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主义勇者的王...吧 关注:9,778贴子:23,701
  • 3回复贴,共1

第107話 破戒司教 賽傑·萊斯特 A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度娘不給恢復,特地重發


回复
1楼2019-07-16 17:49
    第107話 破戒司教 賽傑·萊斯特 A


    ——大陸曆一五四七年三月上旬。


    這一天,在露娜利亞正教皇國的聖都【尤摩耶姆】這裏,作爲正教徒信仰的中心,也就是被人稱爲『正教會總部』的地方,正在處理某一個男人的審問。在陰暗的室内,審問委員坐在他的附近四周而當中站着一個男人。在與露娜利亞正教相關的審問委員前站着的這種模式,相當于法官在判決罪人是否有罪是相同的。如果在這裏被宣判有罪而開除主教資格,那往後有關這個國家中的全部關于主教的守護義務與權利都會消失,也就是說只要走出這個門後,被某個人殺害也不能有所抱怨,只能摸摸鼻子的被趕出教會的保護。





    但是,眼前這個男人就連一絲的緊張感都沒有,不如說挂著輕松的笑容,這個狀況看起來就好像在悠閑的喝茶時光。這個男人的名子是賽傑·萊斯特,職務是主教。而對于這樣表情的賽傑,審問委員一個一個的苦口相勸。


    「當您被叫到這裏來之後,事情的嚴重性您知道嗎?」


    但是賽傑依然保持着無畏的笑容回應着。





    「嗯,這個場合對于正教徒來說就相當于被開除職務最後一線,接着等待審判的結局。如果做了壞事的人,在這裏不管是誰都會對于走進這個房間感到恐懼吧。但是,對于我自身所做的事情問心無愧,所以沒有任何需要感到羞恥的地方,那我心平氣和的态度應該是正常的。」





    雖然賽傑用詞遣字非常謹慎認真,乍聽之下沒有破綻,但是感覺得到這态度像是在污辱人一樣。


    「強詞奪理……」


    帶着愁眉苦臉的表情,審問委員過目了手邊的資料。





    「您目前的品行是不能被容忍的。作爲露娜利亞大人麾下的一員『作爲聖職者,穿着十分潦倒,像個流浪漢似的,會讓信徒對于您的傳教不信任。』對于這一點,你有什麽要反駁的嗎?」


    「诶,原來我穿這樣看起來很潦倒跟流浪漢一樣嗎?」


    這麽說著的賽傑,自己拉着衣䙓的看着,穿着像被魔改般的工程員作業服,一絲毫的神官氣質都沒有。


    「我的确就是穿着『這種難看的衣服』在身上,并且住在城市郊區的破房子裏面。然而比起在這裏生活的各位,穿着相當高級的衣物還有被人侍奉,和住在華麗的家相比的确是有礙觀瞻沒錯。」


    「……好歹,對于信徒的高額捐款可以拿來裝飾門面也不爲過吧。」





    越說越來勁的審問委員,反而賽傑對于這樣的言詞用聳肩的樣子來回應。


    「我對于這些東西,接受的理由完全沒有,全部都拒絕了。」


    「話不是這麽說!這些是信徒感謝的心意所做出的付出啊。」


    「如果把收到的捐款『私下挪用』而中飽私囊,那才是真的有罪吧。但是你瞧,我的『肚子』。看啊,這完美的六塊肌。」


    這麽說著的賽傑,把衣服拉起來來炫耀着跳動的堅實腹肌。根本沒有聖職者的自覺與表現,賽傑誇示著自己的肉體肌肉的全部,審問委員一瞬間全部傻眼的看着,接着馬上漲紅著臉的怒斥。





    「我們說的重點不是在這個地方!!」


    但是對于審問委員的怒氣,對賽傑來說就好像微風一樣。


    「我覺得重點就在這裏,『要是太腦滿腸肥,萬一被人誤認爲紅衣主教該怎麽辦』。」


    「……」





    賽傑的眼神開始變得犀利,審問委員們一瞬間啞口無言,失去了言語。說到肥胖的紅衣主教,也隻能夠連想到戈魯多紅衣主教而已,作爲聖職者有着不相襯的肥胖體型,而審問委員早就心知肚明,這個賽傑所說的把高額捐款挪爲私用的事情,就是意有所指的說哥魯多紅衣主教的不法資金流動的事。也就是說對于賽傑是不恥與黑暗同流合污,反倒是這邊她們自己的首級已經像是被套牢在繩索上了,不能像他這麽自由。


    但是對方是僅次于露娜利亞正教教皇的地位,在教皇之下的就是紅衣主教。作爲審問委員的審問權限是溝不到那邊的,如果真的要彈劾,必須由教皇與其他的紅衣主教來全體一緻的決議通過才行。然後教皇與紅衣主教必須一緻的退位以示負責,所以因爲這樣的程序,教皇也好紅衣主教也好,不會想要因爲這種鳥事來拖自己下水,所以極力的不願意彈劾,就這樣,所以名聲不好的戈魯多主教依然是保持着目前的地位,就是這個原因。


    對于審問委員的話,如果真的要按照賽傑的意思來把戈魯多彈劾,接着聯名請案把取締戈魯多紅衣主教的彈劾案上交到教皇那裏逼迫她抉擇的話,恐怕教皇會選擇更輕松的方式,一舉把這裏所有的人都砍頭會比較快。所以在這裏對于賽傑的話就無視帶過,要是繼續用着這個話題審判,會導緻審問委員對于戈魯多紅衣主教的越權行爲,那麽在這裏對于指責賽傑捐款問題,要把他宣告開除的機率是零,所以對于賽傑的衣着不富裕損壞宗教威信的問題就不要再提了。





    于是審問委員的矛頭開始改變。


    「除此之外,有報告指稱您每晚都會前往酒館是嗎?」


    「喝酒也有罪嗎?葡萄酒不是很神聖尊貴的飲料?」


    「那也得有個限度才行啊!」


    「對不起啊,對于想聽我傳教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些酒鬼,而且對于我來說不管是教會還是酒館,隻要我進行傳教行爲,那全部就都是傳教的場所了。」


    順便說一下,賽傑是真的在酒館裏做着布教的行爲,在宴會期間總是喊著『讓我們仰望月神大人的威恩,感謝今日依然活着的美好來幹杯!』,但是隻是引用某段教義的禱告用來幹杯的宣言而已。不過對于像平日在彌撒的教會中,那些主教說著的百般無聊的禱言與跌跌不休的禱詞,他們深信這樣的行爲會更有教義功德(擅自深信),而比較讨厭麻煩的信徒對于賽傑的方式更是喜歡。而審問委員聽着更是愁眉苦臉,隻好再次轉換矛頭。





    「還有啊!經常在你家出去頻繁的,那不就正是遊女嗎!作爲聖職者這是非常可恥的行爲!」


    「诶~你們爲什麽要把女性想的這麽不純潔?在那種地方生活與這種地方生活的人還不都是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大家本質都是一樣的不是嗎?」


    「不是這種問題!我們要真正敬愛的是月神大人才對。然後經由正當履行手續的婚禮,對于虔誠的信徒與月神大人都不會感到抱歉的心情來與異性相處。但是有關于遊女這方面不管怎麽說都是荒缪絕倫!」


    審問委員非常生氣的怒斥着,而賽傑隻是嘎哈哈的笑着。


    「所以那又怎麽樣呢?隻要都是敬仰月神大人的人都會知道『對于信徒與他人都要誠實相待』,那麽女性想要擁抱我是做爲生物理所當然又自然的事情。所以月神大人才會把這個能讓彼此『性福』的寶貝給予雙方。而對于那些已經結婚,并且隐瞞自身聖職者的身分前往花街去,偷偷摸摸的找遊女玩樂的人,比起來我堂堂正正的擁抱女人,不管哪個人來看都是我比較誠實吧!」





    審問委員又再次失去言語。其實隻要冷靜想想就會知道這言論其實破綻百出,但賽傑太義正嚴詞又堂堂正正的态度,所以才會瞬間失去反駁的言語。而接着賽傑對于審問委員失去說詞又再次的補刀,沒完沒了的說著關于女性造型美與性能美之類的神性說詞,強調著。那些實在是無稽之談,從這時開始早就失去了審問的氣氛了。


    畢竟,對于賽傑這樣的人實在無能爲力了,最後審問委員隻好解散。而離開房間的賽傑,在正教會總部走廊走着,注意到前方有一位年輕修女往這走來。銀色頭發與兩條辮子,讓人眼花撩亂的美少女。


    賽傑來一邊考慮著别的事情一邊目不轉睛的凝視著少女。面無表情的然後機械般走路的白發少女,但是看了賽傑之後隻是皺了眉頭,然後低下頭打個招呼,就從賽傑身邊走過了,然後伴随着輕微的腳步聲離開了。


    對于這樣的少女,賽傑也隻是搔搔頭的說著。


    「……哎呀,看來她挺讨厭我這種類型的。」


    賽結這個男人,這種不檢點的個性。非常奇怪的會讓男人跟成年的女子喜愛。但是另一方面對于年輕女孩則會像是毛毛蟲一樣的讨厭。


    (唔嗯。大叔所散發的大人魅力,小鬼是不會懂的吧)


    摸著長滿胡須看起來懶散的下吧,賽傑用不服輸的心态去想着。





    ◇◇◇





    ——大陸曆一五四七年三月下旬。


    今晚的這時候,賽傑在聖都尤摩耶姆的花街上。露娜利亞正教的教區也可以說是城市,但是那邊基本上一般生活的民衆還是占了大多數,所以花街還是必需存在的。而不愧是首都的花街,就連一個聖職者打扮也看不到,或許隻是僞裝成普通人的樣子吧,而在這個花街上穿着神官服(被魔改完畢的)堂堂正正的賽傑昂首闊步的走着。


    賽傑所收到的捐款大部分都被戈魯多紅衣主教拿走,所以爲了擁有自由的生活态度,賽傑本身并不想要有擁钜款,隻是在這生活艱苦的城市中,要享有『自由』的話,背後有權利的後盾是必需的。





    「哦,這不是不良主教大人嗎?還精神嗎?」


    走在路上,被坐在某間店的櫥窗前有個醉漢的老年人給叫住了,賽傑對着那位老人『揮手』的走了過去。


    「喔,老爺子,謝謝你總是捐款啊。」


    「啊啊,我的身體也差不多了,錢财是帶不進死後國度的,還不如跟朋友們一起喝個痛快。」


    「您還很健朗呢,好啊,下一次一起喝吧!」





    與老人告别後,走了不到十步,這次是穿着優雅的老婦人往這邊打招呼了。


    「怎麽了你,還沒被開除嗎?月神大人怎麽會讓這樣的男人來做爲主教啊……」


    「說什麽啊你,這老婆婆的嘴怎麽那麽壞啊,怎麽還沒死啊?以後要是到月神大人身邊,說不定還會被趕走呢。」


    「哼!我可不會比你先死啊,你老是在做折壽的事情吧?我會祈禱你會在冥府路上迷惑徘徊永遠不得前進,不過我可不會說對不起啊!」


    「嘎哈哈哈,再怎麽說我也會比你長壽啊!」


    彼此雖然毒舌的謾罵着,但是兩人招呼比起誰都還要生動。這是互相知道彼此性情的人之間的對話吧,接着這一次是穿着露出度很高的美豔女子打了招呼。


    「小哥啊,最近都不怎麽來這裏了呢,咱店裏的孩子都很寂寞喔?」


    「哦,下次一定會去的。」


    「總是說著『下次、下次』的男人是最不可信的喔。」


    「嘁,你這女人還挺精的嘛。」





    這麽說的賽傑,對着自己日曬而曬黑的光頭拍了一下,在這個場合笑了起來。在教會被視爲麻煩王的賽傑,但是卻是花街的人氣王。


    在這個花街走的賽傑,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回頭對着昏暗的小巷說著。


    「差不多可以出來了吧?讓身姿露出來也不會怎麽樣吧,我可沒有喜歡被男人尾随的愛好呢。」


    從暗處走出了一位被土黃色連帽鬥篷覆蓋著全身,好像以前聖者或者隐者的打扮的男子出現在黑暗中,雖然臉的輪廓被隐藏起來,但是這是獸族男人吧。可以從兜帽前端看到鼻子的尖端,而這個男人非常有禮貌的,對賽傑行了禮。





    「……您是從何時注意到的?」


    「從踏入花街一開始就注意到了,以前可是元冒險者,作爲隊伍成員是被委托偵查的,對于氣息非常敏感呢。」


    「這樣的人才,竟然跑去做主教了是嗎?」


    「那是在某一次迷宮中受了重傷。那個時候被這個國家内,身爲主教的老爺子來照料著。自然就因爲那時候結了緣,而老爺子壽命将至的時候也拜托了我持續後續的工作。」


    「原來如此……」





    于是鬥篷男往賽傑的方向靠近了,并且把手伸入懷中,好像要取出什麽。賽傑這時開始緊張起來了,注視着他到底拿出什麽,然後一看到馬上緊張全消失了,男人手裏拿着的是一瓶昂貴的酒瓶子。


    「想稍微跟你小酌一杯,如何?」


    「……好啊,到我家來怎麽樣?」


    然後兩個人并排的走了起來。


    回复
    2楼2019-07-16 17:50
      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6 19:03
        谢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17 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