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3,183贴子:35,166
  • 39回复贴,共1

web 8-4 世界的守护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弄了一天,终于弄完了,感谢前几段尘兄的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07 20:34
    web 8-4 世界的守护者


    对于我梦想破碎的那个日子,我记得很清楚。

    “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当时大神官地位的格尔特=邱吉拉,向身为圣堂骑士团团长的哈里森说明了被隐藏的一切。

    那是为了‘代替勇者守护一切’而持续钻研的哈里森梦想的终结,也是为了面对残酷的现实而不得不扭曲自身信念人生的开始。

    表面上,圣堂教会一直都是支撑勇者的组织。

    但实际上,却是把本应该是绝对的存在--勇者,看成维持世界的系统的一部分来对待的组织。

    这并不是好坏的问题,

    这是为政者,不可缺少的部分。

    比如说,现世的勇者是恶人的话,该怎么办?

    勇者堕落了怎么办?

    勇者要是横行霸道,又该如何是好?

    勇者的存在,对于世界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要是如此的话,世界便必然会陷入混乱--不仅如此,如果‘世界观’同时也受到损伤的话,甚至可能引发导致世界毁灭的‘大破局’。

    视情况而定,秘密得将转移者处理掉也是必须的。

    这是一份相当惹人厌的工作。

    但是,如果没人来做的话,世界就容易变得不安定起来。

    就这一点来说,现在这个时代,条件也未免恶劣过头了点。

    过去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转移者现世,这已经超出了圣堂教会所能控制的范畴。
    再加上,偏偏出现在距离帝都最远的边境地区,导致不能及时的进行应对。

    哈里森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艾贝努斯要塞(エベヌス砦)的时候,一半的转移者已经分散在了世界各地。

    为了避免勇者在陌生的世界中,引发各种各样没有意义的麻烦,这是必须要极力回避的事态。

    这便是--60名以上的勇者,四散到了世界上这件事。

    虽然哈里森已经很苦恼了,但事态的恶化并没有就此停止。

    在打算进行近乎绝望的追踪的时候,传来了‘人类最重要的要塞齐利亚要塞,因为想要回归原来世界的转移者发生暴走而毁灭’的消息。

    另外,还发现了在这个世界能够使役怪物的两个危险分子的出现。

    在信息操作与善后处理期间,各地的转移者们都犯了严重的错误,这也扩大了伪勇者的骚动。

    持续忙于对转移者所引起的各种问题的善后,完全动弹不得的情况下,能够拿出的方案不需要花费时间,立刻就能见效……如果改变角色的话,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或者,如果出现的转移者是真岛孝弘一个人的话,可能会采取更稳妥的手段。

    但是现实并没有给哈里森这样的机会。

    “对不起。”

    曾经有一次,格尔特对哈里森这样说过。

    格尔特是哈里森上位『世界的守护者』『世界的管理者』才能对话的存在。

    衡量易变世界天平的眼睛是冷漠无情的。(直译是 看准容易变动世界的天平的眼睛是没有温度的。)

    如果是为了守护世界,就会像字面意思那样做任何事情。

    但是,他的人品绝对不是冷酷无情的。

    “你的性质应该不适合这种工作的吧?可是,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容易发生动摇了。除你之外,没有人能够胜任这份工作的了。”

    格尔特准确地把握了哈里森的内心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恶劣、痛苦的事情。

    哈里森并不认为为了守护世界必要的行为是错误的。

    只是,即使没错,也觉得那个行为十分恶劣。

    如果那是、必要的恶。

    对世界来说,正确的做法可能会让一个人成为罪人。

    为正义而战的骑士。

    对于被称为骑士中的骑士哈里森来说,这个矛盾是让他难以忍受的。

    但是,他没有放弃。

    我应该继续做我自己所该去做的事情。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守护世界。

    这个世界是脆弱、不安定的。

    必须有人去守护。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07 20:34
      在这之后,哈里森将继续做自己所该做的事。

      即使从根本上存在着很多问题,但这个世界的很多人都还在努力的活着。

      互相牵挂着对方,彼此牵着手,面对残酷的现实。

      我们不应该让这样的人卷入世界的崩溃之中死去。

      一定要守护住。

         ***

      用『世界的基石』从异界回来的哈里森突然跪了下来。

      “没想到会被逼到这种地步……”

      因为加藤真菜的『丑陋怪物』而刻在身体上的伤是很严重的。(7-40往后没看所以先这么翻了)

      正因为如此,她的感情才强烈。

      “真了不起。”

      对于是不是敌人,那是在另一种价值标准上,哈里森对于能把自己逼到如此地步的她,表示敬意。

      对同时产生在心中的灰暗的想法,用义务感使之掩盖了过去。

      “该做的事,不做的话……”

      守护世界。

      为此就不再需要『哈里森-亚丁顿』了。

      在这里的是圣堂骑士团团长。

      他是守护世界的人。

      “哈里森先生!”

      发出声音的,是同样从异界来到这里的少年。

      河津朝日。他是以前投靠圣堂教会的搜索队少年。

      在从异界中除去异物时,因为无法区分而将所有人强制清退,只有河津朝日成功地将其留在异界。

      “受、受伤了……要赶快治疗静养啊!”

      被教会带去帝都接受精心照料的河津朝日精神上得到恢复,对教会抱有着很大的感激之情。

      似乎现在也依然纯粹地担心着哈里森。

      “请冷静下来,河津撒嘛。”

      虽然很感激对方的关心,但也不能撒娇。

      作战失败了,损失惨重。

      身受重伤的哈里森虽然需要治疗,但还是无法休息。

      “不能再拖拖拉拉了……”

      全身出现剧痛症状的哈里森开始了行动。

      首先从向部下发出指示——

      “……”

      ——是在那之后才发现有异变。

      哈里森在《世界的基石》从构筑的异界开始,一直是重要的机密区域划。

      从异界往外延伸的出入口有好几个,连知道异界存在的人都不一定知道这个出入口。

      因为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当然,知道内情的部下总是以警卫严守着。

      但是却找不到那个骑士的身影。

      正因如此,如果看到哈里森身负的伤的话,像河津朝日那样哗哗冒汗的跑过来也就不奇怪。

      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生气。(不是那个生气的情绪)

      不祥之感。

      空间中充满着死气。

      哈里森因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感觉到血色在逐渐的褪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从口中吐出的问题空虚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空间里消失了。


         ***


      那是哈里森在与真岛孝弘的战斗中战败,用『世界的基石』从异界回来之前的事情。


      在机密区的通道上,有一个人影在行进。

      是个戴着帽子的可疑男人。

      一只手正握着滴着鲜血的剑。

      在来到这个地方之前,男子已经遇到过几次警备骑士。

      把他们全部抹杀,强行的突破了出来。


      如果是平时的话,突破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


      这里是机密区,能担任警备的人员有限。

      现在大部分人都是为了真岛孝弘的袭击计划而赶了过去。

      没想到入侵者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几百年都从未被袭击过的地方。
      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07 20:35
        当然,在略微出现疏漏的情况下,警备也已经是万无一失了。

        普通人不可能会潜入到这么深的深处吧。


        负责警备的肯定是世界最强的骑士们。

        甚至比过去的『树海北域最强骑士』的紫兰还要强——除开精灵的话——都是有着强大力量的人。

        不仅如此,还有与精灵辅助的『树海北域最强骑士』媲美的人。

        “等一下!”

        对抗奔跑的可疑者的,是身穿骑士铠甲看起来高大威猛的男人。

        留着垂到胸部的胡须,脸颊上有独特的纹身。

        “我的名字是扎克斯!『草原的猛牛骑士』!”

        持着双手大斧头,以极其洪亮的声音自报姓名的男人身上,浮现出了魔力。

        作为这个世界的人有着异常强大的魔力。

        如果以世界规模来看也极为稀少,从普通人里出现这样突出的战士也极为困难

        他是怀着明确的信念,不断的钻研积累经验,跨越过无数条死线。

        光明正大地走在前面的骑士,凝视着那个可疑的男人——。

        “为了族人,我在这里……”

        “烦死了。”

        把这样的话甩了出来。

        下个瞬间,激烈的碰撞声在通道内响起。

        突然加速的可疑男子,气势汹汹地冲向了骑士。


        “咕……? !”

        由于是遭到突袭,所以身材魁梧的骑士只能勉强用斧头挡住一击。

        突然,它瞪大了眼睛。只见男子的后背后突然出现了什么。

        那是龙的翅膀。

        可怕的是,连世界都有可能获救的莫大魔力量。

        “这、这力量是……! ?”

        对骑士来说不幸的是,他知道了对方的真面目。


        “勇者大人……! ?”

        被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勇者攻击的事实,给信仰深厚的骑士心中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然而,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致命漏洞,却被毫不留情的可疑者给抓住了。

        举起的剑尖,斜斜地砍到了被铠甲包裹的骑士的身体,刻上了深深的伤痕。

        紧接着挥下的另一击,砍断了骑士的一条胳膊。

        “咕、咕——……!”

        尽管如此,骑士还是用仅剩的一只手挥动大斧反抗。

        但是,在第三次时还是被斩杀了。

        身材高大的骑士无声地倒在背后,可疑者从身旁经过。

        再往前走。
        走在布满血迹的道路上。

        如果有人再敢捣乱,那把剑将会毫不留情地挥舞将其抹杀。

        在这昏暗的通道上,男子全速奔跑——

        “咕啊——? !”

        ——悲鸣响起,向其相反的方向飞去。

        前倾的头部像乒乓球一样向后仰。
        就好像全力奔跑,冲撞上了透明的墙壁一样。


        摇晃着姿势崩溃,突然屁股着地的摔倒。


        “是……什么?”

        气势十足,威力连脖子都能折断,但他马上又站了起来。

        只是,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因为刚才的冲击而脱落。

        出现的不是素颜,而是蒙上眼睛的面具。

        无数根被缝制的羽毛装饰物覆盖到后脑勺。

        假面的怪人。

        但是不知是否是因为刚才那不可思议的冲击,假面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怪人捂住了假面。

        有人从前面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挺直腰杆、瘦弱的老人。

        假面怪人在面具之下睁大了双眼。


        “……大神官格尔特=邱吉拉”

        “很遗憾,不能让你通过。”

        以平静的声音,格尔特说道。


        “可否就此留步『龙人』神宫司智也大人”

        “……”

        对于这句话,假面怪人马上停止了行动。

        意想不到的是,恰在那时面具迎来了极限,崩解了开来。

        从下面出现的是少年冰冷的双眸。

           ***

        “请住手,神宫司大人。”

        格尔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即使没做坏事也能感觉到罪恶感,那是多么悲哀的动作。

        “我跟大人应该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但为何会出现如此暴举?”

        圣堂教会和『龙人』秘密的建立了合作关系。
        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7-07 20:35
          他承诺,以帮助圣堂教会为代价,使之回到从前的世界。

          龙渊之里那件事。
          和对真岛孝弘之战中助一臂之力也是其中的一环。

          但现在的他却一味的斩杀着阻挡在他面前的圣堂骑士。

          看起来只是在暴走。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请你放心。”

          格尔特说道。

          完全符合神职人员的,沉稳、献身的语调。

          “我们没有争辩的理由”

          “……别说些装傻的话”

          但是,那个话语没有送达。


          对神宫司智也的回答,格尔特皱起了白眉。

          “关系好?关系状况弄错了吧?”

          原本应该是坦率的少年的声音,却让人感到过于沙哑。

          “提供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手段是合作的报酬。但是,真的有准备报酬的打算吗?被逼得走投无路,做着白日梦,头脑奇怪的孩子。利用起来正好。是那样想的吧”

          “……你”

          格尔特之所以缄口,是因为神宫司智也的说法是正确的。

          根本没有使转移者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了解世界内情的圣堂教会也一样。

          神宫司智也被和生存的转移者全部返回原来的世界这一妄想给拘束了。

          这对世界来说只会是危害。

          那么,巧妙地利用他,就会对真岛孝弘的暗杀有很大用处。

          非常冷酷地制定了那样的计划。

          “真是冤大头啊,不过我也有我的目的。”

          但在嘲笑的表情中,神宫司智也抬起了头。


          “让我过去。前面有着『世界的基石』吧?”

          “……什!?”(我可没少打字)

          格尔特瞪大了眼睛。

          那是因为,在各种意义上是不可能被他知道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神宫司智也的指问是正确的。

          哈里森用的『世界的基石』是其中的一个,除此之外,还有的在其他的地方被严格地保管着。

          那个保管场所,就在这条通道的前面。

          从位置上看,圣堂教会位于大教堂的地下。

          出入口只有异界。

          而且,就连外界知道这个房间其存在的人也是极少数的。

          因此格尔特认为,神宫司智也出现在这里是“处于不稳定精神状态因某些原因狂奔而偶然抵达这里”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看着被皱纹覆盖的脸因惊愕而扭曲的老神官,少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从这个反应看来,真的是在这里啊。我还怀疑是不是真的,但那个家伙说的话看来是正确的啊”


          这让人联想到龙种露出獠牙的笑容。

          “说起来,让我袭击龙渊之里的是为了夺回『世界的基石』吧?不是说过‘希望回收产生雾之结界的魔法道具’之类的话吗?嘛,虽然那个作战失败了……”

          说着,神宫司智也从怀中掏出了某样东西。

          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产生『雾之结界』的『世界的基石』之一。

          “不,说错了,应该是‘我没有失败’。”(引号里的我自己想的,因为没翻译明白)

          “……你已经回收了吗?”


          格尔特抑制了惊讶。

          看来神宫司智也似乎从什么人那里得到了『世界的基石』的情报。

          至少知道了保管场所。
          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07 20:35
            在怀疑情报真伪的时候,似乎和情报提供者关系不是很好……可以从刚才的反应中看出来。


            格尔特心想,我实在是太愚蠢了,于是又重新考虑了一遍。

            在抱着疑惑的同时,神宫司智也一定是打算直接来确认的,就算知道这猜想是事实,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重要的不是这里,而是神宫司智也的目的本身。

            “你说,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找『世界的基石』?”

            这其中有诸多疑点。

            首先,神宫司智也到底认为《世界的基石》是什么呢……不知是否认识到这是维持、管理世界的魔法道具。

            并且,既然能够认识到,那又是以什么为目的想进行接触的呢?

            另外,又是谁告诉了他除有限的人以外都不可能知道的『世界的基石』的保管场所。

            如果是知道的人说走了嘴,那就算了。

            但是,如果不是那样的话……那么将非常不妙。


            因为这暗示了只有格尔特知道的『某种可能性』。

            如果是那样的话,必须尽早制定对策。


            为此,首先必须要排除眼前的威胁。

            “……你认为我会让你过去吗?”

            听到的声音感觉会使人背脊冻住般愤怒的声音响彻了通道。


            从格尔特的表情中,所有的感情都消失了。

            它不是拯救人们的圣职者,而是只要需要就会不惜做出非人道行为的世界的守护者。

            接下来的瞬间,看似与战斗无缘的枯瘦身体里爆发出了强大的魔力。

            与之对峙的神宫司智也微微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壁』吗?”

            像挡住去路一样,眼前出现了几乎看不见的『壁』。

            刚才,弹飞出全力奔跑的神宫司智也的,正是是这堵『壁』。(就是 墙)

            在对面,格尔特开口道。

            “这是『献身结界』。就算是勇者大人的攻击,也无法贯穿。”

            “……你是恩宠的血族吗?一直以为你是非战斗人员。”


            突然间,神宫司智也拔出了剑。

            拥有战斗能力的、全力的一击。

            激烈的冲击声响彻了道路。


            “……嘁。”

            但是透明的墙壁不但没有丝毫的动摇,甚至连一处伤痕也没有。

            被强迫使用的剑承受不住冲击而弯曲,神宫司智也咂了咂嘴。


            “我不是说过不行的吗?”

            以平静的语调说道。


            “正如你所说,我不是战斗队员,我能做的只是这样做墙而已,但这就足够了。”

            格尔特=邱吉拉在圣堂教会担任大神官的要职。

            但是他自己却认识到自己的本质在别的地方。

            这是为了守护任何人都不触及世界根源的活生生的防卫机构。

            拥有固有能力『献身结界』——操纵这一切的人,正是为此而存在的。

            伴随着第一代勇者的消失而兴旺起来的格尔特一族,一直这样守护着世界,他也把自己定义为这样的人。

            如果是为了守护世界,不惜采取非人道主义的无情手段。
            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7-07 20:36
              如果有必要,也会将充满理想与希望的骑士拉到这边来。

              自己一定不要去死后有勇者大人的地方吧。

              作为圣职者的大神官,格尔特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虔诚的信徒之一,同时他也这么认为。

              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许他的人生更接近于一种奴隶。

              即便如此,他还是以自己的意志,决定守护世界。

              所以,他坚决的说道。

              “这里禁止通行。”

              不知道神宫司智也在考虑什么,想要接触『世界的基石』。

              但是,无论怎样,都要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守住这里。

              格尔特使用了魔法道具,哈里森用『世界的基石』攻击了真岛孝弘,但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抵抗而撤退了。

              所以支援是不能期待的了。

              所以,决心忍受到神宫司智也死心撤退为止。

              坚守阵地一步也不退缩的老人,正是守护世界意志的具体体现。

              少年看到他的身影,仿佛想到了什么。

              “……原来如此。”

              深深地叹息声震动了通道的空气。

              “看来这家伙一定就是‘我’啊!”

              看著挡住去路的结界和拦住去路的老人,说出了认同他的话语。

              是放弃了吗?。

              ……不。不可能是那样的。

              “那就没办法了,我也要认真地去做啊。”

              把弯曲了的剑丢了出去,神宫司智也爽快地说道。

              因为他的语气中有种不祥的感觉。

              少年的身体放出了一股超强的魔力。

              “那我要破坏『世界的基石』。然后,回到原来的世界。”

              “……什!?”

              听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话,格尔特不禁瞪大了眼睛。

              破坏掉维持世界的『世界的基石』。

              这是与真岛孝弘所向往的『重写世界观』所无法相比的野蛮暴行。

              世界肯定会就此崩溃的。

              做这种乱来的事情的理由是“回到原来的世界”,这又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神宫司智也却非常认真。

              “没时间打扮了,我不能再犹豫了。”

              背部的魔力形成了龙的翅膀而展开。

              前一击剑就像是在玩游戏。

              在他身上所拥有的固有能力,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不要后悔哟。”

              “等等……! ?”

              不知道少年想做什么,但格尔特张口时已经迟了。

              从神宫司智也张开的巨口中,吐出了带有高强度破坏威力的龙之吐息——魔力的奔流。

              魔力的奔流与『献身结界』首先发生激烈的冲击,随着少年的脖子转动,以巨大的威力破坏并穿透了地下通道的墙面。(不是脖子旋转,而是左右的那种)
              6
              8-4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7-07 20:36
                好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7-07 20:37
                  為什麼電腦看不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07 21:00
                    話說看了一遍,花點心思選字吧


                    收起回复
                    10楼2019-07-07 23:30
                      感謝翻譯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7-08 10:29
                        感谢翻译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8 12:01
                          感谢翻译,留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8 23:1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9 21:29
                              期待龙人身死之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7-10 14:30
                                大佬 最近听说翻译有人开坑了别人就不能再开了 是不是有这个规矩啊


                                收起回复
                                16楼2019-07-12 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