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292,274贴子:36,778,396
  • 5回复贴,共1

【原创】《就是这么无耻》第一章 捡废品 “砰!砰!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就是这么无耻》

第一章 捡废品

“砰!砰!砰!”一阵剧烈的声音响起,陈霖猛地从硬板床上弹了起来,被单滑落到地上。
  “陈霖!陈霖你快出来!”
  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看起来憨憨的小伙子,正用他那蒲扇大的手掌,使劲地拍门。
  他是陈霖的初中同学,叫王大壮,这个傻大个儿,身子挺结实,就是脑瓜子不大灵光,脑筋转得比较慢,总是比正常的孩子慢上几拍。
  “草!你可别拍了,门都要拍坏了。”陈霖裤子鞋子都没穿就赶紧跳过去开门。
  他喜欢裸睡,当然,是穿了裤衩的那种。
  木门颤颤巍巍的打开了。
  看着门上又多了一条的裂痕,陈霖不由得一阵脑壳疼。
  “傻大个,你找我有啥事啊?”陈霖没好气地说到。
  他刚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眼屎都没擦,仍挂在眼角。
  “前几天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去捡废品的么?”
  王大壮憨憨地笑着,挠了挠头,似乎刚刚把门拍裂的不是他一样。
  “我今天有空呢,就来找你来了。”
  “这才几点啊,你小子怎么起这么早?”陈霖打了个哈欠,往门外看了看还在地平线萎着的太阳。
  “这不是太阳出来了么?”
  王大壮左手里提着个大麻袋,用右手挠了挠头,裤兜里还冒出一截绳子。
  放着假,陈霖打算去拣点儿破烂换点零花钱,老爹可不会给他零花钱乱用,而且也没钱给他。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陈霖踩着那脏兮兮的拖鞋,到茅厕舒爽地撒了一大泡尿,随意漱了漱口,回来从床底下扯出一个蛇皮袋,和王大壮一起走出门去。
  他想赚点钱,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没有营养可不行,还有身上的衣服,都是补丁,那双鞋的鞋底也快掉了,这都得用钱买。
  至于怎么去赚钱,目前好像也只能去捡点废品,虽然捡废品卖不了几个钱,但终归是有点收入不是。
  十来分钟,他们就走到相离两公里的垃圾站,这里地方宽大,东西也很多。
  一阵风吹过,一股腐烂变质的气息扑鼻而来,要是爱干净的城里人来了这估计得直接吐出来,不过村里人倒是习惯了。
  此时已经有人在挑着拣着。
  “咱们快点。”王大壮飞快地奔了过去:“再慢点就被抢没了。”
  大家都忙着翻来翻去,运气好的说不定能捡到值钱的东西。
  有时,还有垃圾车过来,倒下垃圾,这时很多人就会聚过去,因为刚倒下来的都是没被开发过的,好东西或许更多。
  就像在沙漠里淘金一样的道理,那些被很多人挖过的基本都不会剩多少金子。
  只有医院的垃圾大家都不去碰,据说有人翻出过一些恶心的东西,大家也怕不小心得了什么传染病。
  他们捡的大多是废铁,铜之类的金属,能卖几个钱。
  陈霖家里没几个地,没什么收入,不过平时陈霖捡垃圾卖的钱他爹不会没收,留给他作零花钱。
  又有辆垃圾车开来,这两个小子跑的飞快,先行下手,在那里左翻右翻。
  这时,陈霖注意到王大壮脚边的一块方方的石头,样子有点奇特。
  他弯腰捡起来,翻来翻去看了会,发现上面有一些细密的浅浅的花纹,不知是什么玩意儿。
  看那花纹的样式,倒是有点像电视里那些古董,那玩意可值钱了,随便一个破碗就能卖个十多万。
  “陈霖你捡块石头干嘛?”王大壮在一旁看到。
  “这石头还蛮好看的。”陈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将它揣进口袋,打算拿回去研究。
  其实陈霖也不太明白,不就一个破碗么,还不如家里头的碗好用,咋就能卖这么多钱?
  不过他也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用来吃饭的话,家里的碗能装的饭可比那破碗多了一大半儿。
  陈霖看捡的差不多了,就拉着王大壮去收废品的地方。
  他不傻,捡到这么值钱的东西得快点离开,那两个垃圾车倒的是新垃圾,说不准这东西是刚丢的,人家很可能会找到这里的。
  陈霖没有和王大壮说,不过到时候真卖钱了他也愿意和王大壮分点。
  本来王大壮还不肯走,但是陈霖告诉他,说刚才那堆垃圾是医院的,在那里看到了个死孩子,他立马就吓坏了,赶紧拉着陈霖走。
  其实并没有,那都是陈霖瞎掰吓唬他的,但是他信了,毕竟以前还真有人扒拉出个浑身血淋淋的死胎儿。
  那个时候也有些小姑娘去医院堕胎的。
  到了废品,收废品的老头看到他们嘿嘿地笑了,整张脸皱缩成一朵灿烂的老菊花。
  将废品放在称上一称,然后从屁股那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票子,递给他们。
  陈霖接过,有点嫌弃的甩了甩,还是揣进了兜里。
  钱这玩意,可没有谁会嫌弃,就算在路上捡到粘上了牛耙耙的票子,随便找个地方蹭蹭干净后一样可以使。
  陈霖和王大壮分开后,往家里走,正低头把玩着那块石头,突然发现前面有个人,赶紧把石头揣进兜里。
  陈霖抬起头,正看见邻居孙姨在拾柴火。
  孙姨的丈夫梁左一年半前跑出了村子,说是要出去赚大钱,可到现在却在都没回来过,只留个媳妇和女儿在家,没有一点儿消息。
  村子里的一些人就说他在外面赚大钱了,又取了个年轻貌美的大学生,不打算回来,也有人说他在外边出了事儿,回不来了。
  虽然梁左这小子没什么出息,但媳妇长得漂亮的没话说,她正三十,虽然女儿已经十岁了,但是她看起来仍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姑娘一样年轻,虽然说不上特别好看,但在农村里头算是很不错的了。
  由于常年在地里耕作,她的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颇有一股成熟的风韵。
  孙姨虽然穿着普通的农村灰色涤纶布料,还是掩盖不住那种像是成熟的韵味。
  陈霖在大半个暑假的时间都在瞄着人家,感觉不管有什么事儿,看一眼赏心悦目,看多几眼心情便舒畅了。
  孙姨像往常一样,她看见了陈霖也没在意,在她眼里,陈霖只是个小屁孩儿,觉得他和小姑娘一样害羞。
  以前陈霖不会那么注意她,但是最近这些天来他感觉心情比较躁动,一看见好看的姑娘,他就有些脸红,想要和人家亲近。
  就像是课本里说的那种朦朦胧胧的情感,似乎是进入了课本上写的青春期。
  他现在开始注意女人,尤其是那些身材高挑的,腿长的,腰枝细的,脸蛋儿秀丽的,两只小眼总喜欢往村里那几个好看的姑娘身上瞅。
  陈霖那一向胆小怕事,懦弱内向的性格,因为进入青春期,悄然地改变。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妈,柴火快灭了……”
  一个扎着两只小辫子的小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到孙姨跟前,摸了摸小肚皮。
  “饭啥时候才好呀?桐桐肚子饿。”
  孙姨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呵呵的往外走。
  “快了,妈这就去添柴火。”
  陈霖往家里走,他现在明白了,自己这是有了正常男人的欲望——想要一个女朋友,而且要是好看的女朋友。
  回屋时他看到有个黄袍的道士在远处往村子里走,估计又是想来唬人骗钱的,便没有在意。
  重新回到屋里,躺回床上,陈霖想了很多,想要女朋友,就需要钱,没钱以后就没媳妇,如果有钱,现在就会有女朋友……
  如果陈霖此时能看到自己的模样,就会发现好像语文书中《阿Q正传》里头的阿贵,躺在床上白日做梦的傻模样。(阿贵躺在床上翘起腿,头枕着两手,望着天花板,一边傻笑一边瞎想。)
  看了看现在的家,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这可不行,陈霖心想,这些一定要改变,自己需要钱,为了女生。
  等哪天找着了机会,一定要找个能赚钱的出路,否则干些来钱慢又辛苦的活儿,那不知道得赚到什么时候。
  说不得等有钱的时候已经七老八十了,那样再有钱又有啥用,有哪个姑娘会愿意跟一个老头子结婚过日子。
  退一步说,就算愿意,家里人也不可能同意。
  陈霖琢磨着,得找个时间去市里,找一个好的地方把这块石头拍卖了,估摸着能得到不少钱。
  等有钱了,就找个女朋友,吃好的穿好的,岂不美哉?
  当晚,心里乱七八糟的事儿搅得陈霖难以入睡,翻来覆去好久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13 13:28
    求指点,求建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13 13:39
      第二章 林涵
      第二天,陈霖一大早便起来了,骑着自行车到了市里买卖古玩的地方,他家离市里有二十里的路,骑车要半个小时。
        他在街上四处转,要先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买家,并不急着出手。
        转着转着,陈霖忽然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
        陈霖不由得多瞄了几眼,忽然觉得有点儿眼熟。
        咦?是林涵?
        林涵是陈霖的同班同学,人长得好看,是他们班的班花,学习成绩中上,做个学习委员。
        陈霖看她在那小店铺买雪糕,想了想,这大热天的,买根雪糕来降降温也挺爽,口袋里正好有昨天卖垃圾赚的几个钱。
        嗯,主要是,可以凑近去看看林涵。
        天气很热,林涵穿了一身清凉的休闲装,白色短袖搭配蓝色短裤,一双细长嫩白的大腿暴露在阳光下,十分晃眼。
        她这身衣服在农村来说很亮眼,村里人家一般都穿朴素结实的衣服,比较保守,像这种露胳膊露大腿的打扮很是少见。
        虽说林涵的父母都是农村人,但是在他们在城里上班,所以林涵的打扮和城里头的孩子差不多。
        再加上她脸蛋跟牛奶果冻似的,又白又嫩,让人恨不能轻轻地咬上一口,眉清目秀,齐刘海充满了青春活力,身高已经有一米六五了,在农村的女孩儿当中那叫一个鹤立鸡群。
        像林涵这种清纯漂亮的女生谁不喜欢?别说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就算六七十的老头子都愿意多看她几眼。
        陈霖性格懦弱,比较内向,平时都只是远远的偷着看她,在班级的时候是偷偷地看,在村子里也是偷偷地看,面对面时他可不敢,更谈不上和人家说话了。
        见林涵看过来,陈霖立刻紧张地低下了头,不敢与她对视,只用眼角的余光去偷瞄她。
        林涵看到陈霖,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个邋邋遢遢的家伙。
        他家里很穷,父亲是个搬砖工。形象不好,他穿的衣服是破破烂烂,不是衣服的袖子有个口子,就是裤子的膝盖处穿了个孔,或者鞋子上有个小洞。
        不仅如此,他学习一点都不上进,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倒数。
        而且这个人给她一种非常猥琐的感觉,每次从这人身边经过,总觉得那双猥琐的小眼睛在身后死死的盯着自己,让人浑身难受。
        “你看啥?”
        林涵用她那清澈的眼睛白了陈霖一眼,伸手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雪糕,把陈霖看得春心荡漾,咳咳,她的声音很有磁性,陈霖听得心里痒痒。
        陈霖嘿嘿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回答,只是问老板娘要雪糕。
        “切。”林涵没兴趣理他。
        就在她准备细细品尝时,一股陈霖身上的汗臭味钻入她的鼻孔。
        林涵绣眉紧皱,脸上的表情更是不好看了,红彤彤的小嘴微微撅了起来。
        陈霖看到林涵这样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自卑地低下了头。
        林涵有点小洁癖,似乎觉得受不鸟,又往后退了一步,虽然她没说,但陈霖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来了。
        麻的!这是嫌弃老子啊!
        陈霖心里忽的升起一团火来,**和怒火不断交融蔓延,伸手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雪糕,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盯着林涵咽了下去。
        十六岁的林涵已经发育完全,虽然前并不是很突,但是后已经非常挺翘了,再加上青春飞扬的齐刘海短发和白净光滑的脸蛋儿,中性美让人砰然心动。
        林涵讨厌他身上的汗臭味,让陈霖怒火更甚。
        看着林涵离去的背影,陈霖心里恶狠狠地想:汗臭味怎么了?老子一定想办法把你娶过来,你越讨厌,老子越要让你闻个够!
        平时他也只敢这么想想,但是现在他捡到了那块一看就挺值钱的石头,心里便有了底气。
        咬了一口雪糕,心想,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把石头卖了好价钱,就把你娶到手!
        陈霖逛了一上午,并没有把石头卖出去。
        他只是观察,看哪家收购古董的地方最靠谱。
        鹅城只是一个小城市,相比羊城更是落后了不止一星半点。
        像这样的地方,收购古董的人也不明白什么,也就随便看看,看到像是那么回事儿就买下,反正是瞎买瞎卖,看运气,有时瞎猫碰上死耗子就能赚不少钱,运气不好没博到也不亏。
        照他们的话来说,那就是薄一薄,单插变摸拓(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而收购的价格压得很低,这样即便赔钱也赔不了多少。
        然而他转了一圈后,感觉都不太靠谱。
        最后他还是把东西拿回来了,反正有货不愁客,等以后有机会再把它卖掉吧。
        陈霖凭直觉觉得这东西不会很便宜,他不傻,他可不想以低贱的价格卖了,那就亏大了,反正现在也不缺钱用。
        骑着蝴蝶牌自行车,陈霖往回走。
        快到家时,路过一片荒地,这地势较低,四周地势高,中间较为平坦宽阔。
        陈霖点了点头,这正是一个非常适合练武的场地。
        农村人一般起得都很早,五六点钟便起来了,有些卖豆腐卖什么的,起的还要更早。
        陈霖不想让人看到他练武,做人也要低调,他不爱出风头,因为没那个必要。
        功夫是廖老头教他的,说是因为看得顺眼,就传他几招,能学到几分本事就得看他自己了。
        陈霖停好了蝴蝶自行车,在这片空地上打了一遍古拳,完毕后收招,汗水淋淋。
        他皱了皱眉,硬着头皮又把一套古拳打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13 13:39
        他皱了皱眉,硬着头皮又把一套古拳打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跟个鼓风机似的,而且全身肌肉酸酸胀胀的。
          真正会练武的人一套拳打下来,浑身骨节穴位都会拉开,身体能得到很大的舒展,能够强身健体,驱风排毒,自然汗如雨下。
          而不会练武的人那是**划,根本打不出啥来,白费力气,甚至练出毛病来。
          打完一套古拳,陈霖并没有停止,而是围着这处空地慢跑了两圈,等消汗之后这才停下来休息。
          如果汗不消除被风吹得着凉了,就很容易让人感冒发烧。
          陈霖坐在一块较干净的石头上,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不禁叹了口气。
          以他现在这样的体质,想要牛逼起来,可还不够。
          不过陈霖也不气馁,现在他的身体比刚练武的时候已经强壮了很多了。
          照廖老头的话说,想要追到女人,那就得有健康强壮的身体,这能给女生很大的安全感。
          那些瘦不拉几弱不禁风的排骨队长,女人不会喜欢,或者说很少女生喜欢这样的。
          这时陈霖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身影走进不远处的一个小灌木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13 13: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7 09: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7 0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