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黑吧 关注:110,644贴子:1,690,696

【原創】窵远(古风、奇幻,虐心,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或2L注明】
人物设定:
太子赤×巫师黑
绝对He设定
奇迹暗恋黑设定,绝对赤黑

重发
天灵灵,地灵灵,放上镇楼图,求度娘不再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05 02:44
    16年开始连载的文章,被删掉后抑郁了一段时间,但是说好了不弃坑就要做到!!
    赤黑是我入BL坑到现在唯一喜欢的cp,这篇文章也是我第一篇写的同人,所以是有很重要的意义。这篇文章并不是写得很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要被删掉了!!!)但我仍然想继续更下去。
    经过了这么多年仍然在的大家真的让我很感动,我由最初的日更变成周更,周更変成月更,甚至年更,每次艾特时总会有人看到你们冒泡,说实话,我真的很感谢你们。对我而言,最遗憾的是原本的帖子被删掉后,再看不到你们的留言。文章可以再写,但已经看不到过去那些鼓励,支持和批评的说话了。
    最后,请原谅我的长篇大论,一时间有太多东西想说了吧。
    那么,请食用愉快!绝对HE结局!!
    赤黑大爱!赤黑还能再战一百万年~

    下面放上审核图。(旧的已没了,这是新审核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05 02: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05 02: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05 02:58
          我知道其实应该有很多人都不在了,所以下一次开始我不再艾特这么多人了。如果在的话可以冒一下泡,新來的也可以,下一次开始我会艾特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05 03:10
            第一章
            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
            回忆里出现在茂林中的赤发童颜,异色的双眸令人心醉。帝王般气息仿佛脱俗的神明,只能仰望而不能接近。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脱口而出的诗句,他说这是在书本之中令他深刻的句子。就算飞万里越千山,晨风暮雪,失去一生的至爱,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稚嫩的脸上现出微微一笑,彷佛看透世事一样的成熟。明明拥有帝王般的资质,眼中却满是孤独。
            水色的孩子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是安静地看着,深深被那抹赤红所吸引。
            孩子的他懵懂无知,听不懂诗句的含意。然而生命无常,谁人能预料的到那命运般的相遇?
            -------------------
            静谧的树林,弥漫着阵阵孤清。彷佛与世隔绝,是游人勿扰的境界。
            水色的少年焦急的跑往目的地,白皙的皮肤被无情的树枝划上一道惊心动魄的红痕,但少年却面不改容。
            他一定要尽快通知那个人,这是不容拖延的,这关系了村子大家的生命啊!
            “要尽快告诉父亲大人……外人入侵了这片森林。要是被发现一定会把我们一族杀光的。”少年什么也不怕,只怕失去这个家园。
            就在昨天,少年独个儿在森林各处游荡却发现了那些找寻金矿的外族人。幸好自己把他们引入了迷雾之林,那里长年充斥着雾霾,令他们暂时迷失了方向,要不然被发现恐怕是此刻的事。
            不过这样的权宜之计又能拖延多久?
            自己和同伴不同,天生没有什么呼风唤雨的力量,但尽管自己的力量微小,他们对自己的恩情也是不能忘记的,为了他们,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和没关系。
            少年,黑子哲也是这么想的。
            下意识又加快脚步,赤踝的双脚擦拭地面,脚踝的伤已经令人不忍目暏,也不减少年的意志。若是旁人,必定会对少年产生莫名的保护欲,上前背起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如珍宝一样好好呵护。
            可是,这个倘大的森林却杳无人烟。
            唯有那水色的身影,穿梭在茂林之间。
            时间回到稍前,森林以外的村荘似乎有些动静。
            一缕缕轻烟升起,那是从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传来。村子里最有气派的房子,莫过于这了。砖红的石瓦堆砌,烔烔有神的横梁支撑起片片碎瓦。受风霜渲染的痕迹的暴露了时日的飞逝,令人敬畏之余,欲带上莫名其妙的感叹。
            “那就有劳大人您了。”
            房子中传出一把老成的低音,泛光的布帘透出好几个人影,交头接耳。站在中央的男人看似高高廋廋的,与众不同。大概是老头子口中的“大人”吧。
            “放心,收到的报酬配上应有的贡献才是我一贯的作风。”
            “太好了,终于有安宁的生活了。”老头子叹了口气,所有严肃顿时变得开怀,影子互相举杯畅饮,一切的不安寂静一扫而空。
            “魑魅魍魉随处藏,吃人见血恐惊惶”这是一个流传很久的童谣,村子附近的森林长年杳无人烟不是有什么,只是因为这个传说作崇。
            可是,在上星期,当今的太子殿下却不知是勇敢还是愚蠢,堂然惶之的一个号令,打破了森林的沈默。
            这个被发现拥有天然资源的金矿的森林吸引了朝廷的注目,以灰崎祥吾为首的实力派大臣极力支持太子殿下派人进入森林采矿。最后终于派出一千个士兵并且征召村子的壮丁实行此大业。明知道有妖怪作祟,但皇命难违,只能硬着头皮向家中两老吿别,忍受不回头的决心消失在茂林间。
            可是过了三天,谁也没有折返。
            过了五天,仍然鸦雀无声。
            终于在昨天,一星期前率领军队的将军石田英辉归来时带给村子的人们一阵欣喜。正当每人心里充满著无穷喜悅,殊不知那满面惊惶的人只说了一句话,村子的人们脸上的温度顿时下降了180度。
            只听见那被吓得颤抖不断,强忍屈辱的泪从下说着,
            “所有人……也失踪了。”
            好一个晴天霹雳,害得一下子的欣喜化为乌有。原本只安享平静生活的村民,被这个惊栗的事实拉往荒谬的绝望。一些人受不了如此打击昏倒过去,而余下的人则决定请镇上的阴阳师前来驱除妖娆。
            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成为了太子殿下花宫真登上王位的一个绊脚石,原本以为透过这次的采矿行动可以巩固自己的地位,结果弄巧反转。大概这是谁也猜不到的结果吧。
            等了多年才等到这个老不死有退位之意,打算在他面前挖一批黄金奉承一下那个老头,让他加快退位让贤。这好死不死的却杀出一句:“因为妖怪作祟你的一千人大军全灭?”
            一千人的大军全灭怎能说是开玩笑的?
            就算是太子殿下,因为自己的过失而损失了如此庞大的军队,也不能轻轻了事。再者自己只是因为是兄长才能当上太子之位,论才华品德,大有人才在。
            说真的,这次的事件真的让花宫真慌乱了。
            这好消息可有能力把它多年经营的一切化为乌有,于是他立马派支持自己的灰崎一派带上二千精兵填平这座森林。不是为了什么,只是想让这件事石沉大海而已。
            而这一次的机会也正好为长期与其敌对的邻国帝光钻空子的机会,在皇帝年事已高下再除去太子,足以令一国陷入混乱。
            处于帝光太子之位的赤司征十郎凝视着国家的地图,意义不明的一抹微笑。
            “玲央,那四个家伙也十分空闲对吧。令他们三分钟后,城门前出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05 03:12
              “玲央,那四个家伙也十分空闲对吧。令他们三分钟后,城门前出现。”
              “殿下是要出门吗?”一旁,在準备茶水他这么问,一脸恭敬的容颜不改。
              “嗯,有个地方令人在意。”
              赤发的少年披着漆黑的斗逢离开倘大的宫殿,骸人的气场如帝王般的压迫,赤色的双眸如宝石般高贵脱俗。
              彷佛,画卷中的贵公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5 03:13
                第二章
                “赤司,这么短的时间叫人出来会有损心脏的……”跟阳光完全相反的黑皮一脸不满。虽然说皮肤快要黑得看不清面容了。男人的大手扶著后脑,眉间落下匆忙而冒出的细汗。
                的确,听到赤司的指令后,吓得差点把热茶倒向最爱的春宫画上。要是这个珍宝被毁,他可是要跟赤司拼死到底。青峰大辉想到这里,太阳穴下意识一丝鼓胀。“真是的……你就不懂得等待吗?,总是这个视若无睹的模样。”
                “哼!这是你没有尽人事的结果。”下意识托了托眼镜,一脸严肃。“今早星卦表示今天与红发的人特别有缘。若要消灾解难,就必须要准备拥有黄毛之人的……”
                “啊。小绿间那不是我的枕头吗?你是何时拿了我的!”没错,今天的幸运物正是拥有黄毛的人的枕头。
                “烦死了,谁叫这是今天的幸运物?要不然我也不想碰这沾满囗水物体。”知道了今天的幸运物,绿间表示极度无奈。虽然説这件物件也算是垂手可得,但卫生水平却令人担心。
                “你的意思是说英俊的我会在睡觉时流口水?小绿间很过分咯……”
                一向对自己外表非常满意的黄濑被这样一说心情可是最恶劣的。放眼全国,他的美貌可是无人不知,自我满足感已经达到神一般的水平,因此他想了一想,又说,“我明白了,小绿间……你是在妒忌我吧!”
                “哪里有空去妒忌你这黄毛犬!”
                “小绿间……你!”面对着如此的欺负,一向恼人的黄濑伤感落泪。“呜……小赤司!你看看这家伙,欺人太甚了……”
                “小黄仔,吵死了……”夹杂着咀嚼食物的声音,看似高耸入云的巨人深感不满。
                “连小紫原也这样,小赤……”
                望向赤发少年的方向,俊美的面孔上显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暗红的双眸仿佛能够把人拉进赤色的深渊中。而此刻,这样的人正温柔地望向黄濑。
                “凉太……安静点。”
                “呜呜……连小赤司也这么过份”少年无力地垂下脑袋,脚尖踢到地上的小石头,不经意卷起一丝沙尘沾上了赤发男人的褂摆。
                “呵……”深邃的瞳孔若有所思,微风浅浅地撩动赤色的长发,将人的目光焦点放在那好看的脸孔上。
                “啊……不对,这是……小赤司,别……!!!!”
                孑然而止。
                总算让自家太子殿下回复了平常的心情,黑皮安心地提出自己的疑问。“所以说……赤司,我们这次是要去哪里吗?”
                仔细地收好心爱的剪刀,赤司征十郎露出一阵轻笑。“嗯。你们说……一个能够让一千人大军全部失踪的森林,可有趣吗?”
                -----------
                “黑子君?”
                远方出现的人影令少年安心下来,终于回到爱家的满足感令少年温温一笑,焦虑和恐惧一扫而空。他重重地喘着气,额上的汗珠随着白皙的面颊滑落,触碰那诱人的锁骨,然后俏皮地进入那雪白的浴袍内。
                “……那个,黑子君?怎么受伤了……”远方的人正是相田丽子,一脸担忧的她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虽然每一次也很快能够康复,但也不能这样随便糟蹋自己吧。
                “我没事的,比起这样……”比起这样外敌的入侵更加重要。明明是说到嘴边的说话,却被自己硬生生吞下去。黑子哲也感到眼前一黑,身体好像被抽空了一样,乏力地向前倾。
                糟糕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说不出话来……可恶……
                遗憾之馀更多的是不甘心。儿时的时候梦想拥有同族人一样的强壮身体,可是梦想和现实却往往相反,明明身为一个男子,可是体力上却比不上同年人。不过自己也不是放弃一切,每天花上比同族人两倍甚至三倍的训练,但总成为不了阳光焕发的主角。
                黑子唯有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的同时亦立下决心不为族人带来任何麻烦,尽力帮助他们……但是所谓决心的结果,就是这样吗?
                真的,令人发笑呢……
                水色的身躯彷如羽毛一样飘忽的向前倾,好比巧夺天工的陶瓷娃娃,恬静的天蓝。
                明明比任何人也要温柔,但总是比任何人更加倔强。遇着什么苦难也不向人抱怨。看着这种喜爱为人着想的孩子受伤难过的样子,怎可能令人不疼爱。
                回想起恍如昨天的从前。那个跌倒而强忍泪水的小孩从来没有变。
                “丽子,黑子君回来了吗?”远方黑发的青年向这方走来。黑框的眼镜令青年脸上添了几分严肃。他的到来就好像早有预料,在丽子需要帮忙的时候出现。
                手中持着长矛的他似乎刚刚打猎完毕。衣服上缝补的位置证明了年月的辛劳,无疑是汗水下的痕迹。脸上的微笑更添上几分成熟。
                轻抚着怀里水色的人儿。令人不禁皱眉。“日向君,总感觉这孩子我们排除在外呢。”说着,不禁轻叹。
                “看着这孩子每天锻炼的身影。结果却使人无奈。在我们眼中,即使他能力不足也没有所谓吧。但是在这孩子眼中。却害怕着。害怕着永远跟不上大队。”但偏偏这么倔强。
                总是默默耕耘,固执地不放弃。
                “这……也是没办法吧。……”
                在世人眼中他们,也许是不折不扣的妖怪,但实际上是这个森林的眷属,不……应该说是巫师的一族。跟神话中不同,并不是拥有强大力量,迷惑人心的人。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只是他们能够控制自然的力量,例如有人能够刮起大风,降雨之类,亦有人能够控制植物的生长,收成的速度。可算是名副其实的森林一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05 03:28
                  书本记载的曾经,世人视他们如神明一般敬仰。然而,人总是排斥异类,不但不懂知恩图报,更对他们赶尽杀绝。一族渐渐没落,地位也从森林的守护者降级为作崇的妖怪。现时存活的族人也只生活在诚凛这个村落了。
                  族人对此也只能无奈苦笑而已。
                  可是眼前的少年总是学习不了控制自然的能力,可能是天赋的问题,就是比其他孩子来说不太风平浪静。即使谁也没有怪责他,却无法了结他沉重的心情。
                  作为村子长老的儿子,村里的人视他为亲出,百般疼爱,不过事实上对于黑子哲也而言却无言中有一种疏离。
                  虽然说他们也是为自己好,但总感觉有一种隔膜。
                  这一点丽子也十分清楚,她几乎是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怎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缓缓的低着头,凝视着那白皙的脸孔,仿佛初生婴儿一样,从未被太阳沾染。
                  “假如他不是生在这里,可能会更轻松呢……”她婉言一笑,默默地呢喃。
                  抱起那绵绵的身躯。如天空般温柔宁静。他就好像不属于任何地方一样。透明的身躯如微风一样穿梭云层。安静地无人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05 03:29
                    TBC 明天再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5 03:2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05 07:5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5 08:3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5 09:44
                            暖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5 09:46
                              贴吧这波操作真的好多好多文都没有了
                              感谢再发回来,期待后面的后续,不过似乎还要有点时间才看的到吧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15楼2019-07-05 09:48
                                楼楼加油啊,一直都支持你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05 10:59
                                  15551太美了好有诗意神仙写文! !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5 12:21
                                    冒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05 16:14
                                      楼楼一定要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05 16:15
                                        重新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5 16:15
                                          现在赤黑吧已经不会有太多人认真写文了,就连前几年喜欢过的几个大大如今都不在了,难受
                                          赤黑也是我入坑到现在一直坚持喜欢着的cp,从未放弃过,贴吧等级也是签到混来的,期间因为学业的关关系还中断过一阵子
                                          楼主加油,眼熟您了,这里顾昭,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是个马上高考的人,所以接下来一年我可能追不了文,不过您千万不要放弃,等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05 21:11
                                            他微闭双眼,似乎心有所想。巫师的力量不会因为遗传而有所联系,出身而后就是个别不同的能力,而且每一个巫师在出生前就会知晓自己的属性……吧?
                                            “这是什么意思?”
                                            长老的话吸引了丽子的注意,似乎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内幕。凝视那座镇族长之位的老人,看透的事情比自己多。
                                            无论与他相处多少年也猜不透他的想法,像谜一样的人。
                                            老人淡然地笑了笑,深不可测。“谁知道?顺其自然就好……现在更加重要的不是召集族人,准备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6 00:35
                                              第四章
                                              多纯净的衣服也遮盖不了少年的纯白,夜幕降临,与之对比的则是黑暗中的皎洁。晚风吹拂交织成悲伤的泣声,少年的目光却无比坚定,毫不惧怕。
                                              沉默着,将自己的气息隐藏,静静地蹲在树旁上打量着不远的丛林。这是他熟悉无比的,原因很简单,也就是自己为了拖延时间而将敌人引进的地方。天然的浓雾和潮湿的气息可以打乱人的方向感,鼻尖无法感受到一丝风吹,可算是保护村内族人的一个天然屏障。
                                              父亲指派他的工作十分简单,只要拖着他们的脚步,令族人有足够的时间撤退就可以了。当然前提是自己不要被人发觉。这也是他在村里唯一优胜之处。少年与生俱来薄弱的存在感往往可以在敌人不察觉下行动,这也可算是黑子少有感到骄傲的事。
                                              虽然不能操纵任何自然之力,或许是自己没有这样的天赋,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属性,童年的孩子们总是可以让树木成长,甚至使风吹草动,水蓝色的人而只能呆呆地弯下身,躲藏在大树下的安静角落,拨弄著孤单的小石头。
                                              彷如与大树影子融为一体。
                                              彷如天空一般安静,在云层之间飘逸。无人能够接触到他的身影,默默地假装不存在一样。他喜欢做一个观察者,看着每一个人的举动,猜透他们的想法。
                                              以黑子哲也的观察而言,入侵者的将领似乎已经脱离森林,那末,救兵的来临就只是迟早的事情了吧。剩下的是并不算是朝廷的精英良将,无疑是一些为了采矿而召集的残兵。可这个兵力,却已经能够将不足五十馀人的诚凛铲平。
                                              作为族长之子,保护族人是理所当然的。黑子狠狠地拍板了白哲的面颊,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呢喃着“大事不能坏在我一人的手上……”
                                              “如果能够引导他们迷失在这里的话……”脑海似乎定制了一个计划,他将眼前的刘海拨到耳后,摆着一副不容松懈的表情。黑子浅浅地呼吸着,尽量将紧张的思绪抛诸脑后。
                                              这里杳无人烟,若是最能吸引人们的注意,莫过于是生物的行踪。随手拾起一块石头,紧紧握手在手心中。静候着机会,在他们无奈地聊天的时候……
                                              骤然的一阵狂风,吹得树木歪倒。平静的深夜纳闷得没有什么可以注意,闷得发慌的士兵没趣的闲聊,谈谈家常便饭,对平淡的生活自怨自艾。他们知道晚间的丛林是十分危险的,宁可在这里浪费时间,也不会在危险中招惹杀身之祸。
                                              “你们知道吗?我家夫人可是唠叨极了,总是管我的生活,烦死了……”不远的棕头发男子不断与同僚抱怨道。
                                              邻边的黑发男子附和道,似乎身同感受。
                                              “就是说啊……总是向我抱怨我无法升官,这是在看不起我吗?她真的以为谁也能够榜上有名吗。?” 男子抽著水烟,吐出一缕缕的轻烟。
                                              “这也要有立功的机会嘛……盗贼,妖怪什么的一个也不出现,这何来有机会给我大展身手?”
                                              “哈哈……就凭你?”棕发男子轻笑着。,一副不满的面孔,狠狠地指向男子的太阳穴,“你这群少脑筋的家伙!难道你真的想有妖怪出现吗?”
                                              “怎么可能?不过是开玩笑而已……新人你就别这么认真……”说话还未说完,身旁顿时出现了一些动静。黑发的男子立刻望过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下意识歪着脑袋,不明所以地说思考着。他以为这只是错觉而已……
                                              “滴答!”
                                              这一下响声不算明亮,但足以令全部士兵也听到了。好歹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微细的声音足以令他们有所警觉,刚才的抱怨声也孑然而止。
                                              搜索着声音的来源,一下子提起精神向那个方向走去,却不知少年在不远处静静观摩着。
                                              “这样的话应该能够拖延一些时间……”黑子轻声说着,双眸微闭,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动。水蓝色的长发随着晚风飘逸,和黑夜格格不入,交错成鲜明的对比。
                                              少年坐在粗大的枝干上,微微摆动双脚,仿佛孩童一样不懂礼仪。脸上则没有孩童般的天真,若有若无的凉意在那木无表情的脸上发出。
                                              “但是……总感觉太顺利了……”不安的预感充斥脑海,虽然这么想未免太悲观,却总令人安心不下。浅蓝色的眉毛向下弯,占在嘴边的困惑实在不是味儿。
                                              水色的双眸环看四周,打量附近的风吹草动,实在……太过安静了……
                                              慢着,安静?
                                              虽然说这里人烟罕绝,却不至于鸦雀声!水色的人儿瞪大双眸,若隐若现的情急牵扯思绪,脑海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到底自己遗忘了什么……
                                              黑子的脑袋垂下,指尖轻轻托起下巴,水蓝色的浏海掩盖眼神。
                                              咔嚓!
                                              少年身旁的一根又树枝重重掉下,换上了一副凶狠的眼神,带有绿光的鹰眼散发著一丝凌厉,老鹰的嘴角似乎残有血丝。
                                              “谁!”瞬间的声线把人唤过神来,抓住了声音的方向,从东南方望过去在那漆黑的夜空有著格格不入的雪白。
                                              “副将军,东南方发现一个人影!”一位士兵高呼叫唤,原本无人留意的方向顿时聚焦了无数双眼睛。
                                              这么安静的丛林下,少年却忘了大自然的捕食者。他晃晃脑袋,重重地叹了口气。皮肤上彷佛感受到无比的视线,监察著自己的一举一动,也许是白哲的皮肤与黑暗完全不合,多么低的存在感也难免被人发现。
                                              “全军听命!活捉,反抗则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6 00:57
                                                打破长空的呐喊,毁灭了安宁的恬静。刀刃反射银白的光芒,恍如会杀戮的血月光,纯洁而无情。士兵如獠牙布满鲜血的猛兽,在军队的命令下咆哮。
                                                “要活捉东南方的那个少年!”刹那间,士兵脑海只剩下这一句话。
                                                黑子知道事情不妙,自己更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用尽力逃跑。就算不能将他们拖延在森林中,也不能让他们接近村庄!
                                                此时剩下的唯一目标,只有将自己作为利诱,将军队与村庄的距离越拉越远。水色的少年拚命地跑着,途中连鞋子也丢掉,赤裸的双脚擦破了好几个伤口,赤红的液体涌出,他却没有停下来。
                                                其实少年是一个很怕疼的人,可是儿时的时候,村子的孩子跟他玩躲猫猫,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擦破了皮,水色的孩子却低着头,沉着脸,强忍豆大的泪珠,噘着小嘴低声抽泣。明明疼得要很,却摆着一脸倔强。
                                                那天之后的夜晚,小脑袋独个儿躲在被子里,自己轻抚着受伤的伤口,安慰着,却不要别人担心。
                                                明明很怕疼,却不愿在人前表露。
                                                大概此刻只有满布疮痍的双脚明白主人的心思,不论擦破了多少个伤口,而面不改容地向前跑,它很清楚主人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停下脚步。
                                                “咦……?”
                                                眼看自己明明和士兵差上一段距离,双脚却顿时不停使唤地停下。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倾,脚部传来的剧痛充斥脑海。
                                                眼看那银白色的光芒狠狠地插在右脚上,
                                                **的感觉从脚上蔓延至全身,像毒性一样快速充斥五脏六腑,很快就令全身的动作停止。突如其来的失血量令黑子的脸更加苍白,发青的脸孔恍如病态的美,瘦弱的身躯沾上不纯洁的赤红,似血腥的爪牙占据身体。
                                                “呜呜……”强忍疼痛大叫的思绪,少年不自觉发出细弱的悲泣,倒地的他试图想再次跑动起来,可是身体却不像自己一样而无法移动。
                                                很快,黑子的四周已经再无逃生之路。
                                                四方八面兵临城下,加上被刺穿的右脚,若果能够逃脱简直是天方夜谭。黑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满满的是不忿和无奈。
                                                “哇!真的猜不到是一个长得很美的孩子。”刚才满口抱怨的棕发男子用搭讪一般的口吻说道,完全猜不出是对自己穷追猛打的士兵之一。
                                                确认对方的无害后,士兵们立马放下紧张的心情,这看似只是人畜无害的软弱少年。
                                                然而,这个情景却使人看得目定口呆,柔弱的水色少年静静地凝视着四周,鲜血的弥蔓却遮盖不了纯白的美,这令全部人也忘了给反应。
                                                朦胧间,士兵眼中的少年青涩而冰冷,犹如天仙下凡。虽然现在此刻无一不在意他为什么在这里,但是内心的欲望早已战胜这一切。
                                                “这样美艳的孩子,还是生平第一次见……”男子们低声喃喃自语,早已忘了自己原本的责任。一个个交头接耳的情趣笑话如流言一样从他们的口中飞散不断。
                                                黑子别扭过头,心中不悦。这些无耻的呢喃在他心中不过是浮云,只不过作为男子们家常便饭的谈话对象,想起来却有点不爽。
                                                过了几分钟。,最先有了反应的男子大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子自知道无路可走,可是亦不想就这样透露自己的身份。毕境当初灵族人蒙受妖孽之名,也是归咎普通人的所为。“……迷路的旅行者。”
                                                “原来是个年轻的旅行者……呵,真的猜不透呢……”站在中央的副将军开口道,满是看不起的嘴脸令人不舒服。
                                                “兄弟们,我们可要让迷路的旅行者记起自己回家的路呢!方法……就随便你们吧……”
                                                转身就走,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说话,以及无数对充斥着欲望的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6 00:58
                                                  TBC
                                                  下面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6 00:59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06 09:11
                                                      日常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6 09:43
                                                        暖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6 13:54
                                                          暖一下(。・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06 14:39
                                                            新人报道,暖暖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06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