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吧 关注:16,163贴子:106,353

虐恋完结版《333666》又名《962354》沈棠 陆衍全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虐恋完结版《333666》又名《962354》沈棠 陆衍全文阅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14 09:33
    📚 等了三年才见一面的老公,却对她弃若敝履。她以为她可以不在意,可是事实证明,怎么可能不在意?她的心呀,痛的厉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14 09:34
      试读:📬 📬
      沈棠闻声而来时,客房里已闹成一团。

      她结婚三年却未见一面的丈夫——陆衍,此刻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站在许诗琪身边。

      而他们身边,是瘫坐在地上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女佣哭得一抽一抽。

      沈棠站在众人之后,凝视着那气场强烈占据所有人视线的男人,心头微微一涩。

      纵使生着气,陆衍的眉目也俊美得清贵无暇。然而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势却让人胆寒。

      蓦然与那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对上,沈棠心中微凉,不由自主地攥了攥手。

      “你做的?”

      陆衍语气虽然带着疑问,但他的眼神却充分表明他已经认定了一切。

      沈棠视线扫过地上的瓷杯残片,跳动的心脏猛地一抽,随之而来的是酸酸涩涩的情绪,有着说不出的委屈难受。

      沈棠定了定神,扬起精致的小脸微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14 09:38
        以上只是文案节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7-14 09:39
          看全文 ➕ 魏 杏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14 09:41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7-14 09:43
              看 6 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7-14 09:46
                喽喽常常不在线
                直接➕我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7-14 09:47
                  1章
                    沈棠闻声而来时,客房里已闹成一团。
                    她结婚三年却未见一面的丈夫——陆衍,此刻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站在许诗琪身边。
                    而他们身边,是瘫坐在地上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女佣哭得一抽一抽。
                    沈棠站在众人之后,凝视着那气场强烈占据所有人视线的男人,心头微微一涩。
                    纵使生着气,陆衍的眉目也俊美得清贵无暇。然而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势却让人胆寒。
                    蓦然与那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对上,沈棠心中微凉,不由自主地攥了攥手。
                    “你做的?”
                    陆衍语气虽然带着疑问,但他的眼神却充分表明他已经认定了一切。
                    沈棠视线扫过地上的瓷杯残片,跳动的心脏猛地一抽,随之而来的是酸酸涩涩的情绪,有着说不出的委屈难受。
                    沈棠定了定神,扬起精致的小脸微笑着道:“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陆衍长眸微眯,眉目如画的脸上露出冷意。
                    他冷笑道:“若不是我去得及时,诗琪的嗓子就要被毁了。这女佣是你派过去照顾诗琪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身处特殊位置的陆衍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对各种药物的味道十分敏感。
                    如果不是正赶着去看诗琪,拦下了茶壶去查,还不知道家里竟然有人想害许诗琪!
                    “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一旁的陆灵素忍不住了,上前几步走到陆衍身边站着,微抬起手却没有勇气抓住他的胳膊。
                    只得咬着牙低声说道:“你都三年没回来了,嫂子等了你那么久,你们没必要为这些小事坏了心情。”
                    她看了眼被陆衍搂在怀中楚楚可怜的女人,眼里不加掩饰地闪过一丝怨毒。
                    沈棠清楚地看见这抹情绪,心里有些无奈,这丫头今天这一出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即便知道陆灵素的身世,明白她讨厌许诗琪的原因,但自己也没办法接受陆灵素这样狠毒的做法。
                    “小事?诗琪可是歌星,要是坏了嗓子,她还当什么歌星?”
                    陆衍带着寒意的声音上扬几度,暗含怒意的嗓音让人生出一丝恐惧。
                    陆灵素很害怕陆衍,如今听他这般说心里更加不安,垂在身侧的手揪紧衣摆。
                    “沈棠,三年不见,你越来越恶毒了,明目张胆地给诗琪下毒,嗯?”
                    用了三年时间好不容易已经坚硬一点的心,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这个男人凿开,无论怎么压都压不住自心底涌出的那股悲凉。
                    他呀,从始至终对自己,都是如此冷漠无情。
                    沈棠咬牙维持了表面的平静,微微一笑伸手将茶壶里剩下的茶水全倒在茶杯里。
                    她柔声开口:“陆大哥,你误会了,这只是普通的茶水。我觉得挺好喝的,才叫人送了一壶过来。”
                    说完,沈棠举杯仰头,面不改色地喝下了,这杯陆衍所说的含毒的茶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7-14 10:26
                    2章
                      陆灵素瞧着她的动作瞳孔微缩,急切地喊了一句:“嫂子!”可仍旧没能阻止沈棠的动作。
                      沈棠一口气将所有茶水都喝得干干净净,风轻云淡地说道:“这下,陆大哥你该相信了吧?”
                      和许诗琪一样,沈棠也是个公众人物,但她靠的是自己那张美到天妒人怨的脸。
                      现如今这张艳丽绝伦的面庞因着痛苦而微微扭曲,灿若星芒的瞳眸里浸着些许湿润,让陆衍也不由心头一跳。
                      只是他很快摒弃了这抹情绪,眼含深意地看着沈棠,好像第一次认识她一般。
                      “嫂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陆灵素控制不住情绪,扑过去紧紧抓住沈棠的手,满眼后悔失声痛哭着。
                      沈棠眼疾手快地捂住陆灵素的嘴,用只有后者能看到的角度轻轻摇了摇头。
                      这件事她已经担下了,不想再生波折。何况,即便说出真相又有什么用?想必陆衍也只会认为是她沈棠撺掇的。
                      将陆灵素拉到一边,沈棠脸上维持着得体大方的笑容,对陆衍道歉:“没想到因为一壶茶水造成了误会,实在抱歉得很。陆大哥,诗琪被吓得不轻,你好好安慰安慰她,我先回房了。”
                      嗓子像是有一把火在烧着,灼烧得厉害。
                      沈棠怕再留在这里会露出破绽,直接拍了拍陆灵素的手。
                      陆灵素回过神一看,察觉到沈棠面色不对劲,额头也开始泛起细密的汗珠,陆灵素只得抹一把眼泪,瞪了许诗琪一眼后扶着沈棠出门往三楼卧室而去。
                      看着沈棠明显不稳的步伐,陆衍并未再多说,沉默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
                      她,似乎跟以前很不一样。
                      被扶进房间之后,沈棠再也忍不住,脚下一软整个人倒在床上。
                      沈棠劝阻了想去给她买药的陆灵素,无奈一叹,让她先把自己扶到椅子上去坐着。
                      “嫂子,对不起,我只是太讨厌她了!”陆灵素瞪着通红的眼睛,妒恨之情满溢,“她抢走了我的一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7-14 10:27
                        无怪乎陆灵素如此怨恨许诗琪,她们俩自读书起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直到有天一次意外才发现狗血的抱错孩子的桥段发生在两人身上,两人的身份调换了一下。
                        许诗琪雀占鸠巢地享受了陆家千金这个身份十三年,即便是后来打回原形,在陆家众人眼里,许诗琪依旧是他们疼爱的女儿,还有意成全陆衍和许诗琪。
                        在底层生活了十三年的陆灵素一直无法融入陆家所处的上层社会,她的存在像是笑话一样。
                        直到三年前沈棠嫁入陆家,在沈棠的帮助下,陆灵素开始蜕变为真正的大家闺秀。
                        只是一遇到与许诗琪有关的事情,陆灵素整个人好似魔怔了偏要与许诗琪作对,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往口中灌了不少冷水,沈棠焦灼的嗓子稍稍缓解了一些,因为了解陆灵素的性格,沈棠只能慢慢开导她。
                        抬手抹去她脸上的眼泪,沈棠正色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融入这个家里,很想得到你爸妈还有哥哥的认可吗?”
                        “当年抱错孩子,许诗琪也是无辜的。再说她还是你哥的心上人,你总摆脸色给她看,你和你哥的关系怎么好得起来?指不定再过不久许诗琪就是你嫂子呢,你得学会和她和平相处,明白吗?”
                        沈棠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轻笑了一声,没有人明白她笑里藏了多少无奈,更没有人了解她花了多少时间才做到这般坦然。
                        陆灵素刚忍下去的眼泪又泛滥了起来,紧紧抱住沈棠呜咽:“我不要,我只认你一个人做我的嫂子……”
                        轻拍着怀中人背脊的手僵了僵,沈棠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不再说话。
                        两人沉浸在悲伤氛围里,丝毫没注意到门被人打开了。
                        在门外的陆衍目光沉沉,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一直等里面没再传出说话声,才紧抿薄唇悄声离去。
                        送走陆灵素后,沈棠躺在床上休息。
                        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里,她瘫坐在地上,陆衍居高临下地欣赏着她的狼狈,字字句句往她心口上扎刀子:“沈棠,你的身、你的心,你的爱情都太脏,令人恶心!”
                        猛地惊醒,沈棠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死死地攥着被子,不停的念着陆衍的名字,声声泣血。
                        待情绪稳定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喉咙疼得不得了,倒了杯水喝,发现这水的味道有点奇怪。
                        沈棠来不及多想就听到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少奶奶,少爷那边出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7-14 10:27
                        3章
                          沈棠跟着满脸焦急的管家赶到笙歌居,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陆家园林占地面积很大,整体布局以水池为主,亭台楼榭临水而建,具有江南水乡特色。
                          其中的笙歌居便是专门用来举办宴会的场所,陆家打算过几天举办一场隆重的接风宴告诉S市的世家,陆衍回来了。
                          刚到笙歌居,便见大厅里一片狼藉。
                          巨大的琉璃吊灯躺在舞台中央,四周都是玻璃碎渣子。
                          地上还有暗红色血迹,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诗琪的身上披着陆衍的衣服,娇柔的面孔上挂着晶莹的泪滴,略显狼狈地站在陆衍的身后,见沈棠过来便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像是受惊过度的样子。
                          沈棠没有去看她,而是兀自走到陆灵素身前。
                          看她明明已经满脸的泪水,却倔强地咬着嘴唇绞紧手指站在原地,沈棠轻柔地抓住了陆灵素的手说:“没事,有我在。”嗓音依旧沙哑却莫名给人安心。
                          沈棠的到来让陆灵素一下子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赶紧抹了眼泪点点头。
                          陆衍脸上的神情是一贯的矜贵冷淡,但那双眼睛里满满都是冷冽,如寒冰般几乎要把人冻住。
                          他有些烦躁,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沈棠进来的时候无视了他。
                          “怎么,还装可怜呢?”陆衍声音低沉,漆黑的瞳孔里蕴含着怒火,让陆灵素刚好上一些的面色又变得惨白。
                          察觉到陆衍针对性的视线,沈棠赶紧挡在陆灵素的面前,听身后的人低声辩解着:“我没有,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陆灵素紧紧拽着沈棠的衣摆,后者甚至能够感觉到她手上的颤抖。
                          沈棠这保护的姿态让陆衍更加生气,唇角一勾,笑容如冰雪般沁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7-14 10:28
                            “诗琪刚才排练的时候吊灯砸下来,你敢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在家里也只有你们两个会针对诗琪,不是你的话那就是沈棠?”
                            沈棠猛地抬头,对上这张让她魂牵梦绕多年的如画容颜,只觉得心头划过一抹刺痛。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怀疑是她的手段。
                            这种被冤枉的滋味,真让人难受。
                            沈棠握紧双拳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去,低垂着脸遮掩着眼中的情绪,正准备开口反驳。
                            身后的陆灵素突然站出来,红着眼睛瞪着陆衍:“陆衍!这事和我们没关系!许诗琪就是个灾星,谁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想收了她那条贱命?!”
                            “灵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陆家养了我十几年,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哥哥,我们都有很深很深的感情在啊。我也是真心把陆家当做我自己的家,把你们当做我的亲人啊。”
                            许诗琪清澈的眼睛里蕴含着眼泪,“灵素,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想害我?你对我哪里不满你说出来啊,我都会改的,你不要再这样针对我了好不好?我们是亲人啊!”
                            “许诗琪,你这么恶心的人怎么就没被吊灯砸死呢?”
                            陆灵素这句话一说出口,沈棠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果不其然,在沈棠还没有想好对策的时候,陆衍的手已经挥了过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7-14 10:28
                            4章
                              骇人的巴掌声在大厅响起,几个正在整理的佣人都停了下来,战战兢兢地站在这里大气也不敢出。
                              沈棠把陆灵素往身后一拉,坚定不移地挡在她身前。顿时,艳丽无双的脸上浮现起触目惊心的巴掌印。
                              陆衍目光一沉,身子不受控制地僵了僵。
                              “嫂子……”
                              陆灵素彻底傻了,她呆愣愣地看着沈棠脸上通红的巴掌印,被烫的发红的眼睛里逐渐浮现出恨意。
                              陆衍如寒星般的眸子盯着沈棠,冷凝在唇角的笑锋利如刀:“多管闲事!”
                              陆灵素吼道:“陆衍,你够了!”
                              陆衍没理会陆灵素,反而是盯着沈棠:“难怪陆灵素的胆子越来越大,原来是你一直在纵容她。”
                              沈棠有些失神,陆衍一直是个谪仙般的人物,性子至清至冽。
                              没想到清冷矜贵如他居然会为了许诗琪这朵小白花动手打人,他,是真的很爱许诗琪呢。
                              陆灵素看着沈棠红肿的脸,可以想象得到这一巴掌要是打在自己脸上该有多疼。
                              “陆衍,***为什么要这么做!”陆灵素崩溃大喊,看着陆衍的目光终于带上了仇恨。
                              “她许诗琪是你的妹妹,我就不是对吗?所以不管我做了什么,在你眼里都是不对的,都是在害人,是不是?”
                              陆灵素嗓音嘶哑,眼泪中含着莫大的委屈。
                              回过神来的沈棠收敛情绪,伸出手坚定地抓着陆灵素的手,她嗤笑一声,语调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陆先生,虽说许诗琪是你心上人,但灵素怎么说也是你亲妹妹。现在真相未明,你就这么给灵素定罪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听到陆先生三个字,陆衍瞳孔一缩,冷笑道:“真相?好,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相!”
                              他抬手指向站在不远处垂着头因害怕而瑟瑟发抖的女佣,声音冰寒:“你告诉她们!”
                              女佣瑟缩了一下,面上惧意更重,但还是颤颤巍巍地来到沈棠两人面前,不敢看她们,“是大小姐吩咐我给吊灯动的手脚……”
                              “你胡说!”陆灵素双眼一瞪,情绪激动之下就要上去抓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7-14 10:55
                               沈棠将人拦了下来安抚,眉头却轻皱起来,仔细观察着那女佣的神态。
                                被打断话的女佣大气也不敢出,缩着脑袋根本不敢与陆灵素对视。
                                “我是负责清洗灯具的,先前接到大小姐的命令,她让我在清洗完灯具后,安装上去的时候在绳子上割道口子。谁都知道许小姐下午要到这里彩排,大小姐这么做根本就是想要害许小姐的命!我也不想害人,但是大小姐威胁我,所以……”
                                “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们俩还有什么话要说?”
                                “不、不是我,我没有,她在胡说!”陆灵素崩溃地大喊着,“为什么要污蔑我,我是无辜的!”
                                从小生长在乡下的陆灵素,从没有经历过这样委屈而又无法辩解的事情,她分明是无辜的,却要成为别人眼中的罪人,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看到陆灵素歇斯底里的模样,陆衍微微皱眉,“陆灵素,还不快向诗琪道歉!”
                                站在陆衍身后的许诗琪志得意满地一笑,她们两个一个比一个蠢,还想和自己斗?
                                “哥哥,我不怪灵素,我知道灵素是个好的,她肯定是受到别人的挑唆才做出这样的事。”
                                “许诗琪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
                                陆灵素扬起手想甩许诗琪一耳光却被陆衍抓住胳膊,陆衍容色冷凝,“陆灵素,别太过分了。”
                                陆灵素忍不住内心的激荡,冲着陆衍怒吼:“我没你这样的哥哥,我恨你!”狠狠地甩开陆衍的手,朝外跑去。
                                “素素!”沈棠没来得及抓住陆灵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抹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
                                沉着脸转过身:“我不否认素素针对过许诗琪,但她绝不是那种会做出谋害人性命事情的人!”
                                沈棠深望着那双薄凉的墨眸,“陆衍,我看错你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14 10:58
                                真的不骗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14 11:00
                                  拿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14 11:00
                                    5章
                                      盯着眼前女人对自己严厉的控诉,陆衍嘴角泛起一抹冰雪的寒意,“那你呢?一而再的教唆灵素伤人,难道这句话不是在说你自己?”
                                      听到这里沈棠知道自己跟陆衍已经无话可说,他的心里早已经认定了一切,那还解释什么。
                                      她仰起小脸,脸颊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对,这世界上就只有你陆衍最聪明了,一眼看透所有的真相,那我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最后四字个说得极其的淡。
                                      就当沈棠要离开时,陆衍却厉声叫住了她,女人那漠视的态度,他不喜欢,当自己是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这两个人就能一前一后拍拍手走人吗?
                                      “沈棠,你难道不该给诗琪道歉吗?”许诗琪一直站在陆衍身后,听到陆衍的话,眸光更是闪烁着得意。
                                      道歉?沈棠缓缓的转过身,盯着眼前的男人,俊美的面孔上写满了对许诗琪的偏袒,写满了对她的鄙夷。
                                      一股悲凉从沈棠的胸口窜出来,她努力的挤出一抹笑意。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道歉是吧,好,我道歉。许小姐,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要怎么处置我,悉听尊便。”
                                      好一个敢于认错的态度,陆衍知道沈棠根本不是真心的道歉,嘴里说的话跟心里想的事完全就是两个态度。
                                      没关系,只要她开了这个口,他就敢动手。
                                      “很好,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狡辩下去。来人!把沈棠带回她的房间,没我的允许,谁都不准放她出来!”陆衍一声令人,佣人很快把沈棠带走了。
                                      看着她居然那么乖顺的离开,陆衍以为她至少还会辩解几句。不过沈棠的举动出乎了他的意料,一副认命的样子,陆衍认为就是惺惺作态。
                                      这个家终于清静了,不过居然不是把沈棠赶出陆家?许诗琪觉得还是差了她的预想。如果能将沈棠赶出去多好。
                                      当她转头看向陆衍时,却发现男人盯着楼上的视线也未免太专注,持续时间太长了,她轻轻的触碰了陆衍一下。
                                      “哥,我该怎么办,嫂子不喜欢我,灵素又对我这么敌意,这个家是不是容不下我了。”说到最后,许诗琪的声音带着一股哽咽。
                                      对方可怜兮兮的样子,陆衍不由得心软,毕竟许诗琪才是和他一起成长十多年的妹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时间胜于一切。
                                      搂着许诗琪的肩膀,带着她走到客厅沙发坐下,一旁的佣人们无声的收拾着另一处的残局。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沈棠既然已经嫁到了陆家,就该有个陆家媳妇的样子。
                                      离婚这种事,陆衍不是没有考虑过,他可以和沈棠离婚,但是陆家不可以,即便是养着一个摆设,他也得养着。
                                      至于陆灵素,那不过是被坏女人蒙蔽了眼睛,他把这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就行了。
                                      另一边,让沈棠万万没想到的是,三年的清水婚姻,和陆衍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水深火热。
                                      想到之前她喝下的“水”和那响亮的巴掌,何尝不是现实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的回响。
                                      靠在门板上的沈棠只觉全身无力,纵然嗓子的极度不舒服和脸颊边隐隐作疼还未完全散去,也捞不起她沉溺于茫然的身躯。
                                      慢慢的下滑,连呼吸都变得可有可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7-14 12:39
                                      6章
                                        砰——
                                        伴随着巨响的还有一股巨大的撞击力。
                                        她的小腿被弹过来的门板再撞了一下,出于本能,她猛的一缩。
                                        站在门口的陆衍刚好看到这一幕,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会站在门后,看着她上楼都这么久,她杵在门后做什么!
                                        看着女人的狼狈,陆衍眉头微皱,半垂着眼,嘴角依然未带半分温度。
                                        “收起你那些心机,诗琪即便没有陆家的血缘,但丝毫也不会影响她在陆家的地位,你也不要再唆使灵素做坏事了,陆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看着女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度气氛变得沉闷。
                                        陆衍原本是想上楼来跟这个女人好好谈谈陆家的事,没想到她摆出这幅姿态,想用苦肉计来博取他的心软吗?未免想太多了。
                                        “沈棠,我劝你还是聪明一点,搞清楚什么是你该做的,什么是你不该做的,不要做害人又害己的事!”眼见着趴在地上的女人还是一动不动。
                                        陆衍的眉眼间流露出一抹厌恶,手搭在门把上,冷冷的甩出一句话,“给我在这里好好的反省反省,没我的允许,你不准出这道门!”
                                        听到一声冷冰冰的关门声,沈棠知道训话已经结束了。
                                        回想男人的训话,她的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真好,这就是她的丈夫。
                                        眸光微冷,沈棠努力从地上爬了起来,还好这卧室都是铺着厚厚的短绒地毯,她也就只是单纯的摔扑了一下。
                                        从嫁进陆家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注定会面对这样的一个局面——夫妻相敬如“冰”,那好歹也有一个敬字啊。
                                        坐在床边,沈棠看了看自己火辣辣的膝盖。
                                        也不知坐了多久,随着一股冷风,卧室门再度被人推开了。
                                        “少奶奶,少爷叫你下去吃饭了。”一个女佣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唤着沈棠。
                                        可此时的沈棠并不想下楼:“告诉你们少爷,我不想吃。”
                                        然而女佣听了她的话,并没有立即走开,而是认认真真的看着她的脸,语气冰冷,“少奶奶,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少爷说了,让我叫你下去吃饭。”
                                        显然这是一道圣旨。
                                        一如女佣话里的意思,沈棠微微一笑,站了起来。
                                        她明白,陆衍的归来预示着陆家要变天了。
                                        沈棠理了理衣服,气质依然优雅的跟在女佣的身后,亦步亦随的下了楼。
                                        从楼上走到餐厅,要经过大客厅和小客厅,刚到了小客厅就听到许诗琪的笑声。
                                        那温婉的声音那么肆无忌惮,而一旁的陆衍则是微笑凝视着对方。
                                        可惜,这一幕却要因为她的到来而被划破。
                                        “抱歉,让你们久等——”
                                        “啪!”
                                        沈棠的话音未落,就看到眼前的男人狠戾的抓起了面前的一只精致的瓷碗向她砸来。
                                        一秒后,瓷碗破碎在光洁的小客厅地面上。
                                        沈棠感觉到了小腿的刺痛,或许是碎片扎进去了。
                                        她惊愕的转过头来,对了,陆衍从来都是这么暴虐的一个人。
                                        跟他那副让人着迷的外表没有一点相符。
                                        “沈棠,我知道你嫁进陆家三年了,都没有人教你规矩,但是你们沈家连这种起码的家规也没告诉过你吗?你自己看看诗琪现在瘦成了什么样子,这就是你当家主母做的事?!”
                                        沈棠这才惊觉,说得好听叫自己出来吃饭,原来还是在为……许小姐出气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14 12:40
                                        7章
                                          “怎么,说不出话了?”陆衍坐在餐桌的主位上,冷冷的声音在大厅里回响。
                                          “好了哥,妈说过,吃饭的时候不要生气,会对胃不好。”坐在一旁的许诗琪不想看站在几米远处的沈棠,那副默然的样子。
                                          已经被陆衍盯很久了。
                                          不管是生气还是其他什么的,她都不想让陆衍看着沈棠,不得不说沈棠唯一的优势就是她的那张脸。
                                          不过还好,她成功的让陆衍揭穿了沈棠天使面孔,魔鬼心肠的真相。
                                          听了许诗琪的一声劝,原本冷硬的脸庞松驰下来,却仍不免带上一声冷哼,“看到这样表里不符的人胃口怎么能好。”
                                          沈棠差点想冷笑出声,那还叫她下来干嘛,她知道自己当初嫁进陆家就是个错误,可是为了沈家,就是眼前有再大的困难,她也得忍。
                                          “还不过来,杵在那里干嘛!”陆衍一声更比一声的冷厉,早已经压得沈棠不想多说一句。
                                          她慢慢的靠近餐桌坐在了摆放好餐具的位置上。
                                          而刚刚被陆衍扔掉的碗具已经被女佣重新补上。
                                          男人眼神微眯,即便现在还发着脾气,但那充斥一身的贵气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一如旁边坐着的沈棠,她无可挑剔的面容,即便受了再大的委屈,那眸光也能如同海水般静静的映衬出天上星光,美得令人窒息。
                                          更令坐在对面的许诗琪痛恨。
                                          她捏着手上的叉子,狠不能一叉子能给沈棠全数划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7-14 12:46
                                            “哥,我想吃那个鱼。”沉寂的餐桌被许诗琪天籁般的声音打破。
                                            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要在沈棠面前展示陆衍对自己独一无二的宠爱。
                                            听到许诗琪的要求,沈棠慢条斯理吃饭的动作并没有停。
                                            就当这两个人是空气般的存在。
                                            她微低着头吃着盘中的食物,陆衍一直待在国外,西餐则是他习惯的主食,所以今天也免不了这惯例,这样也好,省得大家挟来挟去,一会儿自己挟了这两位中谁喜欢的菜,那她放也错,不放也错。
                                            正以为陆衍会放下自己的餐具,给许诗琪料理那鱼肉,没想到脑袋的右上方响起陆衍的声音,“给小姐弄鱼。”
                                            “不用,我怎么好意思叫嫂子来……”开口的是许诗琪,她一脸意外的看了看陆衍,虽然心里满是惊喜,原来陆衍竟然把沈棠当成佣人。
                                            其实陆衍叫的也不是沈棠,而是一旁伺候的佣人。
                                            所以听到许诗琪的话,沈棠愕然的抬起头。
                                            对于许诗琪的话,陆衍眉头微蹙,干脆直接朝着佣人示意,可嘴里却逸出更让人接受不了的话来。
                                            “不要在我面前叫她嫂子,我不想听。”
                                            看似在向许诗琪表示不悦,这何尝不是下了沈棠的面子。
                                            何况还是有佣人在的情况下。
                                            沈棠干脆充耳不闻,继续安静用餐。
                                            女人进餐的动作极为优雅,叉子和盘子从没有发出碰撞的声音,安静到似乎感觉不到她这个人的存在。
                                            不会贪吃也不会浪费。
                                            不过对于陆衍而言,沈棠这一切都不过是在做作。
                                            所以在午餐结束,他还是对沈棠发难了,“这就是你廉价的情谊?”
                                            沈棠:“……”
                                            许诗琪:“……”
                                            显然没有人明白陆衍话里的意思,这让陆衍的脸色又沉了沉。
                                            “你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灵素一句,你不是说你很关心她的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7-14 12:46
                                            8章
                                              沈棠坐在那里,眼底闪过诧异,早在下楼之前,她们就已经联系过了。
                                              灵素以自己的方式告诉她,自己已经被陆家的人押了回来,就在卧室里,她的隔壁。
                                              沈棠刚想开口解释,却见陆衍忽的抬起手,出于正常反应,沈棠往一旁闪了一下。
                                              男人则是瞥了她一眼,眸光微冷,打她?
                                              他还嫌脏了手。
                                              “你这个人本质是怎么样的,我早就看透了,既然你已经在陆家演了这么久的戏,我请你继续,但凡陆家的声誉因你而受损,你就等着拉着你们沈家一起下地狱吧!”
                                              说完,陆衍冷冷的横了她一眼,起身离开。
                                              见状,许诗琪也冷笑一声,“完了,嫂子,你的如意算盘打破了。”
                                              沈棠无语,她有什么如意算盘,目送两位自大的“兄妹”离开,瞬间就明白了刚刚陆衍话里的意思。
                                              这是要将整个沈家作为监视她的砝码,虽然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嫁进了陆家,她就已经是个恶贯满盈的罪人了。
                                              回到卧室,她的“囚宠”里,拿出手机,看了看微信上的内容,忍不住想笑。
                                              这陆灵素是有多激奋啊,午餐不过是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她竟然发了六百多条信息过来。
                                              不过也得感谢灵素,嫁进陆家这么久,也就灵素是真心对她。
                                              她坐在床上重新处理自己膝盖上的伤口,看了看那已经干涸的红色伤疤,默默的叹了口气,就这样吧。
                                              叩叩——
                                              听到敲门声,沈棠显然很意外。
                                              看来自己安静的隐形也是不能让外面消停的。
                                              打开门,门外站着许诗琪,对方手上拿着一个杯子。
                                              “拿着喝吧,这是陆灵素给你买的解药,她说了这事就是你指使的,不过我大度,放过你这一次,再有下次,我可不会饶了你。”
                                              女人手上拿着的杯子也不管沈棠接不接手,径直塞进她的怀中,沈棠不得不用手赶紧捧着。
                                              杯子外沿温度还很烫,里面黑乎乎的液体。
                                              沈棠不知道是不是陆灵素在水中下的药份量不重,到现在为止,她不过是喝了几次水而已,嗓子已经不那么难受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7-14 12:47
                                                所以对于许诗琪“好意”送来的解药,沈棠只是客套的接过来而已,眼前这个女孩绝对不是初见时那么单纯。
                                                想到这里,沈棠收回看向那明媚笑脸的视线,转向手中黑乎乎的液体中。
                                                “谢谢,不过我想我已经用不上了。”她天生讨厌吃药,尤其这种看起来就不怎么好喝的药。
                                                “嫂嫂,我好心好意给你送来了,你好歹也是喝一口,再说了这还是灵素主动要跟我和好的理由,你总不能也不给灵素的面子吧。”
                                                许诗琪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倒是让沈棠生起了反感之心。
                                                “好吧,我谢谢你了,我一会儿喝。”本来杯壁就很烫,她一会儿把药倒了总行吧。
                                                许诗琪当然明白沈棠的想法,她浅笑着勾了勾唇,突然手搭上了沈棠的手臂。
                                                “嫂嫂,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和灵素的心意,为了你的嗓子好,你还是不要拒绝了吧。”许诗琪话音刚落,就把沈棠往外拉。
                                                既没听明白许诗琪话里的意思,也不明白许诗琪为什么要拉自己出门,沈棠疑惑愣了下,人已经被许诗琪拉了出去。
                                                “你——啊!”沈棠完全是一头雾水的看着门外的许诗琪,不知道她突然大力拉自己做什么,下一秒就听到对方大叫了一声。
                                                一拉一顿,杯中的药水几乎半杯都扑了出去,全洒在许诗琪的腰间。
                                                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毫无疑问是陆衍的质问声。
                                                “沈棠!你是不是疯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7-14 12:47
                                                9章
                                                  原来是这样——
                                                  杯子还倔强的被沈棠握在手中,还剩下的半杯液体在杯中晃来晃去。
                                                  沈棠垂了眸,原来是设了这么一个拙劣的局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看破这一点,沈党觉得好笑,嘴角不由挂出一抹苦笑。
                                                  然而这一笑,却是彻底激怒了陆衍。
                                                  他扶着许诗琪,不经意看到诗琪小心翼翼掀起衣摆下沿露出了几寸被烫的发红的肌肤,不由怒火中烧。
                                                  “沈棠,你阴险就算了,竟然还是这样一个毒辣的女人,你知不知道过两天陆家的宴会上,诗琪会有表演,你前一步想弄坏她的嗓子不成,后一步,你又想烫伤她,你是不是疯了!”男人铁钳般的大掌紧紧的攫住沈棠的手腕。
                                                  又是先入为主,沈棠气不过,她都老老实实的躲在楼上了,还要来找自己的麻烦,无非就是想让她自动走人呗。
                                                  “陆先生,你能不能也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能不能凡事公平一点!
                                                  看着眼前的女人居然还能保持心平气和的样子,陆衍笑了,不过那是让人产生惧意的冷笑。
                                                  “你们先扶小姐下去,让医生给小姐治疗。”犹如大厦将倾般的可怕,陆衍竟然还能先镇定下来,手依然紧紧的捏着沈棠的手腕没有放开。
                                                  “哥,我——”许诗琪以为陆衍会抱自己下楼,她委屈的咬着下唇,可怜巴巴的看着陆衍,虽然陆衍拉着沈棠的样子很可怕,但是那也是肌肤相亲!
                                                  “听话,先下去,留疤就不好了。”和许诗琪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于沈棠,他几乎是用哄的。
                                                  这就是差异,这就是区别,沈棠知道自己就是个被认定的罪人,但是听到这种温和的语调,却不是为了自己,她的心几乎都快碎了。
                                                  许诗琪比陆灵素聪明就在于,她知道进退,此时不好再撒娇了,她扁扁嘴,露出娇憨的笑,转过身,临走之前,还扯了扯陆衍的衣角。
                                                  “哥,我等你。”说完,才依依不舍的下了楼。
                                                  就像是晴空万里的转变,乌云已经笼罩过来。
                                                  沈棠被陆衍推进了卧室,她紧咬着下唇,只因手腕都快被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捏碎了。
                                                  一把甩开了沈棠,她不由退了好几步才堪堪停下来,陆衍再度逼进两步,将她手中的杯子抽离。
                                                  重重的顿在桌子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7-14 13:46
                                                    “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就这么容不得诗琪?”本来他想着既然是条件婚姻,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就算了,没想到自打自己回来,这个家里不没消停过。
                                                    今天如果他再不出面收拾一下,只怕都没有诗琪的容身之地了。
                                                    低头看着自己被男人扭握得发红的手腕,沈棠闭了闭眼,眼睁睁看着两滴泪被挤出眼眶跌落在地毯里不见了踪影。
                                                    “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做,陆先生你想必是不会相信的吧。”事实上,她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做,可是这陆衍才刚回来,她就犯了好几个大“错”。
                                                    此时的沈棠生出百口莫辩的念头。
                                                    唯一能做的只是苦笑了。
                                                    果然,陆衍听了她的解释,又朝前逼进一步,抬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当我是瞎的吗?刚刚我是亲眼看到你把诗琪从卧室里推来出,还泼了她的水,你别说这也是误会。”
                                                    原来他看到的情景是这样,那她更没什么好辩解的了。
                                                    人证物证俱在,加上人家陆先生还是亲眼所见,“是,是我做的,陆先生你不就是想让我承认都是我做的吗?那我承认好了,还是说你想做什么?”
                                                    从一回到陆宅,就步步紧逼,一环套一套的局,压得她喘不过气,是想让自己自觉腾位,给许诗琪。
                                                    她让就了是,没什么好大不了的。
                                                    女人越是表现的若无其事,陆衍越是气不可抑,手上更是下了力。酒酒。
                                                    疼得女人那双漂亮的眼眸中凝满了泪光,可还敢能倔强的盯着他,一脸的不服气。
                                                    “沈棠,后天是陆家给我举办的接风会,我希望你安份一点。”重重的甩开了手,明知道自己下手很重,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半分怜惜,眼神更是愈发的凌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7-14 13:47
                                                    11章
                                                      “好。”沈棠回答的很干脆,动作也干脆,转身就往回走了。
                                                      像是意外少奶奶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一般,管家呆呆的看着离去的沈棠,摇了摇头。
                                                      风平浪静到了接风宴这一天。不止陆家的亲朋好友都到了,陆家还邀请了不少S市的各界要人。
                                                      宴会的场面比沈棠想像中的还要大。
                                                      而她也被提前告诫,这一天不能出任何差错。
                                                      九点整,换好暗紫色礼服的沈棠下了楼。
                                                      陆衍已经换好装等在小客厅了。
                                                      沈棠放下之前提起的裙边,整理了一下刚刚抓起的皱褶。并没有注意到小客厅里的几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了。
                                                      “沈棠,不是给你另定制了一套礼服吗?怎么还是穿的这一套?”最先开口的是陆母,如果不是陆老爷子的安排,她压根也不想沈棠嫁进陆家。
                                                      另定制了一套?可她身上这套是今天早上女佣送来,是陆衍交待她穿的啊。
                                                      她疑惑的看向陆衍,而对方却正和许诗琪侧耳交谈什么。
                                                      “妈,我这个——”
                                                      “还有什么废话要说吗?全家都在等你,走了!”
                                                      她的解释还没出口,就被陆衍那冷冽的声音打断了。
                                                      来不及多说,沈棠只好跟上,却白白得了陆母一记不悦的白眼,而她只好躲闪转过头,又看到了陆衍看向自己尚没有收敛干净的阴冷。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沈棠意识到自己在这四个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多余,一个讨人嫌的角色。
                                                      “埋着头想什么,挽着!一会儿出去,别给我丢人现眼!”竟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跟随众人走到了正厅门口。
                                                      外面的宾客已经在花园里穿梭往来,看到陆家的主人出来了,个个喜笑颜开的迎了上来。
                                                      沈棠只好顺从的挽着陆衍的手臂,一步一步的跟上去。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陆母和陆父,许诗琪则是紧紧的挽着陆母的手,像一个可爱娇俏的小公主。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接风宴,大家随意随意。”陆父还是站在主席台上简单的介绍了两名,示意陆衍也跟着上台。
                                                      这个宴会除了接风会,更更要的寓意则是要替陆衍打开他的商界之门。
                                                      当年陆衍留学海外之后,没有在第一时间回来接管陆氏的产业,因为国内的竞争极及激烈。
                                                      他索性将陆氏的发展移到了海外,利用现有的人脉和资源把陆氏开拓到了新的层面。
                                                      而最近两年,国外的势头更有利于陆氏的发展,所以陆衍又计划把发展实施到国内,第一站则是S市。
                                                      要让陆氏重振雄风。
                                                      陆氏在S市人眼中不过是百年旺族,鲜少人知道陆衍早就将国外的事业经营得很好了,所以来参与宴会的人还并没有怎么看好这个陆氏的第三代接班人。
                                                      宴会的反应也不是很热烈,倒是女宾那边对陆家的家事非常感兴趣。
                                                      有几个和许诗琪相熟的,趁着男人们都谈应酬去了,就赶紧把人拉进了小圈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7-14 13:52
                                                      12章
                                                        “诗琪,陆家到底怎么想的啊,之前不是说要让你和陆衍在一起的吗?怎么今天这两位还穿上情侣装了?”女宾们一边窃窃私语的说着陆家的私事,一边还不忘谨慎的四处打探。
                                                        都说陆衍清冷,可越是这样的人,脾气可能不会太好,不小心点,万一什么不好的话传到人家耳朵里了,对自己老公的发展可是有影响的。
                                                        原本脸上还洋溢着灿烂笑意的许诗琪听到对方一来就是这样一句话,她的脸僵了僵。
                                                        不等许诗琪找到恰当的理由解释,站在她右边的女人倒是替她解了围。
                                                        “什么情侣装啊,我们诗琪的才是情侣装好不好,看看那个女人一身紫,多俗。”
                                                        听了女人的话,众人的视线就在许诗琪和陆衍以及他旁边那个女人身上来来回回的巡看,还真是。
                                                        陆衍今天着了一套白色的西装,偏偏打了一个暗紫色的领带,普通人要没有点气场还真压不住这身衣服。
                                                        偏偏陆衍就是穿出了非同一般的冷艳来,搭配着旁边同色系的沈棠,还真是靓眼得很。
                                                        不对不对,不是说跟诗琪才是一对吗?这几个人嘀咕着又看了回来,诗琪今天穿的是短款白纱小洋裙,滚着暗紫色的边,又和陆衍上装的衬衫是一个款式,这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啊?
                                                        莫非还真是情侣装?想到这里,两个女伴抿嘴一笑。
                                                        对于关注陆家的家事精彩都超过了陆氏的商业发展。毕竟她们是女人嘛,女人天性就是爱八卦。
                                                        打量完衣服,又开始说正事了,“诗琪,可毕竟你现在是陆家的养女,人家可是正室啊。虽然你在先,但是人家可是把位置坐正了哟。”
                                                        可不是嘛,说到这个许诗琪就来气,她和陆衍从小一起长大,陆衍也是对她宠爱有加,自从知道自己不过是被抱错的许家人之后。
                                                        陆家人反而对她的疼爱有增无减,她更被陆衍呵护在掌心。
                                                        原来陆母也有意搓和她和陆衍,没想到沈棠横插了进来,这作主的还是陆老爷子,老爷子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陆衍娶了沈棠。
                                                        这也就是当年为什么陆衍学成后都没有归国的最大原因,这个原因也只有她知道。
                                                        但是命运要这样安排,她有什么办法。
                                                        唯一只有让沈棠不断的犯错,让陆衍把她赶出去,才是上策。指望陆老爷子死掉却是下下策,那个老头子身体好得很。
                                                        不想跟这群女人将关注点一直放在自己身上,许诗琪淡淡一笑,准备寒暄两句离开。
                                                        一声玩笑话却飘进了她的耳朵里,引起她的注意。
                                                        “你们别看那个沈棠那么斯文有理的样子,嫁进陆家前,她可是有一个好得不了男朋友,可是为了嫁进陆家,她转身就把人家甩了。”
                                                        “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我以前可是跟她一个学校出来,这事又不是我一个人知道。”
                                                        “啧啧,这年头交过几个男朋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为了嫁进陆家,转身就把人甩了就有点那个啥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7-14 13:53
                                                        以上只能部分 章 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7-14 13:54
                                                          看全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7-14 13:55
                                                            ➕ 胃 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7-14 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