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726贴子:705,280

【原创,透梓】零的继承人本贴灵感来自另一个帖子,原作从全城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透梓】零的继承人
本贴灵感来自另一个帖子,原作从全城通缉波本到小梓劝说回到咖啡厅的透子自首,然后,就没有看到后续了——时间间隔长了,请原谅我真的忘记了原帖的名字和原作者。希望能有幸被原作者看到——另外,期待原帖的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6 21:03
    谢谢大家的回复Y(^_^)Y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17 09:19
      回到漆黑一片的公寓,打开灯来,那个小小的身影却没有扑上来,也不见了往昔那清脆的叫唤——接下来会发生很多事呢,哈罗被他提前送到毛利家了,省得那孩子被吓坏。
      洗漱完毕,他把自己扔到床上——在明天之前,还是要养足精力的——嗯,没有哈罗在,连床都是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17 21:01
        几天后的波罗咖啡厅
        “……金色短发,瘦高身材……”电视里不停地播放着这一新闻——有人潜入警视厅窃取机密文件,被夜巡的警卫发现后落荒而逃,那名警卫记下了犯人的外形特征。
        “又是这个新闻啊,都几天了,热度还那么高。”一名正在波罗用餐的刑警嘟囔着——为了找到这个金发犯人,他们已经忙碌了好几天了,现在才好不容易抽出一点儿时间来给自己“休息一下”。
        “不过也难怪啊,毕竟被偷的是公安的机密啊,事态很严重嘛。”另一位同行的刑警接过话来——虽说公安们和警察们的关系并不见得有多友好,但是面对“敌人”,还是要同仇敌忾的嘛,因此还是努力配合地去搜查。
        “话说好在当时被风见警官撞见了,不然要到周一上班的时候才能发现,那损失可就大了。”
        “风见警官?他大晚上地去档案室干嘛啊?”
        “说是白日里的一份文件没处理好,就回办公室处理,谁知道过档案室的时候就发现了犯人。”
        “听说风见警官开枪了是吗?”
        “是吧,恰好大家的枪大多都放在办公室里,到是方便。”
        不一会儿,小梓端上菜来,几个客人见她一个人在忙活,不由得多问了一句:“又是小梓小姐一个人忙吗?安室先生呢?”
        “难道说去避风头了?他不也是个金发的瘦高个吗?”
        “怎么可能啦。”小梓笑笑,去忙别的事了。
        可是心里还是在意得紧啊,生怕是真的,不然怎么会有那天晚上的辞职?事实上,高木警官也来问过,并且要走了安室先生的住址——小梓当然没有,是店长给的,给的是当初入职表上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18 08:25
          “咚咚咚......”这是今天的第几次敲门声了?波本不知道——作为全城通缉犯的他可没心情去数——窃取公安机密文件,这可不是小罪名,一般的人早就惊慌失措了吧——不过,能想到去偷这种东西的,也没几个一般人吧。波本这样想着,嘴角不由地勾起自嘲的弧度,还真不愧是波本呢。
          “波本,你那边什么情况?”难得贝尔摩德那慵懒的声音不见了,带着焦虑和紧张,居然听起来还蛮顺耳的。
          “能有什么情况?不就是被警察找上门来了吗?”波本的情绪不太好,根本不想和对方多说。“天知道他们要到什么时候才放弃,总不能一直假装不在家不开门吧、”


          回复
          15楼2019-07-19 19:53
            让我们一起回到十多分钟前
            风见带着零小组来到了假安室真降谷亲上司的公寓门前,噢,当然,除了风见之外的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个写着安室透门牌的房门背后住着的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降谷零。唯一令他们觉得不对的大概只有带队的风见警官为什么要在门口犹豫再三才摁响门铃——明明警视厅的同事不是来过几次了吗?
            如果他们中有人会读心术,就会听到,风见裕也警官此时的头脑风暴——
            嘻嘻嘻居然还有轮到我来搜查降谷先生的时候。
            不对,现在是工作时间,严肃严肃。
            比起上一回的偷偷摸摸,我这次可是正大光明啊。
            不知道降谷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做好准备呢?那晚的枪伤严重吗?
            待会见到要怎么面对呢?
            镇定,风见裕也,你现在任何一个微小的疏忽都会令降谷先生的处境更加危险的,必须严肃认真地完成这次任务明白吗?
            是的,降谷先生?
            恍恍惚惚地胡思乱想着,风见居然听到了降谷先生的声音?肯定不是的啦,只是他现在太紧张了想到了以前降谷先生说的一些话而已。
            不管怎样他还是摁响了门铃。
            门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23 16:52
              一张过分年轻的小麦色面庞露了出来,头上的金色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令人忽略的:“你们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疲惫不堪,睡眼惺忪,即使肤色掩盖了黑眼圈但是哈欠连天的神态也把睡眠不足这几个字写在了脸上——怎么看都是一个宅在家补觉的青年人。再配上精心挑选搭配得恰到好处却被睡的皱成一团的休闲装,你不由地要怀疑一下这个人是工作了许久好不容易有个时间睡觉还是疲于社交现在才回来。
              不愧是降谷先生,风见感慨到,连眼神里的惊讶都那么到位,看来我还要多加学习才是。
              不过,对不起了风见,你家降谷先生的惊讶真不是装的——他有预料到肯定是会有警官来的,毕竟波罗咖啡厅里有位名叫安室透的金发服务员这可不是一件什么秘密事儿。只是,零小组?那就真的太出乎意料了。
              然而,更令降谷零吃惊的是,简单的案件讲解以后,他们的下一步动作居然不是带人会公安部或者通知他去公安部进行近一步审查排除而是,直接翻箱倒柜?搞得好像他就是犯人而且就把偷来的赃物藏在家里一样——好吧就是他偷的,但是能想到去偷那种东西的人一般都不会把到手的文件或磁盘放家里把,比如他现在就把东西给贝尔摩德了——管理官给的假资料,能被那群家伙识破的话算他们有本事。想想那天晚上自个儿狼狈的,幸好风见的枪法过关,伤口够吓人但又不会真的伤及性命,能把贝尔摩德吓得花容失色,可以啦。现在就看怎么下一步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24 07:31
                谢谢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24 13:20
                  喂,你们在干什么!快放下!
                  前一秒还在心里疯狂吐槽下属的降谷零突然猛地平地一声吼,把整个零小组吓得浑身哆嗦一下——风见顺着上司的目光看去,他们正在检查衣柜,原本整洁规矩的衣服现在是要多混乱有多混乱——是不是降谷先生受不了自己的衣服如此混乱?还是要有素质一些的。想着,风见赶紧地指挥大家把弄乱的东西归位——
                  “非常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配合,安室先生。干扰了,告辞。”说着,风见鞠了一躬,带着人离开了。
                  总感觉降谷先生不太高兴?
                  是的啊,当然不高兴啦。
                  看着他们都走了,降谷零打开衣柜,把衣服拿出来一个个重新折了一遍,放好。轮到那套红色的圣诞服装时,他的思绪又忍不住地回到了过去——
                  那是去年圣诞的时候,小梓给他购置的,是圣诞礼物,也是波罗圣诞的活动的服装——“既然是圣诞,怎么也要穿的应景一些不是?”小梓当时是这样说的,还给柯南带回来了一套——不过据说是亲子家庭装搞活动送的?记得当时的他还很嫌弃地吐槽了一把?“梓小姐都多大人了还那么喜欢弄这些玩意儿。”
                  吐槽归吐槽,那年的圣诞他还是很配合地穿了,并且在那之后把衣服好好地收进了衣柜——不过要说那天令他形象最深刻,恐怕莫过于小梓了,红色的连衣裙,还有一件看起来毛茸茸的披肩——恩,披肩上还有两个毛球,顺着绳子垂在胸前。
                  觉得梓小姐只有18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28 13:20
                    波罗一家三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28 17:37
                      更新预告(对这只是一个伪更新)
                      波罗圣诞夜,和喜欢的人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29 06:54
                        那个圣诞节波罗很热闹,相比起来,年轻人们更喜欢在这样的节日里出,吃饭,游玩。小小的波罗也不可避免地被挤得水泄不通。
                        圣诞节,该干什么呢?正在做蛋糕的安室透问自己,显然,他想要的答案肯定不会是穿着红色白边的圣诞毛衣围着围裙做蛋糕——哎,几天前小梓问他圣诞节有没空的时候他就该想到了,绝对不会是圣诞邀请什么的。
                        “当然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看烟花吃点心啦。”小梓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仿佛是在回应他。
                        这样吗?和喜欢的人…………
                        安室的眼眸暗了暗,不由自主地咬了咬嘴唇。
                        “这样吗?那梓小姐有喜欢的人吗?”园子的大嗓门接过了话茬,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两眼放光。
                        “没有啦,说说而已,今天来店里的许多情侣都是类似的安排啊。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也准备去看烟花呢。”
                        “毕竟是做警察嘛,难得有一起休息的时候。”安室透端来蛋糕,插入了话题。
                        “那安室先生呢,有什么圣诞安排吗?”
                        “我吗?在波罗上班算吗?”他笑了,目光不着痕迹地转向一旁的小梓。不得不说,今天的这套衣服十分适合她,柔顺的长发更是为整个造型加了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根本不需要更多的妆容去修饰。
                        “梓小姐,请来一份热咖啡。”不知是哪桌的客人召唤,她很快就不在他的视线中心了。
                        哎,从胸腔中呼出一口几乎微不可测的叹息,他和小兰柯南园子等人聊了几句后,也去忙自己的事了。
                        不过,小侦探没穿小梓买的那套衣服?也是,上次安室透自己穿的那样有圣诞气息还是在警校的时候——恩,被景光他们几个“强迫”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29 10:10
                          受工作限制暂时更不了,对不起了小可爱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7-30 13:32
                            让他从回忆中抽出身来的是一张字条,很明显,是风见他们留着的——游戏帐号和密码?可以啊风见,这倒不失为一个传递信息的好渠道——看来那次随口说说的玩游戏被风见听了进去啊,不知道有没有被公安部的其他同事知道——原来零小组的降谷先生还打游戏啊。
                            是啊,降谷先生还打游戏啊。这种事情当然是被整个零小组知道啦,不然通过游戏联络这种绝妙的主意怎么会被通过呢?而且是大家二十四小时轮班挂机等着呢。
                            登录,挂机,哈罗的名字明晃晃地挂在界面上方——风见你是故意吗?为什么要用狗狗的名字?
                            另一方面,心怀忐忑的梓小姐依旧在波罗里继续着工作。十天,二十天,一个月——咦,安室先生还没有回来?小侦探坐不住了,公安的任务也不至于吧,再加上之前的通缉令,直觉上预感肯定是有什么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小梓姐姐,安室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扬起好奇的小脸,镜片后的大眼睛里放着光?
                            小梓的嘴角勾起一抹复杂的微笑,不置可否——她怎么知道,她当然想过打个电话,哪怕只是问一声他是否安好,听他说一句“怎么可能是我干的啊,梓小姐。”
                            可是要她怎么去打这个电话?担心?忧虑?不觉得太多事儿吗?他们不过是普通同事罢了,最多是,搭档?大家就像是列车上的偶遇,到站了,各自下车,又有什么立场去过问各自下车后的生活?
                            “没有呢,柯南。”
                            没有?是没有消息?还是,没有要回来的意思?难道安室透这个身份已经没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8-02 19:31
                              悄悄的更一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8-02 19:32
                                跑走了的又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8-02 22:27
                                  小侦探的脑子里满满的天人交战,正在考虑是否要回家找个人商量一下——与此同时,琴酒的保时捷里——
                                  “什么,波本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被发现的?”
                                  “是昨天的新闻,大哥。”伏特加翻开电脑上的新闻页面,虽然照片做了处理,但是,“乌丸集团成员波本”那几个字却是清清楚楚地写在那儿。
                                  新闻不长,大部分篇幅都在介绍乌丸集团,以及这次抓捕对警方捣毁乌丸集团的意义,对于怎么确认的,怎么抓的人,只是草草了事。
                                  “没有任何用处的报道!哼!”琴酒冷哼着,扭过头去。
                                  “要去救他吗?”
                                  “那家伙不会出卖我们吧,毕竟他知道的还是蛮多的。”
                                  大家的心思翻滚着,有很多不确定摆在他们面前,说不怕被抓,那是假的,谁都清楚那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怎么会呢,就算是出卖我们也免不了那家伙的死刑,不说还有机会等到我们去救他,我们被抓了可没人去救他。”琴酒掐灭不知第几根烟,说道。
                                  “所以,大哥,我们这是要去救他?”
                                  “…………”琴酒不说话,伏特加发动了车子,坐在后座的各位也选择了沉默,只有贝尔摩德在抽着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8-08 13:35
                                    说实话小雪对酒厂的各位了解不深,要是ooc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8-08 13:39
                                      短短地更一段证明一下我真的没有弃文,明天争取来个长的——对话还没有写完的,可以先自行脑补一下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9-08-15 23:06
                                        看到有亲亲说被吞了,重发一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9-08-16 16:11
                                          图片发不出去——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台风天网络受影响了,在透梓吧的更新没有被吞,亲亲们可以移步透梓吧——明天再尝试一下发截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9-08-16 21:58
                                            “是,上次的方案管理官已经拿去会议上讨论了,”风见停顿了一下,垂着头,不敢看他的小上司,“只是,我和管理官私下以为,这样做未免太过冒险了些,真的要这样吗,降谷先生?拿你自己去当诱饵?”
                                            “嗯?”降谷零不置可否地看了风见一眼,“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风见,不那样,怎么惹来大鱼?”那神情,与之前在射击场里如出一辙。
                                            “是的,受,受教了。”风见依旧是垂着脑袋——不,把头低得更下去了。只有微动的下巴暴露了他咬紧牙关憋住话语没开口的事实。
                                            可是还是不愿您去冒这个险啊,降谷先生。波本被“成功营救”回去之后降谷零的身份被发现的概率会大很多的——尽管一开始信任度会有所上升,但是波本被抓后不久组织就开始接连遭受毁灭性打击,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怀疑那个人吧。
                                            风见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小上司,也明白现在无论是说什么都很难阻止某个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家伙去冒险,也只能转身带上门离开——话说降谷先生吃饭没有?不如叫一份外卖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8-16 22:48
                                              “嘟嘟嘟…………”翻着笔记本上的记录,“外卖”二字下面写着一串数字,风见就照着打了——“您好,这里是波罗咖啡厅,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波罗?不就是,梓小姐吗?
                                              “呃,您好,我想,要一份外卖可以吗?”
                                              “实在是抱歉,这位先生,本店的外卖配送服务暂停了,如果方便的话您可以选择到店自取,本店的地址是…………”
                                              “我想要一份鱼子酱意面,稍后就取。”谁知道,那只是因为上次安室透在送外卖的时候顺道截获了某诈骗集团的信息,给风见挂了个电话,交代他去查证时风见做的笔记——完全版的应该是:降谷先生在送外卖的时候遇到的诈骗集团线索…………至于电话,送外卖嘛,拿的当然是波罗的公用手机啦。
                                              “一份鱼子酱意面,好的,请问姓名?”
                                              “风,不,飞田。”
                                              “好的,飞田先生,请及时取餐。”
                                              恩,风见看了看时间,以及手上的工作,现在出门去波罗拿一份意面回来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他换下了制服,出发了——记得降谷先生说过,梓小姐最擅长做的就是鱼子酱意面。
                                              跑步过去,应该能赶上在午休结束之前拿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9-08-17 22:03
                                                @七草惜言🍀 还有被吞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8-17 22:04
                                                  49楼的截图仍然发不出去,只能劳烦小可爱们移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9-08-17 22:08
                                                    “飞田先生?”正是午餐时间最忙的时候,小梓打包好了意面后又去忙其他的了。听见有人要拿外卖,职业性地核实客人身份,却发现,在哪儿见过?
                                                    “您,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风见扶了扶眼睛,用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梓小姐的记忆那么好的嘛?该怎么回答呢?
                                                    “您是,那天打棒球的时候和安室先生一起的飞田先生吧。”因为你与他有关,所以形象特别深刻。
                                                    “呃,是的”风见觉得,店里的空调是不是有些高啊,他都开始冒汗了呢。
                                                    “安室他,好像不在的样子。”不行,要说点什么。
                                                    “是,”小梓的眼眸暗了下去,就连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了呢。“安室先生请假了——飞田先生和安室先生常联系吗?”
                                                    我们吗?经常啊——每天都见面的那种。“不,不常。”
                                                    简单应付之后,风见就带着午餐一路狂奔回公安部——但愿不会太迟。
                                                    “波罗的鱼子酱意面?”才吃了一口,降谷零就认出来了——毕竟小梓用的配料可不是每家店都会调的。
                                                    “是,是的。”本来准备放下就走的风见停住了脚步,把打开了一半的门又关上了。
                                                    “波罗的配送外卖?”
                                                    “不,不是,波罗咖啡厅的外卖配送服务暂停了,我是在电话里预订了到店里去取来的。”
                                                    错觉吗?降谷先生问我是不是外卖配送的时候好严肃啊。现在又莫名开心起来?有吗?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暂停了,所以,就是说,店长没有招新人吗?小梓一个人,也是忙活得过来的吧,吧。
                                                    降谷零在鱼子酱的香味里难得得晃了神发了呆,以至于忘记了还有那么一个大活人伫在面前——“降谷先生,降谷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恩,谢谢你的午餐——我很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9-08-17 22:39
                                                      可恶,明明知道自己对她而言极有可能是一个路人甲乙丙丁,过去就忘,不再惦念,可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成为那最特别的一个,私心地以为你如今仍旧独自忙碌是因为你习惯了与我在一起合作,而不是店长招不到人。
                                                      明明就是,事情全部结束才是天下太平,可以与你安心坦白,却还是那么不应该地想要安室透的日子再长一些——因为我拿不准,我们的以后,会是从此平行不在相交,还是?
                                                      你会等我吗?小梓?等我把这一切都处理好,把那群**一个个都收拾干净。
                                                      然后以,一个,骗子的身份来向你坦白?
                                                      对不起啊,之前,骗了你。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安室透。
                                                      这些话语,就算是三个月后,已经成功回归降谷零身份的他想来,也不知道,该是用个什么词语来形容。
                                                      现在,作为一个有理的人,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小梓解释了?
                                                      “去自首吧,安室先生,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9-08-21 12:25
                                                        新闻当然不会说被抓住的波本叫做安室透,至于为什么小梓会这样以为,那纯属是因为高木警官的几度造访让她不得不怀疑——每次都不说清楚,都说是警方机密无可奉告,可是每次都绕不开安室先生,偏偏这期间唯一值得称得上大案就只有乌丸集团的落网——不是波本,是谁?
                                                        你又失踪不见得“那么及时”,新闻上说的通缉又那么地“针对”着你——所以,到底是不是你?
                                                        如果不是,那为什么连最疼爱的狗狗都要拜托别人照顾?
                                                        当小梓得知,安室先生把哈罗交代给了小兰时,心里的最后一根防线,被突破了。
                                                        现在,当一切又回归风平浪静,安室透再度回到波罗时,她却发现,再也不能说服自己了。
                                                        傻吗?波本明明被抓了,怎么还可能回来上班?
                                                        不,波本又被乌丸集团的其他成员给救了——一直密切关注事件进程的小梓敢说,她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波本被抓是因为偷文件时被风见警官开枪打伤了,枪伤暴露了身份。被抓后伤口一度恶化,被送往警察医院进行治疗——医院的警备并没有监狱那么森严,故而乌丸集团的其他成员看准了时机,把在医院里的波本给救了出来——随后虽然成功捣毁了乌丸集团,但是仍然有网之鱼——这次的行动还得到了FBI,CIA,MI6,国际刑警组织等盟友的大力支持。
                                                        小梓不相信他会做那样的事,可惜怀疑就像一颗种子,落下了,就种下了,就生根发芽了。
                                                        你倒是告诉我,你这三个月去了哪里,又去做了什么啊!给我一个解释好吗?
                                                        “对不起,梓小姐,这件事是我不对。”是,真的?真的…………
                                                        “之前没有把真相告诉你是因为我的工作不允许。”什么工作,果然是波本吗?
                                                        “我不能让他们,我的敌人们知道,我是一个公安警察,所以,我用了安室透这个假名字,来到这里——骗了你,对不起。”
                                                        “公,公安?”小梓的表情直接说明了此刻的她有多,难以置信,如释重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8-22 10:16
                                                          “是的,就是那个被称作‘零’的部门。”当得知自己的好好小梓在想些什么时,某人又“犯规地”笑了——原来小梓那么关心我的吗?“我的工作是潜入一个十分危险的犯罪组织,获得他们的更多信息,以便于我的其他同事们进行抓捕…………”
                                                          “乌丸集团吗?”梓,好奇宝宝,关爱后援发问了。
                                                          “对的。”不对,小梓是怎么知道的?
                                                          “那么,零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既然是卧底工作,那么安室透也不过是一个假名字吧。
                                                          “零先生?”
                                                          “之前柯南有提过,安室先生小时候有个代号也叫做‘零’,你的工作又是在被称作‘零’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并且我现在又不知道你的真名叫什么,所以不叫你‘零先生’叫你什么?”
                                                          柯南?降谷•安室•波本•透•零想起了自己的那几次“惨痛”经历——没亲眼所见就是不会相信啊,那么个“人小鬼大”的躯壳里装着的居然是个十七岁的少年——恩,十七岁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算,年轻有为?
                                                          怎么,突然牙有点痒?我才不会承认自己曾经被一个外表七岁实际十七岁的小家伙给算计了呢。
                                                          “零,我的名字,就叫做零,降谷零。”
                                                          “那天我和柯南说的,也有不真实的地方,零不是我的代号,而是我的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8-26 14:26
                                                            番外,依旧在波罗的降谷先生?
                                                            难得的周末,可是却是偏偏有人没假放——比如正在查案的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
                                                            “终于有点眉目了啊——呀已经到中午了啊,佐藤警官要不要先吃个饭?”从毛利侦探事务所出来的高木警官整理着笔记上的线索和记录,一抬头,居然已经过了饭点?
                                                            “这么说真的是有些饿了哎,”佐藤警官望着外面那火辣辣的太阳,也停在了楼道口上——“要不,就波罗吧。”
                                                            “叮铃铃”悦耳的门铃声响起,职业性的微笑应声而起——“欢迎光临波罗!”
                                                            “呀,是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啊,今天来办案吗?还是来咨询的?”
                                                            “是来向毛利先生请教些问题的——咦,降谷先生不是在休假吗?”
                                                            被点名的某人正在吧台后面一如既往地做蛋糕,闻言只是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并无更多的解释,仿佛他还是安室透,在那里做蛋糕是个多么正常的事情。
                                                            “他是休假,但闲不住,就跟过来了。而且他的蛋糕还有三明治一直都是供不应求——我做的完全没有那么好吃。”
                                                            “那是小梓你谦虚了,你做的也很好吃。”终于开口了,想笑就笑啊,别憋着,难受不难受,降谷安室先生。高木警官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接过梓小姐的意面还有降谷先生的咖啡,两人在吧台的座位上开始享受生活?
                                                            “是最近那个无头尸的案子吗?”
                                                            “不,是那个学院后山焦尸的案子,被害人的面部全部被毁,就连身份证实都是一个难题呢。”
                                                            “那还真是麻烦,辛苦两位了。有什么线索吗?”
                                                            “有是有,只是没有证实,l已经派人去了。”
                                                            “这样啊,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吗?”

                                                            正要回答,佐藤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这样?好的,我和高木马上来。”
                                                            一脸歉意地合上电话,对不起了高木,不能好好把这顿饭吃完了。“对不起了降谷先生,恐怕要打包走了。”
                                                            “没关系的,工作最重要。”利索的打包好,递上饭盒。俨然是当年的安室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8-30 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