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七小子吧 关注:8,229贴子:168,737
  • 28回复贴,共1

【同人文】结(系列之二) 对立面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好了暑假更新第二季,都快忘了,现在履行承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7-03 21:19
    阿零·一样
    阿零有一个姐姐。
    一个和他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姐姐。
    姐姐不漂亮。
    她的眼睛长得过分,几乎要长到鬓角那里,眉毛也是长得过分,而且还细得过分,比头发丝还要细。
    可阿零不也这样吗。
    他们不漂亮。
    他们真的很像。

    “那个滑冰的貌似没什么眼力见儿啊,”零子右手打字,左手放在脑后,眼睛半睁半眯着,“竟然看上你这家伙了。不过,我也算是在自嘲吧。”
    “你可真是两面派,在聊天室里还真是善解人意。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这样更自然点儿。”
    阿零盘腿坐在地上,脑后的辫子不见了,身上的衣服也成了纯白色的V领汗衫和牛仔裤,脚上没有穿拖鞋,而是赤着足。
    零子的装扮也一样。

    (聊天室)
    Cowboy:看来我的确是小题大做了
    Cowboy:那种人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可言
    流云:是的,我觉得只不过是想多了吧
    流云:话说Doremi没有来玩吗?Cowboy你和那孩子经常一起出现呢。
    Cowboy:啊?哦!她今天和朋友去逛街了。
    Cowboy:话说,流云前辈应该是……应该有些岁数了吧?至少不会是二十岁左右的人了吧?虽然很不礼貌,但我只是冒昧问一下……
    流云:啊,没关系,其实我和琥珀都老大不小了呢。
    琥珀:在背后议论别人很有意思么
    琥珀:你们不知道“窥屏”么
    房租又欠了:琥珀你的恶劣性格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呢
    South:反正在现实里就是那种家伙,到了网络世界也不会掩饰吧
    East:@South 你最好别被琥珀的眼神吓尿啦
    房租又欠了:S、E,你们两个真是狼狈为奸呢
    琥珀:@房租又欠了 你最好选择闭嘴
    琥珀:我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人
    South:看来我们可以下线了
    East:再见,大家好好享受夏夜吧——前提是要开空调啊

    (现实)
    嘛。
    都是一样的家伙。
    夏夜没有星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7-03 21:19
      晓东·梦和现实
      “晓东哥我错啦!你不要给阿零哥打电话好不好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搞不好手机还要被没收!我帮你修好机顶盒好不好!”
      南晓东看着王晓凡在地上哭着打滚,内心甚是无语。
      “晓凡……我又没说要打电话啊……”
      “真的吗?!”
      晓凡一个激灵从地上弹起。
      “真的。”
      “太好了!晓东哥你最好了最好了!”
      晓凡跳到晓东身上,双臂勒得晓东几乎无法呼吸。
      “晓……晓凡……我……我要窒息了……唔……唔呃……”
      王晓凡是存在于现实的。
      杰克是存在于梦里的。
      梦和现实这两种东西偶尔不需要区分。
      晓东时常能梦见杰克。
      杰克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除了那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睛。
      他见过杰克,一定见过。
      如果没见过,不可能如此熟悉。
      只是他暂时忘记了。

      (某天早晨)
      “嗯,对,我是南晓东——真的?辛苦了辛苦了。”
      “怎么啦,干啥坏事儿了?”
      晓南端着一盘水蜜桃走过来。
      “哎呀,没什么,我这不是刚叫了个外卖吗,外卖小哥到楼下了,我先去开门。”
      “话说啊,新的机顶盒你买了没?”
      “早就买了,明天到货。”
      “真的?蛮快的嘛!”
      早已习以为常的日常,却是晓东曾经在梦里最渴望的一幕幕。
      如果妈妈也在就更好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7-12 18:56
        分身·命
        阿零有一个分身。
        这是他真正不同于其他妖的地方。
        那是零子还没出现在他生命中时他自己变出的分身。
        但是他没有让分身待在身边。
        “我说啊,”
        “你帮我去看看,其他时间的人吧。”

        (民国时期)
        “王将军,您的请求又被驳回了。”
        阿零的头发不再是一头长发扎成辫子,而是抹了些发胶,梳了个三七分,露出他的额头和明亮的双眼。
        “给我叫辆车,我要去听戏。”他转身向门走去,“这里的空气太压抑了。”
        “是。”

        这个分身不叫阿零,他叫零同。
        但总归只是另一个阿零而已。
        又是那一出剧?啊,已经听腻了,只是想透气。
        不,或者说,是想见见那个戏子。
        零同一直想和那个戏子聊聊天。
        但是他知道,分身只能听从本体的安排,干什么都要得到本体的同意。
        他参军也是本体勉强同意的,结婚什么的不也得听他的?
        何况本体也不过是个小男孩?一个连话都懒得说,声音却跟成年人一样的小男孩?一个喜欢对别人冷嘲热讽的小男孩?一个……一个难以形容的小男孩?
        “你想得到人的生命?”
        这个小男孩一身素衣,头发才长出来没几天就能遮住眼睛了。他可不是什么小乞丐,他家里人你全惹不起。
        “我倒是能帮你这个忙。”
        “谢——”
        “别太早谢我。”
        零同猛地抬头。
        “你就是得了人身,也就活个几年吧——分身本就没有本体的力量,且体内天生含有魔气,成了人,那还了得?”
        零同知道,接下来这个小男孩每句话绝不会超过十个字。
        “那……也没有办法……灭掉魔气?”
        “那倒不能。”
        “妖族和魔族本来便是一族,为了妖也拿魔气无可奈何?”
        “因为魔是不一般的妖,蠢。”
        零同对这一切也是心知肚明。
        魔拥有比普通的妖更可怕的力量,被这个小孩的祖先封印后,他们竟然抛却身体,变成魔气,使得所有凡妖身上都附有魔气……
        好在妖发现了一个办法——分身可以带走身上的魔气。
        这个小男孩也是有魔气的,不过,他可不是因为这个而变出零同,他只是为了好玩。
        “你有两个选择,自己想吧。”
        那小孩突然不见了。
        这是零同作为分身的命。
        这就是他真正的意思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7-25 16:53
          杰克·强大
          你相信有一个完全相反的世界吗?
          你相信那个世界里有一个人,长得和你一样却又和你不一样吗?

          杰克绝对是个俊秀的男性。他有着红色的双眸,黑色的短发,以及纤细的双腿。
          但是他不是正统的吸血鬼。
          “**!”
          “野种!”
          “吸血鬼和贱奴生的**!”
          为什么?
          为什么?
          母亲说过,以前吸血鬼和神不还是能好好相处的吗?
          为什么现在“神”却堕落为“贱奴”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他是**?
          只是因为他是吸血鬼和“神”的孩子吗?
          “**?”
          “呵。”
          周围把垃圾扔向杰克的孩子们都被这一声可怕的“呵”吓住了。
          “**?我啊,我自己倒是承认这一点了,不过,我可是条没有教养的小杂狗啊,你们最好别惹我——”
          “但是,现在说这一点也没用了。”
          杰克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他慢慢地走向那些愣住的小孩。
          “哇啊啊啊啊——”
          “杂,**要杀人了!”
          “救命啊!”
          弱死了。
          杰克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去杀强大的家伙,会怎么样?
          他们怕我,是因为我比他们强大吗?
          没错,虽然没有反复确认,但是这的确有可能。
          强大的人……
          强大的人……
          人……“人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7-29 06:44
            毒品·黑色幽默·自我**
            我是杰克。
            全名杰克·路易斯·凡佩尔。
            凡佩尔是吸血鬼的意思。
            我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一点——
            我不懂得何为幽默。
            当别人在舞会上谈笑风生的时候,我会有一股揍扁他们的欲望。
            而我,我算是每次说话都能让你不寒而栗的类型。
            “我可以开窗吗?”
            “猜猜是大麻还是什么的味道?”
            诸如此类的问答简直一捏一大把。
            我有毒瘾。
            我每天都在吸毒。
            没有毒品我根本活不下去。
            我不知道小时候我是怎么撑下来的。
            他们辱骂我、打我、笑话我,使我早已**了精神。
            我身上伤痕累累却不会有人去在乎,好在我还能呼吸。
            长大后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批毒品,我的第一个“客户”是我自己。
            没错,我是贩毒的。
            我自己也吸毒。我必须吸毒,我不可能不吸毒,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
            我很早就没了痛觉,但吸毒能让我更加醉生梦死。
            我的梦想是可以死得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01 16:43
              赞美一下?


              回复
              7楼2019-08-02 19:42
                晓东·杰克·阿零·初来乍到,但无需指教
                “你确定要看看吗?”
                阿零仍然那副老大爷般的作风,好不在乎晓东的表情。
                “我必须去看看,这不是一个小孩子发脾气。我从小就经常梦到他,我知道他叫什么,但我不记得有没有和他交流过;我在妈妈死去的那一刻也曾看到他,虽然当时不是非常清醒,但这也意味着一点——我必须去找他,必须去了解他,而且只有你有能力帮助我。”
                阿零瞪了他一会儿,然后才站起来。
                “你最后后悔也与我无关啊。”
                他右手在空气中一抚,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
                “走啊。”阿零催促晓东走近点。

                走。
                走。
                走了不知多久,他们已经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的奢华程度无需晓东多言。简单来说,这儿挺像你在日漫里常能看到的大小姐家里,但又比那些大小姐家里更奢华——不,几乎是奢靡了。
                “南晓东?”
                深沉的烟酒嗓吓了晓东一跳。
                “……你就是杰克?我小时候见过你吧?”
                晓东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故作镇定地打招呼。
                这个人,除了一双红色的眼睛略显颓废的气色和一身黑色西装,完全就是复制出来的另一个晓东。
                “你小时候?嘛,那会儿我也算是快闭眼儿的老吸血鬼了吧。你这说法还是蛮准确的,至少我还有闲情来点黑色幽默。”
                杰克露出牙狰狞地笑了笑——他那牙尖得吓人,尤其是其中两颗,长得像史前动物的牙。
                ……吸血鬼?
                “等下,又犯瘾了。”
                杰克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然后忘我地吸了起来。
                “海洛因真是好东西,你肯定不会这么说,但它真是让我醉生梦死哪。”
                吸毒?
                我……“我”?“我”在吸毒?
                阿零早已不见踪影,晓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杰克喷云吐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8-05 15:18
                  惊现我老师名字唔?


                  回复
                  9楼2019-08-05 21:10
                    阿零·娘
                    我从未听娘说过一句话。
                    娘从未看过我一眼。
                    三岁后我就从没见过她。

                    (三岁)
                    “娘……娘……”
                    “……娘?”
                    阿零发现母亲从来不会说话。
                    他自己的头发都没有认真梳,头上胡乱扎了个鬓,杂乱的发丝散下来,遮住了些许视线。
                    可是**他更邋遢。头发又长又杂,一直垂到地面,加上她低着头,根本看不到脸。
                    “阿零——”
                    阿零转头一看,原来是爹爹。
                    “爹——”阿零从地上站起来,屁颠儿屁颠儿跑到爹爹身边。
                    爹爹望了娘一眼,慈祥地摸了摸阿零的头,说:
                    “爹爹带阿零去找姐姐,好不好?”
                    “好,好,好!”
                    心里嘴上虽然都很高兴,但阿零走之前,也看了娘一眼。
                    但后来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多看一眼。

                    “知道吗?听说大夫人被关起来了。”
                    “谁不知道,前几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阿零站在后花园中心,听着侍女们在谈论。
                    他的内心突然开始一点点扭曲。
                    关起来了?
                    娘被关起来了?
                    为什么会被关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爹,我想见娘。”
                    让我见娘啊。
                    娘……
                    让我见她一面啊……
                    娘,娘……
                    说话啊,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8-11 12:24
                      加油加油


                      回复
                      11楼2019-08-11 14:18
                        追上更新!


                        回复
                        12楼2019-08-11 19:2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1 23:15
                            晓东·杰克的出现
                            我很小的时候过得还是很幸福的。
                            那会儿父母经营着一家小店,家里至少有稳定的收入。从我记事起,我最盼望的日子是我和姐姐的生日,因为妈妈会亲手为我们烤蛋糕。
                            但是六岁的时候就不再快乐了。
                            那会儿小店倒闭了,又欠了别人的债,我和姐姐上小学都成了问题(没钱)。那个**不如的家伙?呵,他竟然妄想去外面赌博挣钱。
                            赌博没搞到钱,反而把银行存款全败光了。又欠了钱,他就本性暴露了。
                            每次他要打我们姐弟两的时候,妈妈就来挡。看到妈妈身上的伤,我就哭——妈妈不应该这么可怜。
                            我渐渐有了一个念头——杀了他。
                            杀了他,我、姐姐、妈妈,就能继续快乐地生活了。
                            但最后杀了他的却是妈妈。
                            我算是做收尾工作的。
                            那个时候,杰克“出现”了。
                            我仿佛得到了他的能力,走到父母的尸体旁,开始吸血。
                            之后姐姐也来了。
                            血……
                            我饿……
                            我饿……
                            要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8-12 15:41
                              感谢各位吧友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8-12 15:41
                                安多里——我只是个养花的文艺青年
                                安多里每天过得还算可以。
                                起床。
                                上学。
                                养花。
                                睡觉。
                                第二天再重来一遍。
                                偶尔被哥们拉去网吧打游戏,也算是另一种消遣。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照顾那些花儿。
                                有些花儿是爷爷生前的心肝宝贝儿,有些花儿是安多里自己去花鸟市场买的。
                                可能是因为从小和身为中国人的爷爷奶奶生活的原因,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二老险些没认出自己的混血儿子。
                                确实,安多里记得自己才三四岁的时候,是个典型的亚欧混血儿。深棕色的卷发,稍稍凹陷的眼窝,挺拔的鼻梁,以及一双遗传自母亲的蓝绿色眼睛——至少看得出是混血儿。
                                后来,除了那一双眼睛和一头棕发,几乎无法看出他是个混血儿了。不知道这长相是不是真会传染,安多里刚生出来的时候,和他的英国人妈妈长得可像了,现在外表倒是跟他爷爷奶奶差不多。
                                他的英文名叫Dorian,多里安,据说“安多里”就是爸妈在想不出中文名的情况下,把一个英文名的翻译进行重组而诞生的。
                                但是我们扯远了。现在把话题拉回来吧,我们应该讲讲安多里每天的日常。

                                “呆子!今天跟哥逃课去吧?”
                                “不要,今天天气不好,我要早点回去看看花儿。”
                                “不都是逃晚自习嘛!跟哥来几把再回去也没事儿!”
                                “不行。”
                                “这么不赏脸啊?还是不是兄弟了!”
                                说完,南晓东转身就去找童城了。
                                朋友们都叫安多里“呆子”,可能是因为他无论如何都呆呆的。
                                但毕竟是从幼儿园就开始的情谊,所以互相还是可以接受的。
                                南晓东更是安多里最好的朋友,虽然二人都没有言明,但是各自心里都晓得。
                                (晚上)
                                “东哥,那呆子早走了,待会儿咱也逃吧。”
                                “好呀,你叫其他几个准备下。”
                                想到晓东和童城又在重复那么无聊的对话,安多里还挺高兴——至少我还有一个高级点的兴趣。
                                阳台上的花儿,一盆一盆,都被养得很好。看到阴雨天没有摧残他的宝贝们,安多里心里十分庆幸。
                                “雨越来越大了……”
                                安多里看看窗外,哗啦啦的大雨仿佛无休无止,看来台风真的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8-14 17:20
                                  Dorian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Dorian mode(多利亚调式)


                                  回复
                                  17楼2019-08-18 20:34
                                    杰克·为了登上权力的巅峰你可能也会像我这样
                                    作为一个“杂 种”,我自由是在社会底层长大的。
                                    我只想体验一下,一步步走到社会最高层的滋味。
                                    如果他们自认为是“高等生物”,那就让我来创造一个“新阶级”吧。
                                    我学会了坐收渔翁之利,学会了出卖同伴,学会了在社会暗处赢得竞争。
                                    就这样,我仿佛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但是我无所谓。
                                    我只想一步步走到权力的最高峰,只要能把那些障碍打趴下就可以——我不在乎用什么方法,更不可能在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在我真正攀上最高峰的一刻,内心好像空无一物。
                                    没有那种曾经想象的骄傲感,也没有后悔之感。
                                    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感觉。
                                    太可怕了——最可怕的不是良心的谴责,而是意识到自己已经麻木不仁。
                                    毒品……
                                    毒……
                                    快让我沉醉一会儿……
                                    拜托了,晓东……看在我们也算同为一体的份上,帮我把烟拿来吧……我又犯瘾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8-20 13:17
                                      晓东·我一定要帮你一个忙
                                      如果我可以帮助杰克,那会不会……
                                      但是我知道他不会接受我的帮助。
                                      他戒不了他的毒。
                                      他看似站在权力的巅峰却身处于自己创造的牢笼,他一直在作茧自缚。
                                      我就不了他——这是我内心的声音。
                                      他和我的灵魂相通,我们可以感知到对方的心意。
                                      他肯定也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我和他根本不一样,却又一样,我战胜不了的东西,他有可能也战胜不了——这件事我一开始就知道。
                                      本来我仍然抱有一丝希望——直到我听到了他灵魂发出的声音。
                                      一方面至恶,一方面又可悲至极。
                                      他也有苦衷的啊。
                                      “……你有什么愿望吗?”
                                      “……唔呃?”
                                      杰克抬起了头。
                                      “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你没来得及实现的愿望。”
                                      我不可能完全帮助他,但我可以帮他实现一个愿望。
                                      杰克又低下了头。
                                      “嘛,我想和人类一样过一天日子。”
                                      我有点震惊——他竟然没有用那种吊儿郎当的语气说“我想再喝几口血”?
                                      “你这种人类的生活我后来才开始羡慕啊——过着平静的日子,不需要像吸血鬼那样勾心斗角,也没必要像‘贱奴’那样干苦力,不是很不错吗?想帮我完成这个愿望,你要好好想想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8-21 1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