴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0 23: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1 10:04
                                                      还想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21 10:09
                                                        “我听说啊…”说话的人是薛檀,勾勾手,将人聚一堆继续说道“我听说,那个言教官跟他们队长不合,这特警队突然搞这样一个政策,那个言以轩极力反对,最后反对无效还被贬值过来训新生,所以心里憋着火,就全撒我们身上了”
                                                          “你听谁说的啊…”
                                                          “你管呢?我信息广还不行?”翻了个白眼。
                                                          让这人说的,其余人都开始窃窃私语
                                                          “我也听说……”“就是就是,那个言教官架子可大了,据说他之前还跟人打架,差点被开除…”“你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呆在特警…”
                                                          话题突然就引到了言以轩身上。安子皓本来不想插嘴,爱说什么都跟他无关,偏偏他们找事说言教官。

                                                          “都说够了没!”
                                                          “呦,怎么,小奶娃听着不爽了?”
                                                          小奶娃一出来,旁边人都开始嘲笑。安子皓不由自主的握了握拳起身站直。
                                                          “说我可以,但是言教官你说不得!”
                                                          “安子皓,你特码算个什么东西?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敢跟我叫嚣,别特娘在这里装高尚…我骂他怎么了,他是你爹还是你娘,还是说…”薛檀嘴里叼了根牙签,突然停止说话,然后嘴角上挑,一脸嘲笑,一个很欠揍的表情…他身体往前对着安子皓耳边道
                                                          “还是说,你是他私下圈养的…”话倒是没怎么说清楚,但人都不傻,知道他要说啥…他确实是离着安子皓很近说的,但是那么小的空间要说其余人没听见也不可能,只不过都假装没听见而已…
                                                          “穷小子一个,也敢在我面前叫板,也不打听打听…”
                                                          “彭!”安子皓最终还是没忍住,薛檀还没嘚瑟完,就直接被一拳头轮过去。因为没站稳,直接撞倒桌子,被打在地上。桌子上东西噼里啪啦的都掉在地上。
                                                          “特娘的…”薛檀哪里受过这样的气,骂骂咧咧的起身反击,空间小避不到哪去,安子皓也受了一拳,破了皮流了血…安子皓用拇指把血迹往旁边一捻,不得不说。挺帅的动作,可惜还没来得及欣赏,就开始动手。
                                                          其他人都来拉架,两个人互相厮打着,丝毫没有形象。陵溪去拉安子皓,平时看着不高不瘦的人,偏偏这是个力气大得很,跟头驴一样拉不动。
                                                          
                                                          “住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21 21:51
                                                          😄进来又有文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21 22:22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9-07-22 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