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雏吧 关注:74,863贴子:1,287,708

【鸣雏现代同人文】平行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又开新坑了


回复
1楼2019-06-29 11:51

    “你说什么?”
    “我不能和你结婚了,抱歉。”
    “抱歉?”
    一句抱歉就想解决所有的问题?
    “为什么?”
    雏田紧握着手机,身体不停的颤抖,“不能结婚的理由,是什么?”
    “她回来了...”
    雏田身体一怔,人人都说,初恋是难忘的,她如此,鸣人也如此。
    从鸣人关掉手机,玩起失踪开始,雏田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劲,“所以,你们是在一起?”
    “对...”
    有一道惊雷在雏田的脑子轰然响起,雏田知道,鸣人的心里一直都有个人,就像桌上的白玫瑰,那是她的最爱,而不是雏田的。认识四年,在一起两年,鸣人却从不问她喜欢什么。
    为什么结婚,大概是因为自己帮鸣人一起创办公司,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帮助他,出于感激,所以和自己结婚?
    “那么你要怎么办?爸爸妈妈那里怎么交代?公司怎么办,那是我们的心血。”雏田开始让自己保持理智。
    “我会和他们解释,公司的话给你,我会净身出户。”
    如果不是那天和她重逢,鸣人这辈子就会和雏田这么过下去,在事业上,雏田是好搭档,生活上,雏田是完美女友。
    雏田捂住自己的胃,蹲在地上对着垃圾桶干呕,呼吸也有些急促,“鸣人君,我原本想等你回来再谈这个问题,但是...”她调整自己的呼吸,“我怀孕三周了,今天去医院检查出来的。”
    “怀孕?”
    “她怀孕了?你们...?”雏田听到了鸣人旁边她的声音。
    “鸣人君,你打算把这个孩子怎么办?”雏田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咄咄逼人,“我不想知道你们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什么阶段,如果你们想让我拿掉这个孩子,那就拿走吧,然后一辈子活在这不安里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
    雏田挂掉电话,挺直腰杆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收起回复
    2楼2019-06-29 11:52
      下午更新正文


      回复
      3楼2019-06-29 11: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9 12:15
          高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29 12:47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29 12:58
              Act.1
              认识鸣人的都说,他是一个痴情的家伙。
              同样,她日向雏田也是个痴情的人,从她第一次见到鸣人那一刻起,她就成了他的追光者。
              “请问,你是日向雏田吗?”
              教室门口,一个金发少年堵住了她的去路。
              “我是...”
              “雏田,这是谁啊?长得还蛮帅。”室友说,“你的追求者吗?”
              “别瞎说啦,我不认识他...”雏田红了脸。
              “介绍一下,我是漩涡鸣人,新闻系大三的。”旋涡鸣人掏出手机,“这个文章是你写的对吧?”
              那是雏田在学校校报投稿的一篇论文,内容为讨论了一些现在新闻媒体工作行业趋势,“是我写的,有什么问题吗学长?”
              “日向雏田,新闻系大二学生,你有没兴趣加入咱们学校的校报?”
              “诶?”
              “你应该知道有好多新闻系的学生挤破脑袋都想进来,我看过你的这篇文章,你有资格加入我们。”
              “可是,我不太会弄那些...”
              “没关系的啊,工作室的前辈会教你...”
              就这样,一个劝,一个推,两个人不知不觉来到校报办公室门口。
              “哟,鸣人,你把这位优等生抓过来了?”一个扎着菠萝头发型的男生说。
              “人家还没答应呢,话说鹿丸,你怎么又跑来了?你个法学院的天天往新闻系这跑不太好吧?”
              “临近半期我找个地方复习,我觉得这很适合。”
              “得了吧...”鸣人和鹿丸说完话后扭头又对她说,“要不你考虑一下如何?我给你一个我的联系方式,我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想找个好的接班人,你很适合。”
              那时候,她仿佛看到了鸣人身上的光。
              于是,雏田做出她的决定。
              “不用考虑了学长,我加入校报。”

              ....
              雏田赶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只剩了一个小男孩和他的老师。
              “旋涡夫人,您总算来了。”老师说,“博人等了好久。”
              博人撅起嘴,扭头不看自己的母亲,雏田蹲下来,双手合十,一个劲的道歉,“抱歉博人,妈妈来晚了。”
              “妈妈,你又迟到了。”
              “抱歉抱起,妈妈带你去吃汉堡怎么样?”
              汉堡店
              博人面对他最爱的汉堡无动于衷,蓝色的眸子反而一直看着雏田。
              “怎么了?”
              “妈妈,你这次迟到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嘛...”
              雏田今天一整天都在忙公司招聘会的事情,她和鸣人一起创办了一家报社公司,在雏田正准备去接博人的时候,助理跑来告诉她,刷掉的其中一个女人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知道了,我等会就去。”
              她在一间办公室门口停下了,推开门,只见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半趴在办公桌上,座位上的男人不为所动。
              “经理,就麻烦你给我走个后门嘛,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的。”
              “这位小姐,我们是正经公司,不需要你这种出卖色&相的员工。”
              “你谁啊?”女人转身,“你凭什么说话?”
              “我老婆。”男人开口了,“既然我老婆都下了逐客令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吧。”
              “你有老婆了?”女人表情震惊,这个男人看着也不过像三十出头,居然结婚了。
              “对啊,我孩子都4岁了。”
              “什么?!”
              雏田冷冷的盯着那女人,“没听清楚?”
              “呵呵,那,那我就先走了...”女人提包就走。
              雏田叹气,问,“今天第几个?”
              “第二个。”男人答。
              “鸣人,我要去接博人了,马上四点了,接下来的招聘会交给你了。”
              “知道了。”
              “我希望,新招的员工里没有通过不正当渠道的进来的,如果有,我会立刻让他卷铺盖走人。”说罢,雏田转身离开。
              雏田走后,鸣人靠在椅背上,低低的笑。
              鸣人?
              自己应该是再也听不见她叫“鸣人君”了。
              ...
              “妈妈,钱是赚不完的,你应该多陪陪我。”博人说起教来和鸣人简直一模一样,“我都说过多少次了。”
              “是,对不起。”博人可以说是雏田的克星了,“今晚我把你送去外公家。”
              “诶?老妈你要干嘛?和爸爸约会吗?”
              “我和你爸爸老夫老妻啦,约什么会,我今晚要见一个编辑。”
              “那花火姨姨在家吗?”
              “在的。”
              “那很好!我去。”
              ...
              晚上十点多,雏田还在工作,她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好像又长了...
              明天去剪吧。
              她记得她和鸣人交往的时候,鸣人问她为何要把长发剪短,她说鸣人君喜欢长发吗?
              “短发也挺好。”
              雏田没继续说,她知道,因为她是短发。
              十一点,鸣人回到了家。
              看见书房的灯还亮着,他走进去,“还在忙?”
              “嗯。”雏田没看他,应了一声。
              鸣人退了出去,隔一会又返回,“博人呢?”
              “我今晚见了个客户,把他送到外公家了。”
              “哦,你别熬夜,早点睡。”
              结婚到现在,他们都是分房睡,鸣人打开抽屉,点了根烟,烟幕缭绕中,他想起了一些事。
              “鸣人君,你爱我吗?”
              鸣人每次都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一直吻她。
              “鸣人君,你想好了,真的要和我结婚吗?”
              “想好了!”
              结果是,再次遇到那个人时,鸣人有些反悔了。


              回复
              7楼2019-06-29 14:49
                楼楼,难道是BE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9 15:10
                  只要结尾是HE,中间的怎么虐都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9 15:38
                    又虐我家田田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9 18:55
                      大家多多留言啊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9 19:19
                        别虐我家田田啊,虐鸣人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6-29 19:24
                          虐鸣人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9 19:25
                            乖巧的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29 22:17
                              我用电脑发的那个居然被吞了 用手机再发了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9 22:18
                                又被吞了?你们能看到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9 22: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9 22:19
                                    如果不能看到我就给你们私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9 22:21
                                      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9 23:31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6-30 07: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30 08:48
                                            Act.3
                                            “我想了一下,做个广告宣传一下清仓。”雏田蹲下伶起一双鞋,仰起头看他,“我负责场地合作人员,按款式做折扣,折扣高一点,二到四折,最多五折。”
                                            “可是现在公司已经没有钱做广告宣传了...”
                                            “这个交给我,我说了帮你就肯定会帮到底。”
                                            场地就雏田找的,宣传也是她帮忙做的,工作人员是她的室友们。
                                            烈日下,她和她的室友们可以完全不顾形象大声吆喝叫卖,喊得嗓子都哑了,脸也笑的僵了,第一天售卖结束后,还不肯去休息,忙着想广告词写下来继续宣传。
                                            “雏田,你歇会吧。”
                                            他有些心疼她,“现在还要做什么,我来做。”
                                            “没事的学长,你去医院照顾阿姨吧。”
                                            “那个广告宣传...”
                                            “那个啊,我拜托了一下xxxx前辈。”
                                            “他?”
                                            “对啊,以前在校报工作的时候,前辈有提起过他家是广告公司的,我就去找他谈了一下,前辈爽快的答应了。”
                                            再接着,他和雏田一起找外单,直到仓库里的货物全部清空。
                                            “学长好厉害。”
                                            鸣人每接到一单雏田就会这样高兴的夸他。
                                            “你怎么比我还高兴?”
                                            “因为,学长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啊!”
                                            雏田毕业后,鸣人到学校给她庆祝。
                                            “毕业快乐。”他买了一大束白玫瑰送她。
                                            雏田先是一愣,然后接过花束道谢。
                                            “为什么是白玫瑰呢?”她问。
                                            “额...”
                                            因为小樱喜欢白玫瑰。
                                            “我就觉得这玫瑰挺好看。”鸣人扯了个谎,“你不喜欢吗?”
                                            “也不是,只是我更喜欢向日葵...”
                                            可是鸣人一次都没送她过向日葵。
                                            雏田毕业一年后,主动的断了和鸣人的联系,安安心心在一家报社上班,直到有一天,在公司楼下碰到了他。
                                            “嗨。”
                                            一年未见,鸣人似乎又长高了,还把头发弄成了寸头,穿着正装的他靠着车向她露出灿烂的笑容。
                                            “好久不见,雏田。”
                                            那时候,鸣人问她,要不要和他一起创办公司。
                                            .....
                                            鸣人喝完粥,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男人的声音。
                                            “鹿丸,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可以,不过要晚点,我手头有个案子。”
                                            “今天不是周末吗?”
                                            “律师是没有周末的,大笨蛋。”
                                            餐厅
                                            “鹿丸,这里。”
                                            鹿丸拉开椅子坐下,“你这个拉面狂魔。”
                                            “哈哈,没办法,谁叫一乐拉面这么好吃呢?”
                                            “雏田呢?”
                                            “工作。”
                                            “你们还是老样子?”
                                            “嗯...”
                                            鹿丸喝了一口茶,“小樱呢,还跟你联系吗?”
                                            “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鸣人低头玩弄茶杯,“四年前,雏田跟我说她怀孕了后,小樱就走了。”
                                            “老实说鸣人,是小樱先抛弃你再先。”
                                            “我知道,可是...”他顿了一下,继续说,“可是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还是心动了...”
                                            “渣!”鹿丸丝毫不给自己的好友一点面子。
                                            “我其实,有想过离婚...”
                                            “什?”
                                            “因为,是我先对不起雏田再先,我想过,但是你知道吗,我不想看着博人失去笑容。”
                                            “嗯?”
                                            “我想给我的儿子一个完整的家,生命真的很神奇,博人简直就是我的缩小版,他遗传了我的发色,我的眼睛,还会抱着我对我撒娇叫爸爸。”
                                            “...”
                                            “如果非要离婚的话,我想等到博人成年...”
                                            “哼,麻烦...”
                                            鸣人和鹿丸边吃边聊,从一乐出来的时候快八点。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喂,鸣人,你快来xx酒吧!”
                                            是牙的声音。
                                            “不去,我要去接我儿子。”鸣人回绝,“你们自己玩吧,我挂了。”
                                            “诶诶,不是,我跟你说,我看到雏田了!”
                                            “雏田?她怎么会去酒吧?”
                                            “不知道,你快来吧,她身边还有好几个老男人,我和志乃两个人搞不定。”


                                            收起回复
                                            25楼2019-06-30 18:01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30 18:02
                                                来了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6-30 18:08
                                                  第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30 18:14
                                                    鸣人真是。。还是离婚找过另外一个算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6-30 18:19
                                                      鸣人这么渣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6-30 18:46
                                                        现在渣一点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30 19:41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30 20:38
                                                            我真的把鸣人写的好渣啊 明明白白鸣世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30 2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