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吧 关注:266贴子:2,442
  • 8回复贴,共1

【霓虹】《梨尽潮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霓神CP,和风灵异背景。
推荐BGM:うろこ雲とソーダ水槽-南壽あさ子


回复
1楼2019-06-29 14: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9 14:43
      一、
      步入夏季的梨川町,通常会在将来三个月内陷入一片难耐的潮湿中。
      纤绵的雨丝久久盘桓不愿离去,夹杂梨花的南风悠然吹起,传说是司雨的神灵留念凋落的梨花,方在离去之际留下化为雨滴的眼泪。这里的夏雨和梨花都是久负盛名的,和这里常年温暖的气候一起备受外来游人的喜爱。
      灰蓝尾羽的山雀细脆啼鸣,蝴蝶停落在新生的草叶上,小町深居于海畔,山路崎岖,不过也有足够的雨露滋养三月川上的梨花。从海边望去,堤岸边枝头上似乎正覆满层层新雪,微风时常带起一些几乎半透明的白色花瓣,在一侧的溪流里沉浮。
      游人们羡慕留在美丽小镇的居民,而镇上的孩子则向往热闹都市。
      向往这种心情,不过如此而已,而我早已在记下的一张张昏黄纸页里看淡。
      我每日照常迎着清晨的阳光早起,照料庭院里盛开的花朵,身为一个中学美术老师,我的日子过得十分清闲,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薪水也足够养活家人了。
      其实我还有一个不为他人所知的身份,就是召唤师。
      世间其实存在一个专属于魑魅魍魉们的地方,这是常人所不能看见的,我们这种身负特殊视觉的能力者倒是除外。
      不过也不排除有一些普通人接触到不该看见事物的情况,这大概就是需要我们出面解决的时候。
      某个阴雨连绵的下午,我接到了入夏以来的第一个委托。
      一个衣着优雅的年轻女子慢慢走近中庭,素白裙摆在风里漾摆,柔软如柳枝的身躯被雨雾所环绕,显得缥缈难鉴。她撑着一把淡蓝色油布面的伞,秀美的脸上并看不出什么其他的表情。
      在我的判断里,她此刻正心神不定,因此神色并不那么自然。
      她端坐在我对面,细细饮了一口杯中的茶,似乎是有些放松了,笑道:“这茶和当年我来这里时,依然是一个味道呢。”
      我好奇问道:“你曾经在这里居住过?”
      女子掩口而笑,“算是吧,不过留得并不久,很多事也回忆不起来了。”
      她目光远远的凝视潮鸣传来的方向,神情再度收敛成冰冷的湖,仿佛是用黑曜石雕琢的瞳孔空寂而宁静。
      这个名叫神音的女子待我斟满一壶清茶后,稍缓片刻,不急不徐地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一切的一切都始于十二年前,梨川町的夏季。


      回复
      3楼2019-06-29 14:45
        二、
        海边青翠的山麓里散布着好几处休养山庄,每到夏季就会陆陆续续迎来入住的游客,他们享受这里的温暖阳光与湿润气候,葱葱绿意也让他们能完全的解放身心。
        那一年的夏日来了新的客人,是一对东京来的夫妇,以及一对双胞胎姐妹。
        神音是双胞胎中的小女儿,她和她姐姐拥有几乎完全一样的外貌和声音,但姐姐的体质却远不如她。庄里旁人起初经常能看见她搀扶自己姐姐下楼去晒太阳,但是次数却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来越少。
        她渐渐地无法正常起床了,终日陷入昏睡中,只能在短暂醒来的时候接受进食。
        在庄里住下以后,神音在半夜里时常能听见父母的叹息声。
        他们始终坚持着,不告诉她们真相。在医院里的正常治疗已经花了许多时日,但是依旧不起效果。姐姐的面颊一日日消瘦苍白下去,就像渐渐枯萎的花朵一样,生命力如同残余的香气一样悄无声息的消散。
        无奈的父母最终将希望寄托在了这里的召唤师身上。
        他们抱着女儿瘦弱的身躯,带厚重的礼品登门拜访,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召唤师们查看了她身体状况后,摇摇头,礼貌地将他们送了出去。
        心情由一开始来到这里的喜悦,变得忧郁难解。
        神音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拯救自己的姐姐。那个总是冲自己温柔微笑的姐姐,她从来是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为什么会得到这样悲惨的结局。
        姐姐让自己别太过担心,但是她放不下这一切。
        自己和姐姐一起相伴度过的十二年岁月,她是不可能轻易忘记的。
        父母也不会,她们其他的亲人更是不会就这样忘却。
        她只有去尽力寻找,未知的方法。
        在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她偷偷跑出去,走到田间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柏油路上,在路边不厌其烦的打听着有用的消息。
        得到了许多拒绝,但也知道了她所感兴趣的事情。
        从当地镇子上的居民口中,她渐渐明了这里并不是只有召唤师,还有神社,祭坛,等等的一切。
        甚至,还有神灵的庇佑。
        想祈求亲人幸福安康的女孩,拿着手绘的地图前往了后山处的神木林中。
        那里,据说有她渴望已久的奇迹。


        回复
        4楼2019-06-29 14:46
          三、
          这里的民间流传着一个传说,在雨中与彩虹相逢之人,必会得到神明的亲自谒见。
          还有人说,月色最盛之际,是草木所附灵气最强的时候。
          流言让神音很有些在意,来到梨川町的前半个月,她将傍晚的时分都花在了海边流连。
          净白的月亮升起在波光粼粼的海面,潮水沿着海岸线慢慢涨起,淹过她纤细的脚踝。神音连忙往海滩上部的礁石跑去,咸腥味的海风拂面,和眼泪的味道异常相似。
          夏季海边的月色,就像来自精灵异乡的幻境。
          她也曾偷偷编织过充满稚气的幻想,可是在严酷的现实前,这些都是不堪一击的。
          唯有眺望远方月明之际的暗蓝天空,星星闪烁在她盈满泪水的眼里。
          梨花芬芳的气味,沁入她被悲伤禁锢的心。
          她好奇地抬起脸,如果没记错的话,梨花并不会在夏季开放。
          那,这种香味是从哪里来的呢?
          在不远处茂密有一个少年,他一直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玄青色和服上的绣了玉石细腻的纹理形状,和他右边脸颊上的墨蓝色刺青是相同的形状。
          他温柔的眼里,混合了悲哀与无奈的情感。
          之前还是半透明的身影,在月光下越发得显清晰,他悄无声息地走向了密林深处的神社屋檐下。
          神音悄声将自己隐在树后,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地接近少年。
          如果没有弄错的话,这个人……可能就是神灵呢。
          少年突然回过头来,一双鹿一样的淡褐色眼睛深邃淡然,不着一丝情感。他走上青石台阶,木屐敲碰出清脆的足音,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神社大敞的门里。
          失望和悔恨涌上神音心头。
          神灵并不愿意帮助自己么?
          但是,她依然不想就这样认输。
          用自己的诚心,去感动神明吧。她想到了照顾自己的老婆婆谆谆教导自己的话语。
          无论如何,至少要与这位神灵大人说上话。
          她将手中的浆果轻轻放置在神社前的供桌上,这本来是想带给姐姐的礼物,现在她用最虔诚的心呈上。
          “神明大人,明天,我也会再次来到这里的哦。”说完后她转身离去。
          至少要将邂逅神明的喜悦也分享给自己的姐姐,也许,她能开心一点呢。


          回复
          5楼2019-06-29 14:48
            四、
            从那天开始,每一天的月升之时,神音都会来到神社门前等候那个黑衣神明的出现。有的时候,她放置供桌上的是在河边精心采到的野花,更多时候则是辛苦摘的小野果子,她会用泉水将果子表皮上的尘土仔细洗干净,晶莹的水滴凝结在表皮,看上去好像精致的水晶一般剔透。
            那一天,她亲手制作了树莓馅的雪媚娘,亲手装在小瓷盘里,放在庙宇门口。第二天盘里空空如也,看上去也被仔细用泉水洗过,很干净。
            神明大人真是可爱呢,她笑嘻嘻地说。
            一回头,神明就站在自己身后,俊朗的脸上有些红晕。
            很显然那位神明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不过大多数时候,他依旧沉默不语地坐在一旁,目光飘忽不定,他看向的,似乎只是山林中的花草,人类的生命对他而言并不是值得放在心上的事情。
            神音一直想试着和这位偶尔现身的神灵大人搭话,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她只有默默地等。
            也许,这位神灵大人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吧,神音偷偷看着少年隐入黑暗,旋即叹了一声,她已经有好久没得到神灵大人的回应了。
            夕阳从连绵山影后落下去,夜幕再一次的降临,星河闪烁,能听到远远传来的蛙鸣声。
            神音把写有自己心愿的签子放在台阶上,奔跑着回到了山庄里。
            少年看着女孩跑开,直至看不见她小小的身影,他拿起台阶上的竹签,端详良久以后将它收进怀里。
            月上中天,明光如水。
            一般都是在黄昏的时候,神音会准时从山庄里向神社出发。
            但是今天,她在中午的时分,早早地就来到了神社大门前。
            天气少有的阴沉,积雨云低垂在天空里,湿漉漉的样子,这是阵雨来临的前兆。
            很快,天边的某一个角落飞快的黑暗下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神音望着头顶梨花树像巨伞一样茂密的树冠,失落地喃喃自语。
            “那个,神明大人,我今天晚上可能要和爸爸妈妈他们一起离开了。”
            “以后,大概没办法再看到您了吧……”
            脸上滑落的,不知是飞溅到脸上的雨滴,还是咸涩的泪滴。
            她用手背擦擦脸:“不过,谢谢您,神灵大人。”
            “和您在一起的时光,真的,一点都不孤独了呢。”
            梨花树在风雨里轻微摇摆,发出喑哑的沙沙声,宛如轻叹。
            下了许久,数个时辰后才稍微减低了雨势。
            她闭上眼坐在树下,陷入了昏沉的睡梦里。
            梦中有个穿着黑衣的少年,他轻嗅梨花,回过头来,如玉般清秀的翩翩少年神情却不如以往的冷淡,而是纯粹的温柔。
            醒来后,神音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碧绿的小巧勾玉,温凉光滑的手感。
            就在这以后不久的一个新月之夜,周围村民们偶然会看到的一个黑衣少年突然就不知所踪。
            姐姐从离去的那一夜开始,身体状况也一点点变好了。
            但是神音却打听到,在梨川町后林的神社旁,有一株颇有名气的梨花树一夜之间枯萎了,叶片枯黄,花朵再也不曾盛开。
            她明白了那位神明的真相后,一直佩戴着这枚勾玉,从不离身。
            怎么也不曾预料到,那位神明大人,为了完成神音的心愿牺牲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所以,总有一日她要带着勾玉回到他真正的家乡。
            然后,唤醒他。


            回复
            6楼2019-06-29 14:48
              五、
              茶水不知不觉间就半凉了,我听得入神,而她的叙述也随着骤雨停息而告一段落。
              屋内的静谧与窗外一阵阵的蝉鸣相呼应,刹那间,回忆的碎片恍如隔世般,涌入纷乱的脑海里。
              我渐渐回想起师傅当年的话语,他说过曾经的梨川町有一个守护山林的梨花神,他的元神不知何时起,消失得几乎感知不到了。
              现在看来,那位神明将生命力给了神音的姐姐,只剩下神音手里这一块勾玉,作为他曾经存在过的凭据。
              神音却若有所思:“很奇怪的是,当我踏上这里的土地时,这块勾玉似乎有了一些温度,偶尔也会发光,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
              我仔细检查了许久,这才发现,玉石中似乎还能看见几丝暗蓝色的纹路,微弱的力量依旧存在,并且还在一点点的恢复。
              只是目前,由于力量的不够依然保持沉睡罢了。
              可是,已然大半失去的元神,就算有了一些良好的恢复迹象,谁也没有把握能完全回到之前的正常状态。
              我不知道,也许,冥冥之中这些事情自有定数吧。
              我建议神音重新回到原来的神社,默念少年的名字,说不定可以让他慢慢苏醒。
              这件不大不小的委托就此告一段落。
              结束了咒法后,我静静闭合了记录每一次召唤行为的帐簿。
              特地为这一次邂逅,选择了清浅的蓝色做标注。
              临别前,我告诉了神音那个神灵的名字。
              “霓虹……吗,”
              她愣了一愣,明媚动人的微笑重新绽放在娇嫩的脸庞上。
              “如果有机会,能再见他一面就好了。”她的声音如初春的风一般婉转轻柔。
              “我想告诉他,这是个很美的名字。”
              六、
              在梦中都不可言说的话语,将来能否得到机会倾诉?
              并没有渴望着回应的人,也许仍然在三途河侧等待着久违的身影出现。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潮水起伏涨落,时光变幻匆匆,漆黑的羽虫,最终也蚕食了写满回忆的暗黄纸张。
              满枝的梨花,依旧不知哀愁的绽放,飘零,完成了属于它自己的圆满造业。
              生命无常,轮回依旧。
              END


              回复
              7楼2019-06-29 14: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9 19:37
                  安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6-30 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