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吧 关注:254,203贴子:3,578,463

【原创】慧极必伤(黑花,微瓶邪,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真的我也是很佛了……被吞的只剩渣渣的我…还没有存稿的习惯……
行吧行吧,凑合凑合看吧,假期基本日更,等我开学可能就三年见不到了
如此…这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06 10:43
    话说藏海花里花爷挺好看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06 10:44
      「第一章」初遇
      “妈的!”躲在胡同深处的黑瞎子捂住肩上的伤口,低低地骂了一句。身后的脚步声传来,“狗崽子,动作倒快!”
      在这个死胡同里,他已经无路可退,一墙之隔的,是解家的院子。黑瞎子本不想再扯上解家,此时却也不及多想,便翻墙跃了进去。
      “是死是活,就看解九了。”黑瞎子心道。
      “啊!”耳边传来孩子的尖叫声,但黑瞎子已经没有力气去制服他们了。
      刚才那尽力一跃,已再次扯伤了伤口,背上粘稠一片。
      “吴邪哥哥,那人是谁啊?”一个眉清目秀,穿着粉红色小裙的小女孩问道。
      被唤作吴邪的那个男孩,伸手将小花护在身后,道:“不知道。”
      两个孩子目光中带着询问,倒并不是很害怕的样子,这令黑瞎子有点惊讶。
      他想要挣扎着站起,却力不从心,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多么美好的事物啊,终究与我无关。
      “我不会伤害你们,我没有力气。”说完这句话,又慢慢地靠墙坐倒。
      “吴邪哥哥,他好像伤得很重,咱们要不帮帮他吧?”粉衣小女孩说。
      “小花,我爷爷告诉我人心是最难猜的,你怎么知道你救的是不是好人呢?”吴邪面露踌躇之色。
      “那……他伤的这样重,等我们知道他是好人了,还来得及救人吗?”
      吴邪本来就心软,只是记着长辈们的话,这时听小花一说,也觉有理,眼见那人伤的级重,想来也不会暴起伤人。只是如果他们不救,这一条人命,怕是再难挽回。
      便“嗯”了一声,向小花道:“你去取盆水来,再拿些金创药。”径自走向黑瞎子,“我想看看你的伤。”
      黑瞎子笑笑——九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
      低沉的声音响起“可以。”
      “你伤在哪?”吴邪问道。
      “右肩上砍了一刀,背上还中了一针。”黑瞎子说得随意,仿佛那些伤不是他的。
      小花从屋里取来了水和金创药,放置在一旁,帮着吴邪解黑瞎子的衣服。
      黑瞎子身上大小伤疤不计其数,如今肩上的血渗下来,更显恐怖。
      小花用手帕蘸了清水,轻轻为他拭去血迹。
      肩膀上的刀伤倒不怎么打紧,只是背上那针有些棘手,怕是喂了毒药,现在黑瞎子的背上已有些麻痒。
      吴邪将金疮药和了蜜糕涂在伤口上。蜜糕粘稠,到起了止血的作用。
      刀伤还好处理,可背上的金针,深射着骨,连针尾也没入肉里,吴邪和小花也没有办法。
      吴邪道:“小花,咱们还是找医生给他看看吧,嗯……就找你家的顾大夫,不要让他说出去好了。”
      “不成!”小花道。
      “不成。”黑瞎子低沉的声音已有些颤抖,“劳你的驾,请用刀把肉剜开,拔出来吧。”说完,又不住喘气。
      显然毒素已经蔓延。
      吴邪有些不忍,看了看黑瞎子,又看向小花:“小花……”
      小花看着黑瞎子。
      那人还是淡淡的笑着,事不关己的样子。但从他的嘴唇和脸色上看,这毒,恐怕已是拖不得了。
      他咬了咬牙,从衣里取出一把精致的银柄匕首——那是他二爷爷在他五岁生辰时送他的礼物:“小邪哥哥,借我用一下你的外套,成么?”
      吴邪脱下外套,递给小花,小花将外套割成布条,道:“小邪哥哥,你准备好药。”
      吴邪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小花,还是我来吧……”
      “我来吧。”
      吴邪知道他这小花妹妹平时看着乖巧可人,但一但他做了决定,那是任谁也改不了的,只得由得他去了。
      用刀尖对准了黑瞎子背上的黑斑,轻轻一割。
      刀入肌肉,鲜血迸流,黑瞎子竟是哼也没哼,问道:“见到了吗?”这些年他受贯了痛楚,竟是丝毫不以为意。
      小花细细一瞧,过着见一枚金针,牢牢钉在骨中。
      他两根手指伸进伤口,捏住针尾,用力一拉,手指滑脱,毒针却拔不出来,直拔到第四下,才将毒针拔出。黑瞎子闷哼一声,痛的晕了过去。
      吴邪叹了口气,道:“他晕过去,倒可少受些痛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06 10:45
        「第二章」约定
        等黑瞎子醒来,已经是深夜,身上换了一件干净的青布长衫,伤口也不怎么痛了,想来是解了毒了。“那两个孩子倒是好心,容易被人骗啊”黑瞎子淡淡一笑。
        起身走了两步,倒是恢复的不错,不知道小花给用的什么药。
        看房间摆设,显然是小姑娘的,黑瞎子回身在床上,屋里看看,却不见了小花。
        他没有点蜡烛,黑暗带给他的不是恐惧而是安全感,摸黑出了门,却见解家灯火通明。
        他心中一惊,怕是仇家找来,倒连累了解九。
        他在黑暗中慢慢走着,他想找那两个孩子。
        转遍了解家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小花的身影,难道被抓去了?
        黑瞎子停下来,因为视力的残缺,他的听力尤为厉害,他听着周围所有的声音。
        嘀嗒…嘀嗒…
        是水声,很有规律的下落。
        奇怪的是,这水声来自地下。
        是了,这种大家族常会为自己修有密室,以便在危急情况下藏身。
        这种地方大都干燥凉爽,储藏有充足的食物,但这水声,不应该出现。
        他在一个隐蔽的角落,蹲下去用耳朵贴着地面,细细地听。
        嘀嗒…嘀嗒…其中夹杂着几声抽噎。
        会不会是小花?他因为救了自己,遭了牵连?
        他要去看看。
        从哪里去地下呢?这种地方一般都在解家家主卧房重地,平常人哪那么容易进去。
        不得已,便只能暴露自己了,不能让那个孩子因自己而受伤。
        黑瞎子斜倚在解家家主门边,那里面的烛火照得甚明,他也不掩饰,就笑着站在那。
        解家家主看到他,似乎并没有惊讶,两人对视着。
        黑瞎子刚要开口,却听解家家主道:“那个人就是你,对吧。”
        黑瞎子也不废话,直接开口要人。
        解家家主笑着反问:“他是我们解家人,我们再如何处置他,也是我们的事,又和黑爷有什么关系?”
        “就当我欠解家一个人情。”顿了顿道,“我黑瞎子不轻易答应别人什么,但这次这个人情 ,让我做什么绝不推辞。前提是放他出来。”
        解当家轻笑,得到黑爷的承诺,那是真难。这次就这么说定了。
        解家家主引着黑瞎子走到床榻旁,伸手在床板下摸索着,突然用力一拨,一块暗格突了出来。
        他拉起床板,黑爷请吧。
        黑瞎子一跃而下。
        嘀嗒声和抽噎声戛然而止,黑瞎子在黑暗中视力胜于旁人,看到解语花瑟缩着身子在角落里,眼睛瞪的大大的,像一只警惕的小猫咪。
        “又见面了,小花儿~”
        解语花见是他来,刚才严肃警惕的小脸瞬间拧成一团,他抱住黑瞎子,哭了起来。
        “花儿乖,瞎哥哥带你出去啊……乖。”伸手抱住小花,将他揽在怀里,任他伏在自己肩头哭泣。
        解语花双手攀上他背脊,猛然瑟缩一下,把手收了回来。
        “哥哥,你的伤口……”解语花摸到黑瞎子背后一片潮湿。
        “没事,刚摔到烂泥潭里了。怎么,嫌弃我了?”黑瞎子笑得痞痞的。
        解语花轻轻摇头,“没有。”忽然抬头对上黑瞎子的眼睛,“你带我走,好不好?”
        黑瞎子愣住了,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别说把人带出解家都难,江湖上还一堆仇家,贸然带小花出去,只会害了他,自己也缚手缚脚施展不开。
        他拍拍解语花的背,“乖,你叔叔还在等你呢。”
        “我不要和他一起!”解语花小声抗议起来,“我不喜欢他。”
        黑瞎愣了一愣,这算表白么?
        “你是要接替解家当家的,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可是我就是不想嘛……”小花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很有点撒娇的意味。
        黑瞎子向来都是和粗鲁汉子打交道,什么时候逗过小孩,这时他是真没办法。
        揉揉小花头发, 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块血玉——一朵盛开的海棠,那是他下斗摸来的,关于在玉的传说也是神乎其神,这种传说他听得多了,也不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好看,便一直带着。
        他将玉放在解语花手里,对他道:“这便是咱们的约定,好吗?”
        伸手在解语花后颈捏了一下,小花软软的倒了。
        黑瞎子将小花抱回他的房间,轻轻放在床上,又替她拉好被子。
        伸出手想抚摸小花的睡颜,忽然自嘲的一笑,又收了回来。
        真白,真干净。
        终是两个世界的人。
        次日小花便醒了,拿起那块玉看,血色欲滴,晶莹剔透,一朵海棠栩栩如生,红的妖艳。
        小花将玉拿在手里翻看,又见那朵海棠背面以金丝嵌着细篆铭文——慧极必伤 情深不寿 强极则辱。
        黑瞎子再也没有来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06 12:1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06 19:5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07 19:51
              今天一定会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7-08 09: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8 13:18
                  「第三章」成长
                  解家家主死了。
                  解家家主死之前,将解家印章交给了解雨臣。
                  表面上解雨臣已经是家主了,但解雨臣叔叔辈的不少,他们又怎会任一个八岁小孩掌管解家。
                  命运将解雨臣推向了这场政治斗争的中心,一片白骤然栽进黑,接着就是无尽的噩梦,一连串,不停息,纷至沓来,黑云压城。
                  他孑然一身,孤独阴冷。
                  蒙着黑布的窗户,黑夜里为自己上药的身影,无不诉说着命运的不公,他没有童年,青春也不存在,他恨呐。
                  但他恨着恨着,就像麻木了一般,无所谓了。
                  几乎每一天都在杀戮,堂口的伙计们宣布效忠,反水,再效忠,再反水……到了最后他甚至不敢相信任何人。你不知道谁会在你的背后突然间捅你一刀,也不知道到底哪个地方就会出现一群敌人来围攻,那是真正的稍有差池,满盘皆输。
                  解雨臣的衬衫换了一件又一件,后来索性买了黑色的衬衫来遮盖血迹,可上面的血腥味还是让他忍不住一阵阵干呕。嗅到那浓重的血腥味儿,就像又看到一个个反水的伙计举刀冲向自己。
                  家族的责任将他推进无尽深渊,淹没了他的一切。此后,没有人知道解雨臣,只知道那个经历家族纷争凭一己之力平定,八岁撑起整个解家的无情当家。
                  最终还是安定下来了,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八岁的解雨臣一人扛起了解家的重担,一度在道上传为神话。
                  此时,深深的院墙里海棠树下的解雨臣惬意地靠树而坐,小小的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稳重。
                  他是知道的,他已经变了,不再害怕血腥,不再害怕有什么人会捅刀子,因为……在他的地盘已经找不到比他更狠毒的人了。
                  他不是他,他成为了一个符号。
                  大约唯一能证明他曾也有过常人生活的,只有那块玉了吧。
                  伸手抚上腰间的海棠,善良?呵,阳光下的白纸,也有阴暗的一面。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一章这么短,过渡…嗯,过渡)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7-08 17:09
                    ddd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7-08 18:4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7-08 19:23
                        「第四章」出发
                        江湖上有言道:“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逢”
                        黑瞎子很苦恼,他不是哑巴张,记性不好。也不是吴邪,执着迷题。他记得给解雨臣留的约定,也不执着于能不能碰见,反正他又有时间找。
                        可是,你见都让人见了,我预定的那个媳妇儿呢?怎么成了一男的?黑爷很郁闷。虽然说即便是男人也是男人中的美人。
                        解雨臣也很苦恼,这人从他面前走过两次,第一次假装摔倒摸了他的胸,第二次装作脚扭掐了他的腰,看到他第三次要从面前经过,饶是教养很好的解雨臣也受不了了。
                        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解雨臣因为黑瞎子是吴邪找的人——他这个发小这些年来看人一直很准。不愿与他计较。
                        谁知黑瞎子死不要脸地又跨上一步。
                        “妈呀!被天真虐也就算了,你俩啥时候也搞一块儿去了,胖爷我一个人可咋整啊!”门口探进来一个肥硕的身躯,正是江湖上有名的倒斗界肥王子王月半同志。
                        黑瞎子一手搭上解雨臣的肩,痞痞地一笑:“这你就不懂了,我和花爷一见如故,一眼万年,一见钟情,一往情深……”
                        王胖子夸张地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嘴里啧啧连声。
                        解雨臣本不喜欢与别人有太过亲密的接触,左肩一沉,想要甩掉黑瞎子的手,却没甩动,又听他满口胡话,心中更是不满。当下便阴了脸,招手吩咐伙计:“备车,出发!”
                        胖子忙颠颠地跟上去,“我说阿花同志,这车就让你胖爷来开,你们俩……”压低了声音道“我懂我懂~”
                        “走,胖爷带你们飙车去!”
                        在北京飙车,解雨臣心里只有两个字——呵呵。
                        .
                        黑瞎子一开始倒是很高兴,哼着歌:“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吗?我们要去沙漠里,沙漠里没有青椒炒饭,这怎么怎么活。所以你们要感谢我,因为我给你们带来炒饭,虽然现在只有四盒半,但是总比没有的强。来来来来来,我们就是青椒炒饭帮。来来来来来来,我们就爱吃青椒炒饭。来来来来来,你听到吗? 虽然你们也是绿色,却没有青椒和我亲。啦啦啦,所以青椒炒饭给你们吃,给你们吃,给你们吃。我们是青椒炒饭帮,我们是青椒的好朋友,当然也爱白米饭,但是混在一起最好了。哦,忘了还有肉丝,忘了还有肉丝……你到后面去!”
                        终于,在黑瞎子眼睁睁地看着第三十七辆自行车从车旁呼啸而过后,把胖子丢到了后坐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7-09 12:13
                          明天补一个番外,关于第三章成长的,有糖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7-09 12:13
                            留名像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09 12:30
                              被同学妈妈扣在她家里了,回不了家手稿在家,番外来日补上,今日的文照常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7-10 10:36
                                「第五章」蒙汗药
                                黑瞎子控制了车后,就是猛的一个加速,斜刺里从草坪上开了出去。
                                胖子叫到:“爽快!胖爷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解雨臣无奈:之前说吴邪看人准我收回!妈(的这家伙看人标准是蛇精病吧!江湖上有言道:“忍得一时之气,可免百日之灾。”今日暂且放下。十年之约过了,老子要和吴邪绝交!
                                “花爷~爽不爽?”
                                爽你/妹!“嗯。”
                                …………
                                “停一下!”
                                果然还是被交警拦住了,解雨臣表示很无奈。
                                “这属于违规驾驶,有驾照吗?”交警问。
                                黑瞎子呵呵一笑“没有。”低头翻背包“不过我有……”
                                “有什么?”交警问道。
                                “青椒肉丝炒饭!”“啪!”地将半盒炒饭扣在交警脸上“跑!”率先跑了出去。
                                解雨臣\胖子:“……”
                                …………
                                公路旁的草丛里,蹲着王胖子和黑瞎子——在打牌。解雨臣自然不会蹲着,站在一旁看不出什么想法——刚才跑的突然,解当家的粉色手机都没拿。
                                另一边,刚才交警在的位置,又一辆车被拦下。
                                开车的是个小孩。
                                “小朋友,你有驾照吗?没有驾照是不能开车上路的哦。”交警道。
                                “叔叔,我……嗯,我有……”孩子眨巴眨巴眼睛道。
                                “有什么?”交警问。
                                孩子从包中掏出一大沓书“啪”地拍到交警脸上,“王后雄!九门攻击!”一踩油门,飞驰而过。
                                ………………
                                直开到黑瞎子所在的地方,停了下来,叫道:“师父!”
                                这孩子,正是苏万。
                                “看吧,我和我徒弟心有灵犀,随传随到!”
                                王胖子/解雨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小天才电话手表!
                                “你一个孩子,交警怎么会让你过去呢?”解雨臣问道。
                                苏万一脸骄傲:“我师父教我的‘王后雄·九门攻击’!”
                                解雨臣/王胖子:“……”
                                “算了,上车吧,我来开。”解雨臣很无奈。
                                当然,无奈归无奈,车还是要开的。正欲上车,忽听得齐黑瞎师徒俩的话:
                                “我让你带的青椒肉丝炒饭拿来了吗?”
                                “呃……师父,我觉得你更需要这个——”打开了后备箱。
                                解雨臣好奇,过去看看。又听苏万道:“天天用脑,快吃忘不了!忘不了提醒您,您的眼睛还有——呃……这个师父您得自己填——就瞎了。”“还是徒儿孝顺~”
                                解雨臣心道:江湖上有言道:“晴天不肯走,等到雨淋头。”如果在这儿耗下去,不知得听多少他们师徒俩的疯言疯语。当下拿出解当家的威严,沉声道:“上车吧。”
                                好在黑万两人也不反对,便上了车。
                                由解雨臣开车,显然安静了许多,只有黑瞎子一人乐颠颠地哼着歌,好在路上再没出什么意外,几人总算到了古潼京。

                                到沙漠时,已经是晚上,沙漠里早晚温差很大,这时已有一丝凉意。几人搭起帐篷,生起篝火,准备休息一晚再出发。
                                解雨臣记得上次苏万来古潼京时,还是被他扔出去的,这次主动跟来,不由得有些奇怪,便问苏万道:“怎么,这次自己跟来了?”
                                苏万往黑瞎子的方向挪了挪,笑得一脸谄媚:“江湖上有言道:‘路大好跑马,树大好遮阴’嘛!有我师父在,我自然是不怕的。”黑瞎子笑着拍拍他肩,“不错,小子,有前途。”
                                .
                                “你们先睡吧,今晚我守夜。瞎子两点你和我换。”
                                “OK~”黑瞎子打个响指,拉着苏万回了帐篷“睡觉去喽~”
                                .
                                解当家在篝火边躺下,沙漠里的星子格外明亮——多久没有见过了啊……
                                .
                                “师父~”苏万小小的声音将黑瞎子唤醒——他们这些人,都习惯浅眠。
                                “曰。”慵懒低沉的声音,让苏万生起了一种想要依赖的感觉……
                                “嗯?没事我就睡了。”苏万反应过来,忙道:“不不,师父,我睡不着怎么办……我,嗯,我想唱歌。”
                                “那去呗,外面的沙丘,就是你的主场。”黑瞎子有些不耐烦。
                                “我怕解当家骂我。”苏万语气中透出些许担心。
                                “他自己就是一唱歌的,哪会怪你,去吧。”黑瞎子将苏万推出帐篷,然后手脚伸张,独霸了整个帐篷。
                                .
                                苏万跑到沙丘上,从背包中翻出萨克斯,吹了一曲——小苹果。
                                这首歌显然打扰了解雨臣观星的雅兴,他很温柔(?)地招呼苏万过来,亲切(?)地道:“吹了那么久,歇一会,喝口水。”递过一杯水。
                                苏万接过喝了,说道:“解爷,那个,我师父说你是歌手,我怎么没听说过啊?我刚刚吹得好不好?要不咱俩合……咦……”苏万眼前阵阵眩晕,随即软软地倒在地下。
                                解语花冷笑一声,还树大好遮阴呢,这蒙汗药也就你师父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7-10 10:38
                                  这章量够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7-10 10:39
                                    @苏沫070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10 10:41
                                      我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7-10 13:30
                                        好看啊啊啊啊啊啊默默求段h的番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7-10 13:31
                                          「第七章」缺点
                                          黑瞎子踱步过来,在解语花旁躺下“还没有吴邪的消息吗?”解雨臣问道。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黑瞎子的语气,难得的多了几分沉重。
                                          解雨臣抿了抿唇,微微眯起双眼,他自然明白对方话语间的意思,可仍是忍不住为吴邪担忧——他知道,他这个发小,这次玩大了。
                                          “花爷,你知道我年轻时候的事吗?”黑瞎子突然道。
                                          “你现在也不老。”
                                          “不是,我是说我当初什么都不懂作死的时候。”
                                          解雨臣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他可还记得,当初是谁糊了交警一脸炒饭“你不一直都在作死吗?”
                                          黑瞎子被噎了一下,“嘿嘿”一笑,又继续道:“当初我九门的陈皮阿四也两个核桃,是从古墓里带回来的。”
                                          “嗯,我听说过,据说当时四阿公像作为传家之宝的,后来好像被人偷走了。”
                                          “偷个屁!”黑瞎子大笑起来,“根本不是被偷了,当时我闲的无聊就把它砸了吃了。”
                                          砸吧了一下嘴,似是回味,说道:“味道不怎么样。”
                                          没毒死你丫的!解雨臣瞪了他一眼,心说这人也太不靠谱了,又觉得奇怪,说道:“你没死可真是个奇迹,四阿公可不是什么善茬。”
                                          “是啊,可我还好好地活着。”突然往解雨臣身边靠了靠,低声道:“因为,我遇到了你。”
                                          gun你/丫的!解雨臣不动声色地给了黑瞎子一眼刀。
                                          “你想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保命的法子,一般人早就被那王(八(蛋揍死了,可是我还活着。”
                                          “然后呢?莫名的骄傲?”
                                          “不”黑瞎子微微侧头,“说起头脑,我还不如我那徒弟——就是那个比我命硬百倍的,你不用这么担心。”
                                          解雨臣愣了一下,随即失笑“合着你说一通就是为了让我安心。”
                                          黑瞎子“嘿嘿”一笑:“咱们的处境也不是太好。”
                                          “我明白,小邪还是不可能真的下狠心。”解雨臣叹了口气。“小邪的计划,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就是不能死人。”黑瞎子接口道。
                                          一时间沉默无语。
                                          死人,谁都不愿意去死;要杀谁,谁又该杀?
                                          .
                                          “你去睡觉,后半夜我来守。”
                                          “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7-11 17:15
                                            我区终于发粗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7-11 17:15
                                              @苏沫070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7-11 17:15
                                                我来报道!!!!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7-11 20:38
                                                  期待下一章有动手动脚(xX0o)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7-11 20:38
                                                    火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15 17:26
                                                      dd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7-18 16:16
                                                        lz出去逛,一周后回来,拜拜小可爱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7-20 08:14
                                                          「第八章」师父
                                                          “江湖上有言道:‘万事不由人计较,一切都是命安排。’,我苏万沦落至此,倒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正摇头酝酿,忽听得一句“不是才子莫吟诗。”一人接口道。
                                                          “怎么,黑瞎子不要你了?”
                                                          “雾草!吴老板!”苏万眼前一亮,立即就要扑上去,“老板~呜呜呜~老板你终于来了~”
                                                          还没扑到跟前,忽然后颈被一股大力一扯,只觉得眼前白光流星一般一闪而过,一根极细的银针贴着鼻子险险擦过。还没等苏万反应过来,又被踹了一脚,身子直飞出去,落入刚才的河道里。
                                                          来人踢开苏万后,就势倒下,在河滩上连连翻转,躲过吴邪穷追不舍的银针,迅速抽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吴邪连开两枪,趁他躲避的时候,翻身隐入了一块大石之后。
                                                          苏万没有准备,一连呛了好几口水,好不容易从水中探出头来,刚想骂人,忽然大叫道:“师父!”
                                                          “吴邪”转头,发现了水里的苏万,又怕来人从石后夹击,一时间,三人僵持不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石头后露出的枪管抬了抬,似乎已有些按耐不住,“吴邪”站着没有动静,在黑暗的地下,看不清脸色,只有当缓缓流淌的河流偶尔在他手中的银针上映出,才会让人发现他的存在。
                                                          唯独苏万不仅没地躲没武器,还被冰冷的河水冻得打颤。
                                                          一时间,寂静空旷的空间里,只有苏万牙齿撞击发出“咯咯咯咯咯咯咯咯…”的声音,显得诡异异常。
                                                          .
                                                          此刻,在幽深的地底,沉睡的年轻人似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眼睛。
                                                          .
                                                          解雨臣在沙漠里漫无目地走着,因为缺水,嘴唇已有些干裂。
                                                          他当时先入为主,认定瞎子一定会害谁,这时细细想来,除了那包药粉,他什么也没有做过。
                                                          以解当家的眼力,那药决不是能让人化为白骨的化尸粉。况且就算是化尸粉,也没有那么快,装备和水也不会不易而飞。如此看来,却是他太冲动,错怪了黑瞎子。
                                                          解雨臣有些懊恼,沙漠里没有水,那死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原路返回,且不说他现在这个状况能不能到帐篷哪里,就算到了,汪家人指不定已经在那候着了。那件事如果不是黑瞎子干的,在这片沙漠里,也就只有汪家人能做到。
                                                          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走,也许会遇到计划中的人或者吴邪隐藏的补给站;二是学黑瞎子那招,在沙漠里跳踢踏舞,吸引蛇柏把自己拉下去,运气好些会有水源。
                                                          但他堂堂解家当家,在沙漠里跳舞,尽管没有人会看见,但还是觉得别扭。
                                                          正当他踌躇不定时,忽然脚上一紧,被拉入了沙子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7-26 11:46
                                                            「第九章」来者何人
                                                            苏万的内心是崩溃的:我就是想和我狂拽酷帅吊炸天的师父出来旅个游,这咋还摊上这事了?黑瞎子你不是很NB吗?赶紧把“吴邪”干趴下啊!小爷都快被冻死了……
                                                            然后,苏万的鼻子很给面子的——“阿嚏!”
                                                            苏万浑身一颤,妈呀,完了……
                                                            子弹出膛,银针出手,两边同时暴起,“吴邪”躲闪不及,肩上中弹,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撞的他退了半步,石后那人反应却是奇快,银针险险擦过耳际。
                                                            苏万眼见“吴邪”朝他一扬手,吓得大叫一声:“草!完…啊…”刚说了半句,忽然水里一股大力将他拉了下去。
                                                            人未至,刀先出。
                                                            极薄的刀片从水中激射而出,刀上带有的水珠闪着凛冽的寒光,“叮”,针刀相撞,散出惨白的花火,那银针改变方向,落在了岸边的碎石滩里,再也看不到了。刀片却是余劲未衰,直插入洞顶的石头里,深入其中。跟着一个瘦长的人影翻出水面,不见他怎样动作,只觉得像是嘴里装了激光枪一样,寒芒闪烁,却又如流星般美丽。
                                                            薄薄的刀片连珠射发,刀刀要害。
                                                            “吴邪”自是未曾料及会有此人出现,一边闪退,一边翻滚躲避用银针打掉了部分刀片。
                                                            黑暗中两人斗的十分激烈,均是以快打快的进手招术,分不清身形,石后那人一时也不敢轻易放枪。
                                                            “吴邪”毕竟先前肩上中了一枪,时侯长了,流血渐多,眼前已有些眩晕,动手踢腿之间渐显狼狈,终于不敌,肘关节膝关节接连中刀,再无力抵抗,跌倒在地上。
                                                            “海客哥,你怎么样?”放刀的那人不再理会“吴邪”奔到“海客哥”身边,语气似乎有点焦急。
                                                            先前来的人,正是张海客。
                                                            张海客摇了摇头,张开双手,左手掌心赫然一条黑色粗线,显是中了毒。
                                                            可怜的苏万从水中再次钻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刚才那个“飞刀侠”将张海客抱在怀里,下巴挨着张海客的额头,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海客哥”则是皱着眉头,紧紧靠在“飞刀侠”胸前,欲说还休……
                                                            妈呀!老子的24k钛合金狗眼!太基烈了!我还是去水里的好……算了,我还是出来吧,冻死老子了,你俩还秀恩爱——sdk,心中默默添上后半句,瞪了一眼相依相偎的两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7-26 11:4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