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shi吧 关注:36,192贴子:504,829
  • 6回复贴,共1
kenshi里的无名之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26 16:02
    2020-02-28 02:57 广告
    一个臭名昭著的罪犯搜刮战场的时候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一把上帝使用的传奇之剑。某些狂信徒会对此十分愤怒,相信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四处寻找这把剑的下落。
      如果想活命,最好离他们远点。
      抛开这些不说,无名者紧了紧背后的长剑,“现在,这把剑是本大爷书写传奇的工具了。”
      浪人剑客,苍翠之子.无名者轻笑着,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遮住了整个面部的风衣下,是一双冷冽深邃而又带着几分疑惑的眼睛。
      ……
      数天之前,处于世界角落的无主之地。
      破财荒凉的枢纽城中突然出现了一名穿着破败亚麻服的人类,从他略显黝黑的皮肤,较矮小的身材和褐色眼睛尖耳朵来看,这是中部大陆少见的人类的亚种——苍翠之子。
      荒芜的枢纽城与无主之地唯一的区别所在不过一堵可见夕日雄伟的破败巨墙而已。
      无名者茫然的睁开眼睛,阳光很刺眼,他忍不住伸手去遮挡眼睛。
      然后,无名者突然向后跳了一步,在惨白日光的暴晒下,变得滚烫无比的沙土刺痛了无名者伤痕累累赤裸的脚掌。
      脚掌是肮脏的黑色的,没有穿鞋子吗?衣服,呜,气味难闻。还有背后,这把银白色刀鞘的武士刀哪里来的?
      苍翠之子似乎是醉了的,他开始走路了,摇摇晃晃漫无目的,以绝不同于枢纽城绝大多数旅客的声音向空无一物的天空大叫着,“喂!有人吗?!”
      “我喝醉了。有谁打开窗户看看,我是谁家的吗?”
      “嘶?”
      “嘎克?”
      “兹……”
      ……
      苍翠之子一定是个难惹的家伙——那把铭刻着刃行者大名的长刀,还有,没有人类能在白巨阳最炽烈的中午呆上那么久的。
      刃行者是一群来自几百年前古老堕落帝国的铁匠,除了他们的武器在几百年内以接近完美的状态存活下来以外,人们对他们所知甚少。他们的武器品质无与伦比,几乎所有现在技术制作的任何东西都无法与之比拟。而达到这个品质的武器,被成为——刃行者。
      苍翠之子.无名者茫然的看着四周,周围似乎没有可以提供文字信息的物体。
      突然,无名者发现了自己想要的,“BAR?“一个建筑物墙体上的文字吸引了无名者的注意力。
      “酒吧吗?”无名者摇摇晃晃的走去。
      骨狗酒吧的门被粗鲁的打开了,外面滚烫的热空气立刻涌进了还算凉爽的室内。
      所有讨论声都停下了。只是几张残破的木桌,低矮的圆凳,和简陋的吧台。
      吧台后穿着肮脏衬衫有着亚麻色的老板用他那固有的粗鲁声音说着:“兹咕咕……哒可?(喂,需要什么?)”
      这里有劣质酒精的味道,无名者精神恍惚中,以为自己回到了应该来到的地方——至于刚刚,大概是自己去了厕所,那种滚烫的感觉,大概是踩到哪个**扔的烟头了。
      用黑色亚麻遮住了自己面部一半的无名者,他无视了一群衣衫褴褛的旅者的围观,他随意拉走了离自己最近的圆凳坐下后,呼呼大睡起来。
      自苍翠之子进入尽管就被旅者们盯着的那把刃行者,他可太长了。
      于是,几乎是必然的,刃行者几乎和刃部一样的柄端撞到了矮小木桌旁的另一个人类。
      “咯咯哒哒嘶!!(你这**,想和我打架吗!)”
      已经是烂醉的酒鬼扶着腰间的武士刀,愤怒的叫嚣着。
      嘭!
      在旅者们震怖的眼神中,监视的酒瓶狠狠地砸在了无名者头上。
      惹大麻烦了!
      旅者们不约而同的想到。惹到了持有刃行者的大人,大概他要生气的话,会有人死掉的吧。
      骨狗酒吧里气氛突然凝固住了。而在这可怕寂静的发生的一瞬间,脑后受到重击,无名者挣扎着惊醒了。
      似乎是有一个神奇的开关打开了,有无数莫名其妙的画面冲击着无名者的大脑。无名者一动也不动,他身体正处于巨大的痛苦之中。
      “忍!处理麻烦!”
      突发事件让酒馆老板吓坏了,他声音颤抖着呼叫商店的护卫,至少,至少要在背负着刃行者的大人发怒前解决掉麻烦吧……
      被称呼为“忍”,用黑布半遮盖着脸颊,穿着便捷装束忍者装束,背负着两把交叉忍刀站在楼梯下,没有命令绝无一点动作的“忍”立刻动了。
      他们像最灵敏的沙地猫那样同时瞬间跳跃至半空,“忍”动作极快,在落地之前,光亮的忍刀就已出鞘。
      “忍?什么东西……”脑海中繁杂的画面似乎没有了,无名者觉得自己仿佛突然能听懂了奇怪的语言。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突然多了两种语言本能!
      在无名者茫然的从木桌上缓缓用手臂把自己撑起时。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拉开了血腥的序幕。
      第一个,“忍”用不及臂长的忍刀划开了酒鬼喉咙。
      温热的鲜血泼洒在黄土与沙子混合的土墙上,缓缓滑了下来。
      “**!”
      与酒鬼同一商队的旅者们瞬间愤怒了,这是一个充满着灭绝和死亡的大陆。
      当任何人的生命都变得不值钱时,那么任何人都会有着可以被称赞的勇气的。
      一个小的只有三个人的商队,被杀掉了一个同伴之后,另两个同伴立刻拔出腰间锈迹斑斑的武士刀,要向杀死他们同伴的人发泄复仇的怒火。
      历经杀戮的商队护卫,并没有被仇恨完全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26 16:05
      历经杀戮的商队护卫,并没有被仇恨完全蒙蔽双眼,他们互相背靠着背,眼睛里满是残忍,像沙狼一样嗜血。
        而现在,离商队护卫更近的,是背对着血腥的无名者。如果让他转身看到还带着温热鲜血的还离体的头颅,无名者大人会尖叫起来吗?
        商队护卫舔了舔嘴唇,和另一个商队护卫交换了眼神,“杀死刃行者!”
        两把投掷出的短刀飞向刃行者后背。
        铛铛!
        两把短刀从无名者耳边飞过,击飞无名者击飞了来袭的飞刃。
        笨蛋的“忍”,他们竟然,竟然把刀刃从刃行者大人耳朵旁飞过……刃行者大人竟然再一次受到攻击了。酒吧老板受到过度惊吓,脸色都是苍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26 16: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7 20: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8 02:32
            完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28 02:45