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游戏世界女主...吧 关注:632贴子:749
大家好,
先獻上前半,
後半應該要再一陣子喔,
如果可以接受的話以下~


回复
1楼2019-07-02 23:22
    之前發過一次但是被刪掉了,
    越想越奇怪覺得說不定是自己不小心刪掉的,
    因為用別的帳號登入,看起來原本是有發成功,
    所以再發一次囉!


    回复
    2楼2019-07-02 23:26
      作者序: 這是改寫的第一彈。雖說如此,但原型幾乎沒有改變。

      聽了澤渡花梨未遂的暴行和胡桃澤嘉穗的不正當事件概況的加賀谷桑,以這個世界就像結束了一樣的表情沉默不語。

      對於加賀谷來說,澤渡是憧憬的前輩,胡桃澤是自己應該守護的公主,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也不是沒有道理。

      “桑,我理解你的心情,總之現在還不能承認嘉穗回歸學生會董事。而且,學生會必須儘快指定替代她的人才”

      因為篠谷的言詞而固定不動的加賀谷。完全處於茫然的狀態。雖然知道是受到了打擊,但是這樣下去的話是沒有進展的。我走到加賀谷旁邊,敲了敲那鬆散的蘑菇頭。砰、發出這樣輕的聲音。

      “什麼…?!”

      “葛城桑!?”

      被打了的加賀谷和看見這一幕的篠谷發出了驚恐的聲音,不過,別介意。總之加賀谷好像已經解除了呆然自失的狀態。

      加賀谷將手放在頭上哆嗦的樣子和小個子的身軀相結合,就像小動物一樣。嘴巴吧嗒吧嗒地抬頭看向這邊。

      這說不定是“我還沒有被老爸打過呢!”這樣叫出來的模式吧。讓我想起了前世很受歡迎的動畫名臺詞,但因為是個有素養的少爺,所以可能不會說“老爸”這樣的話吧。充其量也就是“父親”或“父親大人”吧。

      “突然要做什麼啊?!”

      受到了普通的抗議。嗯,很普通吧。嗯。只是稍微,我單方面地體會著,期待撲空的失落感,重新振作了精神。

      “如果恢復正常的話,就繼續談下去吧。就算你在這裡發呆,胡桃澤的處境也不會改變,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喔”

      對於我突然拋出的這句話,加賀谷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這種說法不管怎麼說都太過分了!確實嘉穗說不定犯了重大的違反行為,不過,想挽回名譽的機會也不被給予的捨棄了不是嗎!”

      好像恢復了原本的狀態。少年像小狗一樣開始亂吠亂叫地咬人,我彈他額頭以做伺候。

      “機會的話已經給了吧?如果希望加入學生會執行部的話請提交志願書。拒絕這個的是她”

      “那是……!”

      “恐怕是討厭被你知道自己被學生會除名的真實情況吧,於是'新副會長葛城真梨香在背後策劃把花梨前輩從學校趕了出去,因為我的事也很礙事,所以從提名中刪除了。這這樣的話,你也給我去拒絕掉學生會的指名!就算被學生會傳喚也不要去哦!'不是被這樣告知了嗎?”

      我一邊模仿在遊戲中聽到的胡桃澤的口吻一邊說道,加賀谷臉色蒼白,為什麼…這樣嘟噥著。果然如此嗎。

      “然後呢?加賀谷少年打破了青梅竹馬的未婚妻留下的吩咐,回應了學生會召喚,結果揭露了她想保密的事實,差點就哭出來了呢”

      “什…!?我才沒有哭呢!!”

      雖然他有些淚眼汪汪,但我還是別拆穿那麼多了。


      回复
      3楼2019-07-02 23:29
        總之,胡桃澤打算和認定是下僕的加賀谷一起抵制學生會,不如說是打算對我質樸地報復。哎呀,不過,什麼都沒考慮的可能性也很高就是了。加上胡桃澤,如果加賀谷也沒有加入學生會的話,考慮到工作量的負擔,就會進入讓人討厭的境界。

        看來有必要再和本人談一談。

        “……我很理解加賀谷君的心情。”

        我的話讓加賀谷抬起頭。雖然知道那雙眼睛浮現出期待的色彩,但我還是無視了。無論是挽回名譽還是其他什麼的,首先如果本人不反省的話就無法開始了。

        “…雖然是這個時候所以想好好地聽聽她的真心話,不過,大概是因為對方是我,所以說的話好像沒有聽見,要是知道加賀谷少年打破了命令,她會對你生氣的吧…”

        當我說道“會對你生氣”這段話時,加賀谷少年一邊嚇一跳地縮著肩膀,一邊斜眼看著篠谷,篠谷一見到這一幕,笑了一聲,露出了聖人君子般的笑容朝向那邊。哎,什麼阿那張臉好可怕。

        “總之,試著按照我說的去做吧?讓我們來聽聽嘉穗的真心話吧”

        面對篠穀神聖且純度100%的黑心笑容,稍微有點擔心這次加賀谷少年是不是會哭呢。還有,胡桃澤也是。


        回复
        4楼2019-07-02 23:30
          10分鐘後,胡桃澤戰戰兢兢地走進學生會室。在室內等待著的只有坐在會長椅子上的篠谷。

          “哎呀,好久不見。妳還好嗎?

          “篠谷會長……那個,只有兩個人想說的話是……?”

          胡桃澤的聲音似乎有些緊張地微微顫抖,臉頰染成桃紅色。和憧憬的前輩二人單獨相處的場景讓少女心跳加速。順便一提,我和加賀谷在隔壁的資料室裡。這裡的門和學生會室相連,門上有鑲著格子的天窗。因此,我們在資料室一側的門前放上梯子和踏板,偷偷地觀察情況。

          “那…那個……葛城前輩,太近的話……那個……”
          “安靜點。會被注意到的”

          天窗很小,我和加賀谷以緊密相連的姿勢窺視著。加賀谷看起來心情很不好,不過,事到如今如果移動身體發出聲音就會被注意到了。我為了不讓加賀谷鬧事,把他拉到身邊壓住了。突然嚇了一跳的少年在胳膊裏變得老實了。要是胡來我就殺了你喲,用這樣的視線威脅說不定有效果了。

          在學生會室內,篠谷用讓胡桃澤沉醉的柔和微笑講述著。

          “自從去年那次事件以來,一直沒有和嘉穗好好談話的機會呢……我一直很在意。結果讓你陷入了痛苦的境地……你和花梨也很親密,其實她在離開學園之前,也收到過她的事就拜託你的留言”

          “前輩……”

          面對隱藏著憂鬱的表情凝視著胡桃澤的篠谷,胡桃澤的雙眼已經變得通紅且潤濕……那傢伙有著男公關和騙子的才能啊。絕對不能讓你靠近桃香。我重新下定了決心。

          “能告訴我嘉穗真正的心情嗎?…聽說事件發生後,在教職員聽取情況時你也幾乎保持沉默。…連我也,不能說出理由嗎?”

          “…我……做了那樣的事……我以為你已經對我失望了……”

          “我覺得嘉穗也有嘉穗的情況。但是,在事態發展到最壞之前,如果能和我商量一下就好了……沒能得到你的信賴,我感到很悲傷”

          那樣說著悲傷地垂下了眼的篠谷。胡桃澤似乎也感慨萬端一邊顫抖一邊搖著頭。這是怎麼回事啊,好想把篠谷給打倒。

          “不是的!我……雖然知道是不好的事情……被朋友拜託了只是偷偷地使用教室……不久就漸漸無法拒絕了……被請求的事也逐步升級……被花梨前輩拜託的時候也……完全不知道他們在教室做什麼……真的是這樣!只有侑李前輩……希望你相信我!”

          用拼命的表情傾訴的胡桃澤露出可愛的臉與悲哀的表情,如果是男性的話肯定會引起庇護欲。

          “嗯,我相信。…但是即使只有我相信,也不能洗清你的污名。如果你從心裡反省並且好好地表示的話,明白的人不是也會增加嗎?總之先和葛城真梨香副會長談談吧?”

          “前輩……我很高興你的心意。但是…葛城前輩肯定……很討厭我吧…見面的話……太可怕了……傳聞說……她對內部生有必要以上的苛刻……”

          “沒關係的。她讓人害怕的只有臉而已。反倒是對花梨的事也責備自己。因為眼神不好,所以可能看上去像是在瞪著人,但既然她誤會了嘉穗,那麼我想解開誤會能讓兩位能關係好起來喔”

          ……雖然你打算幫我圓場,但我為什麼會這麼想狠狠地揍你呢。還有,加賀谷少年,他似乎在忍笑一樣地微微顫抖著。

          “就算侑李前輩你這麼說!聽說那個臭女……葛城前輩對女孩子也會毫不留情地使用暴力。那個時候她亂扔桌子什麼的把教室毀了一半…我可不覺得能和這麼野蠻的人搞好關係!!”

          我扔得只有椅子,把教室毀了一半也說得太過分了。…野蠻……嘛,其實我也不是沒有在反省,自己稍微充分利用了下自己的力氣……。

          “確實,一個人胡鬧的結果鬧得沸沸揚揚也是事實,但對方是幾人的小組,好像在極力手下留情啊?嘛,很難說很有女人味”

          篠谷這傢伙…。

          “…那個……葛城前輩,好痛……”

          被加賀谷小聲控訴了,我意識到自己一不小心勒緊了他的脖子。……這樣的地方被說野蠻嗎,原來如此。

          “哎呀,對不起。沒事吧?

          小聲的道歉後,他轉過臉沉默地點了點頭。因為耳朵變得通紅,果然還是因為頭被絞住所以產生了缺氧狀態。以後再一次好好道歉吧。


          回复
          5楼2019-07-02 23:33
            “…確實,葛城桑除了語言上的暴力以外,也經常訴諸於腕力,但她其實內心也有溫柔之處,特別是對女孩子和弱者更具有紳士風範喔?”

            這次要揍篠谷。絕對。我不由地拳頭咯吱作響,但咬牙忍住了。因為隔壁的加賀谷用膽怯的眼神投向這裡,我微笑以對,不過,卻使他臉色更蒼白了。真是奇怪。

            “葛城先生並不只是想譴責你,而是想成為理解者。我認真致力於消除內部生、外部生、特待生的圍牆。為了這個也希望嘉穗協助。為此你好好地反省,重新恢復到原來的事也是必要的。我也對嘉穗的今後需要什麼支援在考慮著。當然桑也很擔心你的事哦?”

            “…!?說了嗎?!給那傢伙!!”

            “桑覺得你被排除學生會幹事一事不能理解,就來抗議了。”

            大概是因為篠谷的話語而聯想到了之後的始末吧,胡桃澤露出就要咋舌的表情,她低下頭。在心境上是'那傢伙多管閒事'之類的感覺吧。

            “桑擔心嘉穗……”

            “騙人!!”

            篠谷打算為加賀谷說話,胡桃澤卻打斷了篠谷的話語,叫了出來。氣勢洶洶的胡桃澤讓篠谷瞪大了眼睛,她卻似乎沒空理會篠谷了,像是瞪著眼前不存在的加賀谷似的,猛地抬起頭。

            “那傢伙只是在監視我!婚約者的我如果發生問題的話會讓加賀谷和胡桃澤兩家的不名譽,所以會嘮叨叨地說很多的!!”

            如果追溯到胡桃澤和加賀谷兩家的話,好像是平安時代的公家和侍奉那裡的武士門第。根據遊戲的設定,胡桃澤家世世代代好像對加賀谷家的當主與那個兒子忠義地服侍著,不過,他們小學生的時候,在旅行時的山上因為兩人遇難的結果,胡桃澤從懸崖滾下而負了大傷。加賀谷家的當主表示要對忠臣的女兒負起傷害的責任,讓兩人訂了婚。

            “那傢伙和我也不是因為喜歡才訂婚的,卻總是來我身邊。一有什麼事,就說胡桃澤家的名字,婚約者之類的,一定覺得我的事情是很麻煩的行李! !即使是這次的事,也會因為傷到家名而向爸爸報告,輕而易舉地決定廢除婚約的!!”

            “那種事……啊!?!

            加賀谷對胡桃澤的話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

            只是,時間和地點不好。他和我一起在隔壁的資料室裏,站在梯凳上的臺階上。突然想站起來的加賀谷理所當然地失去了平衡,我也被捲入其中,從踏台上摔了下來。

            發出了非常驚人的聲音,從剛才加賀谷的叫聲,想必讓胡桃澤知道了這件事吧。

            “好痛……”

            “對…對不起,前輩,沒有受傷…吧?”

            “嗯,你才是沒事吧?雖然充分的墊在下面了”

            “啊,是,我也總之……”

            當兩人一邊呻吟一邊站起身體時,資料室的門打開了。帶著呆然臉的篠谷和驚愕的睜開眼睛的胡桃澤俯視著這邊。

            “在做什麼呢?你們。我說過在這裡稍微等一下,但是沒有說要用腳踏板來窺視吧?”

            篠谷用像往常一樣的笑臉著釋放出厭惡的感情,但看慣了的人卻明白其中包含著凍結般的憤怒。確實,雖然我承認偷窺行為不好,但你不覺得沒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等一下!為什麼你會推倒桑啊,妳這個女狐狸!!”

            在胡桃澤的呼喊聲中,我重新審視了現在自己的狀況,確實我處於掛在加賀谷上方的姿勢。我慌慌張張地躲開,加賀谷便以驚人的速度站了起來,飛快地退後了幾步。…拒決的反應是不是太激烈了?雖然我明白你不想被公主誤解的心情啦,但是反應過度會導致更多的誤解。

            “不、不是這樣的!是我說在意隔壁情況如何(才去偷窺的),剛才也是我把前輩捲了進來,害得她也被拽了下去!總之那個,不是那樣的!!!”

            “我知道,所以請冷靜。嘉穗也,如果考慮狀況也明白吧?”

            雖然篠谷用冷靜地口吻告誡兩位後輩,不過,感覺能看見背後閃爍著黑色的氣場是錯覺嗎?小動物加賀谷少年這不是完全在害怕著嗎?

            “接受了偷窺的建議,所以我也是同罪。我為行為不端道歉,差點讓篠谷君重要的後輩受傷,我會為此反省的。所以請不要那麼生氣”

            “…看妳這個樣子,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吧吧?”

            “…?什麼??”

            “不,已經夠了。總之,如果冷靜下來的話,被打斷了的談話可以回到正題嗎?”

            篠谷用出眾的笑容指向學生會室。反抗的人類,當然不在這裡。

            ……原來如此,你是因為被打斷了談話才生氣的吧?


            收起回复
            6楼2019-07-02 23:34
              强~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3 00:11
                感谢~辛苦了!!上次看到第六话转眼又没了还以为是错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03 00:14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03 00:39
                    王子是因為他們貼在一起而生氣吧
                    真梨香拉著加賀谷他臉紅也是因為這樣啊


                    回复
                    10楼2019-07-03 01:14
                      来了来了,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03 07:49
                        感谢翻译。对自己有多漂亮完全没自觉的女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3 12:34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7-03 14:47
                            感謝翻譯大大≧∇≦,不知道是我太入戲還是怎樣?不知道為什麼,胡桃澤這個角色,讓我看著超不爽😠火大, 連帶的,執迷不悟的加賀谷 也讓我看著超火大!但是看到他害羞的樣子怒火又平息的下來, 事實證明,姐姐的魅力無可擋(萬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4 00:28
                              感谢!!好期待会长的直球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5 21:23
                                感谢翻译(比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7-06 07:49
                                  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06 10:23
                                    感谢翻译!会长真的各方面都完全不行啊,姐姐的魅力无敌!


                                    回复
                                    18楼2019-07-07 09:20
                                      感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9-07-07 18:42
                                        感谢翻译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7-18 00:10
                                          大大即翻译又重修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18 11:00
                                            感謝翻譯!筱谷太香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19 12:53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20 00:35
                                                最喜欢看女主感情笨蛋把男主气死最后无可奈何强上了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26 07:23
                                                  大家好~好久不見,
                                                  好不容易完成人生中重要的階段,
                                                  結果不小心掉進製作人的坑了> <
                                                  相見恨晚啊!好難過之前的活動都沒有過到orz
                                                  總之六的後半,
                                                  感謝幫忙校正的藍大!


                                                  回复
                                                  25楼2019-07-29 12:26
                                                    接著全體人員移動到學生會室,各自就座。加賀谷還沒從動搖中恢復過來呢,胡桃澤一直盯著我。篠谷則保持著笑容。這混沌的狀態是什麼?

                                                    “那麼,雖然嘉穗說桑的擔心是虛假的,但我卻不這麼認為。。。桑,你剛才在喊什麼呢?”

                                                    “…我…只是為了保護嘉穗……因為這是我的任務……”

                                                    加賀谷戰戰兢兢地說道,於是今天我第二次又用手敲了他的後腦。力度比剛才大一點。聽到砰的一聲,加賀谷趴在桌子上。

                                                    “啊!你在做什麼啊?!”

                                                    “這種說法會越來越讓胡桃澤誤解吧!你這根木頭(樸念仁: 不懂情理的人)!!”
                                                    ***樸念仁: 不懂情理的人

                                                    不管怎麼說,作為桃香攻略對象的男生雖然臉都長得很好,但是思考真是遺憾啊!這樣想接近我可愛的妹妹,真讓人生氣。連我自己也覺得這樣生氣很沒道理,然而我還是再來一次氣憤地敲他的腦袋。

                                                    “什麼職責啊,家裡已經定好的未婚妻啊,盡是說這些場面話,這種說法反而會讓這個求關注醬(構ってチャン) 造成誤會而暴走喔。”
                                                    **構ってチャン: 在一個人孤獨寂寞,想要和別人說話、玩耍時。表示“理一下我嘛”、“現在很閒想要有人理我”、“很寂寞希望有個人來理理我”之類的意思。在這裡就翻譯成求關注醬吧。

                                                    “什麼…!?啊,求關注醬…!??”

                                                    胡桃澤好像有什麼怨言似的叫著,不過我沒理會她,把手指強勢地指在加賀谷的鼻尖上。

                                                    “你自己心裡明明擔心著胡桃澤,為什麼不能坦率地說出來呢!?”

                                                    “那是……”

                                                    “說什麼害羞、羞恥之類的話,要等成為感情相通的戀愛笨蛋情侶之後再說。你要是想說,自己和她是一直在身邊的青梅竹馬,所以自己的心意肯定能她被理解,那就太天真了!如果這樣說的話,就會變得像某個劣質王子一樣!!”

                                                    “葛城小姐,莫非那是指我的事嗎?”

                                                    對篠谷放出了暴風雪般的微笑無視了。

                                                    看來,加賀谷少年對胡桃澤的心情和我對桃香的過度保護相似。從小就一直在一起,即使有兄妹般的心情,也不奇怪。看上去她就只是在以自己的方式進入了叛逆期,正對著嘮嘮叨叨的父母發脾氣。

                                                    “擔心自己重要的心儀對像是理所當然的。又是家世,又是訂婚,就因為你老想找些可笑的理由,才會把事情搞複雜的”

                                                    “重要的……?”

                                                    面對被說了出乎意料的事這樣的嘟噥的胡桃澤。恐怕她自遇難事故以來,一直對自己嬌縱、過度保護的周圍的人越來越不信任了吧。那些珍重對待她的人,一旦有什麼事情就會讓自己去背鍋,因而會變成這樣也屬無可奈何吧。而且加賀谷的不擅長言語助長了那個。

                                                    “胡桃澤,你要好好睜開眼睛。因為受傷而被嬌慣,被當作腫瘤來對待,憋扭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這個加賀谷少年至少是真心擔心你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也不會單身地闖進來,一邊哭一邊向我懇求給你一次挽回名譽的機會喔”

                                                    多少有些太過了一點,不過,嘛,算了。旁邊的加賀谷少年一臉氣憤地說:“我才沒有哭!”的呼喊著。不如說,現在要哭了。

                                                    “桑……?!”

                                                    “和父母、家裡之間沒有關係。他承認了在中等部時代一起在學生會工作的你,所以不能不問處分的理由,因為相信你能重新來過,所以請求讓你複歸學生會工作”

                                                    胡桃澤看著加賀谷。加賀谷害羞地轉移視線。我相這樣一來她眼睛的陰天能晴朗一些就好了。嘛,雖然要解開長年積蓄的誤會需要花費些時間,但最重要的是加賀谷少年有著壓倒性的不可靠的性格,所以必須再稍微鍛煉一下精神才行。

                                                    正想到這些,我和篠谷對視了。不知為什麼被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像外國人一樣張開雙手的手勢。因為看起來沒有違和感,所以感覺很火大。

                                                    “…篠谷會長,有什麼想說的嗎?”

                                                    “不,沒什麼。…在達到目標讓嘉穗和桑的關係修復的時候,話說回來。嘉穗,關於去年的事件,你打算今後怎樣贖罪呢?”

                                                    “要贖罪……懲罰的話不是接受了嗎?撤回學生會董事的指名,不是櫻花學園的學生會史上最不名譽的懲罰嗎?

                                                    拍了不服地噘起嘴唇的胡桃澤的頭。因為看起來比加賀谷弱,所以減少了些力道。

                                                    “什!?做什麼啊!?就算是父親也沒有打過我的說!!!”

                                                    “噗……咳咳……胡桃澤桑,你搞錯了呢”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被戳中笑穴,一瞬間嗆到了。用咳嗽來敷衍過去,轉向了胡桃澤。


                                                    回复
                                                    26楼2019-07-29 12:28
                                                      哇,更新前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29 12:32
                                                        “…董事成員的提名撤回是為了恢復學生會的信用的措施喔。去年的書記引發生的事件,後來被發現中等部的副會長就是共犯的時候,這個學生會在理事會和教職員會議上被徹底打敗了。最壞學生會的學生也有被取消自治權的危險。那樣的話,學生會就變成徒有其名的教師的雜務員了。所有的行事都只遵從教師的規定,學生們也會被剝奪規劃運營的樂趣,以及自己創造活動的喜悅和成就感”

                                                        稍微誇大一點說,最近的意見在理事會和教職員會議上都上升著。學生會是否能夠不損失原有的權限而存續下去,這不僅因為有老師、理事會董事協助,還有很大程度是因為立即做下判斷,捨棄有問題的幹部。那時,如果菅原會長和五葉松前輩冒失地庇護了澤渡和胡桃澤,會被認為是幹部們的勾結,教職員會議的信用也會遺失吧。

                                                        我不由自主地,雖然請求了對澤渡的情況斟酌減量,不過,被菅原、五葉松兩個前輩給告誡了。正因為有著親密的關係,有時不得不進行斷罪。

                                                        “也就是說,雖然你受到了懲戒,但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接受懲罰,也沒有彌補過。……就現在看來好像是補償以前的問題”

                                                        “補償以前的問題是什麼?”

                                                        胡桃澤的單邊眉毛揚起。雖然強硬地盯著,但卻明白那眼神中搖曳著不安的顏色。好像非常害怕。

                                                        “雖然你說被取消董事會的指名是自己的不光彩,但讓我來說的話,有人作為幹事忘記了區分該做與不應該做的事情,這樣的人還被給予幹事職務,才是降低學生會自身品位的不光彩。還有一件事。你還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因此對現在的措施感到不滿,只能認為自己被不正當對待……不對嗎?

                                                        “我所做的事,確實是隨意使用資料,擅自使用了空教室……啊!”

                                                        為了打斷胡桃澤的話,我再一次敲了下頭。這孩子是不是蠢過頭啦?

                                                        “打了兩次了!!”

                                                        “……不是那邊喔。是橡圭介引起的傷害事件喲”

                                                        第二次因為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避免了笑場。

                                                        “是妳教會了橡他們的集團提供空教室的計策,然後騙走包括我在內的幾個女學生到現場吧?總之妳就是欺負小組的加害者的共犯。與澤渡一樣呢”

                                                        “不要說花梨前輩的壞話!不是前輩不好,不就是妳把前輩逼到絕境了嗎!”

                                                        “關於那件事我不否定,但雖說如此,也不能成為讓與我無關的女生受傷的好理由。”

                                                        “這…這是……橡他們……我只是……稍微威脅一下傲慢的特待生……”

                                                        “雖然有幾個人只是被威脅就足夠了,但抵抗到最後的兩個女學生現在還留有傷痕。”

                                                        “傷痕”這一詞讓胡桃澤的臉一下子蒼白。自己因為傷痕的緣故而感到厭惡的身體,作為事件的經過被傳達過了吧,不過,被重新強調事實,全身動搖地顫抖著。

                                                        “剛才我也說過了,你並不是直接對她們做了什麼,但至少你和她們的傷有關係。在被害者眼前,能說同樣的話嗎?”

                                                        “那是……但是,這麼說父親,對受害者也做了充分的補償,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首先,我想你的父親大概是個傻瓜吧,你先用自己的頭腦想一想。這不是治療費的問題。你也經歷過吧。被踐踏內心和自尊心比傷口還要痛好幾倍”

                                                        雖然將受傷而被婚約者拋棄的胡桃澤的舊傷給挖掘出來了,但是正因為胡桃澤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希望能夠考慮一下白木桑他們的心情。

                                                        胡桃澤沉默了一會兒,一直低著頭。只是持續考慮著的樣子,我,篠谷,加賀谷也沉默注視著。


                                                        過了一段長久的時間,胡桃澤一臉不安地望著加賀谷和篠谷的臉,但與我目光相對時,堅定地瞪著我。

                                                        “…我討厭你”

                                                        “嘉穗?!”

                                                        “……”

                                                        因為胡桃澤的話而驚慌的加賀谷,不過,篠谷無言催促著。

                                                        “花梨前輩來找我商量的時候,我對妳的事,討厭著你,恨得不得了,卻忍不住目光追隨著。耀眼地令人羨慕,就快要被吸引了,雖然不明白意義,只是花梨前輩看起來很痛苦的說”

                                                        “……”

                                                        “花梨前輩說,內部生的不穩分子想要包圍襲擊那些支持妳的人,想要幫助他們,想要協助他們時,溫柔的花梨前輩改變了,我感到很悲傷,很痛苦,全部都是因為你。只要沒有你的話,花梨前輩絕不是那種會說出這種話的人。橡他們,說只是稍微威脅了一下,最後說只有你不能在學園裏待著,如果沒有你,花梨前輩就會恢復到原來溫柔的前輩,於是教會了他們如何使用空教室”

                                                        聽了胡桃澤的話,我想起了澤渡的臉。溫柔微笑的臉,悲傷扭曲的臉,充滿殺意和瘋狂的臉。講述學園的理想,凜然的臉…。

                                                        “結果,花梨前輩的計畫失敗了,你坐在了花梨前輩應該坐的學生會副會長的位子上。從我這裡奪走了溫柔的花梨前輩,奪走了花梨前輩的存在的你,我最討厭了”

                                                        “嘉穗……”

                                                        “…然後呢?最討厭的女人的話不願意聽?”

                                                        “……雖然很討厭,雖然真的很生氣,但就像你說的那樣,我什麼都不知道。不對,因為害怕知道,所以裝作不知道。無論是的有人受傷……還是花梨前輩,到底想對妳做什麼……”

                                                        “裝作不知道,結果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可能是吧。……即使從現在開始,也來得及嗎?”

                                                        零落的聲音就像快要哭出來的孩子一樣。

                                                        “是否來得及,不如先行動再決定吧?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意志”

                                                        “雖然你這樣說我很生氣!雖然很生氣!……侑李前輩,關於贖罪的事請讓我保留答案。正如這個女人所說,我還沒有好好看過很多東西。如果真的知道該怎麼辦的話,可以再來見你嗎?”

                                                        “是啊。…我也覺得這樣也好。嘉穗,人是從失敗中學習的生物。並且,我想不會有無法挽回的事情。如果有事隨時都可以商量”

                                                        篠谷難得地露出了既不黑也不冷、坦率的笑容……如果總是那樣做的話,多少會有點美觀的說。一邊考慮著這些事情一邊凝視著,結果被平常的黑色笑容盯上了。…想出來的事情暴露了嗎?


                                                        回复
                                                        28楼2019-07-29 12:32
                                                          “葛城真梨香,…不是向你屈服了什麼的。…我會好好地做、重新再站起來,再來一次和你決鬥的。我會代替花梨前輩讓你啞口無言(ぎゃふん) 的說! ”

                                                          ……讓我啞口無言阿……說範本的傲嬌發言,以各種各樣的意義刺激我的笑穴的孩子。用強硬的眼神那樣宣言的胡桃澤,我的嘴自然地露出了笑容。我不討厭堅強的女孩子。比起加賀谷,似乎鍛煉起來更有意義。

                                                          “好啊。我接受了。但是,手段無論如何請只使用正當的手段”

                                                          “正因為是你,支持率高,偷懶的話是不能原諒的!還有,可不要用奇怪的色眼看著桑喔!!”

                                                          “我先發誓絕對不會的。胡桃澤桑,你其實相當喜歡加賀谷少年不是嗎?”


                                                          “不…不是的!桑很純情的,小心別被壞女人勾引了喲!我的愛好是大人個子高,值得信賴的人!!”

                                                          小姐,背後加賀谷少年普通地受到了打擊。不要特別說身高的事。他可能很在意。

                                                          “身高今後還會長高吧,長大之後就不要在意了,從現在開始努力的話,加賀谷少年2、3年級就會變高了。加賀谷少年…不,可能五六年後,就會成為妳喜歡的類型”

                                                          “葛城同學,請不要把成長所需年限往後調整。桑已經奄奄一息了”

                                                          篠谷如果不阻止的話,就會危險地粉碎前途有為的年輕人的心。小心點吧。

                                                          “不管怎麼說,嘉穗,雖然以後可能會很辛苦,但是請不要忘記我們支持著你。”

                                                          “侑李前輩……”

                                                          “你看,加賀谷少年,那個勾引年輕的少女的黑面人喲。那可不行啊”

                                                          “葛城同學,您說了什麼?”

                                                          “沒事,只是說篠谷會長今天也帶著莊嚴的笑容,眼睛快要潰爛了。”

                                                          與腹黑會長笑臉相視。也不是沒感覺到一年級的二人有些害怕了。嘛,不久就會習慣的吧。

                                                          “話說,雖然花了很多時間,但是不回到今天的議題上就沒時間了。胡桃澤桑,能把逃到供水室的木田川老師抓回來嗎?加賀谷少年的說服結束了,請轉告他讓他回到會議上”

                                                          “為什麼我……不,我走了”

                                                          幾分鐘後,顧問的木田川老師也平安被帶回,今天的董事會議又開始了。


                                                          (六完)




                                                          -----------------------------------------
                                                          作者後話: 雖然收到了擔心的聲音,但是基本的性格和言行是不會改變的。只改變行動的選擇方案,像路線分歧一樣的展開。


                                                          收起回复
                                                          29楼2019-07-29 12:34
                                                            更新了,更新了,我来了~感谢翻译大大


                                                            回复
                                                            30楼2019-07-29 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