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吧 关注:123,655贴子:3,140,253

『爵迹TOP原创[爵迹·诸神焱]‖原著风‖同人‖回归第一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7-04 14:00
    一楼借用浣姐一张图


    收起回复
    2楼2019-07-04 14:00
      为什么先从只有两回的诸神焱开始回复帖子
      因为它最少 重新发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加上度娘现在吞贴的频率比以前高太多 所以发有几十万字的续写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收起回复
      3楼2019-07-04 14:02
        ???我看到了传说中的大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04 14:04
          诸神焱
          简单介绍一下 是一个时间跨度在风津道(续写)之后地魍魉故事之前的一个时代
          虽然年代不同 但依旧是以原著角色为中心的同人故事 并且是四个国家故事中的最后一个
          所以在背景上下了一点功夫 看起来会明显比地魍魉特别很多
          但故事的最后 会按照爵迹最初的那个想法 诸神焱的结局 即是水源临界爵迹的开始


          收起回复
          5楼2019-07-04 14:05
            序章·人狱

            【东之弗里艾尔·娜芙之城边界】

            一座黑色的火山矗立在这片荒寥无人的地带,深灰色的泥浆仿佛煮沸的热水,滚出一颗颗硕大的猩红色泡沫,泡沫转瞬即逝,炸裂的气流汇聚起来,将这里的气温提高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四周的大地就如同被丢进了一个钢铁制造的石锅中,万里无人,寸草不生。

            黑夜里,一股沸腾的杀气弥漫在空气中。

            “轰——”

            几道血腥般红亮的火光如焰火一样在黑夜里爆裂,几道漆黑的影子疾风地穿梭在地上。

            一个受伤的少女从一片火焰的迸裂光线中躲过,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一道烈焰如同死神镰刀一样从她头顶收割而过,一撮细长的发丝在瞬间被烧成灰烬。

            少女来不及思考,那种被死神戏谑放生的感觉逼迫她忍着剧痛爬起来,继续向前逃跑。

            那几道火焰降落到泥浆地的岩石上,几个高大男人的身型伴随着火光显形。

            “追!”

            一声喝令,几个人瞬间化成火焰,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少女逃跑的地方追去。

            漆黑中,烈火如同细长的火舌鲜明地飞掠在空中。

            少女的捂着右肩拼命逃跑着,她的双脚在黏稠又滚烫的高温泥浆地里浸泡着,为了活命她丝毫不敢降低速度,很快,空气中就弥漫出了一股难闻的焦味。

            终于,少女看见了远方传来了巡逻士兵的哨声。

            ——快了!就快到了!

            少女临近绝望的眼神中,突然涌出了一股金色的希望。

            可是希望很快在四道地狱触手般的火光中熄灭。

            四道火焰以更快的速度挡在了她的前方,火焰中,四个愤怒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眼前。

            “索菲,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其中一个男人走上前,他赤着上身,下身裹着一条亚麻质地的长裙,肤色黝黑油亮,散发着浓郁的地域风情。

            “竟然敢对我们四兄弟动手,你知道死字的写法吗?”另一个男人冷笑道。

            不同于前一个人,他的上身穿着一件短衣,但也能看出衣服的布料十分轻盈,一看便知是长期生活在高温地带的人。

            “这再往前,可就是【娜芙之城】了,你是想到那里去躲命吧。”一个男人望着身后说道。

            不远处,已经能看见黑色的城门轮廓。

            一个个子稍矮的男人走上去,一脚将少女踢倒在地,用脚踩着她的头,笑道:“在【弗里艾尔】境内,是不允许魂术师在城镇里使用魂术的,你费尽心思逃向这里,是以为【冥神】会庇佑你吗?”

            鲜血从少女的肩上汩汩流出,她的脸上毫无表情,齐肩的长发浸泡在泥浆里,眼神里是一股深深的怨念。

            “可惜啊……你就要死在这里了,你再也不能为你那无用的父亲报仇了。”男人冷哼道,“虽然你的魂力很弱,但好歹是个有魂力的人,【吞噬】你多少还是有好处的。”

            随即男人右拳迸发出火焰,击向少女。

            一道刀刃的白光闪烁而过,滚烫的鲜血飞溅出来,与此同时传来了男人撕心裂肺的叫声。

            一截断臂掉在地上,被沸腾的泥浆沉入地里。

            “什么人!”剩下三个男人怒吼道。

            不知什么时候,在他们的正前方,一个佩戴着长剑的黑影从天而降。

            黑影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女,还有刚才那被自己一剑斩断右臂的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清亮的警告,“娜芙之城,不允许任何人使用魂术。”

            “你是娜芙之城的护卫?”说话的男人名叫穆拉,其余三人都是他的弟弟,他们四胞胎兄弟被称为【四残鳄】,意为凶残的鳄鱼。

            “哥,我的手……”被斩断右臂男人叫穆斯,是四兄弟里的老四,此刻最小的弟弟被人斩断了手,三个做哥哥的怎会善罢甘休。


            “我再说一遍,娜芙之城,不允许任何人使用魂术。”黑影的声音低沉有力,那沙铁般无情的嗓音中又夹带着一丝铁器的清脆,能听出是一个少年。

            “你找死!”四兄弟中的老二和老三忍受不住少年的挑衅,两人暴涨出凶猛的魂力,火焰从他们的脚底扩散出来,魂力与火焰仿佛融为一体,在他们脚下扩散出一个个鲜红的魂力光圈,分不清究竟是火焰,还是魂力。

            随着两兄弟的怒喝,两道人形化成的火焰冲向了他。

            少年仰起头,右手轻轻放在剑柄上,黑夜里响起两道铿锵的剑刃声,两颗漆黑的东西从半空中掉落,随后是两具被火焰包覆的尸体砸在地上的声音。

            失去魂力控制的火焰直接成为焚烧他们尸体的烈焰。

            一闪即过的剑影中,一个被雕刻在剑身上的蛇形图腾显露了出来。

            “怎么可能只凭剑就……”穆拉似乎见到了死神亲临,瞳孔被一股殷红的死亡气息熏染,“莫非你是……你是……马利克!”

            当说完这三个字,穆拉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他便失去了所有的触感,当他眼睛里看到的一切都开始倾斜时,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头,已经和身体分了家。

            【东之弗里艾尔·娜芙之城】

            坚固的灰色城墙上,站着一排排列整齐的士兵,士兵的脸上是一副副相同到冷漠的表情。

            在他们的身后悬挂着一个巨大的沙漏,从沙漏的时间上看,距离换岗还有不到半刻钟。

            哨房里,两个士兵即将上去换岗,坚持了一夜下来,两人脸上竟没有丝毫疲惫的神情,反倒聊起了天。

            “刚才是不是从城外传来了魂力波动的感应,要我去处理吗?”说话的士兵脸上露出一股血腥的兴奋,“我好久没吞噬人了,老在城里呆着,有点不习惯啊。”

            “没有城主的命令,谁都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另一个士兵虽然看起来冷静很多,但却更显阴森,“况且不是有那个人在吗?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

            “哼,就这点魂力,连我都看不上,对冥神来说更是微不足道。”

            “可那个人是上头派来的,就算是再微弱的魂力波动,他也可以以此为理由,杀掉你。“冷静的士兵脸色浮现出嘲讽的神情,“你想英年早逝?”

            “我随口说说,我的【熔魂】时间还早,要想吞噬人也不是这个时候。”

            “长点记性吧,那个叫马利克的男人,可是连城主都敢杀的疯子。”


            【东之弗里艾尔·娜芙之城边界】

            “谢谢你救了我。”索菲站起身,她的浓妆已经被泥浆弄脏,深青色的眼妆混合着黑红的鲜血,她的脸仿佛被渲染成一朵晕开的晚云。

            “你可知道,娜芙之城的禁忌?”少年没有收回刀刃,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冷嗜血的神情,他俊俏的五官在炎热的黑夜里被气温烘托出一种深色的轮廓,他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你把这群人引来,在这里大肆使用魂术,目的就是引出我,借我的手,杀掉他们。”

            “你……”索菲想不到传说中的马利克,竟会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但更意料的,是他缜密的心思。

            “你未免太高估我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又怎么肯定你一定会出现?”索菲辩解道。

            “你不用肯定,就算我不出现,你也能抱着试试的心态,唤醒【它】。”马利克用剑锋指了指他脚下的大地,“如果它醒了,所有的人都逃不过火山喷发的劫难,当然也包括你引来的这四个人,在你的底牌里,最坏的结果也是同归于尽。”

            “就算你们的魂力不足以影响到它,你也可以逃进娜芙之城,以此保住自己的性命,以后再找机会动手。”马利克将剑划过面前的三具尸体,来到被斩断手的穆斯面前,他的动作轻盈又优雅,就像是用剑在水面点出了一圈涟漪一样,轻而易举就划破了穆斯的喉咙。

            索菲知道自己辨无可辨,为了活命,直接勾上了马利克的肩,“我曾经发过誓,谁帮我杀了他们四兄弟,我就是他的人,你做到了,我今后便是你的女人。”

            黑夜中,索菲脱下了她的丘尼克,露出她光滑细腻的皮肤,从后背环抱住马利克。

            面对近在眼前的尤物,索菲认为马利克没有理由拒绝她,可他就如同一个机器,一动不动,嘴里重复了一次,“你可知道,娜芙之城的禁忌?”

            “什么?”

            “所有会给城民带来危险的人,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锵——”

            一道剑光如闪电般划过,一颗新鲜的女性头颅掉进那一堆已经开始冰冷的尸体中。

            随后少年蹲下身,在这一堆的尸体中,开始了他的吞噬。

            一口又一口咀嚼血肉的声音,像是这座禁忌之城里,最恐怖的丧钟。







            回复
            6楼2019-07-04 14:08
              【东之弗里艾尔帝国·娜芙之城】

              又有一队骆驼进城了。

              随着骆驼的拉运,几个巨大的囚笼被拉进了城里。囚笼的铁柱上正散发着剧烈的高温,这种会将空气里的热量聚集过来提高自身温度的材质名为【门卡拉囚铁】,这种铁被普遍使用在弗里艾尔的囚牢和囚笼上,因为弗里艾尔境内常年高温干旱,当门卡拉囚铁暴露在阳光下时,仅用数分钟温度就可以达到上百,目的就是不让人接近囚笼,更为了不让里面的东西有机会脱逃。

              而发明这种残忍的囚具的人,被人称为白银祭司。

              但在这个时代,没有人见过白银祭司。可是还是会一些有关于他们的传言,有人说他们是神,是和【太阳神·翼拉】一样尊贵的存在,但也有人说他们是魔鬼,是比那些活在火山中的魂兽还要可怕的东西。

              这个时代仿佛离那些传说很远,但却依旧能找到它们存在的痕迹。

              就比如这些坚固又血腥的囚笼。

              囚笼在酷热的高温烘烤下已经吸收了极大的热量,


              “统统让开!”为首的护卫队长骑在骆驼上,挥舞着长鞭恐吓着路人,没有人想成为他鞭下的亡魂,集市里很快让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阿布站在高耸的城墙上,看着眼前壮观的一幕,神色淡然。

              随着队伍的前进,五个被铁丝缠绕得一丝不漏的囚笼全部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因为铁丝的密集程度非常高,所以即使离得很近也无法看清楚囚笼里面关着的究竟是人,还是兽。

              但阿布作为看管囚犯的哈瓦那一族的儿子,他知道在那一个个囚笼里,关着的是新的一批【牙隶】。

              这些牙隶有的只有几岁,有的已经成年,但不管是谁,最终都逃不过一个命运——被人吃掉。

              在弗里艾尔,买卖奴隶是国家允许的事情,普通的民众中会买卖普通的奴隶来做苦力或伺候自己,而专门供给魂术师买卖的人口,被称为牙隶。

              长长的队伍渐渐消失在集市里,喧哗吵闹的城民又重新占据了集市的中心,他们的穿着十分统一,男性全部赤着上身,男性的宗旨是以展露审他们健壮魁梧的身材为傲,女性则是戴着厚厚的头纱和裹着一袭修身的丘尼克,与男性相反,女性是以遮挡她们最宝贵的身体为戒。不过这些集市城民所用的布料和图案都是最下等的,在弗里艾尔,衣服的质地和上面刺绣的图案便是身份的象征。

              像先前那些最低等的牙隶和奴隶,都是不配穿衣服的。

              换岗的哨声吹响了。

              阿布从坚固的城墙上换了下来,他脱下铠甲,露出他苦练了多年的胸肌和手臂,换上了半截短衣,他的衣服上绣着一张精致的狼面,一看别与集市上那些绣着蚂蚁的城民不同。

              “阿布,你要去城中心选一个牙隶吗?”与阿布同时被换下来的,还有卡夫,他是【克鲁姆】一族的儿子,刚成年就被送来看守城门,和阿布的家族不同,克鲁姆一族世代经商,所以卡夫的短衣上绣着的是沙鼠。

              “我的熔魂时间还早,暂时不想买。”阿布看了一眼墙下,已经开始有人陆续往城中心的衔尾广场走去了。

              “就算还早,先提前买来养着啊,他们的魂力越充实,吞噬后的效果更好不是么?”卡夫比阿布小了六岁,但两人却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友谊。

              “我不想多养个累赘,等熔魂时间到了再说。”阿布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右脸颊有一条深色的长疤,那是十岁那年刻下的,始作俑者是他的父亲,在父亲眼里,男人身上就必须留有一条疤痕。

              “只是个牙隶而已,连衣服都不用给他穿,还用养吗?我家的骆驼都比他们吃得好。”卡夫完全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说着,卡夫拿出一个雕刻着黄金的酒囊,喝了一口。

              阿布鼻子一嗅,立刻变了脸色,粗鲁地夺下卡夫的酒囊,“你把【血汁】换成椰汁,就不怕你父亲责打你?”

              卡夫虽然也有五尺之高,但被阿布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瞬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说:“我实在没办法接受血汁的味道,刚开始父亲还只是拿骆驼血汁给我喝,后面就变成了人血汁,我几次强迫自己喝下去都吐了,所以才让家奴给我换成椰汁。”

              “你可知道每个人男孩成年后便只能喝血汁是【炎主】定下的法规,你就不怕被人告出去连累你的家族吗?”阿布少有地盛怒道:“再说了,椰汁是普通城民才喝的东西,你是这座城的士兵,你需要的是不断地强健自己,而不是享受甘甜的毒药!”

              “可是我……”卡夫无法辩解,阿布说的是事实。

              “这个酒囊我没收了,别再让我看见下一次。”阿布将酒囊里的椰汁全部淋在墙角,炎热的气温下,香甜的椰汁没多久就全部挥发至尽。

              “不好了,广场那边出事了!”

              突然,一个士兵急匆匆地喊道。

              “发生了什么?”阿布问。

              “说是有一个魂术师在吞噬牙隶时,被牙隶反吞噬了!"报信的士兵大喊道。

              阿布黑密的眉毛皱起,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走,带我过去看看!”


              收起回复
              7楼2019-07-04 14:08
                【东之弗里艾尔帝国·娜芙之城·衔尾广场】

                穿过城门,穿过热闹的集市,再穿过一排长长的贫民窟,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衔尾广场。

                这是一个空旷到接近荒野的广场,广场的中央建立了着一座巨大又古老的石像,石像采用的石料正是【娜芙火山】里最坚固的【钻粒火山石】,耗资三年费尽了人力和财力才建起来的尊贵石像,如果换做别的国家,修建这样一座劳民伤财的石像必然是为了纪念某个英雄伟人,但这里是弗里艾尔,这是一个信仰比文化更重要的国家。

                这种石像不是为任何人而造,而是为了一只魂兽,一条巨蛇魂兽。

                石像将巨蛇盘旋的姿态雕刻得栩栩如生,巨蛇的鳞片全是一层层细亮的沙金,两颗猩红的火山红宝石镶嵌在蛇顶,这种宝石在任何时候都散发着火焰般的红光,象征着弗里艾尔信仰里神圣的火焰。

                而衔尾广场,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它的外围岩石上,是数位能工巧匠历经整整一年的时间才设计出来的衔尾图腾,修建这么一个诺达的广场代表着弗里艾尔文化里对蛇的崇敬和爱戴。

                蛇,在弗里艾尔人民心中,便是神的化身。

                在娜芙之城里,衔尾广场除了平时用来给士兵进行演练和决斗外,还会进行一个日常的交易——牙隶买卖。

                烈毒的太阳之下,整个被衔尾图腾包围起来的广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残酷的人间困兽场。

                此刻,广场上正上演着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

                一群牙隶赤着身体,被人用铁链捆绑在地上,但其中有一个刚刚解开铁链的牙隶,正在啃食着地上的一具尸体。

                尸体的已经被吃的血肉模糊,有一只眼珠和耳朵早被撕扯了下来,五官已经残缺到无法辨认他是谁,但衣服上被血染黑的沙蝎图腾,说明了这是一名魂术师。

                当阿布赶到的时候,对于见惯这种血腥场面的他来说仅仅只是引起了一些不适,但刚刚加入护卫兵的卡夫在看到这一幕时,就已经痛苦地蹲下了身子,呕吐不止。

                吞噬牙隶在弗里艾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虽然鲜少会有牙隶反噬主人的情况,但一旦发生,便会引起不小的恐慌。

                “死的人是谁?”阿布问。

                “是饲养这个牙隶的魂术师。”随从恭敬地低着头说道。

                因为有牙隶反噬的情况,许多准备购买牙隶的人也被吓得不敢上前,就连将牙隶牵出来卖的人也有不少丢掉了牙隶躲到了一旁。

                眼看那个死去的魂术师即将被啃食至尽,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被盯上的食物。

                “有能力吃掉自己的主人,这样的牙隶,不能留。”阿布取出佩剑,既然没有人敢上前,就只有他亲自来了。

                “您这样太冒险了。”随从担忧地看着那个牙隶,“它的铁链已经被解开,再加上刚刚才尝过血腥味,这个牙隶现在就像是初尝鲜血的野兽,任何人上前都可能被它袭击的,而且牙隶不是人,它们很可能会暴涨身体里的魂力来对你发起攻击!”

                “正因为它可能会暴涨魂力,我才更要在这之前杀掉它。”阿布仿佛一个激昂的斗士,“娜芙之城里,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魂力暴动。”


                回复
                8楼2019-07-04 14:08
                  【东之弗里艾尔帝国·娜芙之城边界】

                  这是一个梦。

                  之所以能知道这只是一个梦,是因为在梦里,整个天地都被笼罩在一片冰冷到窒息的大雨之中。

                  天空中仿佛被人凿开了一个无尽的洞,雨水倾泄直下,污浊的水将大地染成了一片锋利的灰色。

                  马利克看见自己躺在一片漆黑的大海上,黑色的海水覆盖在他的身上,顺着鼻腔流入喉咙,直到胃里。

                  马利克想起来却动弹不得,他想起来了,他是个火源人,在火源——水便是最大的禁忌。

                  火源境内几乎找不到任何湖泊和河流,唯一存在的液体景象只有灼热的岩浆和泥浆。
                  同时,火源是奥汀大陆上唯一一个永远不会下雨的国家。

                  所以马利克即使在梦里,也知道这里不是他的家。

                  冰冷的海水像是无数双禁锢的手,抓住他的喉咙,肩膀,手臂,腹部,他想动不能动,想喊不能喊。

                  在水的覆盖之下,他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突然,他听见了声音,一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恋人的耳语。

                  过了一会儿,这种声音忽然放大,铿铿锵锵仿佛兵荒马乱的战场。

                  他看见了人,许多看不清样子的人。

                  他们像是一个个黑色的影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片巨大的阴影。

                  马利克一阵惊醒。

                  飘渺的星空让他意识到自己清醒了过来,因为常年干旱高温,弗里艾尔的天空清澈得像是一袭素锦,没有雨云,没有雾气,漫天的星辰毫无遮掩地展现在这个国家的头顶。

                  马利克闻到了空气里的血腥气味,身边是几具染血的残肢。

                  看着这些吞噬之后的断肢残骨,马利克陷入了沉思。

                  ——距离熔魂时间,只有不到七天了。

                  熔魂,是每一个火源魂术师必经的一个过程,并且这个过程会一直持续到魂术师死亡的那天。

                  熔魂期间魂术师无法使用任何魂术,身体里的灵魂回路和魂力将被全部拆断,在体内进行炼化和重组,并且每个人的熔魂时间不同,有的一月一次,有的一年一次,越强大之人间隔期越久,但过程也随之越久。
                  熔魂的过程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就算是号称奥汀大陆上拥有最强大体格的火源魂术师也无法忍受,那种从里至外的骨骼断裂和灵魂拆断,是每一个火源魂术师的噩梦。

                  熔魂是火源魂术师无法抗拒的事,但是再残酷的天灾都会诞生出生存的法则。据说百年前的一位六度王爵发现了吞噬的秘密,他从魂兽身上发现了减轻熔魂痛苦的秘密——就是将具有灵魂回路的生物吃进身体里,这些长期被魂力侵染的血肉会在熔魂时稀释那种断筋错骨的痛苦。

                  熔魂期是魂术师最脆弱的时刻,除了要忍受熔魂的炼化之痛,还要保住自己不会成为别人吞噬的目标。但在熔魂完成后,魂术师的体格和灵魂回路将得到极大的提升,这种用极端办法换来的实力提升也是其他三个国家的魂术师望尘莫及的事。

                  如果说火源人在熔魂时要用自身的一百片血肉去承受熔魂的痛苦,那当这个基数变为一百零一时,每一片血肉遭受的痛苦都会随之减小。

                  随即就有了牙隶这种商品的出现——将本该变卖成奴隶的人丢到黄金魂雾浓密的火山脚或沙漠里饲养,长期以往便会有普通的奴隶开始蜕变成魂术师,身体里开始出现灵魂回路的种子,随着长时间的饲养,灵魂回路会越来越完成,从而满足被吞噬的条件。

                  马利克望着不远处的高墙,“这些人的魂力太弱了,看来有必要去挑一个强大的牙隶。”

                  就在这时,马利克感知到了一股来自西边的魂力波动。

                  “这股魂力……”马利克眼神一惊,“是王爵级别……”

                  半空中,一团炙热的火焰从天而降,火焰冲过热气沸腾的泥潭,仿佛一颗坠落的流星沉重地砸在地上。

                  一个浑身遍布火烧痕迹的男人落到了马利克身边,一个火源人竟会被自己的魂术烧伤,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但数秒后,看着这个男人痛苦的样子以及他身体里传来的骨裂声,马利克明白了这个人会被自己的魂术所伤的原因。

                  他正在经历熔魂!

                  “救我……”男人用手指了指后方,“我是……七度……”

                  “七度王爵,阿格·哈瓦那。”

                  马利克看着这个男人,眼神里散发出了贪婪的意味。


                  回复
                  9楼2019-07-04 14:09
                    【一天前】

                    【东之弗里艾尔帝国·沉海戈壁】

                    这是一片巨大的沙漠。

                    无边无际的黄沙仿佛一片生冷的海洋,沙漠之上是一片明亮的苍穹,没有一丝云雾,就像是一张整洁的白纸,在这白纸的中央,是一颗仿佛永远不会落下去的烈阳。

                    烈日的高温将这片沙漠烘烤在一片扭曲的热气之中,沙漠的尽头依旧是沙漠,看不见山,更看不见水。

                    虽说沙漠在奥汀大陆上并不罕见,但弗里艾尔境内的沙漠却有着非常人所能忍受的高温,这些黄沙吸收着烈日的热量,温度随着时间只增不减,就像是一个正在翻滚的铁炉,每一步踩下去,都会听见被高温燃烧的声音。

                    在这片弗里艾尔最大的沙漠中,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实力精湛的魂术师也不敢轻易踏足这片吞噬了无数人的死亡迷宫。

                    如果大陆上有地狱的话,或许这里就是。

                    沙漠上寂静无人,看起来平静极了。

                    但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海洋,一阵烈焰的光芒闪烁而过,沙漠中突然掀起一阵暴戾的风沙,一道细长的轨道在风沙中逐渐延伸出来,就像是隐藏在沙漠中的一条巨型蜈蚣。

                    “轰隆——”

                    沙漠里突然凭空抬起数座石墙,石墙上,两个穿着披风的男人跳跃着,动作轻盈自得,在他们的前方,是全身包覆着火焰的阿格·哈瓦那。

                    阿格的神情十分难看,他原本以为逃进这片沙漠就能甩掉这两个难缠的人,就算甩不掉,也能借助高温的环境优势将他们困死在沙漠中,可没想到这两人竟改变了这里的地形,将沙漠下岩石抬了起来,作为他们的垫脚石。

                    在四个国家中,最擅长改变地形的就是南之埃尔斯的魂术师,就算是在这沙漠中,他们也能轻易找到地元素,而且沉海戈壁的最下面并不只有岩石,还有一片被人为沉入沙漠之下的海洋。

                    虽然以两个魂术师的魂力不足以调动数千米之下的岩石,但阿格也不愿再与他们纠缠,距离熔魂的时间只剩一天,再不甩开他们,自己恐怕就要命丧于此。

                    突然,阿格感觉到身体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与此同时一根尖锐的岩石从脚下的沙漠里破土而出,阿格一皱眉,小麦色的黝黑皮肤上瞬间暴出青筋般的金色纹路,他闭上双眼,当岩石即将刺向他时,他靠着健壮的体格,用身体的硬度强制挡下了这次攻击,并迅速转过身,面朝后面紧追不舍的两人。

                    当他的眼睛再度睁开时,四周的空气突然开始急速升温,沙漠中升起袅袅热气,一股灭世般的火焰仿佛咆哮的海啸一样在沙漠中出现。

                    “不好!快召唤你的【红蛭】!”

                    只听一声大喊,两名追赶阿格的魂术师停下动作,一股魂力在焰海中突现,一只红色的巨型水蛭挡在两人面前,水蛭全身沾满了粘稠的液体,由于水的出现,沙漠中的高温迅速将其蒸发,浓密的雾气扩散开,狂涌的火焰在雾气和水的隔绝下迅速熄灭,但仅仅只是一只带着液体的水蛭并不能完全阻挡这汹涌的火焰攻击,一阵尖锐的嘶吼声后,水蛭化作一团烟雾消失在了沙漠中。

                    当雾气散开时,两人眼前已没有了阿格的踪影。

                    “想不到快要熔魂了他都还能发动天赋。”其中一人震惊道,"红蛭已经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接近水属性的地源魂兽了,却还是难挡他的一击。“

                    “他们火源的人,无论从魂力上还是体格上,都是可以媲美魂兽的级别,从另一个角度说,他们就是一群拥有人类智慧的魂兽。”另一人看着前方那沾有阿格鲜血的岩石,“这么锋利的地刺,要是换了其他两国的魂术师,早就被洞穿身体了,而他居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哥哥,出了这片沙漠,可就是娜芙之城了,我们还要追吗?”说话的人名叫凯恩,另一人是他的哥哥凯迦,两人从地火两国的边境——【山火丛林】一路追杀阿格到此,已经足足有三天了。

                    凯迦看着眼前没有尽头的沙漠,坚持道:“必须追,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就不可能杀掉他了,他现在可是火源的七度王爵,如果不是我们花出巨大的代价买到了他熔魂时间的情报,也不可能将他逼到如此地步。”

                    凯恩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说的没错,如果是在平时,他们恐怕还没看见阿格的脸,就已经被烧成两具焦炭了。

                    九年前,为了得到魂兽【潼鹿】,阿格·哈瓦那杀掉了两人的父亲,并且还吞噬了他的尸体,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在等待机会。

                    在属性上,火对地有着致命的相克作用,九年前的阿格·哈瓦那还仅仅只是一个七度使徒,轻而易举就杀掉了居于五度使徒的凯门,而当时凯门刚成为新的五度使徒,在他成为五度王爵后,下一任选定的使徒正是自己的大儿子凯迦,但却意外被杀。而王爵体系不能有所空缺,新五度使徒的位置被同为皇室心腹的鹿垣一族夺去,凯氏一族至此退出地源王爵体系。

                    为此,两人才坚定地杀掉阿格泄愤。

                    凯迦嗅了嗅空气中的草药味,地源是四个国家中最擅长使用药物的国家,因为地理环境优越,几乎所有神奇的药草都可以在他们的土地上随意生长,所以除了使用魂术,药草的使用也是地源魂术师必备的技能之一。

                    “只要他身上还沾有【雁途草】,就算是在沙漠里,我们也能找到他。”

                    “可是哥哥,如果他释放了魂兽,我们还有把握杀掉他吗?”凯恩比凯迦小六岁,看起来还是一副初生牛犊的模样。

                    “据我说知,他还没有魂兽。”凯迦回道。

                    “怎么可能!难道父亲不是因为魂兽潼鹿才被他杀死的吗?”凯恩不敢相信。

                    凯迦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我从来没有说过他是为了收服潼鹿,他想要的只是那能够迅速提高身体强度的【黄金鹿血】,他们火源人,无时无刻都在想尽办法提高自身的实力。”凯迦冷笑道,但从他的语气里,能听出一种恐惧大于嘲讽的语气。

                    “那万一他收服了某只魂兽呢?魂兽会在他熔魂时拼死保护他的。”凯恩问。

                    “不,这绝不可能,他暂时不可能拥有魂兽。”凯迦仰起头,望着那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刺眼的烈日。

                    “火源弗里艾尔魂兽的平均实力,是整个奥汀大陆的最高等级,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能生存下来并变异的魂兽,魂力水平至少能和其他国家的三度王爵持平,他只是一个最末位的七度火爵,不可能拥有魂兽。”

                    ”那你的意思,火源三度之下的王爵都没有魂兽吗?“凯恩震惊不已,他从没想过火源竟然连魂兽都那么可怕。

                    ”并不是,他们的魂兽拥有和其他国家三度王爵持平的魂力,但不包括他们自己的三度王爵。“凯迦的双脚深陷在滚烫的细沙之中,他调动起魂力,一座巨大的岩石拔地而起,将他和凯恩升到半空中。

                    望着眼前无垠的沙漠,凯迦似乎抱着必死的决心。

                    “从一度到七度,只是对自己国家王爵的排名,但不同国家的同位王爵会存在一定的实力差距,而所有的火爵,都是这个差距里,永远处于上风的怪物。”


                    回复
                    10楼2019-07-04 14:10
                      惊现失踪人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4 14:18
                        支持大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7-04 16:56
                          被这张图吸引进来的,抱走了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4 18:32
                            大神>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4 19:07
                              赞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04 19:18
                                好看,喜欢,养肥了再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4 20:33
                                  怎么。。。这么。。。血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04 22:56
                                    赞赞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05 18:06
                                      哇哦大神回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7-06 00:0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06 00:53
                                          这是风津道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06 01:21
                                            哇!大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06 10:39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06 11:10
                                                支持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06 12:10
                                                  看过大神续写的风津道,今天竟然看到大神回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06 14:02
                                                    季怿君,你知道前段时间包括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在疯了似的找你的风津道同人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06 14:25
                                                      来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6 15:18
                                                        季大大万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06 22:11
                                                          大大的这篇文有签约过吗?如果没有,我邀请你到我们网站更新,稿费周发,有气泡和图片的穿插表达,是个不错的平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07 09:30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07 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