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聂吧 关注:1,282贴子:4,147
  • 8回复贴,共1

【政聂】生活中真有“霸总男友”这样的生物存在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知乎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05 15:48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异样,轻声询问我是不是身体不适。他看我的眼神很深,说话的声音也无比轻柔,带着某些当时我还不明白的情绪,让我莫名有些脸红。

    我慌忙扭头,感觉自己的耳根都在发烫,心跳如擂鼓一般。但表面还努力强自镇定,顺着他的话说自己有些累了,想要提前离场。

    他不再多言,要了我的微信和电话之后,便送我回宿舍了。



    接下来,他便开始……呃,追我。他追人的方式其实没什么特别,无非是送花,送礼物,以及每天下课后在教室外等我。他是那样耀眼夺目的人,追我的时候也一直是自信和骄傲的,以一种志在必得的气势,声势浩大到几乎全院皆知。

    很快我们便在一起了。



    他是个很完美的男友,强大而又温柔,喜欢掌控着他能力所及的一切,对我的生活也事无巨细的关照着。和他在一起时,被爱的感觉很强烈。

    但说实话,我当时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情人。虽然我在学校的辩论赛场上舌战群雄,经常蝉联“最佳辩手”,但私底下生活中和人相处时,尤其是面对最亲密的人Z时,我时常感觉自己笨嘴拙舌。我会把心事藏在心底,最多说给最好的朋友L听,但对于Z,很多时候都是他说十句我才回一句,或者干脆一句也不回。

    这一点曾经让我们吃过不少苦头,最严重的莫过于因此分手半年。



    那是我们在一起的两年后,大秦面临新一轮融资——当时我已经加入大秦,持股比例仅次于他。对于融资后公司的发展策略,我们意见相左。

    具体原因涉及商业机密在这里不再赘述,总之我们大吵了几次之后,我执意要求离开。

    虽然说是大吵,但实际上大多是他单方面的述说利弊,而我一言不发。

    其实现在回头看,当年那些争执的点已经是很微末的小事了,并不能左右公司的大局,和挚爱的人相比起来,更是微不足道。但当时年轻的我们还不明白。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他颓然坐在落地窗前的地上,晦暗的灯光将他的面容隐在了阴影中。

    他的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疲惫,“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放你走吧。”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话时,没有面对着我。



    我在踏出房门的最后一瞬间回头望去,只见他缓缓将头埋在膝盖中,肩膀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像个无措的孩子。


    然而我的身体虽然离开了他,心却再也没有拿回来。

    从分开后的第一天起,我便开始发疯般的无可抑制的思念他。

    虽然我已经尽力避免,但他的消息还是无孔不入的侵进我的生活,逼得我每天维持不动声色的形象的难度都要加深几分。

    同时在心里更加正视那个事实:

    ——我很爱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05 15:49
      和好后我才发现当年的分手带给他的伤害。

      时至今日,他依然会很多次从睡梦中惊醒,呼喊着我的名字,希望我不要离开他。

      我心里觉得愧疚,但也只能加倍的珍惜他,爱他,守护他。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用“守护”这个词,明明在一起的时候,是他照顾我比较多。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他是一位古代的帝王,那么我希望自己是他身边的剑客,尽我所能的保护他辅佐他,去实现我们共同的恢弘理想。


      我们的故事基本就是这样了。现在已经差不多5点,我要去睡会了。再过几个小时Z出差就回来了,我会去机场接他,有空再更新吧。



      编辑于2018年10月6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嬴政V

      认证:大秦集团总裁

      56k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候有两件事。

      一件事是在六年前在一篇新闻报道中看到了阿聂的照片,一件事是在刚才那一刻看到阿聂的回答。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那首歌?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走远

      ……


      第一次听这首歌时,我竟然哭了。


      我从一出生起,就常做一个梦。

      梦中有一位白衣剑客,穿着古代人的衣服,抱着一把很古老的剑,背对着我一步一步向前走。


      不知为何,他每走一步,我的心便会疼痛一分。待他越来越远乃至完全消失时,我感觉自己的心灼烧的仿佛烈火一般,似乎下一刻就要烧成灰烬。

      我甚至会控制不住的伸手拉他,心里隐隐有种预感,如果他走了,我今生所有的幸福与欢笑也都随之而去了。

      但他还是决绝的离开了,只留给我淡淡的一句:

      “恕臣不能与王上同行了。”


      每次从梦中醒来,我的眼角都会潮湿一片。梦里那个白衣剑客转身离开的背影,仿佛是我前世最深的痛,深入骨髓,刻入灵魂,就算饮下忘川水历经轮回,也无法遗忘。


      但我始终没有见到他的脸,不知他到底是何模样。



      阿聂认为的初见是在迎新舞会上,但之于我,那并不是。

      我第一次看到他是一张科技频道的照片。

      那上面的他正在接受关于“纵横捭阖”的采访,整个人如初升的太阳般朝气蓬勃,我随意瞥了一眼之后,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是他。



      我几乎在第一时间肯定。

      我疯狂的查找了他相关的资料,知道他已经被我所在的大学提前录取,而且和我一样是金融专业。

      我从未如那一刻般庆幸自己考上了这所学校这个专业,一切那么顺理成章,仿佛自己降生于世,来到这个学校读书学习,就是为了与他相遇。



      就在那天晚上,我再次梦到那个白衣剑客,他终于转过了身,我看清了他的面容。

      ——“阿聂!”我大叫着从梦中醒来。

      仿佛完成了使命般,从此我便再也没有梦到过他。



      新生的迎新舞会是我特意策划的,精心的装扮只是为了能在他眼中出现的第一面尽可能完美。

      然而他却没有来。

      我惴惴不安的等待着,直到那一袭白色的身影悄悄的溜了进来。

      他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微风吹起他的面纱,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面庞。

      我压抑住无法控制的心跳,尽可能平缓的向他走了过去。

      ……接下来的一切如阿聂所说。



      其实我一直不是很喜欢阿聂的那个酒鬼朋友J,总是偷偷拉着他喝酒,却不管他喝醉之后的难过和苦楚。但今天我突然很想感谢J,因为没有他,我竟不知道阿聂……如此爱我。



      说实话,我很高兴。夸张点的话,我已经在楼下跑了五圈了。

      希望阿聂不要删除回答,我想不定时重温。



      不过我需要澄清的一点是,分手的那段日子我也同样难过,只是不会展露人前罢了。这一点倒是和阿聂很相似,他不说出来,我也丝毫没有想到。

      我想,以后我们还要更多的沟通,更多的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但以后无论再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放他离开了。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也谢谢给我们祝福的大家。

      我也很爱他。

      我们很相爱。


      编辑于2018年10月7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05 15:50
        顶啊顶!辛苦楼楼写文造福人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05 20:51
          好像在乐乎还是微博还是这里见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6 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